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托孤重臣,漢朝伊尹,西漢中興名臣
托孤重臣,漢朝伊尹,西漢中興名臣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公元前119年,驃騎將軍霍去病出征北塞,大破匈奴,奏凱而歸。在河東郡的一座普通民宅里,霍去病執意逗留了三天,使得這個幾乎被人所淡忘的宅舍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熱鬧非凡的景象。霍去病走的時候依依不舍,同時身邊還多了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卻說這孩子身材矮小、瘦弱不堪,但他兩眼十分有神,并且十分機敏。一路上,他什么都覺得希奇,并且都要問一問,霍去病絲毫沒有一點厭惡之感,總是有問必答,耐心地給他講解。


  到了京城長安,這個孩子完全被莊嚴的王宮、整肅的侍從隊伍、嚴格的禮節所震懾,不敢多行一步路,不敢多說一句話,老是跟在霍去病的身旁,朝中群臣都感到奇怪。這時,還是霍去病解開了謎底:這孩子是他的同父異母的弟弟霍光,長在鄉野,不懂禮節。


  然而正是這個誠惶誠恐進宮的小孩,卻在日后成為了權傾一時的朝廷重臣。兩次從困境中拯救了漢朝皇室,為漢宣帝時的中興奠定了基礎。


認兄得官 受詔輔政


  霍光(?一公元前68年),字子孟,生于河東郡平陽縣(今山西臨汾西南)。父親霍仲孺是平陽縣的一名縣吏,經常到平陽侯家辦理事務,并與平陽侯家的侍女衛少兒相愛,私自定婚,生下霍去病。不久,霍仲孺的吏事結束,回家娶妻生了霍光,于是同衛少兒斷絕關系,不相往來。過了很長時間以后,衛少兒的妹妹衛子夫得到漢武帝的寵幸,被立為皇后,衛氏也因此滿門富貴。霍去病也因為是皇后姐姐的兒子,身份高貴起來,并且得到武帝的寵幸。


  霍去病得到武帝的重用,在抗擊匈奴的戰爭中屢立功勛,年紀輕輕就官至大司馬、驃騎將軍。霍去病雖然功勛卓著,但他長期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誰。衛少兒很痛恨霍仲孺的絕情,一直不肯對兒子說明真象。后來在霍去病一再追問之下,衛少兒見兒子已經長大了,這才給他講明了情況。霍去病是個孝子,他很能理解母親的心情,但又很想見一見自己的父親,去問候一下他老人家。碰巧這時他被任命為驃騎將軍去攻打匈奴,路過平陽縣,他派遣官吏迎接霍仲孺到官舍相見。霍仲孺誠惶誠恐,快步走進屋,向前拜見霍去病。霍去病趕快迎上前去拜見父親,并下跪說:“去病沒能早早知道是您的兒子啊!”霍仲孺伏在地上,叩頭說:“老臣今天有幸見到將軍您,這是老天的安排啊!”彼此相認以后,兩人又好好談了半天,只因軍務在身,不便久留,霍去病于是給父親買了很多田宅、奴婢以后才離去。


  得勝而歸后,霍去病特意彎道又去看望父親,并順便把霍光帶到長安,這才有開頭的那一幕。霍去病保舉霍光為郎官,逐漸升到諸曹侍中。霍去病英年早逝后,霍光又相繼任奉東都尉、光祿大夫。皇帝出行,他就隨侍車駕;皇帝在宮內,他就侍候在身旁。霍光出人宮禁二十多年,小心謹慎,沒有犯有過錯,深受漢武帝的信賴。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戾太子劉據(武帝長子)被陷害致死,武帝認為次子燕王劉旦及其弟廣陵王劉胥都有很多過失,不能繼承皇位。當時武帝年事已高,寵姬鉤戈夫人生有男孩叫劉弗陵,武帝很是喜歡這個小兒子,打算立他為太子。但是弗陵年幼,要有大臣輔佐才行。漢武帝考察群臣,發覺只有霍光最值得信賴,而且老成持重,能夠担當起托孤的重任,可以把社稷委托給他。武帝于是指派宮內畫工畫了一幅周公抱著成王使成王面向前方接受諸侯朝拜的圖畫賜給霍光,霍光不知其意。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春,武帝游五柞宮時,不幸染病,不久,病情惡化。霍光隨侍在武帝身旁,流著眼淚問道:“如果有不可避忌的事情發生,誰可以嗣立為皇帝呢?”武帝說:“您難道沒理解以前賜給您的那幅畫的含義嗎?立小兒子劉弗陵為皇帝,您按周公的故事輔政就行了。”霍光趕忙叩頭辭讓說:“臣不如金日碑。”金日碑說:“臣是外國人,不如霍光。”武帝于是下詔令立劉弗陵為皇太子,以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錄尚書事,金日碑為車騎將軍,太仆上官桀為左將軍,搜粟都尉桑弘羊為御史大夫,都在武帝臥室里正式接受任命,按遺詔輔佐少主。第二天,武帝去世,太子繼位,是為漢昭帝。


