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譯文]  玉石制作的酒杯中盛著上等的葡萄美酒,剛想舉杯暢飲,催人出發的琵琶聲已在馬上響起。

       [出典]     王翰      《涼州詞》

      注:

      1、    《涼州詞》  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2、【注釋】

       1. 《涼州詞》:唐代樂府曲名,是歌唱涼州一帶邊塞生活的歌詞。王翰寫有《涼州詞》兩首,慷慨悲壯,廣為流傳。而這首《涼州詞》被明代王世貞推為唐代七絕的壓卷之作。

  2. 夜光杯:用白玉制成的酒杯,光可照明。它和葡萄酒都是西北地區的特產。

  3. 沙場:平坦空曠的沙地,古時多指戰場。

  4.君:你。

  5.琵琶:這里指作戰時用來發出號角的聲音時用的。

  6.催:催人出征。

    3、【譯文】

  葡萄美酒倒滿了華貴的酒杯,正要暢飲的時候,馬上的琵琶也聲聲響起,仿佛在催促我上前作戰。在沙場上醉倒了請你不要笑,古往今來,奔赴沙場的人中有幾個人能平安歸來?

    【韻譯】:
 新釀成的葡萄美酒,盛滿夜光杯;
正想開懷暢飲,馬上琵琶聲頻催。
即使醉倒沙場,請諸君不要見笑;
自古男兒出征,有幾人活著歸回?

   4、 開元九年( 721年)張說入朝為相,在張說薦引下,王翰即于本年或次年上半年入朝任秘書正字之職,又擢駕部員外郎。

  張說當時不但在政治上居宰相之位,而且是一個有成就的詩人,在文壇上儼然是一宗主,尤重詞學之士。由于他的汲引,一批文人學士如張九齡、賀知章等常游其門,王翰也在其中,因此得與張九齡等名詩人交往。

  王翰家資富饒,性格豪放不羈,以至后來還是“櫪多名馬,家有妓樂”,“發言立意,自比王侯。頤指儕類,人多嫉之。”因此張說罷相后,王翰便出為汝州長史,改仙州別駕。雖已遭逢如此,但他到仙州后,還是“日聚英豪,從禽擊鼓,恣為歡賞”。于是,又被貶為道州司馬,未至道州而卒于途中。卒年,據今人傅璇琮所考,約在開元中。

  王翰仕途不得意,吃虧在他的豪放不羈的性格。而他的這種性格,卻有助于成為一個名詩人。他的詩,感情奔放,詞華流麗,為人所愛。《涼州詞》為歷代傳誦之作:“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當時著名學者徐堅與張說品論文壇人物,問張說今之后進,文詞孰賢,張說有“王翰之文,有如瓊林玉--”等語,知其文亦為時人所重。杜華亦為當時學士,其母崔氏云:“吾聞孟母三遷。吾今欲卜居,使汝與王翰為鄰,足矣!”于此可見王翰當時才名。

  令人惋惜的是,王翰這樣一個有才氣的詩人,其集不傳。據《舊唐書》本傳和《新唐書·藝文志》載,王翰有文集十卷,宋代已不傳,晁公武、陳振孫二家都未著錄。令其詩載于《全唐詩》者,只有13首。

 

       5、 詩是詠邊寒情景之名曲。全詩寫艱苦荒涼的邊塞的一次盛宴,描摹了征人們開懷痛飲、盡情酣醉的場面。首句用語絢麗優美,音調清越悅耳,顯出盛宴的豪華氣派;一句用 “欲飲”兩字,進一層極寫熱烈場面,酒宴外加音樂,著意渲染氣氛。三、四句極寫征人互相斟酌勸飲,盡情盡致,樂而忘憂,豪放曠達。這兩句,蘅塘退士評曰:“作曠達語,倍覺悲痛。”歷來評注家也都以為悲涼感傷,厭惡征戰。清代施補華的《峴傭說詩》評說:“作悲傷語讀便淺,作諧謔語讀便妙。在學人領悟。”從內容看,無厭惡戎馬生涯之語,無哀嘆生命不保之意,無非難征戰痛苦之情,謂是悲涼感傷,似乎勉強。施補華的話有其深度。千古名絕,眾論殊多,見仁見智,學人自悟。

