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譯文] 你騎著竹竿當馬來到我家,你追逐我圍繞井欄桿輕輕拋弄著青梅。

[出典]  李白 《長干行》

注:

1、   《長干行》 李白

 

妾發初覆額,  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  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干里,  兩小無嫌猜,
十四為君婦,  羞顏未嘗開。
低頭向暗壁,  千喚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  愿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  豈上望夫臺。
十六君遠行,  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觸,  猿聲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  一一生綠苔。
苔深不能掃,  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黃,  雙飛西園草。
感此傷妾心,  坐愁紅顏老。
早晚下三巴,  預將書報家。
相迎不道遠,  直至長風沙。
2、注釋:
 長干行:屬樂府《雜曲歌辭》調名。
 長干里:在今南京市,當年系船民集居之地,故《長干曲》多抒發船家女子的感情。
 抱柱信:曲出《莊子·盜跖篇》,寫尾生與一女子相約于橋下,女子未到而突然漲水,尾生守信而不肯離去,抱著柱子被水淹死。
 滟滪堆:三峽之一瞿塘峽峽口的一塊大礁石,農歷五月漲水沒礁,船只易觸礁翻沉。
 天上哀:聲一作“鳴”。
 遲行跡:遲一作“舊”。
 生綠苔:綠一作“蒼”。
 長風沙:地名,在今安徽省安慶市的長江邊上,距南京約700里。
3、譯文1:
我的頭發剛剛蓋過額頭,在門前折花做游戲。你騎著竹馬過來,把弄著青梅,繞著床相互追逐。我們同在長干里居住,兩個人從小都沒什么猜忌。十四歲時嫁給你作妻子,害羞得沒有露出過笑臉。低著頭對著墻壁的暗處,一再呼喚也不敢回頭。十五歲才舒展眉頭,愿意永遠和你在一起。常抱著至死不渝的信念,怎么能想到會走上望夫臺。十六歲時你離家遠行,要去瞿塘峽滟滪堆。五月水漲時,滟滪堆不可相觸,兩岸猿猴的啼叫聲傳到天上。門前是你離家時徘徊的足跡,漸漸地長滿了綠苔。綠苔太厚,不好清掃,樹葉飄落,秋天早早來到。八月里,黃色的蝴碟飛舞,雙雙飛到西園草地上。看到這種情景我很傷心,因而憂愁容顏衰老。無論什么時候你想下三巴回家,請預先把家書捎給我。迎接你不怕道路遙遠,一直走到長風沙。
 譯文2:
 記得我劉海初蓋前額的時候, 常常折一枝花朵在門前嬉戲。 郎君總是跨著竹竿當馬騎來, 手持青梅繞著交椅爭奪緊追。 長期來我倆一起住在長干里, 咱倆天真無邪相互從不猜疑。 十四歲那年作了你結發妻子, 成婚時羞得我不敢把臉抬起。 自己低頭面向昏暗的墻角落, 任你千呼萬喚我也不把頭回。 十五歲才高興地笑開了雙眉, 誓與你白頭偕老到化為塵灰。 你常存尾生抱柱般堅守信約, 我就怎么也不會登上望夫臺。 十六歲那年你離我出外遠去, 要經過瞿塘峽可怕的滟堆。 五月水漲滟難辨担心觸礁, 猿猴在兩岸山頭嘶鳴更悲凄。 門前那些你緩步離去的足印, 日子久了一個個都長滿青苔。 苔蘚長得太厚怎么也掃不了, 秋風早到落葉紛紛把它覆蓋。 八月秋高粉黃蝴蝶多么輕狂, 雙雙飛過西園在草叢中戲愛。 此情此景怎不叫我傷心痛絕, 終日憂愁太甚紅顏自然早衰。 遲早有一天你若離開了三巴, 應該寫封信報告我寄到家來。 為了迎接你我不說路途遙遠, 哪怕趕到長風沙要走七百里!
 譯文3:
 
