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誰為我,唱《金縷》?
誰為我,唱《金縷》?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誰為我,唱《金縷》?

[譯文]  有誰能為我唱這首《金縷》曲,傾瀉一下我心中的無限愁緒?

[出典]   北宋  葉夢得  《賀新郎·睡起流鶯語》

注:

1、 《賀新郎》 葉夢得

  睡起流鶯語。掩蒼苔、房櫳向晚,亂紅無數。吹盡殘花無人見,惟有垂楊自舞。漸暖靄初回輕暑。寶扇重尋明月影,暗塵侵、上有乘鸞女。驚舊恨,遽如許!


  江南夢斷橫江渚。浪黏天、葡萄漲綠,半空煙雨。無限樓前滄波意,誰采蘋花寄取?但悵望蘭舟容與。萬里云帆何時到?送孤鴻、目斷千山阻。誰為我,唱金縷?

2、注釋:

 賀新郎也叫賀新涼乳燕飛風敲竹。后又因宋人葉夢得《調寄賀新郎·睡起流鶯語》中“萬里云帆何時到?送孤鴻,目斷千山阻。誰為我,唱《金縷》?”而得名金縷曲。

 乘鸞女:乘鸞鳥而飛的女子,指月宮中的仙女。

 葡萄漲綠:形容江水之顏色。
 容與:安然自得的樣子。
 《金縷》:唐代歌曲名,“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3、譯文1:    
 
  午睡醒來,只聽見流鶯在鳴啼,天氣漸漸向晚,房門外蒼苔滿地,凋零的紅花無數。可惜并無人看那些飄飛的落花,只有垂楊在風中自在飄舞。暮靄中漸漸有些暖意,似乎又要吹回初夏的輕暑。我重新尋找那把明月般的寶扇,只見上面已被灰塵封住,上面畫著騎鳳的仙女。見物生情,觸動我積聚在心頭的舊恨,馬上便悵恨不已。
 江南美好的往事如同夢境般逝去,洲渚邊空橫著小舟。那葡萄酒般的碧綠水面,連著天際,水氣蒙蒙,猶如半空煙雨。樓前色蒼蒼,引發我無限的愁緒。憑誰采摘蘋花寄給心上的你?只能徒自嘆望,一條空空的蘭舟在水邊上安然自得地晃蕩。萬里外的云帆何時才能到達這里?我望著孤飛的大雁遠去,目斷天崖,只見層層山巒無邊無際。有誰能為我唱這首《金縷》曲,傾瀉一下我心中的無限愁緒?
 譯文2:
 黃昏時鶯啼驚醒了午睡,房前地上青苔片片,花無數。疾風吹落殘留枝頭的花朵,只有楊柳在風中自在起舞。暖風帶來初夏的暑熱,落滿塵土的寶扇上,還可見月宮仙子乘鸞女。舊恨新愁霎時涌上心頭。
 魂牽夢縈橫江渚,碧浪連天,猶如葡萄發醅漲新綠,半空灑下迷蒙的煙雨。無限情意寄滄波,誰采萍花來傳相思意。空惆悵,蘭舟盡載離愁別緒,路遙萬里何時能抵達。眼望天空的孤雁,又被群山阻斷,更有誰人為我,高歌《金縷曲》。
4、生活在兩宋之交的葉夢德,雖然當時朝廷局勢動蕩,但在仕途上他經歷地比較平穩。年僅二十歲便進士及第,可謂是少年得志。他一生致力于儒學經術,文章受到當時文人的稱頌,被人稱為“大儒者”。葉夢德對子女的教育盡心盡力,每夜都會召集諸子諸婦聽他說春秋,從不間斷,致使后來有些子弟聽得非常厭煩,背著他小聲得嘀咕:“翁又說春秋耶。”
  
