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譯文]   飄落在地碾成塵粉,依舊散發著幽雅的清香。

  [出典]   南宋 陸游   《卜算子》

  注:

  1、《卜算子》陸游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2、注釋:

     (1)驛:驛站。
     (2)無主:無人賞識和愛護。
     (3)更著:又遭受到。
     (4)無意:不想。
     (5)一任:任憑。
     (6)群芳:眾花。
     (7)碾:壓碎。
     (8)如故:像以前一樣。

 

   3、譯文1:

       驛亭之外,靠近斷橋的旁邊,孤單寂寞地綻開了花,卻無人作主。每當日色西沉的時候,總要在內心泛起孤獨的煩愁,特別是刮風下雨。

  不想費盡心思去爭芳斗春,一意聽憑百花去嫉妒。零落凋殘變成泥又輾為灰塵,只有芳香依然如故。

     譯文2:

    驛站旁的斷橋邊,一枝梅花獨自綻放,無人愛惜.已到了黃昏時分,她還在獨自感傷,更何況凄風苦雨擊打著花枝.

    她無心與百花爭奇斗艷,任憑百花嘲笑妒忌.縱然是落花片片被碾成塵土,那幽香也會長存不息.

   4、陸游生平見     自許封侯在萬里。有誰知,鬢雖殘,心未死。

 

   5、這首《卜算子》以“詠梅”為題,這正和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濂溪先生(周敦頤)以蓮花自喻一樣,作者亦是以梅花自喻。

  陸游曾經稱贊梅花“雪虐風饕愈凜然,花中氣節最高堅”(《落梅》)。梅花如此清幽絕俗,出于眾花之上,可是如今竟開在郊野的驛站外面,破敗不堪的“斷橋”,自然是人跡罕至、寂寥荒寒、梅花也就倍受冷落了。從這一句可知它既不是官府中的梅,也不是名園中的梅,而是一株生長在荒僻郊外的“野梅”。它既得不到應有的護理,更談不上會有人來欣賞。隨著四季的代謝,它默默地開了,又默默地凋落了。它孑然一身,四顧茫然——有誰肯一顧呢,它可是無主的梅呵。“寂寞開無主”這一句,詞人將自己的感情傾注在客觀景物之中,首句是景語,這句已是情語了。

  日落黃昏,暮色朦朧,這孑然一身、無人過問的梅花,何以承受這凄涼呢?它只有“愁”——而且是“獨自愁”,這與上句的“寂寞”相呼應。驛外斷橋、暮色、黃昏,本已寂寞愁苦不堪,但更添凄風冷雨,孤苦之情更深一層。“更著”這兩個字力重千鈞,前三句似將梅花困苦處境描寫已至其但二句“更著風和雨”似一記重錘將前面的“極限”打得崩潰。這種愁苦仿佛無人能承受,至此感情渲染已達高潮,然而盡管環境是如此冷峻,它還是“開”了!它,“萬樹寒無色,南枝獨有花”(道源);它,“萬花敢向雪中出,一樹獨先天下春”(楊維楨)。上闋四句,只言梅花處境惡劣、于梅花只作一“開”字,但是其倔強、頑強已不言自明。

  上闋集中寫了梅花的困難處境,它也的確還有“愁”。從藝術手法說,寫愁時作者沒有用詩人、詞人們那套慣用的比喻手法,把愁寫得象這象那,而是用環境、時光和自然現象來烘托。況周頤說:“詞有淡遠取神,只描取景物,而神致自在言外,此為高手。”(《蕙風詞話》)就是說,詞人描寫這么多“景物”,是為了獲得梅花的“神致”:“深于言情者,正在善于寫景”(田同之《西圃詞說》)。上闋四句可說是“情景雙繪”。讓讀者化一系列景物中感受到作者的特定環境下的心緒——愁!也讓讀者逐漸踏入作者的心境。這著實、妙!

