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譯文]  醉里的秋波顧盼,夢中的幽歡蜜愛,醒來時都是煩惱。

  [出典]  北宋  時彥  《青門飲·寄寵人》

  注:

  1、  《青門飲》  時彥

    胡馬嘶風,漢旗翻雪,彤云又吐,一竿殘照。古木連空,亂山無數,行盡墓沙衰草。星斗橫幽館,夜無眠燈花空老。霧濃香鴨,冰凝淚燭,霜天難曉。

  長記小妝才老,一杯未盡,離懷多少。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料有牽情處,忍思量耳邊曾道。甚時躍馬歸來,認得迎門輕笑。

  2、注釋:

    漢旗:代指宋朝的旗幟。

    彤云:紅云,此指風雪前密布的濃云。

    老:殘。

    小妝:猶淡妝。

    秋波:形容美人秀目顧盼如秋水澄波。


  3、譯文1:

     北方的駿馬迎著烈風嘶叫,大宋的旗幟在雪花里翻攪,黃昏時天邊又吐出一片紅艷的晚霞,夕陽從一竿高的地平線低代地投射著殘照。蒼老的枯林連接著天空,無數的山巒重疊聳峭,暮色中走遍漫漫平沙處處皆衰草。幽靜的館舍上星斗橫斜,無眠的夜實在難熬,燈芯凝結出殘花,相思徒勞。鴨形的熏爐里香霧濃郁繚繞,蠟燭淌淚像冰水凝晶,夜色沉沉總難見霜天破曉。

     總記得淡淡梳妝才完了,別宴上杯酒尚未飲盡,已引得離情翻涌如潮。醉里的秋波顧盼,夢中的幽歡蜜愛,醒來時都是煩惱。算來更是牽惹情懷處,怎忍細思量、她附在耳邊的情話悄悄:“啥時能躍馬歸來,還能認得迎門的輕柔歡笑!”

    譯文2:

    胡馬在寒風中嘶鳴,軍旗在風雪中飄動,天上一會兒陰云密布,一會兒殘陽當空。高高的古樹連接天空,重重山巒連綿起伏,暮色中在黃沙衰草上行進。幽靜的驛館上星斗密布,徹夜無眠燈花自熄。鴨形香爐煙霧繚繞,燭淚結成冰條,長夜漫漫何時才到拂曉。

    永難忘你淡妝送我,一杯酒未飲完,心中的離愁已不知有多少。醉酒時的脈脈秋波,幽夢中的云雨相歡,都讓我醒后倍增煩惱。還有最牽情的地方是,不忍回想你別時的叮囑:什么時候躍馬歸來,我一定會含笑相迎。

    譯文3:

    胡馬在北風中嘶鳴,宋朝旌旗在雪地中飄搖。紅彤彤的晚霞開處,露出一輪斜陽,留下一竿殘照。古木枯枝連著遠空,紛亂的山峰使人昏頭漲腦。黃昏的旅途上,到處是黃沙衰草。荒僻的客館中幽獨寂寞,外面星光閃耀。深夜里我無法睡著,眼睜睜地看著燈花空老。霧氣使鴨爐里的香氣更濃,冷氣使燭淚凝結成條條。唉,這漫漫的長夜實在難熬,盼啊盼,也不見天色拂曉。

    我總是記憶起你的音容笑貌。淡淡的梳妝剛剛完好,我們便飲酒告別,別離的滋味實在難以盡情摹描。如今,我只能在酒醉時,依稀看你多情的明眸,在夢境中重溫我們的快樂和歡笑。但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給醒時帶來無窮無盡的煩惱。你也應該預料得到,最能牽動我情思的地方,是我不敢再思量你對我的溫柔的勸告。你曾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什么時候你跨馬歸來,不要忘記那舊日的相好。她正殷切地守侯在門外,迎接你的是她那滿臉幸福的微笑。


   4、時彥(?—1107),字邦彥,河南開封(今河南開封)人。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己未科狀元。存詞僅一首。

