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譯文]  終南山北嶺的景色秀麗,積雪好像浮在云端下。

  [出典]  祖詠  《終南望余雪》

  注:

  1、  《終南望余雪》  祖詠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2、注釋:

     祖詠年輕時去長安應考,文題是“終南望余雪“,必須寫出一首六韻十二句的無言長律。祖詠看完后思付了一下,立刻寫完了四句,他感到這四句已經表達完整,按照考官要求,寫成六韻十二句的五言體,有畫蛇添足的感覺。當考官讓他重寫時,他又堅持了自己的看法,考官很不高興。結果祖詠未被錄取。但這首詩一直流傳至今,被清代詩人王漁稱為詠雪最佳作。

    陰嶺:山北曰陰。陰嶺,背向太陽的山嶺。

    林表:林梢,林外,林端。

    霽色:雨雪停后出現的陽光。

 

 

  3、譯文:

     終南山北嶺的景色秀麗,積雪好像浮在云端下。初晴的陽光照在樹林末梢,傍晚的長安城中增添了寒意。

 

 

  4、 祖詠(699~746),洛陽(今河南洛陽)人,后遷居汝水以北。唐代詩人。開元年間考中進士,但卻未獲官職,遂歸隱汝墳別業,以漁樵自終。祖詠與王維交誼頗深,多有酬唱,又與盧象、儲光羲、王翰、丘為等人為詩友。詩以山水寫景為主,多隱逸趣尚。

 

 

  5、 據《唐詩紀事》卷二十記載,這首詩是祖詠在長安應試時作的。祖詠年輕時去長安應考,文題是“終南望余雪“,必須寫出一首六韻十二句的五言長律。祖詠看完后思付了一下,立刻寫完了四句,他感到這四句已經表達完整,按照考官要求,寫成六韻十二句的五言體,有畫蛇添足的感覺。當考官讓他重寫時,他又堅持了自己的看法,考官很不高興。結果祖詠未被錄取。但這首詩一直流傳至今,被清代詩人王漁稱為詠雪最佳作。詩人描寫了終南山的余雪,遠望積雪,長安城也增添了寒意。這詩精練含蓄,別有新意。

  詩寫遙望積雪,頓覺雪霽之后,暮寒驟增;景色雖好,不知多少寒士受凍。詠物寄情,意在言外;清新明朗,樸實俏麗。

  題意是望終南余雪。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所見的自然是它的“陰嶺”(山北叫“陰”);而且,惟其“陰”,才有“余雪”。“陰”字下得很確切。“秀”是望中所得的印象,既贊頌了終南山,又引出下句。“積雪浮云端”,就是“終南陰嶺秀”的具體內容。這個“浮”字下得多生動!自然,積雪不可能浮在云端。這是說:終南山的陰嶺高出云端,積雪未化。云,總是流動的;而高出云端的積雪又在陽光照耀下寒光閃閃,不正給人以“浮”的感覺嗎?讀者也許要說:“這里并沒有提到陽光呀!”是的,這里是沒有提,但下句卻作了補充。“林表明霽色”中的“霽色”,指的就是雨雪初晴時的陽光給“林表”涂上的色彩。

  “明”字當然下得好,但“霽”字更重要。作者寫的是從長安遙望終南馀雪的情景。終南山距長安城南約六十華里,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陰天固然看不清,就是在大晴天,一般看到的也是籠罩終南山的蒙蒙霧靄;只有在雨雪初晴之時,才能看清它的真面目。賈島的《望(終南)山》詩里是這樣寫的:“日日雨不斷,愁殺望山人。天事不可長,勁風來如奔。陰霾一似掃,浩翠瀉國門。長安百萬家,家家張屏新。”久雨新晴,終南山翠色欲流,長安百萬家,家家門前張開一面新嶄嶄的屏風,多好看!唐時如此,現在仍如此,久住西安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所以,如果寫從長安城中望終南馀雪而不用一個“霽”字,卻說望見終南陰嶺的馀雪如何如何,那就不是客觀真實了。

  祖詠不僅用了“霽”,而且選擇的是夕陽西下之時的“霽”。怎見得?他說“林表明霽色”,而不說山腳、山腰或林下“明霽色”,這是很費推敲的。“林表”承“終南陰嶺”而來,自然在終南高處。只有終南高處的林表才明霽色,表明西山已銜半邊日,落日的馀光平射過來,染紅了林表,不用說也照亮了浮在云端的積雪。而結句的“暮”字,也已經呼之欲出了。

  前三句,寫“望”中所見;末一句,寫“望”中所感。俗諺有云:“下雪不冷消雪冷”;又云:“日暮天寒”。一場雪后,只有終南陰嶺尚馀積雪,其他地方的雪正在消融,吸收了大量的熱,自然要寒一些;日暮之時,又比白天寒;望終南馀雪,寒光閃耀,就令人更增寒意。做望終南馀雪的題目,寫到因望馀雪而增加了寒冷的感覺,意思的確完滿了;何必死守清規戎律,再湊幾句呢?

