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亂世的推動者,三國第一鬼才
亂世的推動者,三國第一鬼才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三國時代,一如先秦時期,謀士和武夫并非截然不同、各司其職的兩種行當,職號謀士而又武夫氣十足,或號為武將卻足智多謀,至少在三國時并不少見。曹操手下著名謀士程昱,曾得到曹操這樣的評價:“程昱的膽量,超過賁、育”,那是在袁紹欲南下與曹操爭天下之時,程昱鎮守的鄄城當著袁紹行進大軍的要沖,守軍卻只有700人,在袁紹十萬大軍面前,真不啻為一碟嫩豆腐。曹操本想再增撥2000人,誰知程昱竭力阻止,理由是:袁紹見我只有700人,勝之不武,便不會來攻城,一旦增兵,反而有可能遭到滅頂之災。程昱所料絲毫不差,遂使得三國“空城計”又多了一個版本,也許還是最早的一個版本。曹操手下另一個著名謀士劉曄,十歲出頭就曾因母親遺命,刺殺了父親一個親信隨從,日后更曾親自動手,殺死了一個人見人怕的地方小霸王(當然,他日后成為被曹植譏刺為“蝙蝠”的騎墻派,則是另一回事)。可見,在那樣一個危難的時勢下,謀略若沒有膽量的加入,是斷斷無所作為的,膽識二字,最需緊密結合。


  賈詡,身懷奇謀,膽識過人,閱歷繁復,志節深沉。他的品質里也許有著種種別人難以企及之處,但就客觀效果而論,東漢末年的天下大亂,他難辭其咎。當年陳壽撰《三國志》時,曾將賈詡與曹操手下最具威望的二荀(荀、荀攸)并列立傳,引起了注家裴松之的不滿。此事見仁見智,我覺得若撇開道德威望,先注重影響世事的深度,則賈詡與二荀并列,并無不當。


  在賈詡投靠曹操之前,他先后為之獻策的,多屬造孽江湖的惡棍型軍閥。雖然賈詡常以漢室忠臣自詡,也確曾有功于皇上,但他顯然更熱衷于放縱自己天賦的謀士才華,而較少計較千秋功名。在各路軍閥此起彼伏的混戰中,在漢獻帝由長安到洛陽的奔命過程中,在新舊都城的喋血殺伐中,我們都能看到賈詡的智慧,像一只不祥的貓頭鷹,在累累尸骨上盤旋。


  當年董卓伏誅,司徒王允專權。王司徒雖然才能有限,且有不知體恤,濫開殺戒之弊,但風雨飄搖的漢朝江山畢竟獲得了短暫的喘息機會。董卓手下原有兩個莽野的部將李嗪凸幔踉嗜舯咀攀錐竇瘸硬晃實奶齲幻妫蛘飭礁鍪稚銜沼斜ǖ募一錛鋅贍芄榛绱耍揖殖醵ǎ蚨慷鸕墓囟钚垡蛞皇鄙ナЯ嗣匪潁恢瑚夂沃福部贍莧ㄇ野氈V泄吩誆餃胝庖徽率保淙換崧韻悠降詮諉瘢凳舸笮搖8浙刮薇鵲耐跛就劍咀啪霾還孟⒌奶齲岳唷⒐嵯麓锪俗飛繃睢U庥械惚迫嗽旆吹囊馕讀恕H歡婀值氖牽唷⒐岜糾匆蠶肴廈耍薔齠饃⒉慷櫻約涸俜滯廢虼笪鞅碧油觥


  倘如此,則王允雖然極為不明智,卻畢竟沒有種下惡果,東漢政權暫時還能遷延些時日。


  賈詡單人匹馬,擋在道上,“二位,急個啥呀?”李唷⒐岫約眾妓乩淳粗兀閬炊!巴踉收僥媚忝牽忝僑艚饃⒉慷櫻飛纖姹鬩桓魴⊥こざ加心苣桶涯忝前篤鵠矗透跛就窖Α:崾歉鏊潰尾幌染奐櫻紗嚳瓷銑ぐ玻勘ǔ稹H緗男沂魯桑蛐熳右粵釤煜拢紋渫紓煌蛞皇虜懷桑鞘痹傯酉蛭鞅憊釋粒參醇猛硌健!閉庖環瀆髏ブ腔鄣目跡唷⒐崽貌蛔〉氐閫貳


