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譯文]  有酒就應當開懷暢飲,人生難得有幾回這樣的消遣。

  [出典]  五代  韋莊  《菩薩蠻》

  注:

  1、《菩薩蠻》  韋莊  

    勸君今夜須沉醉,尊前莫話明朝事。尊重主人心,酒深情意深。

    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2、注釋:

    尊:酒具。

    漏:古代滴水計時的器具。

    春漏短:春夜短。

    呵呵:笑聲。此處指強作歡笑。

 韋莊

  3、譯文:

    今夜,我勸君只須沉醉,舉杯痛飲,別去想明日的是是非非。請珍重我勸酒的這片心意,酒杯里盛滿了酒,也盛滿了情。

    若要愁也應愁春宵太短,莫推說這酒斟得太滿,有酒就應當開懷暢飲,人生難得有幾回這樣的消遣。

   4、韋莊的生平見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

 

   5、這首詞頭兩句說“勸君今夜須沉醉,尊前莫話明朝事”,下半首又說“須漏短,莫訴金杯滿”,四句之中竟有兩個“須”字,兩個“莫”字,口吻的重疊成為這首詞的特色所在,也是佳處所在,下面寫“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又表現得冷漠空泛。有的選本因為這重疊和空泛而刪去了這首詞以為不好,實際上等于割裂了一個完整的生命進程。“勸君今夜須沉醉,尊前莫話明朝事”,是深情的主人的勸客之語,一個“今夜”,一個“明朝”具有沉痛的含義,是說你今夜定要一醉方休,酒杯之前不要說起明天的事情。人是要有明天才有希望的,明天是未來希望的寄托,可是他現在用了一個“莫”字,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你千萬別提起。為什么莫話明朝事呢?那必然是明天的事情有不可期望,不可以訴說的悲哀和痛苦,所以他這里反映了非常沉痛的悲哀。這是主人勸客之詞,如果聯想到他的“紅樓別夜”的美人勸他早歸家,則當時他的希望原當在未來,在明天,明天回去可以見到他“綠窗人似花”的美人,而現在主人勸他“尊前莫話明朝事”,是明天絕無回去的希望了。“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縱然是對紅樓別夜的美人還是這般的鍾情和懷念,但是沒有再見的希望,我就珍重現在熱情的主人的心意吧,因為主人敬給我的酒杯是深的,主人對我的情誼也是深的。李白有首詩是這樣寫的:“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蘭陵的美酒散發著郁金花的香氣,白玉碗中的酒漿閃泛著琥珀般的光澤,只要主人能使我沉醉,我就忘記了什么地方是他鄉。一般人只知道欣賞李白詩瀟灑飛揚的一面,其實李白詩也有非常沉痛的一面,李白寫飲酒的詩最多,而且多與“悲愁”聯系在一起,像“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都屬此類。在韋莊這二句寫的主人勸酒之情中,也隱含了深重的悲哀。下半闋的“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我以為此處乃是客人自勸之詞,我憂愁的是像今晚這般歡飲的春夜非常短暫,我不再推辭說你又將我的酒尊斟得太滿。“遇酒且呵呵”,“呵呵”是笑聲,如果你認為是真的歡笑就錯了。因為“呵呵”兩個字只是空洞的笑的聲音,沒有真正歡笑的感情,韋莊所寫的正是強做歡笑的酸辛。如果你再不珍惜今天“春漏短”的光陰,今天的歡笑,今天這“酒深情亦深”的感情,明天也都不會再存在了。唐朝滅亡,當時的韋莊已經是七十歲以上的老人了,所以他說“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葉嘉瑩講韋莊《菩薩蠻》

 

    6、 愛又能怎樣,終究是離別

  韋莊《菩薩蠻》

     一

紅樓別夜堪惆恨,香燈半掩流蘇帳。殘月出門時,美人和淚辭。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勸我早歸家,綠窗人似花。

     二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三

如今卻憶江南樂,當時年少春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翠屏金屈曲,醉入花叢宿。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

     四

勸君今夜須沉醉,樽前莫話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五

洛陽城里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柳暗魏王堤,此時心轉迷。桃花春水淥,水上鴛鴦浴。凝恨對殘暉,憶君君不知。

