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山水文化專題
字體    

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
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
莊燦煌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

   [譯文]  青山漸漸被暮靄籠罩,紅日慢慢向西墜落。浩浩長江奔騰不息,洶涌地向東流去。天空中縷縷殘霞就像有花紋的羅綺漸漸散開。

  [出典]  北宋  晁補之  《迷神引·黯黯青山紅日暮》

  注:

  1、  《迷神引》 晁補之 

     貶玉溪對江山作

    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使人愁,長安遠,在何處?幾點漁燈小,迷近塢。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誤。覺阮途窮,歸心阻。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猿鳥一時啼,驚島嶼。燭暗不成眠,聽津鼓。

  2、注釋:

    塢:音誤,四周高中間低之處所,或四面擋風之建筑。

   浦:①水濱。②指池、塘、江河等水面,如浦月(江河中之月)。
  
   儒冠:儒生冠帽。后以指儒生。
 
   阮途:謂劉晨、阮肇入天臺,逢仙女,既出,已隔七世之事。
 
  平楚:平野;又謂從高處遠望,叢林樹梢齊平。

 
  3、譯文:
 
    青山漸漸被暮靄籠罩,紅日慢慢向西墜落。浩浩長江奔騰不息,洶涌地向東流去。天空中縷縷殘霞就像有花紋的羅綺漸漸散開。回首望去浩淼的煙波掩映著漫漫路途。令人憂愁的是離京城越來越遠逐漸模糊。愁云殘霧暮靄沉沉中,京都究竟藏在何處,幾處閃爍不定的微弱的漁火,使人迷離恍惚不知船塢遠近。一葉船帆漸漸低垂下來,停泊在前面的江浦。
 
    默默地回想自己的一生,獨自悔恨常常為追求功名所誤。自己就像阮籍那樣已到窮途末路,而歸隱田園的情趣卻常常受阻。遙望普照千里楚地的皎皎素月,此刻竟是這樣令人傷感凄楚。怨恨那如泣如訴的竹枝歌啊,為何聲聲愁怨,為誰痛苦。凄厲的猿啼悲哀的鳥啼聲,仿佛驚動了整個島嶼。昏暗的燭光下久久難以入眠,臥聽著津渡邊的聲聲更鼓。

 
   4、晁補之(1053—1110年),北宋時期著名文學家。字無咎,號歸來子,漢族,濟州巨野(今屬山東巨野縣)人,為“蘇門四學士”(另有北宋詩人黃庭堅、秦觀、張耒)之一。

    《宋史·晁補之傳》曰:晁補之為“太子少傅迥五世孫,宗愨之曾孫也。父端友,工于詩。”從這幾句簡短的記載里,可知晁補之生長在士宦之家、書香門第。他從小就受到家庭良好的文化熏陶,加上他聰敏強記,幼能屬文,日誦千言,故早負盛名。

    元豐二年(1079)進士第一及第。以元祐黨籍坐貶。大觀四年卒于泗州官舍。有《琴趣外編》,筆鋒甚厲,時有奇氣,風格與東坡為近。

    當然,說晁補之屬豪放詞家,師承蘇軾,只是就其主導傾向而言,實際上,晁補之全部詞章中,傷春惜別、相思憶舊之傳統題材的作品仍占約半數之多,并頗具清新蘊藉韻味與柔麗綿邈情調,合乎詞的當行本色。如他的《引駕行·梅精瓊綻》一詞,起首說春光滿園,人卻獨自落淚,中間略事點染,歇拍便揭示出“憶年時,把羅袂”的緣由:全在舊情難忘啊!過片轉過筆意呼應,只寫了戀人留在印象最深處的一個細微動作,則她的風采便躍然可見。那艷紅的櫻桃仿佛一根基線,將今春與去春連綴起來,韻華依然,芳姿歷歷能跡,人竟一去無音訊,當時的離別實出無奈,但此情有誰知,又堪向誰人道呢!全詞用鋪敘手法,章法縝密不懈,不作大幅度跨躍搖曳,率拙間饒見渾厚氣,表現出作為駕馭長調的能力,得益于柳永處實多。

