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千古文人俠客夢
千古文人俠客夢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前不見古人, 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 獨愴然而涕下! 
  ――陳子昂《登幽州臺歌》 
   
  別以為百無一用是書生,別以為書生手無綿雞之力,在尚武的唐朝,每一個文人都習武,出門都佩戴一把劍,這種習俗延自于春秋戰國時期。千古文人俠客夢,雖然在宋朝的時候,文人都不習武了,但骨子里那股豪俠氣概并沒減少。 

  莊子是一個俠客,陶淵明也是一個俠客,陳子昂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俠客。 

  陳子昂滿足了懷春少女對心中的白馬王子所有的遐想,這樣一個男人,沒有項羽的力拔山兮氣蓋世,但卻如一顆玉樹,臨風而立,卻不為風所摧。他有男人的胸懷,又有女人的細膩,他鐵骨錚錚,又柔情似水,他不畏流血,也毫不吝嗇自己的眼淚。 

  也許,一切因為他的那首《登幽州臺歌》。 

  陳子昂有一個令人艷羨的家世,他出身天府之國中的豪門望族,他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寧為百夫長,不做一書生”。可見,在他的少年時代,是不怎么喜歡讀書的。他干些什么呢?夜以繼日的習武,然后騎著一匹駿馬四處閑逛,看到不平之事,立刻拔出手中的劍。如果遇到老弱病殘之人,他毫不猶豫的丟下隨身而帶的所有銀兩。在陳子昂還不到十八歲的時候,在家鄉就贏得了“樂善好施,劫富濟貧”的美名。 

  其實陳子昂的武功并不高強,但與生俱來的傲骨與凜然正氣往往使他不怒而威。他曾經與一個劫匪比劍,劫匪的允諾是,如果陳子昂贏了,劫匪就把所有劫來的錢財物歸原主。陳子昂答應了。劫匪是職業打手,陳子昂最多只不過算是業余打手,如果真比起來,他勝算的把握并不大。 

  劫匪先拔出了劍。陳子昂也開始拔劍,所不同的是他拔劍的動作非常緩慢非常沉穩,他氣宇軒轅,毫無畏懼,而武功比他高許多的劫匪看著他拔劍的動作,看著他的劍反射出來的寒光,看著他的劍一點一滴的露出它的鋒芒,劫匪心里開始發毛,開始恐懼,他懷疑面前這位意氣風發的少年是不是一位身藏不露的高手。就在陳子昂劍出鞘的那一瞬間,劫匪撲通一下跪倒在他的面前,劫匪承認自己輸了,愿意把劫來的財物全部歸還,并發誓永生不再做劫匪。 

  不怒而威的俠客,陳子昂式的俠客。這是一種風骨,這種風骨影響了陳子昂成年后的詩歌創作。 

  十八歲了,陳子昂開始步入人生的正常軌道,他開始閉門謝客,發奮讀書。 

  他是一個天才。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他把四書五經、諸子百家爛熟于胸,但他最喜歡的是陶淵明的詩歌,因為他骨子里流淌著一種對自由的渴望。 

  二十歲是出發的年齡,二十歲,父母為陳子昂舉行盛大的弱冠禮,陳子昂拒絕,就在他二十歲生日那一天,他收拾行裝向一個陌生的地方出發。那個陌生的地方就是長安,他告訴父母,他要考取狀元。 

  曾經年少輕狂的陳子昂,現在,他來到了他心目中的圣地――長安。長安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在家鄉,陳子昂是一個名人,是一個才子,是一個俠客。在長安,他什么也不是,因為長安有太多的名人,太多的才子,太多的俠客。初到長安,領略了異域風情的新鮮與刺激之后,很快有一種被淹沒的感覺,有那么一瞬間他感到很茫然,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像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虔誠的文學青年一樣,陳子昂把自己的詩文裝進雪片似的信封,寄往長安各界的名流,企圖得到上流社會的賞識和認可。可惜,在當時的長安,像陳子昂這樣的文學青年太多,他所寄出去的詩文全部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陽光如此美好,走在熱鬧的長安街道上,陳子昂有點郁悶。 

