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

  [譯文]  黃梅成熟的季節里,家家都有雨水;長滿青草的池塘里,處處都有青蛙。

  [出典]  南宋  趙師秀  《約客》

  注:

  1、              《約客》  趙師秀 

     黃梅時節家家雨,  青草池塘處處蛙。

    有約不來過夜半,   閑敲棋子落燈花。

 

  2、注釋:

    ①約客:約請客人來相會。

  ②黃梅時節:農歷四、五月間,江南梅子黃了,熟了,大都是陰雨連連的時候,成為“梅雨季節”,所以稱江南雨季為“黃梅時節”。意思就是夏初江南梅子黃熟的時節。

  ③家家雨:家家戶戶都趕上下雨。形容處處都在下雨。

  ④處處蛙:到處是蛙跳蛙鳴。

  ⑤有約:即邀約友人。

  ⑥落燈花:舊時以油燈照明,燈心燒殘,落下來時好像一朵閃亮的小花。落:使……掉落。燈花:燈芯燃盡結成的花狀物。

  約客選自《清苑齋集》(《南宋群賢小集》本)。

 

   3、譯文1:

     一個梅雨綿綿的夜晚,鄉村池塘中傳來陣陣蛙鳴。

  等候朋友如約來下棋已過半夜,無聊地敲著棋子,燈灰震落在棋枰上。

    譯文2:

    梅子黃時,家家戶戶都籠罩在煙雨之中。
    遠遠近近那長滿青草的池塘里,傳出蛙聲陣陣。
    已約請好的客人說來卻還沒有來,時間一晃就過了午夜。
    我手拿棋子輕輕地敲擊著桌面,等著客人,只看到燈花隔一會兒就落下一朵……

 

   4、趙師秀(1170~1219) 南宋詩人。字紫芝,號靈秀,又號天樂。永嘉(今浙江溫州)人。光宗紹熙元年(1190)進士,與徐照(字靈暉)、徐璣(字靈淵)、翁卷(字靈舒)并稱“永嘉四靈”,開創了“江湖派”一代詩風。寧宗慶元元年(1195)任上元主簿,后為筠州推官。晚年宦游,逝于臨安。有《趙師秀集》2卷,別本《天樂堂集》1卷,已佚。其《清苑齋集》1卷,有《南宋群賢小集》本,《永嘉詩人祠堂叢刻》本。

 

   5、《約客》這首詩究竟營造了一個什么樣的意境?且看——江南的夏夜,梅雨紛飛,蛙聲齊鳴,詩人約了友人來下棋,然而,時過夜半,約客未至,詩人閑敲棋子,靜靜等候……此時,詩人的心情如何呢?我看主要不是或根本就沒有什么焦躁和煩悶的情緒,而更可能是一種閑逸、散淡和恬然自適的心境。也許曾有那么一會兒焦躁過(這種焦躁情緒怎么會持續到“過夜半”呢?),但現在,詩人被眼前江南夏夜之情之景感染了:多情的梅雨,歡快的哇鳴,閃爍的燈火,清脆的棋子敲擊聲……這是一幅既熱鬧又冷清、既凝重又飄逸的畫面。也許詩人已經忘了他是在等友人,而完全沉浸到內心的激蕩和靜謐中。應該感謝友人的失約,讓詩人享受到了這樣一個獨處的美妙的不眠之夜。

    前二句交待了當時的環境和時令。“黃梅”、“雨”、“池塘”、“蛙聲”,寫出了江南梅雨季節的夏夜之景:雨聲不斷,蛙聲一片。讀來使人如身臨其境,仿佛細雨就在身邊飄,蛙聲就在身邊叫。這看似表現得很“熱鬧”的環境,實際上詩人要反襯出它的“寂靜”。

  后二句點出了人物和事情。主人耐心地而又有幾分焦急地等著,沒事可干,“閑敲”棋子,靜靜地看著閃閃的燈花。第三句“有約不來過夜半”,用“有約”點出了詩人曾“約客”來訪,“過夜半”說明了等待時間之久,本來期待的是約客的叩門聲,但聽到的卻只是一陣陣的雨聲和蛙聲,比照之下更顯示出作者焦躁的心情。第四句“閑敲棋子”是一個細節描寫,詩人約客久候不到,燈芯很長,詩人百無聊賴之際,下意識地將黑白棋子在棋盤上輕輕敲打,而篤篤的敲棋聲又將燈花都震落了。這種姿態貌似閑逸,其實反映出詩人內心的焦躁。