  邊地荒寒艱苦的環境,緊張動蕩的征戍生活,使得邊塞將士很難得到一次歡聚的酒宴。有幸遇到那么一次,那激昂興奮的情緒,那開懷痛飲、一醉方休的場面,是不難想象的。這首詩正是這種生活和感情的寫照。詩中的酒,是西域盛產的葡萄美酒;杯,相傳是周穆王時代,西胡以白玉精制成的酒杯,有如“光明夜照”,故稱“夜光杯”;樂器則是胡人用的琵琶;還有“沙場”、“征戰”等等詞語。這一切都表現出一種濃郁的邊地色彩和軍營生活的風味。

       6、詩人以飽蘸激情的筆觸,用鏗鏘激越的音調,奇麗耀眼的詞語,定下這開篇的第一句—“葡萄美酒夜光杯”,猶如突然間拉開帷幕,在人們的眼前展現出五光十色、琳瑯滿目、酒香四溢的盛大筵席。這景象使人驚喜,使人興奮,為全詩的抒情創造了氣氛,定下了基調。第二句開頭的“欲飲”二字,渲染出這美酒佳肴盛宴的不凡的誘人魅力,表現出將士們那種豪爽開朗的性格。正在大家“欲飲”未得之時,樂隊奏起了琵琶,酒宴開始了,那急促歡快的旋律,象是在催促將士們舉杯痛飲,使已經熱烈的氣氛頓時沸騰起來。這句詩改變了七字句習用的音節,采取上二下五的句法,更增強了它的感染力。這里的“催字”,有人說是催出發,和下文似乎難以貫通。有人解釋為:催盡管催,飲還是照飲。這也不切合將士們豪放俊爽的精神狀態。“馬上”二字,往往又使人聯想到“出發”,其實在西域胡人中,琵琶本來就是騎在馬上彈奏的。“琵琶馬上催”,是著意渲染一種歡快宴飲的場面。

  詩的三、四句是寫筵席上的暢飲和勸酒。過去曾有人認為這兩句“作曠達語,倍覺悲痛”。還有人說:“故作豪飲之詞,然悲感已極”。話雖不同,但都離不開一個“悲”字。后來更有用低沉、悲涼、感傷、反戰等等詞語來概括這首詩的思想感情的,依據也是三四兩句,特別是末句。“古來征戰幾人回”,顯然是一種夸張的說法。清代施補華說這兩句詩:“作悲傷語讀便淺,作諧謔語讀便妙,在學人領悟。”(《峴傭說詩》)這話對我們頗有啟發。為什么“作悲傷語讀便淺”呢?因為它不是在宣揚戰爭的可怕,也不是表現對戎馬生涯的厭惡,更不是對生命不保的哀嘆。讓我們再回過頭去看看那歡宴的場面吧:耳聽著陣陣歡快、激越的琵琶聲,將士們真是興致飛揚,你斟我酌,一陣痛飲之后,便醉意微微了。也許有人想放杯了吧,這時座中便有人高叫:怕什么,醉就醉吧,就是醉臥沙場,也請諸位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我們不是早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嗎?可見這三、四兩句正是席間的勸酒之詞,而并不是什么悲傷之情,它雖有幾分“諧謔”,卻也為盡情酣醉尋得了最具有環境和性格特征的“理由”。“醉臥沙場”,表現出來的不僅是豪放、開朗、興奮的感情,而且還有著視死如歸的勇氣,這和豪華的筵席所顯示的熱烈氣氛是一致的。這是一個歡樂的盛宴,那場面和意境決不是一兩個人在那兒淺斟低酌,借酒澆愁。它那明快的語言、跳動跌宕的節奏所反映出來的情緒是奔放的,狂熱的;它給人的是一種激動和向往的藝術魅力,這正是盛唐邊塞詩的特色。千百年來,這首詩一直為人們所傳誦。

      7、這是一首描寫征戍生活、邊寒情景的著名詩篇。全詩寫艱苦荒涼的邊塞的一次盛宴,描摹了征人們開懷痛飲、盡情酣醉的場面。

        首句用語絢麗優美,音調清越悅耳,顯出盛宴的豪華氣派和熱烈場面。“葡萄美酒夜光杯”,意思是舉起晶瑩的夜光杯,斟滿殷紅的葡萄美酒。此句在讀者的面前展示出琳瑯滿目、香氣四溢的盛大筵席。這情景使人驚喜,使人興奮,為全詩的抒情創造了氣氛,定下了基調。

