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我的生命之泉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我一生所愛惟有讀書。每有閑暇,必與書為伍,一日不讀,就會心煩意亂,魂不守舍;而在我曲折、坎坷的一生中所彌足珍貴的一切,無一不是來自書對我的“恩賜”與“厚贈”。
  我15歲初中畢業即走上社會。
  我曾在重慶菜園壩火車站挑過砂石,百斤重担在肩,爬幾百級石階,汗珠子掉地摔八瓣。那時每逢夜晚停電,我就到全城惟一有燈光的候車室去靜靜地讀我借來的《我的大學》《大衛·高柏菲爾》。我曾空著肚子在河西走廊領略過風沙的瘋狂;我曾在內蒙古沙漠中炎炎烈日下揮著大勺在池中撈芒硝揮汗如雨;我曾在天山腳下城市中的高等學府里當“火頭軍”燒過開水;我曾在瑪納斯河畔的軍墾農場里“修理地球”、放馬牧羊……無論生活的“方舟”把我載到哪里,我都始終熱衷于讀書而不改初衷。即便是到了“文革”已無書可讀的時候,哪怕是偶爾發現地上一張舊報紙,我也要撿起來一字不漏地細讀個夠……所以,任何生活中的不幸始終征服不了我,因為我從來就沒把這些不幸放在心上。26年后我重歸故土時,已不再是滿腹辛酸的“打工仔”,而是中學教師和作協會員的雙重身份。
  是書,賦予我人生最大的快樂,置我于幸福的峰巔;而今,“大難不死,必有后福”的我,在溫馨的家園中,早已擁有了一間屬于我自己的書房了!我視它為“精神的巢穴,生命的禪床”,在這方小天地里,任憑社會上商潮迭起、市聲陣陣;任憑大自然雷鳴電閃、雨驟風狂,只要拉上窗簾,坐擁桌前,一書在握,我便會感到無限的快樂,享受到人生最大的安祥。而最為愜意的是“一窗明月半床書”的那種境界、那份況味——一窗明月的夜晚,半躺于枕頭高高的床上,從占據了半床的書堆里,隨興之所至,抽出一本本書來細讀;讀累了,就熄滅了電燈,然后推窗——靜靜地讀月;不一會兒,就會進入一種寧靜、淡泊、幽遠的境界。這時候,你就會聽到一種平時根本無法聽到的聲音:如朝霞之流溢,如根須之吸水,如春草之萌芽,如莊稼之拔節,如流水之汩汩,如晴空之鴿哨,如空穴之來風……這是冥冥中高尚的智者在向你娓娓傾訴,傾訴中交織著多少深沉的思想和睿智呵!這時,一種巨大幸福感的襲來則置我于幸福的峰巔,個中況味,難以盡述矣……
  書——我的生命之泉,它使我的生命之樹永遠常綠。
  家有藏書用不盡,腹有詩書人自華。羅曼·羅蘭有驚世名言曰:“和書籍生活在一起,永遠不會嘆息。”——憑我曲折、坎坷的一生體驗,我深深明白:此實乃人生至理。
《北京教育》京G31中學語文教與學沙平20012001 作者:《北京教育》京G31中學語文教與學沙平20012001

網載 2013-09-10 21:23:36

[新一篇] 不可或缺的“女人”

[舊一篇] 為什么很多人工作都不開心?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