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
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

  [譯文]   涼月灑在床鋪,灑在梧桐樹上,舉目相望,月亮恰恰掛在梧桐葉的缺口處,皎潔而明亮。 

   [出典]  朱淑真  《秋夜》

   注:

   1、   《秋夜》 朱淑真

    夜久無眠秋氣清,  燭花頻剪欲三更。

  鋪床涼滿梧桐月,   月在梧桐缺處明。

   2、注釋:

    秋夜:是作者敘寫秋天一個夜晚鋪床欲睡而又無眠的愁怨詩。

 

 

   3、譯文1:

    秋意漫漫,天氣清涼,詩人輾轉反側難成眠,頻頻剪這頻頻結成預兆喜事的燈花,猛然意識到天已三更了。鋪床欲睡,枕席冰涼,滿床月光冷影,驀然抬頭向窗外一望,窗外的梧桐樹枝丫稀疏,月影在梧桐樹葉間若隱若現,原來床上月光是從梧桐缺處射近來的。

    譯文2:

    夜晚輾轉反側難已入睡,秋天的晚上夜氣清涼,剪了很多次燭花了馬上就到了三更天了,窗外梧桐樹縫的月影,斑斑駁駁地鋪酒在冰涼的床席上,而從梧桐縫里看上去的月亮在依然是那么明亮。

    譯文3:

     秋夜無眠,秋風蕭瑟,燭花頻剪,已是三更。涼月灑在床鋪,灑在梧桐樹上,舉目相望,月亮恰恰掛在梧桐葉的缺口處,皎潔而明亮。 

 

 

   4、朱淑真(約1135~約1180),號幽棲居士,宋代女詩人,亦為唐宋以來留存作品最豐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時在世,其余生平不可考,素無定論。相傳為浙江人,生于仕宦之家。夫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終致其抑郁早逝。又傳淑真過世后,父母將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現存《斷腸詩集》、《斷腸詞》傳世,為劫后余篇。

    有關朱淑真的籍貫身世歷來說法不一,《四庫全書》中定其為“浙江海寧人”,一說“浙江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又有原籍安徽歙州之說。南宋初年時在世。其父曾在浙西做官,家境優裕。幼穎慧,博通經史,能文善畫,精曉音律,尤工詩詞。素有才女之稱。相傳因父母作主,嫁予一文法小吏,婚后生活很不如意,抑郁而終,其墓在杭州青芝塢。

   其詩詞多抒寫個人愛情生活,早期筆調明快,文詞清婉,情致纏綿,后期則憂愁郁悶,頗多幽怨之音,流于感傷,后世人稱之曰“紅艷詩人”。作品藝術上成就頗高,后世常與李清照相提并論。

    朱淑真書畫造詣相當高,尤善描繪紅梅翠竹。明代著名畫家杜瓊在朱淑真的《梅竹圖》上曾題道:“觀其筆意詞語皆清婉,……誠閨中之秀,女流之杰者也。”明代大畫家沈周在《石田集·題朱淑真畫竹》中說:“繡閣新編寫斷腸,更分殘墨寫瀟湘。”由此可見,其能力非尋常深閨女子可比,當與李清照并駕齊驅。朱淑真,她的詩作受到市民的激賞,卻在死后遭到父母的焚燒(據魏仲恭《斷腸詩集序》)。她顯然是英年早逝的“問題美女作家”。

  她的別號是“幽棲居士”,為南宋多情才女和美女,與李清照齊名,有《斷腸集》存世。從“鷗鷺鴛鴦作一池,須知羽翼不相宜”(《愁懷》)來看,她的婚姻是不幸的,因此,有些作品泄露了婚外戀情,被一些學者剝奪著作權。

  但是,她的作品還是存有大膽露骨的香艷鏡頭:“但愿暫成人繾綣,不妨常任月朦朧”——纏綿于情愛連時間也不管了,“嬌癡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猶如今人當街親吻一般大膽。

 

 

   5、前兩句敘事。首句直奔詩題,各點“夜”“秋”二字,交代了時間、心態、環境。“夜久無眠”已見怨婦愁緒滿懷,而時又逢秋,秋風蕭瑟,夜氣清涼,錦衾單薄,佳人永夜難寢,更添一層愁苦。

