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字體    

美國思想庫對中東政策的影響
美國思想庫對中東政策的影響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中圖分類號:D8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4812(2006)04-0067-73
  美國思想庫是為了進行研究和產生獨立的、與政策相關的知識而設立的獨立的機構。①它有如下特點:激發美國決策者的“新思想”;為政府和國會提供專家;給決策者提供達成政策觀點共識的途徑;教育美國國民如何看待世界;為沖突各方提供第三方的調節。此外,它在學術界與政府領域之間建立了主要的聯系紐帶。在大學里,常常是深奧的理論和方法的爭論推動著研究,這和現實中的政策困境幾乎沒有什么關系。然而,在政府當中,整天沉浸于制定日常政策具體要求的官員們常常是忙得無法對更大范圍的國家政策進行反思。因此,思想庫的主要作用就是有助于在政策思想和政策行動之間架設一座溝通的橋梁。可以說,美國思想庫在美國國策的醞釀、形成、決策、評估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是美國各種“主義”、思想、主張乃至外交政策的主要源頭。
  自二戰以來,中東問題一直是最引人注目的重大國際問題之一。不但各國的政治家、軍事家、大企業家對這一地區格外關注,各國的戰略分析家、學者也對這個地區充滿興趣,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報道。正因為此,中東國家的思想庫和世界上有關中東研究的思想庫終于應運而生(下文簡稱為中東思想庫)。中東思想庫對各個國家制定相關政策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影響力也日益加大。本文以伊拉克戰爭后的美國中東政策為例,試對這些思想庫如何影響美國中東政策進行介紹,分析其對國家外交政策的影響,為推動我國中東思想庫的建設提供參考。
  一、概述
  美國的“地區研究”始于二戰期間,早在1946年,在中東有過實際經歷的前外交人員成立了中東研究所。1947年,普林斯頓大學創建了第一個跨學科并以當代中東為研究對象的學科。直到20世紀60年代初,美國全國有180所高校開設了與中東有關的課程,并成立了八個當代中東研究中心。②隨著冷戰的結束,特別是全球化的發展,美國的國際影響不斷擴大,其國家利益也在四處延伸。特別是伴隨著美國外交“民主化”程度的擴大,知識界在外交決策過程中的影響力日益擴大,幾乎壟斷了美國外交思想的“話語權”。政治學家們認為,作為美國政治體系中除立法、行政、司法和媒體之外“第五種權力”③的主要掌握者,思想庫已經成為美國對外政策過程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這些人以專家、學者的身份出現,憑借自己擁有的知識資源,成為剖析時政、指點迷津的權威。例如,“9·11”之前,圍繞所謂中東改造戰略,美國各大思想庫就開始進行相關研究,其中,美國新世紀計劃和企業研究所被認為是美國“中東改造計劃”的直接炮制者。布什改造中東的演講就是在企業研究所發表的。蘭德公司一位研究人員曾因透露一項改造沙特的研究項目而遭到解聘,說明這個一向直接為美國政府服務的思想庫早就在從事對“大中東民主化改造”方面的研究。④可見,美國思想庫與政府決策密切相關。
  伊戰后,重建伊拉克、鞏固和最大限度地利用這一新的戰略支撐點,推進“中東民主化戰略”,是美國中東政策的一個重要目標和中心任務。為了順應形勢,美國的中東政策相當多地采用了新保守主義的思想和主張。新保守主義者于1997年創立的美國新世紀計劃 (The Project for The New American Century)⑥與布什政府的重要人物關系密切,他們為布什提供了諸如“先發制人”等外交理念,完成了布什主義的理論闡釋。新保守主義的基本理念是:信奉武力,主張用軍事力量來維持世界秩序;在全世界推進“民主”,并將其作為衡量“善良”與“邪惡”世界的標準。對中東地區,他們主張民主改造中東,控制中東石油資源,⑦利用軍事等手段改變伊拉克政權,使伊拉克成為美國在中東推行民主化的第一步;遏制伊朗,通過支持伊朗持不同政見者推翻伊朗現政府;只要巴勒斯坦沒有與恐怖主義完全脫離關系,美就有理由支持以色列拒絕推進和平進程;要改變伊朗、敘利亞和利比亞等支持并窩藏恐怖分子的國家政權。⑧就這樣,思想庫成員對布什政府的中東政策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二、伊戰后,美國主要思想庫對中東政策的研究