   葉夢德不僅在學問上很有成就,為官上也有一番作為。北宋朝廷南渡后,葉夢德被任命為江東安撫大使,并兼知建康府。建康遭到金兵洗劫后,一片荒蕪,民不聊生。葉夢德通過安撫
黎民政策,使建康很快恢復了往日的繁華。當時前方戰事仍然緊張,糧食方面急需,葉夢德及時給予軍事補給,大大地支援了前線。很多方面上,葉夢德很像詞人辛棄疾,但他比辛棄
疾要幸運很多。南宋朝廷的一味求和,辛棄疾不被重用,常年賦閑在家。
  
   葉夢德詞風有很明顯的界線,以南渡為界。前期以“婉麗”著稱,南宋后詞作洗盡鉛華,再也找不到往日的那種纖婉,盡是豪放之音。有宋人評他的詞說:“味其詞,婉麗綽有溫李之風,晚歲落其華而實之。能與簡淡時出雄杰。合處不減靖節、東坡之妙。”宋人把他的前期詞同溫庭筠、李煜相比,后期詞同蘇軾、辛棄疾相比,這是經過世事后流露出來的滄桑。詞作顯得更是凝重。
5、關德在《題石林詞》一文中,對葉夢得詞下了這樣的評語:“味其詞婉麗,綽有溫、李之風。晚歲落其華而實之,能于簡淡時出雄杰。”這首詞風格婉麗,該是早期之作。
 上片是靜景,并在靜景中體現出作者的內心幽情。起首三句描繪自己午睡乍醒,已是傍晚時分,忽聞鶯聲婉轉,“流鶯語”以細聆鶯囀來突出環境的幽寂,也即“鳥鳴山更幽”之意。環顧四周,但見地上點點青苔,片片落花,說明春光已盡,令人不勝惋惜。“吹盡”兩句,進一層描寫庭院景象,在這兒,由花開到花落,都是悄悄地沒人注意,只有柳條還在隨風輕擺,這是靜中見動;一“自”字寫出四周無人的寂寥況味,用來襯托作者徘徊四顧的孤獨心情。
 “漸暖靄”三句,光從時節轉移寫起,春去夏來,暖風帶來初夏的暑熱,由于想到消暑而引出了寶扇;這是一把布滿塵灰的扇子,但它上面那隱約可見的那位月宮“乘鸞女”卻使他陷入沉思。關于“乘鸞女”,原來有著一個月中仙女的傳說,據說唐明皇在九月十五日游月宮,“見素娥千余人,皆皓衣乘白鸞”(《龍城錄》),那扇面上模糊的素衣仙女畫像,引起他的聯想,勾起了他隱藏于內心深處的“舊恨”,使他自己也感到驚訝的是那“舊恨”,竟會如此猛烈地涌上心頭。
 下片為想象,承上“舊恨”展示心頭感情波濤。“江南”三句,是說昔年樂事已成而今“舊恨”,伊人遠去,猶如乘鸞仙女,無由再見,只有在夢中來到她所在的江南:江上碧浪連天,遠望如同正在潑醅上漲的葡萄綠酒。李白就曾有詩贊道:“遙看江水鴨頭綠,恰似葡萄初潑醅。”這連天江浪,再加上彌漫空中的煙雨,真好似一幅水墨畫呢。這里先寫景,然后引出下面景中之人。
 “無限”兩句,懷想伊人倚樓凝思,但見煙波蒼茫;兩人相去千里,縱有萬般深情,又將憑誰采取蘋花,以寄相思之意呢?真如柳宗元所說的:“春風無限瀟湘意,欲采萍花不自由”了。“但悵望”三句,更深一層,寫兩人之間隔著千山萬水,舟船難通,只能目送征鴻,黯然魂消。柳永《玉蝴蝶》詞末幾句境界與此相似:“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里,立盡斜陽。”結末兩句深恨無人為自己唱起《金縷曲》,由曲及人,興起對美好往日的懷念,對遠方伊人的惓惓深情。
 6、“誰為我,唱金縷”這一略帶惆悵、略帶悲涼的情調似乎為此后的騷人墨客以此詞牌填詞時奠定了基調,后讓人傳唱的金縷曲幾乎都帶有幾分凄冷幾分悲涼。
7、四季更替,春輪轉秋,窗外,月華正如霜雪,風中有桂花的清香,含著淡淡的苦澀,卻是一生都忘不掉的味道。“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一腔幽恨耿耿難棄,仍是“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濃愁。笙簫悠悠,終日不絕,誰為我唱金縷,又有誰花下賦蘭亭?素指纖纖掃玉弦,弦聲婉咽,情思沉重,無人相訴。一念相惜,換來指下花落狂風雨。

