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錦瑟華年誰與度?
錦瑟華年誰與度?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錦瑟華年誰與度?

   [譯文]  不知是誰伴她一起度過這美麗的青春年華?

    [出典]    賀鑄       《青玉案》

    注:

    1、《青玉案》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2、注釋:

       橫塘:地名,在蘇州郊外,賀在此筑有小屋。

       凌波:形容女子走路時步態輕盈。

       橫塘:在蘇州南十時許。 

       但:只。

       芳塵:指美人的行蹤。

       錦瑟華年:比喻美好的青春時期。

       瑣窗:雕刻或彩繪有連環形花紋的窗子。

       冉冉:流動的樣子。 

       蘅皋:長滿杜蘅的沼澤地。

       彩筆:偉說齊梁時江淹因得五色筆,寫詩多美句。后人以“彩筆”稱作家的生花妙筆。

       都:總共。

     一川:遍地,滿地。

     梅子黃時雨:江南一帶春夏之交多雨,時當梅子黃熟,故稱為“黃梅雨”或“梅雨”。 

  

        
     3、譯文1:

    美女微步,不過橫塘,只能遙遙地目送她的芳塵漸行漸遠。不知是誰伴她一起度過這美麗的青春年華?是月橋花院、瑣窗朱戶的華屋吧,恐怕只有春天懂得她內心的孤獨。

    天邊的碧云在緩緩流淌,夜暮慢慢降臨,我站在長滿杜蘅的小河邊,癡癡地守候。可佳人始終沒有出現,我只能用彩筆寫下悲傷的詩句。若要問我有多愁?就像遍地迷濛的衰草那樣多,像滿天飄舞的柳絮那樣亂,像黃梅時節的細雨那樣連綿不絕。

    譯文2:

    輕移蓮步不再越過橫塘路,只有用目力相送,她像芳塵一樣飄去。正是青春年華時候,可什么人能與她一起歡度?是月臺,是花榭,是雕飾的窗,是緊閉的朱戶,這只有春天才會知道她的居處。

  飄飛的云彩舒卷自如,芳草岸旁的日色將暮,揮起彩筆剛剛寫下斷腸的詩句。若問閑情愁緒有幾許?好象一江的煙草,滿城隨風飄落的花絮,梅子剛剛黃熟時的霖雨。

    譯文3:

    美人輕盈的步履,從沒踏上橫塘路。凝望漸遠的身影,只留下縹緲的余香。美好的青春年華,與誰相伴共度。閉鎖在庭院朱門中,只有春光知道她的去處。

    長滿香草的水塘邊,彩云緩緩流動的日暮,生花妙筆傾訴心中的情愫。若問愁緒有幾多?就像那遍地的荒煙雜草,滿城空中飛舞的柳絮,無休無止的黃梅雨。

    譯文4:

    美麗飄逸的女子啊,不過橫塘路邊。只能目送著美人漸漸遠去。美好的青春年華同誰一起共度。月橋花榭雕繪花紋的朱門中,美人深閨只有春能知之。

    暮色籠罩著長滿香草的汀洲,空中云團冉冉流動,彩筆書懷,新寫出令人斷腸的詞句。要問我這閑愁究竟有多少呢?就像那整個平原的萋萋煙草,春風下滿城飛舞的柳絮,梅子黃熟時那綿綿的細雨!

    譯文5:

    你那輕盈的步履不肯來到橫塘,我依舊佇立凝望,目送你帶走了芬芳。不知你與誰相伴,共度這錦瑟般美好的時光?在那修著月橋的繁花錦簇的院子里,朱紅色的小門映著花格的瑣窗。可這只能是我的想象,只有春風才能知道你生活的地方。

    滿天碧云輕輕飄揚,長滿杜蘅的小洲已暮色蒼茫。佳人一去而不復返,我用彩筆寫下這傷心的詩行。如果要問我的傷心多深多長,就像這煙雨籠罩的一川青草,就像這滿城隨風飄轉的柳絮沸沸揚揚,就像梅子黃時的雨水,無邊無際,迷迷茫茫。

  

    4、賀鑄生平見 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賀鑄的詞頗得楚騷遺韻,在北宋自成一家。他心性曠達,詞風多變,既長于高曠之作,又擅寫哀婉之思。他的豪放詞,境界格調頗近蘇軾;他的婉約詞,與秦觀、晏幾道相近。張耒對賀詞大加贊賞:“賀鑄東山樂府,妙絕一世,盛麗如游金張之堂,妖冶如攬西施之袂。幽索如屈、宋,悲壯如蘇、李。”,陳廷焯也說:“方回詞,兒女,英雄兼而有之”。

    賀鑄在做小小的七品縣令時,有一個貴族公子,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富二代”傲慢無禮,胡作非為,仗勢欺人,賀鑄在大堂之上用鞭子狠狠地教訓了這個“富二代”。有人說,“如果賀鑄生在漢朝,就有可能成為衛青;如果生在晉朝,就有可能成為謝安。”他偏生在玩閑愁、即使當孫子也不喜歡打仗的宋朝,他自己也只能順應潮流,改變自己,走惆悵、纏綿路線了。       家族到了他這一代,實際上已經家道中落,早已不是什么豪門子弟了。生活的波折,世事的蒼涼,褪去了脂粉氣的同時,也漸漸褪去英雄氣,取而代之的是消極、傷感、惆悵和婉約哀傷,甚至是纏綿悱惻。

 
 

    5、這首詞通過對暮春景色的描寫,抒發作者所感到的“閑愁”。上片寫路遇佳人而不知所往的悵惘情景,也含蓄地流露其沉淪下僚、懷才不遇的感慨。下片寫因思慕而引起的無限愁思。全詞虛寫相思之情,實抒悒悒不得志的“閑愁”。立意新奇,能興起人們無限想象,為當時傳誦的名篇。