  全詩通過對撩人思緒的環境及“閑敲棋子”這一細節動作的渲染,既寫了詩人雨夜候客來訪的情景,也寫出約客未至的一種悵惘的心情,可謂形神兼備。全詩生活氣息較濃,又擺脫了雕琢之習,清麗可誦。

 

    6、這首詩澹泊清雅,于“無趣中見有趣”,讀來滿是淡淡的悵惘、悠悠的寂寞。詩人是趙宋宗室,標準的“南渡”士大夫。自高宗以下的南宋歷代君臣,未必不思恢復河洛,無奈時勢兩艱,只得在長淮天塹的庇佑之下茍安。這是棋詩的時代背景。

     黃梅天,淫雨霏霏,其他戶外活動多有不便,于是弈棋成為詩人的選擇,于是約請朋友來下棋。“家家雨”,老天爺并不分你是皇室成員還是平頭百姓,更不管你是詩人雅士還是販夫走卒,于是“約客不至”悄然埋下伏筆。

     詩人盤桓在棋室內,久等無聊,時而到窗前看看朋友有沒有來,時而坐到棋桌邊醞釀今天的棋招。透過竹窗可以看到青草池塘,更有那蛙聲,肆無忌憚地傳來,這本是多么愜意的田園生活,然而——因為約客不至,這蛙聲全然不同于辛稼軒“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那樣可人,而是揪心撓肺地煩!

    雨一直不停,蛙一直噪鳴,詩人一直等到了夜半。對了,相對于今人而言,毫無疑問是古人對黑夜的感受更其漫長,這個“夜半”半是夸張,肯定也不是我們生活中的“夜半”。

    到底來不來啊?等得如此苦焦,根據我們的生活體驗,已經可以大膽推測,約請的棋友定然是棋力了得,甚至高于詩人的。對于弈者而言,只有對棋盤上快意復仇的期待,才可以讓落寞的等待無限延伸。想起上次被他屠了大龍,這氣就不打一處來。“啪”!一個人坐在棋桌邊,狠狠地敲下一枚棋子——幾乎與此同時,案頭的燈花也一聲輕爆,濺落而下。

    “燈花爆,佳客到”,真來了?沒說。我們且在這燈花閃爆的一瞬間,來它個蒙太奇——

    經雨的官道,有些濕滑,一名清癯的士人,騎坐在驢背,雍雍然撐著一把油紙傘,順著山路繞行而來,看著熟悉的風景,想著今晚又將贏下的好彩頭,他微微笑,又提起酒葫蘆,美美地咂了一小口……

 

   7、約會的一方失約,而另一方久候不至,是生活中常有的事。失約者的心情如何,姑且不論。候人不至的心情總是焦慮不安的,于是或左右顧盼,或搔首踟躕,或來回溜達……南宋“永嘉四靈”之一的詩人趙師秀,其《約客》一詩表現候人不至的心情,則獨辟蹊徑,別有風味。
http://www.artx.cn/
  《約客》,詩題一作《絕句》,是趙師秀七絕之佳構。前兩句以清新流暢的語言摹寫江南水鄉梅雨時節夜晚的雨景:五月(儲光羲有“五月黃梅時”的詩句)的夜晚,江南水鄉,整個兒籠罩在煙雨之中,青草池塘的蛙聲連成一片,與雨聲相映成趣。詩人抓住頗具時令特點和地方特色的梅雨和蛙聲,訴諸人們的視聽,并借助于聯想(“青草池塘”便是由“處處蛙”引出的聯想),突出“家家雨、“處處蛙”,給人以身臨其境、如見其景、如聞其聲之感。

  梅雨連綿,這在古典詩詞中常用來比喻、襯托無窮無盡的“閑愁”,北宋詞人賀鑄便有“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之名句。《約客》前兩句描寫江南水鄉梅雨之夜的雨景,也正是為下文抒寫“閑”情作襯托,渲染氣氛,只是它不露痕跡罷了。

  后兩句由寫景轉為敘事、抒情,場景也由室外移入室內,重在揭示詩中人物候客不至的心情。“有約不來過夜半”,這是敘事。“有約不來”,點題并敘述客人失約一事,而對其失約原因則不作交代,況且失約的原因,主人當時也不得而知,而這恰恰又是令人有些惦念的。“過夜半”,既表明時間的推移,又暗示主人候客較久。主人候客恐怕至少是從傍晚開始的吧。他左等右等,直到深夜,還不見客人的蹤影。此時他的心情如何呢?這正是結句所要抒寫的。“閑敲棋子落燈花”,是寫人物的舉動,更是抒寫人物的心情。“閑敲棋子”這一特寫鏡頭,以具有鮮明個性的動作巧妙而含蓄地揭示了候客不至時寂寞、無聊的心情。尤其是此中著一“閑”字,頓使境界全出。唯其“閑”,此人物才能細察并繪出“黃梅時節”這撩人愁緒之景;唯其“閑”,此人物方可獨坐敲棋,聊以自遣。這句詩在“閑敲棋子”后繼之以“落燈花”3字,用來照應“過夜半”,進一步襯托人物的心情,也恰到好處。能被下意識的“敲棋”動作所輕易震落的燈花,自然是因燈芯久燃所結成的,這就形象地揭示了候客時間之長和候人者悵惘失望的情緒。閑敲棋子震落燈花這個藝術細節,使全詩更為蘊藉含蓄,有無窮的韻味……

