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譯文] 乘著秋風,踩著白露,哪怕只有這一次的相逢啊,就勝過那人間的千遍萬遍。 

   [出典]   北宋  秦觀   《鵲橋仙》

   注:

   1、  《鵲橋仙》 秦觀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2、注釋:

  鵲橋仙:農歷七月七日夜,牛郎織女渡過鵲橋相會,是民間廣為流傳的愛情故事。此調有兩體,五十六字者始自歐陽修,因其詞中有“鵲迎橋路接天津”句,取以為名;八十八字者始于柳永。此調多詠七夕。

  纖云弄巧:纖細的云彩變幻出許多美麗的花樣來。這句寫織女勞動的情形。傳說織女精于紡織,能將天上的云織成錦緞。

  飛星傳恨:飛奔的牽牛星流露出(久別的)怨恨。作者想象被銀河阻隔的牛郎、織女二星,閃現出離愁別恨的樣子。

    銀漢:銀河。

    迢迢:遙遠貌。

    暗度:指牛郎織女深夜過橋幽會。

  金風:秋風。秋,在五行中屬金。

    玉露:晶瑩如玉的露珠,指秋露。

    佳期:指情侶的會面。

    忍顧:不忍心回頭看。

    朝朝暮暮:日日夜夜。這里指日夜相聚。

 

 

    3、譯文1:

  彩云顯露著自己的乖巧,流星傳遞著牛女的愁恨。

  縱然那迢迢銀河寬又闊,鵲橋上牛郎織女喜相逢。

  團圓在金風習習霜降日,勝過了人間多少凡俗情。

  莫說這含情脈脈似流水,莫遺憾美好時光恍如夢。

  莫感慨牛郎織女七夕會,莫悲傷人生長恨水長東。

  只要是真情久長心相印,又何必朝夕相聚度此生。

     譯文2:

     朵朵的彩云編織出絢麗優美的圖案,遙遙相對的牛郎織女在暗暗傳遞著離怨。銀河啊,盡管你迢迢萬里無邊無沿,今夜,他們也要踏著鵲橋在你河邊會面。乘著秋風,踩著白露,哪怕只有這一次的相逢啊,就勝過那人間的千遍萬遍。

     幸福的相會情深意長,甜蜜的佳期竟像一場夢幻,這喜鵲搭成的長橋多么遙遠啊,怎能忍心回顧。只要彼此間永遠相親相愛,就勝過那朝朝歡會,夜夜相伴。

    譯文3:

   天空中飄過一朵朵纖柔多姿、精巧神奇的彩云,這是織女星飛向銀河時留下的,只有在今夜她才能渡過遼闊的天河,與牛郎相會。一對心心相印的愛侶在圣潔的金風玉露之夜的一次幸福的相會,就勝過了人間無數次尋常的聚首。

    脈脈的柔情就像銀河水一樣悠長,相聚之時猶如在夢中,怎么忍心回頭看鵲橋上歸去的道路。只要兩人的愛情堅貞不渝,又何必要每天廝守在一起呢。

   譯文4:

   纖薄的彩云變化巧妙花樣,閃爍的兩星如傳送離恨,夜幕中暗暗渡過遼闊的天河。在每年金秋季節的“七夕”,牛郎和織女都有一次相逢,這種相會卻能夠勝過,世上長相廝守的人兒無數。

   深情如水一樣溫柔,佳期似夢一般飄忽,怎忍心回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真純意遠,天長地久永無盡期,又豈能在乎那能否日日夜夜守在一起。

 

 

