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

[譯文]  落花在風中飛舞,又送走黃昏時的風雨。

[出典]  北宋  葉夢得  《虞美人·落花已作風前舞》

注:

1、 《虞美人》   葉夢得

  雨后同干譽、才卿置酒來禽花下。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曉來庭院半殘紅,惟有游絲千丈罥晴空。

  殷勤花下同攜手,更盡懷中酒。美人不用斂蛾眉,我亦多情無奈酒闌時。

2、注釋:

  干譽、才卿:皆葉夢得友人,生平事跡不詳。

   來禽:林檎別名,南方稱花紅,北方稱沙果。

   罥:juàn,纏繞。

   蛾眉:螺子黛,乃女子涂眉之顏料,其色青黑,或以代眉毛。眉細如蛾須,乃謂蛾眉。更有以眉代指美人者。

   酒闌:酒已喝干。闌:殘,盡,晚。

3、譯文1:

 

  落花在風中飛舞,又送走黃昏時的風雨。清晨以來,庭院里處處是被風吹落的花,只有飄飄蕩蕩的游絲,在天空中飛來蕩去。

  我們以前曾在花前攜手同游,滿懷情意舉杯痛飲。佳人不要因這時刻的惜別而傷心愁苦。我情意深厚,只是酒盡時分,我也對人生無常感到無可奈何。

 

  譯文2:

 落花已在風前飛舞,再一次送走黃昏時的風雨。清晨起來,庭院里半是殘落的紅花,只有悠悠蕩蕩的游絲,在晴空中蕩來蕩去。

  我們曾在花前攜手同游,盡情地飲干杯中的酒。勸美人不要因傷春惜別而斂眉愁苦。在這酒盡友人將散之時,我也無可奈何,滿懷愁緒。

  4、葉夢得(1077~1148) 宋代詞人。字少蘊。蘇州吳縣(今江蘇蘇州)人。紹圣四年(1097)登進士第,調丹徒尉。徽宗時官翰林學士。高宗建炎二年(1128)授戶部尚書,遷尚書左丞。紹興元年(1131)起為江東安撫大使,兼知建康府。八年授江東安撫制置大使,兼知建康府、行宮留守,總管四路漕計。十二年移知福州。晚年隱居湖州卞山石林谷,自號石林居士,以讀書吟詠自樂。死后追贈檢校少保。存詞103首。

    5、 這首小詞以健筆寫柔情,以豪放襯婉約,頗得東坡婉約詞之妙。

  上片寫景,景中宴情。昨夜一場風雨,落花無數。曉來天氣放晴,庭院中半是殘花。內容極為簡單,寫來卻有層次,且有氣勢。從時間來看,重點清晨,也即“曉來”之際;昨夜景象是從回憶中反映出來的。意境頗類李清照《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但李詞較凝煉,葉詞較舒展。一般寫落花,都很哀婉低沉,如歐陽修《蝶戀花》“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秦觀《千秋歲》“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均極凄婉之致。可是這里卻用另一種手法,不說風雨無情,摧殘落花,而以落花為主語,說它風前飛舞,把“黃昏雨”給送走了。創意甚新,格調亦雅。曉來殘紅滿院,本易悵觸愁情,然詞人添上一句“唯有游絲千丈晴空”,情緒遂隨物象揚起,給人以高騫明朗之感,音調也就高亢起來。

  下片抒情,情真意切。前二句正面點題,寫詞人雨后同干譽、才卿兩位友人來禽花下飲酒。來禽,即林檎,南方叫花紅,北方名沙果。此時詞人蓋已致仕居湖州卞山下,故能過此閑適生活。“殷勤花下同攜手”,寫主人情意之厚,友朋感情之深,語言簡練通俗而富于形象性,令人仿佛看到這位賢主人殷勤地拉著干譽、才卿入座。“花下”當指林檎樹下。還“更盡杯中酒”,一方面見出主人殷勤勸飲,猶如王維《送元二使安西》中所說的“勸君更凈杯酒”;一方面也顯出詞情的豪放,如歐陽修《朝中措》中所寫的“揮毫萬字,一飲千鐘”。

  結尾二句寫得最為婉轉深刻,曲折有味。所以明人沈際飛評曰:“下場頭話,偏自生情生姿,顛播妙耳。”(《草堂詩余正集》卷二)古代達官、名士飲酒,通常有侍女或歌妓侑觴。此云“美人不用斂蛾眉,我亦多情無奈酒闌時”,“美人”即指侍女或歌妓而言,意為美人愁眉不展,即引起詞人不歡。其中“酒闌時”乃此二句之規定情境。酒闌意味著人散,人散必將引起留戀、惜別的情懷,因而美人為此而斂起蛾眉,詞人也因之受到感染,故而設身處地,巧語寬慰,幾有同其悲歡慨。

