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譯文]  除了天邊的明月,沒有人知道(我為你相思欲斷魂的痛苦)。

   [出典]  五代  韋莊  《女冠子》其一

   注:

   1、 《女冠子》其一  韋莊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別君時,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

     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2、注釋:

     《女冠子》,《女冠子》在成為詞調之前為唐代教坊曲名。“女冠”者,女道士也。此調本歌詠女道士神態,有小令、長調之分,小令適于溫庭筠,長調始于柳永。

     佯:假裝。

     斂眉:形容臉色變得嚴肅。鎖緊眉毛。

 

   3、譯文:

     正是去年的四月十七,和君離別的時候,強忍住眼淚,假裝低下頭,半緊鎖著眉毛,含羞欲說還休。

     不知道魂銷夢斷,空有夢相隨。除了天邊的明月,沒有人知道我為你相思欲斷魂的痛苦。   

   4、韋莊的生平見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

 

   5、 這首詞在《草堂詩余別集》中題作《閨情》,抒發了閨中少女的相思之情,詞句質樸率真, 哀惋動人,是歷來廣為傳誦的名篇.

    上片憶與郎君相別.”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連用記載日期的二句,在整個詞史上少見.似乎是脫口而出,有似乎是沉醉之中的驚呼.“正是”二字用得傳神,表現出記憶之深,讓人如聞其聲。究竟是什么讓這個少女 如此的癡迷呢?”別君時”非常直接地點明原因.原來是與郎君分別了.癡迷,沉醉于苦苦的相思忘了時間的飛逝,忘了四季的輪回,忘了身在何處.好象是在一覺醒來,忽然發現,別離已一年,相思也一年了.然而,這一年似快又慢,快是指別離太快,相聚太短,慢是蘊涵了無數煎熬,無數牽掛.”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佯”是掩飾,但不是故意做作,是基于感情的真摯.害怕郎君發現臉上的淚水,而牽掛,担心,而假裝低頭,”含羞”是別時有千言萬語卻有無從說起,欲說還休,難于啟齒.這兩句通過白描手法,生動地再現了送別時女子玲瓏剔透的面部表情,細膩真實的心理活動.

    下片抒別后眷念.”不知魂已斷”,是過片。“魂斷“即”魂銷“,江淹別賦云:”黯然消魂者,唯別而已”緊扣上片“別君時”,承上;只好“空有夢相隨”,啟下.過渡自然,不留痕跡.“不知”故作糊涂,實指知,但比知更深更悲.知是當時,是如今,還是這一年?卻又不知.事實上,三者已融于一起,無從分別,也無需分別.君去人不隨,也不能隨,只好夢相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這里的夢是凄苦的,是在無法選擇的前提下,不得不選擇聊以慰藉的方式,可見相思之深,相思之苦.之無奈.’除卻天邊月,無人知.”“天邊月”與首句“四月十七”在時間上相應。“無人知“即是不知,重復上文,加強凄苦。魂銷夢斷都無法派遣相思之苦,那就只有對月傾訴了,這是古人常用的寄托方式,沒有人知道,但明月知道,不僅知,還理解,更會把這一切記住,作為見證.在少女的心目中,月竟成了她在人間的唯一知己,這是多么無奈的選擇啊,更見其孤獨,寂寞。況且明月的“知“,本是子虛烏有。寄托相思,相思卻更濃,排遣相思,相思卻更深。真是欲哭無淚,欲罷不能。少女受相思折磨,為相思煎熬,楚楚動人,愈發憔悴的形象躍然紙上 ,讓人為之流淚。

 

   6、《女冠子》其二  韋莊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夢見,語多時。  
  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  
  半羞還半喜,欲去又依依。  
  覺來知是夢,不勝悲。  
                   
