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中國帝王與食色性也
中國帝王與食色性也
浙大葉康樂     阅读简体中文版

  告子曰:“食色,性也。”(注1)意思是說,人天生的本性就是要吃好東西,要泡美眉的。而偉大的孔夫子也說過:“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由此可知,從孔子那個時代以來,世人之好色與好食,始終就沒變過,一以貫之至今。

  食色,性也。無疑是個顛破不得久而彌堅千年不爛的真理,但它與中國帝王有什么關系呢?

  為什么我要把中國帝王與食色性也連在一起呢?

  還是從偉大的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名著開始講起吧。

  柏拉圖在他的《理想國》借書中人物格老孔之口提出了一個著名論斷:這個世界上沒有真正正義的人。那些做正義事的人并不是出于心甘情愿,而僅僅是因為沒有本事作惡。人都是在法律的強迫之下,才走上正義之路的。任何一個人,如果擁有隨心所欲做事的權力,他必將走上邪惡之路。

  擁有怎樣的權力才算得是上擁有了隨心所欲的權力?格老孔說道:我所講的隨心所欲,系指象呂底亞人古各斯的祖先所擁有的一種能力——就是隱身術。當一個人擁有這樣一種能力:當他做任何事,別人卻無法看到他時,也無從得知是他做時,這樣的人,顯然,可以稱得上是隨心所欲了。這樣的人,他不僅逃脫了法律的制衡,也逃脫了輿論的壓束。這樣一個隨心所欲的人,必然會變得邪惡起來,古老傳說中的呂底亞人古各斯的祖先也正是如此。他原是一個牧羊人,在得到了一只能令他隱身的戒指后,他設法當上了國王的使臣,然后他引誘了王后,謀殺了國王,奪了王位。

  格老孔說道:照這樣看來,假定有兩只這樣的戒指,正義的人和不正義的人各戴一只,在這種情況下,可以想象,沒有一個人能堅定不移,繼續做正義的事,也不會有一個人能克制住不拿別人的財物,如果他能在市場里不用害怕,要什么就可以隨便拿什么,能隨意穿門越戶,能隨意調戲婦女,能隨意殺人劫獄,總之能象全能的神一樣,能隨心所欲行動的話,到這時候,兩個人的行為就會一模一樣。

  作者在這里就按照格老孔的話再向前推一步:一個人越能隨心所欲的做事,則會越多地暴露出他的本性來。

  而這本性,最重要的莫過于孔子先生所說過的以上兩點了:食與色。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傳說中的隱身人,顯然不存在能夠按其心意隨心所欲行動的人。

  要說這個世界上曾經有過最接近于隨心所欲做事的人,那么,除了富有九洲四海,操有億萬眾生的生殺大權的中國帝王外,孰能當之?

  中國的帝王,不僅擁有率土之濱,普天之民,乃至連大臣的自殺,都需要皇帝的“恩賜”,所謂賜死是也。

  我想,如果柏拉圖生得遲些,知道中國帝王的權力與事跡,他可能就會直接用中國的帝王去證明他的觀點了。在這里,我們且看擁有隨心所欲的權力的中國帝王是如何經典地表現出他的本性來——食色性也!

  (1)中國帝王與性的關系

  也許,把這個標題改為中國帝王與性放縱之關系更為貼切。因為,考察中國帝王與性的關系,除了看到他們的性放縱與對女性的性壓榨,實在看不出其他的多少名堂。要說君王與妃子之間也有愛情吧,應該是對的,唐玄宗與楊貴妃可算一對。但這只能算是稀罕之物。像白居易的朋友陳鴻所說,此為“希代之事”,是歷代帝王后妃間僅有的一對。何況白居易創作長恨歌時,無疑是拔高了李與楊的愛情。我們完全可以想象,唐玄宗對著“后宮佳麗三千人”(實際上人數遠不止此,后文另敘)對著這么多的隨時可以當場推翻的宮女(根據柏楊先生的考證:中國皇宮里的宮女都是穿開襠褲的,蓋皇帝老爺一時獸性大發,迫不及待,就可當場推翻),李隆基先生不隔幾天就嘗嘗鮮才怪呢!

  自黃帝開始,中國就表現出了對女性的這種性壓榨。我們都知道,黃帝后來是白日飛升成仙去了,但是他是用了何種修煉技術得以升天呢?孫思邈在《千金方·房中補益》中提到:“昔黃帝御女一千二百而登仙……能御十二女而不復施泄者,令人不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自固者,年萬歲矣。”原來,黃帝用得就是采陰補陽大法。難怪后世的皇帝總是一方面狂嫖,一方面又想成仙,原來是一箭雙雕之法啊!