 小時侯我的頭發剛剛遮住前額,常常攀折花枝在家門口做游戲。你騎著竹竿當馬來到我家,你追逐我圍繞井欄桿輕輕拋弄著青梅。人們都居住生長在長干里,兩個小孩天真無邪從小就沒有猜疑。十四歲嫁給你做了媳婦,羞澀的容顏總還是抹不開。經常低著頭向著昏暗的墻壁,千呼萬喚也不好意思回頭看你。十五歲時初懂人事才舒展開雙眉,即使化做灰塵也愿和你永在一起。常懷著尾生抱柱的堅定信念,豈能料到我會登上望夫臺。十六歲那年你就出門遠行,穿過瞿塘峽要闖那滟滪堆。五月水漲滟滪堆沒在水中,千萬不可闖,兩岸的猿聲凄涼悲哀響徹云天。在門前尋找你留下的足跡,可那些腳印都長滿了青苔。青苔又厚又深我不忍心清掃,落葉飄零秋天早已來到。八月里蝴蝶結對飛來,成雙成對棲在西園的草上。觸景傷情我的心多么悲傷,因憂愁過度使青春容顏變老。不知你什么時候從三巴回來,你要事先寫封信捎回家。去迎接你不怕路途遙遠,哪怕一直接你到長風沙。
 4、李白(701—762) ,字太白,號青蓮居士,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省天水縣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中亞。李白即生于中亞的碎葉城(今蘇聯吉爾吉斯境內)。五歲時隨其父遷居綿州彰明縣(今四川省江油縣)的青蓮鄉。早年在蜀中就學漫游。青年時期,開始漫游全國各地。天寶初,因道士吳筠的推薦,應詔赴長安,供奉翰林,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特殊禮遇。

  但因權貴不容,不久即遭讒去職,長期游歷。天寶十四年(755)安史之亂起,他隱居廬山,但仍密切注視著國家和人民的命運。后參加永王李璘幕府。永王兵敗被殺,李白坐系潯陽獄,第二年長流夜郎,途中遇赦。晚年飄泊于武昌、潯陽、宣城等地。代宗寶應元年(762)病死于其族叔當涂縣令李陽冰處。

  縱觀李白一生,其思想是比較復雜的。儒家、道家、縱橫家、游俠思想對他都有影響。他企羨神仙,向往隱逸,可是又不愿“一朝飛騰為方丈蓬萊之人”,而要“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愿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他有著遠大的政治抱負,但又不愿走科舉的道路。他想通過隱居,求仙獲取聲望,從而在名人薦舉下,受到皇帝征召重用,以便實現“濟蒼生”、“安社稷”的理想,然后功成身退。詩人就是在這一思想指導下度過狂放而又坎坷的一生。

  李白存詩九百九十多首。這些詩歌,或以奔放的激情表達對理想政治的熱烈追求,對建功立業的渴望;或以犀利的筆鋒揭露政治集團的荒淫腐朽;或以善描的畫筆點染祖國壯麗的山河。他的詩篇,無論五言七言,無論古體近體,無不別具風格,具有強烈的浪漫主義色彩。有《李太白集》。
5、詩人李白寫過許多反映婦女生活的作品,《長干行》就是其中杰出的詩篇。
  長干是地名,在今江蘇南京。樂府舊題有《長干曲》,郭茂倩《樂府詩集》卷七二載有古辭一首,五言四句,寫一位少女駕舟采菱、途中遇潮的情景。與李白同時的崔顥有《長干曲》,崔國輔有《小長干曲》,也都是五言四旬的小樂府體,所描繪的都是長江中下游一帶男女青年的生活場景。這些詩歌內容都較簡單。李白《長干行》的篇幅加長了,內容也比較豐富。它以一位居住在長干里的商婦自述的口氣,敘述了她的愛情生活,傾吐了對于遠方丈夫的殷切思念。它塑造了一個具有豐富深摯的情感的少婦形象,具有動人的藝術力量。
 這是首愛情敘事詩。《長干行》對商婦的各個生活階段,通過生動具體的生活側面的描繪,在讀者面前展開了一幅幅鮮明生動的畫面。詩人通過運用形象,進行典型的概括,開頭的六句,婉若一組民間孩童嬉戲的風情畫卷。“十四為君婦”以下八句,又通過心里描寫生動細膩地描繪了小新娘出嫁后的新婚生活。在接下來的詩句中,更以濃重的筆墨描寫閨中少婦的離別愁緒,詩情到此形成了鮮明轉折。“門前遲行跡”以下八句,通過節氣變化和不同景物的描寫,將一個思念遠行丈夫的少婦形象,鮮明地躍然于紙上。最后兩句則透露了李白特有的浪漫主義色彩。這闋詩的不少細節描寫是很突出而富于藝術效果的。如“妾發初覆額”以下幾句,寫男女兒童天真無邪的游戲動作,活潑可愛。“青梅竹馬”成為至今仍在使用的成語。又如“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寫女子初結婚時的羞怯,非常細膩真切。詩人注意到表現女子不同階段心理狀態的變化,而沒有作簡單化的處理。再如“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八月胡蝶黃,雙飛西園草”,通過具體的景物描寫,展示了思婦內心世界深邃的感情活動,深刻動人。
 
