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譯文]  請你試著問問東流的長江水,我們離別的情意和它相比,哪一個短哪一個長?

  [出典]  李白  《金陵酒肆留別》

   注:

   1、 《金陵酒肆留別》 李白

      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勸客嘗。

    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2、注釋:

    金陵:今江蘇省南京市。

    酒肆:酒店。

    留別:臨別留詩給送行者。

  吳姬:吳地的青年女子,這里指酒店中的侍女。

    壓酒:壓糟取酒。古時新酒釀熟,臨飲時方壓糟取用。

  子弟:指李白的朋友。

  欲行:要走的人,指李白自己。

    不行:送行的人,指金陵子弟。

  盡觴(shāng):喝盡杯中的酒。

    君:指金陵子弟。

    東流水:指在金陵北面向東奔流的長江。

    別意:離別的情意。

    之:指東流水。

 

 

   3、譯文1:

     風吹柳絮滿店都是香味,吳地的女子壓好了酒請客人品嘗。

  金陵的年輕朋友們都來為我送行,送與被送的人都頻頻舉杯盡觴。

  請你們問問這東流的水,離情別意與它相比究竟誰短誰長?

    譯文2:

    和風吹著柳花,酒店里透著清香,吳地酒家女捧出美酒,熱情地勸客品嘗。金陵的年輕人前來送我,我與大家盡情的舉觴。請你們試問東去的流水,我們之間的離情別意與它相比,誰短誰長?

   譯文3:

   春風里飄飛的柳絮撲入酒店送來陣陣花香,店中的侍女用新釀的美酒勸客人品嘗。金陵的年輕朋友紛紛前來送別,主客各開懷暢飲喝個痛快盡興。請問那東逝的長江水,離情別緒誰短誰長?

   譯文4:

   春風吹拂柳絮,滿店飄溢酒香。吳姬釀出美酒殷勤勸客品嘗。金陵的年輕人紛紛為我送行,賓主依依難舍頻頻舉杯傾訴衷腸。請你們試問這滾滾東流的長江,我們的離別情意和它相比,究竟是誰短誰長?

 

 

   4、李白在出蜀當年的秋天,往游金陵,也就是今江蘇南京,大約逗留了大半年時間。726年(開元十四年)春,詩人赴揚州,臨行之際,朋友在酒店為他餞行,李白留詩告別。

句解

  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喚客嘗

  和風吹著柳絮,酒店里溢滿芳香;吳姬捧出新壓的美酒,勸客品嘗。“柳花”,說明時當暮春。“金陵”,點明地屬江南。這是柳煙迷蒙、春風沉醉的江南三月,詩人一走進店里,沁人心脾的香氣就撲面而來。這一“香”字,把店內店外連成一片。金陵古屬吳地,遂稱當地女子為“吳姬”,這里指酒家女。她滿面春風,一邊壓酒(即壓酒糟取酒汁),一邊笑語殷勤地招呼客人。置身其間,真是如沐春風,令人陶醉,讓人迷戀。

  這兩句寫出了濃濃的江南味道,雖然未明寫店外,而店外“雜花生樹,群鶯亂飛”,楊柳含煙的芳菲世界,已依稀可見。此時,無論是詩人還是讀者,視覺、嗅覺、聽覺全都調動起來了。如鐘惺所說:“不須多亦不須深,寫得情出。”詩中的“喚”字,在一些版本中又作“勸”。

  “柳花”,即柳絮,本來是沒有香的,但一些詩人卻聞到了,如傳奇“莫唱踏陽春,令人離腸結。郎行久不歸,柳自飄香雪。”故明人楊升庵說:“其實柳花亦有微香,詩人之言非誣也;柳花之香,非太白不能道;竹之香,非子美不能道。”其實,對“滿店香”的理解完全不必拘泥于此,那當是春風吹來的花香,是泥土草木的清香,是美酒飄香,大概還有“心香”,所謂心清聞妙香。

  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

  金陵的一群年輕人來到這里,為詩人送行。餞行的酒啊,你斟我敬,將要走的和不走的,個個干杯暢飲。也有人認為,這是說相送者殷勤勸酒,不忍遽別;告別者要走又不想走,無限留戀,故“欲行不行”。

