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落日川渚寒,愁云繞天起。
落日川渚寒,愁云繞天起。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落日川渚寒,愁云繞天起。

  [譯文]  在落日的余暉里,河流和小洲都已顯出寒意;天上的云靄也帶著愁容漸漸地從四周升起來了。

  [出典]  南北朝  宋  鮑照  《贈傅都曹別》

  注:

  1、 《贈傅都曹別》鮑照

    輕鴻戲江潭,  孤雁集洲址。

  邂逅兩相親,  緣念共無已。

  風雨好東西,  一隔頓萬里。

  追憶棲宿時,  聲容滿心耳。

  落日川渚寒,  愁云繞天起。

  短翮不能翔,  徘徊煙霧里。

  2、注釋:

   輕鴻:輕捷善飛的鴻雁,這是比喻傅都曹,言其敏捷多能。

   潭(xúu尋):水崖。 

  孤雁:這是作者自喻,言其孤獨寂寞。

   集:止,停留。

   沚(zhǐ止):水中小洲。 

  邂逅(xièhòu謝后):不期而遇。緣念:即友好情誼。佛教說遇而相契者為有緣法,相續之心念謂之念念。無已:無盡。這二句是說二人偶然相遇之后,即互相親近起來,彼此間情意深長,永不動搖。 

  好(hào耗):喜好。頓:忽然,一下子。這句本于《尚書·洪范》:“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據說“箕星好風,畢星好雨”,箕是東方的木宿,畢是西方金宿。風雨好東西,即好風的箕在東,好雨的畢在西。這二句是比喻二人將和一東一西的箕與畢一樣,一下子就要相隔萬里。 

  棲宿時:指相聚時。凡鳥類宿于林叫棲,宿于水叫宿。

  聲容:聲音和容貌。這句是說時時想念著對方的聲音、容貌。 

  短翮:短小無力的翅膀,這是作者自謙之辭。這二句是說我要去追尋你,但卻翮短力弱不能遠翔,只有在煙霧之中徘徊而已。

    3、譯文:

    輕捷的鴻鵠在水邊嬉戲,孤獨的大雁在小洲棲息。不期而會兩相親密,情意與共沒有止境。風雨一會東,一會西,分別一下子就要相隔萬里之遙。回憶當初同在一起居留時,音容笑貌充斥在心間,回蕩在耳邊。日落時分小洲之上更加寒冷,憂愁似云彩饒天而起。短小的翅膀不能高高飛翔,而今只有徘徊在煙霧迷茫之中。

    4、鮑照(約414~466),南朝宋文學家。字明遠。本籍東海(治所在今山東郯城);一說上黨(今屬山西),可能是指東海鮑氏的祖籍。

     鮑照的文學成就是多方面的。詩、賦、駢文都不乏名篇,而成就最高的則是詩歌,其中樂府詩在他現存的作品中所占的比重很大,而且多傳誦名篇。最有名的是《擬行路難》18首。他還擅長寫七言歌行,能吸收民歌的精華。

     鮑照是南朝詩壇最亮的一顆詩星,和當時的謝靈運、顏延之一起被譽為“元嘉三大家”,成就高于二者。又被后人譽為“七言詩之祖”。朱熹云:“鮑明遠才健……李太白專學之”;且鮑照的樂府歌行,直接影響了李白的樂府歌行,為李白尊崇之“先師”。

   5、 《贈傅都曹別》是鮑照贈朋友詩中的代表作。由于通篇用“比”體,雖是一般古詩,卻有著濃郁的樂府民歌氣息。自漢魏以來,在文人作家所寫的古詩中,這一首還是很有創造性的。近人錢仲聯先生《鮑照年表》于此詩未系年,今考其詩語多愁苦,有“孤雁集洲沚”、“短翮不能翔”等句,疑是早年受臨川王劉義慶召聘以前未仕時之作。傅都曹為何許人,不詳。聞人倓《古詩箋》謂是傅亮,但亮與鮑照年輩迥不相及,前人早已認為其說不足信。故不取。