 透過《長干行》典型化的語言,塑造出了一個典型的商人小婦形象。這就是典型的塑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來贊美這首詩是最貼切不過了,相形之下,《長干行·其二》略顯平庸,一則在于它的遣詞用句沒有前者的創新性,二者它的敘述方式沒有擺脫掉其他相同題材詩歌的影子。它更加注重愁怨的描寫,而第一首的最后兩句“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則帶有一絲脫離封建禮教的解放色彩。因此,《長干行·其一》塑造的人物更加鮮明飽滿,更令讀者喜愛。
 《長干行》的風格纏綿婉轉,具有柔和深沉的美。商婦的愛情有熱烈奔放的特點,同時又是那樣地堅貞、持久、專一、深沉。她的丈夫是外出經商,并非奔赴疆場,吉兇難卜;因此,她雖也為丈夫的安危担心,但并不是摧塌心肺的悲慟。她的相思之情正如春蠶吐絲,綿綿不絕。這些內在的因素,決定了作品風格的深沉柔婉。
6、胯下騎一根竹竿或一把笤帚,手執一鞭,口中喊“駕,駕”,學馬兒奔跑的樣子跳躍前行,稚拙天真,憨態可掬,這便是男孩子小時候常玩的“騎竹馬”游戲。唐代大詩人李白有詩云:“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寥寥數語,將男女兒童天真無邪,活潑嬉戲的情景描繪得活靈活現。“青梅竹馬”和“兩小無猜”這兩句成語就出自此詩。頑童們胯下的竹馬,到了宋朝發展演變為一種鄉土味十足的民間舞蹈,即“竹馬燈”。

  

 竹馬燈流行于我國廣大的漢族地區。在民間花會中,舞蹈者模仿跑馬的姿勢,或揚鞭疾行,或執轡徐行,通過表演馬兒慢行、上坡、下坡、過橋、跳躍、旋轉等動作,展現馬的各種姿態。既可以表演隊形的豐富變化,也可以表演有情節的歷史故事,載歌載舞,形式活潑,具有濃郁的鄉土藝術特色。而我省旌德縣的“竹馬燈”盛行至今,其表演以熱烈奔放、古樸清新的舞蹈形式,博得人們喜愛。

  

 每年正月十五前,人們有舞燈賀歲拜年的習俗:舞龍賜福,祈求風調雨順;舞春牛祈求來年五谷豐登;舞馬燈以示驅鬼神、保平安、慶豐收、迎新春。在眾多的燈舞中,數竹馬燈最為精彩、亮麗。

  

