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譯文]   門前冷落車馬越來越稀少,年齡大了,只得嫁給商人為妻。

    [出典]   白居易《琵琶行》

    注:

    1、《琵琶行》白居易

   【原文】《并序》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舟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憔悴,轉徙于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拢慢捻抺復挑,初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冰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惟見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城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

  凄凄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2、【注釋】

  〔1〕左遷:貶官,降職。白居易任諫官時,因為屢次上書批評朝政,觸怒了皇帝,被貶為江州司馬。〔2〕京都聲:指唐代京城產干流行的樂曲聲調。(3〕倡女:歌女。倡,古時歌舞藝人。〔4〕善才:又作“善財”,唐代對樂師的通稱,是“能手”的意思。〔5〕委身:托身,這里是嫁的意思。〔6〕賈人:商人。〔7〕命酒:叫〔手下人〕擺酒。〔8〕快:暢快。〔9〕憫然:憂傷不語。〔10〕漂淪:漂泊淪落。〔11〕出官:〔京官〕外調。  〔12〕恬然:淡泊寧靜的樣子。(13)為:創作。〔14〕長句:指七言詩,唐人的習慣說法。 〔15〕歌:作歌。 〔16〕言:字。〔17〕命:命名,題名。

   〔18〕潯陽江:即流經潯陽境內的長江。瑟瑟:形容楓樹、 蘆荻被秋風吹動的聲音。

  (19)主人:詩人自指。 〔20〕回燈:重新撥亮燈光。重:再。

  〔21〕轉軸拔弦:將琵琶上纏繞絲弦的軸,擰動以調音定調 。  

 〔22〕掩抑:掩蔽,遏抑。思:悲,傷(四聲)。

 〔23〕拢:左手手指按弦向里(琵琶的中部)推。捻:揉弦的動作。 抹:向左拔弦,也稱為“彈”。挑:反手回撥的動作。霓裳:即《霓裳羽衣曲》,本為西域樂舞,唐開元年間西涼節度使楊敬述依曲創聲后流入中原。六幺:大曲名,又叫《樂世》、《綠腰》、《錄要》,為歌舞曲。

  〔24〕大弦:指最粗的弦。小弦:指最細的弦。嘈嘈:聲音沉重抑揚。切切:細促輕幽,急切細碎。

  〔25〕間關:鶯語流滑叫“間關”。幽咽:遏塞不暢狀。冰下難,泉流冰下阻塞難通,形容樂聲由流暢變為冷澀。凝絕:凝滯。   〔26〕迸:濺射。

 〔27〕曲終:樂曲結束。拔:奏彈弦樂時所用的拔子。當心 畫:用拔子在琵琶的中部劃過四弦,是一曲結束時經常用到的右手手法。   〔28〕舫:船。

 (29〕斂容:收斂面部表情,顯出嚴肅矜持而有禮貌的態度。

 〔30〕蝦蟆陵:在長安城東南,曲江附近,是當時有名的游樂地區。

 〔31〕教坊:唐代官辦管領音樂雜技、教練歌舞的機關。

 〔32〕秋娘:唐時歌舞妓常用的名字。五陵:在長安城外,漢代五個皇帝的陵墓。纏頭:用錦帛之類的財物送給歌舞妓女。  〔33〕綃:精細輕美的絲織品。

 〔34〕鈿頭銀篦:鑲嵌著花鈿的發篦(櫛發具)。擊節:打拍子。

 〔35〕顏色故:容貌衰老。 〔36〕浮梁:古縣名,唐屬饒州。在今江西省景德鎮市。

 〔37〕來去:走了以后。〔38〕夢啼妝淚:夢中啼哭,勻過脂粉的臉上帶著淚痕。闌干:形容流淚。

 〔39〕重(讀平聲):重新,重又之意。唧唧:嘆聲。

 〔40〕嘔(音歐)啞(音呀)嘲(音招)哳(音扎):形容聲音噪雜。

 〔41〕琵琶語:琵琶聲,琵琶所彈奏的樂曲。〔42〕卻坐:退回到原處。促弦:把弦擰得更緊。

 〔43〕向前聲:剛才奏過的單調。  (44)掩泣:掩面哭泣。

 〔45〕青衫:唐朝八品、九口文官的服色。

 

     3、翻譯:

