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
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

   [譯文]   常記得我們在西湖攜手同游,賞玩那千樹萬樹的梅花緊靠湖邊的情景,那湖水是一片碧綠澄清。

   [出典]    南宋 姜夔   《暗香

   注:

   1、《暗香》姜夔 

    辛亥之冬,予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命之曰《暗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江國,正寂寂。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2、注釋: 

    ⑴辛亥:光宗紹熙二年。

  ⑵石湖:在蘇州西南,與太湖通。范成大居此,因號石湖居士。

  ⑶止既月:指住滿一月。

  ⑷簡:紙。

  ⑸征新聲:征求新的詞調。

  ⑹工伎:樂工、歌妓。隸習:學習。

  ⑺何遜:南朝梁詩人,早年曾任南平王蕭偉的記室。任揚州法曹時,廨舍有梅花一株,常吟詠其下。后居洛思之,請再往。抵揚州,花方盛片,遜對樹彷徨終日。杜甫詩“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

  ⑻但怪得:驚異。

  ⑼翠尊:翠綠酒杯,這里指酒。

  ⑽紅萼:指梅花。 

  ⑾耿:耿然于心,不能忘懷。

  ⑿千樹:杭州西湖孤山的梅花成林。

 

   3、譯文:

      辛亥年冬天,我冒雪去拜訪石湖居士。居士要求我創作新曲,于是我創作了這兩首詞曲。石湖居士吟賞不已,教樂工歌妓練習演唱,音調節律悅耳婉轉。于是將其命名為《暗香》、《疏影》。

  昔日皎潔的月色,曾經多少次映照著我,對著梅花吹得玉笛聲韻諧和。笛聲喚起了美麗的佳人,跟我一道攀折梅花,不顧清冷寒瑟。而今我像何遜已漸漸衰老,往日春風般絢麗的辭采和文筆,全都已經忘記。但是令我驚異,竹林外稀疏的梅花,謁將清冷的幽香散入華麗的宴席。江南水鄉,正是一片靜寂。想折枝梅花寄托相思情意,可嘆路途遙遙,夜晚一聲積雪又遮斷了大地。手捧起翠玉酒杯,禁不住灑下傷心的淚滴,面對著紅梅默默無語。昔日折梅的美人便浮上我的記憶。總記得曾經攜手游賞之地,千株梅林壓滿了綻放的紅梅,西湖上泛著寒波一片澄碧。此刻梅林壓滿了綻放的紅梅,西湖上泛著寒波一片澄碧。此刻梅林壓滿了飄離,被風吹得凋落無余,何時才能重見梅花的幽麗?

      譯文2:

       明月呵,你總是清輝依舊,誰能計算出,你多少次映著我在梅下吹笛,

    那時,笛聲把心愛的人從夢中喚醒,在清寒中為我摘取枝頭的梅花。

    當年我何遜一般滿腹詩情,而今你我漸老去,筆下再無熱情激蕩。

    只怪那竹林外,稀疏的點點梅花,還和過去一樣幽香,從竹邊飄飄而來,把我周圍浸透。

    處獨江南水鄉,我伴著寂寞,獨自羈留邊遠的江鄉。

    我一枝紅梅在手想寄給你,可嘆夜來雪深路長,無由相寄。

    我心中惆悵,面對著翠綠色的酒杯,我淚濕衣袖,面對窗外紅梅,相對無言,又沉入回想:

    在那西子湖旁,你我攜手的地方,千樹梅影壓著湖水,

    那么清,那么涼。風吹花瓣片片飛盡,幾時你再回我身旁?

 

      4、姜夔 kuí (155?-1221?),字堯章,號白石道人,饒州鄱陽(今江西波陽)人。一生飄泊江湖,依人作客,卻絕不曳裾侯門,逢迎取合。他與辛棄疾、楊萬里、范成大等為文字交,詩詞皆卓然成家。詞風清麗典雅,以冷香幽韻和瘦骨逸神獨擅勝場,為清代浙派詞人所尊奉。他深諳音律,集中十七首自度曲,都旁綴音譜是流傳至今的唯一完整的宋代詞樂資料。有《白石道人歌曲》。

 