  時彥少年好學,讀書不輟。中狀元后,被授笠書潁州判官,入為秘書省正字,累官至集賢校理。紹圣中(1094—1098),遷左司員外郎。因出使遼國失職,被罷免。不久,官復集賢院校理,提點河東刑獄。蹇序辰出使遼國回來,彈劾時彥擅自接受遼國賞賜,匿而不報,使之又被罷官。徽宗即位(1101),召為吏部員外郎,擢起居舍人,改太常少卿,以直龍圖閣為河東轉運使,加集賢殿修撰,知廣州,未及赴任,拜為吏部侍郎,徙戶部,為開封府尹。當時,都城開封苦于盜賊橫行,治安混亂,時彥強化治安,使開封城坊邑寧靜,盜賊斂跡,監獄屢空。數月之后,遷工部尚書,進吏部。不久,病逝于任上。時彥工于詩詞。


   5、此詞為作者遠役懷人之作。詞的上篇純寫境界,描繪作者旅途所歷北國風光,下篇展示回憶,突出離別一幕,著力刻繪伊人形象。

  本詞上片開始幾句,作者將親身經歷的邊地旅途情景,用概括而簡練的字句再現出來。“胡馬”兩句,寫風雪交加,呼嘯的北風聲中,夾雜著胡馬的長嘶,真是“胡馬依北風”,使人意識到這里已離邊境不遠。抬頭而望,“漢旗”,也即宋朝的大旗,卻正隨著紛飛的雪花翻舞,車馬就風雪之中行進。“彤云”兩句,寫氣候變化多端。正行進間,風雪逐漸停息,西天晚霞似火,夕陽即將西沉。“一竿殘照”,是形容殘日離地平線很近。借著夕陽余暈,只見一片廣闊荒寒的景象,老樹枯枝縱橫,山巒錯雜堆疊;行行重行行,暮色沉沉,唯有近處的平沙衰草,尚可辨認。

  “星斗”以下,寫投宿以后夜間情景。從凝望室外星斗橫斜的夜空,到聽任室內燈芯延燒聚結似花,還有鴨形熏爐不斷散放香霧,燭淚滴凝成冰,都是用來襯托出長夜漫漫,作者沉浸思念之中,整宵難以入睡的相思之情。

  下片用生活化的語言和委婉曲折的筆觸勾勒出那位“寵人”的形象。離情別意,本來是詞中經常出現的內容,而且以直接描寫為多,作者卻另辟蹊徑,以“寵人”的各種表情和動態來反映或曲折地表達不忍分離的心情。

  “長記”三句,寫別離前夕,她淺施粉黛、裝束淡雅,餞別宴上想借酒澆愁,卻是稍飲即醉。“醉里”三句,寫醉后神情,由秋波頻盼而終于入夢,然而這卻只能增添醒后惜別的煩惱,真可說是“借酒澆愁愁更愁”了。這里刻畫因傷離而出現的姿態神情,都是運用白描和口語,顯得宛轉生動,而人物內心活動卻從中曲曲道出。

  結尾四句,是作者繼續回想別時難舍難分的情況,其中最牽惹他的情思,就是她上前附耳小語的神態。這里不用一般篇末別后思念的寫法,而以對方望歸的迫切心理和重逢之時的喜悅心情作為結束。耳語的內容是問他何時能躍馬歸來,是關心和期待,從而使想見對方迎接時愉悅的笑容,于是作者進一層展開一幅重逢之時的歡樂場面,并以充滿著期待和喜悅的心情總收全篇。

  這首詞寫境悲涼,抒情深摯,語言疏密相間,密處凝煉生動,疏處形象真切。詞中寫景寫事筆墨甚多,直接言情之處甚少。作者將抒情融入敘寫景事之中,以細膩深婉的情思深深地感染讀者。


