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綠楊芳草幾時休?
綠楊芳草幾時休?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綠楊芳草幾時休?

  [譯文]  翠綠的楊柳,青青的草地,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衰敗。

  [出典]  北宋 錢惟演  《木蘭花》

  注:

  1、《木蘭花》  錢惟演

   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情懷漸覺成衰晚,鸞鏡朱顏驚暗換,昔時多病厭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淺。

  2、注釋:

   鶯語:黃鶯婉轉鳴叫好似低語。

  鸞鏡:鏡子。

  芳尊:盛滿美酒的酒杯。

 

 

  3、譯文1:

    城上眺望,風光大好,黃鶯兒的叫聲亂成一片。城下湖面上煙波浩渺,春水煙波浩渺,春水不斷地拍打著堤岸。這令人傷懷的青青楊柳如綿綿芳草啊,你們什么時候才能變得沒有呢?我眼中充滿淚水,愁緒襲來,先就使我肝腸寸斷了。

  我覺得自己的情懷漸漸像個老人,沒有生氣了。還吃驚的發現鏡子中昔日紅潤的容顏,在不知不覺中改換了,已變得如此憔悴蒼老。往年,我體弱多病,討厭去碰那美酒金杯,如今杯兒在前,卻唯恐酒斟得不滿。

    譯文2:

    城市上空風光雖然是無限的美好,但黃鶯在空中唱著的歌調教我生煩,在城市的腳下,煙波升起,春天的濤水在拍打著河岸。綠色的白楊和萋萋芳草年年都會長出新的枝葉來,可是我這含淚的雙眼消遣不起這樣的春景,愁悶起來的時候,腸已寸斷!

    漸漸地感覺到自己的歲數已經不小了,且身體和內心也逐漸衰老,對著飾有彩鸞的鏡子,那朱紅透著活力的面容已經不在了,不知是誰把那面容給偷偷地換去了。過去的多病的身體討厭那杯中芳香的美酒,可今天面對同樣的美酒,卻又顯得這酒尊太淺,(如何能解得了我心中的愁悶)?

   譯文3:

   城頭上、群鶯啼鳴聲宛轉,城腳下、一池春水拍堤岸。綠楊依依,芳草芊芊。這如畫美景,何時才似、過眼煙云全消散?看見這旖旎春光,惹得我淚如泉涌、肝腸寸斷。

  心緒不寧意衰減,偶到鏡前,失聲驚嘆,紅潤臉色早不見!從前多病,看見酒杯就討厭;如今心煩,看見酒杯就是底兒朝天。

 

 

    4、錢惟演(977-1034)字希圣,臨安(今浙江杭州)人。吳越王錢俶之子,生于北宋太平興國二年,《全宋詞》作生于建隆三年,誤。隨父歸宋,為右屯衛將軍。真宗時,召試學士院,改太仆少卿,命直秘閣,預修《冊府元龜》,隨知制誥,為翰林學士,遷工部尚書。仁宗即位,拜樞密使,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許州。后因擅議宗廟罪,貶崇信軍節度使,謫居漢東。景祐元年卒,年五十八,謚文僖。《宋史》、《東都事略》與《隆平集》有傳。文辭清麗,與楊億、劉筠齊名,為“西昆體”代表作家之一。著有《金坡遺事》、《玉堂逢辰錄》等。

    錢惟演在洛陽任使相的時候,十分厚遇文士,謝絳、歐陽修在洛陽供職,曾經一起登嵩山游玩,到達龍門的時候下起了雪,兩人正在觀賞山景,忽然見到有人騎馬冒雪渡過伊水而來,原來是錢惟演派來的廚子和歌妓,使者傳錢相的口諭說:“登山辛苦,兩位可以在山上多留一陣賞雪,府里公事簡易,用不著急忙趕回去。”對下屬無微不至的關心,尤其是文人間那種心靈相通的意會,使歐陽修等人既感動又親近。后來錢惟演貶謫隨州,歐陽修等人送行,錢惟演席上賦詞,使歌妓演唱,音節悲苦,賓主都為之哭泣。歐陽修對錢惟演的知遇之情畢生沒有忘記,在《歸田錄》里記下了錢惟演在洛陽對他說的話:“平生惟好讀書,坐則讀經史,臥則讀小說,上廁則閱小辭。”后來歐陽修總結出讀書時間的“三上”(馬上、廁上、枕上),多半也是受錢惟演的啟發。