  話說在此之前,也就在后元元年,侍中仆射莽何羅和弟弟重合侯莽通因為戾太子事件,害怕被誅殺而起來謀反。當時,霍光、金日碑和上官桀一起平定了這次叛亂,功勞還沒有著錄封賞。武帝病危時,封存了一份加蓋印璽的詔書說:“皇帝去世后,拆開璽書按璽書的內容辦事”。武帝死后,拆開詔令,命令封金日碑為柁侯,上官桀為安陽侯。霍光為博陸侯,都是根據以前捕殺造反者的功勞封的。當時衛尉王莽的兒子王忽在宮中侍奉皇帝,揚言說:“皇帝病的時候我常在他身邊,哪里有遺詔封他們三人的事。這些家伙完全是自己互相抬高罷了。”霍光聽說這件事后,嚴厲責問王莽,王莽被迫含淚用毒酒毒死了自己的兒子。


專斷政事 清除反叛


  昭帝即位時才8歲,政務都由霍光決定。此時正值多事之秋,此前,漢武帝“外事四夷,內興功利”,在完成了輝煌事業的同時,也耗盡了文景以來府庫的余財。與此同時,武帝在其中后期,大興土木,修宮室,為了便于他巡游,因此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增加了人民的負担。加上整個統治集團日趨腐化,廣大農民貧困破產,無以為生,流亡者越來越多,終于導致了天下動亂。


  霍光執政后,深知國家當務之急,他繼續實行“與民休息”政策,減輕農民租稅徭役負担,與各少數民族修好,減少邊境民族沖突,這樣才算使社會矛盾有所緩和。經過多年的努力,人民財富有所增加,民族關系得以協調,社會矛盾趨于平緩。后來宣帝還繼承昭帝的遺法,把都城和各郡國的苑囿、公田借給貧民耕種,同時,減免田賦,降低鹽價。這些措施,使得階級矛盾進一步得到緩和,農業生產開始上升。從而奠定了漢宣帝中興的堅實基礎。所有這一切,都與霍光的功績分不開。因為,他才是這些政策的真正策劃者和執行者。


  霍光不僅專斷政事,調整漢的經濟政策,而且在政治地位上不斷鞏固自己,同樣取得了驕人的成績。


  武帝遺詔讓霍光、金日碑和上官桀共同輔佐幼主,不久,金日碑病死,由霍光和上官桀共同輔政。霍光和上官桀之間有著姻親關系,霍光的大女兒是上官桀兒子上官安的妻子,彼此原本親密無間,霍光有事或出宮休假期間,上官桀就入宮代替他處理政事。


  但過了不久,兩人的關系就逐漸緊張起來。上官安有個女兒,年方5歲,與昭帝年齡相當。上官安貪圖祿位,請求霍光把他的女兒送進宮去。許配昭帝作為皇后。霍光認為外孫女年齡太小,沒有同意。上官桀父子又通過昭帝姐姐鄂邑長公主,把上官安的女兒收入后宮,幾個月后,就被立為皇后。不久,皇后的父親上官安就被封為驃騎將軍、桑樂侯。


