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

[譯文] 和煦的春風中,幼鶯的羽翼漸漸長成。在夏雨的滋潤下,梅子熟了,果實碩大,果肉鮮圓。正午烈日炎炎,綠樹蔥蘢,清晰圓正的樹陰覆蓋著地面。

[出典]  北宋  周邦彥 《滿庭芳》

注:

1、《滿庭芳夏日溧水無想山作》周邦彥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欄久,黃蘆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枕簟,容我醉時眠。

   2、注釋:

    溧水:今江蘇省縣名。

    鶯(yīng):黃鶯,又稱黃鸝、倉庚等。

    烏鳶:即烏鴉。

    濺濺:流水聲。

    九江船:白居易《琵琶行》:“住近湓江地低溫,黃蘆苦竹繞宅生。”

社燕:子春社時飛,秋社時歸去,故稱。

翰海:沙漠。 這里泛指遙遠、荒僻的地方。

 修椽:長的椽子。

身外:身外事,指功名利祿。

 

 

   3、譯文1

  風已老,鶯正年輕。梅子熟了,果肉鮮圓,正午茂密的經樹酒下圓形的陰涼籠罩的地面。地勢低洼靠近山,衣服潮濕總費爐火烘干。人家寂靜烏鴉無憂自樂翩翩,小橋外邊,新漲的綠水湍流激濺。久久憑靠欄桿,遍地黃蘆苦竹,竟仿佛我自己像遭貶折的白居易泛舟九江邊。

年復一年。猶如春來秋去的社燕,飄飛流浪在大漠荒原,來寄居在長長的屋檐。且不去想那身外的功名業績,還是怡心暢神,常坐酒樽前。我這疲倦、憔悴的江南游子,再不忍聽激越、繁復的管弦。就在歌宴邊,為我安上一個枕席,讓我醉后可以隨意安眠。

譯文2:

春風和煦,幼鶯的羽翼漸漸長成。在夏雨的滋潤下,梅子熟了,果實碩大,果肉鮮圓。正午烈日炎炎,綠樹蔥蘢,清晰圓正的樹陰覆蓋著地面。溧水縣地勢低洼而靠山,雨多樹密,又正值黃梅季節,衣服潮潤,待爐香熏衣,需時愈久,費爐香愈多。空山人靜,烏鳶無拘無束,怡然自樂,小橋外邊,綠波蕩漾,水色澄清,鳴聲濺濺。久久憑欄眺望,遍地黃蘆苦竹,想起自己的處境,竟仿佛遭貶謫一樣,不由得聯想到了白居易當年遭貶謫時泛舟九江的情景。

像這樣年復一年,猶如春來秋去的燕子,飄飛流浪在大漠荒原,棲身在人家長長的屋檐下。且不去想那些種種煩惱的功名利祿,該放下時且放下,開懷暢飲,近酒無憂。我這飄泊不定的江南游子,身心早已疲倦,憔悴,再也經受不了那激越、繁復的管弦之音。就在歌舞酒宴的地方,先安放好竹席等臥具,酒醉了可以讓我隨意安眠。  

 

 

4、 周邦彥(1056-1121)字美成,自號清真居士,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為北宋末期詞學大家。他博覽群書,深通音律。其詞多寫男女之情,講究形式格律和語言技巧,創制慢詞較多,無論寫景抒情,都能刻畫入微,形容盡致。對詞的發展頗有影響。所作詞集名《片玉詞》。

 

 

5、 周邦彥任溧水縣令,本篇為此間所作,詞中通過憑欄眺望,描繪初夏景色,抒發倦于宦游生活的政治失意之情。上片寫景,觀察細致,體物精微;下片以杜燕自比,感嘆身世飄零,行蹤無定的生活。是周邦彥羈旅行役之詞中的名篇,頗受后人推重。本詞先后化用杜甫、白居易、劉禹錫、杜牧等人的詩,結合眼前之實景,胸中之真情,運典入化,了無痕跡,豐富了詞的內容含量,加強了表現力。全“風老鶯雛”三句是初夏美景,可喜。“地卑山近”兩句略點,稍見可憂。此一頓挫。“人靜烏鳶自樂”三句又寫美景,可喜。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人靜”二句辭意又一頓轉,寫溧水縣人家閑靜烏鴉自樂,人鳥和諧頗有忘機之趣;小橋外還有新漲綠水在淺灘上急流激濺。一靜一動,寫出溧水縣環境淳樸幽之美。此詞抒情自然,但頓挫曲折,顯示出內在情感的豐富復雜性。用風華清麗的景物與孤寂凄涼的心情相交錯映襯,樂與哀相交融,欣慰與苦惱相襯托,對比相映,構成一種轉折頓挫的藝術風格。

 

 

