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譯文]  雁群排成整齊的隊伍飛回來的時候,月亮正滿照著西樓。

 [出典]   李清照    《一剪梅》

 注:

 1、 《一剪梅》 李清照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2、注釋

  “裳”,古音cháng,古人穿的下衣。也泛指衣服。

  玉簟:音diàn ,光華如玉的精美竹席。

  雁字:指雁群飛時排成“一”或“人”形。相傳雁能傳書。

  3、譯文1:

  紅藕香殘,鮮艷的荷花凋謝了,從竹席上感到深深的涼意,輕輕提起薄紗羅裙,獨自劃著一葉蘭舟。天空中雁群排成隊形飛回來,(有沒有)傳回誰的家書?鴻雁飛回的時候,(轉眼間)已是夜晚,如洗的月光傾瀉在西樓,(我這在這盼望著)。

  花,自在地飄零,水,自在地飄流,一種離別的相思,你與我,牽動起兩處的閑愁。啊,無法排除的是——這相思,這離愁,剛從微蹙的眉間消失,又隱隱纏繞上了心頭。

    譯文2:

 荷已殘,香已消,冷滑如玉的竹席,透出深深的涼秋,輕輕脫換下薄紗羅裙,獨自泛一葉蘭舟。仰頭凝望遠天,那白云舒卷處,誰會將錦書寄有?正是雁群排成“人”字,一行行南歸時候,月光皎潔浸人,灑滿這西邊獨倚的亭樓。

  花,自在地飄零,水,自在地漂流,一種離別的相思,你與我,牽動起兩處的閑愁。啊,無法排除的是——這相思,這離愁,剛從微蹙的眉間消失,又隱隱纏繞上了心頭。

  譯文3:

  紅荷瓣脫香退,竹席處處覺涼。悄悄更換薄綢裳,獨自駕船游蕩。云空遙望懷想,雁兒“人”字成行。天晚盼不到雁傳書,月光灑遍西樓上。

  荷花空自飄零,流水空自流淌。同一的刻骨相思,兩處的腸斷惆悵。解開愁苦與悲傷,實在無法可想,才從眉頭揮去,忽又襲來心上。

   譯文4:

  紅色的荷花已經凋謝,僅留一絲殘香,素白的竹席里透出涼意,仿佛充滿秋天的憂愁。我輕輕地解下輕柔的絲裙,(換上秋裝)孤獨地登上美麗的蘭舟。南歸的秋雁從云中掠過,卻沒有將錦書捎回,只有那凄冷的月光溢滿西樓。

  容貌如鮮花一樣容易凋零,青春像流水一樣一去不回頭。同樣一種相思,化作兩處的閑愁。難以排遣的,是共同擁有的那份相思之情,剛離開緊蹙的眉頭,卻又到了煩亂的心頭。

 4、李清照生平可見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5、很早開始,我對李清照的詞都一直有著某種特別獨鐘的喜愛。也許是我的性格或者其它的緣由吧!——我喜愛疼痛她的那縷“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瘦削里的憔悴;喜愛疼痛她的那盞“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三杯兩盞淡酒”凄清里的孤寂;喜愛疼痛她的那船“載不動,許多愁”的愁濃里的沉重;……更喜歡疼痛她的那片“雁字回時,月滿西樓”錦書里無望無奈無助凄苦的等盼。

讀初中的時候,偶然在書上讀到“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銷金獸”不自覺地便被她吸引到“薄霧濃云”一樣的“愁”的想象里去了。后來雜亂地多讀了一點書之后,我也想跟著別人去學寫點文字,寫著寫著,我突然感覺到自己骨子血液里天生著一種“多愁善感”的愁緒,于是我對以李清照和柳永為代表的“婉約”詞更熱愛了。所以我文字的皮膚上面為賦新詞“強說”的愁與那些所謂的美女無關或者關系不大。她是我天生里,再加上那些讓我“傷風感冒”的病毒感染文字出來的。比如: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比如: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李清照(公元1084-1151?),號易安居士,濟南章丘人,宋代杰出的女詞人。對詩、詞、散文、書法、繪畫、音樂,無不通曉,而以詞的成就為最高。十八歲時,在汴京與太學生、丞相趙挺之之子趙明誠結婚。婚后,夫妻感情篤深,常投詩報詞,并共同完成著名的《金石錄》。