       5、 與《長亭怨慢》、《解連環》同年之作。是年冬,載雪訪范成大于石湖。石湖在蘇州胥門外,孝宗皇帝賜范為別業,有御筆“石湖”二大字刻于山石,今尚存。孝宗對金國委屈求全,茍且偷安,下詔“正皇帝之稱,為叔侄之國”,公然愿當“侄皇帝”。范成大是主戰派,曾效蘇武“提攜漢節同生死”出使金國,慷慨陳詞大義凜然。孝宗賜這位大學士石湖莊園,意思就是教他寄情山水莫再過問國事。范石湖心情是憂郁的。

  白石在石湖住了一個多月,兩位大詩人的會合吟唱,成為文學史佳話。白石自度《暗香》、《疏影》二曲,詠梅使人神觀飛越耳目一新,又深蘊憂國之思、寄托個人生活的不幸。石湖擊節贊賞,讓家中歌女演唱之,并以青衣小紅相贈,可能是聊慰其失戀之苦。除夕,白石攜小紅歸湖州,大雪過垂虹橋有詩,“自琢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煙波十四橋。”好象風流瀟灑之極。

  二詞追蹤梅花的幽魂,又非僅詠物。張惠言《詞選》謂“首章言己嘗有用世之志,今老無能,但望之石湖也。”石湖長二十余歲,是白石前輩,這說法有點牽強,但《暗香》上片似隱括了二位忘年詩友心靈深處的一些共鳴。“舊時月色”、“玉人待喚”、癡愛梅花的南朝詩人何遜(自比)如今也忘卻了為梅吟詠,……這些,大概都蒙上一層兩位詩人本不愿見到的麻木和淡淡哀愁。歇拍“竹外疏花”是白石在石湖范村作客賞梅時實景,也用大蘇“竹外一枝斜更好”詩意。與石湖交往,思想感情的碰撞,如竹外疏梅冷香的主動襲來,怎不使違心的麻木不仁內疚?

  梅花飄忽而高尚的神思,白石虔誠地將其擺到超凡脫俗、監督警醒本我的崇高神圣位置。內蘊品位高,是這兩首詠梅詞之所以動人的重要原因。“屋角紅梅樹,花前白石生。”(白石詩)可見梅在白石生命中位置。

  下片忽然宕開,將已逼到近前的梅花推遠,梅花變相,忽變作另一梅花,代表所苦戀已遠離的女子。在江國寂寂、夜雨初積、寄與路遙的寥廓中,“梅花”(紅萼)出現,“無言耿相憶”,法相莊嚴。憶千樹梅花盛開時,與“紅萼”攜手賞花,何等歡樂!忽又瓣瓣被狂風吹盡,并意中人無影無蹤。變化無窮。有人怪二詞重點一移再移,此正清空處。(李文鐘)

 

        6、《暗香》一詞,以梅花為線索,通過回憶對比,抒寫今昔之變和盛衰之感。全詞共分六層。

        上片,開篇至“不管清寒與攀摘”五句為一層,從月下梅邊吹笛引起對往事的回憶。以“舊時月色”開頭,以往事遞入,落筆便不平凡。已經勾勒出了時空范圍,渲染出了感情基調。回憶舊時,拉開了時間距離;月色在天,撐起了空間境地;眼前的景象勾連著過去的經歷,令人搖曳生情。首句落筆得此四字,“便欲使千古作者皆出其下”(清劉體仁《七頌堂詞繹》)。“喚起”二句,又引入懷人層層蕩開,環環相生:由月色寫到“算幾翻照我”,畫出回憶往日情事時的屈指凝神之態;再寫“梅邊吹笛”,在月下笛聲中點出“梅”字,詠物而不避題面,亦見大手筆,直將“藏題”的技法視為細末,不屑遵循;再由笛聲“喚起玉人”,以美人映襯梅花,直欲喧賓奪主,卻急以“不管清寒與攀摘”收住,化險為夷,仍不離詠梅的本題。至此,一幅立體的,活動的,有人有物,有情有景,有聲有色的生活圖景、藝術境界,乃展現在讀者的面前。月色下、笛聲中,一位玉人在犯寒摘梅,境界何其清空幽雅。賀鑄的一首《浣溪沙》中有“玉人和月摘梅花”之句,意境已自高雅幽美,但與姜白石詞相比,仍顯單薄。姜詞“不管清寒與攀摘”一句蘊藏著兩層沒有明說的意思:一是“與”人攀摘,既有與人同摘之義,也有摘梅以贈別人之義,這就暗中用上了“驛寄梅花”的典故,透露了陸凱的詩句“聊贈一枝春”的一層意思;另一層含義是,玉人之所以“不管清寒”,因為她懷著滿腔的熱情,且與外界的“清寒”恰相反襯。