  上官桀父子位高權增之后,對長公主十分感激。公主私生活不嚴肅,與河間的丁外人私通。上官桀、上官安想為丁外人求封爵,希望依照國家關于列侯娶公主的成例把丁外人封為列侯。霍光不同意。他們又為丁外人求取光祿大夫的官職,霍光又不司意。因此長公主對霍光大為怨恨,而上官桀屢次為丁外人求官爵而不得,也很慚愧,心里想,從先帝(指漢武帝)時升始,自己已經是九卿了,官位在霍光之上,現在自己與霍光都是輔政重臣,皇后是自己的親生孫女,霍光只不過是外祖父,他反而一人專制朝廷政事!從此,他們也很怨恨霍光,企圖與之爭奪權力。


  此時,自以為年長又未得立為帝的燕王劉旦,亦常懷怨恨之心。御史大夫桑弘羊創始酒、鹽、鐵專賣官營制度為國家興利,居功自傲,想為他的子弟求官不得,也怨恨霍光。于是上官桀父子便同長公主、桑弘羊串通一氣,并勾結燕王劉旦,策劃發動政變,先除掉霍光,然后廢黜昭帝,立燕王旦為帝。燕王答應事成后封上官桀父子為王。上官安則圖謀事成后殺燕王而立其父。他們各懷鬼胎,卻還是為共同的預謀走到了一起來。


  元鳳元年(公元前80年)八月,上官桀等人讓一個冒充是燕王使者的人向朝廷上書,以燕王的名義攻擊霍光“專權自恣”,并列舉了他的三大罪狀:其一,霍光到長安東郊廣明鄉去主持郎官和羽林軍的大規模軍事演習時,路途中他像皇帝出行時那樣的威嚴,吃飯時讓皇帝御膳房為他提前準備飲食。其二,霍光賞罚不公,蘇武出使匈奴,被拘留達二十年而不投降,回國以后只是被任用為典屬國,而大將軍長史楊敞沒有任何功勞,卻當上了搜粟都尉。其三,霍光擅自調動、增加大將軍幕府的校尉,而不報告朝廷。并稱燕王懷疑霍光別有企圖。表示愿意交出燕王封爵,入宮值宿保護皇帝,防止奸臣作亂。這份奏章是乘霍光休假之機呈送給皇帝的。上官桀打算,從宮里把這件事下交給主管官吏查辦,桑弘羊負責和各大臣共同脅迫霍光退職。所謂燕王書信上奏以后,昭帝并沒有向下轉發查處。


  第二天早上,霍光知道了上書這件事,留在殿前西閣的幽室里不肯進殿。昭帝問:“大將軍在哪兒?”左將軍上官桀說:“因為燕王告發他的罪行,所以不敢進來。”昭帝下詔叫霍光進殿。霍光進殿后,取下頭上的冠帽,叩頭謝罪。昭帝說:“將軍請戴上冠帽吧!朕知道信是假的。將軍沒有罪。”霍光心中一喜,還是很驚訝地問道:  “陛下怎么知道的呢?”昭帝說:“將軍去廣明檢閱郎官,是近日的事。調校尉以來還不到十天,燕王遠在數千里以外,怎么來得及知道呢?況且將軍您一定要反,也不會在乎多一個或少一個校尉吧!”這時昭帝才14歲,卻能如此識別賢愚,明辨是非,著實使在場的尚書及其身邊的人都感到驚奇不已。這時,那上書的人果然已逃之夭夭了。皇帝命人追捕,上官桀等人害怕機密泄露,于是對昭帝說:“小事不值得窮追不舍。”昭帝堅決不同意。不得已,上官桀派人把上書的人殺了,然后制造假證,說他是畏罪自殺,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其實霍光心里明白,這后面有臺柱,只是暫時不便明說,但他提高了警惕,不輕易去休假,盡量不樹敵。


