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豪放不羈的詩豪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豪放不羈的詩豪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時下交通發達,旅行團生意火爆,天涯海角,桂林山水,九寨風光,諸如此地,風光旖旎,動輒就有幾萬人的旅行軍團,成群結對,不遠萬里,飛行穿梭于異地風光,游歷祖國大好河山。然而在千年之前的唐朝,這些風景區,卻是貶謫官員們為之心驚膽戰之地。
  史載,“永貞革新”的主將韋執誼,因為害怕南謫,與同事研究國家大事時,連嶺南的地圖也不敢看,“每至嶺南州,執誼遽令去之,閉目不視”。韋執誼當了宰相后,見書房掛有一圖,起先沒有注意,過幾日無意一看,竟是崖州地圖,“以為不祥,甚惡之,不敢出口”。等到革新失敗,韋執誼所要赴任的貶所,恰恰就是邊遠的崖州!韋執誼貴為宰相,而一朝跌落,淪為州縣小吏。但他當年害怕聞聽的不毛之地,如今已是游人如織,令人神往。再又如,唐朝女子以豐滿為時尚,到了宋代,又改成以瘦為美……世間萬物,人事變遷,有如滄海桑田,歲月更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變。
  和韋執誼一起參與“永貞革新”的劉禹錫,也經歷了這樣拋物線式的起伏跌落。不過這樣的跌落,卻是無意中成就了一位杰出的“詩豪”。劉禹錫的代表性在于,他在貶謫期間,仍然豪氣沖天,以樂觀豁達,浴火重生,成為一個健康長壽的詩人,一個幽默風趣的詩人,一個富于戰斗精神和哲學思考的詩人。
  劉禹錫起初也不是職業的文人,二十二歲時高中進士,繼而為官。因為才華出眾,被當時“永貞革新”的主將王叔文所賞識,出入禁中,所言皆“朝廷大議秘策”。
  
  貞元末,王叔文于東宮用事,后輩務進,多附麗之。禹錫尤為叔文知獎,以宰相器待之。順宗即位,久疾不任政事,禁中文誥,皆出于叔文。引禹錫及柳宗元入禁中,與之圖議,言無不從。――《舊唐書・卷一百六十》
  
  自稱是中山王劉勝后裔,曾經在淮南節度使杜佑幕府工作,甚得杜大人賞識,并薦舉入京為監察御史。應該說,劉禹錫不僅有一定的家族背景和工作經驗,還具備有較為突出的政治才能,否則不會進入革新派的核心領導層,王叔文甚至將他作為未來的宰相人選,進行栽培。王叔文作為下棋高手,也深深知道,在唐順宗登基前后,亟需一批年輕得力的后生賢人,為新政護航。
  劉禹錫的才華過人,并且器宇軒昂,談吐之間,胸懷天下,應對如流,被引入禁中,視為奇葩,也就不奇怪了。
  可惜唐順宗在位期間,一點也不順。他的中風不起,導致整個王朝政權也來了一次暴風驟雨式的中風。開局良好的革新局面僅維系了半年,便告夭折。唐憲宗上任,按照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模式,迫于扶持者的壓力,不得不重新洗牌,在變革中受到沖擊的權貴勢力,露出了勝利的微笑。他們一面彈冠相慶,一面發號施令,將列入黑名單的官員一個個貶逐出京。王叔文被貶為渝州司戶(次年被賜死),王殺槐崳菟韭恚ú瘓貌∷潰A跤砦⒘讜熱吮環直鴇岬槳爍鮒萑未淌貳
  執事者覺得對跟隨“二王”的八個人的處置仍舊嫌輕,仍然不足以彌補他們的心頭余悸,于是再下詔令,再貶一層,貶劉禹錫為朗州司馬,柳宗元為永州司馬,韓泰為虔州司馬,陳諫為臺州司馬,韓曄為饒州司馬,凌準為連州司馬,程異為郴州司馬,韋執誼為崖州司馬。這就是唐代歷史上著名的“二王八司馬”事件。覺得還不解恨,第二年又追加詔令,這些人擾亂朝綱,“縱逢恩赦,不在量移之內”。
