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譯文]  那高潔的江梅,依舊倚風自笑,并未減淡她的清香,因為風流高逸是自身的品質。

  [出典]  北宋  晁沖之  《漢宮春·瀟灑江梅》

  注:

  1、 《漢宮春》  晁沖之

    瀟灑江梅,向竹梢稀處,橫兩三枝。東君也不愛惜,雪壓風欺。無情燕子,怕春寒、輕失佳期。惟是有、南來歸雁,年年長見開時。

  清淺小溪如練,問玉堂何似,茅舍疏籬。傷心故人去後,冷落新詩。微云淡月,對孤芳、分付他誰。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2、注釋:

    此詞一說為李邴所作。

    漢宮春:張先詠梅,有“透新春消息”,“漢家宮額涂黃”句,調名來于此。

  向竹梢二句:蘇軾《和秦太虛梅花》詩:“江頭千樹春欲闇,竹外一枝斜更好。”此處化用其意。

  東君:司春之神。

  塞雁:邊塞之雁。雁是候鳥,秋季南來,春季北去。

  清淺:林逋《山園小梅》:“疏影橫斜水清淺”。

  玉堂:指豪家的宅第。古樂府《相逢行古辭》:“黃金為君門,白玉為君堂。”


    3、譯文1:          江邊的梅樹俊逸、清雅,向著稀疏的竹梢,橫斜著兩三枝梅花。春神也不懂將它愛惜,聽憑冰雪寒霜將它欺壓。那無情的燕子,也害怕早春寒氣,總輕易地誤了江梅綻開的花期。卻只有年年往返關塞的大雁,歸來時曾見到梅花開得艷逸。

    清淺的小溪像一條白練,問那金玉輝煌的豪門廳堂哪里像,這稀疏籬笆圍繞的抒舍草堂?故人離去后令我心傷,歌詠梅花的新詩被冷落一旁。稀薄的云影,淡淡的月光隱約迷離。面對此景此情,我的孤高芳潔又都是為了誰?但那高潔的江梅,依舊倚風自笑,并未減淡她的清香,因為風流高逸是自身的品質。

    譯文2:

    水邊的梅花是多么瀟灑,在竹梢稀疏的地方,橫斜著挺出三兩枝。春風也不知道愛惜,任憑雪壓霜欺。燕子無情無意,只因怕冷,輕易地失去紅梅開花的日期。唯有南歸的鴻雁,年年南飛時能看見梅花的芳姿。

  清淺的小溪,如一條白白的絲練。請問那些華麗的堂宇,又如何能趕得上這茅屋疏籬?最令人傷心的是,自從知己朋友離去之后,吟唱梅花的新詩被冷落一旁。只有微云輕輕飄浮,淡淡的月光隱約迷離。面對江天浩渺的美景,委托誰為她譜寫詩章?我獨自回憶,高潔的江梅,依舊倚風自笑,并未減淡她的清香,因為風流高逸是自身的品質,本來就不在乎別人知與不知。

    譯文3:

    江畔梅樹俊逸、清雅,向著稀疏的竹梢,橫斜出兩三枝梅花。春神并不垂憐珍惜她,而是聽憑狂風暴雪將她欺壓。燕子無情,因為畏懼早春的嚴寒,總輕易地誤了梅花綻放的花期。只有南來的歸雁,每年能看到梅花正開得嬌艷。

    清澈的淺溪好像一條白練,金碧輝煌的豪門廳堂,哪里比得上籬笆稀疏的農家草堂?故人逝去知音難覓,疏影橫斜成千古絕唱。云影稀薄,月光淡淡,孤芳高潔又有誰來欣賞?但那梅花,依然倚風自笑,也未減淡她的清香,因為風流高逸是她內在的品質,不必為人所知。 


  4、晁沖之,宋代江西派詩人。生卒年不詳。字叔用,早年字用道。濟州巨野(今屬山東)人。晁氏是北宋名門、文學世家。晁沖之的堂兄晁補之、晁說之、晁禎之都是當時有名的文學家。早年師從陳師道。紹圣(1094~1097)初,黨爭劇烈,兄弟輩多人遭謫貶放逐,他便在陽翟(今河南禹縣)具茨山隱居,自號具茨。十多年后回到汴京,當權者欲加任用,拒不接受。終生不戀功名,授承務郎。


   5、此詞詠梅之孤高與環境冷落而有所寄意。作者選擇一系列色淡神寒的字詞,刻畫梅與周圍環境,宛若一幅水墨畫,其勾勒梅花骨格精神尤高,給人以清高拔俗之感。全詞風格疏淡雋永,句格舒緩紆徐。