  這就是所謂的“聯章體”,第一首寫女憶男,第二首寫男憶女。  
  看“四月十七”一詞:這首詞寫的是女子想起“去年今日”與情郎離別的情景。作者寫女子的動作情態非常細致,絲絲如扣。“忍淚佯低面”一句,是說她為離別所傷,忍不住落淚,但是又怕被情郎看到,所以就假裝低著頭,就這樣皺著眉頭又羞又怨。這樣的描寫細致入微,又清雅別致,當然與那些濃妝艷摸,脂粉氣太多的普通花間詞非常不同。而后一句“不知魂已短,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卻極言相思之苦。而且相思雖苦,女子當時卻不自知。讀者細細咀嚼,實在是我見尤憐。  

  再看“昨夜夜半”一詞:這首詞是寫男子夜里夢見情人的情景。中國詩詞里專寫男子的愛情內容的并不多,此詞即其中一首。因為當時的社會是一種男權社會,女子處于從屬地位。所以向來只有“閨怨詩”、“怨婦詩”,而沒有“怨夫詩”。雖然男女的思念本質相同,但是無論是在形式、程度還是量度上都相去甚遠。也正因為如此,這樣的作品才夠特別,這樣的思念才夠深沉。與前一首寫女子相思不同,此詞中男子的相思是一夢的形式出現的。根據弗洛依德的理論,夢是一種潛意識。韋莊自然不知道弗洛依德,也不知道潛意識,但是看來他還是注意到了男女對待感情問題的差別,所以寫出來就真實感人。似乎只是在不經意間做了個夢,是無意識想到的,但就是這樣才說明其真、其切、其深入骨髓。這已經扯遠了,打住。根據這首詞,男主人公夢見了情人。“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說的是在主人公夢中,無論是情人羞紅的臉,還是低低的眉都與真實中一般無二。而“半羞還半喜,欲去又依依。”一句,更是把情人又羞又喜,依依不舍的動人情態刻畫得惟妙惟肖。自然,當醒過來時,發現一切不過是場春夢時,就會“不勝悲”了。  

  韋莊的這組《女冠子》,把男女的思念對比著寫,從文學形式上來講是一種創新,為文學的發展提供了一種可能性,并且豐富了文學的表現力;從文學精神上來看,則更具價值,它是從文學的層面對男權主義與男女不平等思想的質疑。這樣的思想雖然只是一種苗頭或趨勢,但是誕生與晚唐五代嬌奢淫靡的社會風氣和享樂的酒席文學基礎之上,確實能夠引人思索。

 

    7、 西湖隱士林公當年正值年少,潑酒當歌之時,偶遇一鄉間女子,彎娥淺眉,未施粉黛,素面潔心,行如風扶弱柳,笑似池水含春。多情公子不勝自禁,忘卻吳山越水,從此惹起無限相思,多少日夜江邊獨自排遣,祈盼羅帶結心,怎奈江頭潮已平。和靖先生終究未取,以梅為妻,以鶴為子,瀟灑一生。“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女冠子》,韋莊)
  
    策馬揚鞭,張帆遠行,年輪在鮮為人知的時候徒增倍長。歲月的風沙淹沒了多少才子佳人的浪漫情路,又沉淀了多少風霜雪月的美麗傳說。時隔一千多年的斗轉星移,蘭舟輕放,羅紗輕舞,楊柳岸依然曉風殘月,故事依然鮮活光亮。多情男子閉門掩涕之時,重拾那歷久不變的紅酥手,寄孤獨于深夜之時,靜聽窗外細雨霏霏。“昨夜夜半,枕上分明夢見,語多時。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半羞還半喜,欲去又依依。覺來知是夢,不勝悲”。(《女冠子》,韋莊)

    攬鏡自照時,分明發現一張憂郁的臉,恬恬淡淡,保留著書巻中濃濃的墨香。不知為什么,多少次午夜夢回,我寄相思于枕衾之邊,長長瘦瘦的身影便會越過萬水千山直抵你的窗前,仿佛那暗淡的燈光在閃爍的窗簾背后隱藏著太多太多不可言說的故事,輕啟羅帕總想為你擦去永遠不會消褪的淚痕。我無可救藥般像被眾神驅趕的惡獸瘋狂的在夜里張牙舞爪,手持魔杖,念著邪毒的咒語,一千次,一萬次的想停止自己凌亂的腳步,回歸青山綠水般的長相廝守。但是,終究證明我的一切努力都徒勞的變成一支被雨水折翅的風箏,縱使向往天堂的彩鶴祥云,再也無法飛起。