  李白此行是去揚州。他后來在《上安州裴長史書》說:“曩昔東游維揚,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萬,有落魄公子,悉皆濟之。此則白之輕財好施也。”李白性格豪爽,喜好交游,當時既年輕富有,又仗義疏財,朋友自是不少。在金陵時也當如此。一幫朋友喝酒,話別,少年剛腸,興致盎然,沒有傷別之意,這也很符合年輕人的特點。“盡觴”,意思是喝干杯中酒。“觴”,酒器。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金陵一行,詩人是快樂的。在這樣一個美好的時節,一個讓人留戀的地方,詩人卻要走了。面對美麗的江南風物和朋友們的盛情挽留,詩人依依不舍,怎樣才能表達自己的無限惜別之情呢?也許餞別的酒店正面對大江,詩人順手一指,以水為喻:請你們問問那東流的江水,離情別意與它相比究竟誰短誰長?此句兼用擬人、比喻、對比、設問等手法,構思新穎奇特,借滔滔不絕的大江流水來傾吐自己的真摯感情,親切而且深情,有強烈的感染力。

  情感是抽象的,即使再深再濃,也看不見摸不著;而江水是形象的,給人的印象是綿綿不絕。但詩人不是簡單的相喻,而是設問比較,迷迷茫茫地,似收而未收住,言有盡而意無窮,給人以想象的空間。采用這種表現手法,李白可能受到前人的啟發,如謝朓就寫過“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但李白寫得更加生動自然。

 

 

    5、楊花飄絮的時節,江南水村山郭的一家小酒店里,即將離開金陵的詩人,滿懷別緒,
獨坐小酌。駘蕩的春風,卷起了垂垂欲下的楊花,輕飛亂舞,撲滿店中;當壚的姑娘,捧
出新壓榨出來的美酒,勸客品嘗。這里,柳絮濛濛,酒香郁郁,撲鼻而來,也不知是酒香
,還是柳花香。這么一幅令人陶醉的春光春色的畫面,該用多少筆墨來表現!只“風吹柳
花滿店香”七字,就將風光的駘蕩,柳絮的精神,以及酒客沉醉東風的情調,生動自然地
浮現在紙面之上;而且又極灑脫超逸,不費半分氣力,脫口而出,純任直觀,于此,不能
不佩服李白的才華。

  “風吹柳花滿店香”時,店中簡直就是柳花的世界。柳花本來無所謂香,這里何以用
一個“香”字呢?一則“心清聞妙香”,任何草木都有它微妙的香味;二則這個“香”字
代表了春之氣息,同時又暗暗勾出下文的酒香。這里的“店”,初看不知何店,憑仗下句
始明了是指酒店。實在也唯有酒店中的柳花才會香,不然即使是最雅致的古玩書肆,在情
景的協調上,恐怕也還當不起“風吹柳花滿店香”這七個字。所以這個“香”字初看似覺
突兀,細味卻又感到是那么的妥貼。

  首句是闃無一人的境界,第二句“吳姬壓酒勸客嘗”,當壚紅粉遇到了酒客,場面上
就出現人了,等到“金陵子弟”這批少年一涌而至時,酒店中就更熱鬧了。別離之際,本
來未必有心飲酒,而吳姬一勸,何等有情,加上“金陵子弟”的前來,更覺情長,誰能舍
此而去呢?可是偏偏要去,“來相送”三字一折,直是在上面熱鬧場面上潑了一盆冷水,
點出了從來熱鬧繁華就是冷寂寥落的前奏。李白要離開金陵了。但是,如此熱辣辣的訣舍
,總不能跨開大步就走吧?于是又轉為“欲行不行各盡觴”,欲行的詩人固陶然欲醉,而
不行的相送者也各盡觴,情意如此之長,于是落出了“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的結句,以含蓄的筆法,悠然無盡地結束了這一首抒情的短歌。

  沈德潛說此詩“語不必深,寫情已足”(《唐詩別裁》)。因為詩人留別的不是一兩
個知己,而是一群青年朋友,所以詩中把惜別之情寫得飽滿酣暢,悠揚跌宕,唱嘆而不哀
傷,表現了詩人青壯年時代豐采華茂、風流瀟灑的情懷。

 

 

   6、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離別在即,雖然知曉人生何處不相逢,但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酸楚……

