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
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

   [譯文]  我和她悠閑地倚著井欄,她嬉笑著撲打飛來飛去的流螢,弄壞了羅扇。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過秦樓·水浴清蟾》

   注:

   1、 《過秦樓》  周邦彥

    水浴清蟾,葉喧涼吹,巷陌馬聲初斷。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

    空見說、鬢怯瓊梳,容銷金鏡,漸懶趁時勻染。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但明河影下,還看稀星數點。

  2、注釋:

    清蟾:明月。

  更箭:計時的銅壺滴中標有時間刻度的浮尺。

  梅風:梅子成熟季節的風。

  虹雨:初夏時節的雨。

  舞紅:指落花。

  才減江淹:相傳江淹少時夢人授五色筆而文思大進,而后夢郭璞取其筆,才思竭盡。即后世所稱“江郎才盡”。

   情傷荀倩:荀粲,字奉倩。其妻曹氏亡,荀嘆曰:“佳人難再得!”不哭而神傷,未幾亦亡。


   3、譯文:

    圓圓的明月,倒映在清澈的池塘里,像是在盡情沐浴。樹葉在風中簌簌作響,街巷中車馬不再喧鬧。我和她悠閑地倚著井欄,她嬉笑著撲打飛來飛去的流螢,弄壞了輕羅畫扇。夜已深,人已靜,我久久地憑欄凝思,往昔的歡聚,如今的孤伶,更使我愁思綿綿,不想回房,也難以成眠,直站到更漏將殘。可嘆青春年華,轉眼即逝,如今你我天各一方相距千里,不說音信稀少,連夢也難做!

  聽說她相思懨懨,害怕玉梳將鬢發拢得稀散,面容消瘦而不照金鏡,漸漸地懶于趕時髦梳妝打扮。眼前正是梅雨季節,潮風濕雨,青苔滋生,滿架迎風搖動的薔薇已由盛開時的艷紅奪目,變得零落凋殘。有誰會相信百無聊賴的我,像才盡的江淹,無心寫詩賦詞,又像是傷情的荀倩,哀傷不已,這一切都是由于對你熱切的思念!舉目望長空,只見銀河茫茫,還有幾顆稀疏的星星,點點閃閃。


    4、在宋詞史上,周邦彥被尊為“婉約派的集大成者和格律派的創始人”,開南宋姜夔、張炎、吳文英“醇雅詞派”先河,對后世影響很大。周邦彥發展了柳永、張先、秦觀的婉約慢詞,還開創了一種新的形式,即在寫景抒情中融入述事,形成曲折反復、開闔細密、抑揚沉郁之勢。歷代詞家對他評價頗高,“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時賢,集其大成”(唐圭璋《唐宋詞鑒賞詞典 前言》)。眾多詞學專家公認的“宋詞四大家”,為“蘇東坡、周邦彥、辛棄疾、姜夔”,他的位置僅次于蘇軾。更有甚者,將他名列榜首,稱為“詞家之冠”。

     王國維作為看重內美和人格的大家,很自然對周邦彥的某些方面有些微詞。比如:

  1)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雖作艷語,終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與倡伎之別。

  2)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

  雖把周比做倡伎,把其詞貶為鄭衛之音,評價似乎很低,但他又有以下觀點:

  唐五代北宋之詞家,倡優也。南宋后之詞家,俗子也。二者其失相等。但詞人之詞,寧失之倡優,不失之俗子。以俗子之可厭,較倡優為甚故也。

  由此可見,王國維雖然認為周詞在品格上不如歐秦,但尤勝南宋諸家俗子之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還要注意,王國維在此所說的倡伎、倡優,并非指現在所說的那些妓女,而是指過去地位底下的藝伎和戲子。王對她們還是抱著同情的態度。這一則詞話可能也說明了王國維感到前面對周的批評過于嚴厲,想在此來個反撥和補充,以消除大家可能有的誤解。他畢竟對周是喜愛的。