   4、 秦觀生平見 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山抹微云,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    5、牛郎織女的愛情故事,是我國流傳甚廣又深受大眾喜愛的神話傳說。人們常對他們相愛而不得相聚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并由此痛恨拆散他們幸福愛情的罪魁禍首——王母娘娘。歷代詩人詞家對七夕相會也都是作為悲劇故事來吟詠。最早如《古詩十九首》,“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可謂“悲悲凄凄慘慘”,催人淚下。而到了秦觀手里,再寫七夕題材,卻能獨辟蹊徑,不落窠臼,以全新的角度,獨創的意境,別致的情調,使人耳目一新,回味久長。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鵲橋仙》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兩個對句點出了織女去會牛郎當時的情景。有景有情,情景交融。“纖云”“飛星”是相會的景物描寫。這種描寫不僅寫出了秋天七夕的澄凈明遠,點明節令,為織女相會構出大自然的廣闊背景,而且烘托出相會時的特定氛圍,特定情境。傳說中,天上的綺麗變幻的云彩,是出自織女勤勞靈巧之手而成。“纖云弄巧”表現織女織錦之精巧。一個“弄”字,擬人化手法,點出了那滿天的瑰麗的云霞也頗通人性,為女主人的一年一度的相會,感到高興。“飛星傳恨”,“傳”,同樣暗示了“星”的善解人意,說明連那穿梭太空的流星此時也在牛郎織女中間不斷奔波,傳遞著纏綿情思,做起了信使的角色。它們也被牛郎織女的堅貞愛情所感動。

  “銀漢迢迢暗渡”描繪了織女渡過迢迢銀河要與朝思暮想的丈夫聚會了。“暗”字,一是點出會于七夕,夜晚渡河;二是描繪相會無聲無息,人間難以察覺。民間有一說法,說人們只有在密密的葡萄架下,屏息靜思,才會聆聽到七夕相會的悄悄話。一年一度,暗渡迢迢銀河,迢迢的不僅是銀河的寬闊無邊,而且暗指別離一年的相思,如銀河水之綿綿無邊。 

  到此詩人筆鋒一轉,沒有順勢描寫相會的具體情景,而是不落俗套地來一句議論,議論中含有深沉的抒情:“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金”“玉”暗示了相逢的可貴。連相逢時候的“風”都如“金”,“露”都如“玉”,可見聚會的寶貴難得。那是熬過一年365日才贏得的一夕短暫小聚,但就是這短暫的聚首,恰恰比人世無數凡夫俗子的庸俗愛情偉大得多,由此可見他們愛情的彌足珍貴。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表現了相逢時的情景。滿腔的相思化為相逢的兒女柔情,像迢迢的銀漢水綿邈深長。水雖然阻隔了兩人使各居一方,只能遙相對望,但情如 “抽刀斷水水更流”,永無斷絕歇息時。“佳期如夢”,牛郎織女沉浸于相會的美妙時光里,幸福的突然來臨讓他們如在夢中,何況他們在日日的翹首遙望中,不都常在夜夜的夢中重溫上次相逢和想像下次相逢的快樂嗎?如今,身在何處,相逢是夢中的虛幻,還是現實中的真實?這也從側面映襯出牛郎織女的不渝情感和深切懷念。“水”“夢”,既實又虛,給七夕會蒙上旖旎神秘的色彩,讓讀者為之遐思神往。“忍顧鵲橋歸路”,天近拂曉,分手的時候又快來臨。“忍顧”實乃不忍回顧之意,相逢太短暫,意猶未盡,不舍分離。一“忍”字蘊含內心多少細膩、矛盾的情感:酸楚、孤寂、繾綣、留戀。但還是要分離,又開始漫漫的望眼欲穿。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一句畫龍點睛之筆,把整闕詞的主旨格調拔高到一個新的層次,于婉約情思中現豪邁氣骨。正是這句體現了詞人的愛情觀:何必感傷別離的愁緒,何必在乎非得朝共暮處的長相廝守,只要兩情心心相印,天長地久。這樣的愛情才是人間至情、至愛,更為感天動地。這種獨具豐采的構思,別出心裁的意境,給讀者以曠達高亢的心靈啟迪和回味綿長的情感回蕩。因此這句愛情名言,流傳千古,呈現出歷史彌新的藝術魅力。 

  通觀《鵲橋仙》,不僅是代表秦觀藝術風格的名作,更是愛情詩詞中不可多得的佳作。字眼傳神,立意不凡,虛實相間,敘議結合,情景交融,真可謂一曲膾炙人口之絕唱。

 

    6、“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哀怨頓轉為歡樂。作者把“一”與“無數”對舉,既寫出牛郎織女在久離后得以相見的無限欣喜,又襯托出他們之間愛情的純真強烈。“金風”,就是秋風;“玉露”,就是白露。“金風玉露”,代指秋天。這是指他們在秋風白露來臨的七月七日相逢,他們經過長期分離才得相逢一次,他們的歡樂就不知道要超過人間相會的歡樂多少倍。因為這一年一度的相逢,時機難得,所以格外珍重這難得的相會;而且相隔越久,相愛越深。