  后來,上官桀及其黨羽又在昭帝面前攻擊、誣陷霍光。昭帝發怒說:“大將軍是忠臣,先帝委托他來輔佐朕,敢有誹謗他的,要治罪!”從此以后,上官桀再也不敢再說什么了。


  上官桀等人見上告的計謀不行,于是密謀叫長公主設酒席請霍光,暗伏兵士,殺掉霍光,乘勢廢掉昭帝。迎立燕王為天子。長公主家舍人的父親燕倉得知這個密謀,立即告訴他的上司大司農楊敞,楊敞畏事不敢揭發,于是告訴給了諫大夫杜延年,杜延年立即將此密謀報告給霍光。霍光震驚不已,當即采取斷然行動。這年九月,上官桀父子、桑弘羊、丁外人等都以謀反罪而被處死,并誅滅了他們的宗族。長公主、燕王旦都自殺而死。在這次激烈而殘酷的權力爭奪戰中,霍光取得了絕對的勝利,從而也奠定了他更為堅實的政治地位基礎,為日后推行他的政策和主張提供了有效的保障。


  這次政變被粉碎以后,霍光威震全國,昭帝對他更加信任,直到昭帝成年以后,繼續委任霍光主持國政。昭帝時,霍光主政達十三年之久,百姓富足,四夷歸順。


立廢昌邑  定立宣帝


  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昭帝病逝,沒有兒子。武帝的六個兒子中獨有廣陵王劉胥在世,群臣討論該立誰為皇帝時,都有意立廣陵王。廣陵王本來就是因為行為放縱、不合正道,才不被武帝選用的,所以霍光聽了大家的議論后猶豫不決。這時有個郎官上書說:“周太王廢黜太伯而立王季,周文王舍棄伯邑考而立武王,都是只看合適才立。即使是廢黜長子而立少子也是可以的。廣陵王不能繼承帝位。”此話正合霍光的心意,霍光把郎官的上書拿給丞相楊敞等人看,于是把這個郎官提拔為九江太守。當天,霍光奉皇太后詔令,派遣行大鴻臚事的少府樂成、宗正德,光祿大夫吉,中郎將利漢去迎接昌邑王劉賀。


  劉賀是漢武帝和北方有佳人的李夫人的孫子,是哀王的兒子。到長安后,即位為皇帝,但是他行為放縱,******不堪,舉動無節,政事失當。霍光見昌邑王荒淫無道,非常担憂,于是單獨詢問大司農田延年,這事該怎么辦。田延年說:“將軍是國家的柱石,既然知道這個人確實不行,為什么不向太后說明,另選賢明的加以擁立呢?”霍光很是疑惑地說:“現在想這么辦,在古代有先例嗎?”田延年說:“伊尹做殷商的相,廢黜太甲來安定宗廟社稷,后世稱頌他的忠誠。將軍您如果能夠辦好這件事,也就是漢朝的伊尹啊!”霍光深以為然,又給田延年加官“給事中”。讓他可以進宮議事,緊接著就與車騎將軍張安世合謀,召集公卿大夫在未央宮共同議事。


  會上,霍光說道:“昌邑王行為昏庸******,恐怕會給國家帶來危險,怎么辦?”群臣全都大驚失色,誰也不敢發言,只是隨聲應付,不置可否而已。這時田延年離開座席走上前,接著劍慷慨陳辭道:“先帝把年幼的太子托付給將軍,又把天下托付給將軍,是因為將軍忠誠、賢明,能保劉氏子孫的平安,現如今臣民擾亂不安,國家行將崩潰。而且漢朝歷代相傳,謚號里都有孝字,意思就是要長保天下太平,讓祖先能享受子孫的祭祀啊!如果讓漢家斷絕了祭祀,等將軍死了,他又拿什么臉面到地下去見先帝呢!”接著他又帶著威脅的口吻說:“今天的討論,不能有一會兒的耽擱。群臣中有誰贊成得晚一些,就請讓我殺了他!”霍光謝罪說:“九卿對我的責備是正確的。天下人心浮動,議論紛紛,我應當受到責備。”于是參加會議的都叩頭說:“百姓的命運都在將軍一個人了,我們都只聽將軍的安排。”