 月光如素,灑下一地寒影清霜,將寂寞心事擱淺在秋水之嵐,讓驛動不安的心沉溺在如此寂寥的空庭,伴著裊裊繞梁簫聲,聲聲不絕于心,和著清淚舉目遙望那千年的月,是否也有你天涯共此時的凝望?輕寒薄霧里,依稀夢見與君執手相送在易水河畔,依依難舍。待到黎明熹微,斜月業已劃落樓角。孤燈伴影到天明,多少淚珠絞綃透,情似落花任飄零,千萬恨,恨極在天涯。

 夢里與君相見,簫音繾綣不去,似訴別后無盡的相思。“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那昔時的情深意篤,兩情相悅,依然如昨,似刀刻于心,刻骨銘心的歡顏在別離后的疼痛里腌浸出血色黃昏,在疏影橫斜中尋覓君淺色的身影,在踏雪尋梅中尋那夢里笛音。長夜如發,相思為飼,養成千尺。醒時依稀,屏上山色空朦,云翳輕遠,夢回依舊。簾內寂寥,簾外悲歌。夢覺云屏依就空,一朝隔別,萬里系心。如若是蝶,該有多好。生命只絢爛于君注目的那一季,之前隱匿,之后消亡,讓所思所想逐光陰流水,飄去遠方。讓一徑秋水收拾黯然飄零的殘紅飲殤,從此化土歸塵,徒留一曲簫音流轉滾滾塵世間!
8、愛情有時則不是永恒的,友情則有時可以經得起大風大浪,它不是只能永遠,有時更可以升華,就好比風會永遠的吹,光會永遠的在。

­有時我會懷疑緣份,緣份固然有,但如果過分依賴緣份只坐在這里等待緣份的出現,未免荒唐,只有自己努力才會使緣份更加的富有色彩,才可能變成自己所理想。
­
“暮云合璧,人在何處”。

 我現在也在你那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也許只是一個陌生人,沒有前途沒有后路的陌生人,每個人都是有底線的,所以我不會奢望,現在的我只有默默的祝福和無限的無奈.悲傷.孤獨。

“送孤鴻,目斷千山阻,誰為我,唱《金縷》”
9、年輕的時候,心動的時候,會忍不住偷偷愛上一個人;然后悄悄地在心里最柔軟的地方為他留一座秘密的花園;綠草如茵,繁花似錦。那里有晝與夜的交替,有云和雨的纏綿,有花和草的依戀,也有日和月的塵緣;再引來俏麗的蝶兒和藏了一生的貞潔的百合;然后再砌一幢小小的房子---兩層的小樓,上面是給自己的,下面呢,是給他留的---因為他還沒有回來---也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回來;所以,在每一個晴朗而多情的午后;白衣勝雪,裙裾飄搖地獨倚攔桿,靜靜地觀想;汀州已漸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兒卻在天角;漫記得,當日音書,把閑言閑語,待總燒卻;卻總是敵不過一腔柔情,兩行清淚;對花對酒,為伊憔悴;所以,在每一個霽月難逢,彩云易散的春夜,睡起流鶯語,亂紅無數傷;傷孤鴻,目斷千山阻;傷流云,只認醉人語,傷玉容,粉消香薄歟?誰為我,唱《金縷》?曾經想打掃心情后背起行囊,千里萬里嗅著你的味道直墜天涯海角;若能蒙你召見,也不會讓你看到我哭的模樣;只讓我遠遠遠遠地見你一面,而后悄然隱退,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里輕聲喊著你的名字入睡,醒來后擦干昨夜眼角依戀的淚;做我一生最莊嚴的決定---試著將你狠狠地遺忘,遺忘在光與影熄滅的盡頭。。。只是我舍不得哦,那么的殘酷得不近人情!我真是個傻孩子---淚為你流是我一生春草萋萋的過錯,愿身能似月亭亭,千里伴君行!