  明人毛晉稱其詞“不作柔語殢人,真詞家逸品”(《石林詞跋》),確為有識之見。

  6、虞美人,草本,罌粟科。這是一種十分美麗的花,高高的枝干,鮮艷的花朵,那么裊裊婷婷,從容華貴。特別是她的花瓣,薄如紙,細如綢,嬌嫩欲滴。在初夏的公園花圃里,盛開著一大片,微風吹來,像如數的彩蝶飛舞。站立花前,任自己的思緒和她們一飄逸,令人心曠神怡。

  花如其名,其名如花。不知怎么的,我一看到這花,就想到戲劇舞臺上《霸王別姬》里的虞姬。可憐的項羽,英雄一世,力可拔山,但卻命運騫蹩,百萬雄兵,毀于一旦,只落得煢煢孓立,形影相吊。好在虞姬矢志不渝地深愛著他。虞姬美麗善良,博才多藝,長袖善舞。在四面楚歌聲里,她沒有背棄愛人,相反,載歌載舞,拔劍自刎,走完了兩人愛情的最后路程。我遲生了兩千年,沒見過虞姬的舞姿,好在梅蘭芳大師把她的形象搬上了舞臺,他設計的劍舞,當年在美國公演,傾倒了紐約千萬觀眾。我在泰州看過梅先生的錄象,那雙劍舞到入神處,就和這眼前的虞美人花兒一樣,飄逸瀟灑,婀娜多姿。

  正是有了虞姬對愛情的忠貞,正是有了這一段悲涼的歷史,自古以來,人們對虞美人這花情有獨鐘。我不知《虞美人》詞牌誕生于哪個朝代,但讀了許多詞,凡用此曲填寫的作品,都有一種獨特的美。不信,請看葉夢得的詞: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曉來庭院半殘紅,惟有游絲,千丈梟晴空。
  殷勤花下同攜手,更盡杯中酒。美人不用蛾眉,我亦多情,無奈酒闌時。

  葉夢得攜著麗人,看著點點落紅無數,卻沒有憂愁之情,只是酒喝多了,冷落了身邊多情的蛾眉。葉前輩沒有交代院中是什么花,但我估猜,十不離九是虞美人,花瓣能隨風起舞者,舍虞美人其誰?更何況他以此牌填詞?

  天氣漸漸熱起來了,畢竟初夏光陰。眼前一派美景,即使是“非典”也擋不住人們出游的心愿。虞美人的靚麗豐采,吸引了年輕的情侶,雙雙對對地在花前或蹲或坐,攝下了美麗的瞬間。他們是不是都知道此花的花名,是不是都知道那個感人的虞姬故事,是不是都讀過《虞美人》的情詞呢?我不得而知。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在熱戀中的他們,一定都希望,也都相信自己的愛情是堅貞的。

  7、詩人們在春天里,筆下總少不了花的幽香,少不了花的精魂。有趣的是,最能打動詩人那敏感而柔軟的內心的,不是似錦繁花,而是流水落花。究其原因,怕是短暫的春光太容易勾起人們青春易老、繁華不再、世事難為的傷感情緒,而最能代表春光短促繁華易逝的,只有落花。所以,李煜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不僅僅道出了自己的心聲,也說中了多少人的心事啊!所以,李白面對“落花紛紛稍覺多”的景象,發出的“流光欺人忽蹉跎”的慨嘆更是引起了多少人的共鳴!


  然而,畢竟人們面對落花的心態是復雜而微妙的,這種情感折射在詩中,就有了對落花的多種表達。試看:
  (1)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晏殊《浣溪沙》)
  (2)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龔自珍《已亥雜詩》)  
  (3)  睡起流鶯語。掩蒼苔、房櫳向晚,亂紅無數。(葉夢得《賀新郎》)
  (4)  留春不住。費盡鶯兒語。滿地殘紅宮錦污。昨夜南園風雨。(王安國《清平樂》)
  (5)  況值闌珊春色暮。對滿目、亂花狂絮。直恐好風光,盡隨伊歸去。(柳永《晝夜樂》)


  更值得玩味的是葉夢得的《虞美人•雨后同幹譽才卿置酒來禽花下作》: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曉來庭院半殘紅,惟有游絲,千丈裊晴空。    
  勤花下同攜手,更盡杯中酒。美人不用斂蛾眉,我亦多情,無奈酒闌時。


