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譯文]  閑云的影子映在潭中,時日悠悠不盡,事物變換,星座移動,渡過幾個春秋。

  [出典]    王勃   《滕王閣詩》

     注:

     1、     《滕王閣詩》王勃 

        滕王高閣臨江渚, 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云, 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云潭影日悠悠, 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 檻外長江空自流。

     2、注釋:

   江:贛江。

   帝子:指滕王。

   檻:jiàn 欄桿。


    3、譯文1:

   高高的滕王閣靠著江邊,佩玉、鸞鈴鳴響的豪華歌舞已經停止了。早上,畫棟飛上了南浦的云;黃昏,珠簾卷入了西山的雨。閑云的影子映在江水中,時日悠悠不盡;風物更換季節,星座與轉移方位,度過幾個春秋。高閣中的滕王如今在哪里呢?只有那欄桿外的長江空自流淌不息。

   譯文2:

   高高的滕王閣下臨贛江,想當年建閣的滕王李元嬰早已死去,佩玉、鸞鈴鳴響的豪華歌舞已經停止了。清晨,高聳的滕王閣上,畫棟飛來了南浦的云,傍晚,冷落臨遠的滕王閣中,珠簾卷入了西山的雨。閑云的影子映在潭中,這樣經年累月,時日悠悠不盡,風物更換季節,星座轉移方位,渡過了幾多春秋。高閣中的滕王李元嬰如今在哪里呢?只有那欄桿外的長江水,滔滔滾滾,永恒地無盡東流。

   譯文3:

   遠眺西山、依傍贛水,雄偉的滕王閣啊,仍然高高的矗立在江邊。當年身上掛著琳瑯玉佩,駕著鸞鈴馬車的滕王,和許多皇親國戚們,在這里笙歌曼舞的繁華早已遠去了。只有早上南浦的云霞,寂寞的飛進這雕梁畫棟中。而在黃昏的時刻,有時會有西山的細雨,靜靜的飄灑進珠玉串成的簾幕。清澈的潭水,映照著安閑的云影,顯得長日悠悠不盡。在萬物天體不斷的更替中,不知已過了多少的春秋。金枝玉葉的滕王啊,雖然建造了這么一座富麗的畫樓,但卻因獲罪而被貶謫,如今又在什么地方呢?富貴榮華轉眼即逝,什么才是真正的永恒呢?只有欄桿外的長江水,依舊無聲的奔流著,看盡這世間的一切。


   4、王勃,(649或650~675或676)唐代詩人,字子安,著有《滕王閣序》。絳州龍門(今山西河津)人。王勃的祖父王通是隋末著名學者,號文中子。父親王福畤歷任太常博士、雍州司功等職。

  王勃與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以詩文齊名,并稱“王楊盧駱”,亦稱“初唐四杰”。

    王勃才華早露,未成年即被司刑太常伯劉祥道贊為神童,向朝廷表薦,對策高第,授朝散郎。乾封初(666)為沛王李賢征為王府侍讀,兩年后,因戲為《檄英王雞》文,被高宗怒逐出府,隨即出游巴蜀。咸亨三年(672),補虢州參軍,因擅殺官奴當誅,遇赦除名。其父亦受累貶為交趾令。

  上元二年(675)或三年(676),王勃南下探親,渡海溺水,驚悸而死。

  王勃的文學主張崇尚實用。當時文壇盛行以上官儀為代表的詩風,“爭構纖微,競為雕刻”,“骨氣都盡,剛健不聞”。王勃“思革其弊,用光志業”楊炯《王勃集序》。他創作“壯而不虛,剛而能潤,雕而不碎,按而彌堅”的詩文,對轉變風氣起了很大作用。

  王勃的詩今存80多首,賦和序、表、碑、頌等文,今存90多篇。王勃的文集,較早的有20卷、30卷、27卷三種本子,皆不傳。現有明崇禎中張燮搜輯匯編的《王子安集》16卷;清同治甲戌蔣清翊著《王子安集箋注》,分為20卷。此外,楊守敬《日本訪書志》著錄卷子本古鈔《王子安文》1卷,并抄錄其中逸文13篇(實為12篇,其中6篇殘缺)。羅振玉《永豐鄉人雜著續編》又輯有《王子安集佚文》 1冊,共24篇,即增楊氏所無者12篇,且補足楊氏所錄 6篇殘缺之文。羅氏序文中還提及日本京都“富岡君(謙藏)別藏《王子安集》卷廿九及卷三十”。按日本京都帝國大學部影印唐鈔本第 1集有《王勃集殘》2卷,注云“存第二十九至三十”,當即富岡所藏本。清宣統三年(1911年),刊姚大榮《惜道味齋集》有《王子安年譜》。