     “欲飲琵琶馬上催”,正要開懷暢飲,忽然從馬背上傳來錚錚琮琮的琵琶聲。琵琶本是西域盛行的樂器,詩人著意用來渲染氣氛,增強感染力。這里“馬上催”的“催”字有不同解釋,有的說是催飲,有的說是催征。如果解釋為催征,顯然與下文的意思難以貫通。從全詩風格來看,還是以催飲為宜。事實上在西域胡人中,琵琶本來就是騎在馬上彈奏的。“琵琶馬上催”,是用以渲染一種歡快的宴飲場面。

       三四句“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這是在酣醉時的勸酒詞,極寫征人互相斟酌勸飲,盡情盡致,樂而忘憂,豪放曠達。意思是說:醉就醉吧,醉臥在沙場上有什么呢,請不要見笑,從古至今征戰的人有幾個是活著回來的。

        王翰是盛唐時代的著名詩人。當時唐朝國力強盛,聲威遠震。作為軍隊中的 戰士,自然有者時代的豪情,不會懼怕死亡,逃避戰斗,他們甚至懷有建功立業、獵取功名的幻想。當然,久經征戰以后,他們逐漸認識到:在當時一個普通士兵的出生入死,只不過是為李唐王朝鎮壓邊民,為將軍們拜將封侯而已,對于他們自己來說并沒有什么實際意義。最終的結果只能是戰死沙場。見慣了這樣的現實,又加上男兒的意氣和戰士的英爽,所以有一種當時軍營中特有的豪邁而悲壯的情調,這種情調在酒酣半醒之時,最容易流露出來。但是,從這句醉言中表達出來的復雜心情,仔細品味,咎由自對戰爭的不滿和厭倦。與王昌齡的《出塞》一樣,此詩也從側面表明了邊關戰士對和平的希冀和渴盼,只是使人以豪華的場面和美麗的詞句掩蓋者。

        8、詩是詠邊寒情景之名曲。全詩寫艱苦荒涼的邊塞的一次盛宴,描摹了征人們開懷痛飲、盡情酣醉的場面。首句用語絢麗優美,音調清越悅耳,顯出盛宴的豪華氣派;一句用“欲飲”兩字,進一層極寫熱烈場面,酒宴外加音樂,著意渲染氣氛。三、四句極寫征人互相斟酌勸飲,盡情盡致,樂而忘憂,豪放曠達。這兩句,蘅塘退士評曰:“作曠達語,倍覺悲痛。”曆來評注家也都以爲悲涼感傷,厭惡征戰。清代施補華的《峴傭說詩》評說:“作悲傷語讀便淺,作諧謔語讀便妙。在學人領悟。”從內容看,無厭惡戎馬生涯之語,無哀歎生命不保之意,無非難征戰痛苦之情,謂是悲涼感傷,似乎勉強。施補華的話有其深度。千古名絕,衆論殊多,見仁見智,學人自悟

         輕歌縵舞、硝煙彌漫。兩種不同的場景,卻聯系在了一起。戰士在沙場浴血奮戰,保衛邊疆。成功了,自然帶給他們的是美酒,歡樂;失敗了,則帶走他們的一切。托著月光酒杯,品著鮮艷如血的美酒,生命也許下一刻就將結束。此刻的歡樂帶給他們的則變成了最后的午餐。這都不重要,他們心中早已無生死的概念,或許遺留的就只是那一點的思鄉之情。馬上催、馬上催,短暫的歡樂已經結束了,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和兄弟戰友共飲了。還是干了這杯吧?君莫笑,莫道癡,即使醉臥沙場也要陪君醉笑。此去已不知是否能回,此時心中不是無奈,不是悲哀,而是許多許多的牽掛,伴隨著馬蹄聲,號角聲,沒了,埋沒的不僅僅是牽掛,還有牽掛的人……

 

       9、 這首詩的前兩句言事,寫將軍戰罷歸營,設酒慶功。正欲開懷暢飲,琵琶弦音急促,催人出征。葡萄酒,夜光杯,琵琶聲,都有著濃郁的邊塞色彩和鮮明的軍旅生活特征,詩人借以渲染出塞外軍營的特有的情調,一開始就把讀者引入了塞外古戰場緊張而熱烈的氣氛中。

  美酒、玉杯、琵琶催發,激起征戍將士的無限感慨。于是,詩的后兩句轉入言情:休笑戰士醉臥沙場,自古以來,遠赴邊庭征戰的能有幾人生還? “ 古來 ” 句雖然用了夸張手法寫出邊陲戰爭的激烈殘酷,但詩的基調仍然是雄壯高昂的,它不僅表現出戰士開朗、達觀的性格,也抒發了他們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坦蕩胸懷。