公元1127年,南宋滅亡,他們夫婦也先后渡江南去,第二年,趙明誠病死于建康(南京)。李清照獨身漂泊江南,在孤苦凄涼中度過了晚年。詞人連遭國破、家亡、夫死之痛,所作詞章更為深沉感人。由于她的文學創作具有鮮明獨特的藝術風格,在詞壇中獨樹一幟,居婉約派之首,對后世影響很大,被后人稱為“易安體”。

我讀著李清照,讀著她的《一剪梅》……我凝望著,癡情地向西凝望:從“雁字回時,月滿西樓”開始。

  此詞在今人王兆鵬、郁玉英、郭紅欣的著作《宋詞排行榜》排名第30名該排行榜以“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唱和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互聯網鏈接次數”五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其中唱和次數排名第28名歷代選本入選次數排名第38名,歷代評點次數排名第28名,互聯網鏈接次數排名第30名。

  6、歷史前進的車輪碾過了一個又一個千秋萬代的王朝,留下了些許或明或暗的痕跡,留下了多多少少的遺憾,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無法成全的夢,靜靜地躺在泥土里,等待千百年后的我們去發現,去紀念,或是,去遺忘。

   那是一個清麗消瘦的背影,,是一場固執而脆弱的等待,是一個女子美麗年華里的夢和無奈。易安,這個大宋王朝里最負盛名的女子,她和她的詞,她的愛一起,在大宋王朝的風雨飄搖里,顛沛流離,終于成了那一道讓人無端端心疼的風景。易安,這樣溫暖的名字,這樣溫潤如玉的女子,卻讓我這樣,淚流滿面。

  煙波浩渺的江邊,望江樓上,風華正茂的女子,終日凝眸,哀怨多愁的她,多少次送夫千里,多少次欲說還休,多少次淚眼滂沱,可是時世沒有給她一個和他廝守的機會,她不知道除了他,還有誰能讀懂她那么多的不舍與煎熬。有誰會知那花自飄零水自流的黯然神傷,有誰能夠體會那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相思閑愁,有誰可以分担那些載不動的許多愁,又有誰能了解那些物是人非,欲語淚先流的心痛?她知道,也真的只有他能夠。所以她珍惜每一個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愛情是這樣奇妙的東西,她只要這樣,相見時,守著他,一起頌詩填詞,賞玩金石,甚至只是靜默相對,她都覺得幸福。她和他的幸福深入到了她的骨髓里,幸福的竟不似真實,卻像夢里。她愛他,愛到了骨子里,她只要他日日是開心的,寧愿舍了女人華麗的衣服和精美的首飾,為他換取鐘愛的金石,荊釵布裙,為的,只是跟隨著他,不離不棄。美好的時光總是留不住,暴戾的命運沒有給他們一個白頭偕老的機會,沒有成全他們與子偕老的心愿,他終是在殘酷的世事里先她而去。冷清的望江樓,黃花又堆積,卻早已尋不到那個等待丈夫歸來,有著橫世才情的女子,也早已尋不到她和他的幸福,只有滿地的黃花,一片一片飄落。她,終是,沒有等來一個美麗的結局。

   這塵世太薄涼,幸福太匆匆,紅顏未老,心已先涼。她始終不愿意相信他已經離開,她固執地堅持,只要等,他就會回來。只是雁字回時,她沒有等來,月滿西樓時,她沒有等來,始終陪伴她的,只是那些他留下的痕跡,只是那些她為他寫的字,只是那漫天的飛花。

  7、你說你喜歡醉樓的夜色,那一片無垠的深邃,像星星鋪排成一首獨自悠唱的情歌,深沉而低婉,隨著清風,蕭聲彌漫往事,讓你沉醉……

  “花自飄零水自流”,如今,獨上高樓,一樣的“楊柳岸曉風殘月”不一樣的心境——醉清風。

  “紅藕相殘玉簟秋”,一池飄絮,一方落紅。是清風“別有憂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讓這無言的四野變成夜色最美的朦朧。我背對著曾經與你守望的夜空,伸手無法觸及這些短暫的停留。是清風“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讓彼此間曾經擁有的溫馨,漫漫凝成回憶。在孤單的日子,寂寞的撫慰著一個人的素琴殘月,短笛吟風。

  昔日如水的月光,忽然無端靜默。脈脈的蒼穹沒有“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的欣喜;沒有“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雅致;也沒有“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的凄涼。我只好讓愁緒漫過心頭,在青春的歲月里飄忽,與纏綿的清風一起流浪。不敢回頭,不敢憶往事,就讓這無邊的夜色,消融沉睡千年的傷,溫暖早已冰冷的心。

  昨天已經不能再回,時過境遷,雁過留聲,愛過留影。來不及回望曾經的碧草芳菲,很多的事物就漸漸走遠。彼此間的離別,讓曾經走過的路也不再經過,像清風來了又散……

  驀然回首,燈火闌珊處,你還在嗎?“曉來誰染霜林醉?”

