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譯文]  就算是春天能夠長久不會衰老,人的憂愁也會讓春天變老,憂愁只有人間才有。

   [出典]  北宋  晁補之  《水龍吟》

  注:

  1、   《水龍吟》 晁補之

    問春何苦匆匆,帶風伴雨如馳驟。 幽葩細萼,小園低檻,壅培未就。吹盡繁紅,占春長久,不如垂柳。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春恨十常八九,忍輕孤、芳醪經口。那知自是、桃花結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來風味,春歸時候。縱樽前痛飲,狂歌似舊,情難依舊。

  2、注釋:

    葩(pā):清幽的花朵。

  孤:辜負。

  芳醪(láo):芳醇的美酒。

  自是:本是,原嚴明。

  風味:風度,風采。

    縱樽前痛飲,狂歌似舊,情難依舊:有本作:“最多情猶有,尊前青眼,相逢依舊。”


  3、譯文1:

    試問春光,你為何這樣行色匆匆,帶著風伴著雨奔馳急驟。綠萼纖細香花清幽,小園里欄檻低矮,剛剛壅土培苗,花枝尚未挺秀。那姹紫嫣紅的花朵,一經風雨,便已吹掃凈盡,不如垂柳春綠長久。算起來春光常在永不衰老,然而人卻為春色消逝而愁春光衰老,這份愁只是,善感愁懷的人間才有。

  世間失意的春恨十常八九,每見風雨摧花,我怎忍輕易舍棄,那芳醇的美酒。哪知原來是,桃花由于結子才零落,并非為了春去才消瘦。世上功名無成,老來風操未就,已到春歸時候。縱然是痛飲美酒,依舊像昔日那樣狂歌,相逢時也難以像以往那樣,豪情滿懷,倜儻風流。

    譯文2:

   請問春天何苦這樣匆匆,夾風帶雨好似駿馬馳騁。幽幽花朵、細瓣綠萼,在小園的低檻里,還沒等人把土培好,就被風吹得滿地落紅。這百花占有春天的時間,還不如垂柳長久。其實春天周而復始永不老,只是人總愛憂愁春老,這憂愁只有人間才有。

    第一年中春恨占有十之八九,怎忍心辜負時光不飲美酒。難道不知,桃花凋謝是因自己要結果,并不是因為春去而消瘦。世上功名利祿也是如此,人到了老年之境界,就如春天到了晚暮時候。今天縱使能舉杯痛飲,像過去一樣狂歌,但心情卻不可能依舊。


    4、晁補之(1053—1110年),北宋時期著名文學家。字無咎,號歸來子,漢族,濟州巨野(今屬山東巨野縣)人,為“蘇門四學士”(另有北宋詩人黃庭堅、秦觀、張耒)之一。

    晁補之生長在士宦之家、書香門第。高祖晁迪,贈刑部侍郎。曾祖晁宗簡為尚書刑部郎中,知越州,贈特進吏部尚書。又高叔祖晁迥,宋真宗朝任翰林學士承旨、太子少傅。迥子晁宗愨官至參知政事,可謂名重一時。他從小就受到家庭良好的文化熏陶,加上他聰敏強記,幼能屬文,日誦千言,故早負盛名。

    晁補之屬豪放詞家,師承蘇軾,只是就其主導傾向而言,實際上,晁補之全部詞章中,傷春惜別、相思憶舊之傳統題材的作品仍占約半數之多,并頗具清新蘊藉韻味與柔麗綿邈情調,合乎詞的當行本色。如他的《引駕行·梅精瓊綻》一詞,起首說春光滿園,人卻獨自落淚,中間略事點染,歇拍便揭示出“憶年時,把羅袂”的緣由:全在舊情難忘啊!過片轉過筆意呼應,只寫了戀人留在印象最深處的一個細微動作,則她的風采便躍然可見。那艷紅的櫻桃仿佛一根基線,將今春與去春連綴起來,韻華依然,芳姿歷歷能跡,人竟一去無音訊,當時的離別實出無奈,但此情有誰知,又堪向誰人道呢!全詞用鋪敘手法,章法縝密不懈,不作大幅度跨躍搖曳,率拙間饒見渾厚氣,表現出作為駕馭長調的能力,得益于柳永處實多。


    5、上片起首五句先表達一般惜春之意,但寫到花的地方,都別有寓意,說被吹落的花,是些在“小園低檻”之中,“壅培未就”的嫩花小朵,一經風雨,便已吹掃凈盡;而垂柳經春,由鵝黃而翠綠,而密可藏鴉,春二三月正是柳芽萌發以至茁壯成長的時期。

