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返照迎潮,行云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
返照迎潮,行云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返照迎潮,行云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 

  [譯文] 夕陽返照回潮涌,飄浮的云朵降細雨。悲苦只有詩人知,與之低聲相泣訴。 

  [出典]  北宋 賀鑄 《踏莎行》

  注:

  1、《踏砂行》  賀鑄

    楊柳回塘,鴛鴦別浦,綠萍漲斷蓮舟路。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

  2、注釋:此詞又名《芳心苦》

    ①回塘:環曲的水塘。

  ②別浦:水流的叉口。

  ③紅衣:此指紅荷花瓣。

  ④芳心:蓮心。

  ⑤返照:夕陽的回光。

  ⑥騷人:詩人。

  ⑦“當年”句:韓偓《寄恨》詩云:“蓮花不肯嫁春風。”

 

  3、譯文1:

   綠柳環繞、鴛鴦游憩,池塘中長滿了綠色的浮萍,連采蓮小舟來往的路也被遮斷了。不但蓮舟路斷,無人采摘,甚至連蜂蝶也不光顧,荷花只能在寂寞中逐漸褪盡紅色的花瓣,剩下孤苦的蓮心。

    夕陽的余輝,照映減浦口的水波,迎來了晚潮,流動的云彩,帶著凄冷的秋雨,荷花在晚風中輕輕搖曳,好象在滿懷感情地向文人雅士訴說自己的遭遇:想當年我不愿在春花爛漫的時節與百花爭芳斗艷,如今卻還是無端地被秋風埋沒! 

    譯文2:

   楊柳遍布曲折的池塘邊,鴛鴦嬉戲在水流交匯處。水面長滿了綠浮萍。阻斷蓮舟往來路。絕沒有蜂蝶戀清香,荷花落盡蓮心苦。

   夕陽返照回潮涌,飄浮的云朵降細雨。悲苦只有詩人知,與之低聲相泣訴:恥與春芳爭嬌妍,誰料遭際風妒。

 

   4、賀鑄生平見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賀鑄的詞頗得楚騷遺韻,在北宋自成一家。他心性曠達,詞風多變,既長于高曠之作,又擅寫哀婉之思。他的豪放詞,境界格調頗近蘇軾;他的婉約詞,與秦觀、晏幾道相近。張耒對賀詞大加贊賞:“賀鑄東山樂府,妙絕一世,盛麗如游金張之堂,妖冶如攬西施之袂。幽索如屈、宋,悲壯如蘇、李。”,陳廷焯也說:“方回詞,兒女,英雄兼而有之”。

    賀鑄的胸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傷心之處。他的纏綿并非尋愁覓恨,有意為之,而是情郁于中,由筆端自然傾瀉,有著不可抗拒的感人魅力,《踏莎行》這首以荷花自喻的詠物詞就取得了相當高的藝術成就。

    楊柳回塘,鴛鴦別浦,綠萍漲斷蓮舟路。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

    --踏莎行

    大部分寫荷花的作品,往往是贊揚它出污泥而不染的高尚品格,而賀鑄這首詞中的荷花卻生長在被人遺忘的角落,只能自開自謝,在秋風中花瓣落盡,只剩下孤苦的蓮心。

    這樣的荷花,雖然不趨時附俗,不愿在春花爛漫的時節與百花爭芳斗艷,保持了所謂的氣節。可最后,還是無端地被秋風埋沒,在孤獨、寂寞、悲苦中度過一生,沒有人理解,沒有人賞識。

    這首詞道出了詞人悲壯的一生,詞中的騷情雅意,幽索哀怨,讓人心痛,令人神傷。很難讓人相信,這么纏綿哀傷的詞,竟然出自相貌丑陋,人送外號“賀鬼頭”的賀鑄之手。

    賀鑄精通音律,還善于用典,經常在詞中“偷”前人詩句,他的詞也有詩化的傾向。因此,在獲得無數贊譽的同時,《東山詞》也飽受批評,王國維竟說他在北宋名家中最次!

    “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在北宋詞壇,賀鑄是一個獨特的存在,他在美麗中訴說著凄涼,在高曠中吟唱著哀傷。梅雨終會過去,長久的陰晦之后是伊人燦爛的微笑。

 

   5、這是一首詠物詞,所詠當是紅蓮花。北宋理學家周敦頤曾盛贊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是“花之君子者也”。可是這首詞中的蓮花只因生長于回塘別浦,沒有人發現她,更沒有人欣賞她,只能寂寞的開,寂寞的落,在不為人知的境遇中度過自己孤寂的一生。詞中幽潔孤傲的蓮花正是一生懷才不遇的作者賀鑄的化身。

