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譯文]  涼風吹著兩岸的樹葉,月光照著一葉孤舟。

  [出典] 孟浩然 《宿桐廬江寄廣陵舊游》

   注:

   1、 《宿桐廬江寄廣陵舊游》孟浩然

         山暝聽猿愁,滄江急夜流。

         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維揚憶舊游。

         還將兩行淚,遙寄海西頭。

   2、注釋:

      桐廬江:浙江源出歙州,東流至建德而與蘭溪會合,北流經桐廬,
    稱甫可廬江,亦稱桐江。
    廣陵:唐屬淮南道,揚州。因漢代屬廣陵國,故習稱廣陵。即今江蘇揚州市。
    建德:唐睦州州治,地臨桐廬江,舊治在今浙江建德縣以東。
    吾土:我的故鄉。王粲《登樓賦》:“雖信美而非吾土兮。”
    維揚:揚州的別稱。《梁溪漫志》:“古今稱揚州為維揚,蓋取淮海惟揚州之語,今則易惟作維矣。”
    海西頭:也指揚卅,古揚州地域遼闊,直抵大海。因在大海之西,故稱。隋煬帝《泛龍舟》:“借問龍舟在何處,淮南江北海西頭。”


  3、譯文1:

     山色迷漾,只能聽到一陣陣愁猿的哀鳴。江水蒼蒼,在夜詞也決不停息,向東急急奔流。秋風掠過兩岸的樹林,聲聲入耳,淡月籠罩傍江的孤舟,歷歷在目。這建德地面并非是我的故土,只身羈旅他鄉,令我懷念起遠在揚州的老朋友來。相隔千里,只能把兩行思念的熱淚化作這充滿情意的詩篇,寄給遙遠的海西頭的友人。

    譯文2:

   深山中夜幕降臨,聽猿聲悲鳴,引起我無限憂愁,江色蒼茫,江流在深夜中急速向東奔流。涼風吹著兩岸的樹葉,月光照著一葉孤舟。建德不是我的故土,我懷念著揚州的舊友。愿將我的兩行相思淚,隨波遠寄到海西頭的友人。

   譯文3:

   從幽暗的深山里傳來猿猴的哀鳴令人憂愁,
   滄江水在漆黑的夜里呼嘯著滾滾東流。
   風聲不斷猛吹著兩岸的樹葉,
   月光下江面上有一葉孤舟。
   桐江上游的建德并不是我的故鄉,
   經常想起念念不忘的是揚州的一些舊友。
   思念之切使我熱淚盈眶,
   愿將這種深情意愿隨著江水寄往海西頭。

   譯文4:

    山色昏暗聽到猿聲使人生愁,
  桐江蒼茫夜以繼日向東奔流。
  兩岸風吹樹動枝葉沙沙作響,
  月光如水映照江畔一葉孤舟。
  建德風光雖好卻非我的故土,
  我仍然懷念揚州的故交老友。
  相憶相思我抑不住涕淚兩行,
  遙望海西頭把愁思寄去揚州。

    譯文5:   

暮色中,深山猿啼引起了游子的客愁,夜色里滄江水騰涌奔流。風吹動兩岸樹葉簌簌響,月照著江邊停泊的孤舟。建德原不是家鄉故土,憶起了舊交遠在揚州。可以相贈的惟有這兩行清淚,請江水把我的思念帶到遠方揚州。

  4、孟浩然生平見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


    5、這首詩寫作者長安失遇后,漫游吳越,夜宿桐廬江,將去建德,而建德一無親故,故思念維揚舊游。詩中“廣陵”、“維揚”都是揚州舊名或別稱。隋場帝《泛龍舟歌》有“借問揚州何處在?淮南淮北海西頭”。故“海西頭”亦指揚州。

  夜幕降臨,山色昏黃,以詩人失意更兼旅途孤寂的心情來感受,猿啼正是愁音。墨綠色的江水不舍晝夜地奔流,一個“急”字擬人,隱隱透出“逝者如斯”的生命之感。又兩句皆暗用通感,“聽猿愁”是把心覺移作聽覺,“急夜流”則把視覺換為心覺,意境由之深邃。額聯是一副工對,使人想到王灣的名聯“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有異曲同工之妙.風鳴岸葉是動,月照孤舟是靜,相一映襯,更顯幽寂。頸聯“非吾土”句,用王聚《登樓賦》“雖信美而非吾土兮”之意,感嘆建德無友可投,因而憶念維揚。“猿愁”、“江急”、“風鳴”、“月照”合成的境界已十分凄涼,加之孤舟獨處,來日不知何投,本一失意之心靈,至此竟被逼出兩行清淚。情深語摯,令人感動。中國古人總說:“愁苦之言易好”,因為“愁苦則其情沉著,沉著則舒籟發聲,動與天會”(明張煌言語),一個西方人干脆說:“最美麗的詩歌就是最絕望的,有些不朽篇章是純粹的眼淚”(繆塞語)。如此說來,詩人的不幸,不又是詩的大幸么? 