  勸我早歸家,綠窗人似花。可是這個離別的人,心里最是明白不過,他這一走,歲月遙遙,根本就不曾想過歸程這個問題。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這個美人應該不俗,可是,諸如此般小情調,又怎能留住注定要離去的男人。倒是此情此景,為男人的回憶添上美妙的一筆,讓他在以后,可以虛榮一下,可以故作憂傷的提起當年,那個含淚的女子對他是如何用情至深。也許他回憶她的心情是真的,可是,他要離開她,也是堅定不爭的事實。

  癡情女子,經常是男人無數次艷遇中的一個而已,是他向別的女人提及時的炫耀,是他老來依然愿意回想的片斷,是他故做嘆息時也心知再活一次還是會拋下她的真實而已。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回憶里面美人是如此讓人懷想,只是一雙雪白的手腕,已足以讓人想起太多溫暖的往事。她曾用手撫過他的臉頰,滿眼都是盈盈柔情,她的玉手為他縫過冬衣,為他煲過羹湯,她像月亮一樣潔白美好。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其實,是美人亦老矣,還鄉會斷腸。何不說“未老難還鄉”或是“未老別還鄉”呢,此處一個“莫”字,直接讓我想起陸放翁的《釵頭鳳》: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一個莫字,道盡無奈!

  總是回憶當時事,總愛想起當年事。當時年少春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那竟是怎樣春風得意、年少翩翩的小帥哥啊。想著“騎馬倚斜橋”只五個字寫盡了不羈少年的風流倜儻,躊躇滿志。那時節,那樣的他,面對歌樓上數不清的美麗女子,舒展著彩云一樣的紅袖,鶯語相邀,想想,那種倍受青睞的感覺有誰能拒絕,只能不由自主就那樣翩然下馬,推開玉屏風,打開金鎖鏈,從此醉入花叢。而這一切,畢竟已成為過去——“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這最后竟是對誰說下這樣的誓言。而這樣的誓言,又如何當得真呢。他的真情,只是階段性的為某一個女子停留,一段一段的真情付出,只是他自身豐富感情的需要。他從不會欠疚,因為他一直都在付出真情,可是他也一直在離開,然后同樣憂傷的面對那些女子或孤苦或空虛或惆悵......的晚年生活。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最是此一句,讓我倍加喜歡韋莊。想過多次回與不回,十分矛盾。好友王建陪他飲酒,兩個惆悵的男人卻絕口不提心事,只是一杯杯互相勸酒,在哈哈爽朗的笑聲里,將恣意的人生繼續過下去。

  也許每一個優秀男人的身后,都有許多女人的影子在飄忽。她們淚也罷,歌也罷,卻終難控制感情愛上如韋莊這樣的男人,也注定了她們的命運會有一段傷離別。對于韋莊來說,許多的女子,他不曾輕薄過任何一人,一生付出真情無數,卻終不過是他生命中的一段段過往。他不能陪她們一生,也知道給過她們淚水,他不可遏制的懷想她們,可是假如重新來過,依然還是會這樣。這是宿命,是他的命,也是那些愛上他的女子們的命。他常思歸,卻肯定回不去了。把一切茫然交給酒吧,還能怎樣呢,呵呵的笑聲里,一生便也匆匆而過。

  第五首是他對全詞的總結。如今他也老了,卻是越加經常的回憶起昔日戀人。散步時看到桃花春水與成雙成對的鴛鴦,便懷想起金風玉露一相逢的萬般激情癡纏,想起共有的朝朝暮暮。他從不曾掩飾他的過往,不曾諱言一生之中身邊走過多少位女子,這是他的可愛,也是一個男人的殘酷。他喜愛過的女子,無一例外都成了他懷想的過往,他在感嘆憶君君不知時,卻不知那些女子,又在忍受著怎樣的孤苦晚年。紅顏老去,年老色衰,也許,她們會慶幸在變得老丑之前被他拋棄吧。可是,這終歸是一種多么心酸且無奈的心情啊。

