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

  [譯文]  清晨的天氣是一片寒涼,黃菊花開滿了整個枝頭;人生應當及時行樂,有酒就喝,可不能讓酒杯空放著沒有一滴酒。

  [出典]  北宋  黃庭堅  《鷓鴣天·黃菊枝頭生曉寒》

  注:

  1、《鷓鴣天》黃庭堅

    座中有眉山隱客史應之和前韻,即席答之。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風前橫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盡清歡。黃花白發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

  2、注釋:  

    作于元符二年,時在戎州。

    史應之:名濤,眉山人,是活動于戎州、瀘州一帶的隱士。

    人生莫放酒杯干:曹操《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本此意。

   風前橫笛:黃庭堅《念奴嬌•斷紅霽雨》一詞中有:“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愛臨風笛”的句子。

  倒著冠:《世說新語·任誕》:“山秀倫為荊州,時出酣暢。”人為之歌曰:“山公時一醉,徑造高陽池。日暮倒載歸,酩酊無所知。復能乘駿馬,倒著白接罡。舉手問葛彊,何如并州兒。”按:接罡,白帽。

  身健在:杜甫《九日蘭田崔氏莊》詩:“明年此會知誰健?醉把茱萸仔細看。”

  且加餐:《古詩十九首》:“努力加餐飯。

 

 

   3、譯文:

     高潔鮮艷的黃色菊花枝頭,生發出來一絲微寒,人生短暫別放過杯中美酒,定要把它樽樽喝干。在那狂風斜雨的時候,冒雨迎風吹奏橫笛,在醉態朦朧中,頭上插著黃花倒戴頭冠。

   只要健康地活著,就要奮力加餐,還要隨著歌舞的節奏,盡情地玩樂尋歡。美麗的黃花和斑白的頭發相互牽挽,盡可讓當今那些媚世的人側目而視,冷眼相看。

 

 

   4、黃庭堅生平見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5、此詞是黃山谷與甘居山野、不求功名的“眉山隱客”史念之互相酬唱之作,全詞通過一個“淫坊酒肆狂居士”的形象,展現了山谷從坎坷的仕途得來的人生體驗,抒發了自己胸中的苦悶和激憤。詞中所塑造的狂士形象,是作者自己及其朋友史念之的形象,同時也是那一時代中不諧于俗而懷不平傲世之心的文人的形象。

  上片是勸酒之辭,勸別人,也勸自己到酒中去求安慰,到醉中去求歡樂。首句“黃菊枝頭生曉寒”是紀實,點明為重陽后一日所作。因史應之有和詞,故自己再和一首,當亦是此數日間事。賞菊飲酒二事久已有不解之緣,借“黃菊”自然過渡到“酒杯”,引出下一句“人生莫放酒杯干”。意即酒中自有歡樂,自有天地,應讓杯中常有酒,應該長入酒中天。“風前橫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著意寫出酒后的浪漫舉動和醉中狂態,表明酒中自有另一番境界。橫起笛子對著風雨吹,頭上插花倒戴帽,都是不入時的狂放行為,只有酒后醉中才能這樣放肆。

  下片則是對世俗的侮慢與挑戰。“身健,且加餐。舞裙歌板盡清歡。”仍是一種反常心理,其含意于世事紛擾,是非顛倒,世風益衰,無可挽回,只愿身體長健,眼前快樂,別的一無所求。這是從反面立言。“黃花白發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則是正面立言。菊花傲霜而開,常用以比喻人老而彌堅,故有黃花晚節之稱。這里說的白發人牽換著黃花,明顯地表示自己要有御霜之志,決不同流合污,而且特意要表現給世俗之人看。這自然是對世俗的侮慢,不可能為時人所理解和容忍。

  此詞以簡潔的筆墨,勾勒出一個類似狂人的形象,抒寫了山谷久抑胸中的憤懣,表現出對黑暗、污濁的社會現實無言的反抗。詞中所塑造的主人公形象,以自樂自娛、放浪形骸、侮世慢俗的方式來發泄心中郁結的憤懣與不平,對現實中的政治迫害進行調侃和抗爭,體現了詞人掙脫世俗約束的高曠理想。主人公曠達的外表后,隱藏著無盡的辛酸與傷痛。 