 


  下闋,托梅寄志。梅花,它開得最早。“萬木凍欲折,孤根暖獨回”(齊已):“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消”(張謂)。是它迎來了春天。但它卻“無意苦爭春”。春天,百花怒放,爭麗斗妍,而梅花卻不去“苦爭春”,凌寒先發,只有迎春報春的赤誠。“苦”者,抵死、拼命、盡力也。從側面諷刺了群芳。梅花并非有意相爭,即使“群芳”有“妒心”,那也是它們自己的事情,就“一任”它們去嫉妒吧。在這里,寫物與寫人,完全交織在一起了。草木無情,花開花落,是自然現象。其中卻暗含著作者的不幸遭遇揭露了茍且偷安的那些人的無恥行徑。說“爭春”,是暗喻人事:“妒”,則非草木所能有。這兩句表現出陸游性格孤高,決不與爭寵邀媚、阿諛逢迎之徒為伍的品格和不畏讒毀、堅貞自守的崚?傲骨。

  最后幾句,把梅花的“獨標高格”,再推進一層:“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前句承上闋的寂寞無主、黃昏日落、風雨交侵等凄慘境遇。這句七個字四次頓挫:“零落”,不堪雨驟風狂的摧殘,梅花紛紛凋落了,這是第一層。落花委地,與泥水混雜,不辯何者是花,何者是泥了,這是第二層。從“碾”字,顯示出摧殘者的無情,被摧殘者的凄慘境遇,這是第三層。結果呢,梅花被摧殘、被踐踏而化作灰塵了。這是第四層。看,梅花的命運有多么悲慘,簡直不堪入目令人不敢去想像。讀者在此時已融入了字里行間所透露出的情感中。但作者的目的決不是單為寫梅花的悲慘遭遇,引起人們的同情;從寫作手法上來說,仍是鋪墊,是蓄勢,是為了把下句的詞意推上最高峰。雖說梅花凋落了,被踐踏成泥土了,被碾成塵灰了,請看,“只有香如故”,它那“別有韻致”的香味,卻永遠“如故”,仍然不屈服于寂寞無主、風雨交侵的威脅,只是盡自己之能,一絲一毫也不會改變。即使是凋落了,化為“塵”了,也要“香如故”

  末句具有扛鼎之力,它振起全篇,把前面梅花的不幸處境,風雨侵凌,凋殘零落,成泥作的凄涼、衰颯、悲戚,一股腦兒拋到九霄云外去了。正是“末句想見勁節”(卓人月《詞統》)。而這“勁節”得以“想見”,正是由于此詞十分成功地運用比興手法作者以梅花自喻,以梅花的自然代謝來形容自己。此時,已將梅花人格化。“詠梅”,實為表白自己的思想感情,給我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成為一首詠梅的杰作。

 

     6、讀罷此詩,我們也不禁會生出“天下可憂非一事,書生無地效孤忠”的感慨來。作為一代偉大的愛國詩人,陸游很早就有“上馬擊狂胡,下馬草君書”的愛國之志,二十九歲時,他以狀元秀的身份登上仕途可他面對的不僅僅是一部分賣國求榮的投降派,更面對著敬且偏安的昏帝王。因此面對積貧積弱的現實,詩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南宋走“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的破亡之路。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擊、排擠、貶謫,使詩人不得不發出“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州”的浩然長嘆了。盡管如此,但是詩人憂國憂民的情懷,不從俗媚的節操沒有絲毫的改變。即便到了“食且不繼”,因為沒錢,藥也停了吃;因為省燈油,書也沒的讀,甚至不得不連自己常用的酒杯都忍痛賣掉的地步,他仍然足跡不踏權門,他依舊胸懷杜稷,心系百姓。我們從中仿佛聽到了屈原那“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執著與堅定,我們仿佛看到了杜甫那“窮年憂黎園,嘆息腸內熱”的抑郁與沉重。真可謂“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進亦憂,退亦憂”也正是有這樣的社會背景,有這樣的思想根基,使我們在品讀《詠梅》時,更能清楚地看到詩人那至死不渝的追求。