  全詩十二句,每四句一節,凡三節。“輕鴻”四句寫與傅都曹志趣相投,親切訂交。“風雨”四句,寫兩人分手惜別時情景。“落日”四句,設想別后離愁,并寫自己看不到出路的苦悶。從結構看,并無什么大的起伏波瀾,只是閑閑說起,悵悵結束。然而感情深摯,思緒萬千,讀來感到作者一腔孤憤,引人無限同情。這就是鮑照詩親切感人的最佳體現。

  全詩以“鴻”喻傅都曹,以“雁”自喻,此甚易知。但鄭玄《毛詩箋》:“小曰雁,大曰鴻。”古人往往以鴻鵠并稱而以鳧雁對舉,鴻鵠象征清高,鳧雁則跡近微賤,可見此詩一開頭便有揚傅而抑己的傾向,顯得傅尊而己卑。而在“鴻”字上,詩人更著一“輕”字,“輕”自然有可能軒翥于高空;而在“雁”上卻用了一個“孤”字,“孤”者,離群索居,寂寥無侶之謂。而“戲江潭”與“集洲沚”,一則高翔遨戲,一則獨自幽棲,不僅動靜不同,抑且有得意與失志之分。這兩句看似客觀描述,實已兩相對照,說明彼此命運若云泥之懸殊。不過當二人無心邂逅,卻又過從甚密,兩兩相親。“邂逅”句表面上似平鋪直敘,實際上已隱含一層轉折;而第四句“緣念共無已”則又深入一層。“緣”者緣分,“念”者思念,“無已”,無終盡之謂。夫緣分無終盡,思念亦無終盡,非但作者對傅“緣念無已”,即傅對作者亦復如是,此正所謂“共無已”。這兩句本寫雙方交誼篤厚,情深意愜,卻以極平淡之筆出之,仿佛毫不著力。這就叫舉重若輕,好整以暇。

  第二節第一句“風雨好東西”,頗費解。錢仲聯先生《鮑參軍集注增補》引張玉谷《古詩賞析》云:“言遭風雨而東西分飛也。”則“好”字無著落。錢增補云:“按,‘風雨’句‘好’字去聲。語本于《尚書·洪范》:‘星有好風,星有好雨。’《偽孔傳》:‘箕星好風,畢星好雨。’孔穎達《正義》:‘箕,東方木宿。畢,西方金宿。’”小如按:錢所引證皆是。“好”與“善”無論為形容詞、名詞或動詞,皆屬同義。如言“好謀善斷”,即善謀善斷也。《洪范》之意,蓋言東方箕星善于引起刮風,西方畢星善于招來下雨。鮑照此句則近于倒裝,言東方之星善風,西方之星善雨,風雨方向不一,則鴻與雁亦隨之不得不分飛兩地,故下文緊接“一隔頓萬里”,“頓”者頓時、立即之謂。語近夸張,故情彌激切。且人在相聚時每當境不覺,及別后追思,則有不可驟得之感。所以作者此處乃把筆鋒掉轉,“追憶”二句蓋設想別后回憶當初同在一處“棲宿”之時(聞人倓《古詩箋》引《禽經》:“凡禽,林曰棲,水曰宿),則“心耳”之間充滿了彼此的“聲容”。這里流露別后互相思念之情已溢于言表,卻全從側面虛寫,文勢雖小有跌宕,仍不顯得著力。而讀者果反復詠嘆,自會覺得一往情深。夫謝靈運寫情,多從內心矛盾曲折處進行峭硬的刻畫,不深思冥索不易體會;而鮑照則多以自然平淡出之,仿佛古人說的“有若無,實若虛”。但鮑詩寫情多發自肺腑,稍加咀嚼,便回味無窮。此鮑與謝之大較也。

