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從皇后到娼妓(北齊武成帝高湛皇后)
從皇后到娼妓(北齊武成帝高湛皇后)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她是歷史上最有意思的女人,做過最高貴的皇后,做過最下賤的娼妓,她曾口出驚人之言,“當娼妓比當皇后快樂多了”,讓無數的正人君子跳腳大罵、痛心疾首,指為淫婦之首,胡氏,她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讓人議論至今? 

  胡氏出身高貴,這是沒有什么疑問的。她的父親叫胡延之,曾任北魏的尚書令,她的母親出身范陽盧氏,范陽盧氏是當時北方著名的高門士族,男人如果能夠娶到范陽盧氏的女兒,如同今天的男人能夠娶到英國的郡主,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胡氏的母親就是范陽盧道約的女兒,可以推斷,胡氏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具有大家閨秀的風范。據說,在胡氏出生之前,有一個胡僧路過胡延之的家門口,說了一句奇怪的話,“這家的葫蘆里有個月亮”,盧夫人果然生了一個女兒,當這個漂亮的小人兒長到十幾歲的時候,美貌無比,名聲遠揚,她順理成章地成了北齊長廣王高湛的王妃,開始了極品富貴的生活。天保七年(公元556年)五月,胡氏在痛苦的掙扎之后,生下了第一個兒子高緯。沒過幾年,天下掉餡餅,長廣王高湛成了北齊皇帝,長廣王妃胡氏成了北齊皇后。 

  有人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歪鍋配歪灶”,武成帝高湛與皇后胡氏簡直就是一對絕配。高湛逼奸了嫂嫂李祖娥,常常夜宿昭信宮,胡氏鉤搭給事和士開,湊成一對野鴛鴦。高湛知道了皇后的奸情,并不惱怒,反而給奸夫淫婦制造機會,將和士開提升為黃門侍郎,讓他教皇后玩“握槊”的古博戲。皇帝和皇后彼此彼此,各尋歡樂,大家相安無事。 

  說起胡氏的情人和士開,那可是北齊王朝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是兩代皇帝的寵臣,即使他穢亂宮闈,萬人注目,兩代北齊皇帝依然安之若素,對他信任有加,在伴君如伴虎的北齊宮廷里,他游刃有余,大權獨攬,創造了后人難以理解的奇跡。 

  和士開的祖先是西域胡人,以經商為業。到了和士開的父親和安這一代,因為極有活動能力,担任過中書舍人、儀州刺史等職,和士開得以進入國子監,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公元550年,高湛封為長廣王,和士開進入長廣王府,做了王府參軍。人與人有時就是一種緣分,高湛和他非常投緣,很快就形影不離。文宣帝高洋是高湛同父同母的哥哥,他認為和士開不是個好東西,將之逐出京城,不許他再與弟弟來往。高湛出言哀求,又把和士開弄回京城。高湛即位后,侍中的封號很快就落到了和士開的頭上。和士開的母親去世,和士開按慣例回家丁憂,武成帝高湛十分不舍,派武衛將軍呂芬到和士開家里,全程守護,一直等到和士開守喪期滿才回去。和士開返朝那天,高湛專門派牛車把他接到宮中,見面之后,握住和士開的雙手,淚水直流,勸慰了好久,才讓和士開回去。 

  在私人場合,兩人根本就沒有什么君臣之禮,整日一起胡鬧。和士開向高湛灌輸及時行樂的思想,高湛連連點頭,“自古以來,多少帝王都化成了灰燼。賢德如堯、舜,暴虐如桀、紂,到頭來都是一死,又有什么區別?趁著自己年輕健壯,盡情享樂,為所欲為,一日快活勝千年,該有多好。國事交給大臣們去辦,別給自己找苦吃了”。于是,29歲的高湛竟然讓位于皇太子高緯,當了百事不管的太上皇。和士開討好了高緯,也討好了年輕的太上皇。高湛嗜酒,每日離不了杯中之物,卻患上了無法根治的氣疾,一喝酒就會馬上發作,和士開多次勸他戒酒,高湛都當作了耳邊風,有一回,高湛喝酒時又劇烈地咳嗽起來,和士開默不作聲,獨自落淚,高湛很受感動,從此不再飲酒了。 

  高湛盡情享受了三年,溫柔鄉中日月如梭,后來他病倒于乾壽殿,很快就病重不治。和士開成了托孤大臣,高湛要他效仿商朝的伊尹、漢朝的霍光,盡心扶佐年幼的皇帝。高湛斷氣的時候,還緊緊握住和士開的手,殷殷囑托,“不要辜負我啊”,雙手至死都沒有松開,高緯和母親胡太后就這樣托付給了重臣和士開。 