 竹馬燈一般用竹篾扎成馬的形象,分前后兩截。前截馬頭,后截馬尾,分別系在舞者腰的前后;馬的四周圍上長長的布,以遮住表演者的雙腳;現扎竹馬燈的馬眼睛多用電池燈泡,開關接通后,閃閃發亮;通常馬的脖子上都安有一圈鈴鐺,舞者一手執馬鞭,一手拉韁繩,跑起來“的鈴”、“的鈴”的響聲隔老遠都聽得見,十分生動逼真。

 7、唐代大詩人李白有一首五言古詩《長干行》描寫一位女子,思夫心切,愿從住地長干跋涉數百里遠路,到長風沙迎接丈夫。詩的開頭回憶他們從小在一起親昵的嬉戲:“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竹馬,把竹竿當馬騎。青梅,青色的梅子。后來,用“青梅竹馬”和“兩小無猜”來表明天真、純潔的感情長遠深厚。
  長干行:屬樂府《雜曲歌辭》調名。
  長干里:在今南京市,當年系船民集居之地,故《長干曲》多抒發船家女子的感情。
  長風沙:地名,在今安徽省安慶市的長江邊上,距南京約700里。


  本詩的前四句“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的理解與解釋,歷代學者均不相同,都以似懂非懂地一筆帶過。現以王穆之2004-3-30發表于中國李白網之句解為例:[ 李白《長干行》中“繞床弄青梅”一句存在兩個疑問,即“床”為何義?全句如何串解?對此諸家注本頗多分歧。

  筆者認為“床”當作“井床”、“井欄”解,以較早提出此說的朱東潤注釋為是。對于句意舊注多囿于全句本身連貫串解的困難,有牽強含混處。實際上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句式,“繞床”和“弄春梅”應分屬不同的兩層意思。“繞床”承上句“郎騎竹馬來”,意為男孩跨騎竹馬而來,圍繞井欄旋轉奔跑;“弄青梅”則承前句“折花門前劇”,意為小姑娘用手把玩著剛才從門前折回的青梅花枝。在李白的詩歌里,類似“繞床弄青梅”這樣特殊的句式不乏其例。]


 其實,以上句解根本不通。因為做此句解者根本就沒有理解了“折花門前劇”所表現的內涵。此句最難解釋的是“劇”字,按“劇烈”解,在此根本不通;按“戲劇”解,當時根本沒有此意的誕生,況也講不通;有人提出按“居”解,即站立講,但古字意這兩字就根本不同意或通用,憑想當然的臆斷是不會得到大眾認可的。

 翻閱《辭海》,在“劇”字條下如此解釋:劇:(廣韻)艱也。也即艱難、困難之意。床:井上圍欄,古樂府淮南王篇有:“后園鑿井銀作床,金瓶素綆汲寒漿”之句。弄:設法取得。如弄點啥東西吃,弄點錢花等。

 此四句即可解為:妾的頭發剛剛覆蓋前額的時候,在門前折花時遇有困難;恰逢你騎著竹馬來到,繞著井上圍欄用竹桿(所騎竹馬)為我設法取得青梅。

 8、唐代大詩人李白終生愛好寫詩和漫游。而漫游和寫詩,這樣的興趣,是李白幼年時,就養成了。

 李白剛懂事,就踏上慢慢飄泊之路。所以,李白的一生,幾乎都在流浪和飄泊之中度過。在飄泊和流浪給李白帶來夢境般快樂。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成了他命中的注定和追求。

 在李白看來,生命中的成功,不是對人生目標的各個擊破,他那樣的算計和打拼,太累了。在李白看來,生命的意義是一次奇葩的綻放,在那短暫的綻放里,要把生命的每一個花瓣,都綻放的燦爛、輝煌;每一次,都要把生命的所有潛質揮霍殆盡,在綻放中去追求完美,掙脫世俗,超凡而脫俗――“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

 “呵,詩人,夜晚已經降臨,你的頭發已經白了三千丈。”

 “在孤獨的沉思中,你聽到了來生的消息么?”