     生平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5、此詞通過現實、回憶、推測和憧憬等各種意意象的組合,撫今追昔,瞻念未來,浮想聯翩,傷離痛別,極其感慨。詞中忽景忽情,忽今忽昔,景未隱而情已生,情未逝而景又遷,最后情推出而景深入,給讀者以無盡的審美愉悅。

  上片“人靜夜久憑欄,愁不歸眠,立殘更箭”是全詞的關鍵。這三句勾勒極妙,其上寫現的句詞,經此勾勒,變成了憶舊。一個夏天的晚上,詞人獨倚闌干,憑高念遠,離緒萬端,難以歸睡。由黃昏而至深夜,由深夜而至天將曉,耳聽更鼓將歇,但他依舊倚欄望著,想著離別已久的情人。他慨嘆著韶華易逝,人各一天,不要說音信稀少,就是夢也難做啊!

  他眼前浮現出去年夏天屋前場地上“輕羅小扇撲流螢”的情景。黃昏之中,墻外的車馬來往喧鬧之聲開始平息下來。天上的月兒投入墻內小溪中,仿佛水底沐浴蕩漾。而樹葉被風吹動,發出了帶著涼意的聲響。這是一個多么美麗、幽靜而富有詩情的夜晚。她井欄邊,“笑撲流螢”,把手中的“畫羅輕扇”都觸破了。這個充滿生活情趣的細節寫活了當日的歡愛生活。

  下片寫兩地相思。“空見說、鬢怯瓊梳,容銷金鏡,漸懶趁時勻染。”是詞人所聞有關她對自己的思念之情。由于苦思苦念的折磨,鬢發漸少,容顏消瘦,持玉梳而怯發稀,對菱花而傷憔翠,“欲妝臨鏡慵”,活畫出她別后生理上、心理上的變化。“漸”字、“趁時”二字寫出了時間推移的過程。接著“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三句則由人事轉向景物,敘眼前所見。梅雨季節,陰多晴少,地上潮濕,庭院中青苔滋生,這不僅由于風風雨雨,也由于人跡罕至。一架薔薇,已由盛開時的鮮紅奪目變得飄零憔悴了。這樣,既寫了季節的變遷,也兼寫了他心理的消黯,景中寓情,刻畫至深。“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這是詞人對伊人的思念。先用“無聊”二字概括,而著重處尤“為伊”二字,因相思的痛苦,自己象江淹那樣才華減退,因相思的折磨,自己象荀粲那樣不言神傷。雙方的相思,如此深摯,以至于他恨不能身生雙翅,飛到她身旁,去安慰她,憐惜她。可是不能,所以說“空見說”。“誰信”二字則反映詞人靈魂深處曲折細微的地方,把兩人相思之苦進一步深化了。這些地方表現了周詞的沉郁頓挫,筆力勁健。歇拍“但明河影下,還看稀星數點”,以見明河侵曉星稀,表出詞人憑欄至曉,通宵未睡作結。通觀全篇,是寫詞人“夜久憑欄”的思想感情的活動過程。前片“人靜”三句,至此再得到照應。銀河星點,加強了念舊傷今的感情色彩;如此以來,上下片所有情事盡納其中。

  這首詞,上片由秋夜景物,人的外部行為而及內感情郁結,點出“年華一瞬,人今千里”的深沉意緒,下片承此意緒加以鋪陳。全詞虛實相生,今昔相迭,時空、意象的交錯組接跌宕多姿,空靈飛動,愈勾勒愈渾厚,具有極強的藝術震撼力。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第86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唱和次數排名第33名。百首宋詞名篇為30家詞人所擁有,擁有名篇最多的4位詞人依次是:周邦彥:15首;辛棄疾:12首;蘇軾11首;李清照10首。


