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
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

  [譯文]  雨中的春草綠得仿佛可以作為顏料來染色,在碧水的映襯下,桃花紅得好像就要燃燒起來。

  [出典]  王維  《輞川別業》

  注:

  1、  《輞川別業》 王維

    不到東山向一年,歸來才及種春田。
    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
    優婁比丘經綸學,傴僂丈人鄉里賢。 
    披衣倒屣且相見,相歡語笑衡門前。

  2、注釋:

    輞川別業是中國唐代王維在藍田縣宋之問輞川山莊的基礎上營建的園林別墅(今已湮沒)。輞川別業營建在具山林湖水之勝的天然山谷區,因以植物和山川泉石所形成的景物題名,使山貌、水態、林姿的美更加集中地突出地表現出來,在可歇、可觀、可借景處,相地面筑宇屋亭館,創作出既富有自然之趣,又有詩情畫意的自然園林。現存有傳世的《輞川集》和后人臨摹的《輞川圖》。

    然:燃。

    婁:乞丐。

    傴僂丈人: 《莊子》外篇·卷七上《達生》 “仲尼適楚,出于林中,見痀僂者承蜩,猶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墜,則失者錙銖;累三而不墜,則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墜,猶掇之也。吾處身也若厥株拘,吾執臂也若槁木之枝,雖天地之大,萬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側,不以萬物易蜩之翼,何為而不得!’孔子顧謂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痀僂丈人之謂乎!’” 

    倒屣:《三國志》卷二十一《魏書·王粲傳》: 獻帝西遷,粲徙長安,左中郎將蔡邕見而奇之。時邕才學顯著,貴重朝廷,常車騎填巷,賓客盈坐。聞粲在門,倒屣迎之。粲至,年既幼弱,容狀短小,一坐盡驚。 

     衡門:《詩經·陳風·衡門》 “衡門之下,可以棲遲。”漢·毛氏傳:“衡門,橫木為門,言淺陋也。棲遲,游息也。”衡門前。 

 

 

    3、譯文:

      一年了,再來東山,倍感親切。時令正逢春,剛好趕上種田。青草在雨中那份綠呀,綠得來可以作染料,桃花在水上那團紅呀,紅得就如燃燒一般。戲子、乞丐,甚至出家人,盡都滿腹經綸,來訪的佝僂老者,他乃是鄉里的宿賢。趕緊趿著鞋 披著衣起身相見,笑語歡聲,縈繞在簡陋的門前。

    4、王維生平見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

     世有“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王維是人才”之說。王維不僅是公認的詩佛,也是文人畫的南山之宗(錢鐘書稱他為"盛唐畫壇第一把交椅"),并且精通音律。是少有的全才。

  王維詩在其生前以及后世,都享有盛名。史稱其“名盛于開元、天寶間,豪英貴人虛左以迎,寧、薛諸王待若師友”(《新唐書》本傳)。唐代宗曾譽之為“天下文宗”(《答王縉進王維集表詔》)。杜甫也稱他“最傳秀句寰區滿”(《解悶》十二首之八)。唐末司空圖則贊其“趣味澄復,若清沈之貫達”(《與王駕評詩書》)。昔人曾譽王維為“詩佛”,并與“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并提。以思想內容而言,王維詩遠不能與李、杜相提并論;而在藝術方面,王維確有其獨特的成就與貢獻。唐劉長卿、大歷十才子以至姚合、賈島等人的詩歌,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王維影響。直到清代,王士禎標舉神韻,實際上也以其詩為宗尚。但這派詩歌,往往陶情風景,缺乏社會內容。

 

    5、輞川別業是王維在藍田“宋之問輞川山莊”的基礎上營建的園林別墅。輞川有勝景二十處,王維和他的好友裴迪逐處作詩,編為《輞川集》,這首詩是其中的一首。  

    《輞川別業》是一首寫景言情的七律,這兩句寫的是輞川春天的景色——雨中濃綠的草色,足可染物;水上火紅的桃花像是要燃燒起來,十分迷人。將靜態景物,寫得具有強烈地動感,使本已很美的綠草、紅花,被形容得更加碧綠,更加紅艷。這種色彩明艷的畫面,反映了詩人“相歡語笑”的喜悅心情,意境優美,清新明快。 

   《輞川別業》中“不到東山向一年,歸來才及種春田。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從這四句詩中就使我們窺見到這種夸張的設色法。春播的季節,山野之中最惹人注意的就是春草與桃花。春草是怎樣的,桃花是怎樣的,人們大都有親身感受。所以,要處理得使人如身臨其境,是不大容易的。但王維自有見地,他使用了“堪染”來突出一個“綠”字,用“欲然”來突出一個“紅”字,這就是畫家的眼光、畫家的用色法。把紅與綠給予高度的強調——紅得似乎要燃燒起來;綠得好似可以用作染料。于是盎然的春意,便通過紅綠二色的突出與夸張而躍然紙上了。 

 

 

   6、這兩句以夸張的手法寫秾麗的春景,與“桃花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有異曲同工之妙。除了可以作為寫景名句直接加以引用外,其渲染、夸張的表現手法也值得參考和借鑒。

 

 

   7、“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唐朝詩人王維詩中的美景在福州西湖生動再現。一場細雨給西湖盛開的桃花披上一層薄紗,游客冒雨賞花,雨傘、游人與桃花相映成趣,在湖中形成倒影,若隱若現,讓人仿佛置身如夢如幻的人間仙境。

 

 