6、老:長大,這里是使動用法。鶯雛:黃鶯的幼雛。肥:碩大,也是使動用法。午陰:中午的樹蔭。嘉:美好。清圓:指樹蔭清麗圓正。這幾句大意是:暖風吹得小黃鶯迅速長大,充足的雨水,滋潤著梅子也日漸肥碩,正午陽光下的樹蔭顯得特別清麗圓正。

    這三句化用杜牧“風蒲燕雛老”、杜甫“紅綻雨肥梅”、劉禹錫“日午樹陰正”等詩句,表現富有特征性的初夏景物,可謂妙手新裁,圓熟無痕。不僅可供引用描寫初夏景色,還啟發我們如何選用前人字句巧加點化,表達新的意境。

 風已老,鶯正年輕。梅子熟了,果肉鮮嫩。雖然是描寫江南的初夏,但實在抵不了這一“老”一“肥”的誘惑,把它放到春天來了。只是一個字,卻深釅的緊,留了許多田地與后人;只是一個字,就宛然一幅長卷,寫盡了繁復種種而后收拢的不動聲色。風“老”鶯雛,雨“肥”梅子。我們的古人慣于活用詞語,形容詞,名詞,都可作動詞,且一作就作的鮮活生動,呼之欲出。想那黃口雛鳥從昂首待哺的嬌憨,慢慢豐了一身羽毛,再到展翅離巢,不是一天一日的時光,更待其中親鳥的艱勞,形態種種,時日漫漫,到后來只得了一個“老”字,當真濃釅醉人。我們的思想就在“老”字中徜徉,不留神便過足了幾月的時光。又一個雨“肥”梅子。又經了幾場雨呢?那該是從“小雨纖纖風細細”,到“拂堤楊柳醉春煙”,到“一枝紅杏出墻來”,再到“花褪殘紅青杏小”,最后還是在雨里豐肥。寫出了動態,寫出了形態,想那梅子從青青小小的羞澀,到黃黃肥肥的圓甜,那黃中暈紅的豐潤,怎不叫人垂涎!

 

 

7、周邦彥,在作溧水知縣時,寫過一首《滿庭芳.夏日溧水無想山作》的詞: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欄久,黃蘆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

 

詞的內容不怎么樣,但是詞人的脾氣看來很抑郁,也不知是矯情還是習慣,朝廷派了一個知縣,在他看來,是太小了,覺得寰海之中,自己象社燕漂流一樣,不想想好好的盡力于民事國治,只是以無奈的懷才不遇之心,“長近樽前”,使勁喝酒,下屬當然是山高皇帝遠,只認大知縣,看看急管繁弦,證明他在溧水任上還是過得不錯的,歌筵擺在靈山秀水畔,而且已經“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看來下屬和接待方都已經熟知我們這位大知縣的脾性了。

 

不能兢兢于小守,豈足伸張于大寰?此亦天撿選英雄,怨、悵、惰、怠、荒、慢、貪、痞,何以得大用大逞?念此亦知其失德矣。

 

這首詞雖無一警句名言,卻又因為是周邦彥寫的,因此無想山從此為世所知。但終古之世,除了上溯一點隋末十八路反塵之一的杜伏威曾在其西側杜連山筑寨為守外,比較有名的就是五代韓熙載曾在此山中無想禪寺讀書了。在原舊址之西,曾有韓熙載讀書臺,今日已然荒圯無存,原來還有一些當時比較有名的僧人的靈骨塔和唐宋年間種植的古松柏,今天都已經茫然無存了。

 

 

 

8、古詩詞中的“梅子”,大多與“雨”有關。如周邦彥的“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賀鑄的“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趙師秀的“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等等,并且都帶上了或濃或淡的憂愁,仕途中的、愛情上的、友情里的。惟有曾幾的詩《三衢道中》將梅子置于朗朗晴日里,且將歡快的心境寄予美景之中——“梅子黃時日日晴,小溪泛盡卻山行。綠陰不減來時路,添得黃鸝四五聲。”

 

 

 

9、 “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炎熱的三伏,奶奶用一雙巧手把鄉下尋常的日子調理得豐富多彩,輕松愜意,充滿期待。家人在庭院中的倭瓜架下,吃一口烙餅,喝一口豆腐湯,抹一把頭上的熱汗,喊一嗓子胸中的豪情,真是暑氣消遁,通體生涼,飽嗝串串,得意洋洋。

 

 

 

10、 又到"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的時節,北宋周邦彥在《滿庭芳》詞裡沉吟 : "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風蒲燕雛老""紅綻雨肥梅"。鶯雛長成,梅子結實,都是風雨滋潤而成。新綠濺濺,曾經冰霜封凍,這是自然生命的偉力,不可逆。

 

 

 