  三皇五帝時代固已遙遠矣。黃帝御女一千二百而登仙固然只是個傳說。顯然想在那個時代在聲色方面達到令人咋舌的地步是不大可能的,就是稍后當政的禹,生活方面看來還是非常辛苦的。韓非子在《五蠹》里說:“禹之王天下也,身執耒以為民先,股無脛不生毛,雖臣虜之勞不苦于此矣。”生活條件是這么艱苦,剩余精力也就剩不了多少了。據《楚詞. 天問》記載:禹為娶涂山氏女,生子啟。后啟代益為君王,建立了夏王朝。可以想象,禹那時并沒有后世這么多的妻妃。

作風也正經地很。但他的子孫后代就沒有這么正經了。根據國語與史記記載:第十四任君主孔甲“好方鬼神,事淫亂。夏朝末代君主桀他寵愛有施氏之女妹喜,為她筑傾宮、飾瑤臺。日夜與其飲酒作樂,”為酒池可以運舟“,令三千人做牛飲,”醉而溺死者,妹喜笑之以為樂,“(注2)是食與性的一大完美結合。

  商朝末代皇帝紂王也是同類角色。紂王不僅色,而且色的很殘暴。《史記·殷本紀》記載: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女不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你看,就因為這個女孩子不淫蕩,紂王就把她給殺了,還把她那位居三公的老爸九侯也殺了。殺了以后,還把九侯的肉剁成了肉醬。不僅如此,史記里又說:“鄂侯爭之強,辨之疾,并脯鄂侯。”——另一位三公鄂侯在那里為九侯說了幾句抱不平的話,結果,就被殺后做成人肉干了。西伯昌(后來的周文王)聽到這件事,內心雖然很不平,但連說一句話也不敢了,只是在私底下嘆著氣。然而由于崇侯虎的告密,被紂王知道了,紂王就把西伯囚禁在羑里。看來從古時候起,高官在皇帝面前也不見得有多少權力,此鬼侯鄂侯等三公本是當時除紂王外最有權勢與威望的人,但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剁的剁了,曬得曬了,囚得囚了。如此看來,那個時候的紂王顯然已經成了一只失控的怪獸,其禮儀律法輿論顯然都無法束縛他,想搞誰就是誰的紂王,不淫蕩奢侈才是怪事了!后來也果然如此。《史記·殷本紀》載紂王“大聚樂戲于沙丘,以酒為池,懸肉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那么,其做法跟夏朝末代君主桀就非常類似了。

  接下來就是周朝了,有信史為證,當周朝時,皇帝就可以合法地擁有一百二十一個妻子。計:皇后一人,每隔半月陪皇帝上床一夜;夫人三人,每隔半月三人共同陪皇帝上床一夜;九嬪九人,也是每隔半月共同陪皇帝上床一夜;世婦二十七人,每隔五天,抽簽抽出三人陪皇帝上床一夜;女御八十一人,在剩下的十四天中,每天由五個或六個人共同陪皇帝上床一夜。

  ——這種桃花運現在聽起來有點荒唐,但這卻是圣人們代定的,君如不信,請看《禮記》內則原文:“女御八十一人,當九夕。世婦二十七人,當三夕。九嬪九人,當一夕。三夫人,當- 一夕。后。當一夕。十五日而遍。”

  想一想,周朝可是三千前的3000年前,別人家的老祖宗還在樹上爬的時候,還不知何為私有的時候,中國的帝王在圣人的幫閑下,已經發明了一套不僅合法而且合理使用眾多后院美人的規則。

  但周朝這些帝王與后世的那些擁有三千粉黛帝的帝王相比,則又是小巫比大巫了。

  歷史上最有權力的秦皇漢武,雖說文采方面是“稍遜風騷”,但其那個“騷勁兒”卻是橫絕天下的。

  史載:秦始皇,橫掃天下,每滅一國,必收其王妃公主貴婦美人入宮,劉向在《說苑·反質》中道:(秦始皇)又興驪山之役,錮三泉之底,關中離宮三百所,關外四百所,皆有鐘盤帷帳,婦女倡優。共達“數巨萬人,鐘鼓之樂,流漫無窮”。《史記·秦本紀》云:“秦每破諸侯,寫仿其宮室,作之咸陽北阪上,南臨渭,自雍門以東,至涇渭,殿屋復道周閣相屬。所謂諸侯美人,鐘鼓以充之。”《三輔舊事》也記載了:“始皇……表中外殿觀百四十五,后宮列女萬余人,氣上沖于天(不知道這是什么氣,估計是胭脂氣或者說是騷氣吧)。”杜牧在《阿旁宮賦》里說:“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想來也非夸大之詞。

  秦始皇擁有后宮列女上萬,雖說是空前,但絕非絕后。

  這個記錄很快就被漢武帝打破了。

  漢武帝無疑是個雄才大略的皇帝。但同時也是一個風流放蕩的皇帝。秦始皇時,嬪妃分為八級,到漢武帝時嬪妃級別增至十四等。而相應地,人數也從秦始皇的上萬人增加到了漢武帝時期的一萬八千人。在南齊人王儉的《漢武故事》里記載道:“元朔中,上起明光宮,發燕趙美人二千人充之,率皆十五以上,二十以下,年滿三十者出嫁之。掖庭總籍,凡諸宮美女萬有八千。建章、未央、長安三宮,皆輦道相屬。幸使宦者、婦人分屬,或以為仆射,大者領四五百,小者領一二百人。常被幸御者,輒住其籍,增其俸,秩比六百石。宮人既多,亟被幸者數年一再遇。挾婦人媚術者甚眾。選三百人常從幸郡、囿,載之后車,車上同輦者十六人,充數恒使滿,皆自然美麗,不假粉白黛綠。侍尚衣軒者亦如之。嘗自言:‘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無婦人。’

  而《舊唐書·食貨志》亦記載道:“漢武帝后宮數萬人,外討戎夷,內興宮室。”

  漢武帝說:“能三日不食,不能一日無婦人。”可見果然是個精力旺盛的皇帝。但即使漢武帝精力再旺盛,也滿足不了一萬八千婦人的需求。正如文中所說的:“即使有被寵幸過的,往往也要過幾年才有可能再被漢武帝寵幸一次。”而那些終生沒有被寵幸過的婦女,則只得長久地忍受著那種寂寞與煎熬,一直熬到三十歲,年老珠黃得讓皇帝不可能會感興趣時,才會被釋放出宮。