  當初的宰相后備人選,現在成了戴罪流放的逐臣。劉禹錫的腳步邁出京城,從此開始了壯麗的文學朝圣之旅。這一貶,就是長達二十多年。不過,劉禹錫也沒有閑著,據《舊唐書》載,他到任之后,“在朗州十年,唯以文章吟詠,陶冶情性”。這樣的流放,也成了劉禹錫別有天地的文學創新之旅。當地民間多有巫祝祭神的活動,唱有各種詞調,劉禹錫覺得挺有意思,自己也參加了進來,創作了一系列群眾喜聞樂見的《竹枝詞》,諸如“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情)卻有晴(情)”。
  這些膾炙人口的詩詞,很快流傳開來,直唱得一幫青年男女們眼熱心跳。再后來,巫祝們祭神吟唱的詞曲,也請劉大人也寫了,劉禹錫也樂得潑墨揮毫,立就成文,以新辭代舊文。
  自古以來,歷經沉浮、命運多舛的文人,常常能寫出刻骨銘心的好作品。比如三閭大夫屈原,含悲遠走,上下求索,盡得離騷之痛。譬若南唐后主李煜,被俘后猶如虎落平川,繁華落盡,只剩滿腹苦悶惆悵。又如李清照,一個孤獨幽怨的女子,簾卷西風,與花比瘦,字字見愁。文章雖好,但生活得并不滋潤如意。他們的身份,起初并非職業文人,因為生活所迫,最后卻在文學的道路上越走越寬,甚至成為一代大家,名垂文壇。唐朝的著名詩人,相當一部分就是這樣的代表人物。
  都說作家寫作要深入生活,才能寫出好文章來,劉禹錫當年身在皇城,大塊文章、鴻篇巨制能寫得出來,一旦被貶,也能寫出怡情悅性、便于歌吟的民間歌謠,“故武陵溪洞間夷歌,率多禹錫之辭也”。劉禹錫在被貶期間,無意中充當了文化使者的角色,心態之健康,可見一斑。
  被貶十年后,劉禹錫奉詔回到長安。這時候,裴度等熱心人已經開始替他周旋,“復欲置之郎署”。巧的是,這年春天,長安城的玄都觀內有一大片桃園,植有桃樹千株,桃花相繼開放,景致可觀,吸引了許多游人。劉禹錫閑不住,和朋友們一起去看,回來忍不住寫了一首詩: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劉禹錫《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
  病從口入,禍從口出。問題就出在了這首詩上。劉禹錫寫這首詩,當時只想博得友人一笑,卻不料迅速擴散,弄出了很大的動靜。當年的罪臣,出現在觀賞桃花的隊伍里,已經很扎眼,還寫了這么一首詩,什么意思?
  那些在永貞革新之后翻身上來的一群人意識到,詩中有話,什么意思,不是影射我們這些人嘛?人家也不示弱,趕緊拿了這首詩,報告上去。這首語焉不詳的詩送呈上去,立即招致了強烈的反應。其時,唐憲宗正在為吳元濟造反之事煩心不已,聽說了這件事后,好不惱火,于是有司將這首詩鑒定為“語涉譏刺”。結論是,劉禹錫在京城不能呆,還得再貶,貶到更遠的播州。
  和劉禹錫一起遠貶的,還有他的好朋友柳宗。柳宗元被貶柳州,不過聽說劉禹錫要貶到更遠的播州,而且上有八十多歲的高堂老母,聯想到自己母親的死于貶所,上書堅決請求與劉禹錫替換任所。裴度也幫助說了好話,好不容易,劉禹錫才得以到近一點的連州當刺史。
  郎州司馬十一年,連州刺史七年,再接著轉到了夔州當了五年刺史。二十三年,劉禹錫幾乎是創下了中國文官的貶期之最。對于從政者而言,仕途的失落無疑于最大的打擊,況且他又是唐憲宗下詔不得重新起用的對象,其內心的苦悶可想而知。
  令人感到驚奇和振奮的是,挫折不但沒有擊垮劉禹錫,相反,倒使他變得更為堅強和自信。劉禹錫是一個豁達之人。他與好友柳宗元不一樣,柳宗元同樣被貶,但失意消沉,憂心勞神,四十幾歲便歿于貶所。中國文官的貶謫之路,幾乎都是一路哀歌,有許多人因為禁不起精神失落與生活窘迫的打擊,意志消沉,頹廢沉淪,時間不長就失意而死。柳宗元堅持了十四年,就再也堅持不了。
