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譯文]  眼望著長滿鮮花的小洲,手舉著斟滿美酒的瓦甌,在無邊的波浪中我擁有了自由。

  [出典]  五代  李煜  《漁父》 

   注: 

   1、《漁父》  李煜  

    一棹春風一葉舟,一綸繭縷一輕鉤。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2、注釋:

    棹(zhào):搖船的工具。短的叫楫,長的叫棹。

    繭縷(lǚ):絲線,這里指漁弦。繭,繭絲。    

    渚(zhǔ):水中間的小塊陸地。

  甌(ōu):裝酒的器具,即盅,一種平底深碗。

  頃:土地面積單位。一百畝為一頃。

 

  3、譯文:

    在春風中我蕩著一葉小舟,相伴我的呢只有一根蠶絲和一個魚鉤,眼望著長滿鮮花的小洲,手舉著斟滿美酒的瓦甌,在無邊的波浪中我擁有了自由。

  4、李煜生平見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和  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5、這一首寫漁父的自由。詞中連用四個“一”字而不避重復,是詞人有意為之,為的是強調漁父一人的獨立自由。我們可以想象漁父駕著一葉扁舟,劃著一支長槳,迎著春風,出沒在萬頃波濤 之中,何等瀟灑自在。他時而舉起一根絲線,放下一只輕鉤;時而舉起酒壺,看著沙洲上的春花,心滿意足地品著美酒。宋代歐陽修晚年自號六一居士,他家藏書一萬卷,集錄金石遺文一千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置酒一壺,加上他一個老翁,所以自號六一。李煜詞中這們漁父,也可以稱六一漁父:一葉舟,一支槳,一綸絲,一只鉤,一壺酒,一個漁翁。李煜這兩首詞,寫來情調悠揚輕松,應該是亡國前所作。據宋劉首醇《五代名畫補遺》記載,李煜這兩首詞是題畫詞,原畫名《春江釣叟圖》。這兩首詞,也有畫境。可惜原畫已失傳。要是原畫也流傳下來,我們就可以體會詞畫相得益彰的妙處了。

   春風泛舟、繭縷輕釣,仍是寫畫意,但作者寓意轉淡,轉以畫境的空闊遼遠和優悠自在為主,是一種襯托、渲染的用法,與第一首“有意”“無言”稍不同。“花滿渚”“酒盈甌”實寫美景,虛寫心情,“自由”二字一出,作者意趣暢然而出。這首詞短而不麗,工而不奢,四個“一”字連用,不但不顯重復,反而有一氣呵成、悠然不斷之感。取“一”與“萬頃”相映照,細巨對應,工整而精妙。

 

  6、現實的困窘使李煜只有在藝術的廣闊天地中才真正找到快樂與自由,在精神上尋覓到歸宿。李煜在風雨飄搖中登上了南唐國的皇帝寶座。這對于既缺文韜又乏武略的書生來說,不啻是歷史同他開了個莫大的玩笑。真謂“南朝天子多無福,不作詞臣作帝王。”命運偏偏與這個只會舞文弄墨風流倜儻的才子作對,硬是強人所難地把他推上了皇帝的寶座。在《即位上宋太祖表》中,他就表達了對命運這種安排的無奈。“臣本于諸子,實愧非才,自出膠庠,心疏利祿。被父兄之蔭育,樂日月以優游。思追巢、許之余塵,遠慕夷、齊之高義……徒以伯仲繼沒,次第推遷。”

  李煜自少年起,就只潛心于文章典籍、琴棋書畫。皇室內部的王位之爭更讓他看到政治的兇殘育黑暗,而喜歡充滿詩情畫意的田園生活,憧憬隱居世外桃源,以擺脫煩惱。為此,曾自號鐘隱、別號鐘山殷隱士、蓮峰居士、鐘峰白蓮居士等。在《病起題山舍壁》、《病中書事》中敘述自己不求聞達,超然名韁利索的閑情樂趣。對帝王生活的厭倦,對自由的向往表達在他的兩首《漁父》詞中: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無言一隊春。一壺酒,一竿身,快活如依有幾人。

一棹春風一個舟,一綸繭縷一輕鉤。花滿渚,酒滿醞,萬頃波中得自由。

“一壺酒,一竿身”的簡單生活與自在情趣,“花滿渚,酒滿醞”,“一葉舟”,“一輕鉤”,而“萬頃波中得自由”。漁父脫離塵世得紛擾,在自然中超脫而得到精神上得富有。這是住在深宮內苑,目睹政治紛爭得李煜所向往的自由啊! 

 政治,權力的象征,從其產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搶奪與占有,統治與操縱,紀律與約束,服從與命令;而藝術注重自由與灑脫,不羈與桀驁,吶喊與狂放。兩者的矛盾使李煜在現實面前無能為力。況且,在天下“分久必合”的嚴峻形勢和歷史大浪的淘洗下,方興未艾的北宋成了完成統一大業的執行者,而內外交困的南唐難免于滅亡。這半壁江山岌岌可危的形勢下,即使像南唐開國國主李昪那樣的英主也難以力挽狂瀾,何況“剩于末世運偏消”的李煜僅僅是一個被宋太祖嘲諷為“好一個翰林學士”的文人呢?且像李煜這樣的文人哪里能與通過“陳橋兵變”,“黃袍加身”的宋太祖相敵呢? 