  次句緊承“無眠”,寫人事活動。既然輾轉反側難入夢,那么如何打發漫漫長夜呢?空房寂寥,紅燭高燒,百無聊賴中,她只好剪燭花以消遣寂寞了。“燭花”即燈花,古人認為燈花是有喜事的一種預兆。杜甫詩云:“燈花何太喜,酒綠正相親”(《獨酌成詩》)。燈花頻生當有賞心悅事,而她卻無法消解眼前這幽情苦緒。著一“頻”字,寫出了女主人公的焦灼不安、心神難寧。“欲三更”接續“夜久”兩字,極寫思婦飽受孤獨寂寞煎熬之苦。

  后兩句寫景。第三句轉折一筆,寫床席之月影。一個“涼”下得獨特,這是全詩的詩眼,照應首句的“秋氣清”,以觸覺狀態寫視覺形象。從窗外梧桐樹縫篩下的婆娑月影,斑斑駁駁地鋪滿了冰涼、空寂的床席,今夜誰會給她送來溫暖呢?這情景怎不令人涼從心生!“滿”字表面是寫光影之濃,其實是寫憂思滿懷,剪不斷理還亂的郁悶之感。這一句明寫屋內月色之凄美,暗表人心之失落,虛實相生,韻味悠遠。

  末句寫窗外梧桐之月,以景語作結,留給讀者無窮的想象空間。該句承上句,以頂真手法過渡,從床上之月光、樹影寫到高天之皓月,表達了詩人望月懷人的乍喜還憂的心理。“月在梧桐缺處明”,展現了一幅高遠、疏朗的秋夜月色圖。皎皎月華,她似乎憶起了曾經的“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甜蜜與浪漫;而如今,“瘦盡燈花又一宵”的時刻,又誰能與她“共剪西窗燭”呢?想超脫而不得,“月”之明,恰好照出了人心深處無法擦拭的黯淡。“梧桐缺處”,這一背景形象的定格,暗含了思婦不得與意中人團圓的酸楚。

  全詩次序井然,先由屋外(秋氣清)而室內(燭花頻剪),又由室內(鋪床涼)到室外(月在缺處明),逐層遞進地反復渲染獨處的苦悶。針腳細密,四句之間照應緊密,銜接流暢,無一“情”字,而無處不含情。意象鮮明突出,意境清空幽眇,細節勾勒精練傳神,給人以無窮的回味。

 

 

   6、“夜久無眠秋氣清,燭花頻剪欲三更。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

                                                            ——題記

    翻開《斷腸詞》,一篇一篇,浸滿了太多無奈而又傷情的淚水,連同那紙上的墨跡一并都暈染開來,一圈一圈的,蕩開的漣漪,是愁,是怨,是恨。彌漫的氤氳中,那個才情勝天的女子,在一片似錦的繁花叢中,一步一步,作著斷腸的絕唱,唯美,哀婉,悲愴。

   一句“月在梧桐缺處明”,這個“缺”字用的妙,為什么偏偏在梧桐缺處明?久與丈夫未謀

面,家庭本已有“缺”,現月在缺處明,不是更增添離愁別緒嗎?

    梧桐是愛情的象征,月是團圓的象征,梧桐缺處有明月,說明對郎君的思念是何等熱烈。

    這首詩,沒寫一個“愁”字,愁卻如影隨形,沒寫一個“怨”字,怨卻揮之不去,這寒月如水,秋涼如霜,又“怎一個愁字了得”!

 

 

   7、 秋涼寂寂,寒夜戚戚。如此蕭條的季節,心情也跟著黯淡。正是: “夜久無眠秋氣清,燭花頻剪欲三更。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 

    其實,每個人都需要有一個在月光里能真正懂得聆聽自己心曲的知音。那是一個可以在身邊也可以在心里或者夢里的人。不是什么 “藍顏、紅顏”,應該像朋友、像親人、像深愛、而又無法承受愛之重的人!