起三句景物描寫渲染環境。“回塘”是曲折的池沼,“別浦”是小水流入大水的之處,都是指紅蓮生長的地方。紅蓮生長于綠波之上,有亭亭如蓋的綠葉為襯托,有絲絲弄碧的楊柳為背景,又有活波絢麗的鴛鴦為伴,則紅蓮的清麗芳華可想而知。然而,如此美艷的蓮花,只因她所處地方偏僻,少有人到,又因水動遲緩,綠色浮萍又厚又密,以至于阻斷了采蓮舟的來路,再也沒有可能被少女的雙手來采摘。“斷無”兩句繼續渲染紅蓮花處境的可悲,就連那些蜂蝶也不知“幽香”之可慕,斷然不來,“斷無”二字加重語氣,突出紅蓮花因幽潔而絕無知音。當她“紅衣脫盡”,即花瓣凋落之后,結成蓮蓬,每顆蓮子中間都有一個帶有苦味的“芳心”,這是紅蓮花一生痛苦的象征。

換頭兩句描繪夏秋傍晚之荷塘景色:金色斜陽照在荷塘綠波之上,迎來從浦口流入的潮水,天上的行云又灑下一陣微雨。作者以此寥落之景暗示紅蓮花日復一日,歷盡陰晴朝暮而始終不被人知。結三句描摹紅蓮的內心世界,“騷人”即詩人,這里指作者。在作者眼中,他的身外之身——紅蓮似乎在向自己傾吐心曲,故紅蓮之語實際上是作者對內心獨白。“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這正是紅蓮高傲品格和一生遭遇的概括。唐代詩人曾以花之開于春天比作嫁給春風,蓮花不肯與百花一樣在春風中斗妍取憐,可見她不同于凡花的高潔品格,然而她卻因此而落得寂寞一生,一旦秋天來臨,紅衣脫盡,芳心獨苦,被秋風耽誤。因此紅蓮的悲劇不僅是環境造成的,也是她性格的必然結果。

清代詞評家陳廷焯說:“此詞騷情雅意,哀怨無端,讀者亦不知何以心醉,何以淚墮。”《白雨齋詞話》。的確,由于賀鑄將自己的思想、性格與社會環境凝聚成具體可感的紅蓮形象,使此詞的思想內涵遠較嘆老嗟卑式的直接吐露含蓄深廣,其感人力量也因而增強,特別是封建時代懷才不遇的知識分子更易產生共鳴。陳廷焯對此詞評價極高,原因就在這里。

 

6、這首詞用了比興的手法,利用聯想,由此及彼,見文抒意。在我們的生活中,有許多的事物可以類比,情感可以相通的。賀鑄的這首《踏莎行》看上去是詠荷花,實際上是以荷花自喻。

    “楊柳回塘,鴛鴦別浦,綠萍漲斷蓮花路。”詞人起句寫荷花生長的地方。回塘,位于迂回曲直的池塘;別浦,離開要沖的水口。荷花在回塘、別浦,就暗示了她處于一個冷落清凈,不為人所知,也就是不能被人所發現、愛慕的環境之中。在前兩句中,詞人用楊柳、鴛鴦來襯托荷花。楊柳在水岸邊,荷花在水中央,一綠一紅,遙遙相映;鴛鴦是水中飛禽,荷花是水中植物,一動一靜,相交成趣。以楊柳倒影水中來襯托荷花的亭亭玉立,用美麗的鴛鴦來襯托荷花的鮮艷,自然貼切。第三句,詞人筆鋒一轉,由美麗的荷花轉入她的不幸命運來。如此艷麗,卻不見采蓮的小船的光顧,難道這就是因著水中浮萍的稠密,因而短了蓮舟的水路么?詞人的感傷之情油然而生。這里,詞人用以比喻自己的不得意是因著不被人所引見,有千里馬,而沒有伯樂。托喻非常委婉。

   “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荷花生長于偏僻的回塘、別浦,蓮舟又由于綠萍的阻隔而不能來此采蓮。可恨的是,沾花蹂草、聞香而至的蜂蝶,卻不知幽香之可愛,斷然不來。這是由于蜂蝶的淺薄世俗,還是因著荷香的特別、清幽?這里,詞人以荷花的幽香,來比自己的品德;以蜂蝶的不至,來比朝廷當權者對自己的全不欣賞,另人惋惜。既然蓮舟不來,蜂蝶不慕,那么,荷花的美艷、芬芳,只能是“紅衣脫盡”,花瓣凋零,自開自落了。留下的只能是苦澀的芳心。詞人暗示自己雖然有才有德,卻不為人所知,不為人所用,只能是終身郁郁不得志。將花比人,處處雙關,寫得水到渠成,詞盡意未盡。

    “返照迎潮,行云帶雨,”下片起句推開一層,情中寫景。落日的余輝返照在碧波蕩漾的水面上,迎接著涌來的潮水;天上流云飛過,飄落下來的雨水灑在池塘里。這兩句寫得生動,即描寫了荷花的自開自落,為時已久,歷經朝暮,飽遇風雨,卻不為人知,無人采摘;又比喻自己在自己的生活經歷中,也如荷花一樣,遭遇過太多太多的世事滄桑、人間冷暖。這樣寫景,又寫了詞人的情感和性格。