  史載漢武帝“善行道養術(指房中術),故體常壯悅。”看來,漢武帝是完滿地做到了真正的窮奢極欲,比明朝那些虛弱不堪雖有美色卻無法享受的皇帝強多了。難怪漢武帝要在他的《秋風辭》里面感嘆道:“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這話頗象《康熙王朝》里的一句歌詞: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

看這情形,漢武帝還真想干他個幾千年,還好有死神過來把這位獨占上萬美女的老色鬼帶走,不然,讓他享用到今天,現在的年輕人還真的不知道該往何處尋找佳緣。

  也許號稱武帝的人體質與色欲都要強些,如西晉時期的另一位武帝司馬炎在這方面比起漢武帝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花樣更多。

  司馬炎的后宮本來已有眾多美女,卻還于公元273年下詔采擇公卿以下家庭的女子以備六宮,并極其荒唐地下令:選美之事尚未完畢時,禁止天下嫁娶。

第二年,又取良家女及小將吏女五千余人,入宮選之。“母子號泣于宮中,聲聞于外。”過了八年,他在平吳以后,又“詔選孫皓使妾五千人入宮”(注4)這樣,他的后宮佳麗就膨脹到了萬人以上,于是這個擁有萬名佳麗卻無專愛的淫蕩皇帝遇到了一個大問題:就是不知從何操起。后來總算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當欲幸御宮女時,坐上羊車,羊走到哪里停住,他就臨幸哪里的宮女。由此,那些寂寞的宮女為求寵幸,往往就把竹葉插在門前,把鹽汁撒在地上,以誘羊兒停下吃草。( 注5)

  做皇帝做到這個分上,若不把天下婦女看作隨手可得的泄欲之工具,才是咄咄怪事。

  漢武帝也許是號稱武帝的皇帝都是精力過剩的,西晉的晉武帝司馬炎于擁有萬八后宮固然驚人,但擁有后宮人數最多的記錄卻不是漢武帝所創,也不是晉武帝司馬炎所創,卻偏偏是帝王中的情圣唐明皇玄宗皇帝所創。

  我們已經知道,中國的這些大權在握的皇帝往往都有幾千個宮女(中國的宮女,皇帝是隨時可以拿來受用的,據臺灣著名學者柏楊先生考證,宮女都是穿開襠褲的,此一設計,是為了方便興突發致的皇帝能及時地當場推翻享用。),一般人未免會想過這個問題:歷史上哪個皇帝擁有過最多的宮女呢?其數量又是多少呢?

  答案是:歷史上擁有宮女最多的皇帝是唐玄宗,其長期擁有的宮女數量超過四萬個。

  唐代以貴、淑、德、賢四妃為夫人,后宮設立六局二十四司,共190人,還有女史10人。這些都是有品級的,無品級的宮女人數相當多。唐肅宗寶應元年,一次就放宮人3000。而到了玄宗開元天寶中,僅長安大內、大明、興慶三宮和東都大內、上陽兩宮,即有宮女40000人(注解6),可見唐玄宗的宮女是超過四萬個的,而當時唐朝的總人口也就5000來萬,相當于一千個人里面就有一個是唐玄宗的妻妾,比唐代的官員總數還多(注解7)。可見,要評歷史上擁有宮女最多的皇帝,唐玄宗當之無愧。

  唐玄宗,做為帝王中的癡情漢(其實也不是太癡情,傳聞他跟楊貴妃的三姐妹,秦國夫人、韓國夫人、虢國夫也很有一腿),在他與貴妃意濃情深時,這四萬宮女只能是徒勞地翹首東望皇帝那永不會來臨的幸御。既然唐玄宗不大可能會垂幸這些寂寞的宮女,那為什么不放一些出去呢?雖說宮女除了讓皇帝發泄的用途外,還用來替皇后嬪妃服務,還用來掃地等,但僅是這樣的話,幾百宮女也就勾夠了,何必弄個四萬人?其答案只能是唐玄宗養那四萬宮女僅僅是為了那性排場和偶爾的心血來潮。

  唐玄宗自己的性排場是大了,在四萬粉黛中獨愛楊貴妃一個也更能顯示出自己對楊的用情之深,抬高了楊貴妃也渲染了自己的驚世之愛。很有傳奇效果。可惜苦了那千萬不幸宮女,只能在深宮里坐待紅顏老去。唐代詩人元稹有詩曰:“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這些美女就這樣在深宮老去了。(當然,這四萬人中最后大部分都是放出去了,可那是在她們紅顏老去之后。)四萬宮女就這樣毫無理由地成了寂寞無奈的綠葉,只襯了楊貴妃一個人。真是“一女情成萬女寂。”

  黃宗羲在《明夷待訪錄》抨擊封建皇帝以天下為私產,“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其“一人之淫樂”,看來講得一點也沒錯,連號稱明君的唐明皇與漢武帝也都是這副德性。