 

   7、人生的際遇真的很奇妙,可以白頭如新,也可以傾蓋如故,所謂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8、與生活戀愛,與造物同樂,與藝術相依。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于是青春就這樣被無限延長,不會磨光,更不會銹死,一路毫無怨悔地開啟下一個、再下一個傳奇。

 

   9、最愛秦觀《鵲橋仙》中“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這兩句,誠然,牛郎是一樸實農民,有事兒就為難的把手一攤:娘子,這可咋辦?像金風不?誠然,織女漂亮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甘做農婦也不見有什么文化品位,像玉露不?只是每年的七夕,牛郎織女相逢在由喜鵲連成的一彎鴻橋上,鵲兒喳喳,銀河迢迢,一年的相思促成了這一刻驚心動魄的相遇,他們凝望著對方身上仿佛蒙著一層圣潔的光芒,天地為之動容,此時的他們便完全是金風玉露了。難忘在電影中相愛之人如金風玉露一相逢般的清新迷人,仿佛是樹上緊挨的兩棵嫩芽讓人不經意間瞥見而驀然驚喜,讓人永遠記住這剎那的春光無限。

 

   10、天上牛郎織女來相會,地下多情人兒共祈愛情永恒不渝。
   你我鵲橋邊,相對兩無言,溫情融天際,愛意永纏綿。
   我是董郎,你是仙女,愿天天是七夕,歲歲共嬋娟。

   3001年的這一天,我在鵲橋的另一邊。不見不散!
   年年花相似,歲歲人不同;鵲橋一相會,留你在心中!
   流水落花夏去也,斜風細雨乍秋寒,七月七,月易見,見君難.....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11、“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

    曾經滄海,巫山云雨,許多際遇過后,忙碌的指縫間,仍是永不停歇的流沙,堆塑尖頂上的幻想。

    不知黃昏的鐘聲飄遠了多少等待,夕陽溫柔,月霧朦朧。一切不早,也不是太晚,我游移的思想,在孤獨中接受了你敏捷的搖晃,并以我的毫不及防,令我在驚慌中把明月打開,把愛情帶上,鼓足了心帆,駛向你的方向。

    黃昏就這樣匆匆成掠過的風景。我以驚怯而又幸福的微笑,看著你的目光從我頭頂越過,眼前拂過一縷你微笑的氣息。那一刻,我知道,我知道與你的相逢是我情海沉浮,一滴淚豐盈了佛手中的那朵白蓮。揮手,花瓣卷裹的心事,隨清露,零落成凡間的呢喃。

    怎禁得住細語滑過的目光,溫情若歌的眼睛。一朵玫瑰羞怯地緩緩而開,神秘的夜晚也脫去了云的衣裳。夢一樣的渴望漂浮在月空,心中亦是朦朧狂亂。我以發香在遙望的桂樹上,凝寫著今生的不悔。讓萌生的欲望打開了所有的門窗,依戀愜意回眸的纏綿,決堤情感的流淌。不管睜開眼那孟婆端一碗湯站在何處,我把腳踏上了對岸。

    別離。曲罷悄然,難斷五弦樂音。日子循環下的寂寞,纖指輕撫鍵盤。凝萬千相思,作遙遙一葉偏舟,載上我的細語,你的笑容,隨夢歸去,也在空中。即便又一夜的輾轉,我會掬捧風中一縷遠方而來的溫柔,享愛孤獨。

   今夜無風,誰來敲門?“鵲橋仙”的情緣如星,如日,如風……

 

     12、“禪余高誦寒山偈,飯后濃煎谷雨茶;更有閑情無處著,提籃過嶺采菊花。”禪詩、禪偈,是所有詩詞中最耐人尋味的人生風景,森羅萬象,各自展現最佳豐姿,卻又不會爭奇斗艷;看似不相干,卻又息息相關。