  人生如夢,每一次花開都是夢想張開了朦朧的眼睛,每一次花落都是現實收回了飛翔的翅膀。就像“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曾經,“別時容易見時難”的離別。然而,漂流過這片時間的海,當過盡繁華,歷盡滄桑,剩下的只有清風。醉清風,是我“多情自古傷離別”的無奈,是我“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的憂傷。縱使天涯轉瞬凋零,我知道,我會用心守侯清風飄過的花季;用心等待清風吹來的奇跡。

  一陣風,吹起落葉;一幅畫,繪出心境;一句詩,寫出憂愁;一首歌,唱起思念。

  8、晚風輕拂,帶著片片飛花,夜風中,我流連徘徊,心間一縷莫名的悱惻。
   朦朧的境界里,月色籠罩著輕紗,飛花片片,伴我入夢。淡淡的那襲花香,捉弄著我的心境,在冷月清輝的月光里,我獨自癡癡守望著自己的愛情故事。
   透過滾滾的紅塵,我尋尋覓覓,遙想自己的前世今生。我絕不是蒲松齡《聊齋志異》的公子,冥冥中和一襲白羽的白狐緣定三生,因此也注定,我沒有動人的浪漫愛情故事。
   我知道,有一種雨滴,絕非來自大自然,卻比自然之雨要柔要細,淅淅瀝瀝,常常夾雜在月色的紛泄和朦朧的飛花里,這種雨叫做心雨。它常常在月色清輝的境界里來,緩緩地,緩緩地,落在我思念的夢土上,在我的夢土上滋長出一片思念。落在我的枕下,使我常常枕著一簾幽夢,使我難以入眠。
   似雨絲,似飛花,似落雪,夾在瑣碎的月光里紛沓而至。
   剪不斷,理還亂。我即便不是像瓊瑤那樣多情,卻常常守望著一方夢土,用心聆聽你的《月滿西樓
》:“……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簾卷西風,卻又怎堪見,一襲紅衣瘦。
   清風過疏竹處,,卻有秋蟲呢噥。月色荷塘間,獨倚一朵青蓮。亭臺水榭處,癡情的人,十指調弄琴音。秀發披肩白袂飄飄的女子,愁腸百結,為何沒有一絲的笑顏。
   在婉轉的琴音里,你分明在盼望著透露出的,是一種莫名的思念。可你又何曾,看見那心中的翩翩少年,手持玉簫,伴云而來。或者是,羽扇綸巾,音容談吐,風流儒雅;或許是,揮毫作卷;或許是,賦詩吟對。
   思念的人兒呀,守侯著自己的那巾方夢,在飛花的夢沿,是否化解了那縷相思!
   我知道,有些東西原本就是夢,夢醒之后一切即將化為烏有。可我卻又奈何了什么!我多少次在心底問過自己:“人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我只好站在月光下,任落花飄零水自流。我身輕若夢,任時光從未指尖滑過。

  9、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總在深夜時思慮過多,導致了白天精神不濟,懶得動彈,故而猶豫了許久之后婉言謝絕。聽到她在那端低聲嘆息,心中好生過意不去。是真的很懷念當初三五好友一起去那些讓人不舍歸來的小城,當時的自己當真是少女情懷總是詩,免不去的為賦新詞強說愁。總記得那些曉風殘月里,夜風中聽笛的場景,果然是美到不復憂傷的記憶。就著月色,和弦輕啟了心扉,將春色書寫成了心尖上的胭脂紅,舞成了紅塵里的一曲霓裳。
  當時借居于民宅,臨著水岸,更深露重時仍不忍睡去,看著好友躺在床上酣睡,獨自一人在燈下閑坐一回。月光涼白清冷,疏影窈窕,洇滿了淡淡的暗香。外面是一片的寂靜,又有著春意綽約著,清風曲檻之中,月色斜下了西廂,細碎的落紅,沾于濕漉漉的青石路上,象極了相思的淚水,迷蒙住了人的眼。于是,到底是營造出了一些古詩詞里的味道,更象是昆曲的格調,幽幽的沉吟出來的詞,平仄于唇邊,更為婉轉的忘記了琴挑何處……
  真正是詩意地棲居,所以這段記憶在如今微雨的夜中憶起依覺萬般柔和,卻又是存于內心里淡如煙霞的零星。是夜,聽著一簾一簾的小雨,獨處的我,手邊是久未翻動的的書本,室內盈動著咖啡的暖香,耳畔是悄然而起的女聲。《wind flower》的旋律是悠遠的,有著疏柔的美。溫香軟語的聲響,在靜靜的夜中綢濃,而心情
在深遠的夜中越發輕盈。漸漸的這種對比鮮明了起來,讓自己都感覺詫異。軟玉生香的紅塵,如弱水三千,在初春時節,還是脫不離的剪剪輕寒。而,我只取了此一瓢飲就,只因量淺,而不貪戀。

