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地下強魂必噬臍,南明湖廣督師
地下強魂必噬臍,南明湖廣督師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何騰蛟,貴州黎平府人,字云從,亦字祥升,出身書香世家,據說何騰蛟出生時鄰居們看見有兩尾金色大鯉魚飛進何家,頃刻不見。大家都說何騰蛟必是神魚化生。何騰蛟的老爹不知是不是也相信這種說法,反正從小對何騰蛟要求異常嚴格,一心指望他中舉光耀門庭。然而科場蹭蹬,直到快三十歲才考中舉人,此后歷官知縣,道員,在任上“才精敏”,以清廉愛民享譽一時。史可法見他有才,極力推薦何騰蛟出任湖廣巡撫,去和驕橫不法的左良玉作同僚。何騰蛟想來老于官場,千方百計把左大老爺敷衍的不錯,一時兩人倒也相安無事。 

  1645年,專制湖廣的左良玉為避李自成兵鋒,借口弘光得位不正,親提大軍東下南京前去“清君側”。左良玉雖是軍閥,卻還想要拉上幾個文官來為自己吶喊助威,也好顯得理直氣壯。因為何騰蛟素有名聲,于是老左親自沖入都院衙門,把何巡撫硬生生綁架上船“共赴國難”。或者是自恃水性過人,或是對左良玉的請客作風實在不敢恭維,何騰蛟于路上窺了個方便,一頭跳進長江中,順水漂流二十里才被一只小漁船救起,上岸后老何與前來接應他的家人抱頭痛哭老半天,才想起該感謝一下救命恩人,哪知這漁翁施恩不圖報,早已駕一葉小舟施施然而去。此事后來竟被附會為神仙顯靈庇護忠良,何騰蛟本有小智,這種說法恐怕也是他刻意為之,果然效果良好,一時“遠近攝服,咸歸心焉”。就連編明史的張廷玉老兄也在《何騰蛟傳》中見神見鬼的隆重吹噓此事。舊史家眼中向來看不到民間的普通小人物,一心只知“天命”,“神佑”,這種作風,說起來也不知是該笑呢,還是該嘆。 

  一路老何輾轉顛沛到達長沙時,湖廣北部已淪入清方之手,何騰蛟也不含糊,就在長沙打出自己旗號,設置行轅,委任官吏,準備以湖南為基地恢復湖廣全省。其志不可謂不壯。當時隆武政權已在福州建立,隆武帝封藩原在河南南陽,何騰蛟也在這里做過知縣,對這位南陽故人,隆武帝推誠相待,很快就由湖廣巡撫擢升為湖廣等七省軍務總督。全權節制湖廣軍政事務。對隆武帝的圣眷,何騰蛟非常高興,四處寫信炫耀他和皇帝的特殊關系說:“新上為南陽故人,魚水之合,吾輩皆有緣也。”自我感覺極好,頗有一點臥龍先生與劉先主風云際會之意。 

  何騰蛟向來自恃才高,如今得到皇帝信任,當然要拚力搞出點大動作來以慰圣聰。他完全控制了湖南全境的用人行政和錢糧征調大權。辦事自無不順手之理。思前想后,亂世中的第一要務自然是抓軍隊,于是何騰蛟在他的兩個得力干將章曠,傅上瑞張羅下,到處收編湖南各地的雜牌明軍如黃朝宣、劉承胤、曹志建、張先璧之流。無奈這些人只知要官要錢,危害地方,收了好處卻不來奉承老何。何督師大把的銀子扔出去卻聽不到一個屁響,惶惶然中不免有些肉痛起來。這時原來主張收編雜牌的章曠見勢不妙,又來獻策說與其拿錢養軍閥不如建立親軍。自己有了武裝腰桿不愁不硬。何督師拍岸叫絕,于是轉換政策大舉建立“督標”,“撫標”。呼啦啦一下子拉起來三萬多人。何騰蛟這才過了一把“壯歲旌旗擁萬夫”的癮。然而部隊建立起來了,何督師又面臨著新的難題,他是文人出身,平生沒跟軍旅打過交道。對著《孫子兵法》,《唐李問對》過過嘴癮還可以,真講究起來卻拿著這兩三萬人沒有辦法,手下章曠,傅上瑞等輩動輒以名將自居,訓來訓去把“督標”竟訓成了烏合之眾。無奈之下還要自我安慰,號稱從此必能“壯威制勝”。然而為了供養這憑空而來的十數萬大軍,湖南田稅預征到一年之后,六倍以上。全湘百姓因此民盡財窮,苦不堪言。王夫之記載:“何騰蛟既奉便宜之命,驟加派義餉,兼預征一年民田稅,每畝至六倍以上。不足,則開餉官、餉生之例,郡邑長吏皆以貲為進退;又不足,則開募奸人告密,訐殷富罚餉,朝宣、先璧、承胤皆效之。湖南民展轉蔓延,死亡過半。”何騰蛟本人據說是頓頓吃粗糧野菜,穿補丁衣服,然而他耗盡民力所建立起來的“督標”平時擾害百姓,到后來竟不堪一戰。何督師一生以愛民著稱,對此局面,難道內心真能坦然無愧嗎。 