 

    8、“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天氣是“雨”天,時令是“黃梅時節”,合起來理解就是“黃梅雨”。在江南的梅雨季節,老天最會下雨,最潮濕,最悶熱,最讓人難以將息,心情自然抑郁。第1句中除了交待詩人家中遭受到了梅雨困擾,詩人雖然看不到友人那邊是否下雨,但憑推想可以知道友人家照樣飽受淋雨之苦,這從“家家雨”可以體察出來。說不定詩中的“今夜”恰逢大雨淋漣,綿綿不絕,因此這樣的景物描寫,詩人實在也在含蓄地告訴我們他是有些理解了友人不能前來赴“約”的天氣原因,內心里也就有了原諒友人的味道。

再來看第2句“青草池塘處處蛙”中,也不是寫看到的景,而是在寫聽到和想到的景。試想,雨夜墨黑如漆,青草叢中與池塘、水溝中的青蛙怎么能看得見呢?我們認為,即使是神眼大概也很難看得分明。詩人是因為“聽到”處處蛙鳴才“想到”處處有青蛙。倘然是在晴天夜晚,三兩個友人靜坐閑談,將山居田野處處蛙鳴當作背景音樂,展望莊稼豐收,故喜歡上了如鼓的蛙鳴。而詩人落寞至極,本已心亂如麻,煩惱透頂,現蛙陣狂叫,只能讓詩人感覺是“刮噪”,更添愁悶。除此之外,以動襯靜更顯其靜。因為詩人約“客”客卻沒到,詩人內心苦悶。這種苦悶,一有對友人違約的不滿,前已述及;二有對“客”的担心,客人沒來是不是路上被洪水沖走了,還是忽染重病了?詩人“過夜半”還沒去睡,固然有心情懊惱、怨恨、責怪因素在,然而大抵還應該有為朋友担心煎熬到睡不著的意味在。從這個層面上來說,詩人替朋友担憂恐懼還來不及,哪里還會有什么責怪之類的怨恨存在呢?

 

 

 

9、黃梅時節,江南細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潤及千家萬戶。開頭一句,展現的是南國一片迷蒙的整體景象,接著是草地池塘的近景。前者是目所見,后者是耳所聞。江南風景,有聲有色。
    陰雨連綿,空氣濕潤,池水陡漲,青蛙歡歌一片。詩的后兩句是“約客不來過半夜,閑敲棋子落燈花”。深夜候客,無所事事,輕敲棋子,詩人心情閑適。所以蒙蒙細雨也就有了詩意,蛙鳴聲聲也如此悅耳。他時時在捕捉著客人到來的腳步聲,聽到的卻是一片蛙鳴,因此印象極為深刻。如果不是在等待客人,而是急于入眠,那么對這擾人清睡的鼓噪,恐怕早就煩躁了。

 

 

  10、江、浙一帶的人喜歡把黃梅稱作黃霉,把梅雨叫作霉雨。因為空氣里的濕度大,東西容易霉變,所以在這個季節里把冬天的衣服拿出來曬曬,已經成為江南一帶的習俗。俗稱“曬伏”,也有地方叫“曬霉”的。這也是女人們炫耀和攀比的一個機會,看誰箱底的衣料多,看誰曬出來的貨色好。竹竿上花團錦簇、時裝毛衣,可說是應有盡有。真正趕得上一場衣著服飾,床上用品的博覽會。看著這些,女人們臉上笑盈盈的,每一件衣服,也許都蘊藏著一段美好的回憶,一段甜蜜的愛情故事。
時光是那樣的倏忽流失,幫著妻子曬伏的時節已經遠去,現在是頤養天年的時候了。然而那窗外淅淅瀝瀝的雨,卻催生著一種莫名的寂寥。忽然想起宋人趙師秀的詩句:“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趙師秀生平不甚得意,但他這首《約客》,恐怕在所有描寫黃梅的詩篇中,算得上是上品了。詩人的情愫被淅瀝梅雨里黃熟的梅子、青草池塘中斷續的蛙鳴,搖曳燈火下百無聊賴敲打棋子的身影渲染得淋漓盡致。陰沉的天氣,多半也帶動著心情的陰沉,在陰沉中鉤起塵封的往事。宋代詞人賀鑄在那個令人傷感的黃梅季節,想起了曾經令他心怡的凌波美人。寫下了被后人譽為絕唱的《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年華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筆新提斷腸句。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那月下溪橋的徜徉,那花院廊前的傾訴,那瑣窗朱戶的佳人,今又在何處?這淅淅瀝瀝的“梅子黃時雨”,重又鉤起了他滿腹的想思與惆悵。但也正是這“梅子黃時雨”,使詞人獲得了“賀梅子”的雅號。

