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萬里方看汗流血,縱橫西域的大唐名將
萬里方看汗流血,縱橫西域的大唐名將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高仙芝(?-公元756年)是高麗人,出生的年月史上不載,但根據史家的推測,他可能是高麗王室的遺族,他的父親高舍雞在河西(河西走廊及湟水流域)從軍,雖然軍功顯赫,升至四鎮十將、諸衛將軍,卻一直穿著代表奴隸身份的襪子,直到高仙芝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高氏才脫離奴隸身份,步入軍事貴族的行列。根據史書的記載,高仙芝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精通騎射,驍勇善戰。在他二十多歲的時候,就跟父親一樣當上了將軍,高舍雞看到兒子氣度儒雅,還担心他守不住軍功,高仙芝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一生轉戰南北,成為大唐西域的守護神。1913年,英國探險家斯坦因重走高仙芝活捉小勃律國王的路線后,萬分感慨,“這位勇敢的中國將軍,行軍所經歷的艱難險阻,比之漢尼拔、拿破侖翻越阿爾卑斯山,不知要超過多少倍”。  高仙芝先后在安西四鎮節度使田仁琬、蓋嘉運手下任職,未受重用。當夫蒙靈成為安西四鎮節度使的時候,高仙芝的好運氣來了,他不斷升遷,直至安西副都護、四鎮都知兵馬使。高仙芝成了安西軍政二把手以后,要招三十名隨從,誰知卻招來了細瘦、跛腳、眼睛斜視的封常清,兩人成為歷史上著名的好搭檔。說起兩人相識相知的過程, 頗有一番傳奇色彩。當盔甲鮮明的高仙芝騎馬從大街上奔馳而過的時候,封常清看到了他,當即決定要做他的侍從。高仙芝見封常清相貌丑陋,不肯答應。封常清怒氣沖沖地指責他,“我羨慕將軍的高義,才愿意為你效勞,你只知道以貌取人,拒賢才于門外,如何能夠成就大事業”,高仙芝還是不愿意收下他,封常清就每天在高仙芝的家門口蹲點,數十天如一日,高仙芝無可奈何,只好讓封常清成為自己的侍從。  高仙芝發現封常清的才干,是在一場激烈的戰爭之后。公元741年,原來歸附大唐的西突厥達奚部落舉兵反叛,從哈密一帶逃到了碎葉城(今俄羅斯伏龍芝市北),夫蒙靈指派高仙芝率領2000騎兵追擊達奚部落,將他們斬盡殺絕。封常清在帳中寫好了捷報,詳細陳述了“次舍井泉,遇賊形勢,克獲謀略”,凡是高仙芝想說的話,封常清已經替他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高仙芝吃驚不已,在夫蒙靈的犒勞宴會上,推薦了封常清的功勞。以后,封常清跟著高仙芝不斷升遷,先后被授予鎮將、果毅、折沖。  大唐的天可汗制度一直護衛著西域各國的平安,西域各國也定期向大唐朝貢,吐蕃是大唐為數不多的敵人之一。吐蕃為了控制小勃律國(今克什米爾西北部),進而控制西北各國,吐蕃贊普把公主嫁給了小勃律王為妻。小勃律國本來是大唐的附屬國,現在由于姻親關系,倒向了吐蕃一邊,連帶西北二十多個小國都臣服了吐蕃,停止了對大唐的朝貢。