    5、在表現手法上,詩人大量的運用了寫時空的詞,如寫時間的詞有物換、星移、日悠悠、幾度秋、今何在;寫空間的詞有高閣、畫棟、珠簾、南浦、西山、潭影、長江等。在結構上詩人用對偶句作結,鋪排流走,似答非答,更進一步抒發了人生盛衰無常而宇宙永恒的感慨。后來大詩人杜甫也時常采用這種手法,如“流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等。可見王勃對后人影響很大。


    6、“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引自【唐】王勃《滕王閣序》)。流逝的歲月,難掩華章的光彩,輝煌的史詩激勵英雄的后輩。古代的南昌人文薈萃,千秋稱頌;近代的南昌風云際會,彪炳萬世;今天的南昌改革開放,畫圈宏麗。登滕閣,望梅嶺,寄壯志,抒豪情。富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和光榮革命傳統的南昌人們,正揮灑熱汗描繪南昌更加光輝燦爛的未來!


    7、佩服王勃這樣的“青年作家”,即使到文章結尾,他也不忘對當天見到的“世面”表達留戀之情。“嗚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臨別贈言,幸承恩于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于群公。”但那種物是人非人的不可把握,世事蒼桑的不可逆轉,仍然是盤桓在他心頭最大的“糾結”,正所謂“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8、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時光流逝,萬物都經過歲月的洗禮,變化著,消逝著,不變的唯有腳下的一方土地。堅實的土地,承載著我們每一個人的重量,給我們鋪好了一條又一條通向生命各個階段的路。

    幼年時,腳踏大地,我們邁開了人生的第一步,大地,給了我們一種踏實的感覺。那時的我們還很年幼,不懂得成長的煩惱與人生的困惑。牽著父母的手,踩著故鄉松軟的泥土,我們發出銀鈴般悅耳的笑。學會走路,學會堅強,是腳下的一方土地,是故鄉散發著泥土清新味道的土地,哺育我們,行走在大地上,頭頂蔚藍的天,呀呀學語。

    少年時,腳踏大地,我們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面臨艱難的選擇,少年不知愁滋味,可是淡淡的傷感總是爬上我們的心頭,曾經的幾度東風,幾度飛花,曾經是幾度櫻桃又紅,芭蕉又綠,都彌漫在濕顯的空氣中,隨風飄逝。依舊行走在土地上,心中多了一份坦然,陪伴我們走過一年又一年的土地,早已教會我們堅強,面對人生的困難與挫折,毫無畏懼,因為我們知道,藍天在頭頂上,大地在腳下,生命就是這樣平淡而華美,還有什么困難無法克服,還有什么艱難讓我們望而止步。

    中年時,腳踏大地,我們已步入了一個新的家庭,多了一份責任,少了一份無憂。穿行在都市的鋼筋叢林中,我們或許身心疲憊,面對肩膀上沉沉的担子,我們或者搖頭嘆息,或許悲觀哭泣。有人選擇了用自殺了結生命,但有人卻選擇了昂首闊步,勇敢前行。我們要勇于担起那一份責任,因為大地還是在我們的腳下,行走在人生的旅途中,總有這么一塊大地陪著我們。

    感激腳下的土地,是你教會我們堅強,是你教會我們成熟,是你陪伴我們走過春秋和冬夏。

    腳踏大地,頭頂藍天,我們穿行在生命的旅程中,不斷成長。


    9、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斗轉星移,如同一江秋水,青春就那樣無聲無息地流淌著,消逝著。它蕩漾的每一個音符,卻總叩響了我心中的失落和無奈。


    10、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得心、失意、彷徨,都是蒼蒼人生一幕,盡力了經歷了都是財富。人,不可能永遠活在夢中,亦不可能永遠活在藝術中或者詩意中。即便是生活在藝術里的人,想象永遠比現實多一點點,也會像別人一樣一起喝酒聊天看電影,得心失意且彷徨。所以,踏實一點未免不好,平淡一點未免不美。家天下”的意境也會“甲天下”。


 

    11、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歲月從指縫間溜走,年華在不覺中老去.曾經的幾度東風,幾度飛花,曾經的櫻桃又紅,芭蕉再綠,也許很多人會暗暗感喟人生的無常,不知老之將至,愁滿心懷;而我選擇用微笑和從容,用廣博和坦然面對人生,面對死亡,聆聽花開的聲音,昭示著絢麗輝煌;聆聽花落的低呤,蘊含著寧靜淡美。也許,舊事變黃人變老,但不變的惟有一顆心,任爾東西南北風,在幻變無常的世界里,靜觀潮起潮落,坐看卷云舒。本文來源于楓葉教育網(www.fyeedu.net)
原文鏈接:
http://www.fyeedu.net/info/14726-1.htm
 


 

        12、“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平庸也好不平庸也罷,當站在時間的河流面前,定會想起已經失去的和必將失去的一切,想起在這永恒的消逝中生命的短暫與美好,會有一個大大的問號閃現出來,那就是你在這塵世中創造了什么?