    6、一句“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跳了出來, 覺得最竄的是這一個“葉”字,庸俗如我,也許會用“樹”或“林”字,這是常規的邏輯。兩岸山林風鳴如潮,作者卻獨獨聽到了一枝一葉的聲音,內心是何等的空明澄澈。兩岸是全景,“葉”字是大特寫(他的鏡頭感可以拍電影了);描寫的是聲響,出來的是“靜氣”;談的是景,流的是情;遠望兩岸風起潮涌,閉目一葉一菩提,宏觀中見幽微,清冷空寂之境不言而喻。 “一孤舟”也來得妙,月光皎潔,普照萬物,兩岸風景盡收眼底——不是說連葉子都清晰可辨嗎,可此刻作者的世界里又只有一孤舟,萬物都視若無睹,只看到自己的內心(偶伴有一枝一葉的聲音),有那么冷逸嗎?有那么寂寥嗎?有那么凄測嗎?有那么自憐嗎?孟浩然,讓我見識了什么叫清冷美學,以及幽微的力量。 幽微,是若有若無的,詩意就是一種幽微的表達,它不是生活的必須品,但未必不是一種力量,甚至,對有的人而言,這種的幽微的情意,更讓人繾綣不去,難舍難割,藝術作品,總是以這樣一種幽微的形式來表達的。
 

    7、杜甫在《旅夜抒懷》里寫道:“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這與本詩里“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一樣。 人一孤獨,一草一木,一舟一水無不顯得空寂靜渺。同樣是寫景,太白在被貶途中突聞大赦,心態悅歡之際寫下了靈動飛翔的句子: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李白 早發白帝城)
  
  本詩是詩人離開長安東游懷念舊友的作品,人生如寄,人生如旅,這短短的幾十年挾持著我們的青春年華匆匆而去。同樣人一生會有很多種朋友,一些人陪你歡樂,一些人陪你醉酒,但真正愿意并能夠理解你內心孤獨與寂寞的人其實難求一人。正所謂“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其實真正的文人都自由思想家,孤獨與其說是世間的白眼誤會,不如說是寫作者的千古不變的命運。作家杜拉斯曾經說過:“離開寫作時的那種孤獨,作品就不會誕生,或者支離破碎,毫無生氣,不知如何發展下去。寫書人和他周圍的人之間始終要有所分離,這就是一種孤獨,是作者的孤獨,是作品的孤獨。這種身體感受到的孤獨變成了作品不可侵犯的孤獨。”(杜拉斯 《寫作》)

 
    8、到了富春江,由不得你不胡謅幾句。唐代大詩人孟浩然在《宿桐廬江寄廣陵舊游》一詩中寫過一聯名句“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近代大作家郁達夫在這里寫過“月明洲畔琵琶響,絕似潯陽夜泊舟。”梁代大文學家吳均在《與朱元思書》一文中寫道:“風煙俱凈,天山共色。從流飄蕩,任意西東。自富陽至桐廬,一百許里,奇山異水,天下獨絕。”富春江之美,美在水,彎彎的,綠綠的,清清的,細沙鋪岸,游魚可數,蘆荻瑟瑟,殘月曉風。更有那如黛青山,傍其左右,如一位多情郎,輕挽住心上人的腰肢。這淺淺的一灣水,千年來緩緩地流著,她流出了詩人的佳句,漾出了畫家的顏色,懸住了隱者的釣竿,如今又勾住了攝影家的眼睛。黃公望、張志和、嚴子陵、柳亞子、郁達夫、林語堂,賀天健、葉淺予,流水無痕,卻履痕處處,留下的是詩,是畫,是神奇的傳說,是飄渺的遐思。

 
    9、月亮是空寂,讓落寞的人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一個人走在銀光下,觀望著天空中的一輪明月,淡淡的光遮掩了星星,顯得更加空寂。想像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把詩人寂寞、悲憤、孤獨和痛苦描寫的淋漓盡致。

    像“江上柳如煙,雁飛殘月天”(溫庭筠《菩薩蠻》)的“月色”、“月景”充滿了憂怨凄涼的意味。像“可憐歌吹明月中,此夜不堪腸斷絕”(權德輿《秋閨月》);像“憂來如其何,凄愴摧心肝”,像人們熟知的“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像“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像“可憐今夕月,恍惚使人愁”, 都是“怎的一個愁字了得”。宋代蘇軾面對明月慨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豁達中帶著揮之不去的憂愁。