11、周邦彥的《滿庭芳·夏景》寫得生動優美:“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地卑山近,衣潤費爐煙。人靜烏鳶自樂,小橋外,新綠濺濺。憑欄久,黃蘆苦竹,擬泛九江船。年年如社燕,飄流瀚海,來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長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客,不堪聽、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時眠。”這是一個歷經滄桑的人寫的詞。夏天在他眼里,既美麗又沉靜。坎坷的心,眼里有夏天美景,心卻依然要尋找清悠之處。心靈的疲憊,需要靜謐的空間。人生所有的悲苦,一醉方休。

 

喜歡宋詞的優雅與深邃,詩意與寧靜。如果說,心靜自然涼,那么,在這個炎炎夏季,進入宋詞的世界,一定會使我清涼一夏。

 

 

 

12、路邊的楊樹隨著我們的歌聲也開始笑了起來,‘茫然走在海邊,看那潮來潮去,徒勞無功想把每朵浪花記起……’

  光影婆娑的樹蔭,鋪在路的兩邊,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

  夕陽西下的時候,我們倆得影子被拉得很長很長,那么美好的時光,于是那兩個手拉手的影子就定格在了我們的手機里,只有我們自己知道的甜蜜……

  很多年過去了,現在的我已經能很容易地收起我的憂傷,任何時候我都可以對著天空微笑,你會不會和我一樣,一個人的時候對著電腦發呆;你會不會和我一樣,走過熟悉的路,浮現熟悉的場景,沉默良久;你會不會和我一樣,一遍一遍查找你的資料,即使知道什么也沒有;你會不會和我一樣,看到聽到與你有關的字眼,表情有那么一瞬間的僵硬……

  此時此刻,那些深藏的很久的憂傷,習慣用默默的文字隱藏,看著你頻繁更換的心情,只是猜測你過得怎么樣,卻再也不會去打擾你的生活,’從那遙遠海邊,慢慢消失的你,想要說些什么,又不知從何說起,就讓它隨風吹起….’

 

 

   13、文字如梅花,寂寞之中蕊寒香冷。是花都香,牡丹花甚至香盡了花草的貴氣與嬌寵,然而,牡丹平常。梅花則不然,它香且特別,讓人不禁就想起某種被稱為堅忍與執著的東西。“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所以會如此,是因為梅花經歷了苦寒的磨練。文字也一樣。它從大山深處淘出來,從纖夫手中拉出來,從龜甲貝殼上刻出來,從暮鼓晨鐘里敲出來,淘過崇山峻嶺,拉過大江南北,刻過死別生離,敲過世事變遷,風塵仆仆來到世間,終結書緣事緣人緣情緣。爾后,書香襲人,墨香撲鼻,馨香滿廳。

  文字如梅子,寂寞之中心思雀躍。“低回首,倚門走,卻把青梅嗅。”是一種寂寞的期待。唯寂寞,才羞澀才青澀才苦澀。文字,恰似少女情懷,心事欲語還休。“春雪滿空來,觸處似花開。不知園里樹,若個是真梅。”是一種寂寞的天真。唯寂寞,才真實才真誠才真心。文字,恰似少年好奇,疑竇雪舞漫天。“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是一種寂寞的長大。唯寂寞,才成長才成熟才成事。文字,恰似青年而立,豪氣志滿天地。

  文字如梅緣,寂寞之中惺惺相惜。歲寒三友,因梅而識,因梅而知,因梅而緣。是為梅緣。文字,期待知己,相贈知己,成就知己。文為知己作,字為知音留,古往今來,傳唱多少佳話。不過,茫茫人海,知音其實難覓,所以寂寞其實難解。文字,便大都寂寞著。梅緣偶結,才會花開一枝,燦爛一朵,成為流傳至今的不朽經典。惜乎,世上多塵埃,少塵緣。于是,翻來覆去的,經典也就那么寥寥幾篇。更多的文字,只好蟄伏于荒草堆,湮沒在殘垣斷壁,無聲無息。

  往往,若干世紀,寂寞里,梅花開了,梅子熟了,梅緣結了,乃成文字。

  然而,它形單影只。文字可以表達很多,卻幾乎沒有任何東西能表達文字,除了它自己。自己表達自己,本身就是一種寂寞。讀文字,要能讀出它的寂寞。讀出它的寂寞,就讀出了高貴。文字的寂寞,是一顆高貴的心靈。它一貧如洗,卻不慕奢華。寫文字,要能寫出它的寂寞。寫出它的寂寞,就寫出了淡泊。文字的寂寞,是一種淡泊的心境。它一無所有,卻無欲無求。記文字,要能記住它的寂寞。記住它的寂寞,就記住了深刻。文字的寂寞,是一種深刻的心情。它一覽無余,卻禪意幾許。

  因為寂寞,所以沉默。因為沉默,所以無爭。因為無爭,所以太平。撕毀這種沉默,就是撕毀人類的良知。撕毀這種無爭,就是撕毀世間的寧靜。撕毀這種太平,就是撕毀社會的文明。果如此,文字一定悲鳴,草木勢必哀傷,天下于是苦難。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