  玉人的一片深情密意全都傾注在梅花上,梅花的感情負載就格外厚重了。開頭幾句寫的是回憶中的情景,到“何遜而今漸老”兩句,筆峰陡轉,境界突變,由回憶回到現實,由歡樂往事轉到而今的遲暮之悲。詞人以何遜自此,是說自己年華已逝,詩情銳減,面對梅花,再難有當年那種春風得意的詞筆了。正如詞人所說:“才固老盡,秀句君休覓”(《暮山溪》)。與上五句相比,境界何等衰颯。這是第二層。其實詞人當時年僅三十五六歲,所以這當是自謙之詞。而且何遜寫的那首《揚州法曹梅花盛開》詩,“兔園標物序,驚時最是梅”等,實在算不得什么好詩,跟他喜愛梅花,一直掛念著揚州廨舍那株梅樹的心情并不相稱,可是后來,他從洛陽特意趕回揚州,再訪那一樹梅花時,卻彷徨終日,不能下筆,連原先那平庸的詩也寫不出來了。何遜雖有愛梅之心,而其才力不逮,沒有做出好詩來(“春風詞筆”是指他的《詠春風》詩“可聞不可見,能重復能輕。鏡前飄落粉,琴上響余聲”,詠物頗稱工細)姜夔以之自比而表示謙遜不是相當合適嗎?

 


  “但怪得”至上片結尾為第三層,又把筆鋒轉回來,意謂盡管才不附情,見到石湖梅花的清麗幽雅,亦不免引動詩興,以答謝主人的盛情美意。這幾句映照小序,點明題旨。“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也是蘇東坡《和秦太虛梅花》詩“竹外一枝斜更好”之意,是對石湖梅花的具體描繪。以竹枝映襯疏花,寫其形貌姿色;以瑤席映襯冷香,寫其高潔的品性,著墨不多而形神俱現。

  下片承上片中寫身世之感。從“紅國”到“紅萼無言耿相憶”是第四層,感情曲折細膩而又富于變化。

  換頭余雞獨處異鄉,空前冷清寂寞,內心情感波瀾起伏。“寄與路遙,夜雪初積”,則言重重阻隔,縱然折得梅花也無從寄達,相思之情,難以為懷,只有耿耿于懷,長相憶忘而已。“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詞采甚美。“翠”與“紅”是作者特意選用的艷色,用以與上文的“月”、“玉”、“清”、“瑤”等素潔的字面相“破”,通過對比,取得相得益彰的色彩效果。把翠尊而對紅萼,由杯中之酒想到離人之淚,故曰“易泣”;將眼前的梅花看作遠方的所思,悄然相對,雖曰“無言”,而思緒之翻騰、默默之訴說又何止萬語千言。正是無言勝有言,無聲勝有聲。

  “長憶曾攜手處”三句是第五層。由“相憶”很自然地接續到“長記”,于是又打開了另一扇回憶的窗子,寫到當年與情人攜手同游梅林的情景。千樹梅花,無盡繁英,映照在寒碧的西湖水面之上。這一片繁梅,亦如鄧尉山的“香雪海”,在作者的筆下顯得十分壯觀,比起上文的“竹外疏花”來,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午樹壓、西湖寒碧是詞中名句,境界幽美,詞語精工,冷峻之中透露出熱烈的氣氛。詞情發展至此,終于形成高潮。

  最后兩句又是一層,詞筆頓時跌落,寫到梅花的凋落飄零的肅刈景象。“又片片吹盡也”,語似平淡而感嘆惋惜之情卻溢于言表。“幾時見得”,應是一語雙關之詞,梅花落了何時再開?相憶之人分別已久何時再逢?正因為巧妙綰合兩重意思,所以顯得韻味十分深長。

   

 
  

    7、“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今天晚上的月亮像當年一樣美,我算一算這樣美麗的月亮曾經多少次照見我在梅花樹邊吹起笛子。

      “喚起玉人”,我叫喚那如玉的美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不怕外邊的寒冷,為我折下一枝梅花來。