  《歸田錄》里記載了錢惟演的一件趣事:他生長富貴,卻講求儉樸治家,法度十分嚴謹,子弟們不到規定時候,無論如何也領不到他發放零花錢,因此想出了花招騙錢——錢惟演有一個珊瑚筆格,是平生最珍愛的文具,常常放置在幾案之上,子弟們有誰想用錢了,就偷偷拿走筆格藏起來,錢惟演找不著心愛的文具自然著急,于是在家庭中貼出尋物啟事,懸賞十千錢。子弟還要故意再等一兩日,假裝找著了獻給他,錢惟演一歡喜,果然將十千錢如數照付。以后有想錢的人,都看準了這條生財之道,樂此不疲的偷筆格,錢惟演居然也樂此不疲的貼懸賞,這種把戲一年里能玩上五、七次。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后集》卷39引《侍兒小名錄》的記載:“作為舊國王孫的錢惟演,一生境遇尚算順利,到晚年卻謫居漢東,眼看行將老死他鄉,心情自然是悲涼無限,所撰《玉樓春》詞極其凄婉。每逢酒后自歌此曲,往往淚下。他家中有一個歌姬驚鴻,曾服侍他的父親吳越王錢俶,這時已是白發蒼蒼之年,聽了這不勝哀傷的歌詞,說道:“先王將薨逝的時候,預先為自己制作了挽歌《木蘭花》,辭意與這首詞很相似,難道如今相公也將要死亡了嗎?”不久,錢惟演果然死于隨州。《木蘭花》與《玉樓春》實則是一個詞牌的異名,錢俶的舊曲有“帝鄉煙雨鎖春愁,故國山川空淚眼。”的句子,與錢惟演詞“淚眼愁腸先已斷”確實是驚人的相似。

 

 

    5、 詞人晚年情懷,衰頹困苦。錢惟演對仕途有濃厚的興趣,一生以未能當上宰相而遺憾。他的阿諛奉上,效果適得其反。太后聽政時,錢惟演就因與太后攀親備受輿論攻擊,被趕出朝廷,宋仁宗親政后更是屢受打擊。所以詞人晚年心氣很不順暢,這首詞就是他在這樣的心境之下創作出來的,是他仕途挫折時內心困苦愁怨的抒發。

  春天來臨之后鳥語花香、春意盎然的景色,都仿佛在攪亂詞人的心緒、牽引出詞人的愁怨。人生得意之際,面對明媚春光,意氣風發,那是一種情景,詞人當年在京城高官厚祿時也曾經領略過。相形之下,人生不得意之際的春色只能牽引出對往日的回憶與留戀,這也就增加了作者眼前的痛苦。情急之下,詞人不禁無理地責問“綠楊芳草”何時了結,也就是說惱人的春天什么時候才能過去,這一問也就問出了他內心愁苦的深度。

  下片解釋愁苦的緣由。詞人將一切的根源都推托到歲月的流逝、容顏的衰老上。每次照鏡,他都要為此驚嘆。剩下惟一的解脫方式就是頻頻高舉“芳尊”(“尊”即“樽”),借酒消愁。然而,只恐“舉杯澆愁愁更愁”。依據詞人眼前的心境,讀者是可以推想而知的。于是,語盡意未盡,綿綿愁意溢于言外。詞人雖寫愁苦之意,但與五代時期的詞人還是有很大不同的,詞中沒有那種絕望哀痛的沒落感與沉重感,錢惟演只是平常敘述而來,畢竟詞人生活在一個平和的年代。