  高湛死后,胡氏沒有了顧忌,與和士開更加親密。朝臣們心中不忿,紛紛請求高緯將和士開外放任職。胡氏知道以后,有意籠絡大家,請高歡的侄子趙郡王高睿、司空婁定遠等公卿大臣赴宴。趙郡王高睿不吃這一套,他在酒席上慷慨呈辭,“和士開不過是先帝的弄臣,城狐社鼠之輩。他大肆受賄,穢亂宮掖,讓人忍無可忍,我們無法做到袖手旁觀,一定要冒死勸諫”,胡氏極力維護老情人,她出言訓斥,“先帝活著的時候,你們為何不說?現在再說,是欺負我們孤兒寡母。你們只管飲酒,不要再說什么了”。高睿十分生氣,他聲色俱厲,向胡氏據理力爭。大臣們聲援高睿,放出話來,“不趕走和士開,朝廷不會安寧”,高睿等人將官帽扔在地上,拂衣而起,大聲呼叫,令胡氏頗為尷尬。其實,北齊皇太后有個把情人,與大臣們何干?還是和士開看得清楚,“在先帝的所有臣子中,先帝對我最為信任,現在先帝去世,陛下將我逐出朝廷,正是自剪羽翼,恐怕不久就有廢立之變”,他為高緯出了個主意,去搪塞公卿大臣,讓自己去做州官,等安葬了先帝,再行赴任。 

  高睿再三催促和士開離京赴任,還讓婁定遠守住宮門,不讓和士開私會胡太后。和士開送了兩名美女和一套珍珠織成的簾子給婁定遠,才得以進宮見到了高緯和胡太后。高緯眼見權臣如此干涉自己的生活,終于起了殺心,他要把不服管的家伙一個個放倒。他以太后的名義將婁定遠外放為青州(今山東一帶)刺使,下詔譴責高睿無人臣之禮,把高睿氣得半死,趕緊入宮向胡太后爭辯,被一擁而上的衛兵抓住,活活勒死。大臣們看到了對皇帝和太后不敬的下場,說三道四的聲音很快被壓了下去。婁定遠見風使舵,不僅退還了和士開贈送的禮物,還陪上了自己的老本。 

  公元570年,和士開被封為淮陽王,升為尚書令,終于成為人上之人,現在輪到無數人來向他獻媚,在胡太后和高緯的支持下,他權傾朝野,大權獨攬。《北齊書》里記載了一位士人是如何拍和士開馬屁的,簡直是奴顏入骨。這位士人上門拜訪,正遇到和士開病得不輕。醫生檢查后說道,“王爺害得是十分嚴重的傷寒病,吃藥沒有什么效果,要服用糞水”,和士開面有難色,不想遵照醫生開出的方子。那位士人就上前說道,“這方子甚為有效,王爺不必疑惑,就讓我替你先嘗嘗糞水”,他端起一碗糞水,一飲而盡。和士開頗為感動,捏著鼻子灌下了糞水,很快出了一身大汗,傷寒霍然而愈。 

  “月盈則虧,水滿則溢”,雖然不少朝臣爭當和士開的干兒子, 和士開仍然激起了公憤。瑯琊王高儼是胡太后的親生兒子,眼見母親與和士開整日廝混,心中怒火中燒。他年方十四歲,一向很有主見,高儼的姨夫馮子琮與和士開不和,高儼決定聯合馮子琮,除掉和士開。公元571年農歷七月二十五日早晨,和士開象往常一樣進宮早朝,庫狄伏連、王子宜攔住他,送上了一道詔令,上面寫道,皇帝請和士開到御史臺去。和士開未生疑心,很快落入了高儼的陷阱,囚禁于治書侍御廳事。高儼生怕夜長夢多、走漏消息,命人把和士開就地處決,并帶人去抄了和士開的家。胡太后聽說老情人死了,心痛如割,她沒想到年輕的兒子如此膽大妄為,高緯更是勃然大怒,但高緯不能輕舉妄動,因為高儼擁兵三千,正聚集于千秋門外,一旦殺入皇宮,后果不堪設想。危急之中,胡太后想起了自己的兒女親家斛律光(斛律氏是高緯的第一任皇后),讓他入宮救駕。斛律光進宮以后,看見高緯披掛整齊,帶領四百兵士準備出宮決戰,斛律光趕緊出言勸阻,“小孩子受人鼓惑,成不了大事,皇上只要親自前往千秋門,他們必然不敢輕舉妄動”。高緯一向仰仗斛律光,當即依言而行。千秋門外,斛律光看見了鎧甲鮮明的瑯琊王高儼,趕緊抓住了他的手,要他向皇帝謝罪,斛律光拉著高儼來到高緯面前,笑著說,“天子的弟弟殺掉一個奴才沒什么大不了的,不必驚慌”。高儼向高緯請罪,高緯抽出佩刀,用刀柄在弟弟頭上狠狠打了幾下,強壓怒火,放走了弟弟。高儼的幾個屬官倒了大霉,被皇帝肢解暴尸,馮子琮也被胡太后活活絞死。 

  胡太后的情人和士開被風光大葬,厚加撫恤,高緯為之廢朝數日。畢竟母子連心,胡太后不忍責備自己的兒子,她把高儼藏在自己宮中,以防高緯加害。平日飲食,都要一一親嘗,確定無毒才讓高儼吃下。高緯親眼見過弟弟的果決神武,認定將來必是自己皇位的莫大威脅,他不想放過高儼。終于有一天,高緯向胡太后提出,要和弟弟一起到郊外狩獵,征得了胡太后的同意。第二天凌晨,乘著胡太后正在熟睡,高儼被高緯的衛士帶走,在永巷被當場勒死。十四歲的高儼還有四個遺腹子,也沒逃過高緯的毒手。兄弟相殘,尚未影響北齊的大政,自毀滅長城,則嚴重動搖了北齊的根基,斛律光的遇害是北齊命運的轉折點。 