     “何遜而今漸老”,何遜是南北朝時候的人,寫過一首《早梅》詩。此處白石是說,我現在老了,當年浪漫風流的事,跟我所愛的人賞梅花吹玉笛時寫詞的才情沒有了。

      “但怪得”,因為我的感情跟當年不一樣了,我所愛的人也不在這里了,所以我就怪梅花。

       “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那竹外開得稀疏的梅花,在我這樣孤獨寂寞的時候,把它那種寒冷凄涼的香氣,吹到我的坐席上面。 

  “江國,正寂寂”,隔著江水,懷念遠方的人,“寂寂”,沒有消息,沒有蹤跡。

       “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要折一枝梅花寄給我所愛的女子,我就嘆息了,因為相隔 “路遙”,只有徒然的懷念。半夜下雪,滿樹的梅花上都是白雪。

      “翠尊易泣”,每當我在梅花前飲酒的時候,一端起翠綠的酒杯,就很容易地流下淚來。

     “紅萼無言耿相憶”,紅色的花瓣寂寞無言,引起我心里永遠不能熄滅的相憶懷念的感情。

      “長記曾攜手處”,我永遠記得我們攜手同游的地點。

     “千樹壓,西湖寒碧”,在西湖的旁邊有多少的梅花樹,我們當年有多少歡樂,現在只剩下憶念了。

      “又片片吹盡也”,今年的梅花又一片片地吹落了。

      “幾時見得?”,我所懷念的那個女子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到呢?

 

        8、“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月光清美,梅花溢香,這位詞人吹的想必是笛曲《梅花落》了。笛韻悠然,當時的詞人之心可是恬淡安閑,怡然自適,或是心有幽懷,黯然神傷,還是柔情蜜意,“相看好處卻無言”?資人遐想,含有韻味。“算幾番照我”,回憶并勾勒往事。“幾番”約言其多,不止一次。唯“當時只道是尋常”,才有今日的追憶與幽思。“算”字送出一種回憶往事的凝神靜思的狀態,而這種回憶從根本上是緣于內心生發的感情,這是一種懷舊的情緒,于是引起下句對往事的追述。

 

     “喚起玉人”句,在月下、梅邊、笛里復加一“玉人”,則美人梅花互襯,儼然有春日里“人面桃花相映紅”之美。著一“喚”字則靜中有動,靜止的美麗圖景變得立體而鮮活,出現了情趣。“不管清寒與攀摘”,冒著清寒,攀折梅花,則內心感情之熱烈可知。這里清而不凄,清而非冷,清寒而不刺骨。“清”本是極普通的字,作者信筆寫來,則天氣之清寒,月色之清美,梅花之清香,都可融而為一,這里似乎凝含著往日的幸福之感與甜蜜之情。回視起句清空,它既可能是在“玉人”身旁的“吹笛”,也可能是孤身一人,因思念而吹笛,更可能是兼而有之,以“幾番”二字囊括。和次句意脈似斷非斷,似連非連。這三個分句以尋常的字眼包蘊了廣闊的時空,構造了悠遠的意境,暗含了凄婉的感情,可謂很有筆力的開篇。

 

      下句筆鋒陡轉,以何遜自比,而著意在于“漸老”的衰颯。“而今”和開篇“舊時”相對,擴大了時間的厚重感。這里不僅有對往日戀人的懷念,還含有對逝去的美好歲月、青春風華的懷念和惋惜,正與“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后期空記省”的嗟悼悲慨暗合。說“忘卻春風詞筆”,卻隱約含有往事不勝悲的意味,正如那位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的傷心人,欲寄彩箋卻又說“無尺素”一樣。而今識盡愁滋味“卻道天涼好個秋”,低徊如斯,哀婉如斯,“春風詞筆”如何忘卻?否則,“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何以入眼,又何以“怪”之?此句又轉入現時,竹外疏花蕭瑟,冷香吹入瑤席,引人幽思,勾起回憶。正是“相思一夜梅花發,忽到窗前疑是君”,梅花與人兩相思。這里見花思人,生出“怪得”之心,必是至深之情。“疏”“冷”烘托凄涼,“瑤席”反襯哀苦,用字可見匠心。

 

 