  然而這里要特別提到的一個小花絮,是當時鄉居湖南的退休官僚郭都賢曾為此事作詩諷刺何騰蛟。何公竟念念不忘,跑去對另一南明軍閥王允成信口吹噓說,郭都賢隱居的石門山“積金粟可贍數萬人支十年,山徑險絕,敵即至不能攻入,任痛飲,擁姬妾坐待太平邪!”王允成直腸子人信以為真,當即口水一拖三丈長。后來清軍南下,王允成撤退之余想到這筆橫財,于是直奔石門而去,沒想到日夜思暮的大財主郭都賢竟是住在一個小茅草棚里,還面帶菜色。王軍頭這才明白何督師跟他玩的是黑色幽默。憤憤然下無法可想,只好大罵而去。由此可見知識分子整人的伎倆真是匪夷所思,荒謬絕倫而又不失陰狠,為之可發一笑。 

  1645年五月,李自成在湖北通山陣亡后,數十萬大順軍一時群龍無首,在混亂中大順軍輾轉來到湖南。在領袖新喪,又失去根據地的情況下他們主動要求招撫,與南明聯合抗清。經雙方協商,何騰蛟與大順軍達成了“合營”的協議。當時大順軍尚有二十余萬人。然而何騰蛟對這些昔日的“流寇”并不放心。他利用大順軍內部的矛盾大搞分化瓦解,把郝搖旗,王進才部收為己用。對其余部眾則采取既不安排駐地,也不供應糧餉的做法予以排擠限制。這部分大順軍在湖南站不住腳,又于當年八月北上湖北,在鄂西與大順軍李錦,高一功部合營,從此號稱忠貞營,受南明湖廣巡撫堵胤錫的節制,開辟了鄂西抗清的新局面。何騰蛟則自感眼底清靜,內顧無憂,從此可放心做他恢復湖北的大事業了。 

  1645年底,正是隆武帝提出東西會合共擊清軍的大戰略之時。要完成此戰略,督師湖廣的何騰蛟就必須首先收復湖北,同時派兵入江西接應隆武帝。隆武對老何有知遇之恩,照理說何騰蛟自該竭忠盡智以報。然而何督師卻另有打算。他担心的是隆武帝一旦經江西來到湖南,自己言莫予違的局面勢必被打破。借口對親信說:“上若幸楚,則虜當聚力攻楚,恐未易支也。”囿于隆武的一再催促,何騰蛟又大耍手段,他一面派郝永忠(郝搖旗)等部大張旗鼓前去迎駕,一面又再三囑咐不可假戲真做。這支部隊在路上慢吞吞的走了四五個月,直到隆武帝被俘身死,仍然不見蹤影。平心而論,何騰蛟并非故意陷隆武于死地,他只是出于一己私心,又未認清當時隆武朝廷的危急形勢,僅想當然的認為只要自己揮師北上,湖北江浙必下無疑。隆武之困也將自解。然而人謀不臧,弄到一敗涂地,對此殘局,何督師內心恐怕不能無愧。 