小勃律國位于通往安西四鎮的咽喉要道上,大唐和吐蕃對克什米爾地區的爭奪就從小勃律國著手了。田仁琬、蓋嘉運以及夫蒙靈接連討伐,都未能取勝,高仙芝是第四個派去征討小勃律國的將軍,與他同往的還有做監軍的內侍邊令誠。  天寶六年(公元747年)四月,高仙芝率領一萬騎兵從安西都護府的所在地龜茲出發了(當時唐軍步兵都有私馬,因此長途奔襲就是駕輕就熟的事情了),十五天后到達撥換城(今新疆阿克蘇),又經十余日到達握瑟德(今新疆巴楚),再經十余日到達疏勒(今新疆喀什),轉而向南,歷經二十余日,到達蔥嶺守捉(今新疆塔什庫爾干),又行二十余日到達播密川(今阿富汗瓦漢附近),再行二十余日到達特勒滿川(今瓦漢河),就是當時的五識匿國,這時候唐軍已經逼近了吐蕃邊境上的軍事要塞連云堡(今阿富汗東北的薩爾哈德)。  高仙芝精通兵法,很快作出了妥善布置,兵分三路,加快了行軍速度。一路由疏勒守捉使趙崇u統領,3000騎兵從北谷直插連云堡,一路由撥換守捉使賈崇沉歟爻嚳鹛寐紡舷拢宦酚篩呦芍ズ橢惺貢吡畛賢沉歟踴っ芄舷拢級ㄆ咴率粘絞被峁チ票ぁ  連云堡三面都是山崖,只有北部是平地,還有噴赤河倚為屏障。堡中守軍共有上千人,城南十五里處修筑了木柵,駐扎了八九千吐蕃軍,成犄角之勢拱衛連云堡。時值夏季,噴赤河水暴漲,如何渡河又不被敵人發現,成了橫在唐軍面前的一道難題。高仙芝命令士兵們帶足三天的干糧,次日清晨渡河。將士們都以為高仙芝是在瞎指揮,不料,在高原夜間極度寒冷的天氣中,唐軍“人不濕旗,馬不濕韉”,順利過河。高仙芝喜不自勝,對邊令誠說,“如果我們正在渡河,吐蕃軍發起進攻,我們多半要打敗仗,現在唐軍集合完畢,吐蕃人注定要成為我們的俘虜”。進攻開始了,高仙芝下了死命令,中午之前必須拿下連云堡。唐軍勇猛無敵,很快斬首五千,生擒一千,“得馬千馀匹,軍資器械不可勝數”,當然,唐軍也付出了代價,識匿國國王五跌失迦延陣亡。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小勃律國的屏障被高仙芝拔掉了,剩下的就是翻越海拔四千六百多米的坦駒嶺(今克什米爾北部德爾果德山口),直搗小勃律國了。太監邊令誠看著一望無際的冰川,心生怯意,高仙芝就讓邊令誠和老弱士卒三千人留守連云堡,自己率領精銳部隊繼續前進。如同當年曹操“望梅止渴”的伎倆,高仙芝知道怎樣解除士兵們的后顧之憂。他派遣了二十多人先行下山,扮成阿弩越城人前來迎接唐軍。唐軍得知了這樣的信息,阿弩越城人歡迎唐軍,吐蕃增援小勃律國的必經之地娑夷河(今克什米爾西北)上的藤橋已經被砍斷。唐軍眼看勝利在望,將士們顧不得山高路險,紛紛沿著冰川下山。  過了三天,阿弩越城的守軍果然投降,唐軍進入城中休整。高仙芝讓將軍席元慶、賀婁余潤先修橋梁道路。第二天進軍,席元慶率領一千精騎打頭陣,假稱借道小勃律國,去攻打大勃律國,詭計之下,小勃律國的眾大臣被唐軍俘獲,小勃律王和他的妻子吐蕃公主逃進了石窟。高仙芝命令斬殺大臣中心向吐蕃的死硬分子,快馬加鞭,趕到離孽多城六十里的地方,在日落時分,砍斷了吐蕃通往小勃律國的藤橋,這時,吐蕃的援軍已經趕到,只差那么一點點,吐蕃軍喪失了先機,修好藤橋殺將過來,起碼要花一年的功夫。小勃律王得知吐蕃軍救援無望,喪失了抵抗的意志,帶著吐蕃公主一起投降。唐軍勞師遠征的目的達到了,高仙芝挑選了王族中的“親唐分子”當了新國王,還在當地招募了幾千士卒,防御吐蕃人的進攻。  