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譯文]    遠遠一看便知道那不是雪花,因為有淡雅的清香飄過來。

   [出典]    北宋   王安石   《梅花》

   注:

   1、   《梅花》  王安石

        墻角數枝梅, 凌寒獨自開。

      遙知不是雪 ,為有暗香來。

   2、注釋:

    1.凌寒:冒著嚴寒。

  2.遙:遠遠的。

  3.為:因為。

  4.暗香:指梅花的幽香。

    3、譯文:

       墻角里有幾枝梅花,  迎著寒風獨自開放。

      遠遠的就知道那不是雪,因為有花香飄過來。

 

   4、王安石生平見 何物最關情?黃鸝三兩聲。 和 至今商女,時時猶唱,《后庭》遺曲。

   5、古人借用這些意象往往有這樣一種模式:竹,多以畫骨,而境界全在其中,些許文字,以竹之斑駁融文之參差,所謂景中寫意。松,以畫,畫姿則聯想盡在松姿中;以詩寫神,則松姿盡在想象中,以畫以詩,展姿現神,皆謂借物言志。蘭,以植,植之盆庭院,飛香于書齋,蘭香清,書香雅,謂之淡泊,謂之文雅。而梅,亦如松,可詩可畫,不同的是松以畫傳神,梅以詩傳神。另外,梅似乎具全了其它三“君子”的特征:如竹般清瘦,如松般多姿,亦如蘭而有芳香。因而,“四君子”中就梅在詩中表達的意境尤為豐富。王安石的《梅花》以寥寥幾句詩句略出了幾枝梅,恰把這幾個特征都寫出來了。在意象中,松往往唱獨角戲,環境只是作為一種陪襯,主要還是看松姿,而梅不同,梅往往要與環境結合,當然在墨畫中環境可以是空白,然而這就是一種環境,只不過比較朦朧。

 

  《梅花》中以“墻角”兩字點出環境,極其鮮明,極具意境。墻角顯得特別冷清,看似空間狹小,其實作者以墻角為中心,展開了無限的空間,正是空闊處在角落外,見角落便想到空闊。“數枝”與“墻角”搭配極為自然,顯出了梅的清瘦,又自然而然地想到這“數枝梅”的姿態。“凌寒”兩字更是渲染了一種特別的氣氛,寒風沒模糊掉想象中的視線,反而把想象中的模糊趕跑了,帶來了冬天的潭水般的清沏。所以,不管它是曲梅還是直梅,讀者總會覺得腦海中有一幅有數枝定型的梅的清晰的畫。“獨自開”三字就如一劍劈出分水嶺般巧妙地將梅的小天地與外界隔開了,梅的卓然獨“橫”(梅枝不“立”),梅的清純雅潔的形象便飄然而至。“遙知不是雪”,雪花與梅花——自然界的一對“黃金搭檔”,兩者相映成輝,相似相融,似乎是一體的。而作者明確“看出”“不是”,并且是“遙知”。為什么?“為有暗香來”。“暗香”無色,卻為畫面上了一片朦朧的色彩。清晰與朦朧交錯,就像雪中閃爍著一個空洞,造成忽隱忽現的動感。也像飄來一縷輕煙,波浪式的前進,橫攔在梅枝前。作者用零星的筆墨層層展開意境,幾筆實寫提起無限虛景,梅之精神也被表達得淋漓盡致,此作者之神往,亦令讀者神往。

  因為梅花的清純雅潔,人們也常用梅花來描寫一些品格高尚的人。

 

    6、梅花,香色俱佳,獨步早春,具有不畏嚴寒的堅強性格和不甘落后的進取精神,因而歷來為詩人們所吟詠,所歌頌。在我國古代為數眾多的詠梅詩中,王安石的《梅花》堪稱一首饒有特色、膾炙人口的佳作。

