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鴻雁不堪愁里聽。
鴻雁不堪愁里聽。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鴻雁不堪愁里聽。

  [譯文]  懷愁之人最怕聽到鴻雁鳴叫。

  [出典]  李頎   《送魏萬之京》

  注:

  1、    《送魏萬之京》 李頎

    朝聞游子唱離歌,  昨夜微霜初渡河。

  鴻雁不堪愁里聽,  云山況是客中過。

  關城樹色催寒近,  御苑砧聲向晚多。

  莫見長安行樂處,  空令歲月易蹉跎。

  2、注釋:

    魏萬:又名顥。上元初進士。曾隱居王屋山,自號王屋山人。

  游子:指魏萬。

    離歌:離別的歌。

    初渡河:剛剛渡過黃河。魏萬家住王屋山,在黃河北岸,去長安必須渡河。

  “鴻雁”二句:設想魏萬在途中的寂寞心情。

    客中:即作客途中。

  關城:指潼關。

    曙色:黎明前的天色(有的版本作“樹色”,樹色帶來寒氣)。

    催寒近:寒氣越來越重,一路上天氣愈來愈冷。

    御苑:皇宮的庭苑。這里借指京城。

    砧聲:搗衣聲。

    向晚多:愈接近傍晚愈多。

  “莫見”句:勉勵魏萬及時努力,不要虛度年華。

    蹉跎:此指虛度年華。


   3、譯文1:

    清晨聽到游子高唱離別之歌, 昨夜下薄霜你一早渡過黃河。

  懷愁之人最怕聽到鴻雁鳴叫, 云山冷寂更不堪落寞的過客。

  潼關樹色催促寒氣臨近京城, 京城深秋搗衣聲到晚上更多。

  請不要以為長安是行樂所在, 以免白白地把寶貴時光消磨。

    譯文2:

    早晨聽你唱著離別的歌,昨夜初下微霜你剛剛渡過黃河。心中惆悵聽不進去鴻雁的哀鳴,何況客中要經過重重云山。函谷關的樹色催得寒氣越來越重,冬天已經近了,長安城中傍晚時分搗衣的聲音分外多。不要把長安看作行樂的地方,容易虛度年華徒然讓歲月流逝。

    譯文3:

    昨夜清冷,大地罩上一層白白的輕霜。凌晨,即將遠行的游子,向前來相送的友人殷勤話別,情深意長。分別在即,本來就很憂愁,空中又傳來征鴻鳴叫之聲,更加惆悵感傷。山川云霧,在客游中領略別是一番情味,仿佛催促著寒氣,倍覺蒼涼。長安城中,每當日暮黃昏,便到處是搗衣的砧聲,令人凄惶。到長安之后,千萬不要看到到處都是冶游玩樂的處所,便貪圖享樂而虛度了大好時光。


   4、李頎生平見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桃入漢家。

   5、這是一首送別詩,被送者為詩人晚輩。詩中一、二兩句想象魏萬到京城沿途所能見的極易引起羈旅鄉愁的景物。中間四句或在抒情中寫景敘事,或在寫景敘事中抒情,層次分明。最后兩句勸勉魏萬到了長安之后,不要只看到那里是行樂的地方而沉溺其中,蹉跎歲月,應該抓住機遇成就一番事業。這表達了詩人對魏萬的深情厚意,情調深沉悲涼,但卻催人向上。

  魏萬后改名魏顥。他曾求仙學道,隱居王屋山。天寶十三載,因慕李白名,南下到吳、越一帶訪尋,最后在廣陵與李白相遇,計程不下三千里。李白很賞識他,并把自己的詩文讓他編成集子。臨別時,還寫了一首《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的長詩送他。魏萬比李頎晚一輩,然而從此詩看,兩人象是情意十分密切的「忘年交」。李頎晚年家居潁陽而常到洛陽,此詩可能就寫于洛陽。

  一開首,“朝聞游子唱離歌”,先說魏萬的走,后用“昨夜微霜初渡河”,點出前一夜的景象,用倒戟而入的筆法,極為得勢。“初渡河”,把霜擬人化了,寫出深秋時節蕭瑟的氣氛。