     下闋起筆即眼界擴大,從時、空兩方面凝煉地點明感傷。“江國,正寂寂”和揚州城里“盡薺麥青青”一樣,蕭條而荒寒。這寂寂江國中的心靈必是孤苦、寂寥、悲傷的了,因此想到“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怎奈欲寄幽情,而路遙不至,況又有“夜雪初積”,層層間隔。于是且殢樽酒,舉杯消愁,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酒醒簾幕低垂”,明月梅花依舊,視之酒杯都似在垂淚。心中情淚至深至純,自己已不堪愁,托付酒樽而已,融情于物,所以“易”泣。“紅萼無言”,似乎以花代人,亦花亦人。于花它靜默無言,偏偏惹人相思,勾起詞人的幽情;于人則是“脈脈人千里”,推己情于對方,分明是“一種相思,兩處閑愁”,這里有著一種因相思而生的想象。嗅著冷香,披著夜雪,耿耿“相憶”于舊事,而癡情自現。至于“翠”、“紅”二艷字,在素雅中增添了凄麗。

      下句即“耿相憶”的內容,時空跳轉到了從前。“千樹壓、西湖寒碧”,一片壯闊,壯闊中暗含著色彩和一望無際的生機,令人想到“東風夜放花千樹”般的絢爛紛繁。而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湖一片澄澈,正可作濃情醇摯之鑒。那時的“寒”與今日不同,“寒”而且“碧”,“碧”得充滿美麗,一如從前的“清寒”里凝固著幸福。“長記”的背后是長思,長久地沉浸于對往事的追憶之中,這正源于“為伊消得人憔悴”也“終不悔”之情。“曾攜手”和“喚起玉人”遙相呼應,“千樹壓”又和“竹外疏花”形成今昔對照,結構可謂精巧。

      結句又陡轉,回入現實,語句沉而且重。“片片吹盡”,花開幾時,重見何期,正所謂“想其盛時,感其衰時”。惜花懷人,涵括著對柔情、青春、生命及一切美好的事物和情感轉瞬即逝的隱痛,梅花負載的沉重深足體味。正是“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人生別意會常難”,推知又怎奈“當時輕別意中人”;而于似水流年,如煙往事,“大都好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因而如今這層感情,就比“歡娛漸隨流水”而發的“怎奈向”的感慨和驚嘆愈深愈烈。于是生出內心語“幾時見得”,含蘊豐富,沉痛已極。它可能是悲,是憤,是哀,是傷,是悔,是恨,又同時是這種種感情,真是千回百轉,柔腸寸斷之后的奔涌。

全篇層次曲折跌宕,今昔之境幾番變換,構思靈巧,回環往復。結構精致,搖曳生姿。音節諧婉,錯落有致。煉字靈動,言辭優美。情韻委婉,幽思悱惻。意象淡雅,詞境清空。全篇有“野云孤飛,去留無跡”的清雅之美,正可視為 “幽韻冷香”的姜夔詞的代表作之一。(尹帆淼)

 

 

