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
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

     [譯文]    是誰揮舞著鞭子驅趕著一年四季不停地轉換?原來世間萬物的興衰榮枯都是自然規律。

    [出典]     李白   《日出入行》

    注:

    1、      《日出入行》 李白

         日出東方隈,似從地底來。

  歷天又復入西海,六龍所舍安在哉?

  其始與終古不息,人非元氣,安得與之久徘徊?

  草不謝榮于春風,木不怨落于秋天。

  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

  羲和!羲和!汝奚汩沒于流淫之波?

  魯陽何德,駐景揮戈?

  逆道違天,矯誣實多。

  吾將囊括大塊,浩然與溟涬同科!

   2、注釋:
  四運:一年四季。溟涬:這里指元氣。同科:同類。
        六龍:傳說中為太陽拉坐車在天空中奔跑的六條龍。 
        草木謝榮于春風,木不怨落于秋天.:是說草木的繁榮和凋落,萬物的興盛和衰歇,都是自然規律的表現,它們自榮自落,榮既不用感謝誰,落也不用怨恨誰,因為根本不存在某個超自然的“神”在那里主宰著四時的變化更迭。

    3、譯文:

    太陽從東方升起,好像是從地底下鉆出來的一樣。

    在天空中游歷一番之后落入西海,那拉著太陽的六條神龍,他們的住所又在哪里呢?

    太陽的運行,終古不息,人不是元氣(宇宙的基本元素),怎么能與之同生共存?

    草兒不會因為春天的萌發而感謝春風,樹木也不會因為葉子的枯落而怨恨秋天。

    是誰,揮舞皮鞭驅動四季輪回?其實,萬物興茂衰歇都是自然而然。

    羲和啊,羲和!你怎么能夠在那浩渺波濤中出入自由?

    魯陽啊,魯陽!你有什么能德,能夠揮動戈矛讓時間停止?

    像這樣有違天道的傳說,錯訛之處實在太多!

    我要順應天地,將自己與自然融為一體,培養浩然之氣,與宇宙長存!

     4、漢代樂府中也有《日出入》篇,它詠嘆的是太陽出入無窮,而人的生命有限,于是幻想騎上六龍成仙上天。李白的這首擬作一反其意,認為日出日落、四時變化,都是自然規律的表現,而人是不能違背和超脫自然規律的,只有委順它、適應它,同自然融為一體,這才符合天理人情。這種思想,表現出一種樸素的唯物主義光彩。

     5、前六句,從太陽的東升西落說起,古代神話講,羲和每日趕了六條龍載上太陽神在天空中從東到西行駛。然而李白卻認為,太陽每天從東升起,“歷天”而西落,這是其本身的規律而不是什么“神”在指揮、操縱。否則,六條龍又停留在什么地方呢?“六龍安在”,這是反問句式,實際上否認了六龍存在的可能性,當然,羲和驅日也就荒誕不可信了。太陽運行,終古不息,人非元氣,又怎么能夠與之同升共落?“徘徊”兩字用得極妙,太陽東升西落,猶如人之徘徊,多么形象生動。在這一段中,詩人一連用了“似”、“安在”、“安得”這些不肯定、不確認的語詞,并且連用了兩個問句,這是有意提出問題,借以引起讀者的深省。詩人故意不作正面的闡述而以反詰的方式提問,又使語氣變得更加肯定有力。

  中間四句,是說草木的繁榮和凋落,萬物的興盛和衰歇,都是自然規律的表現,它們自榮自落,榮既不用感謝誰,落也不用怨恨誰,因為根本不存在某個超自然的“神”在那里主宰著四時的變化更迭。這四句詩是全篇的點題之處、核心所在。“草不”、“木不”兩句,連用兩個“不”字,加強了肯定的語氣,顯得果斷而有力。“誰揮鞭策驅四運”這一問,更增強氣勢。這個“誰”字尤其值得思索。是誰在鞭策四時的運轉呢?是羲和那樣的神嗎?讀者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到作者的回答上來了:“萬物興歇皆自然”。回答是斷然的,不是神而是自然。此句質樸剛勁,斬釘截鐵,給人以字字千鈞之感。

  最后八句中,詩人首先連用了兩個詰問句,對傳說中駕馭太陽的羲和和揮退太陽的大力士魯陽公予以懷疑,投以嘲笑:羲和呵羲和,你怎么會沉埋到浩渺無際的波濤之中去了呢?魯陽公呵魯陽公,你又有什么能耐揮戈叫太陽停下來?這是屈原“天問”式的筆法,這里,李白不僅繼承了屈原浪漫主義的表現手法,而且比屈原更富于探索的精神。李白不單單是提出問題,更重要的是在回答問題。既然宇宙萬物都有自己的規律,那么硬要違背這種自然規律(“逆道違天”),就必然是不真實的,不可能的,而且是自欺欺人的了(“矯誣實多”)。照李白看來,正確的態度應該是:順應自然規律,同自然(即“元氣”,亦即“溟涬”)融為一體,混而為一,在精神上包羅和占有(“囊括”)天地宇宙(“大塊”)。人如果做到了這一點,就能夠達到與溟涬“齊生死”的境界了。

 