  雖然,古人有用不同詞匯表述同一事物的傳統,例如“杜鵑”“子規”“杜宇”本是一物,“冰鏡”“嬋娟”“玉盤”“銀鉤”都指月亮,這也正反映著祖國語言的豐富性,但我們細心揣摩會發現,上面幾組描寫落花的詞并沒有這么簡單,典型的例子就是葉夢得的這首《虞美人》。前面是“落花”,后面變成“殘紅”,僅僅是追求語言的變化嗎?為什么詩人們喜歡用“紅”代指花呢?它們有什么不同呢?
  我以為,前面的“落花”落在雨前,花雖落但仍完整,但經“黃昏雨”后,花瓣凋殘,已難尋完整的落花,故稱“殘紅”。從例(4)也可以看出,經歷了“昨夜南園風雨”之后,滿地只有“殘紅”而無完整的“落花”。這一點,也可以從“奈猛風過后,縱有殘紅,飛向誰家”(司馬光《錦堂春》)中找到佐證。這樣,我們也可以得出另一個判斷:“花”潛在的意義是完整的花朵,而“紅”潛在的意義應該是凋零的花瓣。
  “落花”與“殘紅”是較好區分的兩個意象,從前面的分析可以推斷,“落花”雖落,但仍不失其為花,“殘紅”卻將花兒給人的最后一點安慰毀滅了,蘊含了更多的悲劇感和無奈感,因而傷春意味更濃。


  “亂紅”是另一個值得反復把玩的意象。歐陽修在《蝶戀花》中有: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經“雨橫風狂”之后,花也已殘,但并不說“殘紅”,而說“亂紅”,卻是為什么呢?原來,這首詞刻畫描寫了一位幽居深閨的貴族女子,她固然有“無計留春住”的傷感,卻更因薄幸之人一味追求狹邪之游而愁苦,所以心情復雜。換言之,“殘紅”所被賦予的傷感與無奈并不足以表現她內心的哀怨和紛亂,那么,“亂紅”就成為最佳的選擇。例(3)葉夢得的《賀新郎》意境與之類似,都不在傷春的無奈上用力,而強調人物內心世界的激烈斗爭。


  在古典詩詞作品中,“落花”與“落紅”是關系最為微妙的一組意象,除了“花”“紅”這一對直接區分其意義的關系外,兩者之間有更多復雜而深刻的意義區分。也可以說,在這一組意象上,“花”“紅”的區別是次要的、表象的,而它們的深層區別在于語言環境和傳達的情感。李白的“落花寂寂委青苔”(《久別離》)決然不能說“落紅”,李煜的“流水落花春去也”亦如此;龔自珍的“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也不能說“落花”。這里,無關花的完整與否,而是透露出“落紅”“落花”不同的品性。


  首先,“落花”強調過程,更多的是一幅動態的畫面,在上面的例子中,“落花寂寂委青苔”,著一“委”字,意境全出;李煜則以“水流”“花落”“春去”三組動態意象寫盡心中的傷感。而“落紅”則強調狀態,更多的是一幅靜態畫面,龔自珍筆下的落紅已然是落于塵埃的有情之物,當然更有張先的“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有蘇軾的“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有舒亶的“誰把青錢襯落紅,滿地無人掃”,都別有一種寂寞在心頭。

 
  其次,“落花”是一種空靈純凈的意象,在詩歌作品中,它往往與流水、飛絮、青苔為伴,唯有心境平適方能體會,如“落花有意逐流水,流水無情葬落花”,再如“池上春歸何處,滿目落花飛絮”(秦觀),又如“落花愁點青苔”(歐陽修),心雖愁苦,語尚平靜,正像一杯清茶,味雖輕卻令人回味無窮,唇齒留香。“落紅”卻是凄美悲壯的意象,是懷著滿腔春恨,葬于泥土的,有“將美好的事物毀滅給人看”的悲劇美。“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辛棄疾),于是“落紅成地衣”(秦觀),并最終“落紅滿路無人惜,踏作花泥透腳香”(楊萬里)。


  此外,落花強調形態,落紅強調色彩。“落花都上燕巢泥”就是這個道理,“誰把青錢襯落紅”也是這個原因。這不言自明,無需多說。


  朱光潛先生曾說,“從事文學創作是艱苦的事,只有刻苦自勵,推陳翻新,時時求思想情感和語言的精煉與互相吻合,你才會逐漸達到藝術的完美。”我認為,正因如此,我們鑒賞文學作品也是一件不能太過輕松的事情,只有反復咀嚼賞鑒,我們才能不斷接近作者的內心世界,才能體味祖國語言的神奇和美妙。