  會議當即停止,霍光立即率群臣一起去謁見太后,并向太后詳細稟告了會議的情況,并認為昌邑王荒淫迷惑,失掉了帝王禮儀,擾亂了漢家制度,不能繼承帝位。皇太后對昌邑王的行為也很不滿,現在霍光等人有意廢黜昌邑王,她沒有任何異議,當下表示同意和支持。


  隨后,皇太后乘車駕到了未央宮承明殿,并下令未央宮各處守門官兵不許放昌邑王手下的群臣進宮。昌邑王到太后處朝見回來,乘上車輦準備回溫室殿。中黃門的宦官各把住一扇門,昌邑王進去,門就隨即關閉,昌邑王的群臣不能進門。昌邑王說:“這是怎么回事?”霍光跪下說:“有皇太后命令,不讓昌邑王的群臣進門。”昌邑王說:“慢一點好不好,為什么這樣大驚小怪呢?與此同時,霍光已派人把昌邑王的群臣驅趕到金馬門外,車騎將軍張安世帶領羽林軍逮捕捆綁了兩百多人,并將他們送到廷尉和詔獄去看管。往日昭帝時的侍中中臣侍衛看守昌邑王,霍光告誡他們要小心看守:“萬一倉猝間昌邑王死掉或自殺,就讓我對不起天下人了,且有弒君的罪名。”


  當時昌邑王還不知道自己就要被廢黜了,于是問身邊的人說:“我原有的群臣從官怎么得的罪,而大將軍要把他們都抓起來?”這些人都不吭聲,昌邑王正準備發脾氣,這時傳來太后命令:召見昌邑王。昌邑王聽說要召見他,心里有點怕,就說:“我得了什么罪而要召見我?”話雖這樣說,他還是硬著頭皮進了承明殿。


  昌邑王進到殿中,一下子被那威嚴的架式嚇得趴在了地上。只見太后穿著莊嚴的禮服坐在大帳里,兩邊幾百個侍從都手持武器,皇宮侍衛武士都拿著戟排列在殿陛之下,群臣按次序上殿。霍光和群臣聯名上奏,彈劾昌邑王,要求太后下詔廢劉賀為庶人,太后同意了。


  昌邑王一直伏在太后面前聆聽詔書,最后霍光命令昌邑王起來拜受皇太后詔令。昌邑王早已嚇得面如土色,不過他還想做最后的努力,于是說道:“聽說天子有諍諫臣7人,即使無道胡為,也不至于丟失天下吧!”霍光說:“皇太后已下令廢黜,哪里來的天子!”于是走過去抓住昌邑王的手,解去他的璽綬,奉交給皇太后,然后又扶昌邑王下殿,出了金馬門,群臣隨后相送。昌邑王見實在是無以挽回這個局面,于是面向西拜首說:“我愚蠢,担任不了漢朝的大事。”站起身登上乘輿副車。霍光一直送他到昌邑王在長安的官邸,道歉地說:“王的行為自絕于天,臣等無能,不能以死報效王的恩德。臣寧愿對不起王,而不敢對不起國家。愿王自愛,臣永遠不能同您再見面了。”說罷流著淚離開了。


  不久,昌邑王就被遣送回昌邑,成為一個普通的人。僅僅只有二十七天,他就從位極天尊的皇帝寶座上跌落,成為一個湮沒無聞的平民百姓。這前后的反差實在太大,也足見霍光影響之大,他的為政藝術著實令人折服。昌邑群臣因為犯了放棄輔導職守、引誘昌邑王干出壞事的罪,霍光為不留隱患把他們一行200多人全部殺掉。當兵士押著他們赴街市處刑時,他們大聲呼喊:“該斷不斷,反受其亂!”