  秋夜微霜,摯友別離,自然地逗出了一個“愁”字。“鴻雁不堪愁里聽”,是緊接第二句,渲染氛圍。“云山況是客中過”,接寫正題,照應第一句。大雁,秋天南去,春天北歸,飄零不定,有似旅人。它那嘹唳的雁聲,從天末飄來,使人覺得悵惘凄切。而抱有滿腹惆悵的人,當然就更難忍受了。云山,一般是令人向往的風景,而對于落寞失意的人,坐對云山,便會感到前路茫茫,黯然神傷。他鄉游子,于此為甚。這是李頎以自己的心情來體會對方。“不堪”、“況是”兩個虛詞前后呼應,往復頓挫,情切而意深。

  五、六兩句,詩人對遠行客又作了充滿情意的推想:“關城樹色催寒近,御苑砧聲向晚多”。從洛陽西去要經過古函谷關和潼關,涼秋九月,草木搖落,一片蕭瑟,標志著寒天的到來。本來是寒氣使樹變色,但寒不可見而樹色可見,好象樹色帶來寒氣,見樹色而知寒近,是樹色把寒催來的。一個“催”字,把平常景物寫得有情有感,十分生動,傍晚砧聲之多,為長安特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然而詩人為什么不用城關雄偉、御苑清華這樣的景色來介紹長安,卻只突出了“御苑砧聲”,發人深想。魏萬前此,大概沒有到過長安,而李頎已多次到過京師,在那里曾“傾財破產”,歷經辛酸。兩句推想中,詩人平生感慨,盡在不言之中。“催寒近”、“向晚多”六個字相對,暗含著歲月不待,年華易老之意,順勢引出了結尾二句。

  “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純然是長者的語氣,予魏萬以親切的囑咐。這里用“行樂處”三字虛寫長安,與上二句中的“御苑砧聲”相應,一虛一實,恰恰表明了詩人的旨意。他諄諄告誡魏萬:長安雖是“行樂處”,但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不要把寶貴的時光,輕易地消磨掉,要抓緊時機成就一番事業。可謂語重心長。

  這首詩以長于煉句而為后人所稱道。詩人把敘事、寫景、抒情交織在一起。如次聯兩句用了倒裝手法,加強、加深了描寫。先出“鴻雁”、“云山”──感官接觸到的物象,然后寫“愁里聽”、“客中過”,這就由景生情,合于認識規律,容易喚起人們的共鳴。同樣,第三聯的“關城樹色”和“御苑砧聲”,雖是記憶中的形象,聯系氣候、時刻等環境條件,有聲有色,非常自然。而“催”字、“向”字,更見推敲之功。

     此詩在今人王兆鵬、邵大為、張靜、唐元等的著作《唐詩排行榜》排第93名該排行榜以“古代選本入選次數”、“現代選本入選次數”、“歷代評點次數”、“當代研究文章篇數”、“文學史錄入次數”、“互聯網鏈接次數”六個指標為統計分析,反映一千多年來的綜合影響力。


    6、古代詩人用秋色來形容其它事物的情境。

     唐·李賀《李憑箜篌引》,是詩人聽箜篌之后,用“石破天驚逗秋雨”,形容樂器聲的昂然激越,使人始料不及。

     唐·呂巖的《梧桐影》中的“今夜故人來不來,教人立盡梧桐影”也是這樣,用秋夜的環境來襯托苦候情侶約會的心情。

     張繼的《楓橋夜泊》是有名的詩。秋景與旅人的凄苦,描寫得十分動人。全詩:“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深秋愁夜凄冷,而在凄冷中,別有一番秋夜的清麗、雅致和蕭瑟之美。南方詩人,寫南方秋色給人帶來的愁思。而北方詩人也寫北方秋色也帶來秋思。

    唐·蘇颋的《汾上驚秋》中有“心緒逢搖落,秋聲不可聞。”說的是,離家萬里,心緒愁苦悲涼;正要渡過汾河,正逢滿山飄落葉的蕭瑟之聲,實在令人不忍去聞。秋葉飄落,本是自然現象,而把這現象與人的心緒相溶,就產生了無限哀愁、傷感和愴然。