  賀鑄的美稱“賀梅子”就是由這首詞的末句引來的。據周紫芝《竹坡詩話》載:“賀方回嘗作《青玉案》詞,有‘梅子黃時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謂之賀梅子。”可見這首詞影響之大。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橫塘,在蘇州城外。龔明之《中吳紀聞》載:“鑄有小筑在姑蘇盤門外十余里,地名橫塘。方回往來于其間。”是作者隱居之所。凌波,出自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這里是說美人的腳步在橫塘前匆匆走過,作者只有遙遙地目送她的倩影漸行漸遠。基于這種可望而不可即的遺憾,作者展開豐富的想象,推測那位美妙的佳人是怎樣生活的。“錦瑟年華誰與度?”用李商隱“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詩意。下句自問自答,用無限婉惜的筆調寫出陪伴美人度過如錦韶華的,除了沒有知覺的華麗住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天了。這種跨越時空的想像,既屬虛構,又合實情。

  上片以偶遇美人而不得見發端,下片則承上片詞意,遙想美人獨處幽閨的悵惘情懷。“碧云”一句,是說美人佇立良久,直到暮色的四合,籠罩了周圍的景物,才驀然醒覺。不由悲從中來,提筆寫下柔腸寸斷的詩句。蘅皋,生長著香草的水邊高地,這里代指美人的住處。“彩筆”,據《南史·江淹傳》:“……(淹)嘗宿于冶亭,夢一丈夫自稱郭璞,謂淹曰:‘吾有筆在卿處多年,可以見還。’淹乃探懷中得五色筆一以授之。”這里用彩筆代指美人才情高妙。那么,美人何以題寫“斷腸句”?于是有下一句“試問閑愁都幾許?”劉熙載云:“賀方回《青玉案》詞收四句云:‘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其未句好處全在‘試問’句呼起,及與上‘一川’二句并用耳。”筆者認為,“試問”一句的好處還在一個“閑”字。“閑愁”,即不是離愁,不是窮愁。也正因為“閑”,所以才漫無目的,漫無邊際,飄飄渺渺,捉摸不定,卻又無處不在,無時不有。這種若有若無,似真還幻的形象,只有那“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差堪比擬。作者妙筆一點,用博喻的修辭手法將無形變有形,將抽象變形象,變無可捉摸為有形有質,顯示了超人的藝術才華和高超的藝術表現力。宋·羅大經云:“以三者比愁之多,尤為新奇,兼興中有比,意味更長。”清·王闿運說:“一句一月,非一時也。”都是贊嘆末句之妙。

  賀鑄一生沉抑下僚,懷才不遇,只做過些右班殿臣、監軍器庫門、臨城酒稅之類的小官,最后以承儀郎致仕。將政治上的不得志隱曲地表達在詩文里,是封建文人的慣用手法。因此,結合賀鑄的生平來看,這首詩也可能有所寄托。賀鑄為人耿直,不媚權貴,“美人”、“香草”歷來又是高潔之士的象征,因此,作者很可能以此自比。居住在香草澤畔的美人清冷孤寂,不正是作者懷才不遇的形象寫照嗎?從這個意義上講,這首詞之所以受到歷代文人的盛贊,“同病相憐”恐怕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吧!當然,徑直把它看作一首情詞,抒寫的是對美好情感的追求和可望而不可即的悵惘,亦無不可。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理解,這首詞所表現的思想感情對于封建時代的人們來說,都是“與我心有戚戚焉”。這一點正是這首詞具有強大生命力的關鍵所在。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名第17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唱和次數排名第2名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第7名,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28名。


    6、這首膾炙人口的《青玉案》詞,是北宋著名詞家賀鑄的代表作。它一問世,就被人譽為“絕唱”,不脛而走,廣為流傳。這似是一首戀詞,但卻寫于詞人的晚年,其中另有寄托。作者一生沉淪下僚,胸中頗多塊壘,故而寓之于香草美人。通過分析,可以看出這首詞其實乃是借懷戀美人以抒發自己幽居窮處的苦悶。這種寄托深厚自然而不露痕跡,詞對那種悵惘迷茫的愁悶心境的描寫又十分出色,所以特別受到人們的激賞。
  這首詞語言典麗,風格華美。全詞字句洗煉,擲地有聲,其中暗用了《洛神賦》、《錦瑟》、《江淹傳》等不少典故,而又十分自然妥貼,猶如己出。詞人還巧妙地用美好的景色來襯托自己的心情。良辰美景而無賞心樂事,更顯出愁苦之重。詞的形象鮮明,意境優美。當時的著名詩人黃庭堅曾經寄詩給作者,熱情稱贊:“解道江南斷腸句,只今惟有賀方回。”這是一個很高的評價。  

     龔明之《中吳紀聞》說,賀鑄有一座小屋,在姑蘇盤門外十余里一個叫橫塘的地方。他經常在這一帶盤桓,后來寫下了這首詞。   

     從詞的開頭兩句“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看,大概是偶然的一次機遇,使作者結識了詞中所寫的這位女子。但她未能到橫塘來,便只好看她姍姍而去了。  

  “凌波”不見,“芳塵”已渺,此刻的畫面上只有一個佇立“目送”的人。開頭三句,破空而來,一下子把事情揭示出來,用的是“直陳其事”的賦體。從平淡的敘述中,暗示出情在其中,因此有下面的遙想:  

     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錦瑟華年”,直用李商隱《錦瑟》詩:“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全句說你青春的美好年華將怎樣度過呢?“誰與度”本意是和哪個在一起度過。但聯系下兩句,這個女子似是孤獨寂寞的,所以這句猜想、不肯定的口氣更重一些。想象著的情景是:大概你是在橋上踏月,院落賞花,或者生活在有著雕花窗子的朱閣里面吧。“月橋花院”寫室外環境幽美,“瑣窗朱戶”寫居室富麗清雅。雖然只八個字,但璀璨絢爛,給人以恬適愜意的感覺。但接以“只有春知處”,就象從高山一下跌入深谷,方才的良辰美景更反襯出人的凄涼寂寞。杜甫的“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以樂景寫哀,十分明顯,一眼可以看出。《牡丹亭》里杜麗娘唱:“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春光如海,明媚鮮艷。可是在杜麗娘看來,卻是“奈何天”,有不知此身何寄之感。直抒胸臆,一點都不隱藏。賀鑄的寫法與此兩例相似,他是用院之幽,室之麗的“實”來反襯“春知”的“虛”,從而更深一層表現出人的寂寞情懷。

    賀鑄是一個“喜談當世事”,“人以為近俠”,想一顯身手,建立“奇功”的人,但他一生沉淪下僚。在他的詩中,常寓有對政治和身世的感慨。此詞也可能是另有寄托的吧。

    過片。從奇幻的想象再回到“但目送”的眼前現實中來。天空,碧云緩緩流動;地下,臨水的岸上香草輕輕地搖曳。佇望既久,望斷云天,而“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來”(江淹)。愁情難遣,于是希望象江淹那樣能有一枝五色彩筆,寫出動人的詩句來——可是即令有,恐怕也只能寫出腸斷魂銷的傷情來,又有什么用?從“目送”到遙想,最后滿腔“閑愁”不禁噴涌而出:

    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這時候,你問我的閑愁到底有多少么?那么請看那“一川煙草”,是多么密密層層,匝地皆是;那“滿城風絮”,是多么地漫天飛揚,穿簾入戶;那“梅子黃時雨”,又是多么地連綿不斷,永遠無休無止吧!