  五首江南詞讀到這里,心里的感想絲絲縷縷,或許,愛上一個優秀男人,是一個女人的好命,也是她悲劇的開始。她只能成為他的曾經,成為他的一個階段,還要在離別那天含淚微笑,為著,讓他在年老時能夠心懷溫柔的想起她。

  愛又能怎樣,終究是離別。人生能幾何,還是遇酒且呵呵吧。

 

    7、記得秋瑾有首<<對酒>>,"不惜千金買寶刀,貂裘換酒也堪豪.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足見這位近代著名女革命家,文學家的豪邁,峻潔,激昂慷慨地抒寫了革命豪情壯志.想必酒是能激起豪情的.
  似乎這聲"貂裘換酒也堪豪'已與我們漸行漸遠,在一般人的心間難以再有激越跳動的情感泛起.酒再已不是抒發豪情壯志的好東西.它成為一種籌碼,在中國,在飯桌上,如若你不會喝酒,生意就談不成,工作便沒有著落,凡事必要到酒興濃,弄得酩酊大醉時,才有些許眉目,為了達成"共識',免不了下一次的觥籌交錯.難有古人的閑適,灑脫.
  人生如白駒過隙.酸甜苦辣咸宛在這看似短暫的旅途中,我們能否如古人般"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好好的陶醉一番,讓奔放的心情直接傾瀉呢?放下名利,回歸自我呢?我想,我是需要的.

 

   8、世界上有許多事,不管你愿不愿意,他就是這樣發生了……

    今天心情很不好,真的很不好。朋友問我怎么變憂郁了,我竟忘了該怎么樣回答。何時起,我的臉上不再有那燦爛的笑容了?!這一個月發生了很多事,很多讓我措手不及。一直以為自己是堅強的,堅強的讓人心疼。今天才發現自己原來那么脆弱,脆弱的讓人可憐。明明已經做好了接受一切的挑戰,可是還是在人心這里敗下陣來,終究自己還是不能接受現實。我怎能依然對人性有奢望?虛偽是天然的,自私也無需學習!  

    “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不去想了!現在,我只需把我最重要的事情做好。馬佳說:“一個人只有在自己的崗位上,站穩了腳跟,就是對國家最大的貢獻。”我呢,沒有那么高尚,我只需把我該做的事情做好,然后再去做我想做的事,對自己負責。

    再多燦爛美麗的話語也只是一瞬間的智慧與激情,唯有樸實的行動才是開在成功道路上的鮮花!人生能幾何?看看書,聽聽曲,寫寫文,然后,歸去!

 

    9、酒,是一種特殊古老的文化形式。中國,是酒人的樂土。地,無分東西南北;人,無分男女老少;族,無分漢滿蒙回藏,飲酒之風,從杜康釀造開始,源遠流長五千年。一切政治、經濟、商務、雅敘都離不了酒。推杯換盞,將宴請推向高潮。

   酒是神水,飲酒的意義決不僅滿足了口福之樂,很多時候表現出的是一種禮儀、一種氣氛、一種情趣、一種心境。文人墨客對酒的癡迷歷來有記載:李白斗酒詩百篇;鄭板橋不醉不畫;王羲之醉而書成《蘭亭序》……

    杯酒下肚,陌生的人拉近了距離,熟悉的人推心置腹。難辦的事、難說的話,借助酒精降低了難度。不是有這么一句話嗎:“酒杯一端,政策放寬;酒杯一舉,可以可以”。不會飲酒者在席間猶如斷了臂膀,游刃不起來。

    酒是一個精靈。以各式樣貌出現,紅的白的黃的啤的。。。“性格”迥異,或溫婉或剛烈,或咄咄逼人或蓄勢待發,又萬變不離其中,到最后總能讓你飄飄欲仙。開心的時候喝下去的是喜悅;難過的時候吞咽的是苦澀。能叫你忘卻塵世憂愁、也能讓你沉淪到傷心欲絕。放下面具,原形畢露。或釋懷或唏噓;或豪情萬丈或放蕩不羈,都在杯酒之間。

