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字體    

人文精神與知識分子
人文精神與知識分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近來,一些雜志又開專欄,大談特談“人文精神”,頗有“熱”人文精神之勢。照我粗淺的理解,人文精神主要體現為對人的終極關懷,是對人的生存意義和價值的思考。時下呼喚人文精神,當然不是空谷來風,而是當今社會現實在這方面讓人憂心忡忡。
  今日之中國,社會發展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商品經濟大潮洶涌澎湃,到處彌漫著拜金主義的氣息。在這種“向錢看”的實利心態占主導地位的風氣里,仁義道德之類的古人遺訓,多被當作“迂腐”之言嗤之以鼻。以文史哲三大學科為核心的人文學術,也多被看作“無實用價值”而備受冷落。不少大學為適應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中文系里分出了旅游專業、新聞專業,哲學系里新設了行政管理班、公共關系班,歷史系開始發秘書專業文憑,甚至辦起了古董商店。人文學術研究的處境,同樣危機重重。許多嚴肅的學術論著發表難、出版難自不必說,就是手稿變成了鉛字,也很少有人去認真閱讀,當然更談不上產生什么社會影響了。至于普通大眾的人生追求,更是越來越趨向物欲享樂一面。財富的增加,物質生活的提高,沒有使他們的人格得到提升,反而降低了他們的人生境界。
  面對這種人文精神嚴重失落的局面,我們確有必要大聲呼喚:發揚人文精神,重建價值體系。因為在一個以經濟“進步”為主要目標的社會里,沒有人文價值的弘揚,拜金主義就會成為人們的最高信條,整個社會就會迅速變成奸商的天下;不給人文精神以應有的地位,實利和物欲就會成為人們追逐的目標,華夏大地就會變成物欲橫流的場所;丟棄先輩的人文傳統,悠久而燦爛的中國文化就會在經濟變革中被截斷,以消遣享樂為主要內容的俗文化就會泛濫成災。對中國這樣一個文化大國來說,如果經濟的發展以犧牲精神文明為代價,那無疑是極大的損失,也是極大的悲劇。以上所說只是人文精神失落的一個方面,即社會方面。那么,作為人文文化承傳和創造的主體——人文知識分子,其情形又怎樣呢?
  由于商品經濟大潮的強力沖擊,從事人文學科的知識分子起碼已有相當一部分被分化瓦解。有的完全離開本行,下海經商;有的腳踏兩只船,亦學亦商或名學實商;有的身在曹營心在漢,雖然占著知識分子的位子,卻整日里為撈錢而奔波;還有的感嘆于出版難甚至自己掏錢出書的現象,干脆卷紙封筆,樂得個逍遙自在——反正干與不干一個樣,都能領到吃“大鍋飯”的飯票。知識分子隊伍的分化,其實不一定是壞事。中國要繁榮富強,缺少的不是搖唇鼓舌的文人,而是生財有道的賺錢能手。本來已嫌擁擠的人文領域,如果潛伏著誤入其中的實業才子和商場俊杰,早該揚長避短,迷途知返,去做發展經濟這篇更難做也更有意義的大文章。說不定有朝一日發了財,還能捐出個圖書館或設立個人文研究基金,為保存祖國文化,發展人文學術,作出彪炳史冊的貢獻。退而言之,即便發不了財,能自己掙錢養活自己也不錯,多少可以減輕些國家行政經費的負担。至于那些著書難為稻糧謀的人,三天兩頭地客串到公司或商場去“練攤”,似乎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起碼在掙些生活補助費的同時,還可補上如何謀生這重要一課。
  然而,賺錢是好事,但賺到錢者或賺不到錢者,都不應從錢眼里看人。時下的情況是,有些能賺到錢的人往往自鳴得意,從錢眼里把無錢者看得過小;而有些掙不到錢的人則常常自慚形穢,從錢眼里把有錢者看得過大。作家張賢亮是少數離開文壇下海成功者,但他的一段名言卻難以讓人茍同:一流人才經商,二流人才搞科技,三流人才搞行政,文人則不是白癡就是絕頂天才。絕頂天才當然寥如晨星,大部分文人只能自認白癡。這可說是文人自輕自賤的典型“話語”,究其根源,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從錢眼里看人。
  很多執著于學問或藝術的人文精神創造者,與實業巨子和商場大腕比起來,自然免不了相對清貧,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的人生價值和意義就低于后者。別說中國古代向來就有淡泊金錢、重視精神的傳統,就是在歐美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社會對知識分子的重視程度也并非低于實業界人士。我在英、法訪學時,曾有意留心學者和作家的生存方式,發現他們都非常非常愛惜自己“知識分子”的名稱,堅守自己守護“人類精神家園”的天職,不僅不愿向政界要人接受寫作指示,而且也絕少去工商界領取創作指標。西方漢學家常常慨嘆:中國的知識分子多是可以讓人隨意雇用的“腦力勞動者”,而不是真正意義上有獨立人格的“知識分子”。我想,之所以有這一說法,原因就在于中國知識分子太容易被學術之外的東西所左右。
  回顧建國以來中國人文知識分子的表現,雖然也出現過馬寅初這樣頂住政治高壓講真話的學者,但總體說來,多數學者文人在政治潮汐中都曾隨波逐流。一段時間里,我們寫了許多強調人文學術和文學藝術獨立性的文章,清算了政治專制對人文學術文化的壓抑。可今天,我們是否意識到,另一種新的專制主義,即金錢專制主義正在相當程度上控制著人文學術文化的發展?
  我所說的“金錢專制主義”,是指由金錢而生發出來的一種強大的對社會的控制力量。這種專制主義決不比政治專制顯得寬容和溫柔。它可以輕而易舉地支配各種輿論,在相當程度上讓報紙、雜志、廣播、電視等等,都按照它的意愿發出某種聲音。它不僅可以掀起股票熱、債券熱,刮起漲價風或降價風,讓千千萬萬人莫明其妙地到大街上瞎起哄;也可以以很強的誘惑力,讓許多有頭腦的學者文人放棄自己的思想或賤賣自己的人格,去向企業界或商業界的老板們低眉折腰。中國知識分子在早些年政治專制面前曾紛紛趴下,面對今天拜金主義潮流能不能穩穩地站住呢?
  我覺得,首先反省一下知識分子自身的人文精神,是我們呼喚人文精神的重要方面。如果知識分子對國家和民族的命運沒有冷靜的遠矚,對人生的意義和價值沒有深刻的理解,在商品經濟大潮滾滾而來之際,自己先成了拜金主義的俘虜,又如何向別人大談人文精神呢?千萬別以為哪兒錢多哪兒才有時代特色,才有自我價值,才有學術文化的發展,如果真是這樣,馬克思當年就得到倫敦金融街去開銀行,魯迅當年就得去上海十里洋場辦公司了。人的精神財富決非功名利祿能夠輕易換來,更不是富豪的支票,恰恰相反,高品位的學術著作和文藝作品往往需要創作者甘于相對清貧和寂寞——因為在很多時候,只有這樣才能維護作者的心靈自由和人格獨立,才能獲得一種超越現實功利的態度去審視社會和人生,從而創作出優秀的精神產品。
  
  
  
江淮論壇合肥111-112J1文藝理論錢念孫19951995 作者:江淮論壇合肥111-112J1文藝理論錢念孫19951995
2013-09-10 21:1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新一篇] 人生哲學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