  古涼州靠近西域,風物情景與中原迥異。詩人在這首短詩中,抓住葡萄美酒、夜光杯和琵琶樂曲,給人以強烈的色彩感和地域感,有凝煉的語言,豐富的想象,勾勒出一幅情深、味濃的邊塞風物畫卷。詩中的形象鮮明,格調豪壯,它沒有直接去描摩人物形象,然而在全詩所渲染的景物和氛圍中,一個有動作、有性格、內心世界十分豐富的邊塞健兒的形象已躍然紙上。塞外景色單調,作者在平常的痛飲中蘊藉了壯美的豪情,悲涼的情調,隨著催發的琵琶聲一起激發出來,使天地光色都顯得十分壯闊。正是這種粗線條的畫面,一經點染便產生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盛唐邊塞詩是唐王朝頻繁進行邊塞戰爭的反映。當時不少著名的詩人都長于用七言詩體描繪塞外綺麗的風光和壯觀的戰爭場面,王翰卻善于擷取具有典型意義的片段景象,用極為簡約的絕句形式來表現同樣的題材。他撇開正面的戰爭描寫,由景入情,內容與形式十分諧調,別具風姿。其中第二句 “ 欲飲琵琶馬上催 ” ,打破了七言詩習用的音步,采用上二下五的句法,顯得頓挫有致,增強了詩的感染力。

  王翰是位富于浪漫氣質的詩人,他豪放不羈,能歌善舞,多才多藝,曾因縱飲游獵,擊鼓窮歡而被貶官。詩如其人,他的這首《涼州詞》以濃厚的浪漫氣息,詩化了西北邊陲的軍旅生活,表現了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它所取得的卓越的藝術成就和所表現的激昂慷慨的時代精神風貌,為唐詩藝術增添了異彩。

      10、你看,僅僅二十八個字,就把一座英雄的群像雕刻得多么的完美生動啊。在那一望無際的沙場,在那威武肅殺的軍營,有舉起葡萄美酒的,有端起夜光杯的,有邊走邊暢飲不止的,有上馬搖搖欲墜的,有彈奏琵琶的,有打擊樂鼓的,有表演歌舞的,也有吹號出征的,有笑得前仰后翻的,有大喊大叫的,形態各異,活靈活現,這是多么壯觀的軍中生活場面啊!如果我們再連起來理解詩意就覺得更絕了:多么難忘的時刻啊,人生難得幾回醉,這葡萄的佳釀,這閃光的酒杯,這迷人的歌舞,這動情的琵琶,這一聲接一聲的號令誰又不清楚呢?我們是赴湯蹈火、視死如歸的軍人,這點醉算什么?我們知道前面就是沙場,死的準備我們早就有了啊,今天就是喝醉了還怕你們笑話嗎?不怕了!從古代到今天,“開邊未已”,不停地打仗,有多少戰士尸橫野外啊?誰又能統計得了呢?“馬蹄聲碎,喇叭聲咽”,到處是“蒼山如海,殘陽如血”啊!就讓我們借這杯酒作伴去為國捐軀吧!這鮮明生動的形象,鏗鏘悲壯的語言,表現出來的就是我們古代為國戍邊戰士的風采。這酒里,這詩里,有中華民族不朽的魂魄!我想任何一個華夏子孫,面對這樣勇于犧牲的先烈們,都不能不表示出自己的懷念和崇敬!這首詩不愧是中國古代邊塞詩中最完美的寫人的臻品,是一個輝煌時代的大手筆留給后代們的寶貴財富和杰作!(南嶺紅的BLOG