    詞的上闋,似乎不曾有一字言愁,但是仔細看去,第一句便埋下了愁的種子。下闋愁如山風海雨,滾滾而來,一發不可收拾。宋人羅大經曾作過一番比較,他說:“詩家有以山喻愁者,杜少陵云:‘憂端如山來,澒洞不可掇’,趙嘏云:‘夕陽樓上山重疊,未抵閑愁一倍多’是也。有以水喻愁者,李頎云:‘請量東海水,看取淺深愁’,李后主云:‘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秦少游云:‘落紅萬點愁如海’是也。賀方回云:‘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蓋以此三者比愁之多也”(《鶴林玉露》)

    同是用比喻來形容愁之多,賀鑄與眾不同之處在于:如羅大經講的“以此三者比愁之多”,用的是博喻手法。這種手法易于加強被喻者的形象性,給讀者以鮮明深刻的印象。與賀鑄同時代的詩人蘇軾寫“百步洪”水波沖瀉的神速有“有如兔走鷹隼落,駿馬下注千丈坡。斷弦離柱箭脫手,飛電過隙珠翻荷”,就是用的這種手法。

    其次,劉熙載認為:“其末句好處全在‘試問’句呼起,及與上‘一川’二句并用耳。或以方回有‘賀梅子’之稱,專賞此句,誤矣”(《藝概》)。劉熙載的話或許有感而發,因為黃庭堅很欣賞這首詞說:“解道江南斷腸句,只今惟有賀方回”(《寄方回》)。王直方說:“賀方回初作《青玉案》詞,遂知名”(《直方詩話》)。實際任何佳句都不能脫離全文孤立地來看,特別應和上下前后的環境氣氛密切相聯。所以,劉熙載的“專賞此句,誤矣”之說,很有道理。我們應該看到:在這里作者用“試問”句呼起后,引起人們的遐想,但接著又用舒徐而低沉的口氣,滿懷幽怨地答出“一川”三句。前句張,后三句弛;前句急,后三句緩;張弛急緩之間,而人的感情也傾吐無余,最后戛然而止,韻味更長。

    還有,賀鑄是“以此三者比愁之多”,然而這三者的內涵并不盡同。“煙草”連天,是表示“閑愁”的遼漠無邊;“風絮”滿城飛舞,是表示“閑愁”的紛煩雜亂;“梅雨”連綿,是表示愁之長,永無盡期。在如此遼闊的空間,如此長遠的時間,把本不可捉摸的東西,寫得形象、真切、豐實而不覺其抽象了。同時這三句既是比喻,又是寫景,更是抒情,表里如一,不見痕跡。

    張炎稱賀鑄的詞“善于煉字面”(《詞源》)。從這首詞也可以看出,他遣詞用字恰到好處,很注意錘煉字句,并長于抒情。他自己不無夸張地說:“吾筆端驅使李商隱、溫庭筠,常奔命不暇”。溫、李的寫詩技巧,確實被他運用到寫詞上來了。

    賀鑄的《青玉案.橫塘路》詞抒發的閑愁,難與所歡相聚的“愛而不見,搔首踟躕”一類的惆悵感傷,實際是表現政治上失意的苦悶牢愁,與《離騷》中的“哀美人之遲暮”、“求有娀之佚女”同一手法,與蘇軾《前赤壁賦》中的“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同一意趣,即張耒說的“幽潔如屈、宋”。夏承燾先生論詞絕句以為賀鑄“鐵面銅棱古俠儔,肯拈梅子說春愁”,是抓住了問題的實質的。


    7、“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這是宋代詞人賀鑄的詞《青玉案》中的句子。上中學的時候讀了,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哀傷感,上大學時候又讀了,聽老師講解,說是表達作者對佳人的渴望,可望而不可即的遺憾,這是將這首詞當作單相思的情歌了。還可以理解成作者借香草美人以自比,以美人的清冷孤寂,表達作者懷才不遇的悲慨。但我總感覺這些說法都不準確。實際上,這首詞所表達的是對美的消逝的憂傷。

  在暮春時節的江南小鎮,一條斜斜的街,一階階石級通向那座積淀著無數故事的虹橋。就在這暮春的傍晚,一個少女搖曳過寂寞的橫塘。風起了,少女的衣裳和絲絲秀發輕輕擺動。在漫空飄飛的柳絮和江南梅雨季節的蒙蒙煙塵中,只能看見少女的身影,漸漸地模糊在這江南小鎮的煙絮中。在小巷深處,在寂寞的花園中,在夜晚無人的小橋上,在幽閨深處,透過閨房的窗欞,看到的是暮春時節的飛絮和煙塵。梅雨季節到來了,春天就這樣過去了,美麗的青春隨之逝去了。

  青春絢麗時節的寂寞,凋零時節的凄涼,怎能不讓心靈善感的詞人心疼而憂傷?"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這種靜寂中的生命靈動,使禪悟中總蘊涵著一絲傷感。

  花兒在春天的第一場雨中悄悄開了,又在昨夜的疏雨驟風中孤獨地凋謝了。不變的是季節的循環,不息的是江水的奔流,歲歲年年的是日月,而短暫易老的是紅顏。


    8、有人認為愛是個性,才有了不愛江山愛美人。

    有人認為愛是虛無,才有了美人如花隔云端

    有人認為愛是浮云,才有了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有人認為愛是夢想,才有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有人認為愛是折磨,才有了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有人認為愛是虛幻,才有了柔情似水,佳期如夢