  我終于會哭了,哭在《詩經》的黎明和黃昏里;哭在《竹枝》的幽咽和凄涼里,哭在《九歌》的懷憂和愁思里;別離莫問百花,東風彈淚誰知?我請求,所有我擁有的和曾經擁有的甜蜜與哀傷統統傾巢而舞;我請求,每一寸的朝思暮想和哀哀訴求在這一刻輕輕怒放如皚皚白雪的凄艷悲絕;我請求,昨夜精心描繪的心靈圖騰能在短短的一瞬間原諒我所有的愚昧與不悅;帶我走過黃昏,抱我淌過弱水;我的眼中不會再有花開花落,我的心里不再有緣起緣落,我的嘴角不再有潮漲潮落,我的胸口不再有悲歡離合……


 人非風月長依舊,破鏡塵箏,一夢經年瘦;趁夢未醒來,記下年少時的熙熙攘攘,記下二十四橋明月夜,記下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記下斷腸春色在江南,煙雨蒙蒙;只是害怕手中這支不加思索的筆,斷了年代,積滿塵埃,亂了心事,老了將來……

10、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失去的是官位,得到的是恬靜的生活;岳飛“怒發沖冠”,失去的是生命,得到的是后世的景仰;屈原“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失去的是帝王的信任,得到的是自我求知;元稹“除卻巫山不是云”,失去的是愛人,得到的是矢志不渝的忠貞……

 人生,有加有減,有得有失,凡事無絕對。人生,也算是加與減的中和了。

 誰說“失”就一定不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時間是消逝得最快的,我們肩并肩地坐著,看似水流年依依不舍地走。同樣,我們失去的是時間,得到的卻是寶貴的財富。

 門前流水向東流,休將白發唱黃雞。

 安妮:“有些事,值得紀念;有些事,可以遺忘;有些事,無能為力;有些事,深埋心底……”我們從這一件一件的事中完善著自己人生的加減法。

 在這個連陽光都慵懶的時代,我們學會了叛逆。肆無忌憚,拿起奢侈的時間,義無返顧地揮霍,殊不知,逝去了的再也回不來了,一切只是游戲,惟一不同的是,再也無法結束了,所以,人生的算式又添了幾格空白,心空蕩蕩的,仿佛也被格式化了一般。

 愛默生說:“除了時間,什么都不屬于我。”的確,我們用時間去兌換——純潔的,天真的,美好的,燦爛的,懵懂的人、事、物。在減掉時間的同時,人生的閱歷也在一步步的不斷疊加。

 畢竟,我們不愿一回頭,看見滿眼的荒蕪。

 我們要聽到大風吹過峽谷了,才知道那就是風;我們要看到云朵飄過大山了,才知道那就是云;我們要轟轟烈烈地愛過了,才知道那就是愛;我們要刻骨銘心地恨過了,才知道恨也是因為愛。我們心甘情愿地交出時間,去了解什么是風,是云,是愛,是恨。漸漸地,算式開始變復雜,我們站在十字路口,前面是名,后面是利,左邊是欲,右邊是奢,愛只是夾在中間產生的錯覺,于是我們又開始懷念。

 失去與得到是成正比的,惟一的區別只是值與不值。我們終其一生,求思求解。耳邊響起古人蒼涼的歌聲:“誰為我,唱金縷?”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