  當年陳勝、吳廣被迫揭竿而起,所持的理由,正與賈詡此時的教唆相同。區別是,無論陳勝、吳廣還是李唷⒐幔嵌際艫筆掄擼眾莢蟯耆薔滯餿耍謊災庖環ㄒ椋淙豢梢躍壤唷⒐嶁悅諞皇保約眾莢蠣揮興亢梁么Α2蝗唬崩睢⒐順曬笥餳眾嘉吧惺櫧蛻洹保簿筒換峒峋鐾拼橇恕!按司讓疲喂χ校俊奔眾薊八檔悶撓兇災鰲


  于是,李唷⒐岬拿菔彼潯瘓認拢撼拿錘尤氈∥魃劍⒀傺倭恕K匙偶眾寄欠甲呦氯ィ釗縞幣桓齬槐荊繃礁鱟桓鮒嗲康諒嘸鹽蘅殺苊狻


  帝國都城長安的城頭,剎那間便陰暗了下來。隨著李唷⒐岬姆錘暌換鰨涸僖裁揮寫礎@唷⒐崴牧怪荼綴肺薇齲┡胺淺#說哪嘶⒗侵Α3跗餃輳ü192年)六月,李唷⒐峁テ瞥ぐ渤淺兀踉時宦荊啦汲鎏櫻槌ぐ病L錳煤杭頁痛寺淙肓礁鑫蘩稻髦幀>菟担砍跛樂保ǖ厙儺丈杏惺蚧В唷⒐岬姆瘧俾櫻黿雋僥曇洌褚選跋嗍陳躍 保靡黃嗖搖A餃算戾黃鞫穸嘍耍饈蓖蝗揮忠蛞桓齦救說募刀剩溉環常舜素松逼鵠礎J朗濾旖徊蕉矗儺賬旖徊皆庋輟<眾妓湓粵餃擻興嬡埃健靶悴偶吮欣硭擋磺濉保娑哉庖蛔畛跤勺約涸斐傻木置妫彼淶貌豢墑帳暗氖焙潁眾際率瞪弦巖懷錟埂K蠢唷⒐嵩嚼叢較窳礁霾懷善韉囊昂⒆櫻恢讜鶴永锎蚣堋H歡饈悄慵業腦鶴用矗空飪墑欽桓鐾醭。


  賈詡,字文和,他的行為可是與“文和”沒什么關系。一計可以危邦,片言可以亂國,正賈詡之謂也。


  他側身在殺人如麻的強盜身后,貌似藹然文士,一面犯下滔天奇罪,一面又能成功地躲避千夫所指,這份能耐,孰能及之?他以一介游士的身份,時而避難鄉間,時而閃身在某個諸侯的廳堂,匹似流竄作案。說計道謀,甚至敢讓曹操甘拜下風;逮至晚年,竟又在曹丕的朝廷里充任太尉,權勢蒸蒸日上,一派德高望重的模樣。這是一個怎樣的奇人?


  他出生在武威,俗稱“金武威,銀張掖”,也算是大西北一個重鎮。年輕時雖也曾被人評為“有良、平之奇”,但因僻處偏遠,知道他的人并不多。在那個天高地遠、充滿獷悍之氣的地方,少年賈詡濡染其中,斯文氣中難免也會夾雜若干匪氣。與豪爽武夫打交道,與土匪豪強相周旋,這份本領賈詡生而具備。靠一襲長衫,一把折扇就能行走江湖,在四百年后的中國也許可行,當時免不了就會步步涉險。賈詡有一次就在道上遇到強盜,同行數十人同時被擒,一張百人坑已經挖就。要活埋嗎?看來是的,這些強盜,把人活埋也許比打牌還要輕松。賈詡面不改色,鎮定從容地對強盜說:“先別急著埋我,我是段太尉的外甥,太尉肯定會出重金來贖我,保你們賺一筆。”――諸位,這里的奧妙在于,若強盜當真等著段大人拿錢來換人,謊言準會被戳穿,因為太尉段G并沒有這樣一個外甥。賈詡拿準了他們沒這份膽量,當時,段G可是一個響當當的人物,最強蠻的家伙都不敢貿然招惹。結果,賈詡一面看著這撥強盜將其余眾人悉數活埋,一面自己卻與強盜首領推杯換盞,“我會在舅舅面前替你美言幾句的,”說完這話,賈詡抹了抹嘴邊的美味,在強盜們點頭哈腰的歡送之中,騎馬揚長而去。