  詞的開篇,便推出了一組凄清的鏡頭,冷清的驛站旁,自開自落……一“外”字,一“邊”字,讓我們不難體會到詩人縱有滿腹才華,卻無人賞識的落寞。接下來,鏡頭更近,蒼茫的黃昏籠著濃濃的愁緒,凄風苦雨交相侵襲。大有不推殘至死絕不罷手之勢。一“更”字,不僅寫出了嫉妒者的歹毒、兇狼和仇視之深。同時也反襯了詩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堅貞。這樣詩人通過描寫梅花的困難處境,揭示了“木秀于林,風必吹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眾,人必非之”的黑暗現實。從而暗示了自已政治上遭受的強大壓力和沉重打擊。詞的下片,進一步詠物明志。“無意”“苦爭”不正是詩人“位卑未敢記憂國”的感情的自然流露么,這不也正象這梅花雖先百花而放,卻不為爭早斗寵嗎?“一任”寫出了梅的孤傲拔俗,堅貞自韌,“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是說即使凋堆成為泥土。碾碎化作塵埃,心中的那縷馨香不改變。這就把作者的思想感情推向了高潮,強烈地表達了詩人不肯與世俗同流合污,“雖九死猶未悔”的自尊,自愛與自律。

  縱觀全詞,詩人以物喻人,托物言志,巧借飽受摧殘,花粉猶香的梅花,比喻自己雖終生坎坷,絕不媚俗的忠貞,這也正象他在一首詠梅詩中所寫的“過時自合飄零去,恥向東君更氣憐”。陸游以他飽滿的愛國熱情,譜寫一曲曲愛國主義詩篇,激勵了、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真可謂——

  雙鬢多年作雪,寸心至死如丹。

 

   7、“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它的美德是志節高尚,操守如故,就算淪落到化泥作塵的地步,還香氣依舊。作者作此詞時,正因力主對金用兵而受貶,因此他以“群花”喻當時官場中卑下的小人,而以梅花自喻,表達了雖歷盡艱辛,也不會趨炎附勢,而只會堅守節操的決心。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是說即使凋堆成為泥土。碾碎化作塵埃,心中的那縷馨香不改變。這就把作者的思想感情推向了高潮,強烈地表達了詩人不肯與世俗同流合污,“雖九死猶未悔”的自尊,自愛與自律。 

 

    8、“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這是不是作者對梅最終的評價 ,今天的我們不得而知。但是這確實是一闕抑郁、憂傷之詞。那是一份孤芳自賞的凄涼情調。詞中的梅花雖然清香無比,但為“群芳”所妒,更兼“風”、“雨”的摧殘,最后竟“零落成泥碾作塵”,而只有清香依舊如故。這里的梅花無疑是陸游自己的處境與人品的寫照,從中既體現了他不愿茍合于流俗的清高孤傲,又有遭遇打擊后的凄涼與無奈。全詞悲劇氣氛濃重,“斷橋”、“黃昏”、“風”、“雨”,一片落寞孤寂,凄涼壓抑,讀之令人感覺陰郁低沉。時代的悲劇,個人的不幸,使陸游《詠梅》整闕詞蒙上了深重的陰影。點題的最后兩句,似乎正是作者 一身孤傲的人生寫照,又是他高潔的品格的化身。一任百花嫉妒,我卻無意與它們爭春斗艷。即使凋零飄落,成泥成塵,我依舊保持著我的獨有的清香。

    的確好詞!實乃難得之上品,即便在佳作云集的唐詩宋詞中也堪稱不世出的精品!今日我輩際遇不佳畢竟吟不出這等婉約而凝煉的絕代詩篇,亦只能緬懷前人之遺風,權作是與古人在時空中風云際會,試以體會前人的境界。
謹以是文追念詞人矣!

 

    9、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多少時光了,這句話依然如此清晰。那時我愛說自己是輕塵,不起眼角落的一枚塵埃,你總笑說,衣,零落成泥碾作塵,惟有香如故。我咯咯地笑,假裝嗤之以鼻,卻有意無意的將香字潛藏。

  歲月淘沙,浮云蒼狗,揮一揮手,多少時光都付笑談中?人生若只如初見,多好。

  當時并不覺得,而當歷經流光,才驀然發覺,初見時的純凈和淡淡情懷,已化成心頭抹不去的美景。溫婉言語,輕淡招呼,都因時光的回轉幻化得如此美麗。你微微地笑,讓人仿似回到那年五月天。那樣春意融融的天氣,那樣的意氣風發,那樣的調皮嬌憨。一點清風明月,一樹繁花似錦,一曲清音雅韻,一份相識相遇的喜悅,如今都成可望而不可及的曾經。蒼茫紅塵事,都如過眼云煙,只留初見時的美麗。