 

 

   6、這是一首作者暮年遣懷之作。詞中以極其凄婉的筆觸,通過暮春時節繁華將逝的描寫,婉轉含蓄地抒寫自已青春不再,年老多病的遲暮之悲和政治失意的感傷。感情真摯,格調凄婉。
  
  上闋寫春光春色易逝,抒發了詞人內心的無限感傷之情:
  “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城上風光秀麗,鶯歌燕舞;城下碧波蕩漾,春濤拍岸。
  “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流年似水,物換星移,想那綠楊芳草,在不知不覺之間就會衰敗;看到眼前這惱人的春色,我早已淚眼迷蒙,愁腸先斷。
  
  下闋具體描摹和抒寫詞人痛苦、無奈的情緒:
  “情懷漸變成衰晚,鸞鑒朱顏驚暗換。”人到晚年,隨著歲月的流逝,感覺到美好的心境漸漸衰老;面對鸞鏡自視,驚異地發現自己的容顏已經改變。
  “昔年多病厭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淺。”年輕時,因身體有病,不敢舉杯痛飲;而今到了垂暮之年,卻顧不了那么多,有時惟恐酒杯斟不滿。

 

 

    7、綠楊芳草幾時休,歐公有詞云:“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而此時演公心情卻大相庭徑,無計避春。兩相對比,雖然都是傷春之語,但演公心中滿載仕途失意之惆悵。一偉岸大丈夫,對著綠楊芳草,淚眼愁腸,該是有多少的悲屈,秦少游有詞云“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馮延巳亦有詞云:“離愁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都可見演公悲之深,凄之切。

 

 

   8、這無邊的芳草,黃了又綠,綠了又黃,流逝著一年又一年的光陰,這光陰背后,又有多少有情人的故事呢?憶起了錢惟演的“綠楊芳草幾時休”,還有范仲淹的“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芳草本無情,它怎會為多情之人而休。濕了流光,添了恨長,對鏡自照,卻是“朱顏驚暗換”,心事茫茫,夢魂悠悠,這其中,怎不現芳草之神,又見惜芳草人兒之魂呢?

 

 

  9、佛前庭院落花散盡,芳草幾時休。憶起從前站在那個能望見你的角落,你的嘻笑悶愁,讓我心跳的節奏改變。盡管你看不到,體會不到,我的情緒是為你而生。我默默而過,期望哪天你能感動,再與你共劃余年。只是綠楊芳草此時已休,淚眼愁腸也斷。

 

 

   10、心經歷似乎一個世紀的大起大落,再經不了任何的“風吹草動”,已經粉碎的它被我修了又修,但依然傷痕累累。傷口在又咸又哭的淚水一在浸泡下疼的我瑟瑟發抖,冷的刺骨!失去了最后的溫度!真是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幾句憂傷的詩句讓我唏噓不以!

 

 

   11、 男人懂酒,自然也是離不開酒。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流觴曲水,借酒抒懷;金榜提名時,洞房花燭夜,需酒助興;楊柳岸曉風殘月,執手送別,需酒餞行。無論是“春風得意馬蹄急,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欣喜,還是“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的苦悶,酒始終相伴在男人的左右,唱歡和悲

 

 

   12、迷人的春天吸引我一頁頁翻開瑰麗的春色。不經意間已是暮春時節,一份惜時傷懷之感油然而生。大好的春光從我的指縫間溜走了,我耽于目娛之樂,而讓大好的春光從我的眼波里悄然而逝。

  忽然想起錢惟演的一首名作《木蘭花》: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暮春作為一個美好季節的結束,總給人年光飛逝,生命無多的感傷。其實想來是惜時傷春的情懷淹沒了人們理智,暮春在一定意義上何嘗不是那個熱情奔放的夏季的序曲呢。無論詠春、嘆春也好、還是惜春、傷春也罷,都不過取決于人們的態度。
  

2013-09-10 21:1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