    有些人或者事,往往在不經意間就會消失的毫無蹤影,蕓蕓眾生,人海茫茫;時空隧道,宇宙滄桑。緣,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分,仿佛春草,漸行漸遠還生。圓也好,碎也好,一切都是逝水流年,榮也好,枯也好,一切都會隨生隨滅。

 

 

   7、在中國文學史上,最習于、同時也最善于將水作為別離主題賴以生發的意象的作家無疑是李白。李白一生交游極廣,全集中提到姓名的就有四百多人。交游既廣,贈別、送別之類的作品也就十分可觀。這類作品大多以水喻情,或借水抒情。其中,最為傳誦的是《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與《贈汪倫》。前詩云: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目送帆影遠去,將無限遲佇惆悵之情傾注在浩浩東去的一江春水中,流向目力難及的水天交接之處。畫面既開闊、明麗,聲韻也和諧、流暢。作者另詩《送別》有句:“云帆遠望不相見,日暮長江空自流”。與此詩三、四句同意。后詩云: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用“桃花潭水”進行烘染,景色秀麗如畫。“深千尺”,即夸張地揭示出桃花潭水的特點,又為結句的抒情預伏一筆。既然桃花潭水既美且深,不免觸動作者的離懷,使他將水深與情深聯系起來,從而迸出“不及汪倫送我情”一句。水深已達千尺,猶不及汪倫的送別之情,則其情該是何等之深?“不及”二字,筆致空靈,深為沈德潛所贊賞:“若說汪倫之情比于潭水千尺,便是凡語,妙境只在一轉換間”(《唐詩別裁集》)。唐汝詢更對全篇推崇備至:“倫,一村人耳,何親于白?既釀酒以候之,復臨行以祖之,情固超俗矣。太白于景切情真處信手拈出,故能調絕千古。”(見王琦《李太白全集》注引《唐詩說》)所謂“景切情真”,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潭水這一真切的客觀之景與惜別這一真摯的主觀之情已融為一體,惝恍難分。另如《金陵酒肆送別》: 
  風吹柳花滿店香,吳姬壓酒喚客嘗。 
  金陵子弟來相送,欲行不行各盡觴。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以流水之長比喻離思別意之長,古已有之。李白翻過一層,徑直質問流水:較之別意,孰短孰長?這與《贈汪倫》一樣是從虛處著筆,而比《贈汪倫》更為含蓄。其用意當然在于暗示別意之長,甚于流水之長。除此而外,李白以水喻情或顯情的佳句還有許多,如《涇川送族弟錞》云:“寄情與流水,但有長相思”;《渡荊門送別》云:“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江夏行》云:“眼看帆去遠,心逐江水流”;《口號》云:“東流若未盡,應見別離情”;《沙丘城下寄杜甫》云:“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送殷溆》云:“流水無情去,征帆逐吹開”;《送郗昂謫巴中》云:“予若洞庭葉,隨波送逐臣”;《寄王漢陽》云:“別后空愁我,相思一水遙”;《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云:“黃河若不斷,白首長相思”;《送族弟凝至晏堌單父三十里》云:“西行有東音,寄與長河流”。這僅是從其五言詩中拈取的部分例子,卻已足以令人嘆為觀止。有的學者認為,從這些作品中可以歸納出一個公式,那就是“友情之長等于流水之長”;而濫用這一公式則說明李白“對朋友不求甚解,所以用情浮泛。”(見羅忼烈《兩小山齋論文集·話李白》)這當然不失為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一家之言。但在我看來,李白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將水與離思、別意扭合在一起,是因為水本來就是別離主題賴以生發的主要意象之一;藉水吟別,恰如借柳詠別一樣,是別離文學作家的慣用伎倆,并不能證明李白用情的浮泛和詩才的枯槁;相反,從中倒顯示出李白善于即景騁情、變化生新的卓越才能:試想,同樣以水為意象,組合結構方式卻無一雷同,若非著筆成春、運斤成風的巨匠,豈能為之? 