 “是夜晚了,我早就我知道我的白發三千丈。”

 詩人說,“夜雖已晚,我的白發三千丈,我仍在孤獨中流浪;我要永遠守著年輕時飄泊而孤獨的心。”

 “如果我靜坐在生命的岸邊默想著和等待,又有誰來編寫生命中熱情洋溢的詩篇呢?”

 事實上,李白那些熱情洋溢、驚天地泣鬼神的詩篇,都是在孤獨和流浪的寫成。

 “假如有游子們離了家,來到這里來守夜,低頭靜聽這黑暗里的低語,有誰把生命的秘密向他耳邊低訴呢,如果我關起門戶,企圖擺脫世俗的糾纏?“

 李白就是這樣放蕩不羈,天馬行空,獨來獨往。

 當然,在李白漫游的途中,在他生命記憶的山水中,最能撥動詩人心弦的,還是故鄉的那一輪明月,那幾聲子規夜啼的叫。是那在月下折花守望的“妾發初復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的人。

 在生命的一次次跋涉雨超越,他把生命中最美,展現給世界,這才是生命的真正意義。

 

 9、“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不丹國王旺楚克與其王后詮釋了現代版的青梅竹馬、王子與公主般的童話愛情故事。

  2011年10月13日,喜馬拉雅山腳下的佛國不丹迎來了舉國大事——被稱為“世界最年輕、最英俊國王”的不丹國王吉格梅·凱薩爾·納姆耶爾·旺楚克,將與小自己十歲的平民大學生佩瑪大婚。婚禮采取傳統佛教儀式,在不丹最古老的西姆托卡宗寺廟中舉行,在這里,吉格梅·凱薩爾·納姆耶爾·旺楚克國王他的皇后加冕了一頂精美的織錦緞后冠……吉格梅·凱

  薩爾·納姆耶爾·旺楚克與王后佩瑪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據說,14年前,那時還只有17歲的旺楚克國子,在一次郊游中邂逅了年僅7歲的小蘿莉佩瑪。旺楚克國王可謂是對佩瑪王后一見傾心。當時,他便跪下向佩瑪求婚說:“等你長大了,我便娶你”。十四年過去了,當年的小蘿莉已出落成了如今傾國傾城的王妃。然后,當年國王的求婚誓言卻不曾因為時間而有所改變。今天,國王終于將誓言變成了行動——迎娶了他心愛的王后……

  不丹是一個一夫多妻的國家,旺楚克國王的父親——前國王就擁有四個美貌王妃。而旺楚克國王則表示只會娶佩瑪一人。或許是由于旺楚克是一個出身高貴的國王,卻能如此忠情于愛情,所以才更讓人由衷地心生欽慕之情,也才會引起如此大的轟動。

  不過,我想愛情本身并無貴賤之分,無論你的出身如何,不管貧富,不管他是否英俊、瀟灑,也不管她美貌與否。只要在愛人的心里,所愛之人就是這個世上唯一美好的化身。在有愛者人的心里,自己的愛人就是這個世上最完美、最重要的人。所以,我覺得無論你貧窮也好,富貴也罷,我們每個人都擁有愛與被愛的權利、享有擁有美好愛情的權利。所以只要我們愛自己所愛,珍惜自己所愛。我們每個平凡的人都能如不丹國王與王后那樣擁有令人眼羨、甜蜜的愛情。

 10、李青蓮曾有“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把青春年少的純凈情感寫得栩栩如生,若在眼前。詩詞之語,本是情語,無論是刻骨相思在柳絮間漫天飛舞,還是獨行于山澗松石處爽快清賞,人內心最柔軟青蔥的記憶總會不經意輕輕襲來,那流逝而去的水樣年華總會在生命瞬間浮出水面。流光一瞬,余香滿身。有時,往昔故事帶來的不單單是“只可憂傷的美好”,也會在那些淡然達觀的心靈里生發出舒緩寧靜的溫情懷抱。而那些時光深處的青春懵懂、春躍秋悲反倒化作輕舞飛動的美景,讓人會心歡快起來。

11、“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兒童對成人世界的幻想總是那么單純美好,他們用快樂而簡單的游戲演繹著成人世界的故事,濾掉了所有與純真無關的東西。如果婚姻真的能像兒童的游戲,又有什么不好呢?