  8、“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
  御快馬,順江河,緊追慢趕,已就錯過了這場花開。只流連花樹下,靜賞,低吟,那句流傳千古的詞句。花依然在,不是綻放,而是凋零;不獨傲枝頭,惟輕舞風中。就因途中迷于過往風景,終又虛度春光融融,嘆落花匆匆,背西風凜凜,受夜雨凄凄。
  早知今年花開甚早,怎堪沿途留戀何遲!
  黃昏送雨,淋濕我的理想,打亂我的心緒。憂滿地殘紅,嘗寒夜苦雨。或許只有失敗之后,只有受苦之后,方記起:曾經的成功,成功的喜悅,喜悅背后應有的艱辛。
  早知應過艱辛,又何必……何必迷途不返,慘望風前落花!
  
  “曉來庭院半殘紅,惟有游絲,千丈裊晴空。”
  夜雨寒風,淡月凄燈,苦楚渡,不眠,可知天河有路?曉來雨過,殘紅無數,凄愴無數,偶卻見游絲千丈,毅于晴空!游絲尚可能如此,我輩何顏輕嘆息?晴空萬里,旭日昭昭,笑風前殘紅,嘲塵下落花。
  凄楚傷心舊地,何必,枉嘆前塵?不若,傲視江湖!
  
  “殷勤花下同攜手,更盡杯中酒。”
  殘紅滿徑何妨?眼前荒涼又何妨?未知前途是否無量,何必枉自嗟嘆舊傷?朋友,讓我們拋開舊時虛度的歡笑,重攬曾經許諾的誓言,拚今生,對花對酒,再起天下!
  你可否展顏,為伊一笑?
  
  “美人不用斂蛾眉,我亦多情無奈酒闌時。”
  這,畢竟是曾經的一段印記,縱然豪言壯飲,也拂不平這道道失敗的傷痕。口中雖念來日輝煌,但心底,依然殘紅濕徑,落花舞風。凄傷,如何能免?酒盡,豪言傾;酒醒……我又是來時的我么?莫……莫——莫!
  誰言“多情無奈”,我輩偏要再論成敗!何若棄酒觴,引快馬,揚鞭行,展鴻圖?昨日成敗已定,來日興衰未果,不妨就此起程,快馬疾馳!
  
  落花已作風前舞,已成身后舊事。
  不知,不知來年,來年花徑風前,是否又有孤單之人流連,輕嘆——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

  9、嘆芳華凋零,冷月耀蒼穹,夜來卻聞風扶柳,絲絲碧柳,猶若寸寸柔情,飄揚,卻牽不住離人心。夜鶯啼曉破清夢,蝶舞園西,日日何人掃亭,把酒樽,臨春風,只余個寂影賞新晴。


   蝶舞戲花叢,晨露凝香,惆悵不止,階梯之上,青苔一夜生。鴻雁一去音訊渺,信中訴盡長相思,卻又繞上哀愁。千里江南煙雨中,重重復行行,可堪安殤魂。


   渺空煙四元,是何年青天墜長星,深深葉飄零,綄紗人去不多時。悠悠的歲月如飄萍,問蒼天的寂寞誰可懂,一縷青絲無人知,浩浩的水波倒空影,幾只亂鴣,漁舟伴著斜陽行,暮色江天中,斯人醉春風,待淚眼迷蒙,腳步踏在船頭上,嘆之嘆,漫天的秋色竟與流云平。


  青燈照看幾人盡,輕舟漂向歸程,夢境花期盡隨煙散空,翠柳枝上鳴銷魂,可嘆那一曲曲情歌,卻唱不盡愁意。


  夢驚了離殤,淚落滿衣襟。世間路,誰又行?待晚風把睡意吹盡,愁鎖眉心,這杯濁酒,需慢飲。


  城中昨夜風雨聲,又勾起那種種。哀啊寂啊,不需有人懂。枝頭繁華,落英繽紛,飄向極天際地中,剩孤影。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曉來庭院半殘紅,惟有游絲,千丈裊晴空,萬里云帆都過盡,蘭舟之上古箏曲,傳入千山送歸雁。至此,花,無人嗅,愁,無人問,也只好,閑飲杯中酒,不管君知否,就只剩,歸愁融入夜色,長醉睡入深秋。


  婆娑月下,良辰美景,嘆啊嘆,日月如梭,幾人可猜透,當連理枝頭并蒂花后,卻是......斷。


  采蓮湖上,采蓮人歌采蓮曲,一棹柳外扁舟過處,隱約只見湘裙翠,待琵琶彈碎傷心淚,獨臥江樓望人歸,時久待君君待誰,蓮子花開猶未回,芙蓉開盡了無蹤,多少晚涼悲又生,苦雨驚破鴛鴦夢,干荷亦被風搖動,散了清香,添了枯黃,全都只因月華化作霜一場,寂寞處在秋江上。


    此生順天意,悲又襲來,君已入夢,彼時又無計,怎耐這一場空,唯恐話別離,望醉不愿醒,待那黃粱一夢醒,夢兮,夢兮,就由得他人行罷......