    無論是在夏蟬高鳴的樹蔭下,還是在春花滿目的晴窗里,燃上一爐香,靜靜的讀上一、二偈禪詩,則猶如“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有感動,也有欣悅;感動的是古人與今人心靈的相通默契,欣悅的是詩、文中洋溢著璀璨生機和無限智慧,恰似“熏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使人法喜陣陣,如沐春風……( 覺之路佛教博客 » 卍 一夢雪庵 卍

 

   13、煙外柳絲湖外水,山眉澹碧月眉黃。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然而事過境遷,滾滾江水,悠悠東流。
  
  南浦凄凄別,西風襲襲秋。不是離別,勝似離別,斷腸人在天涯。
  
  櫻桃落盡春歸去,止于秦淮河。
  
  孤煙斷飄,燃起前世之火,埋葬今生鳳嬌。
  
  御劍乘風去,漓幽雪。長欲揮劍斷逝水,卻盡青春鑄劫灰。
  
  弦上情未極,冷冷動悲聲,回旋浩渺星空。
  
  天涯路,從來遠,前塵不共,破云迎星落。
  
  繁華依舊,忘卻百媚生。
  
  寒月清宵倚夢回,冷鏡冰霜,孤芳自賞。
  
  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惆悵暮煙垂。
  
  望斷西江水,蓑草低迷。凄涼別后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今夕何夕,難敵風清明朗。
  
  當日雙影似在目,如今夢回天涯遠。
  
  傷心花辭樹,白發悲枯燈。山窮水盡,一網情絲。
  
  今宵別夢寒,來世無相逢。

 

   14、 今夜,風兒,輕輕柔柔,星眸,纏纏綿綿。一彎微醉的月兒攬著一抹羞紅的云朵悄悄躲進銀河深處,靜靜聆聽郎女相會時的脈脈情話,別離私語。今夜,一支歌、一首詩、一縷風、一片云都會讓人有盈淚的感覺。今夜,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今夜,你佇立在家鄉的小河畔,攜橫笛一管,把幽幽戀曲吹響。今夜,我靜坐銀河的一角,脈脈深眸,把君凝望。清幽的花香,隨微風而襲來,紛揚的思緒,在星夜里飄行。今夜,君的吟唱最動人心弦:“桂香初散,芙蓉欲綻,今夕離愁漸遠。何懼波高水清寒,鵲橋渡、倆情繾綣。天荒地老,海枯石爛,滿腔相思輕嘆。上蒼應把兩心憐,盼人間、皆惜良緣。”君的深情詠嘆,感動的不僅是普天下的有情人,還有天上的那對神眷。君感覺到沒有,此刻風無語,月正明,碧天如水夜云輕,卻有霏霏細雨從天宇飄落,抬頭凝望,原來天上飄下的卻是郎女的相思淚!

 

 

15、古人云,詩莊詞媚。詩如殿堂樓閣,詞若茅舍曲徑。詩多疾苦之聲,詞抒旖旎之調。詩如蒼松翠柏,詞若夭桃繁杏。詩如壯士,折臂高歌于易水。詞似美人。婉轉低吟于西湖。 詩工,傳于下里巴人之口。詞巧,流于翠館紅樓之手。擊節中流慨當以慷,詩之能事。細語枕際婉轉承歡,詞之妙用。然詩亦有美人,李王是也。詞亦有壯士,蘇辛是也。 

  詩詞如明珠美玉,相得益彰。

 

  俯仰太虛,驚宇宙浩淼。詩云“江畔何年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發萬代幽幽之問。 

  神游故里,怨韶華更替。詞曰“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墻柳”嘆眾生蕓蕓之情。 

  強虜于外,河山創痍滿目。 

  詩曰“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誓不還”豪氣干云,遂發沖霄之志。 

  詞云“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吟匈奴血”碧血映日,苦無回天之力。

  滿堂花醉,賓主皆歡,極盡聲色犬馬之能事。 

  詩曰“陳王昔年宴平樂,斗酒十千姿歡怡” 

  詞云“琉璃鐘,琥珀濃,小槽滴酒珍珠紅”

 

  閨中思怨,遙寄良人。 

  詩有“突見陌頭楊柳色,悔叫夫婿覓封侯”之語。 

  詞有“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之嘆。

  河山錦繡,詩中有“應是水仙梳洗處,一螺青黛碧中心”之贊。 

  詞亦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歸去鳳池夸”之譽。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