    伯牙撫琴,子期聽之,一曲曠古持久的高山流水淹沒了多少英雄豪杰的兒女情長,自古以來知音相悅,“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我淡淡的想,一刻也不能忘記的是什么?是你的音容笑貌,連同散發著茉莉花味的長發在晚風中的微揚輕舞,帶著某種魔力和毒愫的語言,甚至連祝福也變成了多余的塊壘。這就是愛情嗎?“情似游絲,人如飛絮,淚珠閣定空相覷,如今已是愁無數。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過得今宵去?”(《踏莎行》,周紫之)。

 

    8、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韋莊《女冠子》其一)。思鄉懷人,月掛天邊,形影相吊,孤寂難熬,魂牽夢繞沒人知曉,徒有而已,空得讓人形容枯槁,此乃枯坐靜待之空。 

 

   9、院子里走一走,我家的院子很大,有夜來香開得正濃,香氣滿院,還有一棵梧桐樹,樹下,一張圓桌,兩把椅子,白天,父母可以在這樹下聊天,今夜剛好是小雨,躲在梧桐樹的大葉子下面,可以聽雨聲沙沙,坐在樹下,抬頭望望天,夜幕低垂,只看到一片細雨蒙蒙,沒有月,那一輪明月,是不是已看透了幾千年來的人世滄桑,傷心地躲了起來,再看看我眼前的梧桐樹,葉正茂,可不出半年,它將被連根拔起,此屋,此院,滿院的月季花,都將不復存在,覺得如果讓我選擇, 我還是喜歡擁有這樣一個寧靜安逸的小院。

    人生有很多選擇都無法和自己的心意相同,我想向左,命運的安排卻偏偏是右。想要擁有的東西都離我很遠,你說過,什么都沒有關系,只要我好好的,我知道。我也明白……我會好好的,只不過,在這樣的夜晚,誰共我,醉明月?

    相隔這么遠,我卻知道,沒有誰可以取代,孤單和寂寞我都不怕,因為心是熱的,可以有期待。言笑晏晏,不思其返。迷醉于我們共同編織的夢,有你的夜晚,總讓我覺得沐浴在月光下,而這種感覺是那樣讓我恍惚而又迷惑。

    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現實要考慮,工作,房子,為了兩個人可以在一起,很多東西都可以放棄,但我會不會成為你的負担?在不同的城市,能不能再找到一份相同的工作?我帶給你的只想是快樂,如果有一天,我成為一個負担,我是真的不愿意。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人心沒有變,今夜無月,
   思緒飄渺,除卻天邊月,無人知。 

 

  10、總在落花季節,望著那灑落一地的落紅,在為花的生命消逝得如此倉促而傷感的同時,也為自己生命的孤單而悲哀。暗笑李煜之“春花秋月何時了?”年年的春花總會盡情的綻放,年年的秋月依然升起,好象真的是生生不息,直到永恒。然而今年的花真的是去年的花嗎?
   當落紅滿地時,花的生命已經結束。“白發悲花落,青云羨鳥飛。”“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當落紅無數時,總有許多的文人墨客不惜揮金潑墨,為之哀悼不已,大唱挽歌。縱使尋常百姓,當花落之時,也總會掬上一縷哀思。而她呢?她只能讓自己的青春慢慢消失于流金歲月里,讓自己的生命無聲無息流逝,找不到一個胸膛來依靠,讓淚水隨落紅翻飛,讓哀愁彌漫整個落紅季節。  
   在夜半時分,總是好夢難圓,因夢而醒,因夢而淚流滿面,在黑暗中寂然而坐。大地已經沉睡,此時此刻萬籟俱靜,只有一顆孤獨的靈魂在黑夜里穿行、在黑夜里沉吟。 天邊的星星調皮的閃爍著,是那么的無憂無慮。月亮還是那么的明凈,纖塵不染,對世間的憂傷苦難一無所知。“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其實月亮怎么會知道一個傷心人的情懷呢?只不過是人把自己的哀思寄情于月亮而已。
   因為夜半時分,只有天邊月相隨。在此時此刻,好想有一個溫暖的胸懷來依靠,讓淚水盡情的揮灑,好想在此時此刻,有一雙溫暖的手輕撫著她,讓她不再在黑夜里顫抖。對于她來說,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可望而不可求。