客觀與主觀的原因使得即使李煜想與現實抗爭也是徒勞。在政治上,他注定是個失敗者。于是他只能選擇逃避他無法解決的現實紛爭,在詩文中遨游,在聲色中忘憂,在佛禪中超脫。宿命注定他一面對現實就會痛苦,個性中的軟弱又讓他不敢承受現實的殘酷,所以只有逃離。然而始終逃不過歷史安給他的位置。悲夫!因此,詞人帶著一種深深的憂憤與疑問,帶著一種無法解脫的悲苦和哀愁,帶著自己理想破滅的絕望與哀怨,去縱情生活,及時行樂。他甚至頹唐地說:“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鳥夜啼》)。人生世事有如轉燭飄蓬,到頭來只剩得“心事數莖白發,生涯一片青山”(《開元樂》)。

政治上,李煜是失敗的,但在文學上,他卻作為一代詞宗,成為我國古代文學史上一顆璀璨的明珠。可以說佛教思想的熏陶和浸潤,在一定程度上是他靈感滾滾而來的源頭。因此,了解李煜與佛教之間的不解之緣,對于我們理解李煜的作品,觸摸到作品內在的藝術靈魂,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

 

7、生于深宮之中,錦衣玉食的后主有此愿望并不足為奇,現實生活中,我們總是對得不到或是很難得到的東西有一種難解的情愫,“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是一種飄渺的太虛之美,當年陶潛先生樂陶陶地寫下的詩句,千百年來為后人傳誦不絕,可是如果他過的是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日子,那只怕寫的就是“毛屋為秋風所破”之類的嘆世之語了。

漁,樵,耕,讀中最悠閑者莫過于漁,前提是無須為生計而出入深海浩波;樵最具備隱士氣質,有青山綠水人家繞,前提是山中無大蟲,世間無虎狼;耕者最辛苦,也最平淡,若是家有嬌妻幼子,恐怕也不得不為一日三餐頭頂烈日,縱使人面桃花相映紅,他又何來閑情逸致去欣賞?“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讀書人最清閑,也只有讀書人最清高,畢竟“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千鐘粟,書中自有車馬簇”嗎,當然前提是“十年寒窗無人問”,奈得住寂寞,“一舉成名天下知”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說了這么多,其實不過是想說明一個道理:現實畢竟是殘酷的,其本原就是人的內心總有著一種永恒的缺失,正是這種缺失使我們心中充滿了各種幻想,確切的說,是幻象(FANTACY),這種幻象是一柄雙刃劍,一方面他讓我們的生活充實起來,另一方面也滋長我們內心的欲望之田。

    才情和時運,一直都是擺在知識分子面前的選擇題,呵呵。有次出去,歌酒正酣,聽人勸一位朋友要和領導搞好關系,即使對方粗鄙不堪,畢竟是人在屋檐下云云,朋友聽完,突然正色到“安能摧眉折腰侍權貴."似有所悟,朋友之言初看有點不識實務,但靜靜想來,現在趨大勢、趨大利者確實太多了,有幾人能顧及尊嚴,滿足于心靈和思想的富有。萬頃波中得自由,這種看得穿、放得下的境界又有幾人能體會個中之樂?落花流水春去也 天上人間。
 
 
   8、也許這是他的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光鐘山之上,清脆的鳥鳴掩蓋了江北的廝殺,淡淡的晚霞遮蔽了世外的血腥,而李煜也超越了古往今來所有的文人,他已經展現出了人性中最原我的一面人生在世不過百年,與其受功利困擾,世俗拘束,倒不如作天地間的一只沙鷗,可以縱入凌霄,橫越重洋
 
 
   9、他,是一位身陷塵世的隱者。稱帝封王不是他苦苦追尋的理想,王宮深院又怎能鎖得住他那顆隱者的心?

  “一棹春風一葉舟,一綸繭縷一輕鉤。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他的靈魂已經隔離了塵世,在煙雨濛濛的江南水渚里徜徉、沉醉,然后把自己的思想揮霍成一首絕世的詞,任其綻放在江南三月的桃花里,雋永于艷陽五月的流觴里。

  他,是一位癡迷于紅塵的戀人。他把自己那顆孤獨的心埋藏的太深太深,然而他的命運卻太淺太淺。他的心已經倦了,隨著一江煙渚,一點點的在江南三月的煙雨里沉淪。
 
 
   10、人生之樂大約在于身心的自在,自在者樂而不自在者苦。
 
   然自在不自在皆是各人人生境遇的不同,又或是性格使然,不能強求。強求者皆不自在,真自在者皆不強求。
 
   一棹春風一葉舟,一綸繭縷一輕鉤。 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11、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春風拂面,輕劃著一葉扁舟。一支魚竿,小鉤垂釣。小洲花香撲鼻,酒滿壺。萬頃綠波中,享受人生真正的自由。這是何等優美的詞句,何等寫意的生活,何等可貴的自由!