   6、這首詞內容很簡單,不過是追憶已經離去的戀人而已。但寫得很有特色。它使用了類似現代電影的畫面突轉的手法,使時間、地點、人物、感情一齊起了變化,如此進行了數次變換,構成構成整個事件的因果關系,顯示人物感情的發展過程。

   整首詞可以分為四大段,每段又分為兩小節。四大段是四次畫面的大變轉,兩小節是前后鏡頭的小轉移。

   下面是具體的剖析:

   “水浴清蟾,葉喧晾吹,卷陌馬聲初斷”——這是一之一。畫面是夏天的夜晚,月亮象從水里洗浴過,那么晶瑩徹,纖塵不染。涼風吹在樹葉上發出沙拉的響聲。夜的街卷非常寂靜,人馬走動聲都完全停下來了。一個廣闊的然而幽靜的境界首先呈現在讀者(觀眾)眼前。

   “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鏡頭緩緩近移,于是出現了畫面中心的人物。井欄邊斜靠著一位男性青年,他此時的目光和笑靨都正落在院子中的一位少女身上。那美麗的女郎正在拿一柄紈扇去追撲在月光底下翔舞的螢火蟲,撲得正起勁呢,不想一個不小心,扇子撲在墻薇的枝椏兒上,嗤的一聲,扯破了一大片。兩人都一愣,跟著又一齊大笑起來。

    這是一遠一近組成的畫面,鏡頭是由遠漸推向近。

   “人靜夜久憑欄,愁不歸眠,立殘更箭”——畫面突然變換,不是在院子里,而是在小樓一角;不是兩個人,而是男的一人;也不是笑容可掬,而是愁容滿面。雖然同樣是夏夜,景色、人物、感情都起了極大的變化。這個小樓倚立的人,神色慘淡,長久望向遠方,長久沒有動彈,只聽得遠處的更鼓低沉地響著,響了一遍又一遍,夜氣很深了。

   “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鏡頭推成一個人物面部的特寫。他,原來就是“閑依露井”那個青年人,風采如舊,卻顯出沉思悵惘的神氣。過了一會,他輕輕嘆息,自言自語:“想不到又是一年了,近來連夢里也沒有見到她-------怎么總沒有一個音訊------哎!其實路也真遠---------”

     “空見說,鬢怯瓊梳,容消金鏡,漸懶趁時勻染”——又是一個畫面大變換,是從那青年人的苦思苦憶中化出來的另一個畫面:開頭出場的那位撲流螢的女郎,出現在她的閨房里。她神情憔悴,面容清瘦。好象剛起來不久,頭發有點散亂,釵#都沒有整好,而且顯然不施脂粉,只是呆呆坐著,心事重重,正在想些什么。

   “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鏡頭逐步搖向窗外,人們可以看到那熟悉的井欄,那依舊的庭院,還有那一架劃破扇子的薔薇。還是初夏景色,不過不是晚上而是白天了。地上還可以看到剛下過雨的痕跡,濕潤的土地,綠苔到處長了起來,把環境染成一片衰敗荒涼。那滿架薔薇,給風一吹,花瓣紛紛掉在地上,剩下枝頭的殘英,零落得不成樣子。很顯然,女主人不知多久沒有光臨這個院子了。

    以上,還是幻出來的畫面。

   “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鏡頭又轉,回到倚欄的青年人身上。這是第二段的回夏。“才減江淹”,是在暗示這位青年想寫一首詩抒述此際情懷,卻又心緒撩亂,老是寫不成功。“情傷荀倩”,自然是指他這時心情是非常惡劣的。

   “但明河影,還看稀星數點”——在更漏沉沉中,他眼前幻化出笑撲流螢那一幕:還是女郎的動作和那笑貌,還是他那含笑倚著井欄的風度和情態。漸漸人物隱去,只看見幾點流螢在空中閃閃爍爍地飛舞。不料轉眼之間,飛舞的流螢竟然凝結起來,再也不動了。原來那是明亮的銀河附近閃爍著的幾顆疏星。

