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才華橫溢、不畏權貴的清初才子
才華橫溢、不畏權貴的清初才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明朝萬歷年間,蘇州樂橋附近住著一家姓金的老塾師。丙午年三月三日,塾師的夫人臨盆前,夢見紫衣老人抱著小兒送進她的懷中,驚醒后生下一個男孩。這天正好是文昌帝君的誕辰,左鄰右舍紛紛議論,說這孩子是文昌帝君下凡,將來一定是才子。
  也有人說:恐怕不一定。即使有才也是歪才。因為聽說孩子出生那天晚上,老塾師從外面回來,忽地聽見堂上供奉的孔子像長嘆一聲,就給新生兒取名金圣嘆。圣人因他出世都要嘆氣,不是歪才是什么?
  清朝順治初年,金圣嘆貧病交迫,生計難以維持,靠人周濟度日。多年來評選古文,未能出版,仍然終日兀坐窗前筆耕不息,此時已經心血耗盡,白發星星了。這一天圣嘆回憶起童年初讀《西廂》時,看到了“他不瞅人待怎生”一句,曾悄然廢書而臥者三四日,不茶不飯,不言不語。想到此處,圣嘆長嘆一聲道:“此七字真有勾魂攝魄之力。可謂活人于此可死,死人于此可活;悟人于此又迷,迷人于此又悟者也。不知我當日是死、是活、是迷、是悟?”
  正當此時,有幾位詩朋酒友來訪圣嘆,約他同去虎丘瞻仰石觀音像。金圣嘆正覺煩悶,便欣然同往。他們在虎丘后山飲酒賦詩,直至炊煙四起,才從七里山塘,緩步回城。行至半塘,不料一個少年口喊:“爺爺饒恕,爺爺饒恕……”逃了過來,與金圣嘆撞個滿懷。后面一個古稀老人,左手拿著一本破舊不堪的書,右手舉著拐杖追上來,對準少年沒頭沒腦地痛打。少年滾倒在地,連呼救命。金圣嘆和眾友人勸住老漢,問他因何責打少年?老漢怒氣沖沖說道:“列位莫要阻攔,我這孫子不成器,今天要打死這畜生!”圣嘆追問:“你的孫子怎樣的不成器?”老漢將左手的書一舉:“居然偷看淫書!”
  圣嘆接過那本書一看,原來就是自己曾為之“死、活、迷、悟”的《西廂》。老漢接著數落道:“這書通篇無一字不淫,無一句不穢,全寫茍且之事。這等下流的書,其害甚于洪水猛獸,怎么能看?”幾位朋友知道圣嘆平時推崇備至的書,除了《水滸》,便是《西廂》。這老兒竟當面詆毀此書,圣嘆恐怕要動怒了。金圣嘆卻強壓胸中怒火,對老漢冷笑道:“怎么,此書竟比洪水猛獸還厲害,晚生倒要請教了。”“世兄不信,讓小老兒隨便揀出一段來給你看。”說著翻開書:“你看這里:‘軟玉溫香抱滿懷……’唉,淫詞艷曲,不堪入目,不堪入目!”
  金圣嘆見老漢從滿臉皺紋里泛出紅暈來,不禁哈哈大笑道:“《西廂記》斷斷不是淫書,斷斷是妙文。文學是一件事,淫穢又是一件事。文人看《西廂》欣賞其文學,淫者看《西廂》只見其淫穢。像你這樣一位道學家,又怎么只見淫穢,獨不見文學呢?再說你剛才指給我看的那一節,從盤古至今,哪年哪月哪天無此事?何處何地何人家中無此事?你老人家家中無此事嗎?設若你不做此事,何來令郎?令郎遵照你的教誨,也避此事如洪水猛獸,又何來偷看《西廂》的孫兒?如此府上早已絕種!你何以言行相悖到這種程度?你何以迂腐虛偽到這般地步?”