    酒,是物質的,卻能輕易溶于你的精神。

    國人喝酒最大的不好就是喜歡勸酒。其實喝酒無非三類:善飲者不待勸、絕飲者不能勸、惟有一種能飲而故不飲者宜用勸。然,能飲而故不飲,不是自有苦衷就是感情沒到那份,若如此不如寬待何須多勸?所以除了作為主人,為表熱情好客淺淺勸過,都應得饒人處且饒人,有量飲量。

    若一個男人每次都勸同一女人喝酒、女人也一再愿醉,大都會有故事待續。或許成了妻或許成了妾,再不濟也會成為一夜情的伙伴。不管成為什么也好,等他真的視你為自己的女人,那么就再不舍得讓你多喝。這就是為什么夫妻間永遠不會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緣由。

    上半場推推拖拖、下半場你爭我奪,相比這類的應酬,吾更愿意和親近的人小酌。頻頻舉杯飲的不僅是酒,還有情意和自己的心緒。“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那叫豪爽。可以狂笑也可以垂淚,胡言亂言也不會怪罪,因為我們是朋友。

   女人喝酒,最先想到就是李清照。可能受她詩詞的影響,總覺得風雅。“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看,天剛一擦黑就喝上了;“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好嘛,喝少了根本不好使;“沈水(一種香)臥時燒,香消酒未消”——看來沒少喝;“昨夜風疏雨驟,濃睡不消殘酒”——第二天早上還沒醒酒呢;“共賞金尊沉綠蟻,莫辭醉,此花不與群花比”——一醉方休酣暢淋漓,坦率自然褪去矯揉造作,這正是女詩人的自我寫照。    

     而蘇軾是一個酒量很小的人,據他自己說,早年不能飲酒,后來經過學習,能飲一點兒,但是酒量始終不大。一次有人送他一瓶好酒,他獨飲一杯之后,便“醺然徑醉”(《與賈耘老》),又有詩云“三杯軟飽后,一枕黑甜馀”(《發廣州》),可見也就一兩杯的量。可貴的是,蘇東坡不因自己量小就不飲酒,相反,他喜歡飲酒,“我雖不解飲,把盞歡意足”(《與臨安令宗人同年劇飲》)。酒量小而喜歡飲,便常常醉,醉后又能寫出《飲湖上初晴后雨》、《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之類的優秀詩詞,比起李白,蘇東坡顯然是低酒耗的大詩人,既合乎古今利潤最大化的經濟學原則,又合乎當今環保節能低碳的時尚理念。

 

    10、《前赤壁賦》以浪漫的筆調描寫了月夜美景和泛舟江上飲酒吟詩的舒暢情懷,繼而通過客人及其幽怨的洞簫聲調,引出一番主客爭辯,以探討人生觀和宇宙觀。
     樂曲開始是讓人頗熟悉的傳統羽調式,簫聲悠悠飄起,恰到好處地音色、力度處理,仿佛月下小舟,夜訪赤壁。船上“主、客”于觥籌間有感而發。“客”的回答,闡發了懷古傷時之情,感情色彩甚為悲傷。樂句中“7”和“4”的運用,讓人情不自禁地感嘆“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客”之所以“悲”,在觸景傷懷,有感于人生短暫。
     月下赤壁,色殷如血,眼前之景,讓人想到曹操兵敗赤壁、血染長江的戰爭慘烈。此處古琴一段掃弦獨奏,再現古戰場刀槍劍戟、殺聲震天的場景。樂句末琶音和泛音與掃弦潑喇形成巨大的反差對比,寓意戰事結束,“一世梟雄”亦隨“大江東去”,銷聲匿跡,空余赤壁戰場千古悠悠。簫聲復起,此處簫聲力度和速度都有加強,似在感慨:“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有為者尚此,更何況吾等短暫、有志而無為者。羨慕長江永恒,哀嘆人生短暫,表現出一種消極的人生觀和虛無主義思想。陷入了封建社會文人士大夫仕途失意、生活挫折的苦悶與迷茫中。