 

   11、你走了,從我背后悄悄地走掉了,我毫無知覺,我帶著觸目的傷口,你掌中將握著別人的手……  有雨,有風,有愛,有痛。卻無睛。卻無夢。   

     這幾日,我完全在一種癲狂與錯亂中顛簸,你的面影模糊而沒有表情,生存本身就是一種沉痛,愛可以療救也可以加重。   

    心的欲望是永遠的飛翔卻沒有一雙堅強的翅膀。   

    你走后,我又繼續睡了,醒來后一切都變得觸目驚心地絕望而凄厲。   

    有雨的日子,沒有傘,你走了,我很冷。有愛,有你緊握的雙手,便有了一切,你走了,一切便都沒有了,我感覺生命像某種液體正緩緩地從我體內淌出———還會剩下些什么呢?   

    欲望是頑強的。你是博愛的,我是貪婪的———渴望海洋、渴望激情、渴望死亡。我想即使整個世界都被洪水淹沒了,而你也會是我惟一的方舟。但而今一切真的沒有了,我抱著失落已久的書觀看別人的故事,別人的愛,別人的幸福與絕望。我們一樣走過的路,而今只能在別人的旅程中重溫一下了,便不可能再回首:   我走近了你,但我并不知道當我鼓著所有勇氣握住你的雙手的時候,便已走進了一個可怕的未知世界。   我碰觸著你,但與你無關,我知道我永遠無法探測到隱藏在你靈魂深處尚未透露的神秘。   你站在那兒,期待著我走過去;我站在遠處,等待著,你卻終于沒有到來。我對自己說,她站在那兒,那便是我的世界惟一的真實,但走過去才知道———那不過是真實的影子!   永不可相遇嗎?難道永遠就這樣錯過嗎?   

    如果愛與愛的相遇是一種真實,為什么又隨風飄零?這本是一個收獲的季節,為什么惟我懷抱空空?真的是緣已盡,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竟沒人知?   
來源秋雁南回(www.backbird.com) 原文:http://www.backbird.com/dispbbs_7_5332.html

 



    12、一個故事的開始,一個故事的結束.開始冷了,沒話說,因為一個人的取代,現實的取代.把精神給重重的摑了一掌,精神受了很大的傷,收拾屬于他的記憶便頭也不回的走了,最后.只有那個傻瓜還在原地等那個永遠也不能實現的夢,永遠.
   虛榮是一個傷感而美麗的回憶,他固然走得很瀟灑,可是他忘記了還有一個她.
   不知何時能相聚,何時能重溫,何時能圓夢,
   難,難,難,相愛容易相守難.
   他分享了我第一個上大學的喜悅,傷感,彷徨,等,他卻走得徹底,只有一個傻瓜在收拾殘局,.
   忘記曾經愛過誰,已習慣寂寞相知
   我一直有一人夢,希望能在那個以一匝一丈來計算的花海商市中和他牽著手,同游,同歡笑,看到繁花似錦,看到人海如潮,然后坐著車,彼此之間默默無語,就靜靜的依靠著就行了,然后到他用那童年的游園里憶苦思甜,去那小樹林,去那小田野,來回的奔跑,來回的游玩,累了就睡在田地里,看那天高,看那白云,靜觀變化,任和風的輕拂,靜靜的,默默的,感受那份美好.最好能來點小雨,煙霧彌漫.
   可惜.一切如空,一切成空.
   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無人知?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