  10、仲夏暮雨就別有一番味道了。轟隆隆的雷聲,沙啦啦的雨聲,滴溜溜的鳥聲,錚錚淙淙的流水聲,那是大自然演奏的交響樂。雨的腳步匆忙地從南方踏到北方,一滴滴,一串串,在即將消失的夕陽下,閃著紅寶石般的光芒。雨滴悄悄地在寬大的梧桐樹葉上蹦來蹦去,像仙女的纖纖玉手撫弄琴弦,彈出悠揚的樂曲;雨水輕輕地叩擊大葉楊的葉片,仿佛是莫扎特手指下流淌出的優美旋律。而雨打花瓣,落紅無數,更像蝴蝶在風中翩翩起舞。這種情景,宋代詞人葉夢得已作了淋漓盡致的描寫:“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曉來庭院半殘紅,惟有游絲,千丈裊晴空。”


  讀雨,農人讀出希望,情人讀出纏綿,哲人讀出感嘆,詩人讀出浪漫。被雨洗過的天空更加高潔,被雨洗過的思想更加深邃,被雨洗過的心情更加恬靜,被雨洗過的人生更加美麗。

  11、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一直以為自己是沒有落花情結的人,花飛花謝如天地之間行云流水如絮隨風飄自然而然。或許緣于心智的晚熟與麻木?一直偏愛明妍的色彩與清新的氣息,所以落花流水的時候,我不屬于悲傷的人。曾一度窗口放著一盆云竹,如百層綠云淡雅清亮著我的眼睛。春天尚未真的來臨時,那細若微塵的綠芽便怯怯地探出頭看未知的世界,那模樣兒讓人忍不住憐惜。慢慢地她舒展開細膩的葉脈,喜悅地迎接陽光。晚秋時節便慢慢嬗變成深綠,沉靜地亭亭玉立。這么多年窗口一直不變,只愛心中那片綠色。

  種花也是常有的事,且一度也癡迷。只可惜盆里的花兒總是瘦瘦弱弱,綻放時也如楚女纖腰,憔悴不堪。于是慢慢冷落,任它們或生或滅。插花總是在客廳里取悅著空曠的屋子,與孤單的花瓶相憐相惜,不幾時便香消玉散。倒是偶爾去田野里看那些無人問津的野花與菜花,喜愛那份蓬蓬勃勃的生氣與青草味,那不過是些自然天成的樣兒,那不過是些生命力頑強的植物,足夠了。

  忽然有一日,獨坐一隅。閑暇中聽得從水榭亭臺后面傳來歌聲與人語。那些聲音如同隨時可拔刀相助般的熱情。似一群人為一個大家喜愛的女子過生日。那女子似也落落大方?輕展歌喉,一曲末了,致謝。眾人一起笑道:祝你永遠漂亮,永遠是二十八歲,祝你生日快樂,永遠都快樂。不由默然,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而已。不過有這一刻亦足矣,當銘記。我卻一直以為生日不過母難日,何必要別人記著?這28年來亦極少過生日,除了父母記著吧?古人喜以花喻女子,以香草美人喻君子,以水喻君子之交。故花終非花的本體,無論如何明妍。而千萬年來女子亦多非自己的本來面目,有幾人而已。側坐倚闌,沉吟良久,紗窗風雨又黃昏,心緒迷離。

  梔子花,白花瓣。近日母親家的梔子盛放著,潔白如云,極美,花期卻極短,朝暮更迭。母親便于黃昏時分剪去凋謝的花枝,有時輕輕一觸那些深蠟黃的殘花便落下,盆里落了許多干枯的花疊成時間的佐證。兒時我是極喜愛將梔子花放在書包里,放在衣袋里,放在書頁之間,那時似也如白紙一般潔凈?閑來看宋詞里婉約派多是惜花之情,傷春之意。亦往往曲之又曲,處處含蓄雋永,從前唯覺清詞麗句多,再讀便默然。原來落花也是如此凄美,如此悵惘,原來自己心底亦潛伏著多少不為自己知曉的情愫與低徊。抬頭看,窗外旭光絲絲縷縷,佇立憑闌,幾片淡薄輕云,淺藍的天穹悠悠遠遠。(落櫻似雨