  到宋元明清時的宮女比漢唐要少,平均在2-3千人。明代以品嘗美食,享受女色為生活情趣,宣揚真樂人生。袁宏道在《觴政》倡導如此聲色人生:“目極世間之色,耳極世間之聲,身極世間之鮮,口極世間之譚。”明朝的皇帝也確實個個以身作則,飲食無度,淫樂無度。加上其天生資質遠不如漢武帝這樣的猛男,所以明朝的皇帝往往體弱多病,精力不濟,命都不長。后來明朝皇帝個個異想天開:一方面照常大搞食色性也,一方面卻想修煉成仙,獲得長壽。如明朝嘉靖皇帝篤信道教,追求長生,在內宮修筑了一座“天祿宮”,每天參拜,壽禮神仙。但求長生則需禁女色,兩者不可得兼,對皇帝來說,求長生就是為了長盛不衰,永世作樂,叫他不近女色,做得了神仙又有何意義。所以想色、仙得兼的嘉靖帝甚是為此煩惱。結果一個聰明道士想出了一個方法:與童貞女交歡沒有關系,反而有助于修行。嘉靖聽得此說,如獲神靈指點迷津,立馬在參拜神靈的天祿宮中,招童貞女來發泄肉欲——他皇帝要搞童貞女還不容易。天幸的是,他老人家總算才六十歲時就被上帝招過去了,不然,難以想象現在的人世情形。

  及至清朝,宮女的地位每況愈下。從現在留下的史料看,清朝的那些宮女純粹成了皇帝泄欲的玩物,生子的工具。清朝皇帝每到吃晚飯時——史書稱之為晚膳。凡是備幸——也就是待幸的妃子,敬事房太監都為她們準備了一面綠頭牌,上邊寫著妃子們的姓名。牌子的樣式與京外官引見之牌相同。或十余面,或數十面。太監把這些牌子放在一只大銀盤中,準備晚膳后呈進。所以也叫做膳牌。——你看,這食與色就又一次這么美妙地結合在了一起,與模范皇帝的酒池肉林頗有同工異曲之妙。待皇帝吃完晚飯以后,太監即端盤跪呈于皇帝面前。皇帝若無所幸,則日:“去。”若有所屬意,即取牌翻轉,使牌背向上。太監退下,把此牌交給另一太監,這就是專門負責馱著妃子,把她放在御榻上的太監。屆時皇帝先躺在御榻上,被子下端散開。馱妃的太監,待其把上下衣全部脫光,用大氅裹好她的胴體,背到御榻前,去掉大氅,妃子赤身裸體由被子下端逆爬而上,與皇帝交合。整個感覺就象點菜一樣,而交合也就象那吃菜一樣,把那被點的被剝了皮的赤裸裸的菜物慢慢地細吞了。至此,中國的食色文化也在帝王的嘴中懷中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中國帝王擁有的后宮數和他們的性放縱都是曠絕古今中外的,就是那最淫蕩的羅馬皇帝尼祿——尼祿統治下的羅馬人流傳著這么一句話:“羅馬人,把妻子藏好啊!因為著名的色魔禿頭愷撒將要凱旋了。”這個尼祿,也不過殺了一個妻子,姘了一個下三濫,強奸了一個維斯太神廟的女祭司,侮辱并閹割了一個叫波羅斯的男性,就很快被元老院與軍隊處死了。——被迫以劍刺進喉嚨,死時才30歲。后世的法國的社會風氣比較浪漫,帝王貴族更是淫樂無度,甚至到了變態的程度。在波旁王朝的歷代帝王中,被稱為“太陽王”的路易十四是其中最為淫逸的人之一。而他的妻妾有多少個呢?有幾十個。但和中國帝王一比,也不過是小菜一碟!就說那人口跟中國相當的印度,其國王的后宮數也從來沒有達到可與中國帝王后宮數媲美的時候。

  亞敘的最后一個國王薩丹納帕路斯替自己寫下了這樣的墓志銘:“我曾為王,只要在我還能見到陽光之時,我就得吃喝玩樂。須知人生短暫,變幻莫測。須知別人將在我身后留下的位置上獲得益處,所以我一天都不能放棄尋歡作樂。”

  那么,以此觀之,中國的帝王性放縱是很可以理解的,所難以理解的是,居然能放縱這種程度。

  (2)中國帝王與食之關系

  中國的飲食文化是與權力掛鉤的,史料顯示,先秦時期的飲食禮政已經相當完備了。從肴饌品類到烹飪品位,從進食方式到筵席宴饗等等,都對等級之別有著嚴格的規定。周代盛行的青銅飲食器具———鼎便是衡量社會身份等級的標志物:國君用九鼎,卿用七鼎,大夫用五鼎,士用一鼎或三鼎。豆也是如此,《禮記·禮運》載天子之豆三十有六,諸公十有六,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食品的消費十有嚴格限制的,《國語·楚語下》載觀射父語:

  天子食太牢,牛羊豕三牲俱全,諸侯食牛,卿食羊,大夫食豕,士食魚炙,庶人食菜,這種等分出自古代的記載。《尚書·洪范》述:“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這就是說只有君主才能作威作福,吃玉食。《禮記·王制》說:“諸侯無故不殺牛,大夫無故不殺羊,士無故不殺犬豕,庶人無故不食珍。”

  直至清代,這種等級上的飲食規定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以皇家宴為例,皇帝宴桌有菜肴40品;皇后的頭等宴桌膳品減少為32品;妃嬪的二等宴桌每桌2人,三等宴桌每桌3人,每桌菜肴則遞減為15品。而皇帝皇后吃不完的菜則往往賜給大臣們吃。(注解9)