 

    10、 零落成泥碾作塵。也是先有零落的孤寂,原本是個莽莽蒼蒼、熱鬧鮮活的世界,卻只得孤單一個,隨風飄落,風到何處落在何處,半點由不得自己。這便是零落。再經由陽光、風雨,或許還有機緣巧合的各物,比如一顆石子,一輪車印。靜悄悄碾來,通徹筋骨,疼痛也發不出半點聲音。唯有隱忍蟄伏,暗暗期許能獲至最后的機緣,即便成塵,依然香如故。

  曲音漸漸遠去,笑意盈起,因你的一聲呼喚,多少塵封的往事都清晰地在心中泛起。且讓它們都在零落之后,留存心間。所謂有情不必終老,暗香浮動恰好。

  你明了,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11、一切事過境遷,落寞的只有自己的心情。一如花期有長有短,一如花開有燦有隱,一如你我有喜有悲,在歲月的過程中,我們走過一些路,經過一些事,留下一些回憶,種下一些希望,雁過尚且留聲,何況你我生命之靈的痕跡。當盛開的花兒隨風隨雨而落,斑斑點點中,唯香如故,唯如你,如我。生活就是在這樣的一種如水的平淡中繼續,沒有永遠的轟轟烈烈,也沒有永遠的心如止水,曾經的滄海,在自己安靜或煩燥的時候,也許會不經意中在心口會掠過,可能會有一些溫暖,可能會有一些難受,淡淡的,似乎永遠放在那個莫名的角落,有時安然,有時輕微地晃動。

 

   12、不是官府內的梅,也非名園中的花,而是一株生長在荒僻郊外的野梅,它既得不到應有的護理,也無人來欣賞,隨著四季代謝,它在郊野的驛站外面,緊臨著破敗不堪的斷橋,自個兒默默的開了,又默默的凋落了。日落黃昏,暮色朦朧,它孑然一身,四顧茫然,無人過問,它是無主的梅啊!偏偏在這時又刮起了風、下起了雨,它獨自承受著這凄涼悲愁的景況,仍無悔的在冷峻的困境里綻放如昔。

    春天,百花怒放,爭奇斗艷,而梅花凌寒先發,只是一腔迎春、報春的赤忱,根本無意獨占春光與它們爭寵,去博得人們的青睞!群芳如果有妒心,那是它們自己的事情,就一任它們去嫉妒吧!不堪風驟雨狂的摧殘,梅花凋落了,被踐踏成泥土了,被碾成塵灰了,可它那別有韻味兒的香氣,卻依然如故,一絲一毫也沒減損、也沒改變啊!末兩句具有扛鼎之力,它振起全篇,把前面梅花的不幸處境、風雨侵凌、凋殘零落、成泥作塵的凄涼、衰颯、悲戚,一股腦兒的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覺得這,可以理解是一種擇善的固執;一項堅持的操守;一身高潔的風骨;一點護持的理念。或者一股昂揚的正氣;一腔不滅的勇氣;一顆高貴的靈魂;一種愛國的忠貞。亦或一道腦中閃現的靈光;一項義無反顧的捍衛和一種心底深切的認知……等等精神層面的內在表征。不管外在因素如何具有威脅性與迫害性,那一點內在的靈明——“,絕不受到干擾,絕不減低一絲光芒,也或許更加熾烈與旺盛,越挫越勇,反而激起更強烈的護衛與保有意識。因為那代表著:人間的正義公理、精神素養、道德良心;每個人先天的善念、良知和光明磊落的胸襟;圣哲的傲骨、勁節與問心無愧的充盈。以及充塞于天地,直沖斗牛之間的那股浩然正氣!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下,不減其光彩、不損其價值!而這一切在利益掛帥的今天卻沒法兒尋得了!那真是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宋 文天祥 正氣歌)只能在懷舊的幻夢中,在發黃的古籍里去品味往圣先賢濃馥的馨香了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