  在湖廣巡撫堵胤錫的要求下,何騰蛟開始部署湖南,鄂西明軍會攻湖北。按既定的戰略安排,當由堵胤錫率忠貞營攻荊州,何騰蛟督師由岳州北上,牽制和堵截清方援軍,待堵部得手后兩路明軍會師武昌。照此安排,堵胤錫首先率軍猛攻荊州清軍。何騰蛟也大集兵馬,在長沙誓師后一路浩浩蕩蕩的北上岳州。他本以為此次戰役已是穩操勝券,因此還在半道上就想當然的向隆武帝告捷,吹噓在自己英明領導下,荊州已復。沒想到在一小部分南京來援清軍的恐嚇下,駐守岳州的何部的馬進忠、王允才、盧鼎、王進才四鎮總兵竟棄城而逃。何騰蛟在半路上遇到這批狼狽不堪的潰軍,還以為是清軍大舉南下了,一時慌得與幕僚們面面相覷,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竟然下令隨潰兵退回長沙。將好端端一座湘北重鎮拱手讓人。清軍在毫無阻滯的情況下直撲圍攻荊州的明軍。堵胤錫還以為有何督師親自出馬,可保東顧無憂,沒想到清軍突然殺來,圍城明軍被打得四散奔走。由何騰蛟紙上作業的一場大捷,就此翻為畫餅。 

  岳州失守,湖南門戶洞開,何騰蛟為雪前恥,重新整頓兵馬,意圖恢復岳州,進窺武漢,在何騰蛟愛將章曠指揮下,何部“督標”與各路明軍水陸并舉,一時聲勢浩大,遠近震動。沒想到進抵岳州附近時,清守將馬蛟麟僅派數百騎兵出戰,便在萬由橋大敗明軍,章曠棄師而逃。重演岳州大敗的慘劇,古人云:‘前事不忘,后事之師。’觀何督師前后所為,也算是善蹈覆轍的了。 

  經此兩役,湖南明軍的虛弱腐敗已經一覽無余。清軍本來鑒于兵力空虛,采取持重態度而不敢直取湖南,如今顧慮盡去。在東路平定浙江后,清軍迅速調兵遣將,由孔有德,尚可喜等降王節制,南下進攻湖南。在清軍進逼下,各路明軍紛紛望風而逃。長沙,衡州等地接連陷落。何騰蛟花費大量心血建立起來的“督標”和各路提鎮盛時號稱有十三鎮之多,竟不堪一戰,全盤崩潰,他所賞識的愛將章曠病死,傅上瑞降清。何騰蛟一路退往廣西全州組織防御。清將孔有德派偏師陳友龍攻入貴州黎平府,俘獲何騰蛟的繼母孫氏、妻徐氏等一百余口。大喜過望之余,孔有德讓人將自己的手書和何騰蛟的家信帶往廣西,信中備述清方對何騰蛟的母親和其他眷屬奉養甚厚,借以招降何騰蛟。何騰蛟不為所動,嚴辭拒絕了清方的招降,并借此激勵部下誓死與清軍周旋到底。何部郝永忠也由郴州趕赴全州增援,在何騰蛟的部屬中,來自大順軍的郝部是唯一敢戰,能戰的軍隊。這年十一月,清軍在耿仲明的帶領下猛攻全州,何騰蛟親赴興安指揮郝永忠,胡一清等部迎戰,郝永忠身先士卒以騎兵沖破清軍防線,殲敵千余人,總算打了一場勝仗。一時阻止了湖廣清軍的南下。然而前門拒虎,后門進狼,很快清廣東提督李成棟又出兵西上,占領廣西梧州,桂林門戶洞開,郝永忠唯恐自己留在桂林的家眷和輜重被潰軍劫掠,竟然放棄全州,不戰而退。何騰蛟赤手空拳,仍然一氣退回桂林。好不容易安居于桂林的永歷帝見前線敗訊頻傳,如驚弓之鳥般下令繼續向西逃串,就在此千鈞一發之時,金聲桓與李成棟相繼宣布反正,東線轉危為安,頻臨崩潰的南明這才喘息方定。 