   俗話說:心定自然涼,黃梅季節也許正是考驗一個人忍耐程度的季節。

 

   11、北方干燥,南方濕潤,是恒定的理念,尤其春季,表現尤甚。想來,此時的家鄉,應該是淫雨霏霏,細雨漣漣,仰頭望天,也是灰靡靡的顏色。

    從前在家,我總是很煩悶這樣陰郁的天氣,向往著草長鶯飛二月天里明媚溫暖的陽光。朋友總笑我,不會好好惜福,說北方春季多沙塵,羨慕這絲雨潤物都來不及。我執拗,不服氣地爭執,北方整日清清爽爽,暖日當空,怎會羨慕這漫天陰霾呢? 
    如今身在北方,日日沐浴溫暖的陽光,卻異常思念那陰雨連綿的春季。偶爾靜思,覺得自己貪心,得隴望蜀,于是自嘲,真的是只有失去了才會懂得珍惜懷念呀!
    憶及江南,三月四月,春意正濃,那廣袤無垠的田野,褪盡殘冬的蕭條,小草兒冒出了翠綠的新芽,尖尖的嫩苞,實在惹人憐愛。雨歇時,倚樓瞭望,原野里穿來孩童們的陣陣歡笑。春天,的確是孩子的樂園。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各式各樣的風箏借著東風扶搖直上,歡聲笑語亦隨風飄散,撒入夾雜著清新草香的空氣里。
    還是喜歡下雨的季節,莫名地,我與雨有著不解的情結,雖然在心情糟糕的時候,會忍不住抱怨幾聲。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梅雨時分,手捧一卷詩詞,靜坐于窗前,細細地讀,乏了便抬頭望望窗外,絲絲細雨,朦朧似霧如夢,遠方重巒疊嶂,也仿佛披上了淡淡的輕紗,亦或許點滴到天明,豆大的雨滴打到青翠欲滴的樹葉,而后再沿著清淺的葉脈,緩緩落下。私下里,我總認為這是世間最愜意的享受。
    偶爾,靜夜里,思緒亂飛的我,也會極其羨慕,遙遠時空里,古人的那份悠然清閑,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我,總是無限憧憬著淡泊如斯的心境,不過明白,有些事情強求不來,也就不再勉強。
    江南水鄉,四處皆是潺潺悠悠的流水,每逢雨落,淅淅瀝瀝,點點滴滴的雨珠墜落,水面上蕩漾起一個個漩渦,轉瞬,還未及消逝,密密的雨滴便又已打下。我愛極那細碎的雨霧,輕風一吹,便能撩起層層疊疊輕紗般的雨幕,伴著河畔溪畔裊裊低垂的楊柳枝條,宛若詩經中走出的女子,優雅寧靜,清麗婉約。
    百花爭妍,姹紫嫣紅,春季里總掙脫不了繽紛色彩的打扮。雨,最是無情。絲雨縱然潤物,殊不知,一場忽如其來的驟風暴雨,花落無語,紅綃香斷有誰憐。樹下,繽紛落英,究竟是無奈地離開枝頭,還是,化作春泥更護花,誰也不知。信手拈起一片灑落的花瓣,湊近聞聞,些許尚帶著綻放的熱量。
    我總是覺得,江南春是落寞哀愁的季節。那光滑的青石板路上有過無數迤邐后的奈何,那深深古巷掩藏著過去或者未來的許多凄涼,那西子湖邊斷橋畔令人斷腸的悲傷,那秦觀亦說“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的悵然,那雨打芭蕉風吹紗簾的寂寥,還有那……春季的江南,原來是適宜點綴著淡淡哀愁的。
    久久未見陽光,在那份哀愁那分陰霾里,人萎靡得如同發霉的稻草,焦急地期望著陽光的翻曬。雨過天晴,人們歡欣愉悅,莫過于此了。陽光施施然地揮灑,天空淡淡的藍,樹木花草清新的綠,空氣里也摻雜著雨水洗禮后的清涼。遠山重疊,去掉那瑩瑩的雨紗,盡是干凈清爽,和綠得欲滴的嫵媚,巍然屹立在天盡頭。這樣潔凈的陽光暖日,美麗得令我難以拒絕。試問,又有誰能夠拒絕美呢?
    窗外,亦是溫暖的陽光,漫天的楊絮,我還是很貪心地懷念著江南……
 