  這首詠梅詩吟詠的是早春之梅。全詩雖僅4句20字,卻較為形象地刻畫了早春梅花的神韻和香色。

    前兩句“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寫頗有寒意的早春時節,萬物皆未萌芽,唯獨墻角數枝梅花迎寒綻開。這兩句寫梅花,不繪其形,而傳其神。“墻角”二字點明地點;“獨自開”與“數枝梅”相照應,傳遞了梅先天下春的信息;“凌寒”二字交代時間,突出了春梅于嚴寒中傲然怒放的性格特征。不過,這兩句詩寫梅花不畏嚴寒傲然怒放,并非首創。在此之前,已有別的詩加以描繪了。如南朝陳詩人謝燮的《早梅》詩:“迎春故早發,獨自不疑寒。畏落眾花后,無人別意看”,緊扣一個“早”字,用表現人的心理狀態的“疑”與“畏”字寫梅花,使之人格化,從而惟妙惟肖地反映了其傲霜斗雪迎春的高尚品格。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寫梅花的香色,則寫得較為新穎別致。“遙知不是雪”,著眼于人們的視覺形象,含蓄地寫梅花的純凈潔白。盡管這句詩否定了詩人于遠處所看到的墻角凌寒獨自綻開的數枝梅花是雪,但它實際上曲折地反映了梅白似雪的色彩。試想,假如這梅花不是白的,而是紅的或是其他顏色,詩人會由此而聯想到雪嗎?正因為梅花似雪,唐代詩人張謂的《早梅》詩句“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消”,以錯把梅枝當作雪枝來反映白梅早發、皎潔似雪的特點,才給人以“錯”而無誤,“錯”中見奇之感。

  “遙知不是雪”這句詩,不僅含蓄地寫梅花的純凈潔白,也間接地交代前兩句中所寫的迎寒怒放的“墻角數枝梅”實為詩人從遠處隱隱約約中所見,且與訴諸人們嗅覺的下句“為有暗香來”一道寫梅花的香色,詩句之間具有內在聯系,顯示出全詩結構的嚴謹。

  詩人寫梅香,沒有借助任何形容詞,亦未潑墨如云,大肆渲染,而是以“看似尋常最奇崛”(王安石語)的“遙知”這兩句詩巧妙自然地出之。這兩句詩之間具有因果關系。正因為有梅花的香氣從遠處襲來,才使詩人“遙知不是雪”。倘若梅花無香氣,則詩人從遠處隱隱約約看到的“墻角數枝梅”,是難免把它錯當作雪枝的。以互為因果的兩句詩寫梅花,收到了香色俱佳的藝術效果,與張謂的《早梅》詩句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遙知”兩句詩也未必是實寫詩人于遠處聞到梅花的香色,從而得出是梅非雪的結論,而只是虛寫,極言梅花的香氣之濃。

  如果說,這首《梅花》詩所吟詠的梅花,不僅讓人領略到其凌寒怒放的神韻,而且給人留下它香色俱佳、別具一格的鮮明印象,那么,這首詩本身也就如同它所吟詠的梅花,令人賞心悅目,獲得藝術美的享受。

 

      7、古人吟唱梅花的詩中,有一首相當著名,那就是在作者之前,北宋詩人林逋的《山園小梅》。尤其是詩中“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兩句,更被贊為詠梅的絕唱。林逋這人一輩子不做官,也不娶妻生子,一個人住在西湖畔孤山山坡上種梅養鶴,過著隱居的生活。所以他的詠梅詩,表現的不過是脫離社會現實自命清高的思想。作者此詩則不同,他巧妙地借用了林逋的詩句,卻能推陳出新。你看他寫的梅花,潔白如雪,長在墻角但毫不自卑,遠遠地散發著清香。詩人通過對梅花不畏嚴寒的高潔品性的贊賞,用雪喻梅的冰清玉潔,又用“暗香”點出梅勝于雪,說明堅強高潔的人格所具有的偉大的魅力。作者在北宋極端復雜和艱難的局勢下,積極改革,而得不到支持,其孤獨心態和艱難處境,與梅花自然有共通的地方。這首小詩意味深遠,而語句又十分樸素自然,沒有絲毫雕琢的痕跡。 

 

 

    8、王安石的這一首《梅花》詩,吟詠的是早梅。全詩雖然僅僅20個字,卻較為形象地刻畫了早春梅花的神韻和香色,表現出梅花獨步早春,真純無瑕,不畏嚴寒的堅強性格和頑強的生命力。
詩人是北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在北宋極端復雜和艱難的局勢下,他積極推進改革,力主變法,受到保守勢力的頑強阻撓,當時他心情異常復雜。詩中寫梅花傲霜斗雪,凌寒怒放,反映了他此時的孤獨寂寞和艱難處境,同時也表明自己不畏權貴,孤芳自賞的志向與品格。