  禮儀雖在不斷改變,但總的精神是不變的:我的官做得比你大,我的權力比你大,吃得也要比你好。

  天下最大的官是皇帝——其實官兒也不過是皇帝的奴仆而已,最大的官兒也跟皇帝有本質性的等級差別,權力最大的也是皇帝,所以,中國的食文化悠久與精美也在皇帝那張嘴巴里得到了集中的體現。

  孫中山先生說:我中國近代文明進化,事事皆落人之后,惟飲食一道之進步,至今尚為文明各國所不及。中國所發明之食物,固大盛于歐美;而中國烹調法之精良,又非歐美所可并駕。“此言極是。孫先生同時又指出,這飲食文化之成熟表明了中華文明之成熟。這就值得商榷了。其實,中國飲食文化之所以達到如此高峰,正如中國的”性文化“達到的高峰一樣,都是極×制度。

  何以見得?當年齊桓公吃厭了珍饈美食,就想換個口味——直接說吧,他齊桓公想吃人肉了。他手下有個臣子叫易牙,此人的廚藝非常出色,齊桓公就把自己的這個意思對易牙說了,易牙就馬上回家把自己的兒子給殺了,做成嬰兒湯給齊桓公喝了。(注解10)

  中國的君王有如此權力,想吃什么就是什么,吃了山珍要吃海味,吃了“常味”要吃野味,吃了野味要吃人味,這吃美食的欲望無限放大,如此,則中國的美食想不稱霸全寰也難啊!

  在飲食發展史上,帝王與權臣貴族起了最大的推動作用。而最好的美食總是首先出現在帝王與貴族的豪華筵席上。

  中國的宮廷御膳,稱為天廚,代表了不同時期飲食文化的高峰。

  中國的飯店往往都要聲稱自己有宮廷秘方做的菜,即使是街頭小攤也往往要把那圓溜溜的肉丸講成是貢丸,把那黑不溜秋的黃酒說成是貢酒,以此招徠大眾。而在電視里做的食品保健品廣告,也每每挖空心思要和皇帝扯上關系,往往要讓那假皇帝舉起那大拇指,連聲贊嘆,以此誘導大眾。

  連那武俠小說說到吃,也總以那宮廷之菜為上,如《射雕英雄傳》中寫那九指神丐洪七公在皇宮大梁上連蹲著三個月,吃那皇宮里的佳肴,臨死前還不忘那宮菜鴛鴦五珍燴。

  自周朝起,在飲食方面皇室都是花了極大的人力物力的,很是能遵從孔夫子的“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的教誨。

  周代宮廷中,建有龐大而完善的飲食管理與服務機制,其中包括負責食源的機構,負責屠宰及烹飪的機構等六種機構,六種機構又包括22個單位,計2307人。

  在《周禮·天官》中說,周天子進膳時,“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飲用六清,饈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醬用百有二十甕”,中國烹飪史上有“八珍”之說,就是從那時開始的。不過,那時的八珍沒有后世那樣的奢侈與“窮兇極惡”。

(根據注疏,這八珍是淳熬:肉醬油燒稻米飯;淳母:肉醬油燒黃米飯;炮豚:煨烤炸燉乳豬;炮:煨烤炸燉母羔;搗珍:燒牛、羊、鹿里脊;漬:酒糟牛羊肉;熬:類似五香牛肉干;肝網油:網油包烤狗肝。)

  強大的漢王室在飲食方面當然比周朝更進一步了。漢朝皇帝擁有當時全國最為完備的食物管理系統。負責皇帝日常事物的少府所屬職官中,與飲食活動有關的有太官,湯官和導官,它們分別“主膳食”、“主餅餌”和“主擇米”。這是一個人員龐大的官吏系統。太官令下設有七丞,包括負責各地進獻食物的太官獻丞、管理日常飲食的大官丞和大官中丞等。太官和湯官各擁有奴婢3000人,為皇帝和后宮膳食開支一年達二萬萬錢(注解11)

  這筆開支相等于漢代中等水平百姓二萬戶的家產。每天開支達54. 8萬錢,相當于2700多石上好的梁米,或是91000多斤好肉。漢朝禮制規定:天子“飲食之肴,必有八珍之味。”他們“甘肥飲美,殫天下之味。”節的變化對漢代普通人的生活狀況有著不小的影響。如漢末人徐干說:“在炎氣酷烈”的夏季,即使是貴族也感到“身若點漆,水若流泉,粉扇靡效,宴戲鮮歡。”(注解12)然而季節對飲食生活的限制在皇帝和其后妃那里卻被降至當時的最低程度。

在冬天,皇帝可以享用春季才生成的蔥,韭黃等蔬菜,而這些蔬菜是耗費大量錢財,太官“覆以屋廡,晝夜蘊火,待溫而生。”在炎熱的夏季,皇帝與后妃則是“堅冰常奠,寒饌代敘。(注解13)

  盛唐在美食方面亦是一大盛世,燒尾宴正是此中的代表。何謂“燒尾宴”?據《舊唐書·蘇瓌傳》:“公卿大臣初拜官者,例許獻食,名曰燒尾。”這就是說,大臣初上任時,為了感恩,向皇帝進獻盛饌,叫做“燒尾”。

  燒尾宴奢侈到什么程度呢?

