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大傳》精彩片斷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世間的大喜大悲慘,大起大落,往往突如其來,叫人一下子反應不壹。人一生的命運中,那些企望已久的福,可能是越盼望越姍姍不至。大禍,卻會來得叫人猝不及及。禍與福,相伏相倚,相反相成,你祈的是福,說不定收獲的卻是禍;你熬過了禍,也可能福星隨后就來把你安撫。生與死,很多時候只有一步之遙,活著的人,追求著,向往著,期待著,幻想著,算計著,不定哪天一步邁過了陰陽界,于是連絕望也沒有權利擁有了。活著的人,承受著風雨雷電,悲歡離合,用生命的韌性同歲月比肩,卻不一定知道生命其實是極其脆弱的東西,有時候生命的折斷,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人如帝王一般興旺之時,便有宰羊的刀子懸在脖頸后邊,這羊刃,有幾人能感覺到它,知道躲避它呢?人怎么知道自己做的哪件事情正是為自己掘墓呢?況且,自己為自己“掘墓”的時候,并不表現為外在的形式,可能僅僅是一種感傷,一懷愁緒,一腔思念,一片戀情。這些愁腸啊,思慮啊,戀情啊,對人的生命來說,有時是種種美麗的銷蝕,人就明知道五勞七傷會危及青春和生命,也不肯放棄了。自然, 智慧的隱者是有的,他們的思緒遠遠地離開了滾滾紅塵,可是焉知他們不在思謀著和構筑著實在之外的精神的海市蜃樓?焉知他們思維的空籮筐里里不曾突然落下些紅塵的煩惱?人在理想和幻想鋪就在旅途中跋涉,讓痛苦和歡樂一個又一個地接榫。精神和物質的遺產,留下了也罷,沒有留下也罷,到最后,終歸是去了,于是,活著的人為之痛惜,痛苦,痛哭,可是死去的人是什么樣的哀榮也不知道的,如何的憐惜也感覺不到的,痛苦是活人專斷的利益和雄辯的證明。


網載 2011-02-22 01:30:57

[新一篇] 評《臺灣首任巡撫劉銘傳》

[舊一篇] 叢林邊的那一家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