9、  姜夔詞的主要特點是:清空、騷雅。清空是意境,騷雅是筆調。南宋張炎在《詞源》稱“詞要清空,不要自視,......姜白石詞如野云孤飛,去留無跡”。這首《暗香》便是一個有力的佐證。
    詞上片寫月中賞梅。詞人從回憶往日賞梅開頭,憑空升出一番意緒,時間、意象重疊。“月色”,著重色調與氛圍的感受。從聲音上看,“月色”是入聲字,發音輕澀,幽約,這種輕約的聲音在月光的冷色調里就能造成一種幽冷的范圍(古詩中“月色”幾乎都有一種冷的意味)。“月色”是回憶中的,是經過時間冷卻了的,更有意蘊,更幽冷,且多了一層朦朧。“舊時”把人帶入一種對往事的回憶中去,同時也隱約地含有一種今昔的對比,同時也見出“月色依舊,人事已非”的感慨。
    “算幾番照我,梅花吹笛”。寫月下賞梅,重點寫一種意態,用一個“照”字將“月色、梅、我”構成一個立體境界,使人想起詞優雅閑遠的意態。“月、梅、笛、人”都不是巧合,而是詞人著意的選擇安排,帶有詞人的審美情趣和人格追求。這種筆法即是一種騷雅筆法。“吹笛”也只有在月下、梅邊,才別有風味。古典詩詞中,“月色、吹笛”成為懷鄉懷人的一種典型環境,梅邊“吹笛”與賞梅有關,詞人在梅花邊吹詠梅之曲,梅、月、笛聲和諧統一。“算幾番”,“幾番”說明月下賞梅吹笛不止一次,可見賞梅吹笛興趣之高。“算”有一種對往事的回憶,帶有“往事如煙”的感慨。
    “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續寫賞梅清興。前一句是詞人一個人,這句是詞人與情人一起賞梅。“玉人”使人聯想到皎潔、優雅、輕靈、姣小,玉人與月色相聯,意境和諧。“喚起”見出詞人興趣之高,也有人解釋為:笛聲引起玉人與詞人共賞冬天的清寒,一般人不會起來,雅情明顯。“清寒”與“冷月”構成幽冷的意境。“與”,“共”之義,清興之外,還多一種味外味,即韻味和情味。以上五句是回憶當年賞梅雅興。
    “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由回憶轉入現時,以“何遜”自比(何遜也酷愛梅花)。“而今”照應“舊時”,我漸老了,年輕時詠梅的才情、賞梅的意興都沒有了,對梅的興趣減少了,感受遲鈍了。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是詞人對眼前梅花的感受。以前詞人對梅的感受強烈,而今對梅的花期淡漠了,只有當梅香龔來,才感到梅花開了。“但怪得”表面是驚訝梅的開放,更深的意思是:而今我老了,梅花何苦送香來,讓我生惆悵。梅花的冷香引起詩人的情思,平靜的心騷動起來。“疏花”,梅花疏淡,意態淡雅,梅花快凋落了,詞人將梅與竹相連,用竹的雅潔襯托梅花。“瑤席”指雅潔的臥室,“香冷”,移覺手法,恰好地道出了梅香的特點,“香與冷”,詞人同時感受到,寫出了梅花暗香浮動、冷郁的特點。“冷”與“清寒”照應,又多一層幽冷意味。“香冷入瑤席”與“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相比,可見,詞人不僅僅是老了,關鍵在于玉人不在,暗含了對玉人的思念。
    詞下片寫雪中賞梅。
    “江國正寂寂”。“正寂寂”指環境幽清,“寂寂”連用,強調環境的幽靜。“正”字又見出作者的一種感受,夜間下雪時特有的靜,環境的幽靜,也寫出了詞人心境的空寞,梅花也該開放了。
    “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折一枝梅花寄給情人,表達思念,但雪深無法辦到。“嘆”字見出詞人的惋惜,無法表達則借酒消愁。
    “翠樽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寫詞人與梅花都在懷念玉人。“翠樽易泣”,感情脆弱,“紅萼”則更深沉,“翠樽、紅萼”,色彩本明麗,但在凄冷的環境中,卻構成了一種冷艷的凄美。
    “長記曾攜手處,千枝壓,西湖寒碧”。插敘當年雪中賞梅的情景,“攜手賞梅”更顯出兩人情意深濃,情趣高雅。“壓”,可解為花多、雪大,千枝花被雪壓住。紅妝素裹,雪壓梅花的清影倒映在西湖的碧水之中,清影滿湖,“寒碧”與前面呼應,從頭到尾都在一種幽冷的環境之中。
    “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從插敘中轉入現時,“片片”連用,突出一種凋零感以及詞人對梅落過程的關注、關情。“也”帶有詞人輕輕地嘆息。“幾時見得”——“梅落了,我幾時能再見”;“梅花盡了,玉人不在身邊,我何時能見到她呢?”兩種意思交融在一起。“又”與“算幾番”相聯見出時間過得久,詞人思念之深。
    姜夔的這首詞,將詠梅與思人交融,句句不離梅花,用梅花寄托懷人情思。上片的月中賞梅與下片的雪中賞梅統一在幽冷的環境和詞人感情的范圍之中。今昔對比,以人襯花,人花兩見。詠物但不粘著詠物,若即若離,取神離形,形雖略,精神亦出,“清空中”有意趣,使物性、人情同境并生。
    姜夔把以前雅俗共賞的詞變為純粹文人吟唱的詞,由詩人自然抒寫的詞逐漸變成詞匠著意雕琢的詞,這是詞風轉變的開始,是姜夔在詞壇上的重要貢獻。姜夔在詞史上還有一個重大貢獻,那就是他保存了17首樂譜,在音樂史上地位重大。(沈松懷)

 

 