 

  平庸與不平庸,不是看你是腰纏萬貫還是衣衫襤褸,重要的是你可否把握住了自身的潛能而為這個世界獻出了什么?所以,我愿塌實地立在平庸之地而努力地做我該做的事情,以此來實現自身的價值。


 

    13、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工作中的坎坎坷坷,生活中的風風雨雨,使我日趨成熟了,已不再把對某一件事的追求或者某幾件事的滿足當作幸福。這時的我對幸福很難定論,似乎很難找到一個定論,我對幸福的認識如行云流水,變化莫測。我時刻反省著自己的人生。是啊,人生在世,無非是讓人笑笑,偶爾也笑笑別人。


 

    14、想起了《藤王閣序》里那句“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真的,一切都在改變,都在經歷一個從出現到消亡的過程。沒有人可以逃得過這條規律——從來沒有。人世間從來沒有什么是永恒的,就算是記憶,保質期又會多久呢? 


 

    15、365個層層疊疊的日子,整整一年的時光,就這樣從指間流走了嗎?想起王勃《滕王閣》里那句“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想起曹植的那句“驚風飄白日,光景馳西流”,頗有驚心動魄的感覺!這一飄一馳之間,時光無情地流走,又不動聲色地、鋒利地把皺紋雕刻在每一個人的臉上、心上、生命中!惹動我的悵惘和憂傷!真的,面對飛逝如梭的時光,再怎么努力地伸手也挽不住它如飛鳥般遁去的身影……


 

    16、有人曾說,為死者樹碑立墓只是為了讓活著的人有一份心靈的寄托。當走得太遠了,我們便漸漸無法感知那熟悉的幸福。于是,我們定下一個個特殊的節日去懷念那些曾經陪伴在我們身邊的人。

 

  杏花酒淡淡的酒香彌散在細雨里,似乎在下一場杏花雨。清明時節,我們去拜訪了一些遠去的親人。可是在人世間的一些角落,同樣有一群遠去的人,卻沒有人去拜訪他們。然而,他們卻如同杏花酒香一般淡淡的縈繞在細雨里。


  依稀記得那個在藤王閣上意氣風發的少年,“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如此睥睨天地的情懷,雖時隔多年卻依舊震撼人心。這個少年便是王勃。俗話說“天妒英才”,王勃26歲時渡海墜水,受驚而死。“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沒人去拜訪這位英年早逝的詩人,但他的詩魂卻融進了中華民族的千年文化里。


  那些在歷史長河中遠去的文人,他們把自己的思想化作一場細潤的杏花雨,點點滴滴的融進了華夏大地。幾百年后,在杏花雨中的華夏大地開出了萬紫千紅的華章。


  中華民族經歷了上下五千年,有多少朝代在戰火中毀滅、興起。也許只是短短的幾百年,但每一個朝代都在中國歷史上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遠去的朝代,它們也如一場杏花雨,把一個時代的文明融進了中華民族的靈魂里。


  遠去的時代,遠去的人。我們是否也應該留出一些時間來懷念他們。


  杏花酒淡淡的酒香彌散在細雨里,似乎在下一場杏花雨。依舊是“清明時節雨紛飛”,但我們卻在用一顆透徹的心去懷念過去。


  杏花雨下了一季,下在歷史泛黃的書卷里,也下在我的心里。


 

    17、掙脫了命運的糾纏,卻掙脫不了現實的枷鎖。鐵鏈雖逾越世代,銹跡斑斑,仍捆綁躁動青春青春,是不是一生時光的最大敗筆,天真的最大損失?可青春只是懸掛的花苞,等待怒放,錯的,是種花人急切心情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睜眼閉眼時候,辜負的人已經辜負,失去已然不可挽回。蜜蜂尚知道蜂巢外是迷人花香,人卻不明白幸福外傷愁情懷。瞬間替代永久,是因為都無法預測永久到底有多久,更因為,一朝失去,后悔中才發覺什么叫做珍惜擁有!