  昌邑王被廢后,霍光與車騎將軍張安世商議迎立新君,并在掖庭中會集丞相以下官員討論確立人選。當時武帝的子孫中,齊王早死,沒有兒子;廣陵王劉胥已經在以前決定不用了;燕王劉旦由于謀反而自殺,他的子孫不在考慮范圍之內,近親唯有戾太子的孫子已在民間,號皇曾孫,民間都稱贊他賢明。這時,光祿大夫丙吉上書說,皇曾孫已有十八九歲了,而且通經術,為人節儉,慈仁愛人,請求霍光擁立他。杜延年也認為皇曾孫德行美好,力勸霍光、張安世擁立。霍光采納了他們的意見。在這年九月,霍光會同公卿大臣上奏太后立皇曾孫為帝,皇太后下詔同意了。


  霍光于是派宗王劉德到皇曾孫的家鄉尚冠里去,讓皇曾孫梳洗干凈,然后賜給他皇宮里的衣服。太仆駕著輕便的輪獵車來迎接曾孫,到宗正府舉行齋戒,進未央宮謁見皇太后,被封為陽武侯。過了不久,霍光捧上皇帝的璽綬,皇曾孫在拜謁高祖廟后正式繼位,是為漢宣帝。


  宣帝即位后不久,即下詔褒揚霍光“安宗廟”之功,命令把河北東武陽1.7萬戶加封給霍光,連同以前封的共為2萬尸。另外,前后賞賜計黃金7千斤,錢6千萬,雜色綢緞3萬匹,奴婢170人,馬兩千匹,最好的住宅一所。


教導無方 霍家敗亡


  自昭帝時到宣帝初年,霍光的子弟親屬都占據朝中要職,總攬兵權。霍光的兒子霍禹及霍去病的孫子霍云都是中郎將,霍云的弟弟霍山為奉車都尉侍中,統率外族歸附的軍隊,他的兩個女婿為東西宮的衛尉。霍家的女婿、外孫都享受參加朝會的優待,分別担任諸曹大夫、騎都尉、給事中等職務。霍氏親族黨羽聯成一體,在朝廷中像樹根一樣牢牢盤踞著,一時之間,貴顯赫無比。


  霍光的夫人霍顯并不知足,妄圖使霍家的聲勢更加顯赫,保有更堅實的基礎。宣帝剛即位時,冊立其做平民時娶的妻子許妃為皇后。霍顯想使小女兒成君有尊貴的身份,于是私自指使婦科醫生淳于衍用毒藥毒死許后,并乘機勸霍光把成君送進宮,代替許后立為皇后。當初許后突然死亡,官吏們逮捕了各有關醫生,控告淳于衍治病時無禮,犯了“不道”之罪,并將他關進了監獄。獄吏審訊很急,霍顯怕事情敗露,就把實情原原本本告訴了霍光,霍光非常驚恐,想自己去檢舉,又不忍心,正猶豫不決的當口,這時恰逢獄吏的奏章送上來了,他就在奏章后寫上了“淳于衍不要定罪”的批語。這樣,獄吏也不能說什么了,只能胡整了別的庸醫,將這件事搪塞過去。雖然霍家憑著權勢暫時逃脫了毒死許后的責任,但潛在的危機太多,隨時可能觸發。


  霍光從武帝后元時,就掌握國家大權,到宣帝即位,霍光曾經請求歸還大權,宣帝謙讓不肯接受,還是讓大臣們先將各種事情報告給霍光,然后才呈報給自己,霍光每次朝見,宣帝都以禮相待,謙虛得都有些過分。這是真正的敬意嗎?不是。宣帝剛即位時,去謁見高祖廟,霍光陪從在身邊作驂乘,宣帝內心很恐懼,好像有芒刀扎在背上一樣不安。以后車騎將軍張安世代替霍光做驂乘,天子就精神放松,身體舒展,感到安寧和妥貼。可見宣帝對霍光只是敬而畏之。


  地節二年(公元前68年),霍光病危,宣帝親臨霍光家伺候,還為他流了淚。霍光上書謝恩道:“希望從我的封邑中付出3000戶,請皇上拿去封我哥哥的孫子奉車都尉霍山為列侯。”宣帝立即把這份申請交給丞相、御史大夫去辦,當天還任命霍光的兒子霍禹為右將軍,以告慰霍光。