      三毛說過人生如茶:第一道苦似生命,第二道甜似愛情,第三道淡若微風。而現在的我仿佛哪一個階段都不是,我知道自己還沒有進入佳境,對紅塵的繁瑣和縝密還沒完全明了。 

    但拾起曾經的自己,看一路走后的痕跡,還是有點心酸有點苦澀同時伴著一絲惆悵。畢竟有那么多熟悉的身影漸行漸遠! 

    夢,總是在飄落時清醒。眉間些許的清愁,被風一一吹散。走出繾綣的文字,已是明月中天,星空燦爛。

 

 

   8、愁苦凄情托明月。

    “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幃。”(古詩十九首之一)這是游子的離愁。

    “泠泠玉潭水,映見娥眉月。”(晉·虞騫《視月》)讀此聯,宛然可見呆呆遐想的一人兒在。

    “缺月昏昏漏未央,一燈明滅照秋床。”(王安石《葛溪驛》)這是一種微微的思鄉之幽情。

     “仰頭看明月,寄情千里光。”(南朝樂府民歌《秋歌》)這是思婦之懷遠。

    “獨坐對月心悠悠,故人不見使我愁。”(蘇舜欽《中秋夜》)這是對故人的愁思。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柳永《雨霖鈴》)這看似淡景,卻寓離人無限悲凄痛苦。

    “先知風起月含暈,尚自露寒花未開。”(李商隱《正月崇讓宅》)這是李商隱對妻子的無限懷念。

    “嘉陵江曲曲江池,明月雖同人別離。”(白居易《江樓月》)這是白居易對家人的思念。

     “一樽強醉南樓月,感慨長吟恐過悲。”(陸游《月下醉題》)這是陸游對親人的無比懷想。

    “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宋·朱淑真《秋夜》)你看,桐、月交織,紆徐委曲而深邃,真是不言愁而句句帶愁意。

    “風音觸樹起,月色度云來。”(南朝·梁·劉孝綽《夜不得眠》)“風音”指風中枝葉相摩音,此乃愁緒如云,隨月生而生。

    “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北朝·蕭愨《秋思》)這卻是悲秋之感。

     “別君河初滿,思君月屢空。”(南朝·梁·范云《別詩》)這兩句雖也是寫思婦懷遠,但真是別有情趣,你瞧,她追憶他們分別在河橋邊,那溢滿的河水,也難以載動的、沉重的離愁,別后的時間是這樣的長久,月兒圓了又缺,缺了又圓,一次次盼團聚,一次次落空。作者這根神奇的筆,真是把此情此意寫得淋漓盡致。

   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說,我國古詩詞寫思念、抒愁情的“月亮”簡直是世界之最,中華獨步。

 

 

   9、今夜月光淡如水,獨坐庭院,輕翻月,今夜月色美好,何不斟一杯清茶,邀月共醉?

  深秋之夜,你的涼眉掛在梢頭,只聽見你在獨自吟誦:“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在你的眼中道路一片坦然。明月當空,你我一同暢飲清風之瀟,花草之香,你那漲紅的臉,伴著月下吟唱一句:“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好一個“飛天鏡”你竟起舞弄清影,把酒問青天。不禁仰天長嘆,對月如歌。你我同走在田野,你的光輝普照人間,“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大地皆靜,一切盡如你的光輝,“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淡淡月色,與蛙聲共起,與雨起舞,何怕弄清影。你的光澤照在大地:“月兒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一個幾家愁,泛上舟,“一處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你我共起錦瑟,莊生曉夢迷蝴蝶,“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與滄海對唱,與藍天對歌。

  品一杯清茶,其奧妙,妙在不言中。

 

 

    10、總覺得中秋的月華與其他時節不同,或許是經歷了太多文人墨客的深情凝望,多多少少散發著淡淡的鄉土氣息吧。春天的月華便清新明麗的多了,“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正值萬物復萌,波瀾不驚,偶有暗香浮動,流韻無聲。夏天的月華更張揚了,甚至略顯霸氣,“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高遠遼闊,蒼涼亙古,在蛙鳴蟬噪里,蕩滌酷暑。唯獨這中秋的月華清麗芬芳,如同獨居高樓的女子哀傷而幽怨的目光,“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那般寂寥緘默,那般情思綿長。 