    10、神秘莫測莫如風,它從何處來?又往何處去?千姿百態只有風,它在樹梢吹奏,它在水面彈撥。風是大千世界風情萬種的“在”。

  風是多情少女,在你徘徊的路口輕輕撫摸你的臉,悄悄依偎你的懷;風是悲情詩人,在你失意苦悶的窗前低吟淺唱,直至你淚珠和著雨水遺落;楊絳散文《風》里這樣描述:“有時候一陣風是這般輕快,這般高興,頑皮似的一路拍打撥弄。”是啊,風也如心無城府的孩子;還不止于此,罡風不屈,颶風無情,那是摧枯拉朽的力,浩然一身正氣搏斗于黎明前的黑暗,風這時候便是壯士,“鳳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古詩里云:“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此風這般寂寞空茫,兀自吹皺一池秋水,引人一腔愁腸;而“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又是如此逸興豪情,自由的風吹過,令人雄心勃發,飄然欲飛。

  人們總喜歡以風來比喻,來描述人世間的物事人情,順心日子可謂“風調雨順”;好的際遇比為“風云際會”;灑脫俊男乃“風流倜儻”;半老徐娘是“風韻猶存”。當然風也和事物的另一面有緣,“風言風語”;“風雨如晦”“傷風敗俗”“風燭殘年”,看來都是“風流罪過”的緣由了。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說不盡的風之個性;“樹欲靜,而風滿樓。”道不盡的風之魅力。其實風的一生無法平靜,宛如人心,宛如人的感情。 


    11、秋是一個極其富有美感的季節,但多半偏于輕柔,傷感的情懷。它總是牽動著詩人的敏感心緒,總有著抒發不盡的綿綿情意。假如有點時間的話我們就可以無拘無束地感受一下詩人的眾多美感。不過你必須擁有一個心理多層次情感化的詩人心態,因為你得用心體會;當然也需要你要一個蒼鷹的銳利視覺,因為你得明察秋毫啊。

  準備好了嗎?先懸一匹快馬,揚鞭北山直向塞外,在皎潔的月光下馳騁于茫茫的大漠上,全當自己就是千年前的守疆將軍,夢幻如真,直到進入李賀的情感幻影,此時便是“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隨即流浪中原,倍感思念家鄉,在傍晚時分可以尋得農舍歇腳,當然幸運的話則能體會到馬致遠的“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深情地吟唱斷腸人的苦楚;也可以在寒山寺借宿一宿,聽聽鐘聲,看看漁火,如天公作美還能目送西流之月傾聽半夜烏啼,此刻便是一番離愁在心頭“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當然也可以體味一位詩人的情懷,如孟浩然的孤獨無慰愁緒——“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發”,這是一種天高氣爽,憂愁未泯,興致又生的情懷;“山瞑聽猿愁,滄江急夜流。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這是一種清寂,清寥,黯淡情緒。悉心感受悲鳴的猿啼,惆悵的滄流帶來那難以抑制的悲愁宣泄,當然不是清風徐徐的月朗星稀的心靈慰藉,而是像手在揉搓紙張的煩躁,是月明孤舟的凄涼……


    12、喜歡明月夜的那一種寂靜,足以讓人拋開塵世間的煩擾,感到一種清寧。這樣的夜里,泡一壺茶,聽著江南絲竹的輕柔,恰如王維“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的那一種清幽寧靜,充滿了閑情逸趣;或者打開暗暗的燈,燈光輕柔,若隱若現,一如孟浩然“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的凄清;是張若虛“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的感嘆;是歐陽修“萬樹滄煙三峽暗,滿川明月一猿哀”的惆悵……明月夜,注定是有喜有哀。

    喜歡看月亮,不論圓缺,喜歡月色下的朦朧的塵世,安靜而無憂。那一剎,我以為我已經跳離了那無休無止的滾滾紅塵,有的,只是皎皎之月。


    13、 我們的祖先生活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時代,這種平穩的生活方式甚至可以磨滅任何尖刺棱角。然而,就是在這個年代里,卻有那么一些人,偏偏在夜晚里與月亮較勁。他們“舉杯邀明月”,把個人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都遙寄給月亮,把自己的抱負、思索說給月亮。“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思鄉之情粘著了月光以后,變得亮亮的,叫人心動。“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在壯美的祁連山夜景里,明月是點睛之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明月改變了距離,把相思之情雙雙印在明朗里。“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風懂得月的傷感心情,月的淚水靜靜落在河中。