    這就是“境由心造”之說。唐·李頎的“鴻雁不堪愁里聽”。唐·張籍的《秋思》中“復恐匆匆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寫信的人看到洛陽城里的秋色,似乎在寫好的信中有許多事沒寫上,只得將交給送信人的信又要了回來,打開再看一番。這里說的也是這個道理。


    7、鴻雁不堪愁里聽,也許我只是站在青春這條河流盡頭的時候, 才會習慣用那點殘存的冷漠或熱情去體味感傷著,思考著,迷惘著…… 在這巨大的世界圈里,都曾懷有純稚的夢想。 那個時候,我總想有一天能獨自四處流浪,還有無處不在的美好時光, 慢慢品嘗這細水流年的風景。那時夢想的船尚未遭遇現實的冰山, 生活的姿態才剛剛的萌芽,雄心正在瘋長著。

    飛駛的船向生活前進著,卻忽然停頓,靜下心來想才驚愕地發現, 那個向往的城市,那種向往的生活,原來如同黑夜一般。 記憶力越來越差了,總是想不起我該做的某件事或者是某人告訴我的某個人事。 還是我刻意的逃避,將它很自然的從腦海里刪除? 然而很多東西卻又過于熟悉。 春風拂袖過的臉,仿佛添上了胭脂的粉嫩,又埋葬我對冬的懷念。 高遠地天空。那觸及不到邊緣,春的細雨,帶著冷凍的氣候。 如同冬的溫度,只是少了層薄霧。 洞悉寂寞反而望眼欲穿,卻如此看著劃滿棱角的歲月,思考著某些疑難雜癥。 然而夢想就像窗外的人群,看得見,但是并不屬于我,這一晃之間,一哄而散。 好似經年的古井,又似澆灌酸甜的清水,浮現的殘影湮滅的世代不斷的輪回著。 想起當年舉一只長竿打下樹上的酸果笑顏如云,碎碎念津津樂道。 現在我拾不起的童年只能永遠的將它割舍,遠離所謂的時光,一去不返。

   年輕的我們喜歡折紙飛機,然后將它飛遠,誰最遠誰將是王者。 可如今這散落的青春永遠不被收斂,而是放肆的任由自己揮霍,最后曲終人散。 誰說會為誰留戀,那樣些一起哭過、笑過、傷過、痛過、傻過、累過的人。


    8、在這個季節的黃昏,總讓人想起林語堂煙頭紅火灰中明滅著的秋天的況味,只可惜一彈便風流云散;倒是從歐陽子殘卷中走失的幾縷秋聲,于耳畔回蕩著一種亙古不滅的溫香。所以,在這還不見紅葉的秋天,趁著霜還未降,不妨將那一片秋聲于窗下預先諦聽一遍。

     “夜雨秋燈有所思”。青燈照壁,冷雨敲窗,瓦屋頂上細細密密的節奏,挾帶萬籟都歇的岑寂,單調里自有一種柔婉與親切,聽來是一種無法言喻的享受。或者,枕著襲肘的宵寒,聽瀟瀟冷雨的一夜盲奏,翌日醒來,耳畔猶感濕漉漉的愜意。最妙的是,“商略黃昏雨”時,屋內的東西只剩下些模糊的輪廓,不必開燈,點上一支煙,看煙頭上的紅火灰在薄暮中明滅,聽“疏雨滴梧桐”的清響,十分的秋意便油然襲上心頭。

     秋聲惱人眠不得,豆雨聲來,中間夾帶風聲。其實,不用惱,何妨“飽將兩耳聽秋風”呢?擇一個晴日,只須往郊外山坡上一站,就可以聽到滿谷的長風撲面而來,所至之處無不落木蕭蕭。而陣陣松濤,則把一山的秋涼都翻到聽者的心上。即使足不出戶,靜靜地端坐在斗室里,那掠過園林的秋風也讓人隱約感到有枯葉正飄落于屋頂,或正從窗外簌簌地落著,又蕭蕭地輾起。“一葉落而知天下秋”,何況無邊落木呢?這種無處不在的葉落之感,無時無刻不在撥弄著每一顆善感的心。