  元和十年,我被貶到九江當司馬。第二年秋季的一個夜晚,到湓浦口送一個朋友,聽見船中有人彈琵琶,那聲音,錚錚縱縱,很有京城里的韻味;問那個人,才知道她原來是長安歌伎,曾經跟曹、穆兩位名師學彈琵琶。年紀漸大,姿色衰退,只好給一個商人當老婆。  我便吩咐擺酒,讓她暢快地彈幾只曲子,她彈奏完畢,十分憂傷。敘述了年輕時候的歡樂情景;可是如今呢,飄零憔悴,在江湖中間輾轉流離!我從京城里貶出來,已有兩年,心情平靜,安于現狀;聽了她的話,這天晚上,才感覺到被貶謫的味道,因而作了這首長詩送給她,共計六百一十六字,叫做《琵琶行》。

  晚間在潯陽江邊送別友人,楓葉荻花,在秋風里沙沙抖動。主人和客人一同下了馬,上船,拿起酒想喝,卻沒有音樂助興。

  悶悶地喝醉了,凄凄慘慘地將要分別,將分別的時候,茫茫的江水里沉浸著明月。

  忽然聽見水面上飄來琵琶的聲音。主人忘記了回去,客人也不肯起身。

  跟著聲音悄悄地詢問是什么人在彈琵琶,琵琶聲停止了,想說話卻遲遲地沒有說話。

  移近船只,請那個人相見。添酒、挑燈,又擺上酒宴。

  再三呼喚,她才肯走出船艙,還抱著琵琶,遮住半邊臉龐。

  擰轉軸子,撥動了兩三下絲弦,還沒有彈成曲調,已經充滿了情感。

  每一弦都在嘆息,每一聲都在沉思,好象在訴說不得意的身世。

  低著眉隨著手繼續地彈啊,彈,說盡那無限傷心的事件。

  輕輕地拢,慢慢地捻、又抹又挑,開頭彈的是《霓裳》,后來彈的是《六幺》。

  粗弦嘈嘈,好象是急風驟雨,細弦切切,好象是兒女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成一片,大珠小珠,落滿了玉盤。

  花底的黃鶯間間關關──叫得多么流利,冰下的泉水幽幽咽咽──流得多么艱難!

  流水凍結了,也凍結了琵琶的弦于,弦子凍結了,聲音也暫時停止。

  另外流露出一種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愁恨,這時候沒有聲音,卻比有聲音的更激動人心。

  突然爆破一只銀瓶,水漿奔進,驟然殺出一隊鐵騎,刀槍轟鳴。

  曲子彈完了,收回撥子從弦索中間劃過,四根弦發出同一個聲音,好象撕裂綢帛。

  東邊西邊的船舫里都靜悄悄沒人說話,只看見一輪秋月在江心里閃耀銀波。

  疑疑吞吞地放下撥子又插到弦中,整理好衣裳,站起來顯得十分肅敬。

  她訴說:“本來是京城里的姑娘,家住在蝦蟆陵附近。

  十三歲就學會了彈琵琶的技藝,名字登記在教坊的第一部里。

  彈罷曲子,曾贏得曲師的贊揚,妝梳起來,常引起秋娘的妒嫉。

  五陵少年爭先恐后地贈送禮品,一只曲子,換來無數匹吳綾蜀錦。

  打拍子敲碎了鈿頭云篦,吃美酒潑臟了血色羅裙。

  今年歡笑啊,明年歡笑,輕輕地度過了多少個秋夜春天;

  同屬的姐妹嫁給了軍人,老鴇辭別了人世,無情的時光,奪去了美艷的紅顏。

  門前的車馬,越來越稀,嫁了個商人,跟他到這里。

  商人只看重利,哪在乎別離,上個月又到浮梁,去買茶做生意。

  留下我在江口,獨守這空蕩蕩的船倉,繞船的月光白得象霜,江水也那么寒涼。

  深夜里忽然夢見少年時代的往事,滿臉淚水,哭醒來更加悲傷。……”

  我聽了琵琶聲已經嘆息,又聽了這番話更加歔欷。

  同樣是失意人流落在遠方,碰在一起啊,從前不認識那又何妨!