  騙人騙到這個份上,我只能遙遙地想著:賈詡是深不可測的。讓滿腦子想著活埋人取樂的強盜俯首帖耳,單靠智慧肯定于事無補,靠膽量也過于籠統。我的解釋是:賈詡身上同樣洋溢著一股匪霸之氣,正是它讓強盜相形見絀,氣為之奪。話說回來,注定要呼風喚雨,荼毒江湖的賈文和先生,怎么也不會在尋常溝壑里翻船。他的目標是長安,他相信在那里會有自己的機會。什么機會?如果你這么問,賈詡只會詭秘地抿嘴一笑,兩眼直勾勾地看著遠方。那里,秦始皇建造的巍峨長城上,正幽幽地轉出烽火。


  似花還似非花,摧國不忘護國,正可見賈詡本色。在挑動李唷⒐岱瓷銑ぐ病⒂旨浣擁賈呂睢⒐嗽誄ぐ渤峭庾韻嗖猩保╃苷鸕粗螅衷諢實勖媲鞍繆萜鴰せㄊ拐叩慕巧矗沒實鄱運趾抻職窒佑旨傘N死K肆隙愿豆幔薹ㄎ尢斕睦嘣孕綴返牧怪荼笱圓徊訓匭砼担骸耙壞┕テ乒幔實酃械拿瑯扇我饈褂謾!苯峁廡┟Ш罕閭焯煸誄ぐ渤峭飧囈校骸襖罱鷯Φ墓嗣瑯諛模煒燜統隼矗 被始彝ǖ匚薰狻:合椎劭閃桶偷乜醋偶眾跡M苣酶鮒饕猓遼儔鶉謎廡┘一鐫僬餉叢誄峭飴醫辛恕:酶黽眾跡奔疵孛艿亟康潦琢烊空倮錘把紜2瘓褪且恍┛斬蔥砼德穡殼嗄芐砟愎⒚瑯沂芑實壑贗械募眾跡筒荒芐砟愀哂棧罅Φ母吖俸衤唬考竿懊讕坪韌輳怪荼蓖肀閆婕0愕爻防氤ぐ病@嚶紗聳艿街卮礎


  賈詡偷偷離開長安的時候,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他處處以漢室忠臣自居,此前有人勸他離開,他還曾擲地有聲地說道:“我深受國恩,義不可背。”后來當皇帝被迫逃離長安時,賈詡也頗有護駕之功。關于賈詡,在洛陽頹敗的“楊安殿”里,皇帝也許會想到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故事,盡管有些不倫不類。蕭何之敗,無關乎皇朝興替,賈詡之謀,實已致漢朝江山于萬劫不復之境。


  和呂布一樣,當西北的戰火逐漸向中原燎原的時候,賈詡的身影也隨之在中原出沒,賈詡的計謀也隨之在中原吹奏出殺伐之氣。賈詡的謀士品格,只在一點上得到確認,即他從來無意于成為擁兵自重、稱霸一方的軍閥,他的身份在幕后,他不斷地從某個將軍深厚的帷幕后閃身而出,表面上是獻計,實際上卻往往收到替將軍作主的效果。