  最后四句,乍看全是景語,實則句句抒情。“落日”本身就是孤寂的象征,因日落而川渚生寒,則孤寂中帶出了凄涼蕭瑟的苦味。“愁云”句明點“愁”字,而“愁云”竟多得“繞天起”,則愁之不得解脫可想而知。“短翮”句以雁之不能高翔遠引喻己之窘迫局促,說明詩人的處境是多么使他苦惱。“徘徊”句乃找不到出路的最形象的描寫。試想萬里晴空,鴻雁高飛,該是多壯觀的景象;而今卻徘徊于煙霧迷茫之中,連讀者吟詠至此,也會感到透不過氣來,這真是悲劇性的場面了。夫好友遠別,滿腹心事再也無人可以傾訴,因贈別而自傷身世,從詩人構思的邏輯性來看,也是很自然的。全詩在戛然而止之中有著情韻不匱的余味,令人嘆服。

    6、詩人往往借“夕陽”意象表達對時光易逝, 青春不再,無法挽留人生歲月的感嘆。白日西沉喻意歲月 蹉跎,事業無成,所以詩人們常嗟老傷卑,感嘆無限,反映了 詩人對人生短促、功業未就、時不我待的憂懼以及悲觀、帳 惘和無奈的心境,惜時之情油然而生。如鮑照《贈傅都曹別》:“落日川渚寒,愁云繞天起。”,梅堯臣《蘇幕遮》:“落盡梨花春叉 了,滿地殘陽,翠色和煙老。”

    “夕陽”、“落日”實際上透示著生命無多的象征意味, 蘊含著悲愴的生命意識。與周而復始永不止息的自然相 比,人生如此的短暫,生命多么的脆弱!在永恒的自然面 前,人類是何等的渺小!“個體生命的有限性引起人類普 遍的焦慮,時間的有限性在于人類生命旅途上橫亙著不可逾越的死亡之谷。”

    7、盤點一下世界局勢:   

   智利、厄瓜多爾:跟土著關系挺緊張

   巴西:他們的科技自稱很先進

   伊朗:核問題

   朝鮮:核問題以及跟韓國不得不說的故事……

   印尼:地震,海嘯

   日本:混亂的政壇

    巴基斯坦、伊拉克:永遠都是爆炸死了N多人,有稿有圖片,但說的從來都不是同一件事……

     美國:他真是什么都要管……最近是經濟危機跟奧巴馬……指示說少發外國領導的個人秀以免提升他們的個人魅力,我非常同意,因為天天做老黑的圖讓我開始覺得他其實,還挺帥的……

    最后來句詩:落日川渚寒,愁云繞天起。

    8、漫步在田間小道上,陣陣晚風拂去了白晝的燥熱,心情如藍天上的白云,悠然自得。放眼望去,滿眼都是受用不盡的好景色。

桔紅的夕陽被黛色的遠山吞沒了大半,卻絕不給人以行將沒落的蒼涼、衰微之感。它既沒有秋之夕陽的“孤村落日殘霞,輕煙老樹寒鴉,一點飛鴻影下”的蕭瑟;也沒有冬之夕陽“落日川渚寒,愁云繞天起”的悲涼。夏之夕陽雖沒有了青年男女熱戀中那般火熱的激情,但這位盡忠職責的光的使者,依然勤勤懇懇、戀戀不舍的,將溫和、慈愛的余輝撒向大地。樹梢、池塘、田野……全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

待到太陽滑下山脊,天空就成了云霞的世界,西邊太陽隱沒的地方,是一片紅彤彤的晚霞,紅光灼灼,似燃燒的火焰。頭頂上,湛藍的天空中,漂浮著幾片粉紅的云兒,它們自由自在地徜徉,或緩緩地飛動,或靜靜地佇立,不斷變幻著美妙無比的身姿,時而似盛開的紅蓮,時而似華麗的輕紗……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