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莫似春風,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
莫似春風,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莫似春風,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

  [譯文] 不要像無情的春風,不管梅花如此美麗清香,依舊將她風吹雨打去。應該早早給她安排金屋,讓她有一個好的歸宿。  

  [出典]  姜夔   《疏影》

   注:

  1、《疏影》 姜夔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籬角黃昏,無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慣胡沙遠,但暗憶江南江北。想佩環、月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猶記深宮舊事,那人正睡里,飛近蛾綠。莫似東風,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還教一片隨波去,又卻怨玉龍哀曲。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

  2、注釋:

   ①苔枝綴玉:梅樹枝上的綠苔像點綴的碧玉。苔枝:長有鮮苔的梅枝。這里指梅枝太老,而時間長遠。綴玉:玉指梅花,白色似玉,猶如點綴在枝上的玉。范成大《梅譜》說紹興、吳興一帶的古梅“苔須垂于枝間,或長數寸,風至,綠絲飄飄可玩。”周密《乾淳起居住》:“苔梅有二種,宜興張公洞者,苔蘚甚厚,花極香。一種出越土,苔如綠絲,長尺余。”

  ②有翠禽二句:用羅浮之夢典故。舊題柳宗元《龍城錄》載,隋代趙師俠游羅浮山,夜夢與一素妝女子共飯,女子芳香龔人。又有一綠衣童子,笑歌歡舞。趙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株大梅樹下,樹上有翠鳥歡鳴,見“月落參橫,但惆悵而已。”殷堯藩《友人山中梅花》詩:“好風吹醒羅浮夢,莫聽空林翠羽聲。”吳潛《疏影》詞:“閑想羅浮舊恨,有人正醉里,姝翠蛾綠。”

  ③無言:一種沉默狀態。倚修竹:倚:依靠、依偎;修竹:修長之竹。倚修長,杜甫有《佳人》詩,其中有“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形容梅花小,弱之勢。無言句:杜甫《佳人》詩:“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④昭君:漢代一個宮女叫王嬙。漢元帝為和親把她以公主身份嫁匈奴,居留北方胡人之地。昭君也是古代四大美女這一,據說是文人塑造的美女,為的是適應封建社會“舍身為國嫁”的高尚品德,給予歌頌和傳唱。佩環:本是美人身上裙帶間的裝飾小物件,如銅錢,玉環等。如今的項鏈當是佩環演變而來。杜甫有《詠懷古跡》詩,其五首之三中有“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句。
   昭君四句:杜甫《詠懷古跡》五首其三:“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畫圖省識春風雨,環佩空歸夜月魂。”王建《塞上詠梅》詩:“天山路邊在株梅,年年花發黃云下。昭君已沒漢使回,前后征人誰系馬?”

  ⑤深宮舊事:梅花妝之典。說的是宋武帝女壽陽公主,臥于含章殿,梅花飛落公主額上,拂之不去,皇后命留下,宮女竟向效仿,用梅花貼于額頭,或在額上畫梅花妝,今梅花妝的起源。
    猶記三名:用壽陽公主事。

  ⑥春風:本指東風,乃是勝利的象征,美好的形容。因梅不爭春,春風吹,梅花落。這里的春風乃是梅的敵對方。金屋:指金屋藏嬌之典。漢武帝劉徹小時與其姑母一塊,姑母指著自己女兒對劉徹說:“你娶阿嬌作妻如何。”劉徹答道:“若得何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 
安排金屋:《漢武故事》載武帝小時對姑母說:“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

  ⑦玉龍哀曲:李白有詞句“黃鶴樓上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這里用哀曲驚落梅花意。
   玉龍哀曲:馬融《長笛賦》:“龍鳴水中不見己,截竹吹之聲相似。”玉龍,即玉笛。李白《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詩:“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哀曲,指笛曲《梅花落》。

  ⑧橫幅:窗花、窗畫、畫卷等意,這里有歷史畫卷過去了的輝煌之意。
   小窗橫幅:晚唐崔櫓《梅花詩》:“初開已入雕梁畫,未落先愁玉笛吹。”陳與義《水墨梅》詩:“睛窗畫出橫斜枝,絕勝前村夜雪時。”此翻用其意。

 

    3、譯文:

    苔梅的枝梢綴著梅花,如玉晶瑩,兩只小小的翠鳥兒,棲宿在梅花叢。在客旅他鄉時見到她的倩影,像佳人在夕陽斜映籬笆的黃昏中,默默孤獨,倚著修長的翠竹。就像王昭君遠嫁匈奴,不習慣北方的荒漠,史是暗暗地懷念著江南江北的故土。我想她戴著叮咚環佩,趁著月夜歸來,化作了梅花的一縷幽魂,縹緲、孤獨。

  我還記得壽陽宮中的舊事,壽陽公主正在春夢里,飛下的一朵梅花正落在她的眉際。不要像無情的春風,不管梅花如此美麗清香,依舊將她風吹雨打去。應該早早給她安排金屋,讓她有一個好的歸宿。但這只是白費心意,她還是一片片地隨波流去。又要進而釕玉笛吹奏出哀怨的樂曲。等那時,想要再去尋找梅的幽香,所見到的是一枝梅花,獨立飄香。

 

    4、從“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這兩個警句,到《暗香》、《疏影》這兩首名作,從林和靖的梅妻鶴子的清高,到姜白石把梅花幻化為心上人的浪漫,真是一脈相承、靈犀暗通似的。

  《暗香》、《疏影》這對姐妹篇是姜夔在南宋紹熙二年(1191)冬冒著大雪到蘇州探訪老詩人范成大時寫的。范家“深院寂靜”,“有玉梅幾樹”,詞人借贊美梅花寄托懷念心上人之情。《暗香》著重贊賞梅的“清冷”,《疏影》著重贊賞梅的“幽靜”。

  “幽靜”往往與“孤高”為伴。“幽靜”、“孤高”本都屬人的氣質。《疏影》這首詞的重要特色之一就是既寫花又寫人,花人合一,互相幻化,以空靈含蓄的筆觸,構成朦朧優美的意境。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開篇展現在讀者面前的就是一幅色彩鮮明、幽雅清麗的“雙棲圖”。苔枝與翠禽色相近,都是充滿生機的“綠”,其間點綴著美玉般的梅花,就更顯得光彩照人。字里行間不露半個梅字,而梅的形象卻浮雕般突現出來了。面對這翠禽雙棲于玉梅間的美景,能不勾引起多情的詞人浮想聯翩!──觸景傷情的序幕就這樣拉開了。

  接著推出第二個畫面,是“客里相逢,籬角黃昏,無言自倚修竹”,這完全是用寫人的手法來寫梅,大概出自杜甫的“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詩意。梅花就是佳人的幻化。相逢在“客里”,又是“籬角黃昏”這么一個典型環境,更突出了寂寞的氛圍。在這么寂寞的氛圍里,“佳人”“無言自倚修竹”。“無言”這神態,“自倚”這動作,突出了這位孤高的佳人形象;另一面,也折射了詞人在“客里”懷念情人的孤寂心情。

  在這種孤寂情緒的支配下,詞人想到對方也一定會同自己一樣孤寂難熬。下句就借昭君出塞、遠嫁番邦的典故來抒發這種情感。“不慣”“暗憶”這兩個貌似平常的詞,在這典型的語言環境里,就傳達出了不尋常的深沉感情。“想佩環、月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這就明寫出人花幻化的藝術意境。放在“月夜”歸來,就更突出“幽獨”的氣質。“月夜”與“黃昏”照應,“花”與“玉”照應,“幽獨”與“無言自倚”照應,文字針線細密,情感脈絡分明。而“幽獨”一詞又是總撮了上片的精髓而成為全詞的基調。

  過片開頭的“猶記深宮舊事”與上片的“暗憶江南江北”遙相呼應,這是詞人想象自己心上人在遠方孤寂中一定會時時想起美好的往事。“那人正睡里,飛近蛾綠”,是借南朝宋武帝女兒壽陽公主午睡時梅花飄落眉心留下花瓣印,宮女爭相仿效,稱為“梅花妝”的故事,喻往事之美好令人難忘。這美好的時光多么值得珍惜!千萬不要象無情的東風一樣,“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但到底往事已成空,如今只留下一片美好的追憶而已!這就正如梅花終于被東風吹落,而且“隨波去”了,怎能不怨恨那“玉龍哀曲”呢!玉龍,笛名。笛曲《梅花落》是古代流行的樂曲,聽了使人悲傷。唐皮日休《夜會問答》說聽《梅花落》曲“三奏未終頭已白”,可見一斑。故曰“玉龍哀曲”。