至此,唐軍奪回了克什米爾以西和以北的軍事霸權,“拂H、大食諸胡七十二國皆震懾降附”,唐書中稱大食和東羅馬帝國都趕來向大唐帝國稱臣納貢,雖有夸張之辭,但也說明了此時的大唐帝國已經如日中天,譽滿全球,這中間,高仙芝的功勞不言而喻。公元747年的九月,高仙芝押著小勃律王和吐蕃公主返回了安西,卻招致他的上司夫蒙靈的一頓痛罵,“吃狗屎的高麗奴,你的于闐使是誰舉薦的”,回答說,“中丞”,“你的焉耆鎮守使是誰舉薦的”,回答說,“中丞”,“你的安西副都護使是誰舉薦的”,回答說,“中丞”,“你的安西都知兵馬使是誰舉薦的”,回答說,“中丞”,夫蒙靈怒氣沖沖地說,“既然知道是我舉薦的,為什么不等我處置就擅自報捷,本來應該砍下你的腦袋,看你新立大功,暫不處置你”,其實夫蒙靈也是胡人,他一口一個高麗奴,卻不想想自己的身份,況且這次是唐玄宗親自下的命令,讓高仙芝以行營節度使的身份率軍行動,高仙芝本人并未違反什么軍令。但高仙芝對上司哪敢有脾氣,正如監軍邊令誠對唐玄宗的奏報,“仙芝立奇功,今將憂死”。  唐玄宗得知了高仙芝的處境,當機立斷,讓他取代夫蒙靈,并授予高仙芝鴻臚卿、御史中丞,征夫蒙靈入朝。這下,高仙芝可以一出惡氣了,所有的人都是這樣想的,不料,高仙芝對夫蒙靈依然恭恭敬敬,“趨走如故”,夫蒙靈越發不安。高仙芝知道,如果不把話挑明,所有與自己有積怨的人都會提心吊膽。以前,副都護程千里、押衙畢思琛、行官王滔、康懷順、陳奉忠等人都在夫蒙靈的面前說過高仙芝的壞話,高仙芝把他們都找來了,當面了斷恩怨,他斥責程千里,“你面似男兒,心如婦人,是怎么回事”,又對畢思琛說,“你這胡人無法無天,奪了我城東幾千畝地的好田莊,還記得嗎”,畢思琛頗為幽默,他對曰,“那是你看我生活艱難送給我的”,高仙芝笑了,“那時候你作威作福,我是怕你,哪里是可憐你呢,這些話我要是不當面說出來,你們說不定整天憂慮,說出來了就沒事了”,又把王滔等人拉下去打了一頓,然后統統釋放,“由是軍情不懼”。  高仙芝身為安西四鎮節度使,大權在握,封常清得到了他充分的信任,負責四鎮的倉庫、屯田、甲仗、支度、營田等事務。以后,高仙芝每逢出征,經常讓封常清担任留后使,代管軍政大事。封常清堅毅果決,治軍嚴謹,很快就作出了一件震懾全軍的事情。  高仙芝乳母的兒子鄭德詮做到了軍中的郎將,高仙芝的乳母也住在高家內宅,高仙芝把鄭德詮當作親兄弟一般,“家事皆令知之”,因此鄭德詮在軍中頗有威望。封常清每次辦事回來,諸將都前去拜見,只有鄭德詮不以為然,甚至騎馬從封常清身邊沖過,完全不把留后使封常清放在眼里,封常清到了使院,叫人召來鄭德詮,以軍法處置他,杖打六十。高仙芝的母親和乳母聞訊趕來,卻進不了門,在門外急得號啕大哭,高仙芝得知消息也很吃驚,此時,鄭德詮已被棍棒活活打死。高仙芝見到了封常清,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封常清也不向高仙芝謝罪。后來,有兩位將軍犯了罪,同樣被封常清處死,唐軍軍紀整肅,煥然一新,高仙芝對封常清更加看重。  封常清有條不紊的后勤供應,讓前方打仗的高仙芝處處省心,成為赫赫有名的常勝將軍。天寶八年(公元749年),吐火羅(今阿富汗北部,在小勃律以西)葉護失里怛伽羅上表,“A師王親附吐蕃,因苦小勃律鎮軍, 阻其糧道。