  斛律光字明月, 高車族,是位能征慣戰的將軍,是北齊帝國的擎天之柱,他出身將門,曾率五萬精銳,在芒山(今河南洛陽北)大敗北周軍隊,射殺王雄,讓北周聞名喪膽。北周使出反間之計,到處傳播謠言,“百升飛上天,明月照長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樹不扶自豎”,這些謠言傳遍了北齊都城的大街小巷,也使高緯下定了寧可錯殺三千、不可使一人漏網的決心。公元572年8月22日,斛律光在涼風堂被高緯殺害,享年五十八歲,高緯還滅了斛律光的三族,從此,一門三公主、一皇后、二太子妃的斛律家族在北齊的勢力煙消云散。高緯的皇后斛律氏也因家族的牽連被廢去了后位。北周得知消息,高興得全國大赦,最厲害的絆腳石已經死在自家人手里,以后,沒有人能阻擋北周進軍的腳步。 

  國家形勢岌岌可危,胡太后和高緯母子還在醉生夢死。自從和士開死后,胡太后深宮寂寞,欲火難耐。她以禮佛為名,經常出入佛寺,與一位叫曇獻的和尚打得火熱,兩人經常在禪房私通。胡太后把國庫里的很多金銀珠寶搬入寺院,又把高湛的龍床也搬入禪房,在眾僧的侍奉下,過得非常快活。高緯一開始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他去向胡太后請安,看見母親身邊站著兩個眉目清秀的尼姑,不禁起了色心。當晚,他就派人去宣召這兩個尼姑,讓她們給自己侍寢。不料,兩個尼姑堅決不從,惹得高緯怒上心頭,下令扒光了兩人的衣服,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原來,兩個尼姑是兩個男扮女裝的少年和尚,是曇獻獻給胡太后的漂亮男寵。高緯驚呆了,他下令處死了曇獻和兩個和尚,還殺了元、山、王三郡君。胡太后被兒子囚禁在北宮,見不到宮外的男人,她十分沮喪,她要找機會跟兒子和解,由此想到了自己哥哥胡長江的女兒胡氏。 

  小胡氏豐滿妖嬈,姿色過人,胡太后料定她一定合乎高緯的胃口。當盛裝華服、拖著長長裙裾的小胡氏進入高緯的視線時,高緯喜出望外,立即把她封為昭儀。胡太后希望自己的侄女能當上皇后,不惜自降身份,與一向深得高緯信任的乳母陸令萱結成姊妹,還送給陸令萱大量的金銀珠寶,功夫不負有心人,小胡氏當上了高緯的第二任皇后,胡太后也得到了兒子的諒解,得以返回皇宮,繼續過那種隨心所欲的生活。 

  過了些日子,小胡氏忤逆了胡太后的意愿,惹惱了胡太后,被高緯廢掉后位,原先做過斛律氏侍婢的穆黃花成了高緯的第三任皇后。這時,高緯又迷上了穆黃花的侍婢馮小憐,如膠似漆,把穆黃花也拋諸腦后。 

  公元576年,北周大軍壓境,逼近晉陽,晉陽一日三驚,高緯能做的事情竟然是禪位給年幼的太子,讓自己的哥哥死守城池,自己帶著馮小憐等人逃跑。高緯當然跑不出北周軍隊的掌控,在南鄧村被周軍逮個正著,馮小憐等絕色美女也成為周軍的俘虜。胡太后在濟州(今山東)被俘,被帶到了長安。沒過多久,高氏皇族在宇文氏的屠刀下幾乎全體覆沒,胡太后因為女性的身份得以免死,但已經是身無分文。享受過太后的尊貴,她當然不習慣男耕女織的平民生活,她吃不下那種苦,但她還要活下去。于是,她和兒媳穆黃花一起高張艷幟,在長安當起了妓女。雖然當時胡太后已經四十多歲了,依然風韻猶存,她的床上功夫一流,服務態度良好,因此,她比二十多歲的穆黃花還受歡迎,艷名遠播,無人不曉。 

  胡太后死于隋朝開皇年間(公元581年-公元589年),她的后半生一直在做妓女,而且做得十分愜意,甚至當年做皇后都沒有這般舒心。有人分析她患有性饑渴癥,所以作派才如此驚人,其實平心而論,男皇帝后宮過萬,美女如云,依然不影響他的英明神武(如晉武帝司馬炎),其實男皇帝與男妓沒有什么本質區別,只是男皇帝用過的女人不允許別的男人染指而已。人們對男皇帝百般寬容,對皇后皇太后百般苛責,實在有失公允。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好色不分男女,胡太后的好色,與其說是人性的墮落,不如說是人性的回歸,只是她的皇太后身份影響了人們的認知,失去了人們的同情。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