  “吹盡繁紅,占春最久,不如垂柳。”占春最久”是相對“繁紅”易盡而言的,這里不僅有物情的體會,有哲理的蘊藏,也反映了作者興趣的所注。

  以下四句“算春常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四序代謝,春去復來,從遠看,是“春常不老”,這是第一點。春花易謝,春柳不凋,從長近時看,春總是“發生”的季節。《爾雅》云:“春為發生。”這是春“不老”的第二點。人因春去而愁“春老”,自然界不任其咎,只是人們自己在那里多愁善感罷了。作者寫到這里,在“惜春”這個題目上已把自己的見解闡述清楚,使用的不是如陳季常《無愁可解》那樣純是理性的語言,它有景語,有情語,也有一點蘇東坡的曠逸之氣。

  過片接過上文“春常不老”“愁只是、人間有”的命題,結合人們包括自己所謂春恨表現,自嘲自解。“春恨十常八九,忍輕辜、芳醪經口”,化用“世間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的成語,說明每當春去匆匆,風雨摧花時,必生悵恨,唯有借酒遣之。這是自嘲。

  “那知自是,桃花結子,不因春瘦”,桃花之落,是因為它要結實了,而不是春之無情,有意造成“紅瘦”的局面。語本中唐詩人王建《宮詞》“樹頭樹底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恨五更風。”的詩意。說明白了這是自然規律,那么春恨便無須發生了。這是自解。以上就“惜春”題目反復推究,把花開花落的常見現象從物理和哲理上加以剖析,心理上的疙瘩似乎可以消除,但作者之所以費如許筆墨寫出他已經明白了的自然界的道理,卻是為了襯托出他還不曾明白、不能解決、正在苦惱的政治、人生方面的“春歸”問題。這才是這首詞的主旨。

  “世上功名三句”直接切入主題。“世上功名”是為國家立功揚名,在封建社會的知識分子心目中有一個從讀書、應試、為官到建功立業的打算。“老來風味”:人生一世,由少而壯而老的最后階段。而這兩方面,在作者此時來說,都已到了“春歸時候”,即事業無成,人已老大。詞的這幾句便反映了他的思想感慨。“縱樽前痛飲,狂歌似舊,情難依舊”,縱能借歌酒自我排遣,奈何已失的政治上的和人生的青春不能恢復,豪情難似舊時,這才是作者所無法譬解的那種“惜春”之情。


    6、問春何苦匆匆,帶風伴雨如馳驟。 幽葩細萼,小園低檻,壅培未就。吹盡繁紅,占春長久,不如垂柳。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潺潺的幾句詩行,也該有一綸琴音相伴,猶豫而終結,似一聲柔美的念叨。默默的色彩明暗交匯,像一點陪襯又像是一段詮釋。若有似無的顯現,不離其本地用晶瑩剔透去聞情識意。幾時也不能過于心急,便可沒有雜質沒有解釋,無許誤會。道不盡的人愁,卻見春來春去時的郁意。深眠在悠悠歲月里的不忍,來不及愛,或恨的,都算是想癡了心。

 

  午后的茶溫而香,一盞茶水自當免了滿足。悲憫世事間之情意,淡了,笑了。一寸寸地走遠,感恩一霎間可向永恒借來些許微光,酴釄花事了卻一縷柔情的流瀉。未想過一點一滴的積滿的馨香可在最后一擲里揮盡,纏綿不盡的疼痛,換一聲沮喪慟哭,但此刻,連哭都無聲。生與死之間其實是無藥可投的,紛紛擾擾的人情恩仇,春酒年年熟,但那些生命的飲者何時折返索償?生活的蕭索由美麗而下跌到悵然的一瞬間,竭力學會快樂。


  春意盎然且春色迷人,每瓣蓓蕾都似向往著綻放,不單只為報答大自然美妙的恩澤與滋潤。小小的葉芽盡情舒展,傾訴著春風里可以動情的一吻。蓬勃的綠葉不會辜負當年,嬌美如昔化作春潮的一朵浪花,熙攘著站滿了一枝枝。挽留不住的春天,讓稚嫩自如地走向成熟的一步,使嬌艷去孕育繁復的未來。綠里懷春,伴著溫情與珍惜慢慢地走。


  “是由于那種包容和等待,那種無所不在的覆罩和承載,以及仁慈到溺愛程度的疼惜,我才安然擁有我能有的一切。”繼續念忱,不屬于視覺里的好境。同盞共飲的日子,回想里多了淡淡的甜蜜,仍有落淚的可能,正正經經地等待著變老幾乎忘了為此付出無措無知的愚弱。善意的迷離救贖俗世的斷折,沒有永恒的春天,沒有恒久的溫暖,一夜間,卸下疲憊,管好小小縱容下的自述。


  春暖花開的泥土里埋下一株天長地久的思憶,每一刻每一時將不知所從的纏綿,挽住這個春光留下的貪婪。無人可收錄的喜悅與無限悠長的平靜,望眼人間獨有的暖暖,如春日斜陽下半窗的陽光。


  “春天必然曾經是這樣的,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這樣的吧?”