    6、節日有時會令人更加寂寞,那是因為沒有一個所愛的人與你相伴。但就算沒人愛也還會有酒,有明月,有清風,有千年坐臥寒宮的嫦娥與你相伴,理應值得慶賀。“云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比起偷吃了不死之藥的嫦娥的孤寂,我們至少還有家人和朋友,看來是大可不必沮喪的。醉里秋波,夢中朝雨,不過都是醒時煩惱。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才是人生至哀。


    7、清華園里萬木參天,而我只是校河邊一棵旁枝斜逸營養不良的柳樹。從遙遠的南方移植而來,被信手插在貧瘠的鹽堿地上,六年來無人灌溉,自生自滅。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好不容易在激烈的生存競爭中扎下根來,收斂起多余的枝葉,練成了又厚又粗的樹皮來擋風遮雨,片片葉子任由風雨搖擺,儼然是質優價廉的清華木材,只等有一天被伐木工人砍下,做成圓滾滾的木頭,一車一車運到祖國的大江南北,好作辦公廳的棟梁,寫字樓的門柱。

    我不愿被砍伐,我不愿被修剪,我愿意蓬蓬勃勃歪歪斜斜地自由生長,一樹春風千萬枝,嫩于柳色軟于絲。我的根須深深扎進土壤,為的是汲取地下的清泉;我的葉子高高揚向天空,為的是沐浴日月的輝光;我的枝干自由舒展,為的是擁抱天地的風雷。一百五日寒食雨,二十四番花信風,春花秋月渾不覺,年少不解風情。碧玉妝成一樹高,何處春風似剪刀?欲待人間四月天,燕子雙飛時,滿樹花開日。奈何風又飄飄,雨又瀟瀟,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留春不住,費盡鶯兒語,紅英落盡青梅小,更能消幾番風雨?似這般姹紫嫣紅開遍,都付與斷垣殘壁。方知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8、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瘦信愁如許,為誰都著眉端聚。獨立東風彈淚眼,寄煙波東去。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
  詞句里,總有幾分暖昧,幾分纏綿,幾分傷情,讓人欲說還休。欲說,還休。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清晨時分,河水繞岸而去,拂著輕盈明媚的陽光從柳陰花下滑過,星星點點,清晰而炫目。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繼續低吟。

  明麗的陽光透過橋邊的細柳曲折婉轉地打落在她的身上,她不時地提起衣裙輕輕的抬起腳,向后閃躲著與石岸相擊而飛的精致水花。

  她輕踮起腳尖,微微笑著將衣袖揮揚,轉起腳步提起嗓音唱了起來: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唏……

  生命中,不斷的有人離開或進入。于是,看見的,看不見了;記住的,遺忘了。——生命中,不斷的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見的,看見了;遺忘的,記住了。——然而看不見的,是不是等于不存在?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此生愿只溫情這一刻足矣!


    9、恣登臨,殘雪樓臺,飲一杯暖酒,倚欄遠望。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但是,人生若是無夢,該是多么的乏味呀。音樂,詩歌,夢想,人生就應該“浪費”在這些美好的事物上。

    秋天來了,這是一個美好的季節,今天也是一個美好的天氣。藍天上飄著大朵的白云,就像碧海上的白帆,時隱時現的太陽,溫暖的恰到好處。應該去一個開闊的地方,面向流水,看天上浮云,消磨一天。唉,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只得聽曲看圖,作一番神游罷了。


    10、三日間,兩次豪飲,人便在一種昏昏然里醉著。

  一下子沖破一種窒息般的冰河,一些情緒也便如這繚繞的煙,裊裊于天了。

  一些糾結的思維,一些左右為難的事,醒來后又清晰起來。一些新的方法涌現,這酒意綿延倒是讓時間說話。心拐了一個彎,便有了一個柳暗花明的感覺。

  我喜歡書齋,又是憚于書齋的。我喜歡清靜和寂,有過許多時“清晨入古寺”的心境,但又常常“相思一夜窗前夢”,甚至聽南海黃巖之訊,自然會涌上“烽火照高臺”之思,那樣的深靜沉郁里也便會涌上辛稼軒、陸放翁的“沙場秋點兵”、“鐵馬冰河入夢來”。我的世界總是在寧靜里有喧擾之聲,這是警醒我,熱愛柳永,亦不可能耽溺柳永。