    或坦蕩,或坎坷,或曲折,或順暢,一路,都是風景怡人。成功抑或失敗,就像那天的太陽,那天的雨。享受了陽光,經歷了寒冷,卻更知道擁有。一朝得失,竟生生遺憾,緬懷于心。那么,是不是就注定此生的無法解脫?

    還有那樣一個人,守護此生一半,她無法力倒轉時光,卻借你一生。你也許覺得你就只是一個平凡得如街頭的路人,在她眼里,你卻是她的整個世界。她給你后半生的歡笑與淚水,糅雜的時間表里,回憶之后,都是幸福。因為,她借你一生,從青絲縷縷倒白發蒼蒼,你最大的找尋,已經有結果!

    十字路口,誰都有向左向右,以為拐一個彎,就更快到達天堂。天堂只是堅持的不悔走下去,筆直的沿著視線走下去,到最后一個步伐,竭盡所能。透過層層薄霧,一定會知道身后的眼睛,那一雙目不轉睛注視的眼睛,分担你每一步!

    借你一生,是在你胸膛種一棵菩提,并不期待能思透紅塵,皈寂涅槃。許如朝圣的人,虔誠的心已是神圣!


    18、都市的節奏伴隨著酒綠燈紅,茫茫人海中,只有孤寂的喧囂,城市的夜空明亮卻渾濁,每一個人,若即若離的心,漂浮又虛無,疲憊卻不知停在何處。生命短暫,如飛逝的流星,劃破黑夜卻不留痕跡。那瞬間擦亮的星光,或邪魅或璀燦,在贊嘆中消逝。春秋中文社區http://bbs.cqzg.cn
        
   自己的心,在城市間流連。總是感嘆寂寥天地暮,心與廣川閑的博大,好想讓自己的心離開擁擠的城市,融入一片大江大河之中,隨著隱隱的山,悠悠的水,化作一縷紅塵!        

    心情總是像天邊低低的靄云,沉沉的,無奈又不知所措。人生如戲,人如戲子,一個身不由己的戲子,只在舞臺上瘋狂的舞動沉重的生命。        
春秋中文社區http://bbs.cqzg.cn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就在這嘆息中倒下。
    亙古的歲月,依舊在黑暗中流淌。


    19、閱讀是一生的事情。

  和其他的消費活動一樣,閱讀發生的時候。也是“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一切消費往根底里說,皆是對時間的消費。

  但閱讀是對時間的一種特別消費。閱讀在時間之河中垂釣、打撈那些閃光的片段,它讓我們時有“收獲感”。這“收獲感”增加了我們所占時間——即人生——的密度。

  閱讀是短暫人生的自我拯救——他讓人生的每一個瞬間變得有情、變得睿智、變得豐盈。閱讀,是平凡人生中對抗時間流逝的最簡便易行的方法。

  伴隨著閱讀的一生,便是無悔的一生,便是有質量的一生,便是了悟時間奧秘的一生。


    20、面對自然景致:張若虛望春江秋月而嘆曰“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劉希夷對洛陽桃李而嘆曰“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面對江山勝跡:王勃臨滕王閣而嘆曰“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孟浩然與諸子登峴山而嘆曰“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

     面對離情別緒:陳子昂與友人短暫相聚又匆匆分手,臨別之際不禁追問“悠悠洛陽道,此會在何年”;李頎送晚輩朋友魏萬到京城去,聽離歌望初霜而觸景生情,送給魏萬一句人生警語“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

     面對戰爭風云:楊炯在比較孰為短暫,孰能永恒之后,振聾發聵地說“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高適在目睹了將領們只顧短暫享樂而漠視戰士的生命之后,情不自禁地說“君不見沙場征戰苦,至今猶憶李將軍”。


     21、我不知道自己從什么時候愛上了看云?也許是一個不小心、也許是一個不經意。下午上班,總會空些,坐在窗口,無聊時,望望外面,看到最多的是云,也許就是從某個時候開始,我愛上了看云。

  有很多時候,累了,倦了,心情煩了,會不由地走到窗口,就這樣無語地看云。天是這樣地大,云是這么地純潔,看著云慢慢地在我的視線中不見了,仿佛也帶走了我所有的不愉快。

  大自然是無私的,讓我們能看到云彩的含蓄、落葉的蕭瑟、流水的纏綿、大海的寬廣,從而豐富了我們的人生旅程。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櫻桃紅了、芭蕉綠了,生活應該不只是奮斗、競爭、忙碌,還是一種樸實的、自由的、淡然的享受。