  到了唱“梅花落”悲歌的時候,才“重覓幽香”,為時晚矣!到那時,花落了,香殘了,只剩下空禿的疏影,美麗的梅花則“已入小窗橫幅”。就正如美好的時光沒有好好珍惜,而今雙方遠隔千里,兩地相思,只能象梅花一樣孤寂地“暗憶”往事了!末句的“幽香”與上片末的“幽獨”遙相呼應,進一步突出了梅的動人形象。

  全詞渾然一體。以贊梅的幽靜孤高為主線,緊串密縫;又以寂寞氛圍突出“花人合一”的藝術形象,令人神往。運筆空靈含蓄,意境優美;描寫細致生動,形象鮮明。不愧為姜夔力作。(何瑞澄)

 

  

   5、《暗香》重點是對往昔的追憶,而《疏影》則集中描繪梅花清幽孤傲的形象,寄托作者對青春、對美好事物的憐愛之情。《疏影》一篇,筆法極為奇特,連續鋪排五個典故,用五位女性人物來比喻映襯梅花,從而把梅花人格化、性格化,比起一般的“遺貌取神”的筆法來又高出了一層。

  上片寫梅花形神兼美。“苔枝綴玉”三句自成一段,它描繪了一株古老的梅樹,樹上綴滿晶瑩如玉的梅花,與翠禽相伴同宿。苔枝,長有苔蘚的梅枝。綴玉,梅花象美玉一般綴滿枝頭。這三句用了一個典故。

  講的是隋代趙師雄在羅浮山遇仙女的神話故事,見于曾慥《類說》所引《異人錄》略謂:隋開皇年間,趙師雄調伍廣東羅浮,行經羅浮山,日暮時分,在梅林中遇一美人,與之對酌,又有一綠衣童子歌舞助興,“師雄醉寐,但覺風寒相襲,久之東方已白,起視大梅花樹上有翠羽剌嘈相顧,月落參橫,惆悵而已。”

  原來美人就是梅花女神,綠衣童子大亮以后就化為梅樹枝頭的“翠禽”了。作者用這個典故,入筆很俏,只用“翠禽”略略點出。讀者知其所用典故,方知“苔枝綴玉”亦可描摹羅浮女神的風致情態,“枝上同宿”也是敘趙師雄的神仙奇遇。姜夔愛用此典,其《鬲溪梅令》有句云:“謾向孤山山下覓盈盈,翠禽啼一春”。這個典故,使得梅花與羅浮神女融為一體,似花非花,似人非人,在典雅清秀之外又增添了一層迷離惝恍的神秘色彩。

  “客里”三句由“同宿”,轉向孤獨,于是引出第二個典故——詩人杜甫筆下的佳人。杜甫的《佳人》一詩,其首尾云:“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這位佳人,是詩人理想中的藝術形象,姜夔用來比喻梅花,以顯示它的品性高潔,絕俗超塵,寧肯孤芳自賞而絕不同流合污。北宋詞人曹組《驀山溪》詠梅詞中,有“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的句子,也用了蘇詩和杜詩的典故。詩詞用典,都要經過作者的重新組合與精心安排,姜夔在引出佳人這個藝術形象之前,先寫了“客里相逢”一句,使作品帶上了一種漂泊風塵的知遇情調,又寫了“籬角黃昏”一句,這是與梅花非常相稱的環境背景,透露了一點冷落與遲暮的感嘆,顯示了梅花的高潔品格。

  “昭君”至上片結句是詞中重點,寫梅花的靈魂。意謂:梅花原來是昭君的英魂所化,她不僅有絕代佳人之美容,而且更有始終榮辱于祖國的美好心靈。這幾句用王昭君的典故,作者的構思,主要是參照杜甫的《詠懷古跡》五首之三: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

  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

  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一去紫臺”句,被姜夔加以想象,強調昭君“但暗憶江南江北”,用思國懷鄉把她的怨恨具體化了:“環佩空歸”一句也得到了發揮,說昭君的月夜歸魂“化作此花幽獨”,化為了幽獨的梅花。為昭君的魂靈找到了歸宿,這對同情她的遭遇的人們是一種慰藉;同時,把她的哀怨身世賦予梅花,又給梅花的形象增添了楚楚風致。