  12、一個人在時間的道路上奔跑,往往有著時光飛逝,日月穿梭的感覺,在我們的身邊,有一條河終年流動,發出河水與石岸碰撞的聲音,許多人無遐顧及如此細微的情節,按自己的規律生活,事業,愛情與奢侈。而一旦某個早上,在鏡中發現額間的紋線開始像車道一樣劃向眉目,猛然覺得自己的年齡已經登上新的高峰,才知道自己發胖的原因和許多心事總是“滿地落花紅帶雨”,才想走出屋外看看那條日夜流淌的河,細數河面上的落紅花瓣起來了。落花繽紛,飄落在水面上,順著水的東流方向,慢慢逝往。落花還是那么艷色,也許是風吹落了它們,或許是雨打落了它們,或許是它們本該覺得應該到另一個地方自己落下來,讓水運載著它們,浩浩蕩蕩的悲壯,或是素面朝天不與人伍的孤單仰臥,一路前往。

  對于落花,杜甫說:“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這樣的落花似有浪漫,但離情映襯,暗喻的思念也夾在其中了。 杜枚也是高手:“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墜樓人”,直接把落花寫得驚魂落魄,這樣背景下的落花,是否象征著一種祭奠呢?李煜畢竟是一代帝王,寫出的詩句,淡淡中的廣闊卻有無限哀愁:“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落花與流水,演盡了人間悲喜劇,《紅樓夢》正是圍繞落花與流水的生命主題,擬人化地展開了絢麗畫卷。

  人間落花無數,終將歸于流水之上。落花,與流水,是我們生命中最具代表性的描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花朵,時間的水面上,這些花朵所組成的映照各有不同,但落花畢竟是曾經的絕美,我們在目送中發出祭祀的心念,然后就白茫茫一片,一切都沒有了。“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即便你最輝煌,最驚心動魄的壯麗,也只是重復從枝上的綻 放,到飄落在時間水面上的舞蹈的過程,回首看也只是一段來不及驚喜的剎那。

  13、“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夏意漸退,又值中秋;時令的交替與人生的變遷有著驚人的雷同,模糊的漸融而清晰的呈現。我忽然感到:生命,實在只是一種客串。
  ——題記


  一息不滅,一生永在;一夕不滅,一生永存。


  惠風和暢抑或青雨飄搖的日子,總能落下萬般印跡,不在水鏡,只收心湖之底。石橋翠芽,古藤曼華,寂靜的日子又將經歷一場寂靜的消磨,即使目光如冰,內心涌著暖意。放眼這些日子,純粹簡單的一組數字,有人予以過多的懷念有人唯恐相同的遭遇重現,被同樣的時間糾纏的永不止那些所謂能屈能伸的墨跡,抑或只是又一扎揣摩不定的詮釋與愛或不愛的聯結。


  有多少人具備道盡滄海桑田的資格,又有多少次可以讓沉湎于舊時光里的心接受平靜而安寧下來的。撕下一頁日歷,猶如畫上一道虹,話一句珍重,祗一次生命中自以為最美時刻的噴薄和燦爛。每到夏季,總凝固在黑白默片一樣的畫面里審視著意蘊深遠,相對沉默,只因畏懼幸福的流逝。


  繁花盛開過的園子里總能采集消失的鮮花曾有的芬芳記憶。


  曾在夏日雨后的潮熱里嗅到舊夢的氣息,似清風般輕柔歌吟,且迷離。一種深藏而莫名的哀涼,竊悠悠地飄蕩在雨后,夏里。單純著所謂的單純,一直用字的方式記錄了一切“思”所有“想”,卻不得自由扭轉,必以一個“信”字起步。即使種種依傍都靠在支配之外,惆悵仿佛只是其一種。


  愛得無語,許多人的眼里怕也是種命定的悲嘆。


  一種睿智盈盈的清醒,一股繞指揉絲的文氣,似已從幻影的字面走入笨拙的生活,真實得愈發樸訥。


  如此活著,一同衰老著,依然能感覺到了脆薄的是生命,用種種美化的青春點綴其漫長歲月中的風雨,不得不看重人與人之間的藤葛糾纏,不得不安慰人生飄忽不定的感念與內疚。回憶的月多是圓滿的,回味的酒多是醇美的。即使酸楚,也只是因為情淚多了,日子也太過陳舊了。


  諸多的醒悟都在爭鬧中開鑿噴涌而出,當你絕意俗事鉆心用功時,剩余的時間竟然全是無趣的。靜靜地把玩與體會著過往的蒙塵軼事,心頭漸漸淡淡地漾著笑意,聰明地探望并不遙遠的將來,此刻你需要的只是一種鼓勵而非情調。