   “依依似與騷人語”一句,“語”的對象是“騷人”。詞義更加豐富起來。我們可以想起屈原的《離騷》,想起屈原想采集荷花作衣裳,用以象征自己的芳潔。在用字上,這里的一個既虛又活、既幻又真的“似”字,活寫出了自己“與騷人語”究竟還是想象這層意思來。

   “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行文至此,詞人已經花即是人,人即即是花,人花合一了。荷花開在夏天,而不是在春天,所以也很貼切。春天本是百花爭艷、姹紫嫣紅的時節,而荷花卻孤芳自賞,高風亮節,不愿“嫁與春風”,最后,卻落得個紅衣盡脫,芳心獨苦的境地。活生生的沒由來的被嘯殺的秋風所耽誤了。這里,詞人倒出了自己由于性格與當時的社會格格不入,始終仕途崎嶇,命運坎坷的感慨。

 

7、這是一首詠物詞,所詠的對象是荷花,其中卻寄寓了詞人的品格和志向。詞作一開始就設置了一個十分幽美的環境:曲曲水塘,楊柳遮掩,送別渡口,鴛鴦雙飛。這是一個特定的送別環境,詞人似乎是在依照傳統的手法寫離情別思。然而,詞人面對長滿水塘、“漲斷蓮舟路”的“綠萍”,筆鋒陡轉,吟誦起被滿塘綠萍所襯托出來的亭亭的荷花。荷花淡香清幽,不招蜂惹蝶;花瓣凋零,芳心猶存。傍晚時刻,在微風中輕搖,似乎在對人們訴說著什么。她是在怨恨“西風”的無情,還是在嘆息自己華年的流逝?其中有那么一份不甘心,也有那么一份自賞清高。這首詞的表層次是詠荷花,但是,詞人成功地運用了擬人手法,將其轉化為一位潔身自好、不慕容華的美人形象:她甘愿深居獨處、不為世聞,甘愿洗盡秾華、清苦自任,甘愿獨持節操、孤芳自賞。詞中直接拈出“騷人”形象,道明詞人旨歸。全詞書寫草木零落、美人遲暮的感慨,縱深層次則是詞人政治理想幻滅后生活情操的寫照。

不僅是“殘荷”的形象,既象白居易筆下的洵陽江頭的批吧琵琶女,也像一個不肯攀附權貴乘借“春風”而老大無成的士人。

 

8、每天,面對紛雜,枯燥單調的生活,心里真的好煩悶。這煩惱縈繞在你的腦際,纏繞在你的發絲,任你徒勞,無法拂去。每每這時候,除了純凈的音樂能讓我澄凈靈魂外,還有就是那情調纏綿或豪氣洋溢的唐詩宋詞,那清麗幽怨的意境,用語精奇的朗朗上口,讓人迷醉,讓人忘俗。  

    近來,因為工作的事而煩惱,訴諸于朋友,朋友大笑不已,說我真是個呆子,做人清高,可為了能脫離清苦的生活,你必須入鄉隨俗,做點凡夫俗子的努力吧。我明白友人的意思,可我還是搖頭,心里想:要是能做到,我何至于今天?  

    萬般郁悶惆悵中,隨手打開案頭的一本《唐詩宋詞選》,賀鑄的《踏莎行》映入眼簾:“楊柳回塘,鴛鴦別浦,綠萍漲斷蓮舟路。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當年不肯嫁春風,無端卻被秋風誤。”,細細品味,于是心境漸漸的平和,跌落在悠久的幽思中。  

    這是一首詠荷詞,詞中的意境,頗似我此時的煩悶的心境,且看:回塘表曲折,別浦示偏遠,這都是少為人所注意的場所。不料,更遺憾的是“蓮舟”不到,采蓮人不會來,那是因為“綠萍”漲滿,斷了采擷它的水路。荷花自有“幽香”,而那些“蜂蝶”之類卻不識、不在乎它的芬芳。因而,美好的蓮花因為各種原因:客觀的或內在的,導致無法物盡其用,不能得到青睞、賞識或使用。最后,它只能自生自滅,一切機遇都失去了;花瓣落盡,獨留下苦澀的蓮實。 

    荷花總是獨自隨著潮來雨過的變化,自身卻未改自我形象,花開花落,無人問津,“不肯”的孤高自傲,“無端”的氣惱,不迎合,、不合拍,于是落到了坎坷沉淪的凄苦境地,只能仰天長嘆:因為當年的不肯屈從依附于春風,到如今落入被秋風欺辱的境地!  

    然而,不是還有一句“荷花出于污泥而不染”,“質本潔來還潔去”,想到這二句哲語名言,我怡然含笑,瞬間擁有了淡薄閑適的心情,因為:荷花,終歸是百花中的君子呀!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