  秋水多柔情,秋月多娉婷,在這秋水芙蓉,秋月琨玉的夜晚,似水的清輝里衍生出多少美麗動人的故事啊。從漠漠黃塵的塞北到柔柔清風的江南,從山壑縱橫的西陸到一馬平川的中原再到觀潮戲水的的濱海,神州大地有多少才子佳人在這滿月的華彩里緩步芳徑,吟詩撫琴,真可謂隨心隨意,至情至性呵。“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滄海桑田,時過境遷,沒有了那些“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癡男怨女對月傾心,只余一輪孤月千年守候,清輝依舊。

 

 

   11、 秋,這個季節,也必須與月同在。月是有心人寄托情感的心靈場所。月亮,月暗,月圓,月缺,真正的是月涼。

  蘇軾的“缺月掛疏桐”,會不讓人產生遐思嗎?

  朱淑真的“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不知又有多少人體會到呢?

  李煜的“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那月如鉤,何人能不感到秋的冷清呢?

  多么凄涼的秋季!多么讓人有情感——傷感的秋季啊!秋季,與梧桐,與綿雨,與缺月合照出一張照片,那張照片存在我們的心中方能永存。那張照片是對秋季的真實寫照。那梧桐,也許寒鴉也不肯棲;那綿雨,也許大雁也羨慕;那缺月,也許文人墨客在寄托情感。

  沒有秋季是不完整的四季!

  但總覺得,梧桐、綿雨、缺月這張照片需要一顆文人墨客的心,那情感才能真正得到體會。

  一年四季,吾獨愛秋——凄清的季節,情感的季節。(2007年福建高考滿分作文)

 

 

   12、豐富的情感是女人的七彩巾,沒有多愁善感的線條就襯不出彩巾的鮮麗的主體。

  多愁善感的女人笑時好似山花爛漫,傷感時恰如芭蕉帶雨,更顯出生命的綠意----給人一個水晶般透明的天空。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好多人都認為林黛玉是多愁善感的典型,病柳扶風,花冢葬花,做盡了多愁善感之事。可是在歷史上多少文人墨客,哪個不是多愁善感之人?因為多愁善感的人對人和事感受入微,注重細節才能寫出精練的情感文章。

  “東籬把酒黃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作為中國文學史上最偉麗的女詞人李清照,才情極高,才調絕倫,她又憑什么吸引著人們?就是因為她是一位蘭心蕙質多愁善感的女詞人。

  “ 夜久無眠秋氣清,燭花頻剪欲三更。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宋代朱淑真也是一位才貌出眾、善繪畫、通音律、工詩詞的多愁善感才女。

  多愁善感的女人象一陣細雨,可以把彩虹寫在藍天,把她豐富的情感贈給大地。。。

  多愁善感的女人有一種凄美,有一種優雅,有一種高貴,有一種脫俗。那幽幽的情懷 ,獨特的風韻,使男人發現了她的可愛之處,從而震驚和完善了自己………

 

 

   13、熱愛唐詩宋詞,愛詩的婉轉成韻,愛詞的錯落有致。“春云淡淡日輝輝,草惹行襟絮拂衣”的春日,“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的秋夜;“走來窗下笑相扶,愛道畫眉深淺入時無”的淺笑,“不知來歲牡丹時,再相逢何處”的輕愁……唐詩宋詞仿佛長袖善舞明眸善睞的女子,向我款款行來。多少個“一鉤殘月帶三星”的長夜,多少個“雨打梨花深閉門”的假日,余音繞梁的唐詩宋詞無言地陪伴在我的身邊。

    靜靜的夜里,一卷在握,有一種亙古的寧靜驅逐了欲念和名利,內心的浮躁和荒蕪被凈化成了本然與透明,這大概就是古人所說的“本心”吧。

 

 

   14、問無蹤四季,等待還多久?

   四季對我說,從春走到夏,從秋奔向冬,哪里是開始,哪里是結束。

   問柔婉月影,等待還多久?

   月影告訴我,曾記得,有位朋友說,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而如今梧桐不在,愿以殘影相憐。

 

 

   15、林蔭道上,呼吸著梧桐那熟悉的味道,仰望天空依舊‘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