  其間靜觀一公務人員,觀其言辭的眉飛色舞,這或許是得意之態,偶有倨傲之姿,其或以其權力是其本身也。這也是一種生命的姿態吧,不喜之,盡管其言詞有致。

  其間亦有一老者,歷盡改革開放種種,其飽經風霜的臉有一種從容的淡定,不會任何外語,僅憑手勢闖蕩過西班牙,做過各種生意,成敗皆有,是一個不寧靜的人生。滾滾風煙之后,只剩下一句“性格決定命運”的感嘆。從人生的過程來看,這豐富多彩的一切難道不是一種成功?

  夜里忽眠忽醒,不僅僅是因為酒精。三天,陪伴我的是一本《梁思成傳》。感懷他不只是他的出身,他的愛情,他對一座古城保護的深情,更是他的跌宕的人生。我喜歡這樣的人生,年少時的青澀頑皮,青年時的飛揚之夢,中年時的歲月巔峰,晚年時的丹心赤誠。也許我們不能,但我們一樣需要靈魂的支撐。

  一些深夜的話語已遠,那是一種儀式的完成。我們都是社會上的蜘蛛,都在努力的織著自己的夢。

  喜歡一個詞叫“相逢”,但已不像年少時故作憂傷地唱著“一場游戲一場夢”。有一種喝酒是“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有一種喝酒是“古來圣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有一種喝酒“三杯兩盞淡酒,怎敵它晚來風急”,也有一種喝酒是“醉里秋波,夢里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幸好,此刻,酒醒,是娓娓的一份閑靜。似有些百無聊賴,又隱隱鐵骨錚錚。


    11、軒窗外,紅葉漫眸。方知,秋已臨。擱淺手中的筆,起身庭前,仰望楓葉天影,一如你的笑靨,隨風而行。微微的,淡淡的,劃過心頭,留下清清的愁。

    觸景,情易傷。秋的意境里,處處彌漫著凄涼。多不想,在這樣的時日,憶起往事,惹思緒惆悵,徒留憂在懷,空悲切,不能自拔。走在幽暗的小路,感受著寂寞的味道,相隔多月,這份靜謐,依舊安好。忘記多少次,一個人經過。在此間,默默掛念從前屬于我們的小幸福。
    可惜,彼此無緣牽手,終究散在世俗的剝離中。相顧無言,卻模糊了視線。奈何,掙扎也不過。自后,你就住進我的回憶里,流轉在我的字里行間。分手后,得知,你很快重新開始了一段戀情。我不知道是該為你感到高興,還是感到失落。曾經那么相愛,那么歡樂,那么執著。卻在一個轉身的距離,你就淡忘所有的美麗。
 
    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也許,遇見就是一場夢而已。彼此,不過是當時兩廂情悅拼湊起來的一段痕跡,可忘,可抹,可棄。你若是幸福,我又何必去在意太多。
    你說,不要我祝福之類的話語,覺得很虛。可是,除這以外,我還能說些什么呢?難道,我要以朋友的關系問候?與其如此,不如畫心為牢,封鎖一切。
    縱然,百般不愿,我也無法改變。你的過去,你的現在,你的未來,都已經與我劃開界限,中間隔著海角天邊。

 
    12、又下雨了,冬日里絲絲縷縷的,纏繞著我的心扉…… 

     陳瑞的一首《相思的債》,那憂傷的歌曲,憂傷的詩詞,那句:素弦聲斷,淚濕香腮。勾起我憂傷的眼淚。

     綿綿的冬雨帶來了憂傷,也帶來了寒冷,陣陣的寒意侵襲著我,我感覺好冷,又好無助,卻又情愿將自己置身于冬雨之中,任綿綿的雨絲滴落在自己的臉上,讓自己在寒冷中麻木……

     一棵樹靜靜地站在雨中,雨絲匯集成顆顆雨珠,在一片葉子的懷里隨風滾動,于葉尖滴落而下,滴打著我冰冰的手心,我很想保留這顆“淚”,但卻在一瞬間從指間滑落,深深的融入土地,沒了蹤影,冷漠地看著灰色的天,看著薄霧中的雨幕,盼望著一縷陽光的溫暖。
    