  起首一句 ,以修竹作陪襯 ,極言野梅品格之孤高 。二、三兩句,極寫梅的孤潔瘦淡。芳潔固然堪賞,孤瘦則似須扶持,以下二句就勢寫梅之不得于春神,更為有力:“東君也不愛惜,雪壓風欺。”梅花是凌寒而開,其蕊寒香冷,不僅與蜂蝶無緣,連候燕也似乎“怕春寒、輕失花期”。因燕子在仲春社日歸來,其時梅的花時已過,故云。一言“東君不愛惜”、再言燕子“無情”,是雙倍的遺憾。“惟是有”一轉,說畢竟還有“ 南來歸雁,年年長開時”,其詞若自慰,其時無非憾意,從“惟是有”的限制語中不難會出。這幾句,揮灑自如,靈動飛揚,筆力不凡。

  下片化用林逋詠梅名句——“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寫在野“ 江梅”的風流與冷落。過片三句言“ 清淺小溪如練”,梅枝疏影橫斜,自成風景 ,雖在村野(“ 茅舍疏籬”),似勝于白玉堂前。“傷心”兩句感嘆“梅妻鶴子”的詩人林逋逝后,梅就失去了知音 ,“疏影橫斜”之詩竟成絕響。“微云”三句 ,以問句的形式,言林逋逝后,即有“微云淡月”,暗香浮動,也無人能賞,只不過孤芳自賞而已。結尾三句,以擬人化的手法,將梅之孤高自許的風流標格推向高潮,從而收束全篇,造成余韻深長。含蓄蘊藉的藝術效果。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名第87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唱和次數排名第37名,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46名。


    6、這是一首詠梅之詞,逢梅起興,借梅喻友言志,開拓了詠梅詞的新意境。全詞通過環境的渲染,突出表現了梅這一中心意象,詞情隨著狀摹梅花的形神之美而起伏跌宕,情摯意真,深微細膩,為詠梅詞的上乘之作。許昂霄評曰:“圓美流轉,何減美成”(《詞綜偶評》)。確是的評。本詞一說為晁沖之作。陳振孫、胡仔認為是晁沖之作,王明清認為是李漢老(即李邴)所作。而且寫作背景說法也不一。此處不對此作詳細考論,只就作品進行評析。詞的上片寫梅之豐神。瀟汪出塵,沖寒而放。任雪壓霜欺、東君不惜、燕子不來,獨甘與疏竹、塞雁為伴。詞的下片寫梅之品格。寧居茅舍疏籬,不居金門玉堂,是自甘貧賤。自林和靖去后,新詩冷落,而清香未減,不求人知,是自甘淡泊。詠梅哪此,可稱佳作。則正是表現梅花耐寒冷、耐苦悶,耐寂寞、耐幽獨的品格。任雪壓霜欺、東君不惜、燕子不來,獨甘與疏竹、塞雁為伴。詞的下片寫梅之品格。寧居茅舍疏籬,不居金門玉堂,是自甘貧賤。自林和靖去后,新詩冷落,而清香未減,不求人知,是自甘淡泊。詠梅哪此,可稱佳作。幾句詞思路活潑而任筆揮灑,“燕雁與梅不相關、故見筆力”(《獨醒雜志》卷四)。下片前三句進一步描繪梅生活環境的清幽。唐代薛維翰《春女怨》詩云:“白玉堂前一樹梅,今朝忽見數花開。幾家門戶重重閉,春色因何入得來?”本詞玉堂所用即此意,意謂梅在野外自在瀟灑,不受拘束,比在白玉堂前面受人冷落強得多。亦自慰之詞。“傷心故人去后,零落新詩”五句寫梅知已漸少的怨艾,為結尾幾句蓄勢,先提頓,結尾幾句將梅擬人,自然芳香,并不求人知的孤芳自賞,高潔淡寞的品格。這正是中國古代許多文人志士寶貴品格的象征,將梅的神韻表現得極為充分。確是一篇值得品味玩索的詠梅佳什。可與林逋的《山園小梅》并美同輝。本詞詠物,寫景清麗,抒情婉曲。


    7、有詩云:“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在這梅花綻放的時節,可以就在眼前的溪旁閣下,紅泥小爐,杯酒輕嘖,看風中疏影搖曳,聽風中梅花呢喃,想過往花景盛事……如此,暗夜中那些從去秋流過的深黛和新春萌生的嫩綠里蕩漾著的點點紅暈,會在不經意的回眸中,似乎有幽幽的眼波,悄然流進我的心田,縱是零落成泥碾作塵,卻也是風流雅致的事情了吧?
  
  這樣的時候,可有人愿與我小坐對酌,靜靜地,在朝花夕拾的黃昏,風雪飄搖的深夜,春江花月夜的酒余,滿架薔薇一院香的茶后,感受一回那一曲玉簫演繹的《梅花落》?或者,隱隱地,在心中響起“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為一人飄香” 的旋律,一字一句,似乎也開成了梅花散落,飄在空中,落在心上?
  