    詩的前兩句,寫在春寒料峭的早春時節,萬物皆未復蘇,唯獨墻角的數枝梅花,抗嚴寒,傲冰雪,形單影只獨自開:
“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墻角寂寞處有幾枝潔白的梅花,迎著寒風孤獨地盛開著。

    詩的后兩句,“看似尋常最奇崛”,寫梅花的色與香,格外的新穎別致。從視覺形象上寫梅花皎潔似雪,冰清玉潔,從嗅覺上突出了梅花的淡淡清香: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為什么遠遠的就知道潔白的梅花不是雪呢?那是因為梅花隱隱約約地傳來一陣陣的幽香。

   這首小詩融入了詩人的主觀情思,將自己的心境寄托于品質高潔的梅花,語言樸素,字字精工,明麗清新,意境深遠。

 

 9、喜歡最后兩句。喜歡這種感覺,讓我想到“酒香不怕巷子深”。如果注定要選擇一種人生,就選擇這種默默的靠美德(香氣)來傳播的人吧!

 

   10、“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梅花潔白,又開在冬季。因此自古詩人詠梅多自然聯系到雪,唐宋以來數不勝數, 而王安石寫雪寫梅。既不是以雪映梅, 也不是以梅擬雪 ,雖然繁花似雪 ,卻絕不為寫雪或梅的形色。也不想雪與梅互相比擬 ,而更執著于梅的精神、 品格 。

   “遙知不是雪, 為有暗香來”。 不說梅花如雪,偏說遠遠地一瞥就知道, 那一樹潔白不是雪 。不說雪不具備梅的品格,而說因為有一絲馨香幽幽而來, 方顯梅之凌寒、 傲骨。詩讀到這兒, 豈止梅花 ,已經是滿紙馨香了、沁人心脾 、撩人情思。

    詩, 永遠是審美的情感體驗。 如果說詩作前兩句未脫寫景, 寫實。讀過詩作后兩句 詩人的主觀意興則躍然紙上了, 那一縷馨香是寫實的, 更是心緒的,充滿空靈 、含蓄、 沖淡、 自然之美 。比之于“ 梅花香自苦寒來”, 立即覺出后者畢竟苦相太重、 俗氣太濃
這是典型的“ 有我之境”, 不執著于描摹客觀特體本身, 或者說對客觀物體的描摹意境的營造,都為了主觀的意興心緒 ,突出的是詩人的個性特征 。一切外物——梅的凌寒自開
雪一樣高潔的形色, 都成為內在情感的表達 。

   王安石 ,不愧為文學大家。他總能從一味妙悟中 ,翻出無盡的韻味 。

 

   11、“遙知不是雪”,雪花與梅花——自然界的一對“黃金搭檔”,兩者相映成輝,相似相融,似乎是一體的。而作者明確“看出”“不是”,并且是“遙知”。為什么?“為有暗香來”。“暗香”無色,卻為畫面上了一片朦朧的色彩。清晰與朦朧交錯,就像雪中閃爍著一個空洞,造成忽隱忽現的動感。也像飄來一縷輕煙,波浪式的前進,橫攔在梅枝前。作者用零星的筆墨層層展開意境,幾筆實寫提起無限虛景,梅之精神也被表達得淋漓盡致,此作者之神往,亦令讀者神往。

 

   12、一篇好的文字,文字如雪,吸引你踏字尋梅,尋那字里行間的梅,尋那疏影橫斜、暗香浮動的梅,尋那“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的梅,尋那“不要人夸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的梅”。

  一片好的風景,風景如梅,吸引你聞香識字,識那躲在梅后面的字,識那藏在風景后面的文。千金易求,一字難得。空翠難強名,也要為伊消得人憔悴。這就是一種媒體到另一種媒體的追求。變的是傳播方式,不變的是那踏雪尋梅的素人素心,是那素人素心的“更無花態度,全有雪精神”。

  文學與電視,電視與文學;文字與畫面,畫面與文字。正是一個雙向的踏雪尋梅。好的文字意境難現,好的景色也無言相對。“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閣筆費評章。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恐怕是雪與梅相得益彰的最佳評述。

  踏著如雪的字,一路尋去,雖風寒撲面,但想著那高標逸韻“臨寒獨自開”的梅,想著那“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的梅,便似乎悟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的禪意。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