     我時常想,如果我是一滴雨,在我墜落的時候,我一定會很從容,會微笑面對,不產生一絲哀怨,因為我知道我的歸宿在哪里,也知道我將在哪一個點停留,我會有我的方向,是啊,我為什么沒有成為一滴雨,亦或是一滴晶瑩的水,至少在落下的時候,可以聽到水的清音。

     瀟客曾經對我說過:“文海里泛舟,何懼世情蕩漾?”

   我只能一聲嘆息:雨落大地無聲息,悄望情人雨中歸。

   冬雨綿綿,綿綿冬雨,很冰、很涼,下在我的心頭,我的世界,我憂郁的眼睛里……
 
     其實,微雨燕無蹤,落花人寂寥。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何必何必。

 
    13、想要的太多太多,思想的負荷也愈多;欲要實現的夢想太多太多,精神的痛苦也就愈強烈。到頭來萬事皆空,留下的是一聲聲的嘆息與惆悵……

    “想得到偏又已失去,那份愛換來的是寂寞”酒喝暈了頭,喝暈了心,卻醉不了思緒,醉不了情,“眾人皆可醉,惟有你獨醒”這痛苦撕噬著你的心。多情更傷情。你還是你,只是你找不著北。“美麗的夢帶給他人,歡樂與笑語留給了別人;惟有痛苦與悲傷你卻留給了自己。像時光流水一樣,許多東西稍縱即逝,若不抓緊,則永失你心。愛亦如此,情亦如此……。人生苦短,又何必壓抑自己?難道一句“此生無緣”就釋放了心中的深情,放棄了心靈的追求與期待?難道因為害怕失去就停止了努力爭取?錯了,錯的太多,也錯的太深。大膽的喊出來又何妨?其實那就是頭頂上照亮前進方向的明星。“昨夜星辰雖墜落,今夜星辰依然閃爍。”一個多情的人生活中若沒有了情感寄托,就會失魂落魄、迷惘無助。一個多才的人頭腦中若沒有了思想,就會才思枯竭、靈魂麻木。你既是一個多情的人,又是一個多才的人,當你這兩樣東西都失去的時候,你就只能痛苦萬分。

    生活中沒有追求、沒有欲望的人是廢物,是庸人;追求、欲望太多的人其實是最容易迷失方向,失去自我的人,是盲人。在情感的世界里,我不愿作廢物,也不是一個動物。在生活領域里,我不甘作庸人,也不愿成為盲人。那么你呢?

    “一杯未盡,離懷多少?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料有牽情處,忍思量,耳邊曾道。甚時躍馬歸來,認的迎門輕笑!”

    何必嘆息,何必流連,悲歡離合苦難免,不要多愁善感,不要長噓短嘆,不如擦干眼淚抬起頭,邁開大步向前走……

 
    14、生活中有很多忙碌是無法回避的,而肉體常常跟隨者生活的節奏搖擺,而網絡便只剩下精神層面的一絲休閑。

     有時我也去一些老朋友的自留地里轉悠,不為別的,只為感受曾經的溫暖。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無法再回頭,舊夢是無法重溫的,否則便大煞風景。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當那些熟悉的面孔漸漸遠離我視野的時候,在各自的天地里生老病死的時候,空間里惟余那些溫暖。