   應該說,周氏這種手法是很新穎的。它只通過畫面變換,許多可有可無的話就都省略掉了,然而情節卻是分明清楚的,敘述也是秩然不亂的。一個尋常懷人的主題由于作了這樣的處理而顯得人物形象生動鮮明,景色富于變化,取得了很好的藝術效果。它之受到后人的高度贊美,當然不是沒有緣由的。


    7、宋詞那些描寫山水景色的文字,無不辭約意豐、情韻悠然。一卷在手,為我們展現了尺幅寸圖中的山光水色的蕩漾奪目。那些精美簡練的詞句,仿佛國畫高手,逸筆草草,移步珠玉,呈現出“天籟之音”。即使描寫夏天的景色,也讓人感覺到空靈流韻,沁人心脾。

    蘇軾的《洞仙歌·冰肌玉骨》:“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這首詞充滿了浪漫色彩,講的是蜀主孟昶與花蕊夫人夏夜納涼的情景,展示了一幅精致的畫卷。夏夜蜀中,酷熱難耐,而花蕊夫人“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風吹開繡簾,明月看著室中人,室中人仍未入寢。他將月亮擬人化,用月亮的視角看“人不寐”,而蜀主與花蕊夫人因無法入眠,起身到庭院中看“疏星渡河漢”。結尾堪稱點睛之筆:最炎熱的夏夜,實際已是夏的尾聲,不覺間已經流年暗換。暗示了人生如夢,時光如白駒過隙。

    周邦彥《過秦樓·水浴清蟾》:“水浴清蟾,葉喧涼吹,巷陌馬聲初斷。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空見說、鬢怯瓊梳,容銷金鏡,漸懶趁時勻染。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但明河影下,還看稀星數點。”這首詞的內容主要是追憶相戀的女子,但詞中忽景忽情,忽今忽昔,給人以無盡的審美愉悅。在夏天一個明月皎潔的夜晚,月亮像是剛從水里洗浴過似的,那么晶瑩明澈,纖塵不染。涼風吹在樹葉上發出沙沙的響聲。白天繁忙的車馬,也停止了走動,街巷里非常寂靜。這時,詞人悠閑地斜靠在園子里的井欄邊,目光溫柔地看著他相戀的女子拿著一柄紈扇,在明媚的月光下,嬉笑著滿園奔跑,追撲飛舞的螢火蟲。突然,她手中的扇子撲在園中的花枝上,“嗤”的一聲,把紈扇扯破了。多少年后,戀人別去了,園子重歸寂靜。初夏黃梅時節,陰多晴少,地上潮濕,還可以看到剛下過雨的痕跡,庭院中石階上青苔滋生。那爬滿花枝的花架,給風一吹,花瓣紛落,零落得不成樣子。詞人還在想著相戀的情人,竟一夜未眠。此時也是天將破曉,只見在天際明亮的銀河下,還能看得見幾顆稀疏的星星在一明一暗地閃爍著。詞人通過對景物變化的描寫,表達出對自己相愛的女子的相思,景中寓情,情中有景,令人刻骨銘心。

    炎炎夏日,讀一讀宋詞里那些夏日生涼意的詞句,審視詞人們筆下的勝景,不僅能獲得清涼的審美感受,更能呈現自我靈性,參透人生睿智和生命意趣。


    8、扇子也是仕女手中寵物,琵琶半遮是不如紈扇半遮的,琵琶畢竟笨大,而且紈扇薄而透明,美人眉眼隱隱而現,倍是另有一番情趣,不論是輕愁還是掩羞,古人說得好:“遮悶綠,掩羞紅”。若是明月下,假山旁,曲水處,芭蕉或葡萄架下,那情那景又惹得不少書生神魂顛倒,頓的又翻墻進去了。扇子還是美女們撲蝶、追趕螢火蟲的妙物,撲蝶之類,所謂“輕紈笑自拈,撲蝶鴛鴦徑”,蝴蝶與紈扇齊飛,嬌媚共春色同在;不過困困喜歡還是撲流螢之類,估計是小時候困困也曾用笨重的蒲葵扇嚇跑它的緣故吧,不過對于“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感覺起來還是勝過日間撲蝶,估計夜色時,螢火蟲的光華如夢如幻,教人更覺詩情畫境。