    有人認為愛是依偎,才有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有人認為愛是心意,才有了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有人認為愛是純樸,才有了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有人認為愛是癡心,才有了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須問天。


    有人認為愛是悔恨,才有了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有人認為愛是纏綿,才有了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

    有人認為愛是歷史,才有了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有人認為愛是飄渺,才有了曉來百念都揮盡,剩有離人影。

    有人認為愛是凄楚,才有了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

    有人認為愛是靈魂,才有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有人認為愛是期盼,才有了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有人認為愛是孤獨,才有了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

    有人認為愛是豁達,才有了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有人認為愛是同心,才有了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有人認為愛是信任,才有了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有人認為愛是執著,才有了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有人認為愛是無奈,才有了笑漸不聞聲漸消,多情卻被無情惱。

    有人認為愛是持久,才有了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有人認為愛是關愛,才有了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有人認為愛是無言,才有了不寫情詞不寫詩,一方素帕寄心知。

     有人認為愛是豪氣,才有了慟哭六軍俱縞素,沖冠一怒為紅顏。

    有人認為愛是堅守,才有了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有人認為愛是捉弄,才有了薄命生遭風雨度,多情枉受蝶蜂憐。

     有人認為愛是溝通,才有了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有人認為愛是痛楚,才有了一支紅艷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斷腸。

     有人認為愛是失落,才有了美人在時花滿堂,美人去后余空床。

    有人認為愛是怨恨,才有了曾與美人橋上別,恨無消息到今朝。

     有人認為愛是迷惘,才有了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有人認為愛是回憶,才有了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有人認為愛是傷感,才有了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有人認為愛是等待,才有了想佳人妝樓颙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有人認為愛是思念,才有了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有人認為愛是驚喜,才有了眾里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9、錦瑟年華在我的理解里,是指一個女子最美麗,最燦爛、最艷麗的青春時光。她在這樣的時光里收獲著各種各樣的美麗,當然,最過美好的是愛情。在最美好的時光里遇見最美好的愛情,試想這是何等的幸福和幸運啊。古往今來,能享有這份幸運和幸福的又能有幾人呢?自古紅顏多薄命,多情女子無情郎的例子比比皆是,數不勝數啊。錦瑟的年華里,紅顏留下的多半是一聲長長的嘆息、一滴苦哭的清淚。

于是,在李商隱的《錦瑟》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追憶美好年華的遲暮美人。“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我們可以想象,一千一百年前,在一個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的秋日里,遲暮的美人燃一爐清香,素手芊芊,撫琴自憐,曾經的滄海已難為水,曾經的桑田已難再現,如泣如訴的琴聲,既是對過往的追憶,也是對現實的無奈。“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何等的無奈,何等的凄美。

于是,一百多年后,賀鑄在《青玉案》里,我們又讀到了對錦瑟年華的哀嘆。“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飛云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又一個絕色的女子,眼望著她愛慕的君子,從自己眼前翩翩而過,誰知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于是,女子的閑愁就有如那“一川的煙草,滿城的風絮,梅子黃時的雨水了”。

又過了一百多年,到了元朝,我們又見到了元好問筆下的幽怨女子,“佳人錦瑟怨華年”。

這一憶一嘆一怨之間,彈指千年啊。每一個在錦瑟年華里的女子們,都憧憬了美好和幸福啊。錦瑟年華里,你遇見了誰?你又在錦瑟的年華里,等待著誰?為誰歡喜?為誰憂愁呢?

不過,還是希望屬于我們的錦瑟年華里不再是“為君一日恩,負妾百年身”的無奈,不再有“錦瑟年華誰與度”的感嘆。


10、“錦瑟華年誰與度?莫問奴去處。凌波不過橫塘渡,一川秋雨江南路……”錦瑟。華年。凌波仙子。秋雨。江南。諸如此類的關鍵詞,不用放在古代,就放在現今,依然是風景這邊獨好,依然是江南多情,多情江南。

是的,江南是多情的。盛唐的江南,風景美,最盛傳的,還是文人們的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溯源筆墨與紙張,豈是一個“江南好”所能承載得了的?理想是浪漫的,如夢幻一般,現實是真實的,大到政治,小到民生,江南,在歷史的長河里,外表是風光的,內心,并沒有幸免現實中的世事的侵染。

唯有那水中的蓮花,像著正人君子,這千百年來,順著長河的光陰,以緘默的姿態,向一朝又一朝的世人昭展著內心的濯清,把自身的香,一程又一程地遠播,不與百花爭艷,不與世俗同流,不受世俗牽絆,淤泥也好,渾水也好,無論月兒陰晴圓缺,自開自謝,不蔓不枝,中通外直。天地造物是有物語的,蓮,的花語是樸素的,是高潔的,是莊重的,更是仁慈的。如此的美是可以遠觀,也可以親近的,卻不可褻瀆,不可玷污。


11、錦瑟華年誰與度?這短短七字,究竟是流光逝盡后的自問,還是愛過痛過后的感嘆?
  
  年華已去,不付流水。在夜深無人的時候,直托了粉腮,輾轉思量后卻念不完情愫萬千。只余了愁腸糾結,不待嘆完一聲,它又化成一團水霧花香,散盡涼薄……
  
  乘一葉扁舟,載著懷古的情殤,一路花香,尋覓桃花源。倚窗悵然遠眺,長街曲巷,黛瓦粉墻,往事如夢,若隱若現。燕子低聲呢喃,是怕驚擾了我幽靜的夢么?
  
  雨一點一點落下,激起淺薄的輕煙。撐一把油紙傘,漫步深深小巷。心思如酒,沉醉千年,多少峰回路轉,韶華東流,不堪回首,本就憂愁不盡,怎奈何,又有風雨助凄涼!
  