  我自從去年辭別了京城,貶官在潯陽,一直臥病。

  潯陽這地方荒涼偏僻,哪有音樂,一年到頭,也聽不見管弦奏鳴。

  居住在湓江附近,低洼潮濕,院子周圍,盡長些黃蘆苦竹。

  早上晚間,在這兒聽見的都是什么?除了杜鵑的哀鳴,就只有猿猴的悲哭。

  春江花晨和秋季的月夜,拿出酒來,卻往往自酌自飲。

  難道說沒有山歌?也沒有村笛?嘔啞嘲哳,那聲音也實在難聽!

  今晚上聽了你用琵琶彈奏的樂曲,象聽了天上的仙樂,耳朵也頓時清明。

  不要告辭,請坐下再彈一只曲子,我替你譜寫歌詞,題目就叫作《琵琶行》。

  聽了我的話長久地站立,又坐下撥弦索,撥得更急。

  凄凄切切,不象剛才的聲音,滿座的聽眾,都忍不住哭泣。

  這當中哪一個哭得最悲酸?江州司馬的眼淚啊,濕透了青衫!

 

     【韻譯】:

  唐憲宗元和十年,我被貶為九江郡司馬。第二年秋季的一天,送客到湓浦口,夜里聽到船上有人彈琵琶。聽那聲音,錚錚鏗鏗有京都流行的聲韻。探問這個人,原來是長安的歌女,曾經向穆、曹兩位琵琶大師學藝。后來年紀大了,紅顏退盡,嫁給商人為妻。于是命人擺酒叫她暢快地彈幾曲。她彈完后,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自己說起了少年時歡樂之事,而今漂泊沉淪,形容憔悴,在江湖之間輾轉流浪。我離京調外任職兩年來,隨遇而安,自得其樂,而今被這個人的話所感觸,這天夜里才有被降職的感覺。于是撰寫一首長詩贈送給她,  共六百一十六字,題為《琵琶行》。

  秋夜我到潯陽江頭送一位歸客,     冷風吹著楓葉和蘆花秋聲瑟瑟。

  我下馬和客人在船上餞別設宴,  舉起酒杯要飲卻無助興的管弦。

  酒喝得不痛快更傷心將要分別,  臨別時夜茫茫江水倒映著明月。

  忽聽得江面上傳來琵琶清脆聲;  我忘卻了回歸客人也不想動身。

  循身輕輕探問彈琵琶的是何人?  琵琶停了許久卻遲遲沒有動靜。

  我們移船靠近邀請她出來相見;  叫下人添酒回燈重新擺起酒宴。

  千呼萬喚她才不情愿地走出來,  還懷抱琵琶半遮著臉面。

  轉緊琴軸撥動琴弦試彈了幾聲;  尚未成曲調那形態就非常有情。

  弦弦凄楚悲切聲音隱含著沉思;  似乎在訴說著她平生的不得志;