  春上人眉,盡著花衣的夜,在明月梅花之后,想必還有桃花轉眼即將怒放于眼前。曾經一度不喜歡桃花,因覺其一開就是這樣的繁盛,微感輕薄,總不若雪中寒梅來的雅素清秀。但前年某晚與心愛之人攜手于清遠的月光之下,看到身邊的桃花盈盈而開,熱鬧非常。依稀記得,月光之下,桃花的花瓣就像輕羽一般,迎著薄薄的春風,剔透靈動,是如此的艷寂逼人。終于見識到了月下桃色,風情萬種,此后每每再見桃花便覺唇齒芬芳。

 如此看來,不消幾日,便會有那笑著春風的桃花俏立于枝頭,盛開了滿樹蹁躚而至的明媚。這一樹的韶華,皆成繁榮,倘若樹下再悄然站立一個低首斂眉的女子,或者又入了舊時的畫軸,白描了一樁少年心底暗涌的情事。但,只是,誰又得知,在那盛妝的背后,只怕難掩一顆遺世獨立的心吧,有著須臾不離的情衷。若是有靈,生就了的花顏清瘦,成了眷屬,若是無緣,不如化作了春泥,修得來生。
  初春的夜里,循著往昔的記憶,撩撥起了輕愁,籠了遠山的青黛,撫了這心間的千回百轉。是這樣清晰的知道,今天的春天已不是心中那個顧盼生姿的春,卻依舊有著活色生香的氣息,含情了彼此如煙的眉眼,將眼眸里的期許,在一場花事里云淡風清。是啊,不是所有遠山的風鳴都能和旋于碧水漣漪的管弦,所以何必嘆息遼遠的月色不能豐盈此起彼伏的峰巒?那么,今夜,是誰文字里化不開的深情,又一不小心觸動了你闌珊般的夢?

  10、我是一個經常在夜空中尋找北斗星的孩子,因為在那些閃爍的星光里,只有北斗星能執著如一地守侯著我朝北的窗。
  只是這個陌生的城市并不適合看星星,朦朧的夜空下我再也尋不回最初純凈如水的心情。有時侯背著書包在網吧里穿行,看同樣寂寞的靈魂在網上游移。我會象他們一樣在冷冷的鍵盤上冷冷地舞蹈,而屏幕上卻顯示著最美的笑容。記得有人說;情緣都是如風的東西,輕撫過指間的縫隙。而我在網上只是頻繁的邂逅一個個相識和分離,只是不厭其煩的微笑和哭泣。但如果表情真的可以用符號代替,那么就不叫表情了。每天的每天,從網吧疲憊地歸來,唯一愜意的事是看枕邊堆得高高的信,那些熟悉的字跡,那些遠在他鄉的人,都可以在淡淡的茉莉花香味中幻化成最美的回憶。
  而在E-mail泛濫的年月里,珍藏著這些“云中誰寄錦書來”的情懷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我有好多在書信里馳騁的朋友。他們中有一個說:“多年后,我平靜地度過歲月的滄桑,頭上的霜雪恰如月的印記。我想起我那些高素質的朋友,他們的精神影響了我的一生,而你就是他們中的一個。”
  我知道這里面有夸大的成分,但是我還是很喜歡他的評價。至少這個人在信里一字一字地詮釋著友誼與愛情的真諦,在飄蕩著香氣的信紙里,珍藏的是我們這一代人真真切切的心事。
  我還有一個和我一樣灰色的筆友,他總是說:“許多時候追趕是一種美麗,得到卻是一種悲傷;許多時候那曾經的逝去才是你的唯一。”在書信里,他用經修飾過的文字跟我交流著不同與往日的內心思想。我可以聽見他筆尖滑過的聲音,隱隱中撕破了曾經的保護衣,原有的脆弱竟那么透明而又蒼白。而我的另一個很乖的朋友則一遍一遍地抄歌詞給我。有時候歌詞里那些綿綿的情懷可以在信紙上如水般流過,給人癢癢的感覺。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有個幽怨的女子凄凄地唱:“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我常常在午夜夢回的時候想起,有一個人對我說:“一天里最高興的事是在月光下看你的信,感覺你就在我的身邊,而夜風剛好刮起你飛舞的字跡,還有你紙間的芬芳。”
  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在所有的塵埃盡頭,在所有的苦悶背后,能擁有那些飄香的信箋,我已知足,至少我已很快樂。
  擁有著,不管是否會隨風而逝,我都會珍惜,一如珍惜那個美麗的傳說---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11、守望,是一種艱難的等待。守望的人,注定要忍受一段悲傷,經歷一絲寂寞,遭遇一份空虛。說其不幸,是因漫長的守候卻無法預知結局,而說其幸運,至少心中有了盼頭,不至于在混沌之中迷失方向。