  金圣嘆回過頭去對諸位友人說:“看來真有批《西廂》的必要。”又對老漢道:“你總也讀過《國風》吧?十五《國風》,淫污居半。難道不知道《西廂》所寫之事,便全是《國風》所寫之事。其實《西廂》寫事,正如《國風》一樣,無一筆不雅馴。所以《西廂》全為錦繡才子而寫,又豈是凡夫俗子所能領略其神理?既然你不懂此書,免得玷污了它,就送給我吧!”說完取過老兒手中的《西廂》,揚長而去。“且慢,且慢!”老漢急著追了幾步,未能追上,叫道:“這書千萬不能拿去。流傳開來,怎生得了。這人怎么這般行徑,是何等樣人。”金圣嘆的一個朋友告訴老漢:“老丈,你若問此人,非是等閑之輩,乃是大名鼎鼎的金圣嘆!”“什么?他,他就是點評《水滸》的金圣嘆。《水滸》誨盜,經他一批,不脛而走。《西廂》誨淫,他再一評,豈不又將亂了天下?像這樣的士林敗類,天理不容!”從這天晚上開始,金圣嘆足不出戶,嘔心瀝血評起了《西廂》。
  權臣鰲拜當政時,貪污成風。學官賣學,習以為常。對此事負有監察責任的御史不聞不問,江蘇大吏也置之不理,蘇州府、州、縣三學諸生上告無門,激起公憤,成群結隊議論紛紛從金圣嘆門前經過。金圣嘆正站在門口閑眺,問道:“你們干什么去?”有人告訴他:“主司、孝廉,既然不論文才只認錢財,明天是祭圣大典,讀書人還要祭什么孔子,吾等去孔廟,將至圣先師孔夫子的牌位搬到財神廟,再將財神趙玄壇的塑像搬進大成殿。何不同往?”金圣嘆一聽更是義憤填膺,欣然加入這一次孔子和財神的“換房”活動。
  次日照例由最高地方官主祭,蘇州文武百官與祭,士子也都前來觀禮。凡參加這種盛典的人,個人謹言慎行,都知道祭圣時有失禮儀,官員將為此革職,士子將為此獲罪。這次祭典進行時,卻一反往日的鴉雀無聲,突然無數生員同聲號啕痛哭。主祭、陪祭與司禮大驚失色,抬頭只見大家跪拜的卻是財神爺。將趙公元帥當成至圣先師來祭真是滔天大罪。此時諸生為孔子被財神篡位,鳴冤叫屈,直哭得驚天動地。
  諷刺學官貪污的鬧劇,頗具幽默,人人津津樂道,很快由各省流傳到京城。這件“大不敬”的哭廟案為首諸生均在被搜捕之列。中丞飭役緝拿,諸生紛紛越墻逃走,獨有金圣嘆徘徊于階廡之間,等待拘捕。待隸人一到,又說:“公急不如私急”,要公差守候,等待他上了廁所再走。出廁所對差役說:“此人謂公人。”江南人稱如廁為“出恭”,借“公”、“恭”諧音,辱罵隸人。
  考據史實,金圣嘆被牽連在內的“哭廟案”,其實是順治十八年江南奏銷案的一部分。那是清代江南酷吏和官紳士子短兵相接的一次斗爭,也是清初統治者集體屠殺知識分子的一樁慘案。金圣嘆曾因寫《祭廟文》被捕后,為減輕他人的罪名,自認為首,被投入大牢。蘇州“哭廟案”的十八名士子同關押在金陵。金圣嘆仍談笑如常。有一位姓白的獄卒,對他們甚表同情,飲食起居,盡力維護。對金圣嘆特別優待。白姓獄卒調走之前,主動為這十八名無辜書生傳遞家書。按例獄卒將秀才的家書交給獄吏檢查。其他人信中寫的無非是“所望惟皇恩大赦”之類的話,當獄吏拆開金圣嘆的信一看,寫的卻是:“吾兒拆閱:花生米就豆腐干下酒,有火腿滋味。此法切勿令南貨店知曉。”獄吏看完知道上當,說:“金先生死到臨頭,還要開玩笑。”
  臨刑前數天,圣嘆的兒子金雍探監。圣嘆經過堂審,被夾杖三十,掌二十,打得遍體鱗傷,見了愛子,知是訣別的最后一面,忍住傷痛,強作笑顏,談吐不改往日的風趣。金雍悲痛欲絕,圣嘆卻出上聯“蓮(憐)子心中苦”,命他對下聯,金雍懂得父親的意思是連累妻、兒,還不知要受怎樣的厄運而心感不安,此時泣不成聲,哪里還對得出下聯?金圣嘆笑道:“吾兒憨厚,這有什么可悲的呢?對不出,為父代你對了吧。”于是對下聯“梨(離)兒腹內酸”。此時此地此情此景出此聯,仍是游戲人間口吻,無限曠達,但聞者為此充滿至情的對聯,無不欷覷涕下。