  誠如伏波將軍馬援所言,“方今之世,不但君擇臣,臣亦擇君”,作為中國歷史的“后戰國時代”,三國士大夫的擇主標準,與天下輻裂的先秦知識分子本無不同,故荀、郭嘉、董昭等謀士紛紛棄袁投曹,關羽義不背主,諸葛兄弟在東吳、蜀漢各事其主,俱忠誠不二。若此乃通例,賈詡便提供了一個例外:他先后投靠的段煨、劉表和張繡,竟然都是自己內心頗為鄙視的。段煨對賈詡表面敬重,內心忌憚,因為賈詡“素知名”,在兵士中威望極高,段煨怕賈詡喧賓奪主。賈詡離開段煨的時機和理由亦很微妙,“我若呆在段將軍身邊,說不定會遭到陷害;而我一旦離開,由于段將軍既希望我外結強敵,又怕我反戈一擊,所以反而會厚待我的妻子家人。”結果絲毫不差。至于劉表,賈詡的評價也是既準確又刻薄:“若天下安寧太平,劉表可位列三公,然而方今亂世,他如此不見事變,多疑無決,便注定是碌碌無為之輩。”賈詡與張繡的關系最好,早在長安時,張繡就有意將賈詡拉拢至帳下,一俟賈詡秘密來投,立刻便對他言聽計從。奇怪的是賈詡之所以投奔張繡,不僅因為張繡的張臂歡迎,更在于這樣一個判斷:“張繡,一個沒腦袋的主兒。”以賈詡的才華,在分明看出張繡沒有遠大前途的前提下,仍毅然委身于張繡帳下,明珠投暗,龍游溝壑,這里面便頗可揣測賈詡的真實用意。他喜歡謀略,他需要一個可以使自己的才華盡情馳騁的疆場。如果謀略是一種美,聯系到他當年不可思議地替李唷⒐岢齙擬戎饕猓蚣眾頰帽晃頤搶斫獬燒庋桓鑫樂饕逭擼褐灰約旱募頗庇杏夢渲兀⒉輝諍踅獎瀋?闖穌庖壞悖眾紀犢空判宥皇遣懿佟⒃埽閌親釵忱沓燒碌氖鋁恕2懿偈窒履筆咳繚疲潯救擻旨頗卑儷觶眾莢諛搶鎰⒍殉屎琢⒓θ褐疲輝苊菜魄看螅餿酥敬蟛攀瑁鐘兇乓桓銎婀侄種旅娜醯悖褐灰宰約河欣募頗保桓挪徊贍桑渙醣砜剎蝗ニ鄧耍米齷實勖蔚腦酰浙棺雜茫鄙儺榛誠率康鈉返拢眾甲⒍環畹么尤蕁<眾加肼啦加諧穡筆鄙辛Φナ票〉牧醣傅比桓氬渙思眾擠ㄑ郟慰雋醣富掛恢焙吐啦脊垂創畬睿叵導舨歡希砘孤搖


  所有人提到曹操平生所吃之敗仗,都不會不提“宛城戰張繡之時”,那也是曹操輸得最為凄慘的一仗之一,長子曹昂及貼心猛將典韋相繼陣亡,自己所乘的大宛良馬“絕影”,亦中箭而死,可說狼狽至極。毫無疑問,這一仗曹操其實是輸給賈詡的。賈詡后來又贏了曹操一回合,那一仗雖無多少戰略意義,卻極端神奇,可以讓曹操作為教科書,好好琢磨研習一番――曹軍撤退了,張繡立功心切,急不可待地要領軍追趕。賈詡在一邊連連阻止,張繡不聽。張繡的枕芯腦袋難免會想:與曹操交戰,而竟能逼得他退軍,此乃千載難逢之機,此時不乘勝追擊,痛下殺手,更待何時。然而,不聽謀士言,吃虧在眼前,沒多久,張繡的追兵就被曹操殿后部隊殺得大敗虧輸,狼狽逃回。“文和,我后悔沒聽你的話,”張繡誠懇地向賈詡道歉。“先不忙后悔,請將軍重新整頓軍馬,再追一次曹操。""什么?”張繡大驚失色,“我得勝之軍追曹操敗退之兵都沒有勝算,你竟然讓我再將失敗之軍追曹操得勝之旅?”賈詡有點不耐煩了,“將軍莫遲疑,只管去追,如不勝,把賈某的頭拿去。”張繡此時的心情肯定古怪至極,不過他還是去追了,即使心里一百個不相信。第二次追擊,張繡大有斬獲,把曹操殺得潰不成軍。


  不僅曹操對自己的失敗極為納悶,張繡回營后見到賈詡,恐怕也得把他好好地重新打量一番,以確定他是人是鬼。張繡此時最想做的,就是讓賈詡說個明白。“這還不簡單,”賈詡擺了擺手,“曹公與將軍作戰,并沒有占絲毫下風,突然撤退,肯定是后方有事。將軍不察,誤將曹公的主動退軍視為不敵,盲目進擊,必無勝算。曹公用兵何等精明,必有精兵良將為之殿后,以防追軍。待將軍敗走,曹公因急著趕路,不再設防,便會調整步伍,將后軍挪為前軍。此時將軍縱用敗兵追擊,亦必能奏效。”三國之所以多智,端賴賈詡者流出沒其中。