  看著這沒有霧沒有雨沒有雪的梅林,眼前只有風輕掠時的疏影搖曳,梅花似雪,飄沾衣裙,儀態翩躚。我知道,縱然無雨無雪,這梅也會“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那些含苞的蕾,綻放的朵,在枝頭,在林間,在空中,因為風,“雪花飛下,渾似江南畫”,畫卷里逸著點點暗幽的回味,沁人心脾,淡淡地讓人醉入夢鄉。
  
  在這樣的夢鄉里,應該會隱藏著“人間離別易歲時,只梅枝,勿相思”,“笛聲三弄,梅心驚破”,“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有堪寄”的相思吧?也應該體現著“莫恨香笑雪減,須信道,掃跡情留,難言處,良宵淡月,疏影尚風流。”,“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微云淡月,對孤芳。分付誰,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高潔孤傲的品格吧?還應該散發著“折梅逢驛使,寄于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攜手江村,梅花飄裙。情何限,處處消魂”的濃濃情意吧?
  
  流連在這小小一片的梅林之中,便也想起了無錫梅園,蘇州鄧尉,杭州孤山,武昌梅嶺,江寧龍蟠等那些可以觀賞香雪如海、瑰麗多姿的梅花的勝境。然而,那些地方有點遠,遠不及身邊的梅林,隨時可看她斗雪吐艷,可浸她凌寒幽香,雖然,身邊的梅林沒有“橫路梅枝亞”的場面,卻一樣能夠折得梅花獨自看,一樣能夠讓我想起“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詩句,也一樣能夠讓我在“明月滿天天似水,酒醒聽徹玉人簫”的夢幻里,宛然時時有彌漫、涌動在心頭的暗香疏影。

  那時候,“風吹平野,一點香隨馬。”


    8、十年前,我讀“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心中多少期盼。

  五年前,我念“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依然堅定那份執著。

  現在,我記“寧可抱香枝上老,不隨黃葉舞秋風”,給無垠的等待一份安慰。

  不想,五年后,我憶“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一生只有獨自品茗。 


   9、年已到了,開始和結束我都有遺憾遺留,不禁惶恐起來。若這樣日復一日,豈不失敗?還有什么前途可談?! 

    那天翻看宋詞,隨手翻到的正是李邴的《漢宮春》:瀟灑江梅,向竹梢疏處,橫兩三枝。東君也不愛惜,雪壓霜欺。無情燕子,怕春寒,輕失花期。卻是有,年年塞雁,歸來曾見開時。輕淺小溪如練,問玉堂何似,茅舍疏籬。傷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詩。微云淡月,問江天,吩咐他誰。空自憶,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好一個“風流不在人知”,多少豁達,蕩氣回腸。心情自然平靜了許多。

 
    10、“清淺小溪如練,問玉堂何似,茅舍疏籬笆?傷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詩。微云淡月,對江天、分付他誰。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在明亮的月光下獨自暗傷。簫聲飛過江頭,一襲清寒,遮蓋月光的華麗。欲夢一彎湘江,湖鏡終碎月,燈火闌珊,照見兩清泉。縱然莫愁莫愁卻更愁。

    別去無語,詩冷軒窗,回首相看一床紅棉,一疊紙信,一窗月華,樓角泛清秋,眉梢成秋山。秦樓約已失,無奈有情被耽擱,小窗外芭蕉如故,只添一段新愁到窗前。曾有幾番愛意,都隨塵埃去。夏寒莫如許,如許是幾何?

    多情應笑我為甚如此放不開,去追念那么遙遠又茫然的愛情,是否太辛苦與脫離現實?可是學不會灑脫,學不會忘卻,學不會把一場相識當作游戲。

   11、這漫山遍野的梅花,雖然不同的梅花樹有著不一樣的姿態,但是,單獨的一棵卻基本是同樣的花色,顯得單純清然。我們看著美麗就好,何必計較這顆樹里面有幾條紋路呢?”

    古往今來,詩言志,詩詞中的萬物在詩人的眼中,無不著其色,蒙上了感情的面紗,而梅花則幻化為一種美好的精神,成為人感情的寄寓者。“微云淡月,對孤芳。分付誰,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生活,本來就有著許多的無奈與未知,很多時候,我們不需要去尋根問底,只要看著它走出自己的色彩就好了。

 
    12、“清淺小溪如練,問玉堂何似,茅舍疏籬笆?傷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詩。微云淡月,對江天、分付他誰。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白狐吟霜,衣袂飄飄,在明亮的月光下獨自暗傷。簫聲飛過江頭,一襲清寒,遮蓋月光的華麗。欲夢一彎湘江,湖鏡終碎月,燈火闌珊,照見兩清泉。縱然莫愁莫愁卻更愁。

    別去無語,詩冷軒窗,回首相看一床紅棉,一疊紙信,一窗月華,樓角泛清秋,眉梢成秋山。秦樓約已失,無奈有情被耽擱,小窗外芭蕉如故,只添一段新愁到窗前。曾有幾番愛意,都隨塵埃去。夏寒莫如許,如許是幾何?