  不過,劉禹錫堅持下來了,而且,他生于唐代宗大歷年間,成長于唐德宗年間,輝煌于唐順宗年間,自貶謫之年算起,他從憲宗朝又堅持到穆宗朝,再到敬宗、文宗,一直堅持到唐武宗會昌二年,身跨七朝,最后直到古稀之年逝世,可以算得上是一位長壽詩人。
  憲宗一朝,是劉禹錫最艱難的日子。左岸沉淪,右岸豁達,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挫而不頹、挫而不廢、挫而愈堅、挫而愈勇。他照樣寫他的文章,看他的山水。好運姍姍來遲。從公元805年被貶,到公元828年,時隔二十多年,當初的年輕人,已經熬成了一個年近花甲的老翁。
  劉禹錫又回到了京城。不過,這時的他,已經不是戴罪之身,已經成為集賢殿的大學士了。轉眼又到了春天。劉禹錫忽然心有所動,興致勃勃的要去看桃花,重游玄都觀。這一回,他看到的不是滿眼芳菲,昔日桃園已經面目全非,但見滿目蕭條。劉禹錫不禁感慨萬千,又作了一首詩:
  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
  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劉禹錫《再游玄都觀》
  好一個黑色幽默的劉郎!好在唐憲宗已死去多年,朝廷政局已經重新洗牌,否則這樣大膽的戲言,非得再吃苦頭不可。有一點需要說明的是,這時的劉禹錫,也已并非當年的毛頭小子,歷經磨難,他已寵辱不驚了,“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言下之意是,誰又能富貴權威一萬年?
  當年結束長達二十多年的貶謫生涯時,劉禹錫和白居易同返洛陽,在揚州見面。酒宴之上,香山居士即興作了一首為之惋惜的感傷詩,“詩稱國手徒為爾,命壓人頭不奈何……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可是,劉禹錫卻回了一句,“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可以想見,昂頭揚脖的劉禹錫,有多么的可愛!人生總是充滿著矛盾與困惑,劉禹錫的內心世界里,又何嘗不充滿著傷感與辛酸,但他不甘沉淪,在《浪淘沙》里給出了一條勉勵自己、擲地有聲的座右銘: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劉禹錫《秋詞》
  劉禹錫的堅持與豁達,為自己贏得了時間和空間。歷經種種難以言說的苦楚,到了晚年,劉禹錫終于回到長安,過上了安謐的生活,活到七十一歲壽終。
  晚年時期,白居易與劉禹錫相互以詩唱合,好不愜意。有一次,白居易在詩中訴說老境已至的悲苦,卻不料劉禹錫在回信中勸他,“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滿天”,樂觀的心態陶然可見,難怪白居易要稱之為“詩豪”。臨終前,劉老先生還臥在病榻上給自己立傳,并且念念不忘地給當年改革失敗的盟友王叔文以肯定和評價。為人至此,也算是盡善盡美了吧。
  對于劉禹錫的文章,后世好評如潮,以為盛唐風骨,盡入文風,效法者如蘇軾、黃庭堅、徐渭、袁宏道等,不乏其人。劉禹錫有一篇《陋室銘》,寫得風趣生動,似乎是與友人談笑之間一揮而就的小品文,簡陋的居室,高尚的道德,頗有“惟存浩然氣,相共賞煙霞”的盎然意趣在內。
  夜深人靜,我坐在書房內寫這篇短章時,想象他歷經霜雪、處變不驚的境遇,復又捧讀那些令人齒頰生香、頓悟猛醒的詩句,仿佛他對坐案前,不語而笑,不禁心中一動,抬頭望窗外,星光璀璨,月華如洗,好一片明凈浩渺的銀河夜空。
2013-09-10 21:2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