 

 

   6、《食貨志》上記載,趙匡義曾派使臣去海外招商,這么撩撥商業,難怪宋朝會成為最富裕的皇朝。

  生活一富裕,小情調就出來了,那時沒有ipad啥的可以炫耀,那就戴花吧。對于戴花這事,男人比女人還要積極。“群官戴花北立,內侍進班奇牌,皇帝詣集英殿,百官謝花再拜,又再拜就坐。”

  花兒在這還能表達愛,宋真宗愛寇準,親手將花插到他頭上,體貼地說,“寇準年少,正是簪花吃酒時。”大伙看著只有羨慕的份,被皇上愛一次,這人生該多燦爛。

  其實《水滸》里插花的男人,才顯真性情。浪子燕青,“腰間斜插名人扇,鬢邊常簪四季花”。而“一枝花”蔡慶,“茜紅衫上描鸂鶒,茶神衣中繡木香。曲曲領沿深染皂,飄飄博帶淺涂黃。金不燦爛頭巾小,一朵花枝插鬢傍。”旖旎死了。

  看起來,宋朝男人充分體現了雄性動物的華麗特質。

  男人即使老了,也一樣愛戴花,“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風前橫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白胡子老頭黃庭堅頂一頭黃菊,倒顯嫵媚。 

 

 

   7、黃庭堅22歲就得中進士,他可不像司馬光古板,歌樓舞榭,倚紅偎翠的風流勾當,早年未曾少過。只是生逢“元佑黨爭”,一時多少才俊,盡被席卷,也饒不過一個其實并不樂于政治斗爭的他。半百之年,還被貶官外放到蜀中黔州,那荒涼野僻的地方。表面是因為撰《神宗實錄》有誤,其實呢,是章敦、蔡卞等新黨當權,迫不及待要清理異己及疑似異己者。

  世事流轉,起伏歷經,風霜刀劍嚴相逼過,還是在醉里簪花,今天和昨日,已經完全兩種心境了。

  這是在秋天,菊花開遍。中國傳統文化中,菊之一詞,別具高潔意味,象征歲寒前的不屈,霜雪到臨際的堅守。菊也是最富人情味的花,總與鄉居的安祥、友鄰的邀約,故園的情懷緊緊相聯。提到菊,你能不端出幾盤小菜,飲酒,閑話?

  也是黃庭堅人生中的秋天。上片依然寫景寫情而起興,寫燦爛菊花黃中感受到的絲絲蕭颯,油然而起人生幾何之嘆。于是當盡歡,當大醉。醉后怎么樣?“風前橫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你有風狂雨驟,我有笛聲吹徹,有頭上花枝照酒卮,我還要把帽子反著戴,拍手大笑,顛狂的老頭兒,將你們統統雷倒。生命的逆旅,總要在大笑和斜睨后,才有足夠的勇氣和真誠,去深思自勉:何懼世人冷眼,濁世中守住這顆清潔的心。這樣的歡樂坦蕩,生死無畏。

  這樣說來,詞也是可以言志的。只是言志的姿態,沒那么莊重,就好像放下酒杯,隨手摘下一朵花,簪在頭上的姿勢,漫不經心。就在這樣的隨意中,形象已經悄然定格。人人都說,姿態很重要,在網絡時代,話語滔滔不絕,將彼此的聲音淹沒。每個人想要讓別人看見自己聽見自己,就要用最新異最夸張的姿態,來博取眼球,換得出位。脫衣服落伍,那就穿最丑陋的衣服,擺最無語的姿勢,打扮成人間囧物;大聲喊聽不見,那就說臟話,罵人吧,造謠吧,于是姿態層出不窮,而心靈的聲音呢?心靈這敏感脆弱的活物,是經不起你方唱罷我登場的熱鬧的。它只能遠離舞臺,瑟縮失語。

