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rn

rnrnrnrnrn
rn
 
rnrnrnrnrnrn
rn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rn

     [譯文]    你問我究竟有多少哀愁。那哀愁正如春天的江水,滔滔不絕向東奔流。

rn

     [出典]    李煜   《虞美人》

rn

     注:

rn

     1、    《虞美人》   李煜

rn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rn
rn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rn

    2、翻譯

rn
rn

  三春花開,中秋月圓,歲月不斷更替。回首往昔,過去許許多多的事到底做得如何呢!

rn
rn

  茍且偷生的小樓又一次春風吹拂,春花又將怒放,望著明月回想自己不堪回首滅亡的故國。

rn
rn

  故都金陵華麗的宮殿大概還在,只是那些喪國的宮女朱顏已改。

rn
rn

  問君你能有多少哀愁,那過往的哀愁好像一江春水浩浩蕩蕩地流走了。

rn

    3、李煜(937-978),五代十國時南唐國君,漢族,在位時間(961-975),字重光,初名從嘉,號鐘隱、蓮峰居士。江蘇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961年)繼位,史稱李后主。開寶八年,國破降宋,俘至汴京,被封為右千牛衛上將軍、違命侯。后為宋太宗毒死。李煜雖不通政治,但其藝術才華卻非凡。李煜精書法,善繪畫,通音律,詩和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內容主要可分作兩類:第一類為降宋之前所寫的,主要為反映宮廷生活和男女情愛,題材較窄;第二類為降宋后,李煜因亡國的深痛,對往事的追憶,富以自身感情而作,此時期的作品成就遠遠超過前期,可謂“神品”。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烏夜啼》皆成于此時。此時期的詞作大都哀婉凄絕,主要抒寫了自己憑欄遠望、夢里重歸的情景,表達了對“故國”、對“往事”的無限留戀。李煜在中國詞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被稱為“千古詞帝”。對后世影響亦甚大。他繼承了晚唐以來花間派詞人的傳統,但又通過具體可感的個性形象,反映現實生活中具有一般意義的某種意境,將詞的創作向前推進了一大步,擴大了詞的表現領域。李煜文、詞及書、畫創作均豐。

rn

       后期詞作,凄涼悲壯,意境深遠,已為蘇辛所謂的“豪放”派打下了伏筆,為詞史上承前啟后的大宗師,如王國維《人間詞話》所言:“詞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至于其語句的清麗,音韻的和諧,更是空前絕后的了。后主本有集,已失傳。現存詞四十六首,其中幾首前期作品或為他人所作,可以確定者僅三十八首。

rn

     4、《虞美人》是李煜的代表作,也是李后主的絕命詞。相傳他于自己生日(七月七日)之夜(“七夕”),在寓所命故妓作樂,唱新作《虞美人》詞,聲聞于外。宋太宗聞之大怒,命人賜藥酒,將他毒死。這首詞通過今昔交錯對比,表現了一個亡國之君的無窮的哀怨。

rn

    5、“春花秋月何時了?”——這一問,問得離奇。“春花秋月”那可是美好的景色啊!人們是多么期盼年年花好,歲歲月圓的景色。可是,此時詞人偏偏言:“何時了?”繁花似錦、明月當空該什么時候了結呢?這一問充分地描繪出了詞人對“春花秋月”的厭倦和對人生近乎絕望的心態。這一問,問得干脆,這一問,非失落感達到極點而不能出。

rn

這一問,亡國之事,悲憤之思蜂擁而至。在這種痛苦感情的擠壓下,很自然地想到往事。“往事知多少”句就如順水之舟漂流而下。“往事”,在這里指他在江南南唐國做君主的時候。那時候“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簫鼓奏”;那時候“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風簫吹斷水云間,重按《霓裳》歌遍徹”;那時候看到是“車如流水馬如龍”的盛況;那時候感覺到的是“花月正春風”的快意和“秋風多,雨如和”的樂趣;那時候儀仗前導,嬪妃簇擁,武士護衛,大臣跟隨,何等威風氣派,繁華無比。可是,“幾曾識干戈”!那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灰飛煙滅、飄渺無蹤了。唉,“往事只堪哀”!這所有的“春花秋月”(代以前的美好生活)俱已成為過去,卻為什么還出現在“我”眼前(實景)呢?

rn

6、“小樓昨夜又東風。”——“小樓”,詞人常常倚欄之處。因金陵城對于汴京而言,它在開封的東南邊。“東風”一吹,自然就會引起詞人的注意了。“東風”是不是從“我”的故國吹來的呢?家國之思,隨即而來。詞中一個“又”字,說明了詞人常常感受得到東風的“侵襲”,常常在夜深人靜之時仍無法入睡的狀態。無法入睡,那他便只有獨自憑欄,眺望故國了。

rn

7、“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月亮還如當年一樣圓,月色還如當年一樣明,可是,這短短的幾年中,人事卻發生了重大變化。憑欄遠望。對著一片沉浸在銀光中的大地,多少家國之思、凄楚之情涌上心頭。李白曾有詩言:“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往事悠悠,不堪回首。雖說“東風無力”(李商隱《無題》),卻將那顆憔悴的心吹落了。“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他完全站立在亡國之君的位置上大聲抒發自己的亡國之痛,而不像蜀后主劉禪亡國后仍言:“此間樂,不思蜀。”他的抒情是無所顧及的,是純真的、率直的,不見有絲毫作態。

rn

8、詞的上片主要是通過寫“春花秋月”之景和“東風”之事勾起詞人對往事的回憶,為下片抒發亡國之恨做鋪墊。

rn

9、“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故鄉望不見,雙淚流滿面。既然家國看不見,那就只好想象她現的樣子。“我”所熟悉的雕欄畫壁、玉砌臺階應該還是和從前一樣吧?以前宮中的一切應該還是老樣子吧?或許只是那些宮女們不復風韻了吧?“只是”二字一出,“物是人非事事休”之情形即現,這二字里包含了多少哀傷,多少嘆婉?