  此情只開花不結果,微微綻放一瞬間,所有人為之傾倒,但過了之后便頹敗得無影無蹤,縱使伸手去握,殘得余香幾絲,不待天明就已消失。
  
  很多時候懷念未必需要理由。曾經的那些花,那些樹,在心中留下落寞,讓眼角泛出眼花。那些心中的漣漪,隨著時光的飄逝,終究會歸于平靜。
  
  回憶只是一場午間的酣然小睡,即使夢中泛起微笑,醒后仍躲不開命運的劫數。要走的終究還是要走,我亦懂得桃花源只是夢中的幻境,傳說中的美麗。
  
  縱使東風暗換流年,所有的故事已經滄海桑田。時間在臉上雕出皺紋,在心中刻下滄桑,它總能撫平某些傷痕,也許緩慢,卻完全不留痕跡。
  
  驀然回首,俗世一切塵埃,不過是一場花開花落,行一程,看一程,繁花落盡,我仍舊是我,不以物喜,不以已悲,如岸邊垂釣的漁叟,看滿湖煙水,將歲月沉在水底。


12、錦瑟華年誰與度?

    巨大的非洲桃花心木正在畢畢剝剝地落葉,風卷著殘葉在空中紛紛揚揚地飛。地上積了厚厚的一層枯葉,一條路漸漸地變得松軟有韌性起來。小車飛馳過去,車輪卷起的氣流將樹葉嘩地裹將起來,再輕輕地放在兩旁,一輛又一輛的車過后,那條路便劃開了一條又寬又長的大口子,仿佛是誰畫的兩條筆直的平行線,帶著樹葉毛邊的平行線。
  
  海南的三月,樹葉好象在一日之內都落盡了。
  
  樹葉走了,只剩下參差的樹干舉著鹿角一樣的枝杈刺向天空。整整一年浸泡在綠色中的眼睛忽然觸到褐色的枯枝竟會莫名其妙地興奮:我第一次發現藍色的天幕,純粹的枯枝就可以成就一幅美麗的油畫。
  
  又過了多少日子,我再一次從紙堆中抬起頭時忽然發現非洲桃花心木已滿身嫩綠了,小巧的樹葉軟軟地搖曳枝頭,新的一輪生命又開始了。
  
  樹葉落了——枯枝滿天——嫩葉長了,窗前這幕連續劇已上演了三次,不知覺中,三年時光已經在我的凝眸中溜走了。
  
  路上的摩托車嗡嗡地叫著遠去了,一個留著短發穿著T恤牛仔褲的帥氣女孩子十分悠然地從窗前走過。這條路上天天接送來來往往的人們,不知道他們中的一個人會不會忽然抬頭,發現樹已經綠了。
  
  樹間有鳥鳴啾啾,唱一曲無人欣賞的歌。鳥兒自得其樂于它的歌中,樹木心安理得于它的葉枯葉綠中,世上許多景致許多事物都在緩慢變化、生長著,雖然沒有人留意,沒有人欣賞,但它們卻真實地存在著,在不知覺中,給我們的心注入一絲清涼,正如鳥鳴窗前。


    13、江南的梅雨,清幽幽的。在夏的深處,有時肆意兇猛,有時輕曼綿綿。在這樣清涼季節里,伴著清風,嬌嬌雨滴,梅子在走向成熟。澀澀的,酸酸的,甚至有苦苦的感覺。黃梅時節家家雨,彩筆新題斷腸句。我在夏意繾綣的江南,用愛詮釋著這酸澀的梅子,眺望那流逝的華年。
  
  那些曾經的芳菲,早時已經不在視野之中。一場稀疏的雨,連綿下著,帶著清清的歡快,讓我在淅瀝的明眸中,仿佛找回失落的春芳。
  
  流光無語,只有梅雨絲絲縷縷,在無聲地打濕一樹的果實。光滑圓潤的青果,綴滿枝頭。樹下,有一個曾經的少年,摟著青蔥的樹,用翹首的目光打量,尋覓著一季時光。那個令他夢繞魂牽的曼妙歲月。
  
  漫山遍野,像天女散花似的姹紫嫣紅,只是擁有在明亮的春天。夏到來,雨的芳蹤,牽牽連連,引領我走向彌漫著青澀的山野。呼吸自然的氤氳,追逐著塵世清歡。用一顆芳心的圣潔,用幾世修來的虔誠。
  
  佇立樹下,我伸手摘下一枚果實,小心放在嘴里,酸溜溜的,酸溜溜地甜著,一直在心底里透著一股久遠的眷戀。青青的梅葉,張揚在枝頭,婆娑著青春,用妖嬈點亮季節燃燒的欲望。
  
  夜色嫵媚。壁燈雙雙,清麗如水。青藤編織的籃中,有兩顆梅子,睜眼注視著這個清淡的世界。只有溫文爾雅,與之默默相伴。此時,流動的空氣在緩緩著,緩緩著思想的起伏,緩緩著多少個季節的相約。均勻而娓娓,讓眾多前塵,隨著竊竊私語流淌在夏夜的雨絲之中。急促的音符,搖撼著,顫抖著。用它熱烈的激情。使得兩顆澀澀的梅子,用兩顆澀澀的心,也歡快地放縱,宛如跳動著一夏的幸福。
  
  是誰,讓夜色彌合得這么深沉?是誰,讓這苦苦的梅子羞羞答答?梅雨江南,最是清歡的去處。笙簫里怨怨的樂音,吹出曾經的相思。今夜,只有婉轉的笛子在悠揚著清夏的纏綿。紅酥手,明亮的眸,一襲素素衣裙,齊耳短發,像開得正艷的夜來香,彌散在朦朧的霓虹之中。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遙遠的佛在說:你們怎么沒有兌現前世的約定?你們為什么要在青澀的夏季苦苦相守?你們怎么不遮掩流年,挽住時光?你們為何不攜渡弱水,共赴彼岸?
  