   9、“笑”,是個顯示動態的字。同祥情境,不用這個字,往往是靜態;用這個字,往往變靜為動,使情境活躍起來。如“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周邦彥【過秦樓】)。“笑撲”兩句源于杜牧《秋夕》:“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寫一個女子笑著追撲飛動的螢火蟲,把手中的畫羅扇都弄破了。她天真活潑,和杜詩中滿懷幽寂的宮女不同。

    同樣情境,“笑”字還可加深人的感情份量:“揚靜萬里,笑當年底事,中分南北”(張炎【壺中天】);張孝祥【六州歌頭】:“追想當年事,殆天數,非人力”。兩人都在作品中寄寓宋室南渡,國土淪亡的慨嘆。張炎用一“笑”字,更表現出無可奈何,加重了慨嘆的感情。在【臺城路】里,張炎又說:“水國春空,山城歲晚,無語相看一笑。”水國山城,春空歲晚,“一見若驚,相對如夢?”無可告語,“相看一笑”,這“笑”,是無聲之嘆,無淚之泣,比痛哭流涕,更為沉重。

    “笑”字,在通常情況下,總是表示歡樂的。如“紙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拋書午夢長。睡起莞然成獨笑,數聲漁笛在滄浪。”(蔡確《水亭》)水亭消夏,讀書困倦,不覺“午夢長”。一睡醒來,莞然而笑,又聞數聲漁笛,悠然入耳。多么安恬閑適,悠然自得!但是,“笑”,有時也表示著不歡悅的凄苦情懷。蘇軾被貶黃州時,寫出了千古絕唱【念奴嬌】《赤壁懷古》,其中有:“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詩人面對赤壁古戰場,緬懷當時只有三十四歲的周瑜,雄姿英發,建立了驚天動地的功業,而自己比他大十多歲,卻身遭貶謫,未能建功立業,心里怎會沒有感觸?然而,這種自作多情,又是多么可笑!這自嘲的“笑”,包含著多少難言之痛呵!


    10、水浴清蟾,葉喧涼吹,巷陌馬聲初斷。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 空見說鬢怯瓊梳,容消金鏡,漸懶趁時勻染。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但明河影下,還看稀星數點。  ——《過秦樓》周邦彥

  夜里。沏一杯淡淡的菊花茶。調一首淡淡的琵琶曲。心也淡然,情也淡然。這樣的時節最宜品宋詞,以菊花為佐。拈起枕邊的宋詞,信手翻閱,只一眼便被周邦彥的一闋《過秦樓》鎖住了情思。一句“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和了淡清的琵琶音,一時竟不覺身在何處。 

    一闋詞成就了小女子一夜的情徜。何其幸。嘆人生年華苦短,若白駒過隙一瞬間,而今人隔千里,魂夢深沉音書遙遠。琵琶曲縹緲而來又幽幽而去。我如何能握住你溫暖的手,陪我走這塵世一遭?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千年的距離,我終是踏不過去了。你是否還在那千年蒹葭處,迎風而立。等我?