12、有人說過,輕撫著歷歷斑駁的明城墻,會有一種輕輕拍上時光肩頭的幻覺,仿佛時間真的會在這兒轉個身,讓你看到過往。當我依靠著被歲月的風雨雕刻侵蝕的城墻,當我在一個又一個墻洞里捉著迷藏,我好像真的看到了過往,似乎,前生,我就生長在金陵城。在那個“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的兩小無猜的時光里,扎著細細的豆芽兒辮和鄰家哥哥在城墻上放風箏;在涼如水的夜色 里,在滿城的桂花香里,在秋蟲窸窸窣窣的合唱里,安安靜靜地聽著老祖母講著牛郎織女的故事,咿咿呀呀地跟著私塾先生搖頭晃腦地念著“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一陣微風吹過,喚回我那遠去的思緒,轉眼月上柳梢頭,我正在熱鬧的小巷子里,耳邊小攤販的叫賣聲、家長喊孩子回家吃飯的呼喚聲不絕于耳,身邊挽著的是我在南京的阿姨,也正是因著這戶金陵人家,我對這座城市多了一份溫暖的眷戀和牽掛。阿姨的吳儂軟語在混著花香的春風里微微醞釀,竟讓人有幾分醉意。抬眼望去,稀疏的梧桐,淡淡的月,趁著蔚藍的天,此刻世界安寧,惟愿歲月靜好。

這,就是我的金陵故事。我多想再去一次南京,在紫金山巔歌唱,在櫻花雨中起舞,在玄武湖的煙波里泛舟,在燕子磯邊的江濱大壩上看夕陽。思念這座從容悠然的城市,只因為,如果人間有天堂,一定是南京模樣。

13、看慣了太多了悲歡離合,經歷了太多的事事非非,如今的我不再相信地老天荒,那只是上古時代的傳說。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沒有了那種堅忍,包容和相守。“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兒時的兩小無猜,青梅竹馬也不一定會盡人意。

14、“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遠去了的,終究遠去了,可記憶是永遠不會背叛、欺騙自己的。男孩赤誠的童心,女孩清秀的稚顏,是畫筆,幾多歡聲,幾多笑語,勾勒出清顏赤心的絕美。縱然耳邊時而響起那熟悉的稚嫩嗓音,即使眼前時常浮現那難忘的可愛臉蛋,也不要去思量那匹竹馬、那枝青梅而今在何方,因為人生呀,就是這樣——越單純越幸福,越多想越難以釋然。兒時,懵懵的生命、傻傻的生活、嫩嫩的青春、慢慢的成長,像七彩的玻璃珠,而今憶起猶美麗,它們雖已遠去,可留給如今你我的并不是淡淡的憂傷和淺淺的迷惘,而是,呵呵,你懂的。故而,人生,是一段段值得你用一輩子去珍視,逼得你用余生之七彩韶華、燃情歲月去頌唱、去回廊的記憶。

15、從前我便記得這一句“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大抵是因為“青梅竹馬”這個成語用得太多,卻不知是出自一曲《長干行》。

 我是一個極其脆弱的人,當記憶里的風景不再的時候,我會莫名感傷與惶恐。他比我懷舊而堅強。在離開家鄉后,每年他都回到幼年時居住的地方,盡管老屋早已荒廢;每年他都去他母親墳前祭拜,有時也會去我母親那。他說,我們都沒有母親,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們攝入心中,成為永恒的影像,在思念時候回放。

