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過好“五關”
過好“五關”
周恩來     阅读简体中文版

(1963年5年29日)

這是周恩來同志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直屬機關負責干部會議上的報告的一部分。

我現在講一講領導干部過“五關”的問題。過“五關”,就是過思想關,政治關,社會關,親屬關和生活關。

第一,過思想關。過思想關就是我們常說的思想改造,是解決世界觀和人生觀的問題,也就是要樹立馬克思列寧主義或者說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學會運用毛澤東同志的《實踐論》,《矛盾論》和最近講的認識論。這是一輩子的事。我們知道,時代是不斷前進的,思想改造就是要求我們的思想不落伍,跟得上時代,時時前進。事物的發展是沒有止境的,因此我們的思想改造也就沒有止境。一萬年后,在人們的頭腦里,還會有先進和落后和矛盾,新和舊的矛盾,個人和集體的矛盾,還會有思想改造的問題。所以我們現在怎么能說到哪一年哪一月思想改造就完成了?沒有這樣的事。即使參加革命多年的同志,如果忽視了改造,革命意志衰退了,還是要落伍的。所以,我們要把思想改造看成是長期的無止境的工作。這樣認識問題,大家的心胸就開闊了。既然一萬年后還有思想上的矛盾,還要改造,為什么現在就覺自己的思想改造已經完成了,就滿足了呢?我們永遠不能滿足。

過思想關要聯系到自身的階級關系,還要看我們現在工作周圍環境的階級關系怎么樣,接觸事物中的階級關系怎么。比如說,你的家庭出身和本人成份很好,歷史上也是革命的,可是現在把你派到香港去工作,你就要想一想周圍環境問題了。不到香港,就在北京做外交工作,跟外國人打交道,或做外貿工作,跟外國商人打交道,那么你對接觸的人和事就要研究研究了。我們跟資本主義國家做的買賣很多,現在又要引進成套設備,有的同志總是跟外國商人打交道。接觸的是這些人,你就要研究呀。我也常常接觸這些人,我也得想一想呀。總之,階級關系是要注意的。還是以我為例吧。我出身于一個封建家庭,我上人受過資產階級教育,不過經過改造現在是個革命知識分子了。歷史上我做過統一戰線工作,跟蔣介石打過多次交道,跟美國的馬歇爾也打過交道,在臺灣有那么多的國民黨同學和朋友,在美國也有很多朋友,我的關系可復雜了。從周圍的環境上,我接觸黨內外的人和事很多,也接觸外國人,有時候要出國訪問,還到資本主義國家,跟那些國家的領導人打交道。這么一個復雜的情況,我就得注意自己的思想。我今年65歲了,是不是已經修養得很好不必改造了?我不敢這樣說。寥魯吉同志用了我的話,他說,周總理都要思想改造,何況我們?他的這句話是句好話,我很欣賞。我的確常說我也要改造這句話,現在還在改造中。我愿意帶頭。我希望大家承認思想改造的重要性。要承認各種關系各種事物都會影響個人的思想。要經常反省,與同志們交換意見,經常“洗澡”。要把思想改造看成像空氣一樣,非有不可。不然,你的思想就會生銹,就會受到腐蝕每個黨員從加入共產黨起,就應該有這么一個認識:準備改造思想,一直改造到老。還沒有加入黨的朋友,凡是參加革命,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和社會主義改造的,也應該這樣。

第二,過政治關。最重要的是立場問題。不要以為我們是干革命的,立場就一定是穩的。立場是抽象的,要在具體斗爭中才能看出你的立場站得穩不穩。可能在這個斗爭中站得穩,在那個斗爭中又站不穩了。所以立場穩不穩,一定要在長期斗爭中才能考驗出來。同時還要看我們的工作態度,政策水平,群眾關系,看我們的黨性,沒有人黨的看是不是把無產階級作為先進的階級,接受它的它的思想領導。特別是看我產的批評和自我批評精神,是不是知過能改。可見,過政治關不是簡單的事,不能認為只要參加了革命,打了多少年的仗,過去有過功績,立場就可保險了。沒有這樣的事。為什么陳獨秀,王明的立場不保險,高崗的立場也不保險?在陳獨秀身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東西就極少,更沒有成為他的指導思想。王明直到現在對自己的錯誤還不認帳。所以,我們要認真對待立場問題,過好政治關。