  換頭三句推開一筆,說明梅花不僅有美的容貌,美的靈魂,而且還有美的行為——美化和妝扮婦女。

  用的是壽陽公主的典故。蛾,形容眉毛的細長;綠,眉毛的青綠顏色。《太平御覽》引《雜五行書》云:“宋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臥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幾時,經三日,洗之乃落。宮女奇其異,競效之,今‘梅花妝’是也。”“猶記深宮舊事”一句綰合兩個典故,王昭君入宮久不見幸,積悲怨,乃請行,遠嫁匈奴,也是“深宮舊事”,“猶記”二字一轉,就引出“梅花妝”的故事來了。那人正睡里,飛近蛾綠“,寫出了公主的嬌憨之態,也寫出了梅花隨風飄落時的輕盈的樣子。這個典故帶來了一股活潑松快的情調,使全詞的氣氛得到了一點調劑。

  最后一個典故是漢武帝“金屋藏嬌”事,《漢武故事》載,漢武帝劉徹幼時曾對姑母說:“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盈盈,儀態美好的樣子,這里借指梅花。這三句由梅花的飄落引起了惜花的心情,進而聯想到護花的措施。這與上片“昭君”等句遙相綰合,是全詞的題旨所在。“莫似春風,不管盈盈”,直是殷切的呼喚,“早與安排金屋”,更是熱切的希望。可是到頭來,“還教一片隨波去”,花落水流,徒有惜花之心而無護花之力,梅花終于又一次凋零了。

  五個典故,五位女性,包括了歷史人物、傳奇神話、文學形象;她們的身分地位各有不同,有神靈、有鬼魂,有富貴、有寒素,有得寵、有失意;在敘述描寫上也有繁有簡、有重點有映帶,而其間的銜接與轉換更是緊密而貼切。

  “卻又怨、玉龍哀曲”,可以看作是為梅花吹奏的招魂之曲。馬融《長笛賦》:“龍鳴水中不見己,截竹吹之聲相似。”故玉龍即玉笛。李白詩云:“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哀曲”當是《梅花落》那支古代曲子。這是從音樂這一側面來申明愛護梅花的重要性。再有,這兒的“玉龍”是與前篇的“梅邊吹笛”相呼應的,臨近收拍,作者著力使《疏影》的結尾與《暗香》的開頭相呼應,顯然是為了形成一種前勾后連之勢,以便讓他所獨創的這種“連環體”在結構上完整起來。

  “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又從繪畫這一角度加以深化主題。《疏影》最后一句的“小窗橫幅”應該是與《暗香》的開頭一句“舊時月色”相呼應的,那么,“小窗橫幅”就既可解釋為圖畫又可解釋為梅影了。月色日光映照在紙窗上的竹影梅影,也是一種“天然圖畫”,非常好看。《疏影》中所出現的梅花的形象,梅花的性格,梅花的靈魂,梅花的遭遇,寄托了作者身世飄零的感嘆,表現了對美好事物應及時愛護的思想。

  姜夔作《暗香》、《疏影》詞,的確是“自立新意”,新在何處?在于他完全打破了前人的傳統寫法,不再是單線的、平面的描摹刻畫,而是攝取事物的神理創造出了多線條、多層次、富有立體感的藝術境界和性靈化、人格化的藝術形象。作者調動眾多素材,大量采用典故,有實有虛、有比喻有象征,進行縱橫交錯的描寫;支撐起時間、空間的廣闊范圍,使過去和現在、此處和彼地能夠靈活地、跳躍地進行穿插;以詠物為線索,以抒情為核心,把寫景、敘事、說理交織在一起,并且用顏色、聲音、動態作渲染描摹,并且多用領字起到化虛為實的作用,這樣,姜夔就為梅花作出了最精彩的傳神寫照。

 

    6、這首詞最顯著的特點是自始至終把梅花當成有靈魂有性格的人來寫。作者賦予梅花以活生生的人的生命。開篇三句,表面看,不過寫的是綴滿枝頭、晶瑩如玉的梅花而已。但是,讀者聯想到趙師雄夢花神的故事以后,那梅花便變成紅粉佳人,那“翠禽”便變成能歌善舞的綠衣神童。“客里相逢”、“無言自倚修竹”更是明顯的擬人。“昭君”以下進一步賦予梅花以愛國的思想情感。下片里的“金屋藏嬌”,均是如此。所以,詞中的梅花不僅有開有落,而且有生有死。故此,當梅花凋謝之后,“隨波”而去,人們免不了要吹奏哀怨的曲調來表示悼念,甚至還要通過“小窗橫幅”來攝下梅花那使人永難忘懷的儀容。在把梅花當成活的生命來加以描繪的時候,作者煉詞鑄句并適當運用一些領字,起到了化虛為實的作用。周濟指出這首詞是“以‘相逢’、‘化作’、‘莫似’六字作骨。”也就是說,這六個字在化花為人的過程中起了催化劑的作用。