     網絡在左,生活在右,情意在中間。

 
    15、每次聽到歌曲《白狐》總有一種莫名的空靈,喧鬧時覺得安寧,情緒起伏時變得隨和,悲傷也瞬間中和。女人的癡情熏染了多少淺紅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不愿意在等待中醒來,春去春來朝朝幕幕,這是否稱為“情到深處”?多少蓬萊舊事,低回首,永遠不愿解的情節。總會在《等一分鐘》的歌聲里循跡而去,我忍不住等一分鐘,可我在等待著什么,想捕捉街角同樣等待者的困惑還是下一站大自然的擺設,感情用事是蝶戀花的浪漫還是內心的羞澀。

     很久沒有出去散心,很久沒有撿拾落葉,很久沒有對著夕陽朗誦喜愛的篇章,很容易記住某些瞬間,那些真摯純潔的碎片,即使讓我一一粘貼也足以滿足幸福。每每與高中好友聊天,她總要追問我的感情故事,我習慣性地回答“一個人的繁華不好嗎”,其實誰能沒有故事,只是故事太長或太短,冗長讓人疲于回想,短暫又缺少了故事性。我可以找一百個借口,我曾經多么簡單和快樂,只是我能感受到的是此刻,寧愿孤獨一生也不要污染了青春。

  有些記憶美好到風雨同歸,哪怕是初次見面后的不期而遇,哪怕最自然輕柔的擁抱,哪怕讓你輕松笑談的舒暢,哪怕生病時不理會我的固執帶我上診所,我相信只有出自真心的關懷才能感動一個人,因為簡單和自然才是真實的。我害怕欲望,欲望是魔鬼,欲望讓人做了壞事還不后悔;我相信時間最能考驗一份感情,而感情的基礎是了解。

  不識城市真面目,只緣身在城中央。


    16、夢是任何人都經常、大量地發生過的現象。夢是很奇特的感覺,也是一種現實無法解析的意境。尼菜說:夢是白天失去的快樂與美感的補償。時彥說: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人在夢中思,夢在人生演。 夢與情是千古詩詞的永遠吟唱,懂的情的人才會駕馭似夢似醒,亦真亦幻的感知,夢永遠與情巧合天工,相輔相成,無情亦無夢,無夢亦無情。 夢就在塵世間不斷上演著或悲或喜的劇,年復一年地交織著,轉換著,終有一天,也許成熟了的人會達到一種更高的境界---那就是無夢無情,無欲無求,回歸于禪的淡泊、寧靜和灑脫。夢的是那樣的真切,是那樣的無奈,永遠的路遙,網絡相逢難以相會,離開回望中原只有目送孤鴻遠遠飛去,誰還能唱著金縷曲來慰籍無盡的孤寂呢。夢中自有空靈蘊籍,自成馨逸。

    我之所以有一種浪漫的情懷,簡單地說,是愛。我之所以能夠寫點文章,做點小事,全憑內心的一種情愫,用一顆愛心去愛山,愛水,愛人,愛人世間一切美好的事物。情感,是我與文學結緣的媒介。從人的社會性角度上來說,人,首先愛世界,然后愛人類,其次愛國家,再其次愛民族,而后愛家庭,最后愛自己。從人的自私性角度來說,人,首先愛自己,然后愛家庭,其次愛民族,再其次愛國家,而后愛人類,最后愛世界。

    愛是一條河,流淌的是情;愛是一個港,駐守的是真誠和期待;愛是一條船,披星戴月經歷著人生的風風雨雨。心中有了愛,才有了寫作的源泉和動力。在故鄉的港灣,期待著從中原帶來的愛戀。把所有的情愛寫在中原,讓她在燭火中燃燒、在睡夢里飄溢、在山巒間跳動、在風雨中洗滌;我要把全部的情愛馱上馬背,帶回我的故鄉。


    17、情是何物?情是何物?