  一個身著奇裝異服的商人在十字路口叫賣他的胡琴,聲稱這是長安城最好的胡琴,一口價,一百萬錢,少一個子兒也不賣。 

  越來越多的人流涌向這個商人,他們用怪異的目光打量著商人,打量著商人手中那把絕世罕見的胡琴,但是沒有一個人愿意買下這把胡琴,因為他們買不起。 

  “大款”來了,這就是陳子昂,他走進人群之中,沒有說多余的話,只說要買下這把胡琴。眾人的目光不再停留在胡琴上,他們有了更感興趣的目標,一個英俊、腰纏萬貫的少年。 

  眾人發出嘖嘖的稱贊聲,并一致要求陳子昂為他們當場演奏一曲。陳子昂沒有拒絕,但不是現在,他向長安各界發出誠摯的邀請,邀請他們明日去他所住宣陽里,焚上一炷香,兩邊琴童侍立,在優雅的氛圍里聽他彈奏。而不是現在,隨隨便便彈奏,隨隨便便彈奏一曲,豈不是辜負了這把好琴? 

  第二日,長安三教九流之輩齊聚宣陽里,翹首以盼陳子昂的絕妙琴音。驚人的一幕就在這時候發生了,陳子昂接過琴童遞過來的胡琴,舉起它,然后把它摔在了地上。眾人嘩然。一百萬錢的胡琴就這樣被摔了個粉碎,眾人開始懷疑陳子昂是一個瘋子。 

  陳子昂向眾人抱拳說道:“各位前輩老師兄弟姐妹們,我陳子昂雖然略通音律,但我志不在此,我志在詩文。我寫詩百首,雖然談不上字字珠璣,但也絕非平庸之作。這次請各位前來的目的就是讓大家看看我的文章,如果寫得不好請馬上把它燒掉,如果你們看得上眼就請美言幾句。” 

  眾人終于明白陳子昂的良苦用心,爭相閱讀陳子昂的詩文,溢美之詞不絕于耳。 

  如果說昨天,在眾人的眼中,陳子昂只不過是一個腰纏萬貫的闊少,那么今天,他又多了一個身份,才高八斗的青年才俊。 

  陳子昂一夜成名,付出的代價是一百萬錢。 

  一夜成名的陳子昂,兩年后,他像后來的孟郊一樣,騎著紅頭大馬,踏遍了長安城的大街小巷,因為他高中了。 

  遺憾的是不是狀元,也不是榜眼探花,只是一個普通的進士,但對于時年二十四歲的陳子昂來說已經非常難得,有的人,考了一輩子,連個舉人都沒有考上。這是少年得志的陳子昂,他很知足,然而他的不幸生涯也即將拉開帷幕。 
   
  官袍加身,居廟堂之上,應該先天下之憂而憂。官至校書郎,陳子昂以為這樣就可以大鵬展翅,大展宏圖,實現自己遠大的政治抱負了。然而,他面對的是當時強大的不能再強大的武氏集團。 

  當初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武媚娘已經不再,幽暗陰森的大明宮里只有一位集狠毒與仁慈與一身的女皇武則天。武則天對陳子昂這樣的青年才俊既賞識又忌恨,賞識他就破格提拔他,不久以后陳子昂就做了右拾遺。但對于陳子昂的鋒芒畢露,她也毫不留情的打擊。武則天當政期間,為鎮壓反對派,大力起用酷吏,陳子昂就直言明諫,武則天大為光火。武則天的侄子武三思看在眼里,設計陷害陳子昂,陳子昂也因此而入獄。 

  出獄后的陳子昂依然不改他骨子里那股豪俠氣概,他的鋒芒不但不收斂,反而有過之而不及,武則天對此采取的措施是不搭理他,不管他提什么意見,都不采用。但武則天又不廢掉他,于是陳子昂成了一個擺設,一個花瓶。其實,武則天從內心深處是很賞識陳子昂的男人氣的,無論是從一個女人的角度還是從一個皇帝的角度,只不過他的做事方式她接受不了,她要磨平陳子昂的棱角,殺殺他的銳氣。 