我無語。很多的沖動與悲傷都在年華似水的悠長而靜寂的流逝中遠去了。

一些情緒漸漸消失,另一些情緒漸漸走近,如季節的交錯。

窗外,蕭瑟還沒有開始浸染,沿途依舊殘留著秋日的豐碩。這樣的夜色,彌漫著這樣淡淡而清遠的回憶。而何時能再次這樣回憶往事成了另一個遙不可知的感傷。

人到來年憶此年,此年來年成追憶。青梅竹馬的情感純真得如同清冽冽的山泉,何年何月,都甘純如初。

16、偶然看見一對可愛的男孩子與女孩子相攜一起,甜甜膩膩一起回家的樣子,真是煞是可愛!曾幾何時,也是這般"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呵。多么值得懷念的時光呵。
  
  曾經一起玩耍,一起偷闖果園,被狗追,差點被逮著,上演著層出不窮的迂回戰術,到后來弄得個大花貓兒。即使疲憊不堪,嘴角也是上翹的。曾經一起上學放學,上學時還特意編了一組"暗號"!每天清晨,當清脆的豎笛聲劃破清晨的寂靜的時候,就會傳遞出彼此的默契。曾經因為調皮貪玩,燒掉了一塊干枯的稻田,差點燒掉鄰近住戶的房子!最終還是在共同拔蘿卜扯白菜的"努力"下給撲滅了!雖然心驚膽戰,卻也開心不已!
  
  很多的曾經,到現在卻已成為兒時的回憶了。無論是竹馬還是青梅,都已漸漸成長,都已有了各自的人生軌跡。只是偶爾想起時,會為自己的童稚而咧嘴一笑。那時童真的歡笑都已成為珍藏的照片,鎖在了叫做心得相冊里面,等待著偶爾得翻閱,然后不自覺的懷念逝去的日子……
  
  人的一生,不同的階段都會遇到不同的過客。一個個生命的過客留下了他們獨特的印跡,或深或淺,或短或長。正是這些過客,生命才有了絢彩。
  
  最無憂的青春,回不去的年華……

17、生當此時。盡得愉悅,未嘗哀苦,比年方少艾更輕省,是連情竇初開都未開。天地無親,相悅也是無情。萌生的情感是青翠的。

  很自然的,從初愛就寫到了兩小無猜。感情的狀態是順延的,從年少到了適婚的年紀。結了婚就要好好地在一起。若桃花只是讓人想到昭彰誘惑、妖嬈,那也不盡然美好,桃花最妙的是讓人覺得此生悠然靜好,誘惑你想和一個人相守到老。

 “兩小無猜”常與“青梅竹馬”并提。青梅竹馬的妙處應該是,命中注定的那個人,毫不設防地靠近了,省卻了成年以后千山萬水、煙塵滿身地跋涉,無望疲憊地尋覓。

 青梅,竹馬。既輕且媚,有青梅初露、柔嫩不可攀折之感。念想,這女童與這男童歡愉相戲的場面,心頭便冰雪消融,生出漫漫春暖花開來。看他們在海邊嬉戲,堆沙堡,一起坐在長椅上討論喜歡的科目……

  灼灼的桃花又在眼前閃耀,那句無名的話又顯現:“妖童媛女,嬉游河曲。或振纖手,或濯素足。”我不知這句話的出處,偶然看見,只覺得動人無比。生當此時,盡得愉悅,未嘗哀苦,比年方少艾更輕省,是連情竇初開都未開。天地無親,相悅也是無情。萌生的情感是青翠的,未及衰敗。

 誰不曾年少,情愫稍稍,心藏一個喜歡的人。仰望漫天星光只如凝望他的眼波,全部的愿望加起來只求和他在一起,牽一牽手就覺得看見了天長地久。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當世界還都那么小,讓我們單純好不好?何況,除了年紀太小,誰又能否認他們彼此登對呢?