  伊戰后,伊政治進程緩慢,國內治安形勢日益惡化,美軍從伊拉克欲退不能。⑨美國面臨兩難的境地:如果在伊減少軍事壓力,抵抗運動就會發展;如果增加壓力,就會失去雙方民眾的支持。于是,美國政界和學界就如何制定撤軍時間表、怎樣適時調整中東政策等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討論。以下將列舉幾個典型案例:
  1.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⑩
  該所成立于1943年,是美國保守派的重要政策研究機構,被稱為共和黨的“流亡政府”和“影子內閣”。近年來,該研究所對國會和政府的影響也日益增強,已成為“新保守派”的一個主要基地。2003年2月26日晚上,此時距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不到一個月,布什出席美國企業研究所,參加了該所的年度晚餐會。會上,布什談到政府未來的中東政策時說:“在美國企業研究所,我國一些最優秀的智囊正在對我國面臨的一些最嚴峻的挑戰進行研究。你們的工作做得如此出色,致使我的政府延攬了20位這樣的人才。”(11)布什的這番講話,被認為是他對企業研究所為其發動伊拉克戰爭出謀劃策的贊揚。該所重要刊物有《美國企業》、《輿論》、《對外政策與防務評論》等。
  隨著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束,布什進入第二任期。關于布什政府今后應采取什么樣的中東戰略,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魯埃爾·馬克·格雷希特在《為中東而戰》中指出,布什政府在伊拉克首先要承認兩個事實:美軍在“公路戰”中失利和阿拉維政府已經失敗。為扭轉伊困境,美要加大對遜尼派尤其是對其實權人物的壓力,號召他們參與建設新伊拉克。在伊朗問題上,格雷希特早在2000年就以恐懼心態預言伊朗將對美國進行“挑釁性文明對話”。(12)對于此,他為美國設計了四種選擇:承認失敗,與歐洲合作并接受伊朗核武器;迫使安理會通過制裁伊朗的決議;除非伊朗接受核查,否則美國將對其發動先發制人的打擊;直接對伊朗與武器生產有關的所有設施發動軍事打擊。關于繼續推進大中東計劃,他認為,布什政府應對埃及和約旦施壓,促使他們影響其他阿拉伯國家,并在美援中附加支持民主的政治條件。因為“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中決定成敗的國家。如果埃及能成為民主政體,它對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影響甚至將比伊拉克民主試驗成功所造成的沖擊波還大”。(13)而對于約旦,“這里一半以上的公民自認為是巴勒斯坦人,它如果發生民主變革,可能對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社會產生巨大的積極影響”。(14)為完成美國的中東戰略設計,同時減少逆反情緒,美國應逐步做到以間接推動為主,讓埃及、約旦等國走上前臺,進一步推進阿拉伯世界民主的改革進程。格雷希特的上述主張多多少少被美國政府采納并付諸實施。
  2.布魯金斯學會(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15)
  該學會創立于1927年,是美國著名的綜合性政策研究機構,與美國企業研究所并稱為華盛頓的兩大思想庫。學會下設經濟研究室、內政研究室、對外政策研究所、國際研究計劃部等幾大部門。其中對外政策研究所長期從事中東地區的研究,如對波斯灣地區美國政策的若干考慮、能源危機對西方盟國的影響以及沙特阿拉伯的政策與美沙關系等。目前,該所就美國所面臨的包括伊朗在內的最為迫切的國際問題進行研究并提供可行的解決方案,其研究的重點是美國對伊斯蘭的國家政策、打擊恐怖主義、巴以沖突、非國家行為體作用的上升及后冷戰時期美國長期的國際戰略等。學會每年除了出版50本新書外,還定期出版《布魯金斯學會出版物》、《布魯金斯評論》等,向政府決策者、公眾和新聞媒體介紹最新的研究成果。
  伊戰后,駐伊美軍面臨多重困難和壓力。按照聯合國的有關決議,駐伊美軍在伊拉克通過永久憲法后就應該制定撤軍時間表,布什表示反對用時間表把美國從伊拉克撤軍的任何戰略確定下來。于是,布魯金斯學會對外政策研究所所長詹姆斯·斯坦伯格和資深研究員邁克爾·奧漢隆于2005年2月聯合撰寫一篇“是宣布時間的時候了”,極力說服從伊撤軍。他們認為,有關今天的伊拉克的一個重要事實是,沒有任何戰略是零風險的。面對每天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美國必須找到一種新方法。當然,外國駐軍對解決伊拉克問題來說必不可少,如果沒有這些軍隊,伊拉克最終很可能陷入內戰。同時也應注意到,伊拉克叛亂有愈演愈烈之勢,伊拉克抵抗力量在2004年一年已經從最初的5000名戰士擴大到2萬多人。(16)因此,美伊必須公開宣布一項聯軍逐步而大規模的撤出計劃,這樣才能真正增加挫敗叛亂并穩定伊拉克局勢的希望。他們建議,在減少駐軍后,可留守3-5萬聯軍來培訓伊拉克安全部隊,以免阿拉伯復興社會黨成員或其他極端分子重新掌權,或是伊拉克陷入可以讓“基地”組織找到容身之地的混亂局面。(17)由于美軍從伊撤軍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因此,這一舉措還有待觀察,必須慎重行事。