  所以古時候緩慢的生活節奏也有好處,讓潦倒也可以變得從容,對著一瓶花一壺酒,發很長時間的呆,想些什么。

  黃庭堅在黔州待沒多久,又被趕到戎州,前后足足五年。剛剛被平反,又被人誣告,這一次來勢更兇狠,索性流放到廣西。一次一次,離家更遠,離老越近。不斷的顛沛流離中,親友的噩耗一個接一個傳來:弟叔達死,友人秦觀死,蘇軾死,陳師道死……命運的獰惡面目似乎一旦暴露,便再也不肯發些許善意。

  但人們能見到的,仍是他的不迫,與不怨。生存是要智慧的,不是官場上投機經營的智慧,而是得失坦然,寵辱不驚,是一個人在險惡逆境中,仍將靈魂放到高處,向命運含笑的智慧。
  他是真正的能夠和光同塵的達人:“不以得喪休戚芥蒂其中”的君子,人們如是說。人世多滄桑,老了容顏,親友離散,像一枝黃菊,枝頭抱香,豁達中的堅守,向命運的抗爭,凝成了這一尊簪花大笑的白發狂夫雕像。經住了考驗,不因時間流逝而崩壞。

  黃庭堅真是個很倔很倔的人,正如他的姓字:魯直。有點兒魯且直的意思。當年,他是文壇早早出道的天才,可是不夠啊,這個時代英才輩出,他一定要成為那個最獨特的自己。

  結果是,詩、文、詞、書法,都自成了一家,決不倚人門戶,步人后塵。人稱“蘇門四學士”,卻以詩與蘇東坡并稱“蘇、黃”,開江西詩派一脈。書法也瘦勁雄健,是宋四大家之一。那轉折鉤劃間的拗與奇,看久了,不禁要會心,要莞爾。

  寫詞是小道,無關緊要的事,他也要另找條路。好友晁補之曾評價:“不是當行家語,乃著腔子唱好詩。”原來是以詩入詞,這與蘇軾有點像,但又不一樣,他更直接,更硬朗,劍走偏鋒也且試試吧!他還干過很多次將俗語俚語入詞的事,說實話吧,效果也不是非常好。有時候,看著感覺有點雷,有點好笑。不過,那有什么關系。

  最欣賞他的是蘇軾,大概蘇黃本來平生氣格、志趣上最相近。蘇軾夸道:“超軼絕塵,獨立萬物之表,馭氣騎風,以與造物者游。”

 

 

   8、 黃花,俗稱野菊花,自古以來,詩人多有描寫。陶淵明看中了野菊花獨立寒秋的品格,寫出“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句子,借作自己超凡脫俗、高風亮節的寫照。孟浩然“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劉辰翁“欲攜斗酒答秋光,山深無覓黃花處”,也是寫的這種情懷。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黃花白發相牽挽,付與時人冷眼看”(黃庭堅《鷓鴣天》),是宦途失意者眼中的黃花;“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李清照《醉花陰》《聲聲慢》),是閨中思婦眼中的黃花;借人為付與黃花的蕭索、寂寞、冷落的特征,寄托、抒發離情、怨情、苦情這眾多的悲秋詩詞,說的都是一個“愁”字。

友情合作伙伴:第一網絡!本文出自:http://w1.org.cn/web/net13/y155318.html

 

 

   9、今日,在這個落雨的黃昏,當白的杏花,粉的桃花悄然飄落到水中,順著河水緩緩而下時,我忽然就把那座城市忘了。所有的悲歡都似水中的花瓣,慢慢地從眼前飄遠,再飄遠。

  原來時光一直在前行啊,原來安靜的只是人的心。只是這樣而已。

  落雨的窗前,輕輕捧起一卷古老的詩詞,無論是“楊柳絲絲弄輕柔,煙縷織成愁”的悵惘,還是“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的曠放,心始終都穩妥踏實,愉悅歡欣。

  這一段安靜的日子,逝去了,將不再重來。但是有關于這個春日的細雨,有關于細雨里灑落的花瓣,都逐一被我保留在了記憶中,日日鮮活。

  我撿起幾枚丁香花瓣放在手心,帶到啟程的路上,也留在記憶里。
 

 