  《清異錄》中記載了韋巨源設燒尾宴時留下的一份不完全的食單。食單××列菜點58種,糕點有20余種。菜肴有32種,從取材上看,有北方的熊、鹿、驢,南方的貍、蝦、蟹、青蛙、鱉,還有魚、雞、鴨、鵪鶉、豬、牛、羊、兔等等。

  例如宴席上有一種看菜,即工藝菜,主要是用來裝飾和觀賞的,其中有一道看菜叫“素蒸音聲部”,用素菜和蒸面做成一群蓬萊仙子般的歌女舞女,共有70件。你看,一個工藝菜,就得花費多少時間與精力。如一糕點名為“金銀夾花平截”,是把蟹黃,蟹肉剔出來,夾在蒸卷里面,然后切成大小相等的小段。又如其中一個叫“通花軟牛腸”的菜,是用羊骨髓加上其他輔料灌入牛腸,做成香腸一類的食品。燒尾宴中的羹湯也是非常精致的,如“冷蟾兒羹”,即蛤蠣羹,但要冷卻后涼食,如清涼臛碎,是用貍肉做成羹,冷卻后切碎涼食,類似肉凍,諸如此類,不一而足。限于篇幅,對菜肴只能稍做介紹。

  這58種菜點,還不是“燒尾宴”的全部食單,只是其中的奇異者。由于年代久遠,記載簡略,燒尾宴確切的整體規模和奢華程度是我們今天所無法真正確知的。

  宋代的宮廷飲食,也以窮奢極欲著稱于世。如皇帝,“常膳百品”(注解14)“半夜傳餐,即須千數。”(注解15)至于宴會,更是奢侈到了驚人的程度。如神宗,晚年沉溺于深宮宴飲享樂,往往“一宴游之費十余萬”。史載,仁宗有一次內宴,“十閤分各進饌”,僅蛤蜊一品二十八枚。當時蛤蜊一枚值一千,這樣仁宗“一下箸二十八千”(注解16)

  明代的宮廷飲食也是奢靡無度的。如正月十五日宮中的元宵節,其元宵制作十分精細——將糯米磨成細面,再用核桃仁、白糖、玫瑰作餡,然后用酒水滾成,大小如核桃般。十六日,宮中賞燈活動更盛,據《明宮史》載:“天下繁華,咸萃于此”。這一時節,宮中的菜蔬有滇南的雞zong(土+從),五臺山的天花羊肚菜,東海的石花海白菜、龍須、海帶、鹿角、紫菜等海中植物;江南的蒿筍、糟筍等,遼東的松子,薊北的黃花、金針,中都的山藥、土豆,南都的苔菜,武當的鶯嘴筍、黃精、黑精。北山的核桃、棗、木蘭菜、蔓青、蕨菜等,其他各種菜蔬和干鮮果品,土特產等,應有盡有,實是難以一一例舉。

  以上歷朝歷代的宮廷美食雖然已極其奢華,但和清朝帝宮美食相比,卻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幾千來的美食到清朝始臻顛峰。

  清朝的御膳,積歷代之經驗,集全國之精華,美乎極乎。

  據記載,清宮膳食,歸內府管轄,具體由總管太監三員、首領太監十名、太監一百名,“專司上用膳饈、各宮饌品、節令宴席,隨侍坐更等事。”(注解18)當時,紫禁城里有大大小小數不清的膳房。這個伺候皇帝吃喝的御膳房到底有多少人,從無準確統計,只知道“養心殿御膳房”一處就有幾百人。

  “御膳房”菜點的原料,來自全國的五湖四海,天上地下,有渤海的對蝦、黃河的鯉魚、鎮江的鰣魚、陽澄湖的大蟹、南海的魚翅、海南的燕窩、東北的熊掌、山東的鮑魚·····。

  宮廷膳食的工序要求是特別高的,如有一道“清湯虎丹”的菜,是用小興安嶺雄虎的睪丸作成,其形狀如小茶碗口大小,制作時需要微開不沸的上好雞湯燉煮三小時,然后剝去皮膜,放在調有佐料的汁水中漬透,再用特制的鋼刀銀刀,平片成紙一樣的薄片,在盤中擺成牡丹花形狀,佐以蒜泥、香菜末而食。

  皇帝們不僅在宮里吃得好,出去吃得也絕不會差到哪里去。如乾隆南巡時,河北懷柔縣一個姓郝的地主接待乾隆,一天的酒食費就達白銀十多萬兩。(注解19)

  慈禧,中國的事實上的最后皇帝,生活奢侈,愛搞排場,食腸發達,胃口巨大,美食是她最大的愛好。她的私廚“西膳房”比光緒皇帝的“御膳房”還大,這“西膳房”能制作菜肴4000余種,點心400余種。慈禧的每頓正膳,所用菜肴要擺三張拼起來的膳桌,菜點常在百種以上。她老人家雖說胃口很好,但面對百種菜肴實在也令她為難,所以大多數的菜她大多只瞟了一眼,就原封不動地從她眼前自動消失了。

  慈禧夏天還愛吃西瓜,但只吃瓢中心的一點,一天竟可用去350個。

  更值得一書的是:當年她老人家把國事弄得一塌糊涂,被八國聯軍趕著屁顛屁顛地往西安跑。跑到西安后,仍是不知儉約,硬從各地調集燕窩魚翅,仍要吃那百種佳肴,日耗伙食費200兩銀子。逃難結束后,回京的路上,1900年10月11日到達曲沃縣侯馬鎮(今侯馬市)時,曲沃縣令王廷英在高顯報馬兩鎮辦好皇差,在高顯設三個行宮,在侯馬改驛館為行宮,另還備有45處公館,招待的宴席上有八珍、八八席、六六席,支銀數萬兩。(注解20)

  接上所述,清朝的帝王們平時一餐就得用去百余種菜點,當碰到節日或款待親王大臣時,其宴席之盛況又當如何?