 

  7、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

  范成大《梅譜》曰:“古梅會稽最多,四明吳興亦間有之。其枝蟠曲萬狀,蒼鮮鱗皴,封滿花身;又有苔須垂于青枝或長數寸,風至,綠絲飄飄可玩。”以上幾句說:在長滿青苔的枝干上綴滿如玉的梅花,又有小小的翠鳥在枝上伴她同宿。這是寫梅之貌。“翠禽”暗用《龍城錄》典故:隋開皇中趙師雄遷羅浮,日暮于松林中遇一美人,又有綠衣童子歌于側。“師雄醉寐,但覺風寒相襲,久之東方已白,起視大梅花樹上,翠羽剌嘈相顧,所見蓋花神。月落參橫,惆悵而已”。詞人明寫梅花姿色,暗用此典為全詞定下了幽清的基調。

  “客里相逢”以下數句寫梅花之神:

  “客里相逢,籬角黃昏,無言自倚修竹。”

  這句遞入作者自己。白石是到范成大家作客,在范家看到梅花,故稱“客里相逢”;梅樹旁邊長著竹子,如東坡詩所云:“竹外一枝斜更好”,所以又說“無言自倚修竹”。“倚修竹”暗用杜甫《佳人》詩:“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黃昏”,暗用林逋《梅花》詩:“暗香浮動月黃昏”。這些融典,都把梅花比作幽居而高潔的佳人。

  “昭君不慣胡沙遠,但暗憶、江南江北。想佩環、月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

  “昭君”句系用具體的古代美女擬梅花。為何選用昭君,問題很簡單,梅花是犯寒而開的,使人很容易想象它是一位在嚴寒的北方呈現特有豐姿的美人;而昭君正是遠嫁匈奴,生活塞外,所以拿她比附。“佩環”句化用杜甫《詠懷古跡》詠昭君村詩句:“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詞人想象王昭君魂歸故土化作了這幽獨的梅花。為什么用昭君魂歸故土之典呢?因為白石詠江南梅花,為了牽合眼前事實,所以用了“昭君不慣胡沙”之后,立即筆鋒一轉,說昭君是“暗憶江南江北”,而且“月夜歸來”以后,便“化作此花幽獨”。花和美人合為一體了。上闕分三層寫來,用三個典故(翠禽、修竹、昭君句),將三位美人比擬梅花,突出表現梅花,突出表現梅之“幽獨”。

  下片換了一個角度,寫梅之飄落:

  “猶記深宮舊事,那人正睡里,飛近蛾綠。”

  “蛾綠”,指女子的眉。《太平御覽》卷三十“時序部”引《雜五行書》:“宋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正月初七日)臥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出。皇后留之,看得幾時。經三日,洗之乃落。宮女奇其異,竟效之,今梅花妝是也。”這幾句好象寫壽陽公主(那人),其實還是寫梅花,借一位和落梅有關的美人來惋惜梅花的衰謝。“猶記”,是詞人猶記,詞人看到梅花遂記起宮廷里這段故事。“深宮”,與昭君無關,更與宋徽欽后宮無關,不可牽強附會。下面又以叮嚀口吻說要珍惜梅花:

  “莫似春風,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

  “盈盈”是儀態美好貌。古詩云:“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是形容美女風采。此借指梅花。這八字一氣。意說梅花開在寒冬,春天本來不去管她;可我們卻不要象春風那樣。“金屋”用《漢武故事》,漢武帝幼時,他姑母把他抱在膝上,指著女兒阿嬌曰:“阿嬌好否?”詞人用此典表示惜花之愿,意謂不要象春風那樣無情,任梅花飄零而不顧,應當及早將她保護。

  “還教一片隨波去,又卻怨玉龍哀曲。”

  這是假設口氣,“還”是如其、假如的意思,詩詞中多有此用法。如秦觀《水龍吟》:“名韁利鎖,天還知道,和天也瘦。”辛棄疾《賀新郎》:“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有些注本把“還教”一句講實了,說“花隨波去,無計挽回。”這是因為忽略這個“還”字而誤會了詞人原意。其實,這是進一步叮嚀:如果讓梅花隨波流去,即使只有一片,那么《梅花落》的笛曲又要再添幾分哀怨了。“玉龍”,笛名。因為古樂府《江南異》中有《龍笛曲》,傳說此曲奏時聲似龍吟,故名。羅隱有詩云:“玉龍無主渡頭寒”。笛調有《梅花落》,故李白有詩:“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這里不過是因梅花的墜落而想及《落梅花》笛曲罷了。與象征皇室之“龍”無涉。