  3.卡內基國際和平捐助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18)
  該基金會創辦于1910年,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思想庫之一,地處華盛頓和紐約兩地,主要從事國際事務和美國對外政策研究與教育。20世紀70年代以來,隨著國際形勢的急劇變化,基金會的研究活動逐步擴大到世界各地的國際重大問題,并為此建立和實施各項研究計劃,其中在中東方面,1968年由福特基金會成立中東問題委員會,研究這個地區的難民問題并制定新的中東研究計劃,對阿以戰爭后日益變化的現實和外交形勢進行研究。近年來的研究課題包括:在以色列軍事統治下巴勒斯坦人民生活的經濟和社會狀況、塞浦路斯和波斯灣形勢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影響、中東石油政治等。(19)基金會出版的《外交政策》是世界上非常有影響的國際政治經濟期刊,被美國政治學會評為“國際關系領域的知名刊物”。(20)
  伊戰后,伊拉克臨時管理委員會于2004年3月8日正式簽署了伊臨時憲法,按照計劃,該憲法于2005年10月獲得全民公決通過后,伊將按照新憲法選舉正式議會。在這一背景下,基金會高級研究員瑪麗娜·奧塔韋發表一篇題為“懸崖勒馬:一種對伊拉克戰略”的文章,認為美國公眾對于打一場代價高昂的戰爭和對伊拉克的未來注入大量資金的意愿越來越低落,國內的反戰情緒日益高漲,對布什總統的支持率下降到他上臺以來的最低點。而美國中期選舉正在臨近(2006年11月),因此,單憑武力是不能解決伊拉克問題的,伊拉克在美國幫助下建立的政治制度是一盤散沙。面對這種狀況,美須借宣布撤軍時間表來推動伊拉克問題的解決。當然,“從軍事的角度來看,宣布撤軍的時間表是極為不利的。然而,這不是一場傳統意義上的沖突,而是一場政治和安全目標密不可分的斗爭,在這場斗爭中,政治行動至少與使用武力同樣重要。從政治上來說,制定一項撤軍時間表可能有助于分化瓦解遜尼派和削弱反叛活動,尤其是在制訂撤軍時間表的同時,明確表示美國支持組建一個可獨立生存的遜尼派地區,并實施一項鏟除復興社會黨的新政策。這樣,遜尼派政治人物將被迫采取一項不再反對美國占領的政策,而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在新伊拉克找到自己的位置上。”(21)可以預見,通過宣布撤軍時間表,美國將可以對什葉派和庫爾德人施加某種壓力,迫使他們在形成一個可獨立生存的遜尼派地區方面作出必要的妥協。
  4.美國蘭德公司(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orporation)(22)
  成立于1948年的蘭德公司是美國思想庫的鼻祖,是第一個被稱為思想庫的智囊機構,也是當今美國最大最有影響的綜合性戰略思想庫之一,總部設在加利福尼亞州圣莫尼卡市。該公司擅長于對國家安全和公共福利方面的問題進行系統的跨學科的分析研究。公司實力雄厚、門類齊全,擁有專業研究人員500多名,并從各大學和研究機構聘請700多名專家作為顧問。(23)蘭德公司以政策分析著名,幾乎所有研究項目都是由不同專長的學者采用各種集體研究方法完成的,其研究人員的基本目標是向政策制定人提供有足夠情況作為依據的政策建議,從而使決策優化。公司每年有30多萬份出版物分送給各級政府部門、大學和企業。定期刊物主要有《蘭德評論》、《蘭德經濟雜志》等。
  蘭德公司為美國國防部和包括阿拉伯國家在內的世界許多國家提供政治、國防以及教育方面的咨詢和服務。關于伊拉克局勢,該公司國際安全和國防政策中心主任杜賓斯指出,伊拉克經濟并沒有像大多數人預計的那樣好轉,原因是缺乏安全環境。雖說政治上取得了一些進步,如進行了政府選舉并就伊拉克憲法問題進行了公開討論等,但伊拉克各派力量仍在爭權奪利,各宗派和教派間的關系更為緊張。在美國,支持這場戰爭的美國人越來越少……許多人認為這場戰爭原本就不是個好主意,而美國突然撤軍將會使局勢變得更糟。因此,他認為,“美國多數人仍支持美軍繼續留在伊拉克”。(24)關于美國是否會從伊拉克撤軍,杜賓斯認為,隨著伊拉克部隊的發展,美國政府2006年可望減少駐軍規模,伊拉克部隊的人數將增加,能力將提高,然而,“伊拉克部隊是否會有確實能在全國發號施令的指揮官,是否將有一套能控制局面的指揮體系,伊拉克內政部、國防部和國家安全機構是否能對這些部隊給予合適的指示并控制這些部隊”(25),都是難以很快解決的問題。關于巴以問題,他預計,美國將繼續努力緩和局勢,局勢不會惡化,但也不會力圖采取新的主動行動,直到以巴局勢比較明朗化。