     但蘇軾不以為然。他認為舉杯消愁只有愁更愁。“心病還要心藥醫”,欲求精神苦悶的真正解脫,只有求之于自身在哲學上的“解脫”。所以雖然他借客之口表達了自己的悲情,但醉翁之意并不在宣揚這種悲觀的論調,而是沿用賦家“抑客伸主”的方法,力求闡明萬物變與不變的道理,超脫于無益的悲觀。憑仗哲學武器,他的精神世界也就隨之而轉出了一個更高的境界。此時羽調旋律再次響起,但旋律上行、音色變得寬闊、力度更強,“升4”代替了“4”,一股豪情油然而生。“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的消極悲情變成了“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般的豪情。蘇軾以明月、江水作比,說明世上萬物和人生,都既變也不變。從變的角度看,天地萬物時刻處在變態之中; 而從不變的角度看,世間萬物都是永久的存在,不用羨慕長江和明月,更不用哀嘆人生短促。應該輕物質而重精神,執著于自己的不朽事業,保持平靜超然的心態和樂觀曠達的情懷。 這種“物我一致”的觀點說明了蘇軾對生命的肯定和對生活的熱愛。   

    縱觀蘇軾一生,既堅持了一個富有社會責任感的士大夫積極入世、剛正不阿、恪守信念的人格理想,又保持了文化追求的超越世俗,追求藝術化的人生境界與心靈境界的高度和諧。無數宦海風波和人生挫折鑄煉了詩人宏大曠達的胸懷,當我們讀他這一時期的作品時,更多了一些人生的感悟與哲理的思考。 

 

    11、“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飚塵。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無為守窮賤,坎坷長苦辛。”(漢·無名氏《古詩十九首·今日良宴會》)人生如寄,倏忽而過,必須抓緊時間以求得富貴,否則就要終生窮困。詩句體現了為個人奮斗而只爭朝夕的強烈意志。《古詩十九首》中的另一首“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這首產生于東漢最黑暗的桓、靈時代的詩歌,表現了統治者醉生夢死、抓緊享樂的思想。“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五代·韋莊《菩薩蠻》)醇酒美人,及時享樂,勿使人生虛度,精神的空虛于此可見。

    21世紀的人們,生活節奏加快,更加感覺到時間這股東逝水的快速奔流,而人們對時間所抱的態度似乎與古人并無太大的差別,這倒是一個值得我們思索的問題。 

 

    12、  李白從夢中走過,寫下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柳永從仕途中走過,寫下了“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辛棄疾從國破家亡中走過,寫下了“舉頭西北浮云,倚天萬里須長劍”。

  我沒有李白的不幕權貴、恣意奔放,沒有柳永面對仕途不得志時的豁達情懷,更沒有辛棄疾要收復祖國河山的豪邁理想。我只想和一個人,攜手走過煙雨的江南,走過大漠的孤煙,走過北國的風雪。

  李白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韋莊說“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而我更向往走過一段“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平淡安詳的人生。

     王國維說詞的第一重境界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西樓,望盡天涯路”。這正是我已走過的路,一條鋪滿了落葉的寂寞之路,我孤獨地走在雨途中,不知誰為我撐傘,我回望天涯,仍是蕭索一片。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是王國維所說的詞之第二重境界。如今的我又何嘗不是“為人消得人憔悴”。人說相思成疾,我在深夜里,掌那一盞孤燈,為誰而滅。對月獨酌,感受著寒風吹酒冷的孤寂,冷到心底。

  有時我會想,若人生是一場夢,縱然“吹落黃花滿地金”又何嘗不好,而我卻得不到。“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這第三重境界是否就將是我要走過的人生?是否人們總是懦弱,錯過了才發現自己真的錯了,這錯,又怎是“鑄就而今相似錯”?

  你是否看到了江南的煙雨,那時天空斟給大地的酒,迷醉了道邊的過客;你是否看到了直上藍際的漠北炊煙,那是大地回敬天空的佳肴,震撼了馳騁的旅人;你是否看到了如千枝萬瓣梅飄落的風雪,那是北國為我盛開的雪,因為我在走過人生的旅程中,愛上了寂寞。

  我不要權貴,不要浮名,只想與你共撐一把傘,走過漫漫雨途,只想共掌一盞燈,行過幽幽夜路。然而,我仍只是一人在走,仍就“眾里尋他千百度”,縱使驀然回首,那人卻不在燈火闌珊處。

 

2013-09-10 21: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