   5、這是一首抒寫羈旅之愁的詞作。上片寫日暮黃昏時江上的情景,下片寫羈旅的寂寞與哀愁。
 
  “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寫青山漸暗,紅日西沉,浩浩大江不舍晝夜地奔流東去。這兩句如畫家揮動如椽巨筆,一下子就勾勒出江上暮色的壯麗景色,渲染出一幅極為闊大的氣象。這里一“青”一“紅”賦予畫面以明暗相映的色調和彩韻,畫面清晰,色彩濃烈;“浩浩大江東注”一句,則在動態上著墨,立刻使靜態的畫面增添了雄偉的氣勢和浩蕩奔騰、滾滾東去的流動感。
 
  “余霞散綺,向煙波路”。這兩句中前一句是化用謝朓“余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詩句的詩意,寫紅日西墜必有余霞散綺的壯麗景觀。這里由于“余霞散綺”的點染,更加描繪出大江日暮時分的壯麗景象。唐代崔灝的《黃鶴樓》一詩寫道:“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向煙波路”句及以下四句,正是化用崔灝這兩句詩的詩意,詞人回首來路,煙波浩渺,不禁想起遠在數千里外的京城,從而勾起貶謫的愁怨和悲哀。京城在何處?煙波浩渺影難覓;此身在何處?幾點漁火迷近塢。這里長安代指宋代的京城汴梁。船塢已近,本來應當是不會迷茫的,但由于幾點小小漁燈的閃爍不定,使人不免產生了迷離恍惚之感。這實際上是借景寫情,是詞人在貶謫途中一種迷茫心境的物態化表現。
 
  “一片客帆低,傍前浦”緊承上句而來,寫詞人乘坐的船帆就在這樣的情境中漸漸從桅桿上低低落下來,船兒在前浦慢慢靠岸了。
 
  上片詞人著重描繪江上的景色,為下片的抒寫羈旅之情做鋪墊。這一部分從青山日暮,大江東去,到余霞散綺,回望煙波;從漁火閃爍,燈影迷離,到落帆低垂,船傍前浦,詞人縝密細膩地描述了江上漂泊的具體情景,貶謫的郁悶情懷,羈旅的迷茫心緒,這一切便在景物的描繪中形象地外化出來了。詞人描寫景物的同時,也是在借景寓情,使景物情思化。
 
  下片著重抒寫羈旅的情懷。但詞作并不是直抒胸臆,而是仍然沒有離開景物描寫。只不過在手法上有所變化,詞人在景物的描寫上,浸透了比較濃厚的感情色彩,“情”的表達仍然借助于“景”的描繪以完成。
 
  “暗相平生,自悔儒冠誤”這兩句比較直露,但卻是詞人對于自己一生的反思,因而用來領起下片,下片便是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具體化、形象化的描寫。

  “覺阮途窮,歸心阻”這是運用阮籍的典故。阮籍傳說,阮籍“時率意獨駕,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慟哭而反。”他的《詠懷》詩八十余首,便是表現憂時嗟生、途窮命蹇的感嘆。補之以阮籍自比,說自己已經意識到“途窮”而歸心猶受阻遏,不得歸隱田園,全身遠害,怡然自樂。

  “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以下諸句,較前幾句形象生動多了。這里詞作繼續寓情于景,以“斷魂素月”、“怪竹枝歌”、“猿鳥”、“暗燭”“津鼓”等一系列的意象烘托宦途羈旅的沉咽之情。詞人在客帆降落、船傍前浦的一剎那之間,眼望一片潔白的月色,灑在一望千里的平原上,猶如水銀置于平地一般,又好像千里的明鏡一般光亮平滑。這景象不僅使人魂斷神凄,再加上那如怨如訴的聲聲竹枝歌,悠悠地從遠處飄來,聲聲刺耳鉆心,更使人難耐悲苦愁思。這里“為誰苦”是詞人一個自問自答的詰語,實際上是說“聲聲怨”的竹枝歌仿佛是在為我而悲怨。“猿鳥一時啼”仍然是渲染聽覺上的感觸。本來“猿啼三聲淚沾裳”已是一種令人慘然淚下的凄涼哀鳴,又加上“猿鳥一時啼”,這就更使“島嶼”驚怵,令人無法成眠了。這樣,詞人只好在昏暗的燭光中,臥聽津渡傳來的更鼓了。