  沒幾天,霍光就去世了。宣帝和皇太后親自去霍光靈柩前吊祭。葬禮非常隆重,太中大夫任宣和侍御史等5人持符節主持喪事,并在墳邊設立臨時辦事機構。皇帝賜給霍家大量金錢、綢緞絲絮,100條繡被,50箱衣服和璧、珠璣、玉衣、梓木棺材等,完全采用皇帝喪葬制度的規格,又用韞車京車載送霍光靈柩,用皇帝乘輿專用的黃屋左纛。同時調發材官、輕車、北軍五校的士兵充任儀仗隊,從長安一直排列到茂陵,為霍光送葬,并賜給霍光宣成侯的謚號。葬禮完成以后,宣帝封霍山為樂平侯,以奉車都尉領尚書事;霍禹承襲博陸侯的爵位。不久,又封霍山的哥哥霍云為冠陽侯。


  霍家地位雖然高貴,但因霍光教導無方,導致其后人驕奢淫佚。霍禹繼承博陸候的封爵后,太夫人霍顯改建自造的墓地,擴大了規模,建造三出闕,筑神道,并與管家的奴隸馮子都私通,生活相當糜爛。同時霍禹、霍山也都整修住宅,在平樂館賽馬取樂。霍云在應該朝見皇帝的日子,多次托病不去,私下帶著賓朋好友到黃山苑去游獵,而派奴仆代表自己去朝見,竟然沒有誰敢指責他。霍顯和她的幾個女兒還不分晝夜地隨意進出太后住的長信宮殿,沒有時間的約束。


  霍光去世后,皇帝才開始親自處理朝政。御史大夫魏相曾經上書,認為霍家倚仗權勢,驕奢放縱,應當損奪其權,宣帝也深以為然。后來霍顯與淳于衍合謀毒死許后的事情漸漸泄露出采,宣帝也聽說了這件事,但一時也不明真假,于是把霍光的三女婿、度遼將軍、未央衛尉、平陵侯范明友調為光祿勛.二女婿諸吏中郎將羽林監任勝調出京城去做安定太守。幾個月后,又把霍光的姐夫,給事中、光祿大夫張朔調為蜀郡太守,調霍光的孫女婿、中郎將王漢為武威太守。不久,又調霍光的大女婿長樂衛尉鄧文漢為少府。接著任命霍禹為大司馬,但只許戴小冠,沒有印綬,同時撤銷他的右將軍該統領的營兵和下屬辦事機構,只是讓霍禹的官名和霍光一樣,都是大司馬罷了,有職無權。不久又收回范明友的度遼將軍印綬,只任光祿勛,又收回三女婿的騎都尉印綬,將他改任文職。與此同時,宣帝將羽林軍和兩宮衛軍的各個帶兵將領全都換上了自己的親信。


  霍顯、霍禹、霍山、霍云等人自從發現權力被一天天削去,多次相對哭泣,互相埋怨。地節四年(公元前66年),霍顯等人密謀發動政變,密謀被人告發后,霍云、霍山.范明友自殺,霍顯、霍禹、鄧廣漢被捕,霍禹被腰斬,霍顯及其多個子女都被斬首示眾。唯獨霍皇后只被廢黜.居住在昭臺宮。這時,同霍家有關系而被殺的有數千家。至此,自武帝以來顯赫一時的霍氏家族終于遭到滅族之禍。


  宣帝殺盡霍光全家,不過,宣帝并沒有因此抹殺霍光的功勛,宣帝晚年在麒麟閣設置畫像,霍光仍然被列為第一功臣。


  霍光少年憑其兄霍去病的推薦開始入宮侍奉皇帝,只是守門護階的郎官,但其意志剛強,堅守大義,頗受漢武帝重用,后接受漢武帝的委托,輔佐幼主,負起了扶保漢室的重任,他担當宰輔,隨機應變,制服政敵,以實現他對漢室的忠誠;在廢立皇帝的關鍵時刻,他面對大是大非毫不動搖,終于扶正國家,安定社稷。被譽為漢朝伊尹。然而,其后人不爭氣.處富貴而驕逸,爭權位而圖反叛,終于導致家族的滅頂之災。其幸乎,悲乎?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