  “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

  這幾句仍然是叮嚀口吻:等到梅花落盡,枝頭上就看不見它了。假如要尋覓它的痕跡,那只有到小窗上的橫幅之中──畫著梅花的畫圖,細細欣賞它那幽艷的豐姿了。夏承燾《姜白石詞編年箋校》曰:“《唐摭言》卷十載崔櫓《梅花》詩:‘初開已入雕梁畫,未落先愁玉笛吹。’姜詞數句,似衍此二語。”唐圭璋先生也云:“‘等憑時’數句,用崔櫓詩,言幽香難覓,惟余幻影在橫幅之上,語見沉痛。”這里雖用崔櫓詩意而有創新。細揣之下闋口氣,梅花尚未凋謝。詞人因愛之切,遂一再叮嚀,不要使它飄零。叮嚀誰呢?不是別人,正是叮嚀詞人自己,要珍惜之。

  綜觀全詞。上片末尾一個“幽”字,下片末尾又一個“幽”字,“幽”就是詞人借著梅花所表現出來的美學理想。這和陶潛詠松菊,張九齡詠蘭桂一脈相通。如果說這首詞有寄托的話,不過是寄托了詞人理想的人格,詞里雖有孤芳自賞意味,亦不必指摘。不必硬牽合“憫二帝”之事。

  二詞,是作者集中詠梅名作,作者很滿意。據說二詞因音節清婉,為范所激賞,于是贈以侍婢小紅。姜攜小紅歸吳興,過垂虹時,在大雪中賦詩云:“自琢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煙波十四橋。”很有些洋洋得意的神氣(見《硯北雜志》下)。

  該詞運氣空靈,筆墨飛舞。下片虛字諸如“猶記”、“莫似”、“早與”、“還教”、“又卻怨”、“等恁時”、“已入”之類,皆能曲折傳神。

 

  8、姜夔《疏影》詞開拍三句是一幅凄美的花鳥畫,一枝很長時間無人問津的梅枝上有幾朵似玉的白梅,一只小鳥落在梅花旁,欲與梅花同舟共濟度黃昏。接著后三句說梅花與小鳥的關系及可憐狀。猶如異鄉遇故人,本應親熱,可苔枝搖搖欲墜,無人問津,只有翠禽關顧,時近黃昏,兩相無言依竹。弱小、無助,可憐狀呈現在字間。詞人認為還不夠慘。上篇詞再用昭君出塞之典加重慘狀,可憐樣。用昭君不習慣北方生活,暗憶江南江北,想帶上佩環月夜中歸來,化作眼前梅花雖弱小,可憐,孤獨,總比生活在胡沙之地要好而結尾。

  下篇詞姜夔用梅花妝之典起拍,說梅花欲來裝扮這世界,不要象春風殘忍不管梅花死活,要盡早安排金屋藏之,用金屋藏嬌之典表示愛惜意。接著詞人寫“還教一片隨波去”歷史的車輪不可阻攔,梅花落盡是自然之景,無法挽回,不能怪罪我詞人,玉笛吹時代哀音,詞人唱無奈悲歌,此詞的結句很有韻味,“等憑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這就是說詞人依舊懷舊,對梅花落盡,“隨波去”不舍,而且也很無奈,要重新看到梅花爛漫開放,聞到那幽香,要到那歷史教科書中去尋了。

 

  9、“莫似春風,不管盈盈”,直是殷切的呼喚 ,“早與安排金屋”,更是熱切的希望。可是到頭來,“還教一片隨波去” ,花落水流,徒有惜花之心而無護花之力,梅花終于又一次凋零了。

   冬逝春回,萬物蘇醒,百花爭艷,紅梅悄然離去。難道她對風雪情有獨鐘?她在料峭春風里喜結佳果給人充實。

   一剪寒梅選擇最冷的枝頭暖暖的開放,讓圣潔的花色,鮮明地照耀著懸崖百丈冰。

 紅彤彤的鳳凰花,像浴火的鳳凰,又像化蛹的彩蝶,一剪寒梅呢?

  一剪寒梅,像玉壺冰心,像地層深處沉寂多年孕育而成的漢白玉。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