  王士稹在《漁洋詩話》卷上里,把這首詩和陶潛的“傾耳無希聲,在目皓已潔”、王維的“灑空深巷靜,積素廣庭寬”等并列,稱為詠雪的“最佳”作,不算過譽。

   

 

   6、說到西安大氣質量的改善,政法學院大四學生吳偉深有感觸。吳偉對記者說“到西安上學快四年了,只有現在才能毫不費力地看見學校對面的終南山”。吳偉是個攝影愛好者,剛上大一的時候,他讀到唐詩三百首里吟詠的詩“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便很想拍一張“終南積雪”的照片,可當他爬上教學樓7層看對面的終南山時,他什么也沒看到,對面灰蒙蒙一片,近處一些高層建筑物也依稀只見輪廓,電視塔也若隱若現,他非常失望。班里西安本地的同學告訴他,只有等大雨之后才看得見。他指著手里的相機高興地說“現在好了,站在樓上隨時都能看見終南山,我從樓上都能給它照相”。

 

 

   7、此詩用中國山水畫潑墨法寫廣闊境界的靜謐而含動態,緊扣“望”字寫所見所感,詩中每句都有一個選擇得十分精到的動詞:秀(形容詞作動詞)、浮、明(輝耀)、增。終南山北嶺的景色秀麗,從長安城中遙望終南山,北嶺高出云端,上面的積雪好像飄浮在流動的云端。西山已銜半邊日,落日余光照亮了林表,也照亮了浮在云端的積雪,但日暮中寒光閃耀,就令人更增寒意,所謂“下雪不冷化雪冷”“日暮天寒”,樹上積雪已開始融化,長安城中今夜該更加寒冷了吧?

 

 

   8、雪,我愛它什么呢?我想,與其說愛它一種銀裝素裹、圣潔至極的美麗外表,不如說更愛這種外表所渲染出的另一種內在的空靈、溫潤意境。古往今來,為雪作唱者,何止千萬,“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云云,好是好,但將雪的意境,寫得精妙絕倫者,可謂鳳毛麟角。“畫虎容易畫骨難”,因為,意境最難寫、最難攀。意境,往往是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許多事兒,心感受到了,卻莫名與無奈,難以準確地將它傾訴出來,雪,本沒有顏色,卻偏要寫出五顏六色的風致來——雪的意境。

 

 

   9、潔白美麗、粉妝玉砌的雪啊!飄飄灑灑,紛紛揚揚。

  在唐詩里,我看見了:“于白風色寒,雪花大如手”;看見了“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臺”;看見了“花從銀閣度,絮繞玉窗飛”;看見了“出飛花入戶時,坐看青竹變瓊枝”;看見了“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看見了“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還有“隔牖風驚竹,開門雪滿山”;“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更是聽到了“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是何等壯美的意境。透過窗子,悠悠的看,雪靜靜地落在村莊里,像給淡泊的鄉村生活注入了新鮮的墨痕。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是何等的孤寂的定格。這個冬天,千鳥無語,雪是大地上唯一的語言。在寒冷中,那個靜靜地審視雪中的游魚,靜若處子的背影。

  “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無私玉萬家”,是何等的美妙的圖畫。那形態萬千、晶瑩透亮的雪花,那幽雅恬靜的境界,那壯闊瑰麗冰香,那涼瑩瑩的撫慰。

  在雪盡情地揮舞著的衣袖中,在雪飄飄灑灑的彈奏中,天、地、河、山、人,清純、潔凈、美麗、端莊而素雅。

  心靈在凈化,恰如一切都在升華。

 

 

   10、黃昏的雪,就像一位未老先衰的中年人,深切切的,好象有千絲萬縷的情緒似的。無怪詩人曰:“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原來如果沒有冬日的寒林和雪景,冬天的終南山也會失去光彩和浪漫的。

 

 

   11、愛讀唐詩的人說:“語文就是‘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語文就是‘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語文就是‘芳樹無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鳥空啼’;語文就是‘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語文就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語文就是‘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語文就是‘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勸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語文就是‘白發三千丈,緣愁似個長’;語文就是‘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語文就是‘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愛讀宋詞的人說:“語文就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語文就是‘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語文就是‘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語文就是‘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來花弄影’;語文就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語文就是‘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語文就是‘池上碧苔三四點,葉底黃鸝一兩聲’;語文就是‘綠楊煙外曉云輕,紅杏枝頭春意鬧’;語文就是‘野鳧眠岸有閑意,老樹著花無丑枝’;語文就是‘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12、 古往今來,有多少吟詠四季的詩文,讓人難以忘懷,它是大自然賦予我們的最佳禮物。在詩的形象中,我們可欣賞到那鐘靈毓秀的自然風光,感受著中華古文化的博大精深,體會古詩的意境,領悟詩人的情感。                                     

   “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

   如春日的百花,散發著馥郁的芳香。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像夏日的繁星,閃爍著奪目的光芒。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

  “可憐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似秋日的月光,傳遞著美好的情感。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云端。”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同冬日的皚雪,彈奏著和諧的韻律。

 

 
 
 
 
 
 
 
2013-09-10 21:1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