rn

以上六句在章法上都是一樣的,一前一后形成對比,隔句相互呼應,一唱三嘆,如詞人一生的起浮跌落,結構相當嚴謹。

rn

10、感情在痛苦中浸泡,當達到“剪不斷、理還亂”的時候,詞人再也承受不了這份折磨了,終于,爆發出一句:“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rn

    這是驚心動魄的一筆。詞人嘴上雖說:“不堪回首”,而心中卻念念不忘故國,就算心中無限的愁思都要向東而流。悲憤之情噴涌而出,一發而不可收,匯成了以水喻愁的千古佳句。詞人到底有多少愁呢?他的愁思就像那一江汪洋恣肆、纏綿奔放、晝夜不舍、迢迢不斷、無窮無盡的春水。這個比喻用得非常好,“愁思”本為無形的東西,卻將其化成有形之物,使人可以具體體會出詞人的感情:他的這一腔愁思并不是“多少”一個數字的問題,而且像那江春水一樣是有深度、有廣度、有長度、有力度的。這個比喻加倍突出了一個“愁”字,直接開啟了“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秦觀《千秋歲》)“便作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秦觀《江城子》)“只恐雙舟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李清照《武陵春》)等以水喻愁的名句,其影響力是非常大的。

rn

   11、喜歡李煜的詞,喜歡他明凈的語言,喜歡他字里行間里露出的真摯情感,讀起來仿若一條飄著桃花瓣的小溪,清澈見底,幽靜明快,雅致清香,而又蘊著淡淡的哀傷。雖然“流水落花”已遠去,但他帶給我們的“天上人間”、“一江春水”,意境永存 。

rn

   12、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有時候活著是一種莫大的痛苦,尤其是詩人。春花秋月,鶯啼草長,卻更讓人傷情。因為曾經過往,也因為此刻淪喪。死,于他應是一種最好的解脫。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記憶是一種毒藥,只在每個人失去的時候才發作。因為恥辱,我們永遠都想去忘記某些東西;因為忘記,我們卻永遠都無法忘記某些東西。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物是人非,讓人想起的只是一種無奈與憂傷。“只是”二字代表更多的是一種永遠的惋惜和遺憾。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滔滔江水,奔流不息,帶走的只是你的目光,你的心依然還留在這里。

rn

   13、百無聊賴的他獨自登上西樓,極目遠方,江南的醉人春景還依稀可見。但是,這一切都不再與他有關了,無奈舉頭之時,一鉤黯黯的春月正映照著此時此地“紅衰翠減”的暮春晚景。獨自憑欄,卻只叫人睹物傷懷,黯然神傷!

    微微地閉上眼睛,夢見的又是讓他朝思暮想的江南,車水馬龍,花月春風,讓人醉心;魚列嬪娥,霓裳笙歌,叫人銷魂。這一切,還似昨日歷歷在目,讓人神往。站在習習冷風的高樓之上,向著故國的佳人遠望,回想起與她們相會的情景依然還是那般美好!

    歲月沉浮,滄海一粟。四十余載的帝王春秋恍如一簾幽夢煙云而逝,三千余里的山河社稷宛若十里柔情春暮而傷。紅顏漸老,佳人已逝,天上人間也褪盡了繁華;新月依然,卻看不到曾經熟悉的景色,一江春水又能否帶走這無盡的哀愁?

    江南好,花飛花謝,江南亦老!夢里重歸,也只能默默垂淚;“夢里不知身是客,紅塵看君與花落”,嗟嘆之余,而今已非威風儀表的殿上君,怎堪恰是失魂落魄的階下囚,只能無奈地看著江山易主,紅顏相隔!淚千行,亦難訴情傷。也許,人生恰如滾滾東逝的春水充滿著遺憾和愁恨,更何況一代帝王詞宗呢!煙云長逝,往事成空。舉杯銷愁愁更愁,何不把酒祝東風?一笑古今成敗事,今非昔比須從容![文 / 周俊杰]

rn

  14、 一首《虞美人》,道盡千古愁情,讓后世之人嗟嘆一代風流才子、一代帝王敏銳的才思與雅致的情思。比起南宋詞人辛棄疾的詞《丑奴兒 ·書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更喜歡李煜的詞。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蘊含有無比的深意和無窮的韻昧,每次讀來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年齡越大體會越深。

  去國之思,失國之悲,亡國之恨,遺恨萬古愁。以水喻愁,將滿腔哀愁用“一江春水”形象化,并且這一江春水“向東流”更是將愁之無邊表現得酣暢淋漓。所謂“春花秋月何時了”,似信口拈來,但其感念之深,切膚之痛,如此愴惻纏綿,如此無可奈何!筆筆皆真情,字字含血淚,賦愁之詩詞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rn

   15、校園時光,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嘴里哼著這些句子,安能體會?

rn

   李后主寫下的是我們所有人類的悲哀!經歷了種種紅塵中的誘惑、繁華、富貴、榮辱,緣起緣滅,世事紛紜,只不過是過往云煙、鏡花水月。 

 

rn

 

rn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