10、悠悠飄落隱香處,翩翩舞盡紅塵間。從詩詞里走來的女子,永遠是如花美眷,婉轉盈盈的笑著,敵得似水流年。宛是水之湄綻放的獲花,開,或是不開,她就在那里。詩詞之外,詞人卻已老去。詩詞亦如夢,文字是一瞬間的真實,當文字把這萬點翩然而舞的花瓣兒,放飛開去,就落了一場婆娑的花雨。

 

記初讀《暗香》時,其詞境之空靈,頓為之傾倒。再細讀之,品味著詩人心底那一絲揮之不去如暗香浮動的情愫。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往事如花似夢,憶起當年月下梅邊吹笛,與如玉佳人寒夜折梅:舊時的月色應是像今晚這般清幽,霏霏涼意沾衣。踏著滿地梅花雪,在花樹底下,奏起了婉轉清亮的笛聲。佳人聞聲翩然而至,此時月影映著梅枝,疏影橫斜,暗香浮動,也說不清是這香是來自梅之寒香,抑或是來自佳人,只知當時醉了花影,清風凌亂了一樹樹的花雨,唯月下笛聲清亮,響徹云霄。

 

花木無知,多情依舊,清冷的幽香依然。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最是人間美景留不住,身處如花境地,不及待細細品味,一轉眼,已葉老枝殘,欲尋已無覓處,徒有余香留枝頭了。盡管情思深長,卻已然"忘卻春風詞筆"。詞人而今識盡愁滋味,卻只怪那竹外疏花。便縱有春風詞筆,又怎抒得如此冷清寂寞?

 

江國,正寂寂。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來的總會來的,去的總該去,不如溫一壺銷愁的酒,飲十分月色。似此卿影能有幾?為誰風露立中宵。水是西湖云是天,踏遍紅塵路,結伴水云間,思之故在,詞人追憶的夢里花開光影斑駁,縱使夢里花開亦是花落。

 

千樹萬枝,繁花開放,映入碧水中,這綺麗的美景,可惜詩人已老,舊歡難尋。紅萼片片紛飛,當時折梅的玉人臨風衣袂飄飄,翩的舞步拂動而起的冷香依然,而今,玉人何方?亙古不變的是明月似雪,風花僅存一朝。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詩人橫笛,再次奏起凌霜音韻。空自憶,有暗香盈袖,消瘦損,憑誰問?此時落花輕盈,寂寞的風兒攜著它輕輕潛入夢。回首處,已是云煙深處水茫茫!

 

 

11、“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當年我們攜手,漫步在西湖岸邊,那不計其數的梅花如紅霞綻放,一如我們青春的生命,何等的壯美!你興奮得像個孩子,歡呼著,跳躍著,牽著我的手奔跑著,摟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臉頰上留下了梅花的吻,西湖的碧波里蕩漾著我們幸福的歡笑……

 

 

 

12、“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讀來頗有“余音繞梁”的感覺。

寧靜的飄雪之夜,聞香懷人,黯然銷魂,多想折梅相贈,慰藉相思,奈何曾經攜手踏雪賞梅的玉人已遙去無蹤,那段梅邊月下的歲月也將一去不返,只剩下無盡的思念和揪心的孤獨飲盡長風送卻。一嘆!梅花依舊,玉人難尋。二嘆!年華漸老,再無詠詩的雅興了。三嘆!人生的結局 就像片片落紅,隨風飄逝……
    冷香入瑤,凄婉動人,潛入姜夔的梅邊月下,感動,無言以對,那茫茫的冰天雪地里空留了一串淺淺的印跡,無人知曉,我已駐足了很久。

 

13、梅花是飄逸的精靈。嚴寒中百花飄零凋謝,獨有梅花傲立雪中,綻放于最冷枝頭,卓爾不群,搖曳多姿,占盡風情,于風刀霜劍中展現出樸素的妍麗。“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游春意”。梅花仿佛是悠揚婉轉的笛曲,吹來了萬頃春意,帶來了春天的第一縷氣息。
  
梅枝是清絕的幽姿,疏秀清瘦,淡雅嫻靜,含蓄自然,風韻裊娜。“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梅邊吹笛的玉人何在,舊江山盡是新愁,昔日攜手,而今安在?唯有耿耿相憶。

梅香是靈動的徜徉,飄飄浮浮,旋旋回回,孤夢清香中更有夢幻迷離之姿。“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月華流照,橫斜的疏影中游動著縷縷幽香,淡淡地沁人心脾。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