  梅子青青的苦著。只道人寰滄桑,世俗年華。錯過了靈動的錦瑟華年,只有飛云冉冉,滿城風絮。梅子說:錦瑟華年誰與度?誰知道我是青青葉間遺落的愛?誰又知曉我是枝頭墮地的棄兒?我的生命不會由青走向成熟的金黃。在這個多雨的時光里,人們在希望我碧落塵埃。可我有幾世太多的渴慕,期待結出甜蜜的果實,能滋潤你,能慰藉你寂寂的干涸。
  
  夏,很清悠,還很漫長。雨,還要下,還要駐足。在這個明媚和潮濕的時光里,我不想發霉,不愿就此被世俗灼傷而腐爛。因有你,因有你的相廝,我會頑強地泛著青,澀澀的青,苦苦的青。就此享受靜靜時光,挨近情感交集。當梅雨停歇時,與你由青而黃,點綴一個季節的靚麗。


    14、獨自的作任何事,到得后來只怕還是會淡淡的惆悵,只因“茶類隱”,而我們并非是真正的隱士,真的離得開塵世的繁華,與朋友促膝的快樂?那邊約位朋友,一同來品新茶。看她如何用茶水拭著清潔的白瓷杯,微溫的杯壁散發出肉眼幾不可辨的白霧。看她如何用恬靜的笑容放入茶葉,著蓋,靜靜的等待。看她斟茶時低著的眉,像水中綻開的一枚修長的茶葉。真要苛求這樣的程序的完整才肯喝茶,才認為不辜負,那就未免失隨性之樂了。便靜靜的喝著茶,在雨聲里想心事。茶葉長在天空下時,沐著這樣柔和的雨,也會舒展開枝葉而潤澤的笑了。若聊天,這話題也必慰貼而親昵,隨著茶中的煙氣裊裊升起,又緩緩散去,融入窗外的竹影雨意。于是,燃一爐香,用結著綠色銅銹的香爐,在遙遠的時候,曾有過一個侍窗憑欄的女子,用她秋水似的雙眸,望斷了青春。錦瑟年華,無人與度,而閑情正如一川煙草,滿城飛絮,梅子黃時雨。也許唱著古老的相思曲,在玉樹下彈著箜篌時,身畔放的,正是這個香爐。而爐邊的一盞茶,無由得便染上了這個千年的愁緒。

     玩賞著杯中的茶葉,像看到采茶女柔軟纖長的手指,在呼吸間,隨你來到前世今生。


   15、錦瑟華年誰與度?

    花開如夢,風過無痕。曾經的歡聲笑語依然回蕩在耳邊,曾經的承諾依然飄蕩在風中。冰冷的雨滴,順著臉頰不停地滑落,打在我溫熱的手中,流進了我的心里。想起與你相識的一絲一縷,想起與你走過的一水一程,歷歷皆在目。半年光陰雖已逝,無盡的牽掛在內心深處卻是如此落寞和空虛,驀然回首,仍舊斬不斷那牽牽絆絆。明知想得太多是自己折磨自己,但當思念已經無可救藥,惟有順著點將就著點,獨自去默默承受。

    人說,思念是甜蜜的痛楚,是含淚的微笑。案牘上,堆滿了無法寄出的信,堆滿了濃濃的情愫.相思苦澀,你的身影燦爛我的憂傷,如那清泉伴茗,芳香游離在唇齒之間,不敢貿然暢飲,只怕褻瀆了那份曾經擁有的清純。

    清風翠綠了柳岸,細雨中飽嘗凄清的思念,錯過了相伴一生的情,不想再錯過這份相知相惜的緣。耳畔又有笛聲響起,借著窗外明月,我獨有淺唱、低吟。


    16、這一生,我為你畫地為牢,幽禁了一襟的相思,頹廢了一身的襟抱,脈脈情癡,紅塵擱淺,化思念為繞指柔,婉約 了閑詞愁賦,不思量,自難忘;一種閑愁,執筆花落,填半卷清詞,清吟你漸行漸遠的倩影,押韻了幽傷。 塵客裊裊天涯恨,長結平湖秋月,油紙傘下影相依,已是舊時景,笑語盈盈暗香去,殘醉繞孤亭,此去經年,錦瑟華年誰與度?曉風殘月煙花冷……

一枕琴簫夢,蒼冥逝如煙,旖旎時光終敵不過風刀霜劍、 歲月摧殘,明媚纏綿幾時了,落花流水春去也,一縷相思無 斷絕,化為情殤空徘徊,空濛山水間,又多一段幽美凄楚的 不老傳說。

極目遠眺,千里煙波,湖色瀲滟,一彎冷月孤懸在湖中央,瀉下憂傷幾許,那紅塵俗世斷腸客,一身孤寂,兩袖落寞,故景重游,孑然只影,徘徊在望湖亭畔,對月長嘆,邀 風做伴,眷眷相思鐫刻滄桑容顏,清瘦了流年。 昨日之時,誰為誰癡迷,誰為誰流連?誰又為誰寫詩? 誰又為誰歌舞? 今日之時,誰為誰神傷?誰為誰心碎?誰又為誰守候? 誰又為誰消魂? 顧影煙柳,誰解凄涼?

三生三世尋覓,也不過是紅塵一 夢,風瀟瀟湖水寒,山迢迢殘月冷,閑看舊事前緣,水非水, 月非月,都是鏡中繁華,只落得千年一聲嘆……


17、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常從客廳踱到陽臺爬在窗臺上看一會兒,又從陽臺踱到客廳爬到窗臺上看一會兒,就這樣看來看去,還是擺脫不了長長的寂寞。寂寞野草般瘋長,瘋長。四面的白墻對著我,我對著四面的白墻,哪一個更蒼白更無聊?不知墻因我而寂寞還是我因墻而寂寞,也不知是墻繞著孤獨的我還是我繞著孤獨的墻。日復一日,聽鄰家笑語,看行人匆忙。

城市的夜晚如濃妝艷抹的婦人,打扮得冷艷而妖冶,精致的虛假,極至的鬼魅。扭著水蛇的腰肢,邁著貓的步伐悄悄的來臨。

總在寂靜的暗夜才會想起往事,才會有時間整理紛亂的思緒。去尋找白日在繁華塵世間迷亂的自我。讓心在暗夜浮動的夜晚,在有月光無月光的夜晚小憩。不覺就會想起童年的天真,無法遺忘,無法追逆,無法釋懷。想起少時的輕狂,如坐在幽幽的林子讀一本散文,到深處才懂鳥語才嗅花香。想起青春的無奈,如在舊時的燭光里對酌一壺濃酒,到酒酣耳熱之際才有滋味。

夜如此的沉寂,只有火車偶爾傳來的嘶鳴聲聲震撼著我孤寂的心魂。思緒是一陣風,在夜色里游蕩,忽急忽緩忽而又不知飄向何方。

 我渾身都疼痛,一種身心的疼痛。常常覺得有一把無形的大鎖鎖著我的心。常常有一種恐慌感。寂寞會讓人害怕,空洞會讓人頹廢。生活在一種讓人窒息的矛盾中,一方面對生活失去信心,一方面又想好好的享受生活。有時想沖出這種生活,有時又想將就著過吧。在這種種的痛苦中煎熬自己的靈魂,磨礪如水的青春。便覺得有坐牢的滋味,就想著何時才能把牢底坐穿?也常常反省是不是無痛呻吟,卻無論如何也安撫不了那顆用膠水粘接過的心。就會恐慌,恐慌該怎樣捱過每一個蒼白的白晝,每一個漆黑的夜晚。生命何等的脆弱,又何等的彌足珍貴。而我活著的意義何在?價值幾多?