    當然,秋聲還應包括那曾令勞人感嘆、秋士傷懷、獨客微喟、思婦低泣過的秋蟲的鳴叫。夜闌人靜,獨立在露濕的石階上,望著透過井梧升起的圓月,不經意間,有一種聲音會隨著徐緩的涼風飄來,它們高、低、宏、細、疾、徐、作、歇,仿佛經過樂師精心訓練過,撼動著思鄉的心緒。“旅人本少思鄉夢,都被秋蟲暗織成”,其實干秋蟲何事呢?它們晝夜吟唱,各抒靈趣,自然而成人間絕響。南遷的鴻雁也不甘寂寞,在澄澈無云的長空排好隊形的同時,仍不忘撒一路的哀鳴。“鴻雁不堪愁里聽”,那么不妨閑里聽。那漸去漸遠的雁聲,不獨為悲秋,分明是對這個成熟而又略帶感傷季節的眷戀啊!

     “商飆乍發,漸漸淅初聞,蕭蕭還住”,這頓驚倦旅的秋聲,這讓人起吟愁賦的秋聲,總是引發人那么多的聯想。在這個充滿極富特色聲響的季節,我夜坐聽風,晝眠聽雨,悟得月如何缺,天如何老。


    9、在一個無星無月的夜晚,無聲無息,我站在你身后黯然淚墜,尊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朱顏先慘咽,我們在將分別的痛苦里沉默,良久,良久,聽到你來自心靈帶淚的低吟,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我等你!我等你回來!

    哪怕等到鐵樹開花殘陽如血,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我能知道你的挽留,貪戀你的溫柔,我也真的不想走,我已融入了你的生命,我的生命也一樣融入了你,可我不甘,不甘平庸不甘豪情滄桑里哀落,更不甘自己的人生淡然無色,枕前淚共階前雨,點點滴滴到天明。

    上路的那個早晨,陰沉的天,黯寂的浮動蕭幽的風,夾雜微弱晨光中紛飛的雨,一夜無眠的你用愛繡出了百福圖,鋪在我的來路上,為我的前途祝福!一夜恨別開瘦蕾,玉容寂寞淚闌干,看著你憔悴消瘦的臉,還掛著昨晚那殘留的淚,綿長的疼撕裂我的顫抖,別有一番滋味上心頭,你纖柔的手拂拭著我眼角的淚,心在纏繞的幸福中澎湃熾熱,情在濃烈的溫情中脈脈盈潤,似水柔情我永世難忘,你忍痛著你的憂傷,安撫著我的離愁,今別后,多珍重,盼君早回訴衷情,我的心被你的溫柔柔碎了,自古多情恨別離,蕭蕭風雨更傷神,細雨中你我凝視的眼神充滿著眷戀,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眷戀,然而,我的愛,三生石上已記載了你我彼此甜蜜的傷痛,我,只能留一個背影,當我艱澀地邁出我的腳步,是誰在放歌,身后傳來幽幽的音律,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愛的心語,低吟淺唱,靈魂聽得真切,聽得清晰,幽婉凄然的聲音又一次柔碎了我的心,長亭恨別,鴻雁不堪愁里聽,花濺淚,鳥驚心,我驀然回首,看到你玉面梨花謝,哀傷一片愁一片,一片一片飄零在風中,黯然消魂寸腸斷,卷簾人歸去,天地為零的悲涼,無奈,凄凄慘慘戚戚,痛,撕心裂肺。

    心底暗暗涌起一個不變的誓言,我的愛!等我!不久,我一定攜所有的幸福和快樂回到你的身邊來!


    10、在春天來臨的季節里,你手中為我舉起了遮擋風雨侵襲保護傘。

   是上天的安排,讓我們彼此 相遇相知?讓我們在虛擬的網絡里,做起了黃梁一夢。在夢中我們牽起了彼此的雙手。緊緊拉著,不離不棄,永遠不放手。。

   因為我的似水柔漪?讓你一次又一次的回眸,網絡的天空,彌漫著我們的絲絲的絮語。

    驀然回首,聽著傷城,才發覺,哀傷片片飄落風中。

    是因為不離不棄的約定? 讓鴻雁不堪愁里聽,花濺淚,鳥驚心。

    因為擦肩而過的結局,讓《你是風兒我是沙》的美麗錯識在那個深秋,我們相識的季節。


    11、米蘭昆德拉用手輕輕點在移民官員遞給他的那個微笑而干癟的地球儀歐亞大陸腹地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圓點上,面無表情的說道:“請問,你還有沒有別的地球儀?”

