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譯文]  笑著問丈夫:“鴛鴦二字怎么寫?”

  [出典]  北宋  歐陽修 《南歌子》

  注:

  1、《南歌子》歐陽修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 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閑妨了繡功夫,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2、注釋:

    鳳髻:狀如鳳凰的發型。

  金泥帶:金色地彩帶。

  龍紋玉掌梳:圖案作龍形如掌大小的玉梳。

  入時無:趕得上時興式樣么?時髦么?

  怎生:怎樣。

 

 

   3、譯文:

    頭用鳳釵及金絲帶梳飾成發髻,手持如掌大的龍形玉梳。夫妻相扶含笑走到窗邊。喜歡說“眉色深淺趕得上潮流嗎?”

  妻子依偎著丈夫擺弄筆管,初次試描刺繡的花樣。輕易地耽誤了刺繡的時間,笑著問丈夫:“鴛鴦二字怎么寫?”

   4、歐陽修生平見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5、 近代陳廷焯《詞壇叢話》云:“歐陽公詞,飛卿之流亞也。其香艷之作,大率皆年少時筆墨,亦非近、后人偽作也。但家數近小,未盡脫五代風味。”與宋代曾慥《樂府雅詞》和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把歐公的一些香艷之詞和鄙褻之語,想當然地歸為“仇人無名子所為”不同,陳廷焯對歐公這一類詞的評價要顯得中懇和客觀得多。而云歐詞風格迫近五代風味,這首《南歌子》便是最貼切的證明。花間詞的古錦紋理、黯然異色,同樣可以從這一類詞中深深感受到。

  這首詞以雅俗相間的語言、富有動態性和形象性描寫,凸現出一個溫柔華俏、嬌憨活潑、純潔可愛的新婚少婦形象,表現了她的音容笑貌、心理活動,以及她與愛侶之間的一往情深。上闋寫新娘子精心梳妝的情形。起首二句,詞人寫其發飾之美,妙用名詞,對仗精巧。次三句通過對女子連續性動作、神態和語言的簡潔描述,表現新娘子嬌羞 、愛美的情態 、心理以及她與郎君的兩情依依、親密無間。下闋寫這位新嫁娘在寫字繡花,雖系寫實,然卻富于情味。過片首句中的“久”字用得極工,非常準確地表現了她與丈夫形影不離的親密關系。接下來一句中的“初”字與前句中的“久”字相對,表新娘在郎君懷里撒嬌時間之長。結尾三句,寫新娘耽于閨房之戲,與夫君親熱笑鬧、相互依偎太久,以至于耽誤了針線活 ,只好停下繡針 ,拿起彩筆,問丈夫“鴛鴦”二字怎樣寫。此三句活靈活現地表現出新娘子的嬌憨及夫妻情篤的情景。笑問“怨鴦”兩字,流露出新娘與郎君永遠相愛、情同怨鴦的美好愿望。

  這首詞在內容上重點描寫新娘子在新郎面前的嬌憨狀態,在表現技巧上采用民間小詞習見的白描和口語,活潑輕靈地塑造人物形象,讀來令人耳目一新。

  明代沈際飛《草堂詩余別集》卷二曾用“前段態,后段情”來概括其結構特征。上闋以描寫女子的裝束和體態為主,下闋則敘寫夫婦親密的生活情趣。起句寫少婦頭飾,十字中涵蓋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四種意象,彼此互相襯托,層層加碼,雍容華貴之態即由頭飾一端盡顯無疑。這與溫庭筠《菩薩蠻》詞如“小山重疊金明滅,鬢云欲度香腮雪”,常常通過頭飾或頭飾的變化暗喻人物心境,實是同出一轍,且綺麗有過。陳廷焯許之為“飛卿之流亞也”,或正當從此處細加體會。但歐公手筆當然不啻是模仿而已。溫庭筠雖然也多寫綺麗女子,但情感基調一般是凄苦傷痛的,所以表現的也是一種美麗的憂傷。說白了,溫詞中的女子多少有些因哀而“酷”的意味,它帶給讀者的感覺,也多少有些沉重。歐公借鑒了溫詞筆法,而情感基調則轉而上揚。華貴女子的表情不再黯然,而是笑意盈盈。此觀上闋之“笑相扶”和下闋之“笑問”可知。女子之溫情可愛遂與其華麗頭飾相得益彰,這是歐詞明顯區別于溫詞之處。歐、溫之不同還可以從另一方面看出。溫詞中的女子表現更多的是凄婉的眼神與懶緩機械的動作,她的所思所想,只是露出一點端倪,讓你費盡思量,卻未必能洞察心底;而歐詞則多寫輕柔之動作和活潑之話語,其亮麗之心情,昭昭可感。如“走來窗下笑相扶”、“弄筆偎人久”之“相扶”、“偎人”的動作,都描寫得極有神韻。而“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和“笑問雙鴛鴦字怎生書”兩句,不僅問的內容充滿柔情機趣,而且直把快樂心情從口中傳出。這種輕靈直率都是溫詞所不具備的,即此可見歐詞的獨特風味。