 
    6、沒有燈光的路邊,除了黑暗,看不清楚任何的景物。
 
    這便是夜吧,總是充滿著黑暗和朦朧。

    在白天和黑夜的盡頭,獨自行走,獨自度過,那樣的孤寂和偶爾充斥了心的郁悶,只有心的角落明白。

    生命就是一趟旅程,沒有人可以陪伴你浪跡天涯,走過一生一世;也沒有人會放棄自己的追求來永遠扶持你,你的人生旅程只能用自己的腳步去丈量。

    許多時候,永遠只是一個承諾一個詞語,永遠有多遠?
 
    也許,我只是將文字變成一種無言的形式而已,真正要表達的,或許,只在心間。
   
    “貶玉溪,對江山作。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使人愁,長安遠,在何處?幾點漁燈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誤。覺阮途窮,歸心阻。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猿鳥一時啼,驚島嶼。燭暗不成眠,聽津鼓。”
   
    夜已深,午夜的月,輕輕地,灑落一地清輝。
    時光,眨眼便流逝了,歲月很是無情。
    金色的十月,又將盡了。
    秋也將盡頭了吧?

 
    7、幸福嗎?我輕輕的問自己,我想了許久,終究無法回答。
   
    《迷神引》——晁補之
    “貶玉溪,對江山作。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使人愁,長安遠,在何處?幾點漁燈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誤。覺阮途窮,歸心阻。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猿鳥一時啼,驚島嶼。燭暗不成眠,聽津鼓。”

    在夜色中,微微的笑。總會在某些時刻,想起或遠或近的某個朋友,也或,或遠或近的某個兄長或者朋友想起了我。
    俗世的塵埃之外,我們如此牽掛。內心里,有微微的感動,有微微的暖。
   
    天空里有微微的陰霰,天空吹著微微的風,那光亮,也是好不刺眼的,不似陽光明媚時候耀眼的光。
    沖了一盞茶,淡淡的斜靠陽臺、倚著輕風,一口一口的喝盡,茶有些微微的苦,喝盡之后,是微微的香,帶著歲月和陽光的氣息,淡淡。
   
    時光緩緩也或快速的消逝,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在日復一日的快樂或者哀傷中,沒有多一秒、也沒有少一秒。


    8、那目若星河的蔚藍,縱使歲月斑駁了黑發,縱使風霜腐蝕了容顏,機緣中天上人間依舊相見,只恨歲月已改那風華絕代的姿容。

  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使人愁。

  燈火闌珊處,是否是你歸來的腳步呢?

  是否,這腳步又只是夢里的虛幻呢?

  經歷了無盡的悲傷后

  你還能不能微笑著,輕輕唱著

  唱著那過往的,來來的幸福呢?


   9、三十的時候,覺得人生更多的時候是一種責任:人不可能僅僅為自己而活,許多時候,人都是為了別人的存在或者期望而活著。也就在這個時候,打消了找尋一個好的方式結束生命的想法。

    看多了悲歡離合,看多了生命和死亡,明白了生和死,只那么一步之遙。明白了生命不僅僅屬于自己。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有了那么一些宿命的看法。

    于是在偶有閑暇的時光里,閑看庭前花開花落,靜觀天上云卷云舒。

    偶爾有心緒有閑的時候:品味咖啡,咖啡是要獨自一個人在一個天氣很好的午后或者時光,帶著一份悠閑,才能品出咖啡的滋味;和友人一起出去喝紅酒,看那些紅色的液體,如何在夜的霓虹中閃現著別樣人生;也喝茶,偶爾的,品味茶苦茶香。

    在俗世的塵土中,依然前行著匆匆忙忙的腳步。
   
    “貶玉溪,對江山作。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使人愁,長安遠,在何處?幾點漁燈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誤。覺阮途窮,歸心阻。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猿鳥一時啼,驚島嶼。燭暗不成眠,聽津鼓。”

    總是有些祝福,在歲月中停駐,總是有些真情,在人海中永遠的存在著。
   
    當歲月遠去,當時光逝去,天邊的云依然在風里,飄蕩舞蹈。
    那些祝福,那些關注,一直都在。
   
    而你,好嗎?