  那些被允許任性的年代,叫做青春。我選擇記得孩子的笑,明媚鮮妍如春陽。田野里茂盛麥穗撩撥流陽,照耀年輕的眼眉。哼一首簡單的小情歌。不用理智去評析判斷他們可能遭遇的將來。不去想一切行為是否合理。唯獨不指向將來。

如果童年的愛是童話,如夢境般艷柔、靜美,那么柔脆的童話與枯硬的現實對撞,注定以美夢灰飛煙滅為結局。

  有一天,不得不悲哀地發現,青梅已衰,竹馬已老。Loveis over……

  18、揮別了四月暮春的殘夢,五月的原野滿眼是翠生生的綠,蒼翠欲滴的青山夾雜著不知名的野花,淺藍粉紫,鵝黃吐蕊。蝴蝶蹁躚著夢想,蜜蜂收獲著希望,滿世界流光溢彩,逸趣盎然。

 我站在5月的田野,擁著初夏的暖陽,遙想白云生處的故鄉,云煙裊裊,那生機的田野,是否還有少男少女的身影赤足走在田埂上?那村頭老槐樹下,黃昏的時候,是否還站著指繞辮梢羞澀含情的姑娘?

 幾回回夢里回故鄉,“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我那兒時的伙伴,你們是否也會在這樣的季節將我回想?想起五月的星空下,緊緊揪著你們的衣服,圍成一圈,高唱著“好大月亮好賣狗,賣個銅錢打燒酒,你一口,我一口......”的伙伴?

 白云蒼狗,昔日單純的少女如花的容顏如今已滿是歲月烙下的滄桑,我拾不起消失在春天的童話,落花人獨立,看微雨燕雙飛,心痛的盈淚為那瓣瓣殘花落葉,愁緒漸漸爬上心的邊緣,深深淺淺的孤獨、濃濃淡淡的寂寞、就這樣在記憶的深處,隨歲月漸行漸清晰。

19、“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三生石上鐫刻著你我的名字還有那古老的誓言歷經千年而不改。到如今終于明白,我之所以來到這個世界,只為了與你赴前世的約定!你說,來生還要牽我的手,還要帶我一起走。我仍然不語,舉目間有淚光流轉,俯首間便濡了衣襟。只祈愿來世“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從少年到白頭,八千里路云和月,依然是你我攜手踏歌行。

20、午夜清茶的香味氤氳在空氣中,月光桎梏,如同一塊熒光色的書.翻開那一卷卷充溢著墨香的書,在靜謐中獨自品味著穿越千年的經典.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或許只因為“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砰然心動,“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或許只因為“侯門一入深似海”的無奈。

21、到了近代當代,那些高雅的交流何在?像“岳陽樓記”、“陋室銘”“別賦”、“長恨歌”、“赤壁懷古”這些出口能誦的名篇,像:“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輝”、“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這樣的經典名句正隨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冷漠癥中默默離開我們的文化和生活,到時候,即使有個別不忘民族文化的精英,也只能徒嘆:“便縱有千般風情、更與何人說?”

 所以波得寫這篇文章不是徹底否認白話文,而是說明我們真正的文化在于古文。 我們要從小重視素質教育、重視中小學的古文學教育。 在大學的所有專業中,把中國語文、把古文學當作必修科之一。至少不要低于對英語教育的重視程度。 學習中國古文化而給自己帶來的思想和靈氣,將會使所有學習的人終生受益。

22、“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每當佇望街角,看著年幼的男孩女孩在一起戲耍,耳邊便響起這句古詩的微吟,這來自心底的聲音,伴隨著無數童年記憶的剪影在腦中翻轉重疊,我仿佛看到那個永遠也擦不干鼻涕的男孩和那個常常穿著紅色背帶褲的女孩,蹲在瓦屋的檐下撿石子,拾掇著別人眼里無法理解的快樂。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澄澈的如同西藏的天空般的純真依稀在眼前。

  每當我獨自凝望天空,云朵的變幻莫測總讓我想起許多善變的東西,多變的心,多變的性情,多變的世事。其實,我們也不過是浮云一片,在蒼茫的世界里飄蕩著、變化著,永無休止。倘若還有什么是固定的恐怕只有記憶了。有些人,有些事,永遠留在你心中的某個角落。不論世事如何變遷,是一樣的音容笑貌,一樣的歷歷在目。

.

 

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李白《望天門山》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