 
 
    12、雨是有靈性的,尤其是在性情中人的心中,那靈性也就變得分外多情。雨知人意、解風情,在詩人的筆下,雨兒連綿,如坐禪自語,雨打梧桐,又如歌如泣。那雨聲,不知寄托了多少文人騷客的哀怨悲歡: “黃梅時節家家雨 ,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在詩人趙師秀的筆下,南國雨中的景象,讓沒有到過南方的人也猶如一目了然,如臨近前。那連綿的陰雨,那濕蠕蠕的空氣,那碧波漣漪的池塘,那歡歌一片的蛙聲,還有那等客不來過夜半,手拿棋子閑敲桌面的“啪-啪-”聲響,真使人感到那雨之靈性的跳動。難怪有人說,雨景中最美的,當屬江南。是的,不論是“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還是“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美不勝收的江南雨景,在蘇東坡的筆下,的確宛如一婀娜多姿的窈窕女子,讓人觀后難以忘懷。還有那陸游的“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更使人真切的感到了在徹夜淅瀝的江南雨中,那深巷盛開的杏花,聞到了那四溢的、沁人心脾的花香。在詩人的筆下,那雨后的杏花仿佛觸手可及,那雨中的小巷、那小巷中叫賣杏花的商販,還有那買杏花的女子,使人聯想起來,也真真相映成趣。我喜歡江南雨的柔情無限,它就像多情的女子,無形的纏繞著你,撫摸著你,讓你一閉上眼睛,就能使你感覺到它的美,美得令人心動,美得令人心醉。
    傾聽著窗外的梧桐細雨,我在文人騷客的語句中想象著江南的雨景。但在遐想之中又想到,比起江南雨的靈性,江北的雨也毫不遜色,且更豐富多情。
 
 
    比起江南雨的纏綿溫柔來,江北的雨有時候下的豪爽、酣暢、粗獷、干脆。不來則已,一來就傾盆瓢潑,像北方小伙兒的性情,熾烈如焰,熱情如火。雷雨閃電中,能使你想起金戈鐵馬,黃鐘大呂。如果你置身其中,定能使你在如澆如注的雨中感到一種別樣的暢快淋漓,猶如久別的戀人在重逢后的那一陣狂吻。于是,在北方雨的滋潤下,便有了岳飛、辛棄疾,便有了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便有了“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北方的雨,有時候它又下的那么羞羞答答,多情、含蓄。于是,便有了“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便有了“倚樓無語理瑤琴”時的“遠岫出山催薄暮,細風吹雨弄輕陰”。便有了“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啊,讀著這些詩句,你難道能看不到北方雨中,詩人的那種借酒銷魂,詞人的那種恬靜優雅,那種在順境中的悠然自得,那種在雨疏風驟后的心靈悸動嗎?
    北方的雨,有時候又下的苦楚凄慘,讓人在雨中感到有些清冷。從“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的“種種惱人天氣”,到《聲聲慢》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這種雨都被李清照刻劃得淋漓盡致。讀著女詞人的佳作,你就會感受到:在這凄楚的雨中,自己如果坐在窗前,守著孤燈獨影,聽著凄風苦雨,望著滿地落櫻,難免也會將自己的心情寄托于“三杯兩盞淡酒”中。誰不知“以酒澆愁愁更愁”,但面對秋風秋雨之愁,不這樣,又能如何呢?
    獨在他鄉為異客,寂寞夜聽梧桐雨,啊,比起觀雨,聽雨似乎更受人青睞。此刻,我耳聽著窗外的雨聲,想到了江南雨中那持著花傘行走在小巷深處的中的好友,想到了北方雨中那豪爽強悍的熱血男兒,想到了同為故鄉人宋代詞人李清照,同時也想到了身處他鄉為異客的我,這時便覺得與李清照有了幾分同感。于是,便在梧桐細雨聲中,默默地吟起《聲聲慢》來“……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吟著吟著,幾行淚水竟禁不住流了下來。

 


 

2013-09-10 21: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