   11、 涼州在今甘肅武威,唐時屬隴右道,音樂多雜有西域龜茲(今新疆庫車一帶)諸國的胡音。唐隴右經略使郭知運在開元年間,把涼州曲譜進獻給玄宗后,迅即流行,頗有詩人依譜創作《涼州歌》、《涼州詞》者,以抒寫邊塞風情。這體現了唐人以毫不介懷的態度,對外來文化進行吸收、消化和創新的盛世魄力和大國風范。葡萄自漢朝由西域傳入中原,但用來釀酒的風氣到唐朝還是以西域為盛。夜光杯,相傳是周穆王時代,西胡用白玉精制成,因“光明夜照”得名。此杯此酒,又有如此洋溢著胡地情調的馬背上琵琶彈奏來助興,幾個富有特色的意象交相映襯,就把邊地軍營的開懷痛飲,渲染得華艷不俗,神采動人,而又淋漓盡致了。即便醉倒了,躺在沙場上,你也莫要取笑啊——這既是微帶醉意的話,又是帶有沉痛、卻能放達的生命體驗的話。你看古來征戰有幾人生還呢?既然生命是從戰場上揀回來的,就不妨看得開一點,活得瀟灑一點,讓它在美酒、奇杯和胡樂中,實現自己悲壯的輝煌好了。面對茫茫沙場和胡風酒筵,此詩對戰爭與娛樂、生與死的體驗,也帶有幾分唐人的豪華感和豪放感。

 

   12、 《涼州詞》是按涼州地方樂調制成的《樂府》曲調,唐代詩人用這個題目寫作的很多,內容大都是軍營生活。涼州,為現今的甘肅省武威縣,在唐代屬隴右道,是邊塞地區。
     這首詩所表達的,是行軍出發之前,征戌戰士抒發的豪邁而略帶悲涼的心情。
     詩的一開頭,就用類似電影特寫鏡頭的手法,擺出光潔晶瑩的玉石琢成的杯子,這種杯子據說夜間可以發光,所以叫“夜光杯”,里面盛滿了紅紅的葡萄美酒。這用不著寫“青海長云暗雪山”,使人一見就知道是道地的西域風光,因為葡萄酒、夜光杯,都是西域的出產。開頭就擺出這個豪華場面,
氣勢奔放,形象鮮明,給讀者以深刻的印象。
      從酒杯而引出飲酒的人。征戍的兵士們群坐在軍營,也許在酒肆,正在開懷暢飲。忽然,錚錚琮琮的琵琶聲,越來越近地從馬上傳來了,是集合隊伍、準備出發的信號。琵琶是西域盛行的樂器,詩人用這來渲染了異域的色彩。正是舉杯欲飲,卻又琵琶催行,等待著他們的將是一場險惡的廝殺,一場生死的決斗。真正的戰士,決不會懼怕戰斗的來臨,卻不免惋惜這場豪飲的中止。所以第二句中一個“欲”字,一個“催”字,活生生地刻畫了錯綜矛盾的情景和心情。
     催盡管催,飲還是飲,就在這臨行待發的時候,還是一連狂飲幾杯。對這種行動,酣飲的戰士互相自我解嘲:“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譯成現代語言應該是這樣:“你不必笑我啊,即使喝醉了,躺在沙場上,又有什么了不起!從古以來,打仗的漢子,有幾個是活著回來了的?——不喝又怎么樣呢?”
     王翰是盛唐時代的著名詩人。當時唐帝國國力富強,聲威遠震。作為當時軍隊中的戰士,自然有著時代的豪情,不會逃避戰斗,不會恐懼死亡,甚至懷有建功立業、獵取功名的幻想。有些戰爭,是漢族封建地主階級政權對邊境少數民族的掠奪,對漢族人民也同樣不利。久經戰陣以后,經歷增多了,逐漸理解到:在當時一個普通兵士的出生入死,只是為皇朝鎮壓邊民,為將軍們拜將封侯,對于他們自己呢,并沒有任何好處。最后的結果,只能戰死在沙場,終于是黃沙白骨。見慣了這樣的現實,又加上男兒的意氣和戰士的英爽,所以有一種當時軍營中特有的豪邁而悲涼的情調,當飲酒半酣之時,最容易流露出來。但是從這句醉言中所表達出來的復雜心情,細品味,就有對戰爭的厭倦和不滿。詩人以豪華的場面和美麗的字句掩蓋著,正如戰士只以醉醺醺的壯言微微泄露他的內心。

   11、從標題看,涼州屬西北邊地;從內容看,葡萄酒是當時西域特產,夜光杯是西域所進,琵琶更是西域所產。這些無一不與西北邊塞風情相關。這首七絕正是一首優美的邊塞詩。邊塞詩,若以對戰爭的態度為標準。可劃分為歌頌戰爭與暴露戰爭兩類。本詩所寫戰爭的性質和背景已無可考,但從詩人感情的脈搏來體會,這無疑是一首反戰的詩歌。不過它不正面描寫戰爭,卻通過戰前飲酒這件事來表達將士厭戰的悲痛情緒,用筆十分隱蔽曲折。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