    10、 窗外,月光柔柔地如水瀉在地上,初冬的夜色彌漫著月的光芒,輝冷大地,薄薄的如蟬翼悄悄地鳴響,恍若梵阿鈴奏出的樂曲。恰似輕紗籠罩的一片蒼茫,對著月,默默的祈禱。

    思緒升起,淡淡的祝福,淡淡的牽掛,淡淡的思念,淡淡的憂愁。

    恍惚如夢。

    初冬的月,清涼如水,月光嬌媚地傾灑在身上,身影傾斜在地面上顯出清晰的輪廓,抬頭望著月兒,它依然是那么沉靜和高貴,俯視著人間的歡聚和離別,被這柔亮的銀色月光籠罩著,感覺它的圣潔和清冷,卻無法平息心中涌動的思緒。

    四周安靜了,寂靜的月下風兒蕭蕭,腳步輕輕,如風一般略過。

    輕輕的嘆息,輕輕的祝福。
    
    《迷神引》——晁補之
    “貶玉溪,對江山作。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使人愁,長安遠,在何處?幾點漁燈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誤。覺阮途窮,歸心阻。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猿鳥一時啼,驚島嶼。燭暗不成眠,聽津鼓。”
    
    陽光終被云層遮擋了身影,午后的風,一陣又一陣,帶著涼意。
    天空的暮色快降臨了罷,而時光,時光也將遠去。
    依然喝茶,淡淡。
    依然敲字,悠悠。
    
    總是要流逝的,那些時光;
    總是要遠去的,那些往事。


    11、離開時已近晌午,天氣雖然陰沉,但銀鏈似的汨水河,裊娜婉麗。田野里的燕子花草不懼寒冬鉆出綠茵茵的小腦袋,似絨如毯。雖然冬裝猶綠的山巒顯得有些蒼涼,但我仿佛看到有萬道霞光從陰云中折射出來,灑在起伏的山巒上,在金紅色的光芒中,山崗上那些竹林的輪廓晶瑩剔透,仿佛是寶石和珊瑚的雕塑。那不遜飛雪的野花從南向北紛致杳來。

  一只灰雀剪開薄霧,飛到山上的竹林中輕輕鳴叫,樹頂升起一縷炊煙,仿佛要向高處飄升,又像要被風吹散,它是鄉思嗎,不熄滅,也不彎曲,最后溶化在煙波中。想起宋代詞人晁補之的詞句: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向煙波路。


    12、這兩天陽光很好,有明媚的陽光映照地面,而我,卻在暖暖的陽光里覺得寒冷。
    也許,有些寒冷,隨歲月凝聚的堅硬的冰棱,無論用怎樣溫暖的陽光,也無法溶化。
    
    人生如行車:紅燈停,綠燈行,黃燈暫時等待。停停、走走、等等。
    人生如行車,不可違法交通規則,否則會受到懲罚。
    
    一滴淚滴落,塵世的一滴淚,無人明白的時候,已經風干。
    那滴淚,落在無人能懂的暗夜里,落在無人明白的心緒上。
    
    《迷神引》——晁補之
    “貶玉溪,對江山作。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余霞散綺,回向煙波路。使人愁,長安遠,在何處?幾點漁燈小,迷近隖.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誤。覺阮途窮,歸心阻。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猿鳥一時啼,驚島嶼。燭暗不成眠,聽津鼓。”

 
    滾滾紅塵里都是流浪著的心靈,找尋不到今生的倚托。
    家是什么?而誰,又能給誰一個家呢?
    俗世中的我,沉了又沉的心,找不到家的方向?
    家是什么?誰又能夠,給心靈一個家,足夠安置它的快樂憂傷煩惱幸福?
    天都靜默了,夜靜默著……
    夜風輕輕,無端的感覺寒冷,其實,這樣的溫度白天如此明媚的陽光,不應該有那么寒冷的感覺的……
    但是,無端的感覺滿心滿肺的寒冷,無端的感覺這獨自的夜色,雖燈光彌漫,依然寒冷無比……
    
    俗世的塵埃,何處可有出口?
2013-09-10 21:1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