  5.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所(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26)
  其總部位于美國首都華盛頓,是一個無黨派的研究機構。成立40多年來,研究所以發揮政策影響力為宗旨,以戰略問題為研究重點,致力于為世界各國領袖提供戰略觀察、應對各國及全球問題的政策方案。該所研究特色為:全球范圍、戰略展望、政策產出、兩黨觀點等。(27)該所既研究一般國際問題,也研究戰略問題,力圖通過戰略分析、召集決策者和有影響力人士集會來共同構建行動政策,顯示在對外政策方面的超前性和參與性。該所以持強硬保守路線而著稱,主張在波斯灣保持軍事壓力,支持美國在拉美的干預等。據統計,美國主流媒體對該所研究成果的引用量近些年來均保持在前八名之內。“9·11”后,其排名更是迅速攀升到第三位。(28)該所影響力較大的出版物有《華盛頓季刊》,以及每兩年出版一本的《世界各國實力評估》等。
  針對美國在伊拉克問題上受到的國內外巨大壓力、安全局勢遲遲不見好轉,該研究所戰略學教授安東尼·科德斯曼撰文“現在還不是最終確定對伊拉克戰略的時候”,文中提到,美國政府面臨的挑戰是找到一項成功的戰略來取代現有的對伊戰略。是撤離伊拉克還是留守在那里,受兩大因素制約:一是在政治上,伊拉克存在諸如聯邦制、法制的性質,宗教在國家中的作用,對石油和國家收入的控制,稅收的作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權力,建立國家軍隊與民兵的作用以及人權等問題;二是在軍事上,伊拉克軍隊的質量參差不齊,缺少支援部隊和后勤部隊。政治進程和軍隊組建工作都必須在2006年夏天之前取得重大進展,因為屆時盟軍將據此確定是繼續留駐還是大幅度削減駐軍。然而,“撤離伊拉克不僅解決不了我們的問題,反倒會使問題加重。在與伊斯蘭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斗爭中,我們必須尋找新的解決辦法來解決海灣地區的安全問題。”(29)他主張讓遜尼派參加新政府,認為這是伊拉克進程成功的關鍵。(30)
  可以說,美國思想庫研究所涉及的領域各有側重,但大部分都涉及中東政策的研究,比較有名的除了上文提到的以外,還有美國外交關系學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31)、哈佛大學中東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ddle Eastern Studies in Harvard University)(32)、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mion)(33)、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 John Hopkins University)(34)、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35)等等,不勝枚舉。正是這些思想庫對時事深入的研究和密切的關注,才使得美國政府能確保按照既定方針改造中東。
  三、思想庫影響美國中東政策的主要方式
  美國外交政策的制定者之所以采納思想庫的研究成果并將之用于包括中東政策在內的美國外交政策,無外乎以下兩個原因:一是思想庫的研究成果是否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二是思想庫影響美國對外政策的方式及特點也起到相當大的作用。研究思想庫影響美國對外政策的方式,對于全方位地解析思想庫與美國外交的互動有著重大的意義。具體地說,思想庫為了向政府推銷自己的政策主張,采取了如下手段:
  1.思想庫成員進入政府做官,通過實現身份轉變,由外交政策的鼓吹者轉為政府外交政策的制訂者和實施者,從而深刻影響了美國對外政策。現任國務卿賴斯曾經是胡佛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36)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沃爾福威茨從1994~2001年担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保羅·尼茲高級國際研究學院院長兼國際關系學教授,他在外交政策、外交和國家安全方面有大量著作,是《外交事務》雜志顧問委員會成員。(37)同樣,思想庫也會為離開政府的“內部和外圍人士”提供棲身之所。就這樣,學界和政界、思想和權力之間得到通暢的交流,從而有效地保證了思想庫對美國外交政策施加影響。