  她低著頭隨手連續地彈個不停;  用琴聲把心中無限的往事說盡。

  輕輕撫拢慢慢捻滑抹了又加挑;  初彈霓裳羽衣曲接著再彈六幺。

  大弦渾宏悠長嘈嘈如暴風驟雨;  小弦和緩幽細切切如有人私語。

  嘈嘈聲切切聲互為交錯地彈奏;  就象大珠小珠一串串掉落玉盤。

  清脆如黃鶯在花叢下婉轉鳴唱;  幽咽就象清泉在沙灘底下流淌。

  好象水泉冷澀琵琶聲開始凝結,  凝結而不通暢聲音漸漸地中斷。

  象另有一種愁思幽恨暗暗滋生;  此時悶悶無聲卻比有聲更動人。

  突然間好象銀瓶撞破水漿四濺;  又好象鐵甲騎兵廝殺刀槍齊鳴。

  一曲終了她對準琴弦中心劃撥;  四弦一聲轟鳴好象撕裂了布帛。

  東船西舫人們都靜悄悄地聆聽;  只見江心之中映著白白秋月影。

  她沉吟著收起撥片插在琴弦中;  整頓衣裳依然顯出莊重的顏容。

  她說我原是京城歌女負有盛名;  老家住在長安城東南的蝦蟆陵。

  彈奏琵琶技藝十三歲就已學成;  教坊樂團第一隊中列有我姓名。

  每曲彈罷都令藝術大師們嘆服;  每次妝成都被同行歌妓們嫉妒。

  京都豪富子弟爭先恐后來獻彩;  彈完一曲收來的紅綃不知其數。

  鈿頭銀篦打節拍常常斷裂粉碎;  紅色羅裙被酒漬染污也不后悔。

  年復一年都在歡笑打鬧中渡過;  秋去春來美好的時光白白消磨。

  兄弟從軍姊妹死家道已經破敗;  暮去朝來我也漸漸地年老色衰。

  門前車馬減少光顧者落落稀稀;  青春已逝我只得嫁給商人為妻。

  商人重利不重情常常輕易別離;  上個月他去浮梁做茶葉的生意。

  他去了留下我在江口孤守空船;  秋月與我作伴繞艙的秋水凄寒。

  更深夜闌常夢少年時作樂狂歡;  夢中哭醒啼淚縱橫污損了粉顏。

  我聽琵琶的悲泣早已搖頭嘆息;  又聽到她這番訴說更叫我悲凄。

  我們倆同是天涯淪落的可悲人;  今日相逢何必問是否曾經相識。

  自從去年我離開繁華長安京城;  被貶居住在潯陽江畔常常臥病。

  潯陽這地方荒涼偏僻沒有音樂;  一年到頭聽不到管弦的樂器聲。

  住在湓江這個低洼潮濕的地方;  第宅周圍黃蘆和苦竹繚繞叢生。

  在這里早晚能聽到的是什么呢?  盡是杜鵑猿猴那些悲凄的哀鳴。

  春江花朝秋江月夜那樣好光景;  也無可奈何常常取酒獨酌獨飲。

  難道這里就沒有山歌和村笛嗎?  只是那音調嘶啞粗澀實在難聽。

  今晚我聽你彈奏琵琶訴說衷情,  就象聽到仙樂眼也亮來耳也明。

  請你不要推辭坐下來再彈一曲;  我要為你創作一首新詩琵琶行。

  被我的話所感動她站立了好久;  回身坐下再轉緊琴弦撥出急聲。

  凄凄切切不再象剛才那種聲音;  在座的人重聽都掩面哭泣不停。

  要問在座之中誰流的眼淚最多?  我江州司馬淚水濕透青衫衣襟!

 

     4、 通過寫琵琶女生活的不幸,結合詩人自己在宦途所受到的打擊,唱出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心聲。社會的動蕩,世態的炎涼,對不幸者命運的同情,對自身失意的感慨,這些本來積蓄在心中的沉痛感受,都一起傾于詩中。它在藝術上的成功還在于運用了優美鮮明的、有音樂感的語言,用視覺的形象來表現聽覺所得來的感受;蕭瑟秋風的自然景色和離情別緒,使作品更加感人。

  詩人在這首詩中著力塑造了琵琶女的形象,通過它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會中被侮辱被損害的樂伎、藝人的悲慘命運,抒發“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情。詩的開頭寫“秋夜送客”,“忽聞”“琵琶聲”,于是“尋聲”“暗問”,“移船”“邀相見”,經過“千呼萬喚”,然后歌女才“半遮面”地出來了。這種回蕩曲折的描寫,就為“天涯淪落”的主題奠定了基石。

  接著以描寫琵琶女彈奏樂曲來揭示她的內心世界。先是“未成曲調”之“有情”,然后“弦弦”“聲聲思”,訴盡了“生平不得志”和“心中無限事”,展現了琵琶女起伏回蕩的心潮。

  然后進而寫琵琶女自訴身世:當年技藝曾教“善才服”,容貌“妝成每被秋娘妒”,京都少年“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然而,時光流種如怨如慕、如泣如訴的描寫,與上面她的彈水,“暮去朝來顏色故”、最終只好“嫁作商人婦”。這唱互為補充,完成了琵琶女這一形象的塑造。

  最后寫詩人感情的波濤為琵琶女的命運所激動,發出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感嘆,抒發了同病相憐,同聲相應的情懷。 詩韻明快,步步映襯,處處點綴。

  既層出不窮,又著落主題。真如江潮澎湃,波瀾起伏,經久不息。反復吟誦,蕩人胸懷,情味無限。語言鏗鏘,設喻形象。“如急雨”、“如私語”、“水漿迸”、“刀槍鳴”、“珠落玉盤”、“鶯語花底”。這些讀來如聞其聲,如臨其境。