  夢沉書遠。小女子寧可沉醉在這浩浩的唐風宋韻里,只拿了那前世的字跡來品。君定不負我相思意。抬眸望遠,思緒紛繁。西樓半月,正當眠。


    11、愛就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那種驚喜;愛就是“但愿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的那種溫馨。

    愛就是“身無彩鳳雙飛翼 ,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那種感應;愛就是“今夜偏知春氣暖,蟲聲新透綠窗紗”的那種愉悅。

    愛就是“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的那種微妙;愛就是“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的那種興奮。

    愛就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那種轉機;愛就是“新竹高于舊竹枝,全憑老干為扶持”的那種關愛。

    愛就是“滴不盡相似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的那種相思;愛就是“我愿與君相知 ,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那種承諾。

    愛就是“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那種等待;愛就是“見有人來,襪鏟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的那種甜蜜。

    愛就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那種愜意;愛就是“紅粉樓中應計日,燕支山下莫經年”的那種牽掛。

    愛就是“人面不知桃花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的那種尋覓;愛就是“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的那種相遇。

    愛就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那種執著;愛就是“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那種的喜悅。

    愛就是”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的那種對望;愛就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那種忠貞。

    愛就是“金鳳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那種可貴;愛就是“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那種圣潔。

    愛就是“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的那種期盼;愛就是“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的那種浪漫。

    讀懂愛的語言,品味愛的味道,愛是天下最美最醇的味道。


   12、喜歡這樣云淡風輕的日子,不那么炙熱,也絕無陰霾,是難得的一種清爽。天空利落澄澈,云朵隨性的飄蕩,諾大的天空是舞臺,雖寂寞,卻執著于它自己的獨角戲。

  獨坐窗前,望著窗外盛開著的丁香,在碧綠的草坪中撐出一片片繁華,枝柔葉盛,紫色,白色的花兒大大小小,濃濃密密的綻放在枝頭,一簇簇延展到各個方向,婀娜多姿,是這初夏最靚的一道風景。花香沁入風中,變得有些絲絲縷縷,若即若離,隨風一波一波的襲來,很溫軟的一種感覺,就象你的指尖輕輕地把我觸碰。

  習慣一個人躲在角落里,固執的將自己和時間鎖在一起。外面的世界太大,遙遠而又迷離,我怕自己驚慌失措,迷失了自己。青春早已凋落在朔風中,不知飄向何方,我怕再弄丟了那些印記。

  所以,一個人,一杯茶,一本書,安靜的房間是屬于我自己的天地。

  就這樣,剛剛好。

  就這樣,足矣。我有我自己的歡娛。

  心暖的感覺,真好。

  時間在縈繞的茶香中穿行,幽然聽到暮鼓鐘聲。那個畫面,那個承諾始終伴行在我的眼中夢中,不知道何時,不知道何處,即便是一個不經意間的感覺,它也會突然涌出,不聽話的占滿我的心,我的全部。梔子花開,細雨如煙,迷濛的巷口,你在油紙傘下,青絲如瀑,裸著絕美的腳踝,雙眸里閃躍著靈動,一低頭的溫柔,勝似水蓮花的嬌羞。你款款走來,那一情景如同膠片定格一般,入了我的眼,入了心,再不曾走出。如今物是人非,人在水邊,春衫濕透。

  “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那夜,月光似水,皓齒輕啟,你淺淺的一笑,我便醉了一生。

  我們習慣在彼此眼中尋找幸福,并不知道,其實幸福就像開啟的香檳酒輕易地早已濺了我們一身。

  你說你最怕寂寞,希望每一次轉身就能有我的擁抱。卻不曾料到最終我們沒有了彼此,并已經習慣于在寂寞中生活。原來平淡才是生命中最真的狀態。歲月是公平的,從每個人的身邊慢慢掠去,沒有起落。

  你曾在耳邊幽幽的問我,若有來生,你愿做什么,現在我終于可以回答你。若有來生,我就做深山古寺里的一株睡蓮吧。一泓清水伴我,遠離喧囂,遠離繁華,愿得佛祖的點化。我的心化作兩半,一半浮在水面,一半沉在水下,若有緣再遇,在你眼中,寧靜,精致是我,淡泊,清寡是我。

  回首,茶香已疏。


   13、又到了,炎夏。 曾經的點點流螢,早已絕了蹤跡。 美麗的繁星,再難看見,烏云堆滿天。 你和我,相對寂寂, 只渴望, 閑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