 

 

    8、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又是一天的細雨,庭院鋪著稀疏的落葉,清冷一點一點剝離著夏留下的那一襲翠衣,秋天的蕭瑟款款而來。一片落葉,無意的飄進心里,輕敲那一扇緊閉的窗,叩開那道緊鎖的門……

   無意聆聽雨落梧桐,眼前輕輕晃過你的影子,記起你說過的話,也許前世我們是相識的,是細細的雨絲濕了我們從前的記憶么,是撩人的風兒抹去了相識的痕跡么,可是,我們依舊熟悉彼此的氣息。

   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或許前世,你該是我守候的那共執一尊芳酒的知己,是身處異鄉相邀豪飲一雙醉客,是蕩氣回腸古戰場上不離不棄的兄弟。……不該只是匆匆的回眸,應有過一世的相牽。回眸,流光溢彩。

   或許,我只是你性情所至,信手折下的那一枝春花,是盛熱的夏季,拂過你面宇的一縷涼風,是落入你湖心微不足道的一滴雨,是繡在你衣襟與你相伴的一株優雅的蘭。

   于光陰的流轉中,相遇。目光,相迎。輕輕拂過歲月賜予的豐盈。你盡揮衣袖,我懂,袖籠里的山水,于我,只是一名匆匆的看客,不掀起一粒細小的塵埃,不驚醒每一片夢中的云朵。終不能同步,各自行走于光陰的河岸。

    你說,還我最初的平靜,談何容易,你的眼淚,我的痛。我只是沒有狂歌當哭的勇氣。相別,就讓我把你深深的藏起,放在夢幻的夜晚,擱置記憶的深處。如一幅水墨的畫卷,你只是華彩而濃重的一筆,懸浮于前世、今生。

   曾看到一語:愛,有時只是某個時刻的某種需要。我知道,我們不是。

 

 

   9、人生無涯 乘法為舟

   有人說人生如旅途,漫長并只能憑自己的努力摸索開拓。
   有人說人生如舞蹈,平凡的舞步后求一次最美的的裙角飛揚來見證自己的專一付出。

   我說人生是浩海,唯有不斷乘勝追擊才可削信心為舟,執拼搏為槳,搭先前勝利的順風一槳到那追尋已久的成功彼岸。

   飛馳的汗血寶馬上,我仿佛看到漢家男兒霍去病僅半天將匈奴打退百里的恢弘戰況。堅韌而年輕的將軍啊,憑借第一次勝利收獲的自信與野心,刷新了中國戰爭史上最輝煌的連勝記錄。一次又一次的乘勝追擊,一次又一次的強勁勢頭讓匈奴王朝下至牧民上至汗王聞其名無不喪膽。驕傲但穩重的他正是抓住乘勝追擊這一人生成功的利劍,才精準的一劍刺穿威脅中原百年的匈奴咽喉。這一路連起的狼煙,這一行不滅的烽火,這一位以六年連年拓寬的萬里疆域而信步成功的不敗戰神!

    滔天的迷蒙水霧中,我仿佛聽到陣陣灑脫不羈的笑聲,待人尋至近處,便見那出塵仿佛謫仙般的李青蓮。他這一生坎坷,一路跌宕,但他何時被這打擊消磨掉了半分自信?他不似旁人,寫出世人稱羨的詩文后便醉心于名利,荒廢了創造。幾番風雨過后,他依舊手持那桿最愛的落影狼豪,乘著前詩行文后的空靈氣韻,攜著連篇不斷的創作文思將自己的李太白三字鐫刻在古今文人的石碑榜首。挽流水盈袖便吟出“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的纏綿情思;執秀竹為杖便寫下“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后天梯石棧相鉤連”的睥睨風姿;奏七弦為樂,即撥動“長相思,在長安……長相思,摧心肝”的哀傷心弦。他一生不曾擱筆,他詩詞萬古長存。仔細琢磨,不外乎還是乘勝追擊四字。沒有做高官便不是勝利?不被玄宗賞識便不是勝利?神來之筆難道不是勝利?縱橫才思難道不是勝利?無人可以否認在這無聲的戰場上,他為自己博得的橫刀躍馬真是無人能及的漂亮!

    兩人的身影漸次隱沒于時光長河,但他們乘勝追擊的傳奇卻被世人爭相傳誦。人生在世,比宏宇宙,何啻螻蟻之于汪洋,流行之于恒日。棄乘勝追擊而與雞鶩爭食,遠騏騎馳騁而隨駑馬逡巡,此孰是孰非不言而喻!

    相信自己吧!在每一次的勝利后繼續放手一搏,那么咫尺之處,便是你輝煌的人生開端!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