臣思破兇徒,望發安西兵,以來歲正月至小勃律,六月至大勃律。” 高仙芝又一次出征了,這次的目的地比小勃律國更為遙遠,短短數月,唐軍來往A師國(今巴基斯坦奇特拉爾),將A師國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俘虜了A師國王勃特沒,唐朝立了勃特沒的兄長素迦為A師王。大唐威名遠震,連印度河河谷地區的個失密國王都因為仰慕大唐,多次上表要求與大唐合作,共同對付吐蕃的威脅。吐蕃幾次吃了高仙芝的大虧,對唐軍畏懼如虎,絲綢之路的南線得以長期暢通無阻。  此時的阿拉伯帝國也發生了內戰,阿拔斯王朝取代了伍麥葉王朝,其勢力滲透到中亞諸國,強迫被征服地區上交重稅,與大唐在中亞的霸權產生了激烈的沖突,于是,怛羅斯(今哈薩克江布爾城附近)戰役終于在公元751 年爆發了,其起因就是高仙芝對石國(今烏孜別克斯坦塔什干)發動的戰爭。  天寶九年,高仙芝以石國王“無藩臣禮”為借口,帶兵討伐石國。細看史書,就會發現這種理由是十分牽強的,背后包含了強烈的功利心。天寶末年,為了滿足唐玄宗開疆拓土的宏愿,邊將們往往不擇手段,想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花樣。安祿山設置酒宴,灌醉契丹、奚族的酋長,然后就在酒宴上割下他們的腦袋,還坑殺隨從數千人。高仙芝假裝和石國國王和談,卻發動了突然襲擊,俘虜了石國國王,對石國大肆搶掠,對石國百姓施行了種族滅絕。在這之前,石國對大唐一直是進貢不斷的,有《冊府元龜》為證,但是,強權即真理這句話至今沒有過時,弱國沒有話語權。  石國王子逃走了,他把高仙芝欺詐貪暴的行徑遍告諸胡部落。諸胡部落震怒了,聯合大食國(阿拉伯帝國),準備進攻安西四鎮。高仙芝得知消息,決定先發制人,率領包括拔汗那、葛邏祿人在內的藩漢聯軍三萬人深入大食國境,在怛羅斯(今哈薩克江布爾城附近)與大食國的六萬精銳展開了激戰,雙方殺了五天五夜,不分勝負。在這關鍵時刻,唐軍陣營中的葛邏祿人被大食國將領收買,臨陣倒戈,與大食國軍隊一起夾攻唐軍,唐軍敵友難辨,亂了陣腳,終至潰敗。右威衛將軍李嗣業奮力殺開一條血路,才保著高仙芝和數千唐軍離開了戰場。大食國軍隊勝得極其艱苦和僥幸,唐軍損失慘重,但未傷元氣和根本。后來,出于對付吐蕃的共同利益,唐朝和大食很快和好了,如果沒有后來的“安史之亂”,唐朝的武力擴張應該還會繼續。史料上記載被俘的唐軍中有造紙工匠,是他們將造紙術傳到了西方,史家對此存有疑義,當時,大唐的陸路交通和海上交通都如此發達,難道這么長的時間沒人知道造紙術是好東西?但是,怛羅斯戰役的確改變了世界的格局,唐朝在中亞的勢力受到了沉重的打擊,怛羅斯戰役以后,雖然力圖恢復,卻沒有取得預期的成效。高仙芝被免去了安西四鎮節度使的職務,入朝做了右金吾大將軍,后來被封為密云郡公。天寶十一年,封常清担任了安西四鎮節度使的職務。  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祿山起兵造反,十五萬大軍直撲洛陽和長安。安西和北庭的精兵入關勤王,邊境由此兵力空虛,但仍然苦苦支撐了很長的歲月。