  6、西方的文藝理論家在談到積極浪漫主義的時候,常常喜歡用三個“大”來概括其特點:口氣大、力氣大、才氣大。這種特點在李白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李白詩中曾反復出現過關于大鵬、關于天馬、關于長江黃河和名山大嶺的巨大而宏偉的形象。如果把李白的全部詩作比作交響樂的話,那么這些宏大形象就是這支交響樂中主導的旋律,就是這支交響樂中非常突出的、經常再現的主題樂章。在這些宏大的形象中,始終跳躍著一個鮮活的靈魂,這,就是詩人自己的個性。詩人寫大鵬:“燀赫乎宇宙,憑陵乎昆侖,一鼓一舞,煙朦沙昏,五岳為之震蕩,百川為之崩奔”(《大鵬賦》);詩人寫天馬:“嘶青云,振綠發”,“騰昆侖,歷西極”,“口噴紅光汗溝朱”,“曾陪時龍躍天衢”(《天馬歌》)。詩人所寫的山是:“太白與我語,為我開天關。愿乘泠風去,直出浮云間”(《登太白峰》);詩人所寫的水是:“黃河落天走東海,萬里瀉入胸懷間”(《贈裴十四》)。為什么李白總愛寫宏偉巨大、不同凡響的自然形象,而在這些形象中又流露出這樣大的口氣,煥發著這樣大的力氣和才氣呢?讀了《日出入行》,我們總算找到了理解詩人的鑰匙──“吾將囊括大塊,浩然與溟涬同科!”這是詩人“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的自我形象。這個能與“溟涬同科”的“自我”,是李白精神力量的源泉,也是他浪漫主義創作方法的思想基礎。

  有人認為,《日出入行》“似為求仙者發”(《唐宋詩醇》),可能有一定的道理。李白受老莊影響頗深,也很崇奉道教。一度曾潛心學道,夢想羽化登仙,享受長生之樂。但從這首詩看,他對這種“逆道違天”的思想和行動,是懷疑和否定的。他實際上用自己的詩篇否定了自己的行動。這正反映出詩人的矛盾心理。

  這首詩,在表現手法上,把述事、抒情和說理結合起來,既跳開了空泛的抒情,又規避了抽象的說理,而是情中見理,理中寓情,情理相互生發。詩中頻頻出現神話傳說,洋溢著濃郁而熱烈的浪漫主義色彩,而詩人則在對神話傳說中人事的辯駁、揶揄和否定的抒寫中,把“天道自然”的思想輕輕點出,顯得十分自如、貼切,情和理契合無間。詩篇采用了雜言句式,從二字句到九字句都有,不拘一格,靈活自如。其中又或問或答,波瀾起伏,表達了深刻的哲理,而且那樣具有論辯性和說服力。整首詩讀來輕快、活潑而又不失凝重。

  李白在詩中,還表現了一種人定勝天的自強精神.  (王治芳)

 

     7、漢代樂府中也有《日出入》篇,它詠嘆的是太陽出入無窮,而人的生命有限,于是幻想騎上六龍成仙上天。李白的這首擬作一反其意,認為日出日落、四時變化,都是自然規律的表現,而人是不能違背和超脫自然規律的,只有委順它、適應它,同自然融為一體,這才符合天理人情。

    這首詩對于尋常的自然現象——日出日落——做出思考,從思想上不落窠臼,敢于、善于發問,承《天問》傳統,又有創新。而且全文氣勢渾然,語言靈動,不愧為名家佳作。

    8、日出入》原是漢樂府郊廟的祀歌,有“日出入安窮?時世不與人同。故春非我春,夏非我夏,秋非我秋,冬非我冬”等句。對世道違人的無可奈何,溢于言表,大詩人李白對《日出入》的悲觀意識不以為然,另辟新意,積極地探求自然奧妙和宇宙規律,作《日出入行》,豪邁地吟出了“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的千古名句。

  詩人的天道觀是唯物的、清醒的,在吟出“誰揮鞭策驅四運”之前,他寫道“草不謝榮于春風,木不怨落于秋天”,既肯定了春風與草榮、秋天與木落有著直接的因果關系,又用“不謝”、“不怨”兩詞斬釘截鐵地指出這種因果關系并非出于什么恩怨,言下之意,這完全是宇宙規律。為了強調這一點,又用反問:四季循環,是誰驅使?答道:萬物的興衰,全是自然規律使然。它的畫外音就是:人世的晝夜變換、四季交替,予人的溫暖與嚴酷,完全是自然規律,人應當認識和順應自然法則,也可以利用自然法則行事。

  兩句詩之所以千古傳唱,還在于它本是哲理性的,卻用問答形式使之活潑起來,字詞搭配靈活,口吻又十分豪邁,讓人感受到詩人與眾不同的胸襟。

     9、“誰揮鞭策驅四運,萬物興歇皆自然。”(李白《日出入行》)

此句詩意在說明四季運轉是一種必然趨勢,萬物興衰都有一定的自然規律,任何人也不能揮鞭命令停止。由于地球公轉,黃赤交角的存在,地軸指向不變,使太陽直射點在地球上南北回歸線之間來回移動,引起各地正午太陽高度和晝夜長短的變化,產生了四季的更替。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