 

    7、凝神看著這簇我叫不上名字的山花,是那樣的嬌小,艷麗而芳澤。就像心中思愛的情人那樣甜美,那樣靜雅美麗。我不由使勁吸吮著她的芳香,潤澤我的心田,解除我勞煩的疲憊,消除我塵世的浮躁,靜美我的心房。于是,我不在煩躁自己的勞頓和疲憊,不再心愁塵世生活的壓抑。我開懷著與山花的情感,浪漫著與山花的愛戀,靜聽著美妙的山樂,一起享受著這自然的靜雅!


    我心曠神怡著自己的心房,感受身邊的山林與自然,雖然不是處處都有著心暖的陽光,可愛的鮮花,但不也是風吹情動的浪漫圍繞著自己嗎?


     我不由想起晁補之的《水龍吟》:“問春何苦匆匆,帶風伴雨如馳驟。幽葩細萼,小園低檻,壅培未就。吹盡繁紅,占春長久,不如吹柳。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春恨十常八九,忍輕辜、芳醪經口。那知自是,桃花結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來風味,春歸時候。縱樽前痛飲,狂歌似舊,情難依舊。”這是什么樣的人生感嘆與靜懷?


    為什么不去美麗心情,情感身邊這多彩的人生!就如蘇軾《浣溪沙》的描寫:“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發唱黃雞。”用靜雅、豪放的情感對待生活,對待人生。
我不由得俯下身子,深情地對著山花親吻了一下,渾身充滿了活力和激情。伸伸我那不再曲卷的雙腿,微笑著站起身來,迎著山林奏鳴曲的炫音,回望著那簇心愛的山花,邁開我輕松的人生步伐,朝山頂的陽光奔去。


 

    8、當今的社會物質生活是前無古人的豐富,但是為什么我覺得精神上卻是那么的空虛貧乏。最近一直在讀宋詞,從中感到千年前的古人雖然物質上不富裕,但是精神上很充實,很唯美。當愁苦的時候會來上一句,“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當面對梅雨時“問閑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當面對那些暖嵋時“不見又思量,見了還依舊”當面對身邊眾多選擇時“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當看到那些素雅靜淑的女子為了一個心愛的人而孤守一生時“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的感嘆。我們的生活依然還有詩意,只是懶了,不愿想了。逝去的詩情畫意,祭典你曾經的輝煌……


 

    9、轉眼又一年過去了。似乎長大了以后,日子就過得飛快起來。腦袋里忽然閃過“回首芳華盡”這幾個字……呵呵,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

 

    有道是: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四季更替,年復一年,本只是自然規律,無愁可言。可是人總是難免會為自己逝去的時光感慨。所以世間本無愁,愁在人心里。

 
    10、三月的風柔柔的吹送,燕們依然在空闊的天空,翱翔歌唱,燕語呢喃中,時光如流水般輕輕流淌,然后三月的花紅了柳綠了草青了樹枝綻開新芽了。

    有什么不知名的蟲兒在草地上鳴叫著奏起了屬于春天的歌。

    卻在這樣的時光里感到倦怠,卻在這樣的時光里渴望一種無拘無束的悠閑。

《水龍吟》——晁補之
    “問春何苦匆匆,帶風伴雨如馳驟。幽葩細萼,小園低檻,壅培未就。吹盡繁紅,占春長久,不如吹柳。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間有。

     春恨十常八九,忍輕辜、芳醪經口。那知自是,桃花結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來風味,春歸時候。縱樽前痛飲,狂歌似舊,情難依舊。”

    春天的心緒在這樣的時光里,或長或短的蔓延而來。

    風清蟲鳴的夜,獨自漫步于茫茫夜色,暗夜的天空少了白天的喧鬧和匆,姹紫嫣紅的花瓣也收起了陽光下美麗的容顏,天地間披上了一席黑色的面紗,只有風一陣一陣,柔柔的吹過。
今夜,天空幽暗,幽幽的天空中,沒有一顆星的影蹤,鄰居說明天開始又要下雨了,雨季又開始了。

    有了一絲冷和郁郁的感覺,潮濕的雨季總是連心緒也充斥了潮濕的因子。心漸漸沉淀,獨自漫步,讓那些心緒低低的飛翔,低低的游蕩。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有一絲憂傷淺淺淡淡的蔓延,沒有緣由的憂傷,時常有一種無以言述的情緒在心中蔓延。時光稍瞬即逝,俗世的煩塵紛擾,有很多無法忘懷的事,有很多無法忘卻的人,在心中留下深深淺淺的絡印,我無法拒絕心靈深處某個瞬間突然涌現的憂傷,就象我指間敲落的文字,它總是帶著淡淡的歲月的愁。

    香茗依舊,氤氳的氣息里,裊裊如煙般飄過歲月的風,突然的,就那樣被風帶走了那股裊裊如煙的氣息。

     歲月不再,握杯的手透過歲月,陽光折射著滄海桑田的時光。
 
2013-09-10 21:1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