  直到臨刑前,金雍送來蓮子、黃梨,父子抱頭痛哭。其子泣道:“不久便是中秋。這是父親八月中秋愛吃的東西……”圣嘆哭聲突然止住,問道:“你說的是何日?”“八月中秋。”他欣喜道:“對上了,對上了!”金雍問:“父親,什么對上了?”金圣嘆向他敘述了一段往事:
  一次他借住某廟攻讀經史至半夜,回憶過去評點過許多天下名著,唯獨佛經尚未評點。便去拜見該寺住持,說明借閱佛經,意欲評點之事。老和尚聽后不勝驚愕,暗思:“佛經乃佛門釋典,其經、律、論三藏中均為佛祖教義,神圣不可褻瀆,豈能容你任意評點?未免太狂妄了。”當時不動聲色,笑對圣嘆道:“你要評點佛經容易辦到。想你既具有評點佛經的高才,我這里有一上聯,如能對出,對得工穩,老衲立即奉獻佛經,任你評點。如何?”圣嘆應聲答道:“吟詩作對,雕蟲小技,易如反掌。請教師父上聯。”和尚問:“現在什么時辰?”“半夜二更時分。”“好,就以之作上聯。這上聯是:‘半夜二更半’。請對!”圣嘆一時瞠目結舌,被老憎窘住。因這上聯首尾兩字相同,中間嵌一數字,又須適時合景,委實難對,只得敗興回房,打消評點佛經的念頭。
  此時金圣嘆興奮地說:“‘半夜二更半’對‘中秋八月中’。”囑咐兒子速將下聯去告訴老僧。金圣嘆被斬于江寧之三山街,臨刑見劊子手抱鬼頭大砍刀,怒目而立,問:“你這把刀快不快?”劊子手不答。圣嘆見是時秋季竟雨雪紛飛,因口占七絕一首:
  天公喪母地丁憂,萬里江山盡白頭。
  明日太陽來吊孝,家家檐下淚珠流。
  吟罷飲酒自若,邊飲邊說:“殺頭,痛事也;飲酒,快事也。殺頭而先飲酒,痛快,痛快!”說完一笑受刑,而其尸不倒。劊子手復腰斬一刀,圣嘆以手挖土成“慘!慘!慘!”三字。金圣嘆家同時被抄,其妻與子流放邊遠的遼東。
  傳說圣嘆死后托夢給朱眉方,說他已成為鄧尉山神。鄧尉山在蘇州西南七十里,又名萬峰山,前瞰太湖,風景極佳。鄧尉山多梅樹,花開時一望如雪,如頌圣嘆人品之高潔。
  金圣嘆是著名的文學批評家,在批點完《水滸傳》、《西廂記》三年后,他因冒犯皇帝受哭廟案牽連被朝廷處以極刑。在刑場上,他泰然自若,并向監斬官索酒暢飲,飲罷大笑,說:“割頭,痛事也;飲酒,快事也;割頭而先飲酒,痛快痛快!”
  他想起一天夜里他留宿報國寺,由于睡不著覺,便去向方丈借佛經。老方丈說:“我有一條件,如果你能對出我出的上聯,我便借你佛經。”當時正是午夜,老方丈隨口說出上聯:“半夜二更半。”金圣嘆冥思苦想,徹夜未眠,仍未對出下聯,只得抱憾而歸。今日死在當前,可能此事要成為永遠的遺憾了。此時其子趕到刑場,痛哭不已,金圣嘆問:“今天是什么日子?”兒子答道:“八月十五,中秋!”他聽得中秋二字,忽然仰天大笑,說:“有了,有了。中秋八月中。”笑罷,他讓兒子馬上去報國寺告訴方丈,他已對出了下聯。
  當兒子趕回來時已是行刑在即,兒子更是悲痛萬分,金圣嘆安慰兒子說:“哭是沒有用的。來,我出個上聯你對對看,上聯是‘蓮子心中苦’。”兒子跪在地上肝膽欲裂,哪有心思想對聯。金圣嘆稍思索一下說:“起來吧,別哭了,我替你對下聯。下聯可對‘梨兒腹內酸’。”旁聽者無不唏噓,上聯的“蓮”與“憐”諧音,意為看到兒子悲戚之狀深感可憐;下聯的“梨”與“離”諧音,意為與兒子永別心中酸楚萬分。
  那年雪早,行刑前下起雪來,金圣嘆高聲吟了一首詩:“天悲悼我地亦憂,萬里河山帶白頭。明日太陽來吊唁,家家戶戶淚長流。”吟罷刀光一閃,一代才華橫溢、不畏權貴的文壇巨星隕落了。只留下那字字珠璣情真意切的對聯和詩,讓人讀罷悠然神飛,涌起深深的懷念之情。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