       《琵琶行》全詩共分四段,從“潯陽江頭夜送客”到“猶抱琵琶半遮面”共十四句,為第一段,寫琵琶女的出場。從“轉軸撥弦三兩聲”到“唯見江心秋月白”共二十二句為第二段,寫琵琶女的高超演技。從“沉吟放撥插弦中”到“夢啼妝淚紅闌干”共二十四句為第三段,寫琵琶女自述的身世,自述早年曾走紅運,盛極一時,到后來年長色衰,飄零淪落。從“我聞琵琶已嘆息”到最后的“江州司馬青衫濕”共二十六句為第四段,寫詩人感慨自己的身世,抒發與琵琶女的同病相憐之情。

 

      5、這首詩的藝術性是很高的,

     其一,他把歌詠者與被歌詠者的思想感情融二為一,說你也是說我,說我也是說你,命運相同、息息相關。琵琶女敘述身世后,詩人以為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詩人敘述身世后,琵琶女則“感我此言良久立”,琵琶女再彈一曲后,詩人則更是“江州司馬青衫濕。”風塵知己,處處動人憐愛。

     其二,詩中的寫景物、寫音樂,手段都極其高超,而且又都和寫身世、抒悲慨緊密結合,氣氛一致,使作品自始至終浸沉在一種悲涼哀怨的氛圍里。

     其三,作品的語言生動形象,具有很強的概括力,而且轉關跳躍,簡潔靈活,所以整首詩膾炙人口,極易背誦。諸如“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別有幽情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等等都是多么凝煉優美、多么叩人心扉的語句啊!

  白居易本來就是一個關心下層人民,同情人民疾苦的詩人,這次他又用淺近流轉的語言描寫了一個動人憐惜的風塵女子形象。由于這首詩,白居易的名字也就更為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了。三十年后唐宣宗在為白居易寫的一首詩中說:“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連少數民族的兒童都能背誦,稍有文化的漢族人就更不用說了。

 

      6、“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一千多年前,白居易《琵琶行》中歌女的自述,以此傷悼女子以此年華逝去后的無奈歸宿,多少有那么一點不情愿。而在今天,同為“伶人”,她們削尖腦袋,她們上刀山,下火海,趁著風華正茂時爭先恐后地要當“商人婦”。像灰姑娘一樣,“商人婦”的身份成為眾多女明星的“玻璃鞋”,她們可能未必是貪戀錢財,只是美人自憐,財貌結合能讓她們更有優越感和成功感。

 

     7、白居易當年在江邊遇到琵琶女,琵琶女年輕貌美時“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年老色衰了就“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經典電視劇與它的翻拍版基本跟琵琶女的遭遇一樣。不信,罚你去把《西游記》續集再看一遍。

 

     8、 想當年,“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春風秋月,年年歡笑,哪里料得一時花魁終究也“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美人遲暮,情何以堪。韶華逝去,當時只道年輕就是資本,等到往日的驚艷與張狂揮霍殆盡,輝煌成了諷刺,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昨日,金屋藏嬌,三千寵愛。今夜,月涼如水,宮殿凄冷。帝王的寵愛曇花一現,那一個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這一個卻生了忘不掉戒不了的毒。所有獲得帝王愛的女子都注定了一生的詛咒一生的劫。《長門賦》難挽帝王心,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皇后成為眾人的笑柄,帝王的似水柔情,當時只道是尋常,如今,絕望的長夜,難譴的憂愁,噬骨噬心。

  花開了,花謝了。人沒了,水長流。多少年過去了,再來回味往昔,那一杯調和了一生酸甜苦辣的陳酒有著品不盡的滋味,回味亦或沉醉,姑且慰藉如今的寂寞吧!只因為,曾經滄海難為水。守候月亮的樹

 

        9、客觀地說大凡風塵女子,多是在悲劇中終其一生,少有幸福的歸宿。青春猶在、紅顏未老時,對方家財萬貫肯以千金換一笑,是不在乎的。事實傷她們担心“門前冷落鞍馬稀”,害怕“一朝春盡紅顏老”,所以要么“老大嫁作商人婦”,要么“花落人亡兩不知”。即使沒有感情,落籍從良也不失為一個較好的歸宿。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