  詞中的女子是華麗溫柔的,其動作和言語也不無性愛的意味,充滿著挑逗性。拿它和柳永的《定風波》作一對比,其香艷程度明顯是超過柳永了。然晏殊可以拿柳永的一句“閑拈針線伴伊坐”來作奚落的話頭,而歐公的過甚之詞卻得到了宋人的百般維護,蓋宋人評詞也有以人廢詞的習氣,帶著有色眼鏡,因而其客觀性是大有疑問的。讀者固然應對歐詞對花間詞的超越表示欽賞,但也不應忘了柳永所受到的無端冤楚。

 

 

   6、這是一首并不被人所推崇的詞,可能是跟詩的內容有關。然而自己卻挺喜歡的,喜歡這個生動的畫面,喜歡這樣的可愛真實的場景。

    一個調皮活潑的婦女形象,“笑相扶”、“弄筆偎人”、“描花試手”、“鴛鴦字”、“怎生書”。多么聰明而又俏皮的妻子。看見丈夫正在看書,本應該不去打擾,卻又總是想跟他撒撒嬌嬌。于是假裝不知“鴛鴦”二字怎么寫。可以想象在那一刻,兩人之間會是怎樣一種默契。

   很羨慕這樣的生活,從小到大,自己就幻想著,某一天自己能夠穿上漂亮的婚紗,嫁給一個真的真的很愛我的男人。然后跟他一起相夫教子,有一個自己家,能夠開開心心的過著簡單而又幸福的日子。

   喜歡小甜蜜,喜歡小幸福。( 娜娜的指尖劃過

 

 

   7、歐陽修(1007 1072),自幼貧而好學,由母親鄭氏以蘆荻畫地學習認字的啟蒙經歷,更是大家都熟知的故事。歐陽修是宋代古文運動的領導者,位高權重,對于提攜后來者不遺余力,很具有知識分子的風范。他的詩作一洗華艷,親切自然;他的詞作卻繼承著五代詞風,表現出幽香細膩的情調。像是《踏莎行》的 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蝶戀花》的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玉樓春》的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都寫得委婉纏綿,情韻無窮。然而,當時與后代的人們尊崇他為一代儒宗,竟不能接受他這樣的言情風格,斷定是他的仇家所偽作的,真是一件煞風景的事。歐陽修盡管聲望極高,卻仍有他的風流韻事與私生活,這些詞作顯露出歐陽修的另外一面,也讓我們更感受到他的真性情的可親可愛。

這闋《南歌子》將新婚期間的年輕夫妻的閨房之樂,勾畫得相當生動。新嫁娘早起之后,先將頭發束成華麗鳳鳥的樣子,再系上金色的彩帶,并且將一柄雕刻著龍紋的玉掌梳,松松地拢在發鬢。梳妝得異常明艷,卻又走到窗下偎進丈夫懷里,撒嬌地叫他看仔細,自己畫的眉色眉形是不是最時興的款式呢?兩人形影不離地一道寫字繡花,因為不能專心的緣故,筆已拿在手中卻久久不能著墨,這是新嫁娘第一次展現自己的畫功與繡功,卻在兩情繾綣之間耽誤了下來。只見她又仰起頭來,滿面笑容地問著丈夫,那鴛鴦兩個字該怎么寫啊?

愛戀中的兒女的嬌憨與情癡,于此表達得惟妙惟肖。滿懷情意的女子,哪兒是不知道鴛鴦怎么寫啊?而是一種嬌癡的調情手法,自然而不矯飾的流露出來。常有人說在熱戀中的男男女女,總是不自覺地重復著一些愚蠢的言語,并且樂此不疲。是啊,在戀愛的國度里,精明或者果斷并無益于愛情,癡傻的單純與絕對的投入,才能令愛情發光,照亮我們的生命。時光詞場(張曼娟新經典)

 

 

8、 戀情有著令人意亂神迷的歡樂,如同樂曲的前奏,猶如一朵花苞的半開,也可算作一年四季的早春,而靈與肉結合的歡情,是花朵的嫣然怒放。愛情是存在于男女之間的一種特殊的感情,一見鐘情或是日久生情,如膠似膝的情,必然升溫為歡情。如歐陽修的《南歌子》
  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
  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
  等腰閑妨了繡工夫,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清新可喜,一派嬌憨模。弄筆偎人,已是葉底鴛鴦,更何須問鴛鴦兩字怎生書?”逆筆寫來,回眸間的無真無邪怎能不讓人憐愛呢?別有風情,令人銷魂。

 

 

9、“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打扮完了,應該繡花了,“女紅”為古代社會女子四德之一,是必須具備的本領。但她又纏著男人,要他教“鴛鴦”兩字的寫法。其實她也不一定不會寫“鴛鴦”兩字,而是一種暗示。人們在生活里,往往有討口彩之說,就是節日或者喜慶時,能夠碰到別人說上幾句吉利話,那就預示未來福星高照。現在,她纏住男人,要學鴛鴦兩字的寫法,就是運用暗示法,告訴丈夫,兩人能夠如鴛鴦那樣同起同宿,永不分離。這既是她的誓愿,也是她的愿景。