    與月交談,我們更加領教了靜的語言靜的能量靜的狡黯靜的魔力。在脫離了喧鬧、吵雜、噪音之后,靜靜地享受幾分鐘,這正是個人身心與大自然的相融合的最佳時空。這種心靈的溝通織成網,將人生長河里有重量有價值的東西打撈上來,金閃閃的收獲映亮了我們的目光,也映亮了月光……

    與月交談,如同坐上彎彎小船,整個世界整個宇宙都淹沒在藍色的月光里。高樓巨廈的不清晰輪廓在半透明的月光里沉浮,白天里一系列的重要的概念、判斷都在朦朧的涌動中變得晃晃悠悠、模模糊糊;樹葉將自己的影子扔在地上睡眠,而自己卻伸長了脖子側耳偷聽月亮與我談話的內容。幾聲蛙鼓傳出很遠很遠……藍色的月光是最好的小夜曲和最好的催眠曲。藍色的波浪之中,世界都睡了,只有夢醒著。我想,如果夢有顏色的話,那么它一定是藍色。


    14、曾在滿月的夜晚,劃了小船至湖蕩的中央,擱下槳,任小船隨波漂漾月光如水、波光流銀,看水天一色,一塵不染在近乎空靈的靜謐里,仿佛能聽到魚兒的呢喃,心聲的自語。天地如此明凈,世界如此美好,心地一片澄明倚在不大的艙中,也只有幽幽的靜守,默默的視聽船向月兒漂去,月亮也向小船迎來漂在水中,如漂在夢里。不敢高聲語,恐驚夢中魂。心醉神迷,不知今夕何夕

有了小船的回憶是甜蜜是溫馨是陶醉書中尋訪小船,也是詩意翩翩:“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萬梅花下一孤蓬”; 永憶江湖歸白發,欲回天地入扁舟 ;“玉鑒瓊田三萬頃,著我扁舟一葉”。詩人把空遠的遐思嵌入小船,把人生的歸宿鐫入小船。小船,成為人們心靈的驛站和皈依

人們喜愛小船,因為小船更貼近人的心理和性靈,它能承載一個人的靈魂自由飄蕩在蒼茫天地之間

惟其小,方能隨心驅使,飄然來去

小船是理性的,它知道自己在水面前的渺小,從不張揚,總是輕輕的來,靜靜的泊,悄悄的離去。天水茫茫,扁舟一葉,越發顯出舟中人的微小,舟外自然的博大。但少了行舟的水,不也太寂寞

小船又是感性的,它能傳遞人的幽幽情感落落情懷。那是愁臥夜鐘的楓橋客船是獨釣寒江的蓑笠孤舟是山水畫中常見的點睛之筆——雖只輕輕一點卻使整幅畫有了靈動的生機和脫俗的寓意。“青山萬里一孤舟 ,一泓碧水,如平靜的心,兩岸山勢嶙峋,樹影婆娑,一葉扁舟,悠然滑過,牽一縷清風,抹一痕白云,飄入迷蒙,飄向高遠

詩中,小船是一種寄托;畫中,小船是一種意境;生活中,小船是一種姿態

這是一種靜靜的力,自然、溫和、安謐、和諧

但小船也并不柔弱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里。”這時小舟是駕馭風浪的精靈是阮氏三雄手中游刃于水滸滔滔湖蕩之上的鋒芒,往來如飛,見血封喉,無堅不摧

小船,有平淡,也有豐富

艙小,僅可容身,卻可容納無限。像極了人的心房,能容天地之寬。所謂佛看一勺水,中有十萬蟲

人生的四季皆可尋諸小船,寄乎小船:孩提時天真爛漫,無拘無束,倏忽來去;青年時熱情四溢,向著理想的彼岸,躍躍欲試;中年時,盈實沉重,載著家庭的兩極,左劃右撥;老年時苔痕累累,歸于澹泊,隱于江湖。“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小船載滿童年的幻想,少年的憧憬,青年的希望,老年的滄桑。小船就這樣載滿了人的一生

小船,載著無數的典故,無窮的回憶,無盡的詩情畫意

能不愛小船?


15、有時候,我的眉間會有隱隱的憂愁,那是風感到有點涼了吧?也許是因為人生遇到了離別,也許是因為心靈碰到了蕭索.想見的人見不到,欲離的愁不肯走.聽風鳴兩岸葉,看月照一孤舟.淡淡凄惻,伴一點寂寞輕愁.。

     但我依然會珍藏這份秋意漸濃的感覺.我知道,它會讓溫暖的滋味變得悠長,悠長至于柔腸百轉,一唱三嘆。

2013-09-10 21: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