嫣紅滿樹,艷溢香融,我驚異于她美麗的色彩,然而卻易得凋零,在冷風凄雨中漸化為泥。鵝黃嫩綠,楊柳含煙,讓人不得不縈損柔腸,然而卻也只能作風后飛絮,蒙蒙亂撲行人面。恨自己不能做一季飛花,化作漫天飛淚隨春而逝。不管是新綠還是嫣紅,是萌動還是驚悸,都只是短暫的一瞬,一瞬間的美麗便湮滅,不必作一生的守候。

簾外夜沉靜,簾內心幽獨。夜晚是一枚墜入深潭的石子兒,在這刺痛的靜默中我想起一首歌,在那金色的沙灘上,撒著銀色的月光,飛啊飛啊…我一任思緒飛翔。那是在沿江的一個夏夜。

竹外一輪明月深深地掛在天邊,星星如玉女不小心打翻了水晶瓶,滾落了一地,晶瑩而剔透。云薄如紗,遠山靜謐,傳來陣陣的蛙鳴,某個黑暗的角落有蛐蛐在歌唱。淡淡的竹影鋪滿小院,小小的螢火蟲遠遠近近的飛來,在衣袖上或臺階上做短短的停留,舉著的火把忽明忽暗。夜色美如一位清純的村姑,沒有任何的修飾與矯揉造作,溫雅而秀美,美得讓我可以嗅到她芳香。我的心魂沉醉于這極大的愉悅中,我和孩子放聲高歌。忘卻了工程部門口聚集著一群人,忘卻了白日里的柴米油鹽,忘卻了勝敗得失。盡情的揮灑著我的快樂,任歌聲的翅膀載著心在月夜里暢游。

美麗的夜晚是短暫的,日子稠得像樹木的葉子。太多太多的夜晚我還是守在這個被城市喧嘩拋棄的角落,獨賞一份心情。我不想在城市霓虹閃爍的大街上彷徨,也不想迷醉于哪個昏暗的酒吧,更很少站在陽臺上如井底之蛙般去探望那一溜子夜空。我只蝸居在床上想屬于我的事情,或者翻幾頁過了時的文字。

突然想到古人多可憐,今人在慘綠愁紅之際能打個電話寬慰是事可可之心,而古人只能消得憔悴比黃花兒還瘦。依此想來,我今之痛又算得了什么?比起那古人我可是幸福多了。人活著不過是一陣風,風穿過樹林子,葉子輕快的舞蹈,這也許就是風的快樂。而我就是一縷輕的風一片綠的葉,和自然界所有自然的東西一樣,流露著自己的真情。除此以外我將一無所有,這也是一種極大的快樂。

窗外的路燈從樓下一直亮到很遠的地放,從每一個黑夜亮到黎明。昨夜枕畔又無眠,一枕鐘聲到天明。又是一個平淡日子悄悄的來臨,而白日過去依然會有黑夜。我無力改變這夜的如期而至,那么就讓我享受這沉靜的夜晚吧。

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18、有清香月有陰,那些濃濃淡淡的愛情總是發生在春天。春日溫暖的暮色里,水邊蘅蕪間冉冉飛云里,不知是誰的身影還遲遲不去,搖曳的草牽不住飛奔的云,是惦著那驚鴻一瞥?只是一瞥,也許就是宿命,在這樣的春色里,在波光的那一側,在生命里抹不去的顏色里,就這樣的匆匆一會,然后各自沿各自的方向,也許那倩影就此相忘于江湖。

    然而你是一條尋找另一端的線么,可惜未曾有熱度的相觸,就只好在如流星劃過天際的一剎在心上打一個結,悵然的。春日已不只是明媚流轉的光彩,升騰彌漫在歲月里的,會是一個別樣的春。你給她以綿綿不休的一川如煙的碧綠,滿城飄飄蕩蕩的無根風絮,在每一個不平靜的日子,與風同起,還有絲絲不斷的濕潤的牽掛。細細的筆端真的可以傾注如許漫漫的深情?芳蹤何處?咫尺間沒能握住她的手,衣帶間的風只留一縷幽香在影子里,只好任思緒在春天的柔情中纏綿,落在朱戶瑣窗的邊上,琵琶錦瑟的弦上,溶溶月色的心上。

   忍不住的單戀芳華

    然而 

    錦瑟華年誰與度? 


   19、東風暗換年華,又是柳絲長,春雨細,記憶里曾經無限憧憬的花開成海的季節,于我已經淡淡的了,不知道是否就此失去了對四時的感知,對節序的期待,自己很是茫然。

  記憶里的春天總是和溫暖聯系在一起的,孩童時代,小小的我和小小的伙伴,在春風呼嘯的田野奔跑,尋找小小紫色的迎春花;又或者拿著小小的籃子在村子前面的小樹林挖大腦瓜,傳說那個小樹林有狼,不過只是傳說,我們從未見過。那種簡單的快樂一直留在記憶的深處,一路溫暖著我。

  光陰的故事留下多少快樂就會留下多少遺憾,我想我也一樣會在青春年少時發出這樣的感慨:錦瑟華年誰與度!花季歲月,丁香芬芳的季節,和夢里的他走在花香襲人的校園小路,曾經覺得自己已經和幸福親密接觸,王子和公主的童話會精彩上演到永遠,只是我們沒有等到這份愛到天長地久到地老天荒,便黯然落幕。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丁香濃郁的芬芳一樣稍縱即逝,年年負卻花期!