   然而,好景不常,世事如棋多變遷。李后主晚年竟成為俘虜,人身不得自由,思想言論亦不得自由,只好寄情于詩詞。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虞美人) 因東風追憶前塵,勾起不堪回首的傷心往事,哀愁無限。不堪回首的故國山河啊,是何等的凄清!

   南唐故物依舊,山河卻改變了,人也憔悴了,訴不盡愁怨似東流的江水,流不盡也訴不完!失去自由就失去喜樂,甚至失去生存的價值和意義。真是表達了“寧為自由之民,勿為俘囚之王”的情愫。
 
 
 
   12、“莫翻紅袖過簾櫳,怕被揚花勾引嫁東風”。多情如你,并不適合做一國之君呵!如果,當初你只是一個平凡的男人,或許,你會在一個幽雅的小院,攜著你摯愛的紅顏,用自己的畢生才氣,與心愛的女人“臉慢笑盈盈,相看無限情。”或許,你會在一棹春風里,乘一葉小舟,持一綸繭縷一輕鉤,與三五友人“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那些,對于你來說,該是何等的寫意!

    如果,你沒有背負著沉重的王朝,沒有一襲龍袍的牽袢,是否,你會搖一葉羽扇,逍遙于田間山野,留戀春光秋月感慨流水落葉?還是,依然會沉迷在那些詩詞里,看著滿階的紅葉,嘆息冉冉秋光留不住?
 
    李煜,你的哀嘆依舊在千年之后,讓我唏噓留戀。是你,告訴了我獨自且莫憑欄,從此,我亦如你一樣體會了別時容易見時難的無奈與悲涼;是你,讓我在黃昏的深院看到了鎖清秋梧桐的寂寞,從此,很多個夜晚都在夢里嘆息;是你,讓我在菊花開菊花殘的季節,獨賞了一簾風月的閑情,從此,一片芳心肆意馳騁…….
 

   13、中國歷代的文人墨客,均與酒結下了不解之緣。“綠醴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是圍爐小酌的酒,三五知已,談天說地,博古論今,此時為助興之酒,不宜多飲,微熏即可。所謂花看半開,酒飲微醉也。
  “登斯樓也,則心曠神怡,寵辱皆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則又是一番曠達即興之飲了。所謂興而吟之,吟而飲之,飲又復吟之,沉湎其中,自得其樂也。此則是舒懷之酒了。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則是以酒寄相思,以酒慰相思之句了。人面知何處,惟酒知我心。且將情融酒,笑飲任淚流。
  一代梟雄曹操也有如此之句:“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蘇學士則有如此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此則為傷時感懷,直舒胸臆,感慨之飲也。
  “酒酣耳熱說文章,驚倒鄰墻,推倒胡床,旁觀拍手笑疏狂。”任他旁人側目,我自視若無睹。休言書生意氣,誰解此中佳趣?此為至情至性的率真之飲了。
   “一壺酒,一竿綸,世上如儂有幾人?”、“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則謂之人生的理想境界了。有花有酒,再加一釣竿,從此遠離塵世喧器,不問人間煩擾,悠然垂釣,何其樂哉。此為隱者之飲了。

   壺中日月,酒里乾坤。惟愿漫漫長路,得以歸去東籬把酒,臨風而唱,樂而忘憂。

 

   14、看著如畫的青山綠水嫣然,已然忘卻此刻身在塞外,只有早春輕寒依然。
  畫里山水蒼翠蜿蜒,是誰?奏一曲春江碧水緩緩流?讓我與你相逢,這一程淡煙輕雨紅塵中。

  歲月無情,怎管季節依依流連?總有吝嗇許多,不肯微綻笑顏。紅塵風煙多惘然,空望眼,露寒凝愁。
  幸有今宵情思悠悠,伴我薄暮云霞,看盡綠水青山。天高云淡,云天自逍遙,誰解水墨山河自從容?愿覓得幾分清淡,慢解往昔連環愁。
  佳期總難留 ,是何年?誰的淚滴迷離天地間? 誰的記憶遺落紅塵中?誰在夢里,撥動似水閑愁 ?
  而今風雨過,詩酒年華遠。
  聽一曲琴聲悠悠 ,看鏡里顏容,鬢里眉間可如舊?看一棹碧水粼粼,念蒼煙落照,四野春風染綠原。
  唯有那年心弦慢,一遍遍唱了多少回,依舊是孤琴難相和。年華似水,不管春秋,兀自絕然遠去,可曾知我夢難醒?
  尋不見春風去處,看不到風遠天涯......
  今夜夢無聲,依舊在流連,找不出借口,放不開執念。唯有綠水青山伴我,思也悠悠,悵也悠悠,知與誰同?
  愿攜春風歸去,沉醉不醒,品天地清華,曉紅塵真意。白首忘機山水間,感念青山綠水不了情,長留琴心清韻。
  “一棹春風一葉舟,一綸繭縷一輕鉤。 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無夢無念,無思無嗔。

 

2013-09-10 21:1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