  2.思想庫成員提出專題報告或出版著作宣傳其外交理念和對外政策,甚至直接向總統或議長上書或發表公開宣言,闡述自己的政策主張。美國新世紀計劃的學者曾多次向時任總統克林頓上書,要求推翻薩達姆政權,計劃未被采用。隨后于2001年9月20日,他們上書布什總統,指控薩達姆與“9·11”事件有關,認為即使無關,美國也應把薩達姆趕下臺。(38) 2002年4月3日,他們再次上書布什,指責阿拉法特支持恐怖分子,主張美國政府應堅定支持以色列,加快制訂推翻薩達姆政權的方案。(39)
  說到專題報告,這里要提及的是卡內基國際和平捐助基金會曾提出過的一份關于攻打伊拉克的政策建議。2002年9月7日,布什向薩達姆發出最后通牒,提出美國只給伊拉克四周時間考慮是否接受聯合國武器核查小組重返伊拉克,否則美將立即對伊開戰。這時,一向主張和平解決國際爭端的卡內基國際和平捐助基金會提出頗有創意的“中間”解決方案。這份長達60余頁的報告建議安理會和美國政府應對伊拉克實施“強制性檢查”,由安理會授權組建一支強大的多國部隊,支持武器核查人員重返伊拉克,切實完成核查任務。為確保這支隊伍有足夠的威懾力,它將具有人數足夠多、權力足夠大、行動迅速、情報能力強、組成國盡可能多等特點。如遇到伊拉克政府或組織抗拒核查,該部隊則可“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粉碎阻力。(40)報告出臺后,美國媒體爭相轉載,認為這一建議極有創意。
  3.通過與政府官員、國會議員或議員助手的親密關系來影響布什政府的對外政策。他們有的充當政府官員或國會議員的政策顧問,如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員邁克爾·A·萊迪恩就是副國防部長道格拉斯·費思的特別顧問。萊迪恩主張對中東地區進行民主改造,改變伊拉克政權,并對伊朗進行軍事對抗。(41)這些政策主張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費思。他們還有的通過定期舉辦一些諸如國際問題研討會、答謝午宴等活動,邀請政界名流參與,互通信息,交流思想。如戰略和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和布魯金斯學會就曾經通過輪流舉辦“加迪斯——開普”中東問題論壇在中東問題上有力地影響了美國的對外政策。(42)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也于1976年在紐約市召開“中東——美國的重要抉擇”專題會議,許多著名學者和政界人士參加,對決策者施加了一定的影響。
  此外,思想庫還在總統競選期間或施政初期向其提供施政方案和政策建議;通過利益集團,如美國軍火集團、美國石油業集團和美國猶太人院外集團等影響總統的對外政策;及時提供對外政策建議或參考材料以及通過媒體影響政府的對外政策等。由于布什總統上臺前缺乏在聯邦政府執政的經歷,也沒有處理國際問題的知識和經驗,面對中東復雜多變的局勢,他急需國際問題專家的政策建議和處理國際問題的經驗,從而導致他制定的許多中東政策都深受思想庫的影響。
  收稿日期:2006年5月
  注釋:
  ①[美]里查德·哈斯:“思想庫與美國的外交政策:一個決策者的觀點”,萬雪芬、何耀武編譯,載《國際論壇》2003年第6期,第70頁。
  ②楊夏鳴:“美國的中東問題研究:理論、論戰與影響”,載《美國研究》2004年第3期,第18頁。
  ③任曉:“第五種權力——美國思想庫的成長、功能及運作機制”,載《現代國際關系》2000年第7期,第18頁。
  ④袁鵬:“美國‘因地制宜’,炮制多樣化‘模式’改造他國”,載《環球時報》2004年7月28日,第7版。
  ⑤李少軍:“論國家利益”,載《世界經濟與政治》2003年第1期,第4頁。
  ⑥其網址為:http://www.newamericancentury.org/aboutpnac.htm
  ⑦"PNAC Letter to Bush," http://www.newamericancentury.org/Bushletter.htm
  ⑧"Jewish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 http://www.disinfopedia.org/wiki.phtml