      是生死不離,患難與共,地老天荒,此水幾時休,此情何時已的永恒; 是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的堅貞。 是不思量、自難忘的癡

     是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的癲;是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的迷。 是佳期如夢、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歡樂。

     是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相視時無語微笑的悠然心會。

     是莫道不消魂、人比黃花瘦,撩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里無尋處的悵然;是月明人倚樓時,悠悠的思,悠悠的恨,天長地久有時盡,綿綿不得離索的愁緒。

     是執手相看淚眼,卻無語凝噎的留戀;是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的寂寞;是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兩處閑愁。

     是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的感傷;是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是濃睡覺來鶯亂語,驚殘好夢無尋處的懊惱。

     是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的閑問是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的雀躍;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欣喜

     是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是黛蛾長斂,任是春風都吹不展,無處不在的愁;是細絲挽成的千千結,一寸還成千萬縷,寸寸成灰的思。

   是將明月比佳期,長向月圓時候、望人歸的期盼。

   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18、夢里江南,沒有紅顏。秦淮舊事,恍若隔世的鵲,濺起百年一瞬的驚羨。水湄,斜陽,青衫,離情,蕭瑟,纖道,烏蓬,雨巷,石橋,輕愁,薄怨,同飲,共醉。西湖,骨瘦伶仃。守著你的夢,守著你的醒。

    醉里秋波,夢時朝雨,都是醒時煩惱——

  蘋果和擁抱都是毒藥。立秋,處暑,走的走,留的留。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困獸。現在我們所經歷的,就像天黑,點亮一束火把相反只會讓自己更加的迷茫,更看不清前面的路,這或許就是懂得太多和經歷的太多所要承受的悲哀吧!兩人都沒有問彼此的其他,能夠在這個寂寞如殤的季節中有這么一場邂逅已經是一種仁慈。

  無能為力的看著青春的時辰從眼前滑過,感到壓迫的負罪感和悲哀,想尋找一種充實,卻只有刻骨銘心的軟弱。那些曾認定會恒久不變的東西,在轉身的剎那就已經注定不同了。既然我們不能回到過去,更不能拒絕將來,那我們能夠做的只有面對。


    19、黃昏,赤足漫步在銀色的海灘。前人有詩云“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無言一隊春。”細膩的浪花,層層疊疊,不管是有心,抑或是無意,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此刻的海,慵懶得宛若熟睡之人,清澈湛藍的海水,誘惑著我去親近它。我情不自禁地踏入浪花之列,沉靜的底蘊里,充滿了無限的包容力。在這一剎那,我突然發覺自己好象也化做一朵小小的浪花,被融進了浩淼無際的海洋之中。

    從亙古到如今,究竟是多少有情人的眼淚,才凝結成這無法稀釋的苦澀?從洪荒到現在,到底承載了多少滄桑變故,方繪就這深邃難懂的湛藍?大海啊!億萬年來,有誰能解讀你的心事?

    輕柔的海浪,包圍著我,讓我仿佛置身于母親寬廣的懷抱,溫暖而安全。連海風都小心翼翼的,輕緩得像是嬰兒淺淺的呼吸,惟恐驚擾了絢爛的晚霞和沉思的我。只有快樂的鷗鳥,成群結隊地在海面上盤旋嬉戲。它們是被大海寵壞的孩子,可以肆無忌憚地頑皮與撒嬌。

    漫天霞輝,映紅一半的海水,波光里雀躍著明艷不可方物的火焰。這是水與火的交融,激情與冷漠的碰撞。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是不是有點像人生?

    我的背影,想必也被鍍上了一層亮彩。但我的面頰,依然是無法掩飾的蒼白。陽光,終究無法灑入我心中,溫暖那一方極寒之地。我曾經是狂情的火焰,熾烈地燃燒過,而今只剩下冰涼的余燼與另一半海水。

    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人生,也不過是一場大夢而已,時候到了,想不醒來都不成。

     極目遠眺,海天一色,上下空明,使人神骨皆清也。天的極處,仍然是天;而海的彼端,卻是陸地。所有漂泊的盡頭,是為一個理由,或是一個人而停留。苦盡也許未必能夠甘來,但這個過程,始終閃耀著堅韌的美麗。

     然而起點,或許就是終點。生命起源于水中,必定要回歸于水中。只是歸去時,是否真的也無風雨也無晴呢?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