  當曹操和袁紹兩大軍事集團紛紛剿除諸侯之后,世界雖然沒有變得安寧,局勢卻已明朗不少。在曹、袁兩只巨螯的鉗制下,暴露在外的張繡,勢必淪為甕中之鱉。投靠袁紹還是曹操,就成了張繡迫在眉睫之事。投靠袁紹的理由似乎是不言而喻的,一則袁強曹弱,一則張繡于曹操有殺子之仇。于是,當袁紹主動派使者前來招降時,張繡恨不得立刻跪下身來,唯袁紹之命是從。誰知賈詡從幕后倏然閃身,以疾言厲色之態,對袁紹使者痛加訓斥:“替我謝謝袁本初的好意,再轉達這樣一句話:一個連自家兄弟袁術都不能相容的人,不可能成就大事。張將軍敬謝不敏!”張繡大驚:“文和,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嗎?""不然”,賈詡平靜地說:“投降曹操吧。將軍雖與曹操有過節,但依我看來,曹操有雄杰之氣,肚量寬宏,肯定不會為難將軍。再說,袁強曹弱,將軍這點兵馬袁本初未必看得上眼,對曹公卻不失為雪中送炭。請將軍再聽我一回。”果然,曹操竟好像完全忘記了當年與張繡結下的深仇,親自率眾出城迎接,給予張繡極高的禮遇。私底下,曹操也緊握著賈詡的手,一臉誠懇地謝道:“使曹某信義著于天下,正是閣下呀!”――賈詡之所以甘冒奇險,正因為他看透了曹操的心。


  至此,東漢元惡之一的賈詡,人生航道進入了另一片相對平靜的海域。雖然作為曹操謀士之一,他仍不時獻計供策,尤其在曹操征伐馬超、韓遂的過程中,賈詡功不可沒。但總體上看,他淡出江湖的意味正日益明顯。對曹氏父子,賈詡本來還有可能立下奇功:曹操、曹丕先后兩次討伐東吳,都以失敗告終,赤壁之戰更使曹操元氣大傷。我們發現賈詡都曾預睹先機,加以諫阻。


  賈詡知道自己的過去并不光彩,所以一直韜光養晦,輕易不發一言。晚年的賈詡尤其乖覺無比,他閉門不出,謝絕交游;為了杜絕他人猜疑,他處理兒女婚嫁之事,也力避攀附名門。雖然如此,在曹操立太子的過程中,在曹丕與曹植兄弟爭權的過程中,站在曹丕一邊的賈詡,仍以自己四兩撥千斤的謀略,起到了重要作用。當時為五官中郎將的曹丕向賈詡請教太子爭寵術時,賈詡的回答竟是那樣地冠冕堂皇,霽月光風:“愿將軍恢崇德度,躬素士之養,朝夕孜孜,不違子道,如此而已。”奇怪的是,就這么一番貌似不切實際的大話,竟使得曹丕從此幡然改悟,自我砥礪,終于贏得了曹操的好感。此前曹操也曾特意屏退眾人,向賈詡請教立太子一事。賈詡面露難色,故意不答。“先生為什么知而不言?”曹操再問,“不,我只是突然想起了兩個人。”""誰?""袁紹和劉表,賈詡答道。曹操哈哈大笑,輕拍著賈詡的肩膀:“先生不僅謀略過人,也特別善于處理他人父子關系。”賈詡貌似漫不經心的回答,對曹魏政權的最終確立,也許竟起到了決定性的促進作用。眾所周知,袁紹、劉表正因為沒有妥善處理好繼承權問題,死后遂使得兄弟鬩墻。賈詡示曹操以前車之鑒,終于使曹操決下心來,立曹丕為太子。


  在魏文帝曹丕當政之時,功勞蓋世的賈詡被委以太尉重任。然而賈詡老矣,他只仿佛一個大隱隱于朝的隱士,依舊過著恬淡的生活。世事陰陽,果報難料,這個邪惡的播種者,謀略的熱衷者,最終是以一副德高望重的神情,安然去世,享年七十七歲。依照當時“人過五十不稱夭”、“人生七十古來稀”的標準,賈詡真可謂壽比南山。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