 

 

10、歷代文學,從古樂府《孔雀東南飛》句“妾有繡腰襦,葳蕤自生光”,南朝宋沈約詩句“領上蒲桃繡,腰中合歡綺”,直到唐李白句“翡翠黃金縷,繡成歌舞衣”等等,概不乏見此類描寫,尤其是宋詞描寫市井生活,但凡寫閨情更是細致描摹,不勝枚舉。未出閣女兒做女紅是正事,往往便注入其情,當真是“等閑妨了繡工夫,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的情調。富家女既工且享有繡品,衣裙帽鞋衫,枕衾帳幃屏均作繡工,甚至用金線繡出活靈活現的奇花異草珍禽異獸等,其技便十分絕妙。

    手工刺繡是中國非物質遺產保護中最珍貴的物種之一,中國目前尚存留的手工刺繡種類不多。我們國家的相關部門已呼吁,要加強保護這一民族文化至寶的力度。

 

 

   11、 家庭生活亦是以歐陽修表現出來的最為旖旎:“鳳髻金泥帶,龍紋玉掌梳。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 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閑妨了繡功夫,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異曲同工的另一首唐詩,不記得作者:“十五嫁王昌,盈盈入畫堂。自矜年最少,復倚婿為郎。舞愛溪前綠,歌憐子夜長。閑來斗百草,度日不成妝。”真是將小女兒情態刻畫的維妙維肖。
  
  噫,古人之情懷遠不可追。微斯人,吾誰與歸?

 

 

   12、笑問鴛鴦兩字怎生書?

  ――歐陽修《南歌子》

  解讀著張無忌的命運,似乎也在和他一道呼吸,翻過《倚天屠龍記》的最末一頁時,心中剎那間百感交集。歷盡劫難的張無忌,終于退出了這個多事的江湖,當讀到他終于再踐前約,為趙敏提筆畫眉這一段時,心頭一陣微熱,頭腦中忽然閃現出歐陽修的這些字句。

 

 

   13、 喜歡歐陽修的這首《南歌子》,是因為詞中的畫鏡,這就是一幅畫,畫的名字叫:只羨鴛鴦不羨仙。在我記憶里,歐公為一代儒宗,風流自命,詞章深婉,文理暢達。想象著他在簡潔的屋內,書香四壁,桌上橫放一張古琴,一盤散落的棋,他獨自抱一壺老酒,對著明月,做一次溫柔的遐想。燭影搖紅,如此良宵美景,又怎能辜負。他即興填詞,桌案鋪展的紙上,便有了這樣動人的圖景,翰墨的清香,在春風舒展的永夜悠悠飄蕩。

  鳳髻,龍紋。一位美麗的新娘對鏡,著彩衣,上麗妝。盤發髻,上胭脂,抹唇紅,最用心的,是描那兩道細彎的眉,像是一彎新月。她和英俊的夫君相攜臨窗,郎情妾意,她嬌俏含羞地笑問,這彎眉畫得可好?案上的紅燭已燃盡,他們還沉浸在昨夜溫情繾綣的夢中。帷帳里,萬般溫存,嘗盡雨香云片。從今后,只魂夢相牽,年少夫妻,又還怕什么似水流年,光陰似箭。

  古人說,人生得意之事為洞房花燭夜和金榜題名時。金榜題名終為名利所縛,到最后,總是會失去太多本真的潔凈和清朗。而最動人的莫過于情愛,湯顯祖在《牡丹亭》里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可是這世間也難以有一種感情,可以一如既往。擁有的,相處久了,各自嫌棄。錯過的,只會在以后的時光里,不斷地追憶。所以,珍惜剎那的擁有,不問緣分還會有多長,此時可以握緊對方的手,就是幸福。

  不經意地,打開一首歌,是蘇有朋版《倚天屠龍記》里的片尾曲——《愛上張無忌》。毛阿敏唱的,我喜歡毛阿敏的聲音,只有她才可以將那份深情唱得那么疼痛,那么徹底。“讓他一生為你畫眉,愿他的心寬容似海。再不提你曾給他傷害,你要他身邊再沒別的女孩……”是的,我說過,如果可以,我只想嫁一個平淡的男子,無須海誓山盟的私語,只需知我心意,只需,一生為我畫眉。我說得如此輕巧,一生為我畫眉,還自詡為是平淡,卻不知,這一生兩個字,有多重。

  如果有一天,你的緣分,悄然到來。請你一定要緊緊抓住緣分的衣襟,不要等到緣分與自己擦肩而過,再去追憶,再去惋惜。就如同唐時杜秋娘寫的一句詩: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她明白,花開花落是尋常,緣來緣去亦是如此,所以,在花開之時直須折取,而緣來之時也要努力珍惜。待到花落,緣盡,也沒有什么值得遺憾。

  希望,這世間的女子,都可以邂逅一個可以為自己畫眉的男子。不求一生,只要擁有過,哪怕一次,也好。那時候,她們是否都會嬌羞地對著心愛的男子笑問:畫眉深淺入時無?

2013-09-10 21:1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