   8、王維的青色里有幾分不是人間的仙氣,而他的綠,是人間,他身體的居處,所以,多得一些人氣的暖意,但亦是安靜的。他寫《萍池》:“春池深且廣,會待輕舟回。靡靡綠萍合,垂楊掃復開。”那綠萍隨著輕舟行過,蕩開又緩緩合上,那人間,竟恬淡如詩,也熱鬧成畫。

  王維的《田園樂》里的綠更是熱鬧:“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在這些詩里,讓人感覺到王維是紅塵俗世的人,好好地愛著眼里所遇見的一切,而眼里所見的顏色皆喜歡成詩了。

  所以他的綠是溫暖的,是人間的情的熱鬧之處,《輞川別業》里說:“不到東山向一年,歸來才及種春田。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優婁比丘經綸學,傴僂丈人鄉里賢。披衣倒屣且相見,相歡語笑衡門前。”

  也只有在綠里,王維亦才能這樣歡喜如凡人披衣倒屣且相見,相歡語笑衡門前。所以他的綠是人,青是僧,但皆由王維安靜的心看來,都讓人定心感悟。

 

 

    9、學會微笑和諧,是需要微笑的。這是因為:微笑是一個標志。它標志著:面部的武裝已經解除,嘴上的哨兵已經撤崗。這種標志,猶如聯合國大廈門前的那個雕塑:槍管已經扭曲,子彈已經不存,隱喻著要和平,不要戰爭的思想。微笑是一種宣示。它宣示著:與人疏遠的沉默已經結束,與人接近的敘說已經開啟。這種宣示,猶如開歲發出的春令:來吧,我們是朋友;滋榮吧,嫩綠的百卉;斗芳吧,艷麗的百花。微笑是一面旗幟。它表達著:吾心謙和,與人為善;相逢一笑,重金勝玉。這種旗幟,猶如君子之交,雖形淡如水,卻道直如弦,心心相印。微笑是可親的。因為微笑傳遞出的是快樂。

    民間有一俗語:“非笑莫開店。”特別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只有科技含量高的好產品還不夠,還要有好態度、好服務。只有相逢開口笑,才能盼得人氣旺、生意火,從而“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

 

 

   10、在浪漫的都市里面,你我悠閑的過著非同尋常的生活。看看周圍,綠樹高樓把你我分開。江南原本屬于“雨中草色綠堪染 水上桃花紅欲然”,何必因為高樓重疊把你我分隔。

 

 

   11、陽春三月,陌上草青青,碧柳拂風。桃花開了,開滿枝頭,也開在詩人們的詩詞里,開在色彩斑斕的中國文學大觀園里,生生不息,穿過歷史的風煙炫耀著獨特的風姿。

    幸福之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周南·桃夭 》)的詩句,詩中以紅艷的桃花來渲染姑娘出嫁時的喜慶氣氛,又以艷麗的桃花來比喻美麗的新娘,桃花新人相映紅。“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王維《輞川別業》),如此春光,如此桃花,王維的喜悅躍然紙上,字里行間浸透著詩人的幸福。而“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映淺紅”(韓愈《題百葉桃花》),韓愈對桃花情有獨鐘,不論深紅淺紅在詩人眼里濃妝淡抹總相宜。春天有一張臉,一張生動嬌媚的臉,是什么樣子呢,蘇軾說“鴨頭春水濃如染,水面桃花弄春臉”,桃花有多嬌柔,春天有多美麗,一朵朵桃花凝結著生命的雨露,散發著感情的芬芳。詩人們陶醉了,陶醉在桃花的幸福里,流連忘返,“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李白《山中問答》)

 

 

   12、小草,歷來被古代詩人們所贊賞。“陽春二三月,草與水同色”,這是晉代詩人孟珠筆下的岸邊草,水豐草茂。“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在王維的眼里,草綠得好似可以用作染料,花紅得似乎要燃燒起來。“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崔顥站在黃鶴樓上,極目遠望,晴空萬里,芳草如茵。“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白居易漫步西湖,花繁草嫩,春意盎然。“獨憐幽草澗邊生”,澗邊小草的孤獨寂寞,勾起了韋應物的無限憐惜之意。“茅檐低下,溪上青青草”,在辛棄疾筆下,溪水潺潺,小草青青,一派田園景色。“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高鼎描繪的江南的春天,草綠柳翠,鶯飛蝶舞,如詩如畫。“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每當唱起這熟悉的曲調,眼前就會浮現出送別時,關山重重,咫尺天涯,執手淚眼,相看無語,只有那連天的芳草,訴說著纏綿的情思和淡淡的哀愁。

 

 

   13、春雨婆娑,煙霧朦朧,煙雨中的桃花含帶著一絲羞澀和婀娜。萬物皆掩蓋,唯有一片紅。星星點點的紅在煙霧中旋轉,跳躍。律動,更讓人心動。“雨中草色綠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王維的《輞川別業》給了我們這樣一副生動的圖景。

     桃花從羞澀含苞,激情催蕾,再到華麗盛放,都讓人流連不止。何謂美,何謂真實,繁茂的桃花會告訴你。即便物是人非,煙云渙散,留在記憶的還有桃林中繽紛滑落的花瓣,就像那紅雨滴落在腦海深處,讓我們欲罷不能。

    桃花自古就是感情的象征,無論愛情還是親情或者友情,都可以用桃花來表達著情愫。不管是陸游的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還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都惟妙惟肖的傳遞著這樣那樣的深情厚誼。在林中賞花,樹下追憶,段段情,重千斤。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