  這就可以重點談談上文提到的滿漢全席了。

  滿漢全席是滿漢兩族風味肴饌兼用的盛大筵席。是清代皇室貴族,官府才能舉辦的宴席,一般民間少見。規模盛大高貴,程式復雜,滿漢食珍,南北風味兼用,菜肴達三百多種,有中國古代宴席之最的美譽。北京御膳飯店曾將滿漢全席分為六種:蒙古親潘宴、廷臣宴、萬壽宴、千叟宴、九白宴、節令宴。如蒙古親潘宴即是清朝皇帝為招待與皇室聯姻的蒙古親族所設的御宴。一般設宴于天正大光明殿,由滿族一、二品大臣坐陪。如廷臣宴則是于每年上元后一日即正月十六日舉行,是時由皇帝親點大學士、九卿中有功勛者參加,宴所設于奉三無私殿,宴時循宗室宴之禮。皆用高椅,賦詩飲酒,每歲循例舉行。蒙古王公等也皆參加。皇帝則籍此施恩來拢絡屬臣,而同時又是廷臣們功祿的一種像徵形式。

  滿漢全席聚天下之精華,用材不分東西南北,飛禽走獸,山珍海味,盡是口中之物,清代的滿漢全席,有所謂山、海、禽、草「四八珍」。山八珍指駝峰、熊掌、猩唇、猴腦、猩唇、象鼻、豹胎、犀尾、鹿筋;海八珍指燕窩、魚翅、大烏參、魚肚、魚骨、鮑魚、海豹、狗魚(大鯢);禽八珍指紅燕、飛龍、鵪鶉、天鵝、鷓鴣、彩雀、斑鳩、紅頭鷹;草八珍指猴頭、銀耳、竹蓀、驢窩蕈、羊肚蕈、花菇、黃花菜、云香信。(注解21)

  乾隆甲申年間(公元1746年),江蘇省義征縣有位叫李斗的人,著了一本《揚州畫舫錄》,其中記有一份滿漢全席食單(見附錄注解22)

  滿漢全席可謂是中國極×主義引導下的飲食文化在幾千年的演練中結成的碩果,可說是達到了人類在口福方面所能享用的高峰,至今仍無物能逾越。——去年1月有客商在西安一擲萬金,出36. 6萬去吃一酒店做的滿漢全席,其實那個所謂的滿漢全席當然不是真正的滿漢全席,因為有些東西,如熊掌,猩唇,是不大可能得到了。那么,也由此可見,真正的滿漢全席該價值多少人民幣了。

  當年香港金鷹皇冠酒店傾情推出法國宮廷大菜,共九道,每位客官698元。地球人都知道,法國菜是歐美國家中最食不厭精的菜系,但法國的宮廷大菜跟中國的滿漢全席一比,那豪華奢靡程度是差得遠了!

  從商朝的酒池肉林到清朝的滿漢全席,中國人民可說是為統治者端出了一道道驚人的盛宴。

  從皇帝的御女一千二百到明清的三千后宮,中國百姓可謂是真正做到了為統治者做到了鞠躬盡瘁,連愛女也都盡獻出來,奉王之淫樂。

  魯迅說:“所謂中國的文明者,其實不過是安排給闊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謂中國者,其實不過是安排這人肉的筵宴的廚房。(注解23)此言是也!只不過把闊人用統治者用皇帝用權臣套進去就更恰當了!

  我翻閱整部中國飲食史及各類有關的筆記野史,看到了不少有關權臣豪貴的暴殄珍物的記載,而卻很少看到古代的富豪在飲食方面是怎樣的一個奢華的場面。或者說,富豪的奢華還是遠遠比不上權貴的奢華。有關權貴在飲食上的奢華與暴殄珍物,以下可舉幾例:

  如《世說新語》上記載:晉武帝司馬炎的女婿王濟以人乳喂豬,所以他家的清蒸豬蹄膀味道十分鮮美,令皇帝也大感驚訝。

  如明代宰相,當時的首號權臣張居正奉旨歸葬,封疆大吏“皆跪迎。”他所經之處,供奉的“牙盤上食,味逾百品,猶以為無下箸處。蓋無錫人能為吳饌,居正甘之曰:‘吾至此,始得一飽。’于是吳人之能庖者,招募殆盡。可見這張先生對味覺的要求比起皇帝來也差不了多少。(注解24)

  ——此為權貴的奢侈糜爛之風。

  而清姚元之《竹葉亭雜記》記有一個山西一大官僚,喜吃驢肉。養了幾只肥驢。他要吃炒驢肉絲的時候,要求廚師在活生生的驢身上刲取一塊腴肉,刲得驢兒身上鮮血直流,然后用燒紅的鐵板烙之,血即止。此時,驢活崩亂跳,痛得死去活來,則不顧也。

  清薛福成《庸齋筆記》記載了道光年間南河河道總督的奢侈殘暴食俗。書中道:總督家炒燒的里脊肉,比起他人家的,都要鮮美得多。但眾人都不知其原因。后筵席期間有一客人為解手而走到后院時,竟看見了有數十只死豬暴露于庭院中。經詢問得知,總督家的里脊肉之所以如此鮮美,是因為其制作方法與眾不同。其制法如下:選中豬后,就把豬關在室內,眾仆人以竹竿打豬之背部,豬奔竄不已,直至其血液聚集在背脊上,于是殺豬得其里脊,其余則不用。一頓里脊下來,要殺個幾十只豬。總督廚師言:才來數月,而殺豬數千。