  曾經特別喜歡一句話叫做晴耕雨讀,我認為這不但是一種理想更是一種境界。當現實已經無法改變,當我們已經來不及難過就已經失去了最美的年華,當我們那美好的愿望來不及實現人生已然無從回頭……太多的來不及,如同這留不住的春光。

  春天就在眼前,不知道還能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春的懷抱,讓陽光驅散心中的陰霾!


    20、遙遠而不真實的感覺,還有那些伴著櫻花飛絮的青蔥年月。片片花瓣在空中畫下飄逸的舞步,瞬間的多姿多彩,一抬腳,一邁步,歲月溜走,終歸于空靈,虛緲,不留一絲痕跡。

  想,錦瑟華年誰與度?能幾番游,看花又是明年。明年的這一季,又將是她盡情綻放的時節,只是我那遠去的青春呢,已被歲月的齒輪重重的輾過,如舊時沖洗的黑白照片,不著一抹色彩。

  青春的印記,癡癡的去懷念,去回憶,如暗夜里開在峭壁上的鮮花,有著寂寂的無奈。青春的腳印只能漫步在真實的一粥一笑里,而今,卻成為風干的一片片樹葉,轉為過往歲月的一疊標本,終日凝眸。

  凝眸時,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于是,夢里白晝,掩重門,淺醉閑眠,莫開簾,怕見飛花,,夢里白晝,掩重門,淺醉閑眠,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

    此時,空中陰雨綿綿,倚窗仰望,一眼煙雨,滿城風絮。

  如今,青華落盡,滿懷蕭瑟,湛湛長空,斜風細雨,亂愁如織。

  窗外積水的路面恰如帆白的銀幕,那些過往的路,回眸深出,漸成細雨,碎碎的滴落心頭,浸濕了一地的記記。

  與眼前真實的歲月相比,那段與櫻花擦肩而過的青春歲月,如同一束微光,或一顆遙遠的星辰,漸行漸遠,黯淡幽渺。憶起,思緒如演奏完畢的琴弦,彈指搖手間還有余韻未盡的悵然。她和窗外四月的雨色一樣,揮之不去。

  風起雨落,玉蘭樹和樟樹嫩綠的樹葉翻飛而舞,散發的聲音,因有雨的伴奏,如春天的風送來陣陣胡琴聲,清揚,溫婉,卻也有耳熟的悲涼。

  悠悠歲月,青春見老。我們掌心里記得的,其實又還有多少?


    21、江南,早早就出現在我的夢里,太湖浣紗的西施,夜泊楓橋的張繼,西子湖畔的蘇小小,周莊的小橋流水,烏鎮的青石板路,泰淮河的漿聲燈影,黃浦江的熙熙攘攘……我夢里的煙雨江南夢里的水鄉!

  江南多青山秀水,江南多才子佳人,江南人杰地靈,江南英雄輩出。我曾經無數次幻想我的雙腳踏上江南這片靈秀的土地,我是否會一醉不醒。身未動,心已遠,終于,我把對江南的思念換成一張機票,就要向江南的方向出發!

  雖然江南只出現在我的夢里,但曾經無數次夢里去過江南,算作已經神交過了,所以對江南已經不再陌生。我想像著自己一襲素衣,應該是自己無比鐘愛的藍印花布,和江南的靈秀的山水很相襯。夜宿周莊的客棧,枕著小橋香甜入夢,在清晨的水聲里蘇醒,然后開始傳奇的旅程。最好是夜里下過雨,清早仍就在淅瀝,我想像自己就是那個撐著油紙傘,結著愁怨,丁香一般的姑娘。走在青石板路上,一路飄過無數憐惜的目光,消失在雨巷的最深處。而在雨巷的盡頭一定是茶社,此時就在這里品一杯上好的綠茶,白色的杯盞襯著碧綠,心中的愁怨已了然無痕。

  這時太陽也許綻放笑臉,此時的江南就籠罩在紫色的霧里。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江南的才子應該是儒雅浪漫俊逸清秀的吧,我想像著在江南和你的邂逅相遇。你一定是滿腹經綸溫文爾雅手不釋卷吧,和你相視一笑,一定風輕云淡,也許早在前世已經相識,所以才會一見如故。也許我們今天的相遇只是赴一個前世之約,只可惜我們不是相見太早,不懂珍惜。而是相見太晚!還君明珠雙垂淚,恨不相逢未嫁時!我想那一定是在奈何橋上,孟婆的一碗湯讓我們忘卻了前世今生的約定。

  其實身處萬丈紅塵,心中多有倦意,幻想有一天哪怕只是暫遠紅塵,“暫遠紅塵”說得真好,這幾個字是我在攀登泰山途中路過的一處石刻,當時就特別喜歡,和自己心中的向往不謀而和。如果可以暫遠紅塵,我是否可以還自己的身心都自由,是否可以不去想那些所謂的名與利那些是與非,月晨花夕,我是否能夠和自己心愛的人吟詩把酒;朝云暮雨,我是否可以與你晴耕雨讀?不去想那些曾經的苦與痛,那些曾經的傷與悲,趁著江南的風與月情濃,山與水相依,把自己放逐在江南的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22“個人是孤單的,只有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你才會感覺到真正的快樂。因為快樂是需要分享的。親愛的朋友,我愿與你分享快樂,過去的日子,一如深埋在記憶中的寶石,就算經歷過歲月的砥礪,也依然光彩熠熠。”當我第一次只身在外漂泊時,這是你寫給我的信里的話。多少年過去了,我依然記憶猶新。

“從別后,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朋友謝謝你,刮風下雨時,你是我遮住擎天巨傘的天空;謝謝你,朋友,異鄉飄零時,你給我帶來溫馨如家的感覺;謝謝你,朋友,孤獨寂寞時,你為我送來溫暖如春的叮嚀;謝謝你,朋友,傷心難過時,你是我解開心結的那把鎖……

“錦瑟華年誰與度?”朋友,一路有你,真好!


    23、錦瑟華年誰與度?已經不再重要,曾經美麗了自己的是那份青蔥歲月;曾經豐富了自己的是那份真情感;這一切的過往,在年老時坐在搖椅的回顧中,都將變得昏黃而溫暖。


    24、錦瑟華年應該是青春里最好的年華吧,可是觸摸起來有些痛,無法在回眸中,或是回首中一目了然的走過,畢竟刻了太多的痕跡,不知道是擁有一份財富還是一份憂傷。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