  金,李反正,南明東面壓力驟減,清方唯恐江南有失,連忙將湖廣清軍主力北調,湖南一帶兵力極為空虛。這正是南明諸軍協力出擊,規復湖南,同時在戰略上配合金聲桓江西戰場的大好時機。湖廣巡撫堵胤錫正是有鑒于此,同馬進忠合兵由湘西出發,重新收復常德。原來一度降清的明將陳友龍也在靖州反正。一時靖州,武岡,寶慶皆為陳友龍攻克,兵鋒所向,銳不可當。負全面領導之責的督師何騰蛟也揮師北上。攻克全州,湘南清軍紛紛退入永州固守,何騰蛟親自指揮的部隊頓兵城下,久攻不克,眼見陳友龍與堵胤錫的軍隊即將會師,乘勝合攻長沙,長沙若下,恢復湖南的頭功便將歸堵胤錫所有,這是何騰蛟不愿看到的。再加上風頭正健的陳友龍曾在孔有德命令下攻入貴州,將何騰蛟的家人盡數俘虜,此仇不可謂不深。一時公仇私恨一齊涌上何督師心頭,竟然暗中指示自己的心腹將領郝永忠由后路偷襲陳友龍,陳友龍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后防竟會被友軍抄襲,猝不及防之下全軍大潰,一氣退回廣西,從此一蹶不振。 

  何騰蛟親手安排出這樣一場同室操戈的好戲后,欣欣然自以為得計,于是好整以暇的指揮軍隊攻下永州,進占寶慶。同時連番飛章告捷,自稱功勛卓著,克服長沙必然指日可待。沒想到虎踞湘西的堵胤錫不能體察何督師之苦心,竟然又親赴夔東力請忠貞營李過率部南下助攻長沙,李過慨然應允,發大兵經常德南下,一路上勢如破竹,很快就對長沙形成合圍之勢,長沙城雖城高池深,然而守城清軍只有三千多人,在李過親自督兵晝夜猛攻之下傷亡慘重,守將徐勇在城頭督戰時也被李過一箭射倒,重傷不醒。眼看長沙旦夕將破,堵胤錫也頗為得意地說:長沙自“督輔(何騰蛟)失之,我為復之,不亦善乎。”何騰蛟聽到此話后妒火中燒,竟然不顧大局,利用督師的身份強行下令,以援助金聲桓為借口將即將攻破長沙的李過調赴江西。這一舉措,對困守圍城的清軍來說,無疑是救命的甘霖,而對南明來說,好不容易獲得的局部優勢再次如兒戲一般斷送了。 

  何騰蛟趕走李過,以為長沙已是自己囊中之物了。他仍重操當初下永州,寶慶的故智,一路上慢吞吞的向長沙進軍。那里知道戰場形勢瞬息萬變,此時清軍派出的援湘大軍正在鄭親王濟爾哈朗統帥下迎面撲來,何騰蛟向來缺乏統兵馭將的才能,在消息傳來后,何親自節制的南明軍各部紛紛潰逃。何騰蛟無可奈何之際,只好上疏永歷朝廷稱“湖南千里一空,前恢復諸城一旦盡棄,引罪自劾。”1649年,清軍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抵抗即順利抵達何騰蛟駐節的湘潭城下,與何同在的明將馬進忠見清軍勢大,撇下騰蛟率部南逃。何騰蛟成了光桿司令,落入清軍手中。 

  何騰蛟被俘后,清軍一再勸他投降,都被嚴詞拒絕,終于在正月二十七日被殺害于湘潭流水橋旁。據汪輝《湘上癡脫離實錄》記載,何騰蛟就義前“惟舉手拍地,呼:‘可惜!’兩掌皆碎”何騰蛟所謂的可惜是指什么,無人能知。或者是痛悔自己在抗清決策中的一再失誤,還是內疚因私心自用而陷隆武于死地;或者是痛悔因一己偏私而敗壞大局,還者是嘆息大好局面竟然功敗垂成。后世之人也無從揣測了。然而他內心的追悔莫及之情卻是顯而易見的。記得唐朝末年,宰相崔胤向以權謀智術自負,為清除朝廷中的宦官勢力,他鋌而走險,引入大軍閥朱溫圖謀盡誅閹宦,然后伺機除掉朱溫以振興朝政。沒想到計劃失敗,不但斷送了唐王朝基業,自己也被朱溫殺死,他的好友韓小豆識肌芬皇浴暗叵慮炕甌厥善輟崩蔥穩荽撟啡艫叵掠兄亟約旱氖Р叨椿諼藜爸椋晾從仁谷順鐐礎:翁隍韻蚶匆孕送跫檬牢喝危歡諼M鮒比匆晃笤儻螅率勾缶職芑怠T諛廈魘飛纖朧房煞ㄒ謊家粵偎啦磺募嵴昶謚疲誚裉焐形嗣撬把齔頻潰歡翁隍閱諦模峙鋁糲碌娜粗揮猩釕畹幕諞獍傘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