  又據李岳瑞《春冰室野乘》記載:道光年間南河河道總督為吃到所謂的鮮美絕倫之鵝掌,先把鵝關在一小鐵籠里,鵝下堆炭火,旁放醬醋,鵝受熱跳騰不已,自飲醬醋,至死時掌厚數寸,脂膏盡在其中。于是吃其掌。也是這個總督,另有一殘忍吃駝峰法:沸水澆其背,燙死駱駝,使全身精華集中到背部。然后割下駝峰,烹制成佳肴。

  此為權貴的殘忍吃法。

  為什么中國的權貴在飲食上的要求比富豪還要高,而其古怪的想法也要比富豪多呢?這是因為中國一直是個權力社會,富豪在這樣的社會豈敢囂張至此?還因為富豪得錢不易,自然會加以珍惜。另外,我也深信,古代的當官人,諸侯、王侯與霸占一方的軍閥才是真正的有錢人,沒權的有錢人的財富是絕難與權勢者相媲美的。

  所以說,把魯迅說的“所謂中國的文明者,其實不過是安排給闊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謂中國者,其實不過是安排這人肉的筵宴的廚房。”改為“所謂中國的文明者,其實不過是安排給其權貴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謂中國者,其實不過是安排這人肉的筵宴的廚房”更為恰當。說到底,中國一直都是個權力社會,而非商業社會啊!

  中國的歷代統治者壟斷了暴力手段,所謂隳名城,殺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陽,銷鋒鏑,鑄以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是也。又采取了愚民政策,所謂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是也。——這兩項政策是秦始皇所開創的,但被歷代統治者所沿用。毛氏也有詩云:百代皆行秦政治。又說祖龍(指秦始皇)魂死業猶在。在哪里?就在這套做法上。

  用這樣的愚民政策加暴力手段,中國的統治者攫取了無限絕對權力,以此絕對權力,驅動整個中國之人力物力以奉一人之淫樂,那天朝中華在色與食上達到如此輝煌之業績,不亦宜乎!

  注解:

  1、《孟子·告子上》

  2、《列女傳》

  3、另一種說法是七八千人。根據《貴耳集》與《天中記》

  4、(《晉書·武帝傳》。),

  5、《晉書·胡貴嬪傳》:“武帝多內寵,掖廷殆將萬人。而并寵者甚眾,帝莫知年適,常乘羊車,恣其所之,至便宴寢。宮人乃取竹葉插戶,以鹽汁灑地,而引帝車。”

  6、據《舊唐書》記載

  7、據《通鑒·唐紀三十三》可知:唐玄宗天寶十三載( 公元754) 的全

國總戶數為9, 069, 154戶,人口52, 880, 488人,平均每戶約

為5. 8人。這個人口數當為唐代人口總數之最。

  8、摘引自《世界古代性文化》; 劉達臨著;上海三聯書店出版社1998版

  9、劉桂林:《清宮飲食文化研究》)

  10、源出《管子·小乘》

  11、(《漢書·百官公卿表上》)

  12、《藝文類聚》卷五引繁欽《暑賦》

  13、《藝文類聚》卷五引王粲《大暑賦》

  14、《劭氏聞見后錄·卷一》

  15、《西臺集》卷一六《丞相文簡公行狀》

  16、《揮麈錄》

  17、《揮麈錄·余話》

  18、《國朝宮史》

  19、《中國文化史·四第367頁;張維青高毅清著》

  20、梁錦繡:《慈禧、光緒逃亡山西》

  21、張之杰《年夜圍爐話八珍》

  22、《揚州畫舫錄》中之滿漢全席食單:

  第一份,頭號五簋碗十件——燕窩雞絲湯、海參匯豬筋、鮮蟶蘿卜絲羹、海帶豬肚絲羹、鮑魚匯珍珠菜、淡菜蝦子湯、魚翅螃蟹羹、蘑菇煨雞、轆轤餟、魚肚煨火腿、鯊魚皮雞汁羹、血粉湯。

  第二份,二號五簋碗十件——鯽魚舌匯熊掌、糟猩唇豬腦、假豹胎、蒸駝峰、梨片伴蒸果子貍、蒸鹿尾、野雞片湯、風豬片子、風羊片子、兔脯奶房簽。

  第三份,細白羹碗十件——豬肚、假江猺、鴨舌羹、雞筍粥、豬腦羹、芙蓉蛋鵝掌羹、糟蒸鯽魚、假斑魚肝、西施乳文思豆腐羹、甲魚肉肉片子湯繭兒羹。

  第四份,毛魚盤二十件——獲炙、哈爾巴子、豬子油炸豬羊肉、掛爐走油雞、鵝、鴨、鴿臛、豬雜什、燎毛豬羊肉、白煮豬羊肉、白蒸小豬子、小羊子、雞、鴨、鵝、白面餑餑卷子、什錦火燒、梅花包子。

  第五份,洋碟二十件、熱吃勸酒二十味、小菜碟二十件、枯果十徹桌、鮮果十徹桌。

  23、魯迅:《燈下漫筆》

  24、趙翼:《廿二史札記》卷三四《明仕宦僭越之甚》,中國書店1987版

2011-02-22 00: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烽火戲諸侯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