  幾個年頭的數落早已成了習慣,幾個日子的上面一直懸掛著幸福的標簽。內心的追求總能從眼神、口吻、步態中捕獲可以感染的喜悅,此種穿透竟能持續好久。淺顯的真意,總在不一樣的時刻躍出,而摯熱的情境,總被隨意的放在光陰沉淀之后。


  當我無力地埋怨你把給與我的時間收走,給予我的幸福和傷痛都藏起來了,你卻說在那年那天就早把整個身心給了我,一切視我心如何看待:俯視者諸物皆是渺小的,不妨試著仰視看看。


  萬物客串,萬念輪轉,生命亦然。
  一切的期盼都在一如既往的完美如意中放射著誘惑的光芒,迫切地踩著閃耀的晨曦去摘落花瓣上的晶瑩水珠,肌膚上的冷暖,都抵不上凝結在那一刻相擁的纏綿,極像一種光對另一種光的依偎和消融。


  驀憶經年,莫問看花情緒,珍重日,縱生命殆盡,亦當凝情不渝。

 14、抬頭望著窗外的天,一抹抹的云被陽光碾碎,如煙。我靜靜的倚在窗前素袖臨風,寂寂的的心靈深處,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數著一世的美麗情懷,經過風風雨雨的洗禮,在時光的流失中,不由自主的消沉、凋零、隕落、一點一點飛散、一點一點消失,一點一點淪為塵埃。
     
  時間,無影無蹤無聲無息在生命里悠然消失,這個忙碌的六月,才剛還在滿懷信心的盼望著,在漫長的焦急等待著,在難以抉擇的志愿中上下沉浮著------彈指一揮間,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就這樣輕輕的、悄悄的從眼前流走。
     
  這六月,過得還真有些驚心動魄,平淡的日子滑出了人生百態,有期盼,有等待,有選擇,而當這所有的一切塵埃落定,似火的六月,飛也似的從視線里、從生命里消失,留下的永遠就是一些心焦一些惆悵,夾著無奈。
     
  六月似火,六月流失,六月似火一樣的流失,明天的太陽依舊升起,我一樣碌碌的朝九晚五,一樣看著似火驕陽,若飛若揚的塵和天邊的云霞,流失的時間沒有痕跡,一切,仿佛沒有來過,一切,又仿佛可以重來。
     
   只是,高我一頭的兒郎,鏡里暗換的容顏,易得凋零,更多少、無情風雨?感覺時間猶如握在手里的流沙,愈抓緊愈流失,如今天,如今年,如今生,一如流失的六月,漸漸遠去。思往事,惜流芳,易成傷,擬歌先斂,欲笑還顰,最斷人腸。

  15、很多時候,我們都生活在無奈中,從無奈走向無奈,從而不知不覺中走失自己。一如四季里的那些花開,任誰也無法決定去留,無可奈何花落去……曾經的年少輕狂,曾經的青春飛揚,漸漸在時間的河流里暗淡和淹沒……

  流水般的日子,演繹著平淡和落寞,驀然回首,日子復又回到了原點,也許這就是生活該有的軌跡。就如水流,千轉百回,有舒展,有曲折,一路經歷往返輪回,經歷艱辛跋涉,最終碎成一朵小小的浪花,投入母親--大海的懷抱。

  更如生命的初始走向成熟與終結,我們經歷成長的煩惱與快樂,誕生了愛情的甜蜜與艱辛。有歡樂與憂傷,有思念與惆悵……

  懷念學生時代的緊張和飛揚。恰同學少年。如今,成熟的臉上暗淡了青春的印記,不再輕盈的腳步奏出了沉重的音符。

  晨霧里,我們已經忘記了為開放在路旁的花兒喝彩,也不曾俯身聞一聞悠幽的花香,更無心解讀每一朵花兒的情懷,誰都不曾明白花兒短短的一生為誰開放又為誰凋零?

  黃昏里,還有誰在清幽的吟唱?