  如果沒有云,天空會不會寂寞?如果沒有了天空,那云此刻會在哪里停泊?天慢慢地暗了,星慢慢地起了,才發現最后的一抹云彩,落霞是燃燒的玫瑰,那是我今生的守候。


    22、此刻,萬籟俱靜,靜得人心直往下沉,偶爾的一聲梟咽,夜幕下這寂寂的長空,聽得人心驚。 

  望著這早已不知在何時就已燈火闌珊,而現在陰暗如死的空蕩蕩的大街,一時間,心情好悲涼,好沉重,即使天上有月。 

  人去后當然樓空、茶涼。世情的冷暖,我不計較,但歲月的無情,也可因此略見一斑。僅此,已足已令人神傷。 

  不知是在月白風清的明月夜短松崗,還是在月黑風高的斷井殘垣,你或者他會對景生情,嘆所謂世風、流年、楊柳依依之類,但我想,如果不是三五舊侶重游,或者獨自一人踏著月色而去,大概很難體會到所謂物換星移,人非物在的感覺,以及昔人已乘黃鶴去的失落,與流年的蕩然吧。 

  如果我的一位學生,問我什么叫“人去樓空”,那么我會和他一起留下來,等到夜幕籠蓋四野,而后,再和他約定二十年后,即使我不在,也要他一定再來此地看看,也許到那時他會知道什么叫做“人去樓空”了吧,不管他到那時看到的是什么。 

  人去樓空,一種說起來瀟灑,嘗起來濃重的悲涼! 

  不禁又想起了王勃的《騰王閣詩》來,只不知,為什么本該是年少春衫的少年,能有如此滄桑的感受,即使他屬天縱之才。這感受不該是他自己的,但又是如此的真切,最精彩處,當屬最后四句: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23、不知道,在紜紜眾生中,我是第多少位登上滕王閣的來者。千百年來,這座江南名樓,建而毀,毀而建,歷經多少人世滄桑。想當年,一位滿懷報負的書生就是在這里,參加一個從此留名的千秋盛宴。于是,一篇曠世美文在他的筆底誕生,一座滕王閣從此名氣大震。凡到過這里的游人,誰不贊嘆這位初唐才子留下的千古絕唱。滕王閣是屬于王勃的。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時間如水,歲月如梭。江水遠去了,當年的滕王早已灰飛煙滅,那只江上的孤鶩也早已飛走。但是,歷史卻把王勃和他的文章連同滕王閣一起留了下來,而且會一直流傳下去,直到永遠。 


    24、我喜歡在無意中感受真誠,喜歡在一所瞬間抓住永恒,喜歡在痛苦的經歷中體驗幸福的預言,喜歡在生命窄窄的過道口欣賞它的寬容與博大。

  我們無法預知未來,但我們卻可以做出選擇。用心靈,一如痛楚,一如人生,痛楚作為生命的一種感覺,本不必去贊美什么,但它作為人生的對立面又去激勵著生命,詮釋著生命,無知的人在痛苦中抱怨,消沉和墮落!而我選擇享受痛楚,在享受中學堅強,奮發和珍惜……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歲月從指間流去,年華在不覺中逃走。曾經的幾度春秋,幾度飛花;曾經的櫻花又紅,芭蕉再綠。也許很多人會暗暗感喟人生的無常,不知老之將至,愁滿心懷。而我選擇用微笑和從容。用廣博和坦然面對人生,面對死亡。聆聽花開的聲音,詔示著絢麗輝煌;聆聽花落的低吟,蘊含著寧靜淡美。也許舊事變黃,人變老,但不變的惟有一顆心,任爾東南西北風,在變化無常的世界里,靜觀潮起潮落,坐看云舒云卷……

  也許,很多人磕磕碰碰,尋尋覓覓一個天涯夢,而夢與現實并非咫尺,過度的執著于認真熬白了雙鬢,憔悴了容顏,是否更添了幾縷惆悵與惘然?而我會選擇放棄,尋一個更合適的夢。既然找不到“花柳繁華地”,“溫柔富貴鄉”。何不尋一處“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凈土?既然無法欣賞“明月共潮生”的佳景,何不煮一壺菊花酒,邀疏星共享?

  從一幅風景里,看出另一種顏色,也是人生的哲理和詩韻。

  從喧囂中,我選擇寧凈;在浮華中,我選擇淡遠;在痛楚中,我選擇幸福和甜蜜;在坎坷中,我選擇一段完整的人生。我無怨亦無悔,因為這都是我心靈的歸宿,心靈的選擇。

  天邊云起,天邊云散。讓微笑映染半天云霞,讓心靈滌蕩數里云煙。即使滄海變成滄田,即使海枯又石爛,我的笑容依舊,情懷依舊。

  笑看風云,日月可見;一顆真心,天地為證。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