  ⑨薛亞波:“美國的中東政策:擴大戰爭還是收縮戰線?”,http://www.zaobao.com/special/forum/ pages2/forum_lx051031.html
  ⑩其網址為:http://www.aei.org/
  (11)“布什連任后若打擊伊朗將影響中國經濟”,http://www.allnet.cn/1107/gfsk/gfiy/gfbd-3.htm
  (12)[美]魯埃爾·馬克·格雷希特:“伊朗和核彈”,載《華盛頓郵報》2000年10月29日。
  (13)[美]魯埃爾·馬克·格雷希特:“為中東而戰”,載《旗幟周刊》2005年1月3日。
  (14)同上。
  (15)其網址為:http://www.brook.edu/
  (16)華盛頓郵報網站,http://www.washingtonpost.com/? nav=globaltop,2005年2月2日。
  (17)同上。
  (18)其網址為:http://www.carnegieendowment.org/
  (19)吳天佑、傅曦編著:《美國主要思想庫》,時事出版社,1982年版,第296頁。
  (20)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所:《美國思想庫及其對華傾向》,時事出版社,2003年版,第201頁。
  (21)Marina S. Ottaway, "Back From the Brink: A Strategy for Iraq," http://www.carnegieendowment. org/experts/index.cfm? fa=expert_view.
  (22)其網址為:http://www.rand.org/
  (23)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所:《美國思想庫及其對華傾向》,第160頁。
  (24)[埃及]《金字塔報》2005年9月27日記者訪談。
  (25)同上。
  (26)其網址為:http://www.csis.org/
  (27)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所:《美國思想庫及其對華傾向》,第127頁。
  (28)朱旭峰:“美國思想庫對社會思潮的影響”,載《現代國際關系》2002年第8期,第44頁。
  (29)《金融時報》2005年12月2日。
  (30)同上。
  (31)其網址為:http://cfr.org/
  (32)其網址為:http://fas-www.harvard.edu/~mideast/
  (33)其網址為:http://www.heritage.org/
  (34)其網址為:http://www.jhu.edu/~ips/
  (35)其網址為:http://www.washingtoninstitute.org/
  (36)"Condoleezza Rice," http://rightweb.irc-online.org/profile/1325.
  (37)“保羅·沃爾福威茨簡歷”,http://www.worldbank.org.cn/Chinese/Overview/wolfowitz.htm。
  (38)"PNAC Letter to Bush," http://www.newamericancentury.org/Bushletter.htm.
  (39)"Letter to President Bush on Israel, Arafat and the War on Terrorism," http://www.newamericancentury.org/Bushletter.htm.
  (40)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所:《美國思想庫及其對華傾向》,第212頁。
  (41)"Michael A. Ledeen," http://rightweb.irc-online.org/analysis/2004/0410.
  (42)張繼業:“思想庫與美國對外政策”,載《國際論壇》2001年10月,第67頁。

國際觀察滬67~73D7國際政治李意20062006
思想庫/中東/政策/伊拉克戰爭
本文以伊拉克戰爭以后美國對中東政策為例,對美國思想庫的中東研究進行梳理和介紹,旨在通過對這些思想庫的研究和分析,更加準確而全面地把握美國中東政策的實質,同時可借鑒這些思想庫的成功經驗,為我國相關思想庫的建設和發展提供參考。
作者:國際觀察滬67~73D7國際政治李意20062006
思想庫/中東/政策/伊拉克戰爭
2013-09-10 21:2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