 
    13、就這樣你走了,帶著無數的錯,無數的悔,無數的期盼,無數的失落。還有冥界的所謂輪回。忘了心動,忘了心傷、忘了心痛的往昔,忘了凝滯的時空又怎能把前塵的往事作為今世的指針。“浮生皆苦,萬相本無”夢里對你無盡的心思鏗鏘如鼓,夢醒時,卻只留下似懂非懂的只言片語,亦如遠古的書簡無法拼湊與閱讀。

   紅塵中凄涼悲惋的事太多,信手填詞,難填真語。有誰知?風霜中的我猶如野花,不知為啥而開?亦如荒原中的野草不知為誰而綠。與百無聊賴中撫琴長歌,幽怨的琴聲訴盡良人不歸的滋味。弦隨心動,只賦得半闕殘詞,一腔悲歌。遠人,難逢的緣分,殘缺的點滴,這一切早已是野渡無人舟自橫。時間把黑白重疊,又把它撕開,把它揮灑,留下零散的記憶,無法追逐,無法拼合,無法……

    傷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詩。微云淡月,對江天、吩咐他誰。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14、今天,北方的冬天,雪花飄,溫暖的冬,飄蕩著班駁陳舊的雪花氣息,飛揚般如雪花般絢爛夜的打出一些蹊蹺的文字,突然發現開始歲月蒼老,喧囂終將散盡,所有的浮華終將落定,風起云涌趨于平靜,突然在純潔一天接到很多惦念,下雪,小心自己,過兩天打雪仗。孩子般質感的單純,寧靜釋然看著,但愿我們不是朝五晚九的奔波的人。有夢就有夢開始的地方,真實而快樂感覺。,雪天笨笨的象只企鵝在聽雪的聲音,那些曾經過往的容顏,那些悉心守護的夢想,那些無法預知的未來。

     雪花是沒有改變的,雪花還是一片片緩慢跌宕的舞步,碎片飄飛在這個華貴厚重的城市,洋溢的輕舞,飄飄搖搖,只是我們加上內心的質感去縈繞整個不平常雪花的感情,Who can say where the road goes/where the day flows/only time 或許心中沉淀的久遠了,該用這種特殊的美麗遺忘些該放下的,或許在新一年鐘聲前的雪花,預示下一年幸福平緩的開端,本該保持不磨滅的激情,對事事的心無芥蒂。世界總是反反復復錯錯落落地飄去/來不及嘆息/生活不是平平淡淡從從容容的東西/不能放棄 ,滴答滴答,時間漫漫的流走,像陀螺一樣旋轉,雪也一樣在紛雜城市間化成水,結成冰,聽著指間滑過的從容,內心種子的沉沒,但愿還可以用這些文字用十九的模糊記住雪花,走出宿命,繼續拼湊美麗羞澀的夢,,寒水依痕,春意漸回,沙際煙闊。

  晨光已經淡現,雪花已經平緩容入。又是一夜一香一夢的音樂文字行走。西云出起日晨閣,山里欲來風滿樓,心中有種明朗的豁達,但愿這雪帶給你甜蜜。心里缺口希望用這雪花填滿,用雍容淳樸蔡琴大姐時間的河結束這場透明本該降落雪的晴朗吧,

    年輕求得圓滿/隨著歲月走散/忍不住回頭看/剩下的只是片段/生命不斷轉彎/起起落落變成習慣/愛情像是考驗/從不承諾永遠/這些年像陀螺一樣旋轉/愛與恨都變得無關/過去的風雨留給別人評判/無愧了一切都平淡/是有一點遺憾/幸福沒有答案/付出不能計算/誰能夠撫平背叛/不必再去感嘆/要笑著把眼淚擦干/夜晚是個難關/寂寞需要勇敢/影子不會孤單/手心還有溫暖/在心里的缺口/讓時間去填滿

    做個熟睡晶瑩孩子,做一場華麗緣寶藍色的夢吧,也許還沒好好感受的雪花綻放的氣候,雪已經流走,芳香會外溢,紅豆種子會遺留。相信愛的年紀,對雪惺惺相惜的訴說,游走,游走,雪花飄,為了一切安然緩慢的成長。

     突然有種怪念頭,抄送給一些本以遺忘的人或是幫助我的人或者默契的老朋友,不為別的,只希望還有人會喜歡雪,足以,滿足。空自倚,清香未減,風流不在人知。

2013-09-10 21:1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