   10、我們離宋詞有多遠?從時間距離上說,隔著將近一個千年,從心理距離上說,不過是“人遠天涯近”。我們今天的男人和宋朝的男人相差多遠?沒多遠,依然是有情的“為情所困”,無情的“天涯何處無芳草”;依然是無論得意還是失意都會想到女人的石榴裙,得意的時候,“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失意的時候,“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而我們今天的女人和宋朝的女人有什么區別?區別也不大,依然是喜歡“攜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黃梅細雨”,依然是樂意“嬌癡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我們依然對情愛有很多寄托,“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我們依然恨別離,依然抱怨“展轉衾裯空懊惱,天易見,見伊難”。

 

 

   11、黃庭堅有這樣的兩句詩:“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秋日之美,美在一份恬淡;美在一份高遠;美在一份清爽;美在一份悠閑。既知秋之精美,美得絢爛。與其悲秋懷舊,莫如痛飲一杯紅酒:為思鄉;為母親;為秋天;為自己;更為那如泉的靈感……

    秋天,有一朵朵閑云,那么悠然自樂,毫不理會塵屑凡絮,一絲寧靜,一種清淡牽著燕子的靈感悄悄升華,小情小愛漸遠,大割大舍、大離大棄、兩袖一甩,便是明月清風。

   秋日的風,沒有一點兒花邊、一點兒修飾,既暖又寒,吹來沁人心脾的花香、草香、果香和泥土香。又把夏日的燥熱、倦怠、疲憊和無奈,吹得無影無蹤,象甜甜的小夜曲掠過深秋的荒原……

    秋天的雨伴著淡淡的詩情和畫意,淅淅瀝瀝而來,于是郊外彌漫著一陣潮潤的馨香,秋水便明澈純凈,纖塵不染,凈化靈魂、升華思想、豐富內涵……

    今夜落葉如飛,秋色如醉。燕子愿在飛中去醉;愿在醉中去飛……

    秋天的太陽,少了一份狂熱,多了一份溫柔;月到仲秋,游子思鄉,不論圓缺,盡種上一個甜甜澀澀、繾繾綣綣的夢,便吟唐詩、宋詞入懷:“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時”,“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春光嬌媚;夏夜靜美;深冬清寒。唯有天高云淡的秋啊,有千般魅力,萬種風情讓我情有獨鐘!

    親愛的慈母,遙遠的故鄉,讓女兒把甜甜的愛戀、疼疼地思念都給你們吧!

    請聽燕子的軟語呢喃和如飛的浪漫吧……

 

 

   12、 千種世相,多少滋味隨心轉,萬里江湖,何處合成歡喜愁。倉促間,人生路已走遠,悲歡如風,喜憂往復,越發感知時光的冷。今夜,帶著醉意回望,生活亦如酒,尋常光陰總是平淡無奇,卻像一瓶好酒,經過漫長等待,在記憶里慢慢回味,在時光中陳釀,若干年后,某刻忽然想起,似冥冥中的緣分,于是再小心取出輕輕開啟,當芬香撲鼻的一剎那,百感交集的我們,品嘗到的,是這復雜卻韻味悠長的人生

    黃菊枝頭生曉寒,人生莫放酒杯干,仿佛嗅到醇郁的酒氣,來自某段記憶深處。有時醇郁,有的清冽。。有時,如一團烈焰肆意燃燒。。。不停的在意,不斷的忘記,卻發覺所有一切都還在心底 。這百轉的人生啊,如酒釀在光陰的夢里,我知道,綿柔或清冽,都要一口飲盡了去。。。忘記似短還長的一生,忘記幽幽搖曳的夢,清醉悠悠,我只看見時光如燦爛煙花絕美綻放,只看見歲月在四季精心的誘惑里,用心把自己點燃,那炫目的光中,山不因沉寂而冷漠,水不因安靜而孤單,孤獨亦不再是缺憾,寂寞如花開過

  此時金盞只須深,看盡落花能幾醉?今夜,站在光陰岸邊,且微笑著舉一杯歲月陳釀,遙向生命中逝去流年里所有悲歡,一一作別

  唯愿今宵酒酣時候,詩興依然,恰黃花又開 朱顏未衰  正好忘懷……


*

2013-09-10 21: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