  "小雨纖纖風細細,萬家楊柳青煙里"成了一段奢侈的閑情。還有誰肯陪我在花街柳巷里尋覓春天的腳步,又與誰一同領略自在飛花輕如夢,無邊絲雨細如愁的淡淡哀傷和那種落花又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的落寞和惆悵。

  詩意,不知不覺遺落在忙碌中,直到有一天,青春不再,始覺長大的可怕與時間的殘忍。

  青春如一顆顆散落在塵世的沙礫,已無法一一找回,麻木而粗糙的生活,將我們的天真和單純慢慢地剝蝕,曾經童貞的眸子,無暇追逐天上悠悠的云朵,也不知道天使般的微笑,何時已經在你的生活里凋零,紅塵的喧囂代替了鳥兒的鳴唱,在口袋日漸豐滿的日子里,卻越來越感覺靈魂的饑餓。

  思想的原野荒蕪一片。

15、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此時的繁花早已落盡,卻讓花影因秋雨蹁舞中若有似無地浸泡著微涼的暮境。忘卻片刻的妄想,且借助一刻的游離神怡,跳出煩悶尋一種理智的快樂吧。許多的美麗總隱藏在紛雜的俗念里,蒙蔽了一顆清凈透明的心,針對著愛或恨,彼此折磨且奇妙得感應著,不能自已。
   花開又落的悲喜交替,漸而學會了遠距離的欣賞。猶如分離或執著的不可挽回,相守相離的溫柔或清冷,最終都會走得明了,走向坦然。人就是如此的深慮和焦灼,包裹著錯過的遺憾卻忍不住對經年的情愫不自覺地左右顧盼。曾經擦肩而過的滋味,悵然嘆息或許也能激起糾結之后某個瞬間的恬謐。
   塵封已久的舊影,喚起一絲絲懷念與憂傷。曾經的美麗盡管最終都會消無,只是對于所愛過的,都還是希望能夠為著自己慢一些。
   “人老了大都是時間的俘虜。”凋年之后的遙望,怕都變得度日如年了。
   一千多個日夜,收藏的不僅都是沉重,卻也有喜悅。重返多年前的交往,至始至終將所遇的深沉與睿智奠定了最初的深刻,漸由此變成了心中一盞不滅的燈火,無論生活如何厭倦,心情如何糟糕,爭執之后總因那點星火殘忍地將所有的倔強擊潰重回低緩的姿態求仁求和。惻惻輕怨脈脈流思,時間愈長,內心蘊藏的那片燦爛越是久長。
   無力鋪開所有的記憶,唯獨所有的從容和孤寂,在剝離了軟弱的外殼之后見證了漫長的駛航。不求妖嬈與光芒,只愿眼里盈盈淚花寫下的字語換你淺淺的笑意。感謝歲月給與的蛻變,不管是昔日幽郁的蝴蝶還是今日快樂的秋蟬,難忘的總是空靈,深情的確是本來。
   雨,還下著,黃昏細雨落得讓人感覺有些迷茫。院落里的燈影開始閃移,昏黃的燈下還有幾片蕉綠碧亮。青光掩映間,清冷中難免頓感如心頭一般的潮熱。
   靜聽四周的雜音,或擁擠或寂寞的,都因為沒人疼的關系吧。即便諸多看著落葉浮云嘲笑的日子也會因你偶然的一句“關照”而忘卻了忍讓的尺碼。逝去世界里繁華,如漂浮的泡沫般輕易跌落,你在心里留下的疼惜,所遇的都該担當著吧。
   夜色漆黑,墨色中的低吟輕唱,緊緊地纏繞著在甜蜜的孤寂中聆聽的心。如若此刻你也在窗口眺望,相信你的思緒一定會讓雨云捎帶著喃喃的傾訴,滑落在我的指尖,鉆進心底。采擷著時光已逝的痛楚,將這一季的花瓣埋下,盡管,色不深,香已淡。
   窗外煙花寂寞的漫起,散盡,無始無終。
   雨未止,心未靜。

  17、花兒多在早晨開放,又多淋浴春天的氣息。似乎每天早晨,每年的春天都孕育著生命的開始。而我們也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經受了應有的滋潤并快樂的成長。等到花開的季節,我們也開始變的成熟。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有一種憂愁長相伴隨。怕花落,怕飄零。有一種“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晚來庭院半殘紅”的憂郁情緒。我們不得不象一位詞人,回過頭來,觀望一路踏過的香徑。舊日風景已不在現,只好寫下了“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有些酸楚的豁達。也似乎每天黃昏,每年的秋天,自然的凋零也渲染了我們悲傷的基調。

   在我們生命綻放的那一刻,也曾有過一顆水珠劃過胸膛。照見本就明亮的心靈。幫助自己完成一個又一個心歷路程,走向成功,追尋幸福。但登上頂峰,實現夢想以及成熟。花開,都不是最美的。最美的是我們所經歷的過程,花瓣的伸展,水珠流過的痕跡,走過的香徑。何必要憂愁呢?何必忽略閃亮的短暫,來不及呼吸一下春天早晨的空氣,忙著在秋天的黃昏暗自神傷呢!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