第三,過社會關。一般總是講思想,政治兩關,我特別提出后三關,是因為中國這個社會極其復雜,我們還有改造社會主義的任務。在這個社會里,舊的封建的資本主義的習慣勢力,很容易影響你,沾染你,侵蝕你,如果行動警惕,這些東本就會乘虛而入。所以改造社會的任務是很艱巨的,處在領導地位的同志担子更重。舊社會的習慣勢力不是一下子就會消除的,改造是長期的,哪能一次改造就成功呢?舊社會的習慣勢力存在于各個角落里,各種機關團體都有。一個北京城,你只要去看一看,到處可以看到舊的習氣。要把北京這個社會改造好,需要幾十年或者更長的時間。我看,在座的60歲以上的人恐怕不容易看到了。所以,過社會關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你能把社會改造好,自己也就得到改造了。不然,是你影響它,還是它影響你?《霓虹燈下的哨兵》中說,是資產階級改造它們,還是我們改造資產階級?這段劇詞說得好。你改造了它,它又影響了你,互相改造,這是個長期的反復的斗爭。而且,你在這個地方過好了社會關,換一個環境,那個地方的舊勢力,舊習慣又影響你。你在國內過好了社會關,到了香港或是到外國去又變化了。所以過社會關要有精神準備,要有長期奮斗的決心。

第四,過親屬關。不只是直系親屬,還有本家,還有親戚。對親屬,到底是你影響他還是他影響你?一個領導干部首先要回答和解決這個問題。如果解決得不好,你不能影響他,他倒可能影響你。我看,解決親屬問題的最好辦法主要是依靠社會,由社會去鍛煉他,改造他。要相信社會的力量。過親屬關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不那么容易了。天天跟你生活在一起的總有這么幾口子。 特別是干部子弟,到底是你影響他,還是他影響你?這個問題十分重要。我呼吁我們的領導干部,首先是我也在內的這407個人應該做出一點表率來。不要造出一批少爺。老爺固然要反對,少爺也要反對,不然我們對后代不好交代。我們是社會主義,不像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那樣,但是歷史也可以借鑒。秦始皇能夠統一中國,可是他溺愛秦二世,結果秦王朝就亡在秦二世。我們決不能使自己的子弟成為國家和社會的包袱,阻礙我們的事業前進。對于干部子弟,要求高,責備嚴是應該的,這樣有好處,可是督促他們進步。

第五,過生活關。生活關分兩種: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物質生活方面,我們領導干部應該知足常樂,要覺得自己的物質待遇夠了,甚至于過了,覺得少一點好,人家分給我們的多了就應該居之不安。要使艱苦樸素成為我們的美德。這樣,我們就會心情舒暢,才能在個人身上節約,給集體增加福利,為國家增加積累,才能把我產的國家更快地建設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強國。精神生活方面,我們應該把整個身心放在共產主義事業上,以人民的疾苦為憂,以世界的前途為念。這樣,我們的政治責任感就會加強,精神境界就會更高尚。當然,我們不是說一天到晚只搞政治斗爭,只干工作。人的生活要豐富一點,精神更要舒暢一點。文藝生活總是要有的,但是,我們的文藝生活是為了活躍人的思想,提高人的修養,把教育寓于娛樂之中。我們的文藝節目要有教育意義。那種庸俗低級的,野蠻恐怖的,墮落腐化的東西,是資產階級和封建階級的產物,我們應該堅決批判,堅決反對,不能用官僚主義態度對待它,容忍它。這些東西不僅對我們不得,對青年一代的成長更為不利。還應該看到,資本主義國家的某些文藝思潮和文藝作品是頹廢的沒落的,決不能讓那些糟粕影響我們的干部,影響我們的青年一代。我們要在這方面加以整頓。上一次我在文聯談過這個問題,要整頓我們的文藝隊伍,加強我們文藝界的思想改造。

總之,對個人來說,之“五關”不是一次就能過了的,而是長期的。我們的領導干部要認真對待,嚴格要求自己,一步一步地過好“五關”。

2011-02-22 00: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