“相顧兩無言,惟有淚千行。”離人淚灑遍郊外十里亭是分離的悲傷。獨倚高樓,憑欄眺望,將這種哀傷漸漸變為深切的希望。柔弱嬌小的女子在守望中學會堅持,在啜泣中明白永恒。他們守望的不僅僅是一個人,更是一份真摯的感情。時光蹉跎,守望的婦人由“珠圓玉潤”而變得“人比黃花瘦”,見證太多無結局的等待,我更希望看到李清照詩中所寫的“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的結局。

“鴻雁傳書”,一封薄薄的書信,一字一句,是遠方寄來的問候,更是對守望者最好的安慰。雁字回時,月滿西樓。人去未歸來,薄紙信箋,恰似小團圓。

每個人的人生不盡相同,卻幾乎每個人都在守望。也許守望著一個人,也許守望著一份情,也許守望著一種成就,更也許只是守望著一個最初的夢想。向遠看,是浩淼汪洋;向高看,是浩瀚蒼穹。或許會迷茫,或許會困惑。不容置疑,我們是守望之人,注定要忍受一段悲傷,一絲寂寞,一份空虛。漫漫的征程,也許只能是孤身一人,默默靜守,切切等候,希望堅持看到鴻雁攜書歸來的那一刻。與其說是等候,不如說是一種希冀。然而堅持自己所堅持的,守望著自己所守望的。即使偌大的天地,也定有立足的方寸之地。

夢想并不遙遠,堅守著,必定會“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12、思念像南國的紅豆,北國的月亮。當你的背影穿梭在不同的城市,在忙忙碌碌中游走,你是否還記得當年的景色。平凡的世界,來來回回何處是盡頭?詩人總是用風花雪月的辭藻去描寫他們眼里的故鄉,可是漸漸地發現所謂的故鄉早已沒有了當年的模樣。事態蒼涼,一切早已變了。景依然是當年的景,人卻不是當年的人。

   別人總是喜歡說“少年不識愁滋味”,也許是他們根本不懂我們。為何無言獨上西樓,因為黑夜里,只有在月下才能看到光亮。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每個人的心上,都有那樣一個地方,那個讓人魂牽夢繞的地方。我總是覺得,無論走到那里,看到的月亮都沒有故鄉的亮,也許是有情了罷,不過還是有人會迷戀那兒,那個生我養我的地方。

   去一個陌生的城市,曾經熟悉的高樓再也看不到了,霓虹燈還是那樣耀眼,刺痛的不是雙眼,是人的心。

   在落葉遍地的季節,記憶中有幾只大雁向南方飛去,不知道是誰逼走了它們,也許來年春天依然看不到它們。時光翩躚,是誰染紅了記憶。沒有人告訴我答案,亦分不出真假,仿佛我就是那只大雁,任憑風吹雨打,歷經滄桑,卻模糊了腦海里的圖像。

   一把塵世里的枷鎖鎖住了我們的雙腳,我們從此回不來了,過去變得褪色,或許,就再也認不出來了。我像大漠里的歌者,終歸青冢。

 

*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