      伏爾塔瓦河平靜的水面上飄蕩著哥特式教堂與塔樓傳來的飄渺的圣詩的氤氳輪廓,與他們那霧氣一般的倒影靜靜溶解在那亦真亦幻的煦光里。

      那是他永遠的原鄉,那是走在街燈下的他銷售頎長的身影,那是他心中寄居了幾十個溫春素秋的幽鴿,可是現在,她們不能盤旋在她們曾經信仰般虔誠熱愛的天空下。

      因為那心中對真的理念,他必須走。

      他不明白,他與阿爾蒂爾·蘭波是一樣的,他與萊蒙托夫,與馬雅可夫斯基是一樣的,與任何一個每日對著蒼茫夕陽放聲長嘯悲歌的游子,都是一樣的。他的根在這里,也只能在這里。那座幽深而神秘的城堡,是他高貴生命的先驗設定,他的雙腳永遠都不能離開這片土地,因為那是他的愛與光。

      朝聞游子唱離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鴻雁不堪愁里聽,云山況是客中過。關城樹色催寒近,御苑砧聲向晚多。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

      不經世事的我們或許還不懂得,我們所能真正征服的土地永遠都只能是我們腳下所踏住的這片面積,而這卑微,是種何其幸運與龐大的福祉呀!

      因了這大愛,我們那輕如無物的卑賤生命,才真正沉重起來,們那荒蕪的歲月,才真正披上了一層細微迷人的霞光,我們那沉重漫長的路途,才真正有了讓人決放棄那虛無的生之意志的力量。

      醉拍闌干酒意寒,江湖寥落又冬殘。劇憐鸚鵡中州骨。未拜長沙太傅官。一飯千金圖易報,幾人五噫出關難。茫茫煙水回頭望,也為神州暗淚彈。

      郁達夫在那場盛大的生之沉淪的深淵里,遙望著西方那片他心中的土地,黯然神傷。

 

   12、秋天如水,季節的河道一年一年附注東流。只留下了那輪明月,還有明月下的一個節日。

    月亮照到的地方,月亮照不到的地方。你我已經被這千年的傳統融化了,神州的每一個人,此時都想著自己的故鄉,親人,圓圓的月亮啊,寄托著多少希望?我最后才看出了月亮那空空的眼神凝視著……走在他鄉異國,最讓人放心不下的就是月亮,總認為月亮是自家的親人。是啊,自從離開家鄉的那天,或者沒有離開,那種期待的眼神早就盯上你了,還有秋天的寧靜與孤獨,你在一個圓滿的日子,少了那“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此刻月亮圓了,我對著月亮一句話也說不出。無論是西樓還是東畔,都是無言一訴。

    只有蕭瑟秋風代替著我,它會把我心中最苦悶的愁緒播灑在田野上。也會像江水一樣把季節和我帶走,君愁幾何?莫說閑愁。不是強賦新詞,而是“鴻雁不堪愁里聽”聚散無償,何必在意呢?其實一個節日賦予了太多故事,久之成了文化。月亮圓了還缺,缺了還圓,花謝了再開,雪融了再來。何必滿腹惆悵的感慨?人不長久,一份情原來是永遠停留在空中,永遠讓人鑒賞,越是清澈。

    很多人在回家的路上,很多人沒有動身。可是別忘了,他們都團圓了。只要一個境界里就夠了,在一個華夏濃濃的秋意中,一個大家庭的團圓。一個繁榮昌盛,欣欣向榮,日新月異的祖國,那盞明燈永遠是善良,博愛,正義的燈塔!“無論歲月無何流失,人類對真善美的追求是永恒的”

    秋天如水,我在遠方……我就把最晶瑩的露珠,積攢我一杯水,敬給我最愛的人,無味,無色,但它醉人。

*

2013-09-10 21: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