后來,吐蕃和葛邏祿攻陷了北庭都護府,吐蕃又攻陷了安西都護府,大唐在中亞的勢力才走向式微。  而此時的唐玄宗還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朔方、河西、隴右的精兵相隔遙遠,援救不及,朝廷手中幾無可用之兵,而安祿山的手下都是久經訓練的虎狼之師,烏合之眾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唐玄宗封榮王李琬為元帥,高仙芝為副元帥,數萬士兵多是臨時招募來的市井百姓,如此軍隊,就算高仙芝有通天之能,也難以取勝,但是,唐玄宗不管這些,他只想看到唐軍的勝利。  李琬上任沒幾天就暴病而死,高仙芝帶兵出征,又是太監邊令誠做了監軍。封常清同樣是在洛陽招募新兵,對抗叛軍,很快就被安祿山打得落荒而逃,洛陽落入叛軍手中,在陜郡(今河南三門峽附近)封常清遇到了高仙芝,兩人得出了同樣的結論,現在唐軍唯一的出路就是據險固守,等待各地趕來的援軍。而潼關是長安的門戶,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是最適合固守的地方,他們決定放棄陜郡,退往潼關。為了不留下太原倉的物資資敵,高仙芝打開太原倉,將錢絹分發給將士,然后放火焚燒了太原倉,這時,叛軍已經沖過來了,唐軍將甲仗沿途丟棄,延緩叛軍的進攻,終于趕在叛軍之前退到了潼關。一到潼關,高仙芝馬上加固城防,備足器械,應對叛軍一輪又一輪的進攻。封常清被削奪了官爵,貶為庶民,留在軍中效力,他幫助高仙芝訓練新兵,監管左右廂諸軍,叛軍的攻勢一次又一次被擊退了,潼關固若金湯,長安暫時安全了。按照高仙芝和封常清的對策,一切都朝有利于朝廷的方向發展,形勢相當樂觀,然而,唐玄宗卻走出了遺恨千古的昏招。  監軍邊令誠向唐玄宗匯報,“常清以賊搖眾,而仙芝棄陜地數百里,又盜減軍士糧賜”,唐玄宗大怒,派邊令誠赴軍中斬殺高仙芝和封常清。公元756年1月24日,邊令誠到了潼關,先將封常清斬首示眾,暴尸于蘆葦之上,100名陌刀手等著高仙芝的到來。以前,高仙芝曾多次拒絕了邊令誠的請托,當然想得到這死太監在皇帝面前不會為他說什么好話,但獲罪至死,高仙芝顯然還沒有這個心里準備。他對邊令誠說,“我兵敗有罪,死不敢辭,但說我盜減軍士糧賜,完全是誣陷,你久在軍中,應該心里有數”,但是死太監不為所動,堅持要按皇帝的旨意辦事。高仙芝對外面的新兵們大聲說道,“我有罪,你們就直說;如果認為我沒罪,就喊聲冤枉”,外面喊聲震天動地,“冤枉”。高仙芝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對著封常清的尸體說道,“你是我引薦的,又曾代替我做節度使,今天和你同死,這是我的命啊”,遂引頸受戮。高仙芝與封常清死后,繼任的哥舒翰在唐玄宗的逼迫下,放棄了固守潼關的策略,出關與叛軍決戰,很快一敗涂地,將領們害怕重蹈高仙芝的覆轍,挾持哥舒翰往叛軍陣營投降,潼關失守了,唐玄宗逃往四川,國事遂不可收拾。待得安史之亂平定,已整整歷時八年,大唐帝國傷筋動骨,再也無復昔日的輝煌,高仙芝的西域戰績幾乎成了大唐歷史上的絕響。
2013-09-10 21:2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