  七尺男兒,一腔熱血,被架空了的陳子昂不得不長嘆英雄無用武之地了。在朝廷已經無所作為了,那么就出去吧,去過戎馬生活吧。于是,陳子昂隨武則天的侄子武攸宜出征契丹。 

  武攸宜的先頭部隊被契丹的鐵騎踐踏得落花流水,膽小怕事的他把部隊駐扎在河北薊縣,不敢前進。身為參軍的陳子昂,挺身而出,毫不留情的指責武攸宜畏首畏尾,不明軍紀,是軍國大事為兒戲,并請求武攸宜給他一萬精兵充當先驅。武攸宜是一個剛愎自用的家伙,他拒絕了陳子昂的請求,并把陳子昂降為軍曹。 

  這對陳子昂是一個絕望的打擊,這意味著在武攸宜的軍隊里他又成了一個擺設。他不明白,他只是想好好的工作,好好的為國家盡自己應該盡的職責,他不圖什么,可是為什么總是得到這樣的結果呢。 

  那應該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心情沉重的陳子昂獨自一人登上了幽州臺,當登臨幽州臺的那一刻,一直以來被壓抑在心中的情感像潮水一樣奔瀉而出。他低沉的聲音,悲傷的嘆道: 
   
  前不見古人, 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簡簡單單的二十二個字,通俗的不能再通俗的二十二個字,最不像詩的詩,所有的悲傷,所有獨孤,所有的寂寞,所有的渴望,全在這里了。 

  是為千古一詩。 

  陳子昂紀念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的明君燕昭王,這是一位求賢若渴的君王,他曾尊郭隗為師,傳說還曾為之建筑高臺,置黃金于其上,以此招天下賢士。于是樂毅等人紛紛前往燕國,從而成就了燕國的一時霸業。而現在,燕昭王早已化為塵土,幽州臺已成廢墟,那些禮賢下士的君王都去哪里了呢? 

  骨子里是一位俠客的陳子昂,這一回再也不壓抑自己的淚水,他吟完這首詩的時候,淚水已經打濕了他的胸襟。 

  這樣一個流淚的男人,把他最真實的一面給了我們,他的淚水沒有降低他的身份,反而為他增添了更多的魅力。 

  就在陳子昂吟完這首詩的第二年,也就是在他四十歲的時候,他辭官回鄉了。四十歲,是一個男人的黃金年齡,但陳子昂選擇了放棄,他絕望了,他受的傷太深,他努力過,追求過,但他無法改變這個世界,他個人的力量太卑微,于是他只好改變自己。 

  關于陳子昂的結局。一個不幸的結局,一個令人扼腕嘆息的結局,武三思指使其爪牙射洪縣令段簡陷害陳子昂,陳子昂再次入獄,這一次再也沒有出來,死在獄中,時年四十二歲。多么好的年齡。 

  關于陳子昂結局的結局。一個浪漫的結局,一個充滿淚水的結局。陳子昂被段簡逮捕入獄的消息傳到了武則天那里,她知道是自己的侄子在陷害陳子昂,于是派出兩名女將軍,趕往陳子昂的家鄉,并責令段簡釋放陳子昂。然而,當兩位女將軍馬不停蹄的來到射洪縣境內涪江邊時,突然天降大雨,涪江河水暴漲,無法渡江。幾天后,洪水退去。兩位女將軍過渡過了河,遺憾的是她們晚了一步,陳子昂已經在獄中被段簡折磨致死。 

  照理說,陳子昂不是兩位女將軍的什么人,但她們為陳子昂狹義精神所感動,又想到自己難以回朝復命,于是雙雙投入涪江,追隨陳子昂而去。 

  假使陳子昂泉下有知,他一定很難過,那兩位女將軍,如花一般的年齡。 

  嘆!嘆!嘆!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